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邊緣】目標!邊緣社廢社!11

作者:稻草人-肩膀痛模式│2020-07-13 15:21:44│巴幣:0│人氣:43



  11

  「同學們早安啊,早自習時間我就直接拿來開班會了,應該沒人有意見吧。」

  帶著悶熱氣息的早晨,蟲鳴鳥叫吵雜得彷彿在哀嚎。夏暑宛如充滿活力,總是活蹦亂跳的小男孩似的提早在春後迎接著,明明現在才二月,氣溫卻就像烤箱一樣,讓春天那本應溫暖舒適的季節幾乎蕩然無存。

  我坐在教室的最後排的位置,其原因可能是因為同學和老師都很懼怕我,我自己沒意識到我是否有刻意,但在我不知不覺間,同學、老師都希望我盡量離遠一點,至少也要不出現在視野範圍內,久而久之我的座位就被定在最後排了。

  而今早的班會比平時還要早開始,通常我們二年A班的班導有這樣的行為就表示他接下來有重要的事要宣佈。

  班導摸了摸帶點鬍渣的落腮鬍,接著推了下眼鏡:「前陣子你們有人得到一點消息,我想也應該在班上傳開了吧。」

  嗯?傳開?我可完全不知道。

  「就是關於我們班上有轉學生要進來這件事。」

  語畢,教室底下學生間彼此交頭接耳,吵雜的音量頓時拉高。

  「好了,稍微安靜下。」或許是因為還沒睡醒,班導瞇起眼稍稍不耐煩的壓制住噪音:「經過了這幾天的手續,這位轉學生已經確定被安排到我們班上了,從今天起她就要當我們A班的一員了。」

  然而,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秩序又急速崩解。

  同學們吵得吵、鬧得鬧,有些人甚至見場面混亂就逕自拿手機出來玩。

  「從今天起我們班就多了一個人,大家要好好和她相處,不要因為有自己的小圈子了就排擠人家,要讓她多參與你們喔。」班導宣導了一些要我們注意的事項後,他看向教室外的走廊,對著外頭暗示了一下。

  隨後,有道夢幻的身影,其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並走了進來,淡粉色的長髮和波浪的髮尾宛如童話世界的主角一般,甜蜜的花果香隨著她的步伐而瀰漫,穿著我校標準的女生制服的少女,緩緩從前門走上黑板前。

  接著,她轉過身看向底下的大家,而這下就連在底下偷玩手機的人也忍不住抬起頭看著講台上的少女。

  所有人宛如忘記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一般,人人目瞪口呆。

  宛如草莓棉花糖一般蓬鬆的粉色長髮,金黃如琥珀般晶瑩剔透、閃閃發光的眼眸。

  站直挺腰的少女對著台下的大家鞠躬:「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彩夢,今後請大家多多指教。」

  而少女的粉色身影、稚嫩柔和的嗓音,面前這位少女的出現與我記憶裡的樣板完美契合。

  正如我這樣想的同時,少女檸檬黃色的雙眼在底下的人海中搜尋著,不久便找到了我。

  少女毫不猶豫的看向了我這個被人流言無惡不作,令人敬而遠之的恐怖流氓學生。

  然後,她莞爾一笑,向我送出她的溫柔和甜美。

  受到她甜美直擊的我,不敢置信的連眨了好幾下眼,比起害臊和羞澀,更多的是我疑惑的神情。

  因為這個名叫彩夢的女孩,是我以前的同學。

  …………

  ……

  彩夢是我在還沒轉學前,在我上一個高中一年級時的同班同學,別看她甜美的模樣,她就是利用這份純真與熱情,短短一個學期就幾乎把全一年級的學生都調查了一遍,而且還成為了朋友。

