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七章-紫羅蘭與海棠 Violet and Micromalus

作者:K.I│2020-07-13 22:00:56│贊助:4│人氣:57

  張小圓、羅奈、徐聖雨和湯穆文四人,面對著守衛電梯口的沈海棠與蔣怡蘭,情況錯綜複雜。

  「我意外的是妳們真的做到這地步了,包括從白梨花護衛隊中奪過首領,還有一路追到這。」蔣怡蘭甩甩瀏海,對薔薇館和湯穆文一行人說:「只是,妳們還是不可能完成,我看在過往情份給妳們個機會,逃吧。」

  羅奈向前對她喊:「怡蘭姊妳在幹什麼!現在是我們的最後一步了,妳怎麼反過來幫主使對抗我們?」

  「我也不願意,所以我希望妳們主動撤離,」蔣怡蘭仍冷漠的說。「快跑,或許我還能勉強為妳們拖延逃出國外的時間,否則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徐聖雨又問:「可是我們只要一起過這關,就有很大機率真的可以打倒主使了不是嗎?」

  「然後呢?妳知道她彈個手指,薔薇館還活下來的女孩就隨時會被殲滅嗎?這不是像幾天前我們對林蛇莓那樣簡單了,我說過很多次,這是現實的黑幫,不是勵志電影,反抗高層不會有好下場。」她仍甩瀏海如此回應。

  張小圓點頭,反而說:「您說的對,現況的確是這樣──但請您記住我們之所以踏上反叛之旅的原因,就是為了『改變』。」

  沈海棠已經不耐煩的喊:「耶嘿嘿嘿、不要再廢話啦!現在是我的歡樂時光啦!開殺囉──!」隨後左手衝鋒槍舉起就是一陣掃射,四人當下趴下掩護。蔣怡蘭想勸沈海棠冷靜可她根本拉不住,只得任由她發瘋般的往她們奔去,「不要玩捉迷藏啦!乖乖出來受死,一下就結束啦!」

  聽到那子彈根本不會停下的瘋狂亂打,薔薇館小隊馬上帶著湯穆文往展覽館外逃,「不要在這裡和她們打,往外撤!」便倉皇的接連出去了,喪心病狂的沈海棠也就跟著追去。

  「我知道妳還在這。」蔣怡蘭眼神是都沒遲疑半下,當機立斷的說:「出來,別想繞過我直接去找主使。」

  果然,還有一人才從人工花卉背後走出,是張小圓。

  她似乎不想與蔣怡蘭交戰,至此仍勸和:「怡蘭姊姊,我們真的有必要走到這一步嗎?我是看著您背影長大的,將您視為我至親的姊姊之一,為何我們非得兵戎相向?」

  怡蘭甩瀏海,目光才轉向她的說:「因為我和妳看的東西不同,想要的、渴望的、害怕的也都不同。這導致的就是我們不會並肩作戰,而是面對面為敵。」

  張小圓的手放在身後:「或許您還記得,我們決定背叛時,我說我『希望您能向我們踏出這一步』嗎?其實,現在依舊如此,我仍然希望您能重回我們的行列。楚琳姊姊的事,您應該也知道了吧?」

  「我知道,但我的回答還是一樣──我做不到,因為我是理智的人。」她慢慢的掏出手槍,示意小圓也該拔槍。「只要崔玫還活著,而且還是組織的主使,那我就不敢背叛她。至於楚琳……」說到她,蔣怡蘭哽咽了一會,「我很遺憾楚琳的事……但很明顯的,這就是我避免和主使作對的原因,我說過會死的。」

  「我至少還慶幸,妳和她的死沒有關係。」張小圓無奈,也只得鬆手跟著拔槍,「如果真的只能這樣,那就這樣吧……」


  而展覽館外的戰況已經非常刺激,湯穆文、羅奈和徐聖雨不斷的逃離沈海棠的迫擊,幾乎是連滾帶爬。禍不單行的是,剛才跳海的那些嘍囉守衛也上來了,他們也對三人開槍,情急下他們只得跳上岸邊快艇,由湯穆文駕駛起行,快艇頓時呼嘯的激起浪花漣漪大波動。

