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BL」蓮色結-第五章

作者:haotzu│2020-07-13 18:53:53│贊助:0│人氣:16

這段回程的路上,李煦不面見任何大臣,也不見任何人,終日與月蓮待在一起,但隨侍的侍從、宮女彷彿也樂見其成,畢竟過往的王上總是板著一張冷冰冰的臉每個人都深怕下一刻觸犯龍顏而小命不保,現在有月蓮的陪伴,王上的笑聲多了,對待眾人的態度也都柔化了許多雖然他們都知道當今皇朝之主寵愛一小官這事,要是傳回京城會引起多大的軒然大波但是他們只認一個主,只要王上可以開心他們也都開心

「王上呢?」宇文麀怒氣沖沖著站在門外。

「宇文將軍王上正在和月蓮公子用膳,請問宇文將軍有何事要面聖?」其中一名侍從低頭問著。

「你算哪根蔥,我跟王上有事商議,讓我進去」宇文麀一把推開了那名擋門的侍從後便直接闖進去

「參見王上,臣宇文麀有要事上報,請王上屏退左右,與臣單獨面談」宇文麀跪在地上說著。

看著宇文麀那認真的樣子,月蓮拍了拍李煦的手後便往門外走去一看到月蓮走出去後,李煦發怒的將桌上的菜都掃到了地上後說「宇文麀,寡人從小與你一同長大,你平時無君無臣,寡人也就罷了!如今你連寡人的寢宮都敢闖,你告訴寡人該當何罪」

「王上,如沒有要緊事,臣也不會如此無狀,請王上赦免臣不通報之罪,但臣真的有要緊事要跟王上商討的啊!」宇文麀邊說邊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看著宇文麀心急如焚的樣子,李煦揮了揮手後說「罷了!說吧,發生了什麼事把你急成這樣?」

「我說我的王上啊,你這段時間也太誇張了吧你不面臣、不商議政事、不見王后,終日和月蓮廝混在一起,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麼說你和月蓮嗎說當今王上昏庸無能,被一下賤的小官玩弄於股掌間還不自知,我不管你對王后怎樣,但不管怎麼樣你都應該要做做樣子吧」宇文麀嘆著氣說。

看著宇文麀一臉愁容的樣子,李煦也知道這段時間太過分了,他拍了拍宇文麀的手臂後說「知道了知道了,寡人雖然沒有面議大臣們,但是不代表我沒有看大家上呈的奏章啊!這邊都拿出去吧!寡人都批閱好了,另外這一個是司馬駿的任職令,你今天也一並宣讀吧!等待司馬駿一上任之後,你安置在那邊的人也調回來吧!還有多久到京城?」

「今晚就會到了,晚上要怎麼做你自己知道,我會安頓好月蓮公子的,請王上不必掛心,臣先告退了。」宇文麀開心的抱著那一疊已經批閱好的奏章離開。

「等等,寡人之前你查月蓮的身世一案目前如何了?」看著宇文麀要離開的背影,李煦像是想到了什麼叫住了他。

聽到李煦的問題後,宇文麀轉過頭的說「回王上,據探子回報,月蓮是巫族月氏一脈,但為什麼會流落至青樓之地,目前臣仍在調查中,等到有進一步的消息時,臣立刻面聖」

宇文麀說完之後便直接走出去李煦則是聽完他的話後,回想起又藍說的

「又藍家是巫族古氏一脈,月蓮是巫族月氏一脈記得那時候展覽手冊上寫說少昊帝在東夷政變之後聯合了古氏、月氏、尤氏三大巫族推翻了東夷帝這三大巫族之間到底又有什麼關聯呢

李煦沈浸在自己的思緒中連月蓮進來都沒有注意月蓮看著一地的碎盤他默默地蹲在地上撿著一地的破碎杯盤直到

「啊…..」不小心被碎盤劃傷的月蓮發出了些聲響,也將李煦的注意力給喚回來

他趕緊跑到月蓮的身邊,將他受傷的手拿到眼前來仔細看著

「你怎麼可以這麼不小心,你這雙手是要為寡人演奏的來人啊!來把這裡清理一下,順便把御醫喚來」李煦小心翼翼的一手扶著月蓮受傷的手,另一手將月蓮慢慢扶起至床邊坐著。

過了一會兒,御醫幫月蓮上好藥後說「王上,月蓮公子的傷無大礙,已上了金創藥,過幾天就會復原了,臣先告退

待御醫離開之後,李煦心疼的一直吹著月蓮受傷的手說「疼不疼?你怎麼能這麼不小心

看著李煦又皺起的劍眉,月蓮笑著將它們撫平之後說「煦君答應過月蓮,只要月蓮在身邊一天,絕不皺眉怎麼今天又皺眉了呢

「還不是因為你不小心受傷了,你可知道我最不願看到你受傷,只要你一受傷,我的心就不自覺的揪痛著答應我,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好嗎另外我有一事想和你說,這段時間我因為你都沒有見王后,今晚回宮後我不能與你一起同眠了你不會怪我吧」李煦說完之後憂傷地將頭撇向一旁。