  把全年級的學生都變成自己的朋友,這在我這個沒有朋友的邊緣人眼中是極為突兀的存在,彩夢與我就宛如天國和地獄,是完全對立的存在。

  理所當然的,在彩夢的朋友中,並沒有我的存在。

  彩夢身旁的朋友們交頭接耳,不知是出於好心還是壞意的告訴彩夢我是個兇惡的壞蛋,因為無法對兇惡的我提出要求所以就請彩夢盡可能不要接近我。

  不久我就搬家離開了我的上一所高中,相信他們應該都相當開心吧,像我這樣一個低沉的惡人,我只要存在於他們身旁一刻,班級內的空氣都是黯淡的。

  而原本應該在我的上一所高中生活得多采多姿,盡情享受友誼歡樂的彩夢,卻意外的出現在我面前。

  再加上她的視線一直盯著我,她是注意到我和她同一班了嗎?還是她早就已經發現了?

  但比起她在意著誰,我更為好奇的是她到底為何轉學?

  像我是因為搬家而轉走,有些人是不適應學校的教育方式。關於可以轉學的正當原由多的是,我像個笨蛋似的在這猜測也沒有意義。

  「或許可以直接問本人……」

  不,不行。

  我搖了搖頭,把這絕對行不通的念頭甩掉。

  像彩夢那種可以和全年級交朋友的彷彿聖人一樣的存在,是我一輩子也無法觸及的對象。

  就像人類與神明,就算有再多的信仰,人類最終也接觸不了神明。

  「大家好,我叫彩夢。彩虹的彩,夢想的夢。」彩夢一開口,溫柔中帶著元氣的嗓音瞬間迷住了全班的耳膜。

  語畢,彩夢穿著白色過膝襪的雙腿併攏,接著身子稍稍向前傾的鞠躬,微微波浪捲的粉色髮尾像是映襯出彩夢的活力似的隨著她傾斜的動作而晃動。

  「那……彩夢同學,因為還不到重排座位的時候,就先暫時請妳坐在最後一排的位置吧,看妳的身高應該沒有被前面的人擋住的問題吧?」

  「啊,老師,我有近視。」

  看彩夢這人絲毫沒有對於進入新環境理應會有的不適應或戒備感,彷彿真言高中是自己曾經的母校一樣。

  說起來這人莫非也打算在真言裡搞出千人斬(指交朋友)的名堂嗎?!

  就連轉學了都還要看到現充放出致命的閃光,身為邊緣人的我見到了還真是難受啊。

  「不用了,我坐在這裡就好了。」

  嗯?

  當我正在發呆,將思緒飄向稍遠的地方想一些事情的時候,不知何時開始,彩夢走近到我的附近,因為她那顯眼的粉色長髮實在太引人注目了。

  除了她的頭髮外,我還依稀聽見了她與班導的談話。

  「可、可是坐在那裡的話……」班導他欲言又止。

  剎那之間,櫻花色的絲綢,伴隨著蜜桃的果香佔據了我半邊的視野。

  吃驚的我一愣的轉過臉,櫻花色的天使側臉迷住了我的視線。

  彩夢旋即轉過頭看向我,柔和的視線瞇起,睫毛成弦月狀。她嘴角漾起對我笑道:「好久不見。」

  …………

  ……

  和預想的一樣,對周圍的他人散發和善的氣氛並喜於融入人群之中,彩夢就是如此性格之人,如此的……現充。

  早自習才剛結束,用不著班上其他熱情的同學湊過去,彩夢就逕自從座位上站起,然後直到上課為止,從沒有回到座位過一次。

  她到處去和人打招呼,看到落單的人就主動搭話聊天,積極的提出問題嘗試引起對方的興致,若是見到人群或是已經組成聊天狀態的小團體,也會直接加入,令人敬佩的是她那迅速跟上話題的的能力,就算還只是不認識的同班同學,也能夠快速的和他們討論、閒聊著相同的事物。

  而且厲害的是彩夢涉獵的事物還真不少,無論是討論明星或電視劇的女生,還是在討論遊戲或漫畫的男生,彩夢所知之事都能與他們產生連結,這是令我尤其吃驚的一點。

  十分鐘下課雖短暫,但卻足以讓彩夢和班上所有學生說過一次話,讓他們心中對她產生第一印象。

  我雖然不能肯定每個人對彩夢的第一印象如何,不過我敢保證絕對相差不遠,絕大多數都認為她是品性良好的乖孩子。

  而唯獨,只有我一個人沒有被她搭上話。

  據我的觀察,除了不在教室的人之外,幾乎全班都被彩夢主動搭上了話。但明明我這節下課一直待在教室,不如說連座位都沒有離開過一次,彩夢也沒有找上我一次。

  我難道是被她刻意避開了嗎?