  可他們不是夾著尾巴逃,而是藉由快艇繞著島嶼來回移動,並讓羅奈開槍反擊。

  「滾開滾開滾開──滾開!」出乎意料的是,瘋狂的大媽沈海棠居然用豬肉刀把擋在前方的自己人砍殺,一個接著一個砍,然後才繼續用步槍對快駛中的的快艇連射。

  趴在快艇甲板上的徐聖雨驚呼:「她太可怕了吧,怎麼連自己人都殺啊!」

  開船的湯穆文驚悚回喊:「她只聽崔玫的命令,現在崔玫將她釋放了,她就無所顧忌的見人就殺了──」

  半晌過,岸上的嘍囉不是被他們擊倒,就是被沈海棠嫌擋路濫殺掉了。羅奈等人想趁此專注對付她,便繞島嶼一圈才回到原處,但回來時,沈海棠卻又不見了。

  正當他們心生懷疑與不安,突然有螺旋槳的聲音逼近,海浪面也受氣流被急促的逼散──抬頭一看,沈海棠居然劫了他們的直升機,現在正背著陽光露出那陰森可怕的誇張奸笑:「該乖乖受死囉──寶貝們。」又是一陣衝鋒槍狂射,三人逼不得已只能跳海。

  衝鋒彈雨射進大海水面,比打水漂更密集百倍。

  穿越這陣波瀾彈海的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才終於爬回岸上。

  這時,徐聖雨察覺遠處的花叢似乎有什麼,突然自個兒就跑過去。羅奈原本要叫住她,但見湯穆文溺水,只好先去救他,沈海棠至此仍沒停下過射擊。

  「死吧!死吧!變成我的小蝴蝶吧!嘿嘿──」

  湯穆文和羅奈背部皆有槍傷,但兩人仍不因痛而怠慢,保持在島嶼上左右逃跑試圖躲避沈海棠。可對空中的她而言,陸地上的人跑的再怎麼快,都像螞蟻在餐桌角竄動一樣慢,她當然是更恣意的掃射他們,將其逼入真正絕境。

  「快點死一死啦!肢解你們也是要時間的,不要再浪費我的……」

  話說到一半,一枚比衝鋒槍更迅雷、更猛烈的子彈直接由下而上的穿透直升機。

  沈海棠訝異的看去,沒想到,是徐聖雨找出了組織暗藏在花園裡的狙擊槍。那些狙擊槍原本是他們安排要用來劫殺薔薇館登陸的,沒想到,現在卻反過來被聖雨用於射擊沈海棠。

  「妳在幹什麼?給老娘停手啊!」

  「我真的已經不再害怕了,我可以為了薔薇館的大家而戰──」徐聖雨的手雖然在抖,但她的眼神確實充滿覺悟:「以前高中軍訓課打過幾次實彈練習,只能憑當時的記憶操控這種大型槍械了……」

  她再次將狙擊槍對準直升機,即使槍身沉重也努力瞄準,下定決心,再次扣下板機,兩發子彈分別擊中螺旋槳並打穿引擎,以叫人難以相信的幸運,將沈海棠的直升機擊落擊毀。

  當直升機失控要墜毀時,沈海棠才露出驚慌的狂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這樣啊啊啊!」但機身仍然墜落,整台直升機當場受重力加速度衝擊而嚴重扭曲變形,燃料箱的油也噴灑而出。

  從機上摔下來的沈海棠馬上想重拾姿態,沒想到湯穆文從側面衝出,直接跳到她臉上去抱住她,並不斷用小拳頭毆打。

  「我要改變、我也要像周楚琳那樣為大家奉獻,我要變得更強,我才對得起我愛的那個人!」湯穆文一邊喊著。

  「你這狗雜碎、滾開去死──!」誰知沈海棠力氣巨大,把步槍丟了,單手就把湯穆文從臉上抓起,隨後重重的往地上猛摔,摔到他滿口噴血,然後抓起屠刀就要砍下他的腦袋。

  「想得美啦!」果然羅奈也衝了過來,她先架住沈海棠持刀的手,用軍隊格鬥技使其繳械掉後順勢猛擊其腳,身軀肥胖碩大的她自然站不穩,隨後羅奈乘勝追擊,快速連拳狂打沈海棠,最後將她打倒在那灘燃油之中。「妳以為結束了麼?沒那麼簡單──」

