創作內容

1 GP

所以我和綠茶婊戀愛 4.原來可以做菜

作者:狂氣的牡蠣│2020-07-14 01:33:34│贊助:2│人氣:25
4.原來可以做菜
有一種說法是這麼講的,每個男人到了某個年齡就會有桃花期,也就是該年會特別有異性緣,如果真有人聽信這種說法,那他的桃花期是零到壹歲。
 
面對現實吧!只要有心想查就能知道這幾年四十歲以下台灣男人的初結婚率也就百分之三十五,生育率更是低的可怕,而這百分之三十五還含了不少外籍配偶,也就是說台灣男人要娶到台灣女人是有難度的,至少有過半數的男人辦不到。
 
當然把標準放低,改成台灣男人和台灣女人交往過,三十五這個數字恐怕會翻倍,因為台灣女人可以有複數個台灣男友,當然台灣男人同樣也能比照辦理,然而這邊複數來又複數去,我猜仍然有百分之十的人到五十歲都沒有過女朋友。
 
我胡文君要是宅在家打了三十年的遊戲,儘管我比絕大多數的人都要有錢,多半也會成為這個被社會霸凌嘲笑的百分之十。為此想要成為這成功的百分之三十五,抱歉更正!忘了扣掉離婚的。
 
咳哼!想要成為這幸福的百分之三十,動了點歪腦筋也是很合理的,更何況我只是合理塑造了和適齡美女同居的環境,還沒開始偷只是有點想要搶。
 
時間到了晚上,為了慶祝喬遷新居,我和兩位美女房客以及路過打醬油的建中學長一起在附近的餐廳吃了頓飯,我請客。至今我仍然沒有搞清楚跟著林月過來的老男人身分,對方也挺忙的,看似來幫忙搬家的行為只是一個幌子,實際上給我的感覺更像是監看林月的居住環境,看完房間沒多久此人就匆匆離去了。
 
雖說都是同輩分的年輕人聚會,但餐桌上的我們還是很拘謹的,林月和王芯伊彼此還在聊天熟悉,單身至今的我也難以加入高難度的女性話題,所以最活躍又是這個醬油王建中學長。
 
餐廳是西式的酒餐廳,有點檔次,他很豪邁地點了三百毫升一杯麥芽啤酒(要價三百元),同時也自作主張的幫我點了一杯。順著這股氣勢,林月叫了杯果酒,反倒是王芯伊點了一杯礦泉水(兩百元),讓我不禁看了她一眼。
 
別誤會,我不是計較一個破礦泉水為啥狗幹貴,只是驚訝於她的選擇,因為從外型上來看,她不管怎麼看都是比林月還要放得開的類型。
 
在建中學長的插科打諢中四人都用完餐,儘管有人點了水但也算是酒足飯飽,我也正式進入了主題,兩位女生看出我有話要說也默默靜了下來。
 
我不擅言語,於是我弄了個房客生活條約Ver.1.0版本出來,我複印了幾張A4紙,連非相關者建中學長都有份。
 
一、               房間為單人使用,他人不可長期借住。
二、               晚上十二點後音量請放小。
三、               為防範宵小,深夜時大門會鎖內鎖(門內鎖沒有鑰匙孔,只有門內的人才能開),故晚歸要通知房東或者房客幫忙開門。
四、               垃圾一、三、五、日有保潔員早上來收,請做好簡單分類並保持房間輕潔。
五、               客廳、餐廳、洗衣間和客廳廁所為公共領域,可自由使用,須保持清潔。但房客請勿擅入房東房間和客房。
六、               入內請換室內拖。
 
第六條是我剛剛抽空加上去的,實在難以想像有人進門會不脫鞋。作為房東我洋洋灑灑寫了不少要求,但我不認為有不合理的規範。
 
閱讀條款的幾人神色各異,疑惑多過為難,我胡文君的作風本來就不是一言堂,直白說道。
 
「文字是死的,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來。」
 
「胡先生,我有點意見想提。」林月的眼睛好看同時也好懂,儘管是問問題,但我感覺她不是在挑刺。
 
「叫我房東或者文君就好,有任何意見林月妳直說。」我偷偷拉近距離。
 
「文君,我呢,覺得沒必要花冤枉錢請保潔員,十六樓是有些高但只需要搭電梯到能到大樓地下的垃圾箱和資源回收處,完全可以自行處理。」林月蛾眉輕皺,說話極有技巧,明明是在反駁我訂的規則,但絲毫不會讓人感到不快,反而有種在為你著想的錯覺。而且這心曠神怡的稱呼……她很懂嘛!
 