  觀察到這點的我不禁這麼想。

  不過也不能這樣斷言,如果她打算避開我的話,就不會刻意坐到我旁邊的空位置,還和我打招呼了吧。

  還是說,彩夢認為我已經認識她所以才用不著做初次見面的交談?

  渾身充滿疑團的櫻花色少女,再加上本校棕色的制服,她就彷彿一棵會走路的櫻花樹一樣。

  …………

  ……

  熱騰騰的乾扁米飯配上調味實在鹹到讓人吐舌頭青菜,以及油膩得令人難以下嚥的排骨,一份從超商買來的微波便當就這樣變成了我的午餐。

  中午時段不想去食堂人擠人,更何況我一旦要是去了食堂,很容易被人用畏懼的眼光看待,進而與我保持距離,這種刻意被人遠離的疏遠感,沒待上十分鐘我想就被悶得無法呼吸了吧。

  所以我才選擇到合作社買微波便當簡單解決午飯的問題。

  至於用餐的地方自然就是人少的地方了,我最常去且人最少的地方,莫過於邊緣社的教室了。

  社團時間都是接在放學後,偶爾我也會在中午的時候在這間小小間的,原先應該是當作儲物間使用的教室裡遇見社團的大家,只不過機會很少。

  隨意從桌椅山上搬一對桌椅後,我坐在椅子上吃著滿是瑕疵的便當。

  一個人孤獨的吃著飯,在空蕩的教室裡,這對我而言雖然寂寞,但總比被人疏遠還要好得多了。

  而空蕩安靜的教室裡,除了我吃飯的聲音外,外頭傳出的聲音我也能聽得一清二楚,例如現在就有個腳步聲朝這間教室前進。

  邊緣社的這間社團教室是位於這層樓的最後一間教室,除非有事情要來這間教室,否則一般人是走不到這麼近的。

  但那個不斷接近腳步聲,令我很是好奇。

  抬起頭定睛往前門一望,等待著對方的到來,至於對象是誰,我想也只有邊緣社的其他人吧。

  但忽然充斥在我視線內的,是帶著水果香的粉色天使。

  那個粉色櫻花樹看著我嘴裡塞滿不良食品的我,她也拿著手裡的自製便當然後對我提出邀請:「一起吃飯,可以嗎?」

  約莫過了兩分鐘左右,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彩夢已經坐在我前方一尺處了。

  我記得我並沒有回答她,我似乎是在意識飄忽的時候點了幾下頭,彩夢才認為我接受了她的邀請。

  彩夢踏入教室,先是看了看周圍,確認了這其實是一間儲物室後,她臉上絲毫沒有疑惑我為何要在這裡吃飯的念頭,她也逕自搬了一張椅子到我的桌前坐了下來。

  於是,我們兩人之間只隔了一張學生桌。

  嗯?咦咦咦?為什麼?為什麼彩夢會主動過來找我?我明明長得這麼可怕,卻還會想主動接近我?