  羅奈又往沈海棠沾滿汽油的肚腩開槍,槍火霎時讓烈焰急速蔓延,當場使沈海棠沐浴於痛苦如煉獄的火吻當中。

  「哦啊啊啊啊──我的作品還沒、沒完成啊啊啊!」

  慘遭烈焰紋身的她不斷慘叫,手上已經沒有武器的她只是不斷揮舞她肥胖的拳頭。這時,湯穆文抽出小刀想過去給她致命一擊,卻在靠近她時就被掐住脖子:「妳……」

  「首領!」羅奈見況不妙也衝去要幫忙,沒想到也因身高差距被直接一手揪起全身:「嗚──」

  「哈哈哈哈!抓到你們啦──我要讓你們嚐到一樣的痛苦滋味啦!小蝴蝶、小蝴蝶!」她企圖將湯穆文與羅奈都泡浸燃料油中,讓他們也一起陷入熊熊狂火的折磨。

  徐聖雨見狀馬上想朝她開槍,可狙擊槍子彈打完,她又根本不熟悉這種槍械的操控,不知道如何換彈匣才對。

  此時被勒住的羅奈回頭看向她,呼吸困難的呼喊:「聖雨!靠妳了、快給她致命一擊啊!」。

  湯穆文也指著地上剛才沈海棠掉的屠刀:「就是那把刀……只能靠妳了……」

  而被火快燒成灰燼,也打算帶著兩人一起共赴黃泉的沈海棠狂暴高吼:「呵呵哈哈哈哈──你們會死得比我更慘啦、小蝴蝶、蝴蝶啊啊啊──!」

  這一刻,徐聖雨的腦中陷入一片空白。


  空白之中,細微如渺小沙粒般的元素,漸漸的集合、漸漸的構成,在她眼前,繪印出一幅又一幅的景象。

  那都是聖雨過去重要的畫面:和親哥哥一起快樂玩耍、和家人們四處旅行度假、和朋友們在課堂間打鬧,這些畫面受到一陣幻象般的海浪波及,色彩突然變得強烈、不和諧,接下來出現的畫面,有她被迫進入薔薇館的當天、見到權筱風險些死亡的模樣、以及周楚琳壯烈成仁的遺體。

  這些組成一片片景色的沙粒,最終化作熟悉的五官──那是徐聖雨自己的面容。只是那張臉,是哭泣的、懦弱的模樣,當徐聖雨自己看著它時,她感覺到迷惘,宛若劃出光痕的星塵,那張哭喪著的臉龐,被一點一滴的帶走。

  最終,消逝於她自己的眼前。


  回神過來,徐聖雨已起身,邁開腳步。

  她從緩步徐行慢慢的加快、加快、再加快,直到最後幾乎是以衝刺的到沈海棠的面前,拾起那把豬肉刀,箭步向前踏,舉刀放聲大喊:「楚琳姊、請妳給我勇氣啊──!」

  語畢瞬間,她的眼神驟變……羅奈看見的畫面,是一名從孩子蛻變為成人,真正成熟的女人。她從先前的幼稚與怯弱獲得了改變,正為她的變化踏出關鍵性的一步。

  屠刀揮下,從沈海棠的脖子斜斬而下,從氣頸部氣管砍破深入心臟。

  這一刻,她也就鬆開了抓住湯穆文與羅奈的手,翻過白眼,重傷得當場徹底死去。

  羅奈癱倒在地,他看著持刀,神態仍有些餘悸的徐聖雨,她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親手殺死了別人。

  湯穆文替她感到驕傲,點頭稱道:「妳也成長了,和一開始的模樣完全不同了。」


  館內蔣怡蘭和張小圓同時開槍──兩人都不打算避開,硬是吃下彼此射擊。卻也在這時,她們才發現彼此拿的都不是真槍,而是不致命的電擊槍,兩人受電勁纏繞一會,才換上另一把真槍並找物體掩護起來。

  「我知道您不想殺我,我也不想殺您,我們應該要一起對抗主使的。」

  「妳說話就像個孩子!我可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兩人又是一陣彈藥交流,可彈孔卻總偏離她們腦袋相當遠。