看著李煦憂傷的表情,月蓮心疼地將他的臉轉過來後說「煦君,王后始終是你的王后我又怎麼會怪你呢你賜給我的一切,已經遠超過我的想像了這樣已經夠了你是這個皇朝的王上,你有應該要做的事情只要你在我的面前仍是我的煦君這樣已足矣」月蓮說完後便躺進李煦的懷中

而這一切都被站在門外的晴葻看在眼裡她憤恨地看著那兩人李煦從未對她如此溫柔過甚至從來就沒有正眼的看過自己一次雖然她知道他們之間是場政治婚姻但是她仍然憎恨著李煦從不將自己當成是自己的王后一樣事事防著她為了讓他可以接受自己,她從不透露任何事情讓她的父親知道,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李煦就是不能愛她


終於王船靠岸了因為宇文麀的安排,月蓮早一步下船先被送回宮中李煦則是與晴葻一同坐上龍輦回宮在龍輦中的兩人相視無語,只是靜靜的坐在彼此的身邊突然李煦牽起了晴葻的手說「葻兒等等回到宮中後今晚由妳侍寢吧」李煦說完之後便又將手抽走。

但突然聽到李煦這樣說的晴葻根本不在乎李煦的舉動,她只覺得李煦終於發現自己的好了她輕輕的靠在李煦的肩膀上說「王上你可知道臣妾等這一天等多久了」她緩緩地閉上眼睛,淚水也默默的從眼角滑落

「月蓮公子,這就是你的住處,我已經先行打點好一切了,這是王上交代要配給你的貼身侍衛乙蚪,月蓮公子對乙蚪應該不陌生,王上已吩咐如你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找我,或是你可以差遣乙蚪去做,千萬不要不自在,那沒事臣就先告退了,對了另有一事,王上不願我和你說,但我認為你應該要知道你與王上的事情,朝臣中已經流言四起,為了堵住這些人的嘴,王上正式冊封你為大司樂,往後負責教育司樂官及並且執行禮樂的部分,關於禮樂的部分則是以宮內大小宴會的奏樂都會以你為主,當然這也只是形式上而已,我相信王上也不忍心讓你做那些事情,以及這些珠寶首飾都是王上賜予你的,還有這個…」宇文麀從懷中拿出一只精美的錦盒遞給了月蓮後便與乙蚪一同離去。

等宇文麀走後,月蓮將那錦盒打開…是一只精美的白玉蓮戒,裡面含有字條一張…

望蓮配戴 煦君亦有 望與蓮成雙成對 若思念煦君 藉由此戒思念 煦君亦同     煦“

看完字條之後,月蓮去翻出了當初贈與月琴時的字條一比對才發現,李煦的字娟秀有力,比起贈琴之字條著實天差地遠,他笑了一下後說「這該是宇文將軍的字跡吧…」說完之後便將兩張字條都收至錦盒當中。

終於回到宮中的李煦在龍輦一停下後,他便一人先行往宮殿快步走去不許任何人跟著,獨留晴葻一人至龍輦中,但對於即將要侍寢的晴葻來說,她現在全然不在意李煦的行為,她只是開心的吩咐著宮女稍等幫她沐浴更衣

通過了許多的宮殿之後,李煦終於來到了蓮月閣外,他看著裡面燈火通明著,也不許外頭的人通報,他徑直的往殿內走去終於看到那讓他思念的人正在梳著頭髮的月蓮比起夜空中皎潔的月亮還要亮眼,他悄悄的走到了月蓮的身後,一把拿下月蓮正在使用的梳子,輕柔地替月蓮梳著頭髮

而月蓮則是靜靜地接受這一切,因為早在李煦一踏入宮殿時,他就透過眼前的銅鏡看見他了李煦的動作很輕就像是對待一朵真正的蓮花那樣般的小心翼翼

「王上,在這麼梳下去蓮的頭髮可能就要被王上給梳光了」月蓮邊說邊停下李煦的動作,但下一秒李煦只是開心地牽起月蓮的手說「你真的戴上了你喜歡我送給你的禮物嗎?其他的禮物你也喜歡嗎?你有看其他我準備給你的禮物嗎?」

「王上,你送給蓮的禮物蓮都喜歡,但是真的都太貴重了蓮配不上這些珠寶,蓮有這個王上送給蓮的蓮戒就夠了」月蓮說完之後還在李煦的面前晃了晃佩戴戒指的那隻手。

看著那隻佩戴戒指的手,李煦開心的說「我還有另一個禮物準備給你,你看」李煦從懷中拿出一串樣式精美的銀鈴後,邊將月蓮的腳放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將銀鈴配戴上後說「我發現你著實不愛著鞋,你這白皙的腳配上這串銀鈴正適合不過,但從此我將會把你禁錮在我為你打造的這牢籠中,你可願意?」