  作為名為現充的怪物,彩夢身上散出的青春氣息近乎要將我逼得窒息。

  我不禁狐疑的猜測起這人有不明的企圖。

  我得小心點才行。

  「海真,你還記得我嗎?」

  「咦?!」

  還沒等我冷靜下思緒,彩夢先是對我提出了問題。

  「我、我當然還記得啊……」我放下手上的免洗筷,總覺得現在的氣氛吃東西好像不太禮貌。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彩夢笑了笑,打開了自己帶來的便當:「啊,不用放下筷子的,我們邊吃邊聊吧。」

  「…………」我沒有回應,我甚至連她那宛如黃玉般的視線都沒有對上,但還是照著她說的重新拾起筷子。

  瞥了眼她的便當,不得不說和我相比她的菜色相當豐富,有油亮的滷肉、色澤翠綠的炒青菜,金黃與潔白分明的荷包蛋,看得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而這下咽口水的小動作引起了彩夢的注意,該說她觀察力好還是說我的行為舉止太過明顯,她笑著對我道:「想要嚐嚐嗎?這是我自己做的喔。」

  「咦?沒、沒有啦,太不好意思了。」

  「這樣啊……真可惜,虧我還對自已的手藝很有自信的說。」

  於是接下來的五分鐘裡,都是我們兩人各自進食的時刻。

  本就不好吃的微波便當再加上這位頂著一頭亮眼粉髮的會走路的櫻花樹,因為氣氛尷尬的緣故,這份便當變得更難吃了。

  我可不是來賞櫻花的,彩夢到底有什麼事情啊……

  當彩夢開始用餐的時候我的午餐已經只剩一半,依照這速度理所當然的是我先將午飯給吃完。

  稍加收拾空盤後,我看了眼咀嚼著荷包蛋的彩夢,發現她在張望周圍。

  黑板上的滿是健的咒文塗鴉;桌椅山底下的是艾瑪藏在底下的私人物品,大多都是娃娃機常見的布偶。

  或許彩夢或多或少有些察覺,這裡其實不是單純的儲藏間,而是一直有被人使用的空間。

  先不論放在這裡的個人物品,見牆上、桌椅上沒有過多的灰塵就可知這間本被當作儲藏間的教室有定期整潔。

  鼓著臉頰咀嚼著午飯的彩夢,目不轉睛的盯著邊緣社的教室。

  再怎麼樣也應該會猜這裡是社團教室吧,比較有問題的是她知道什麼是邊緣社嗎?

  隨後不久,彩夢舉著筷子對著我開口:「這裡是海真你的社團嗎?」

  「嗯,是啊。」

  「是什麼社團啊?」

  「這、這個嘛……」我苦惱了一會,頓了很久才盡可能的給出答覆:「其實並不完全是社團,還是有種類似互助會的團…………」

  「『邊緣社』,真是奇怪的名字呢。」

  我話還沒說完,彩夢逕自拿起放在桌子抽屜內的邊緣社入社申請單。

  我這才想起來這張桌子是學姊經常使用的桌子,抽屜什麼也沒放,就只放著一疊的邊緣社入社申請單。

  本想趕緊從她手中將單子抽走,但一目十行的彩夢很快的就把全部內容看過了一遍。

  「原來如此,成功交到非社團內的五個朋友或是交到一個非社團裡的異性交往,即可符合退社資格啊。也就是說這裡是邊緣人的聚集地?」

  當我想要奪走她手裡的申請單時,她把申請單放回抽屜,顯然她已經將內容全部看過了。
「單看這契約內容的條文規範,海真你會加入是被強迫的吧?」

  「這…………」雖然我得承認我多少是受到學姊的脅迫才加入的:「別、別問這麼多了,妳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海真,你應該也知道我在前一所高中已經和所有的學生都當了朋友,唯獨只有你。」說完,她把手中的粉色鐵筷子指向了我:「我無法和你成為朋友,就連談話的機會也少。」

  彩夢迅速將午飯用筷子扒進嘴裡並全部吃下,隨後將餐具放下,站在椅子上,氣宇軒昂的伸出手指著我。

  「我的夢想是和全校學生當朋友!海真你曾經是我一直以來最頭疼的目標,當我每次一度要嘗試與你拉近距離,卻經常被朋友們帶開,她們都說你是個會隨意把無辜的人殺害掉,殘暴不仁的不良學生!」