  張小圓利用換位將蔣怡蘭無形中逼至某個特定方位,隨後開槍連打,不中,反被怡蘭反擊擦傷臉龐,沒想到小圓像發神經一樣,突然從掩體背後跳出,不怕死的猛衝向蔣怡蘭那。

  蔣怡蘭便嚇得驚呼:「妳這傢伙在幹什麼?不躲開居然還反衝過來,是想被我更快打死嗎!」

  「有本事就來呀、我就賭您不敢!」

  聽到小圓充滿自信的回應,蔣怡蘭原本有些慌亂,可透過一旁幾面玻璃鏡的反射,她看到張小圓是舉著槍衝來的,她便微微一笑──她看穿了小圓的戰術。

  她一定在等我嚇得從掩體逃跑或起身的瞬間,朝我腦袋開槍。

  因此蔣怡蘭不為所動,反而繼續躲在掩體後,把槍口朝上,如此一來張小圓過來一想低頭射擊自己,馬上就能開槍反殺她。

  這時,怡蘭忽然感到褲腳被沾濕,這絕對不可能是她尿褲子了,她只花半秒不到的時間往後看去,居然是她身後的飲水機被打爆了,裏頭正源源不絕的流出熱水、冰水和溫水,一下子附近的地面都快成了一攤池子,「這……這是什麼詭計嗎!」

  「如果您躲在那導致我無法擊中妳,就讓『水』來替我送這一程吧!」張小圓露出更機靈的笑,隨後在怡蘭射擊範圍前便對流出來的水泊開上電擊槍,電勁當場透過水更快速的傳遞至被染濕的怡蘭身上。

  「呃啊啊──」怡蘭身體酥麻的無法動彈,左手的槍好像無法控制了,往四周牆壁不斷亂打。

  「這是楚琳姊姊用過的技巧!接招吧,怡蘭姊……」張小圓一手翻過掩體,正要落地並以長腿踢擊蔣怡蘭時,卻發現她右手的電擊槍依然舉著──但不是指向她,而是一旁的牆壁,「什麼……」

  「哼,我可是提早來到這,非常了解這裡的建築設計的。妳怎麼認為『利用地勢』這點我會輸妳?」

  板機扣下,電流朝牆壁射去,原以為這是毫無用處的舉動,但小圓馬上驚覺,牆壁裡的蒸氣管線被子彈打破而不斷湧出高壓水氣,加上電流的傳遞,它當場變成「高壓電氣」將自己彈開又電得更加麻痺。

  蔣怡蘭咧著嘴笑:「被自己的伎倆一轉局勢的感覺如何?」

  「怡蘭姊姊,您還是在薔薇館時更敏感一點呢。」張小圓仍沒有倒下,她反而向蒸氣管線那開更多槍:「有蒸氣的地方,通常深處都有瓦斯呀……」

  果然最後一槍打進蒸氣室裡的瓦斯管,強烈的爆炸力將蔣怡蘭噴了過來:「媽的!怎麼可能──」

  「所以……再見了!」張小圓雙拳緊握,當蔣怡蘭飛到她面前時,她彷彿周楚琳靈魂上身,一陣與平常的她完全不符的狂暴猛拳連打在蔣怡蘭全身上下:「呀啊啊──!」

  「嗚啊啊啊啊……!」一陣暴力痛毆,最後一拳終於徹底擊倒了蔣怡蘭,她西裝上的破洞被打得更加破爛,渾身都是瘀青與血。但她身上的血卻不是自己的,而是被張小圓的破皮的拳頭所染上的。

  小圓同樣也喘息不已,可此刻的她,是館內唯一還站著的女人,即使蔣怡蘭嘗試慢慢爬起身,也只能半跪的抬頭面向她。

  那滴從眼角流出的血,與激鬥所流下的汗融合,像極了那一天她流下的淚──



  蔣怡蘭的父親是名風流的西洋人,他從國外來到這座城市洽公時,在夜店與一名女子發生性關係。後來女子懷孕,不敢墮胎而生下了蔣怡蘭,但她父親卻逃走了,母親同樣不想被孩子綁住生活,兩人接連拋棄她,年幼的怡蘭便成了名孤苦伶仃的孤兒。

  她自小到大都是孤單一人,可她擁有一種異稟天賦,那便是與生俱來的高智商。只是,她的智慧並不被常人所認可,國小時,她在大眾前展現出她殘忍、現實、利益向的天性,這使的同儕與師長都對她厭惡而遠之。而她並不太在意,反而認為那些人是過於平庸,喜歡用道德包裝自己的弱者,便利用狡詐的騙技與利誘的話術,在惡名昭彰的貧民窟裡過的相當得意。從小她就懂得如何有效的騙吃騙喝,善用周圍的環境、人心的弱點,從比她更富有的人手上,盡可能的榨出利益為己所用。