「這樣啊……」我拉長語尾考慮著,但心下已然決定,只不過還是得參考下另一人的意見。
 
「呃!」在我和林月的注視下,指甲意外的修得很短的王芯伊因為剛剛在偷滑手機現在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即使是保潔員,但讓陌生人進來還是有點不妥吧。要是太忙也能找我,只是舉手之勞。」林月見機補述。
 
「我同意。」王芯伊沒二話。
 
「那就這麼辦吧。」我拍板決定道。可能因為相處太短吧,我猜林月有點誤會了,其實保潔員的工錢是我個人全出,對房客來說只會是福利,沒有要她們分擔的意思。但這話我絕對不會提,因為我需要她的舉手之勞,多一點點的接觸機會。
 
一個問題解決了,我手肘靠著餐廳的木頭桌子邊緣,雙手手指交叉後再度環視三人又問。
 
「還有其他問題嗎?」
 
「我、我!」體型壯碩,身高一八零以上,緊身T恤下的胸肌隨著酒興抖動的無關者像幼稚園小朋友搶糖果般舉手,還沒經老師同意就發言。
 
「文君今天可以讓我住一晚嗎?」
 
「大家都很累了,要不我們回去吧?」我選擇性無視,此人性向可能有問題。
 
「等等。」王芯伊叫住欲站起身的我。
 
「怎麼?」面對她,我口氣不需要太小心翼翼。
 
「……xX」王芯伊嘴角微動,也許是餐廳太嘈雜,我沒有聽清她說什麼。
 
「妳剛說什麼?」可能我的表情下意識地帶了點不耐,此時王芯伊淡漠的臉有了一絲氣憤,聲音也倏地大了好幾分貝。
 
「我說!廚房!」
 
「廚房怎麼了?一直都很乾淨的。」我不解。
 
「我想王小姐想表達的是,廚房並沒有被文君你劃到公共領域內。」林月邊解釋邊看我,隨後帶著粉色指甲油的指頭輕點我寫的房客生活條約Ver.1.0,雖然很快就要改版成Ver.1.0.1。
 
「啊……」我愣了足足兩三秒才反應過來,沒提到廚房的確是我疏忽,但這點小錯無所謂了,我語氣頗為激動地問:「妳們要用廚房?要自己做菜?」
 
「嗯,有不方便的地方嗎?」林月代王芯伊回答。
 
「沒有,廚房妳們當然可以用。」我搖了搖頭,臉色平淡內心卻掀起軒然大波。
 
對啊,做菜!普通家庭出來的人都是會自己做菜的……是這樣吧?
 
《孟子》裡有句名言我執行得很徹底,君子遠庖廚。既然我的名字都帶個「君」字了那怎敢不遵守。事實上,我從來沒吃過媽媽煮的菜,我的老媽沒空也不可能會去學這種技術。小時候家裡的保姆和幫傭總是像變魔術般,到點了飯菜就會自己蹦出來,長大後我只學會了如何點外賣。我第一次在現實中聽到瓦斯爐點燃的聲音,還是在高中課程中的一次家政課。
 
現在的我搞不好還是不會用瓦斯爐……我自我吐槽一句,隨即把注意力拉回到了當下,王芯伊越過了我直接和林月商討起了如何使用廚房。
 
我不曉得為何她對我總是惜字如金,和林月就有說不完的話題。但做菜的確距我遙遠,我插不上嘴。
 
建中學長到底只是開玩笑,喝了好幾杯啤酒還只是微醺的他早在餐廳就和我們分別,因為餐廳距住的地方實在是近,我們是步行回去的。途中兩個女生一直在討論做菜分工,我雖然不是很懂,但還是知道林月會負責每日早餐,而到假日,午飯則交給林芯伊掌廚,其餘時段大家各自解決。最讓我高興的是,她們願意帶我一份。
 
我想像著林月穿圍裙的樣子,開心度過了同居的第一天,一夜好眠。

上一篇              
本章隨筆:和在直播的wp聊了整整兩小時,感覺有點害到他寫文了。這小說的標題很聳動,但目前為止恐怕還看不出綠茶的點在哪,請耐心等一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85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m3jei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所以我和綠茶婊戀愛 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ho62129809エブリワン
小屋的小說更新了!歡迎各位前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