月蓮有些害羞地將腳抽回後說「王上蓮答應過你,有煦君之處便有蓮之身影,你對我不棄,蓮必定不離況且有煦君在的地方,不是牢籠

聽到月蓮說的李煦開心地將他抱入在自己的懷中後說「我得走了王后應該已經在寢宮中等我了,你今晚如真睡不好就看看我贈與你的戒指,我答應你明天朝會一結束,我立即來找你好嗎

月蓮笑著滑了一下李煦的鼻子說「蓮會在這等你蓮哪裡都不會去的王上快回去吧

李煦百般不捨地轉身離開留下月蓮一人

回到寢宮中的李煦,看著整個寢宮中昏暗的燭光身邊無任何侍奉的人,只有晴葻一人坐在床邊而發現李煦回來的晴葻則是緩緩的往李煦走來她緩緩地褪去李煦的外袍、外衣後將李煦牽至床邊坐下後,她將李煦一手拉向自己的腰間,而自己則是將臉湊上去後李煦下意識地將臉撇過晴葻則是不死心的再一次將臉湊上去一次這次李煦則是將整張臉別了過去

「王上?」晴葻不解的叫喚著李煦。

透過昏暗的燭光,李煦看不清晴葻的臉,但是從晴葻的語氣中他聽得出來她的失望他隨手順了順晴葻的長髮後說「王后寡人經過十幾天的航行,著實真的有些疲憊了我們安寢吧」李煦說完之後便往床上躺去,背對著晴葻。

而看著李煦的態度,晴葻也只能靜靜的躺在一旁看著李煦的背影漸漸入睡


來到一個陌生環境的月蓮,在床上翻來覆去都無法入睡,他站起身來拉了放在一旁的外袍和李煦贈與的月琴後便走到外面去夜裡的宮殿安靜地只剩下蟬鳴他發現了在自己的寢宮和李煦的寢宮路上有一琴樓,他直接登上琴樓忘情的演奏著


而沒有在月蓮身邊的李煦也一夜無眠,他似乎聽見了不遠處傳來了胡琴的聲音他小心翼翼地起身之後,穿起繡袍便往外走去怕會驚擾到晴葻的李煦,伸手示意在外等候吩咐的侍從及宮女們別發出任何聲音


他自行一人慢慢地走到琴樓前看到了在月下拉著胡琴的月蓮他只是站在那邊靜靜的看著他而月蓮也看到李煦的到來他也只是繼續著手中的演奏在那樣的夜裡,月蓮的眼神魅惑的看著李煦


但他們兩人不知就在李煦離開寢宮的那刻時晴葻也起來了她默默站在後面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拳頭也不自覺得緊握但此時從暗處傳來了一個聲音


「葻兒妳不會是愛上他吧


晴葻趕緊轉過身去,只見古羲慢慢的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脖子上掛著另一條蓮花玉…他那如鮮血般紅的長髮,是晴葻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她往古羲那邊跑了過去,緊緊的抱著古羲說「我以為我失敗了…父親完全沒有告訴我你重生成功了…你們怎麼可能完全的瞞著我…」


隨著月亮的移動,月光緩緩的照射在古羲的臉上…如果說月蓮像是月亮下的一朵蓮花,那古羲則是在太陽下的一朵紅蓮…同樣白皙的皮膚、櫻色的唇瓣、但古羲卻擁有一雙比月蓮更魅惑的雙眼…比李煦更為陰鬱霸氣的樣貌…他彷彿是天神最美的作品…那樣的美不只會讓你魂牽夢縈,彷彿一個不小心…你便會被他吸進身體裡一樣…


「是我讓妳父親不要告訴妳的,我此次前來也不能久留…東夷王正在烏江邊等我,他要先助我奪回巫王之位後,我才能助他推翻少昊帝的政權,答應我,好好照顧自己,好嗎…」古羲淡淡的說著。


一聽到古羲要離開的消息,晴葻捨不得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只能緊緊地抱住古羲…而古羲笑了一下後,深深的吻上了晴葻的唇,但是眼神卻緊盯著李煦和月蓮…


「我該走了,下一步該怎麼做,我會再找人通知妳,在此之前切莫輕舉妄動,切記」古羲說完之後一個縱身便消失在黑夜中,而晴葻只能看著自己深愛之人消失在黑夜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79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BL小說|MV改編|越南MV|阮陳忠君|Denis鄧|自心|三更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haotzu05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耽美小說] 「BL」蓮... 後一篇:「BL」蓮色結-第六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 ლ(´•д• ̀ლ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