  這樣的才能,在她年齡成長後也獲得進化,原本是利用孩子純真的形象詐欺的她,在從女孩蛻變成女人後,也開始利用自己俊麗的美貌、天生姣好的身材來色誘男人。

  她開始在國內各大城市四處遊走,曾與幾名詐欺高手合作,常使用桃色敲詐,即「仙人跳」的手段狩獵,短短幾年下來就靠這些手法賺了不小一筆錢,對「社會道德」本來就沒有概念的她,或許這才是最適合她生存的方式。只是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真正的鬼,某次,她打算像以往一樣輕鬆的敲詐一名已婚男子時,反而被對方手下抓起來了──那個人是「黑道」,還是個幹部,蔣怡蘭攤上大事了。

  陷入困境的她慘遭該組織凌辱,之後更被威脅下海,她的花名是紫羅蘭,和她夢境一般的人生一樣。雖說她並不反感從事這樣的工作,只是她感覺到被控制、被囚禁而不滿。同年年底,轉機發生了,那間風俗館捲入幫派之間的糾紛,被另一個組織攻佔下來。當時領頭的人為林蛇莓、以及她的同夥權筱風,將這間妓院納入他們組織花苑的地盤後,林蛇莓選擇繼續往上爬,而權筱風則留下,將這件風俗館進行重整,除了外觀大幅整修外,更為它取了一個美麗的名字「薔薇館」。

  起初蔣怡蘭對更換上層沒有意見,應該說,她根本對自己以外的事都沒半點關心。但她發現,新掌門人權筱風是個心軟的人,於是想到,要是能暗殺權筱風,那掌門的資格自然就會落入頭牌女孩,也就是『自己』的手裡吧?於是她便企圖拉近自己和筱風的距離,並趁一個與她飲酒共眠的夜晚,企圖舉刀殺害她……當刀子要刺進她脖子時,筱風的手抓住她了,但,她又馬上放開,此舉讓蔣怡蘭既訝異又困惑。筱風起身,只嘆了口氣:「我大概有料到了妳會這麼做了,但我原本想,我應該能夠讓妳不實行計畫吧。不過,既然我失敗了,那妳還是動手吧,剛才只是我的本能反應動作,是我能力不足,不足以讓妳信服,像我這樣的人,沒辦法管好這麼多孩子的。」說完,蔣怡蘭不屑了笑了幾聲,她認為這只是權筱風的想嚇退自己的招數,於是她便無情的提刀再次刺去。

  沒想到,刀都捅入肩膀了,權筱風還真的繼續緊閉雙眼,從頭到腳只有眼皮因刺痛而抽動一下,蔣怡蘭才訝異的抽刀出來,跌倒在地,她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一名說到會做到的女人,而不是那些只會玩弄心機伎倆,空說大話的街坊婆娘。

  她馬上替筱風止血,不久,她既不甘,又真心感慨的哭訴:「去妳的……為什麼妳這樣的人是個娼妓頭頭?我應該早點認識妳這種人的……」筱風也微笑的抱住她。從此之後,蔣怡蘭再也不對權筱風這不曾騙過她的人懷有二心。

  也因為她傑出的工作能力與才智,一年後,權筱風任命她為地位僅次於自己的參謀,並讓她教導張小圓、周楚琳、和羅奈等人槍戰與肉搏技巧,成為一名只屬於黑道的「流氓娼妓」。即使過去像一場煙消雲散的夢,她仍是那朵代表『夢幻』的紫羅蘭。只是,這朵紫羅蘭已經染成漆黑……



  怡蘭頭皮破裂流出的血,一條一條匯集起來,劃過她的眼臉。她不滿的抬頭,看向面前抬頭挺胸的張小圓。

  「明明就能直接開槍射我,為什麼還裝模作樣地往瓦斯打?」

  「我說過了吧,我根本不喜歡殺人。特別是您,我完全不想殺您。」小圓毫無猶豫的回應。

  蔣怡蘭不屑的朝地上吐了口瘀血,「妳們意志力還真的挺強,媽的,是我小瞧妳們了……」

  說完,手上的兩把槍落地,怡蘭無力地仆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81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幫|鬥智|暴力|背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六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八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ermilion喜歡芙蘭的ˊ讀者
芙蘭接下保護公主的任務,卻連公主的長相都不知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