  「這傳言還真誇張。」我能理解關於我兇狠殘暴的流言蜚語,但不曉得是彩夢這人自己加油添醋還是她本來聽到的就是如此,總覺得這種傳言真的有些誇張。

  「所幸前幾個月你離開了,轉學去了真言高中,得知這消息的我雖一面愉悅,但另一面則感到遺憾。開心的事情是指你的離開促成了我成為了全校學生老師的朋友,左擁右抱身旁都有朋友的我宛如坐擁著名為學校的頂峰!但歡喜的日子卻一天變得不像一天,你的離開 讓歡樂的生活成為了污點,彷彿讓我染上不悅的情緒一般,原本達成目標的我宛如容光煥發,神采飛揚!就好比名為友誼之女神一般的存在,令我很是得意!」

  彩夢將本先陶醉的表情頓變成了張厭惡的臉,面部肌肉擠得歪七扭八,如果說彩夢在其他人眼裡的形象是個很愛微笑的好孩子的話,就憑她現在這副表情,相信許多人都要幻滅了。

  這副表情的變動完美表達了她的情緒,彩夢惡狠狠的盯著我,似乎完全不怕我的長相,氣勢比我凶悍很多,連我都畏懼三分。

  「就好像自尊受到欺辱,人生被染上污點一樣。雖然能夠成為全校的朋友,但我卻在享受這樣生活的時候腦裡不停的出現你的模樣!好像我的靈魂告訴我我的成就根本就只是運氣好遇上你轉學而已!我根本就沒能成為真正的友誼女神!沒能和你做朋友這件事的懊悔和痛苦每天的啃食著我!我的亮彩人生絕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而悔恨萬千,所以我毅然決然轉學到真言!」

  站在椅子上的彩夢宛如革命家在發動演說一樣,情緒激烈鼓動,靈魂熱血沸騰。

  「所、所以說…………?」自顧自講了一大堆好像在演講一樣的話,我好像稍微理解彩夢的企圖了。

  「我,是因為你才轉學過來的。」彩夢對我揚起一抹宛如領導者般的縱容微笑。

  「……………………」嗯?我是不是有哪裡聽錯了?

  「為了你,我可以從真言高中開始一個個的交朋友,全部重新來過!」彩夢訴說著自己的野心:「我,最終會真正的化身為友誼的王者。」

  「………………」剛剛不是女神的嗎?現在怎麼變王者了?

  不予理會我的沉默,彩夢對我提出了我的人生中第一次遇上的好事。

  「海真,你願意和我交朋友嗎?」

  從她開始訴說著自己的事情的時候,我就多少猜想到她來找我吃午飯的用意了,因此我心裡多少想了點可以回應的對策。

  「等、等等!先別這麼急嘛!交朋友這種事我們等相處久了以後再說……」雖然我是邊緣人,邊緣人聽到有人希望你能當他的朋友的時候,本來應該是要喜上眉梢的,但彩夢的狀況很特殊,她是為了想要和全校學生當朋友才跟我提出交朋友的請求的。

  為了目的而交朋友,感覺朋友就失去了它的價值了。

  正因為我的朋友只有邊緣社那少數幾個人,所以我才會更珍惜且守護朋友這段關係。

  因而我使用保守的答案來答覆彩夢。原以為她會默默的領情,結果誰知道——

  「……我不要。」彩夢語毫無生氣的拒絕我。

  「…………蛤?」

  「我不要以後,現在就要。」剎那之間,彩夢檸檬黃的水潤眼眸變得渾濁,眼神失去了光澤一般,語調也變得平淡,宛如凋謝的櫻花樹。

  「為、為什麼啊…………」

  「因為是海真你害我差一點就可以集齊全校所有師生的好朋友,解開我人生的重大成就,就因為你而夢想破滅了!我的人生已經染上了污點,已屬無法挽回的悲劇了,所以你必須負起責任當我的朋友。」

  「…………蛤?!」

  強迫我當妳的朋友?太不講理了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77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trawer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邊緣】目標!邊緣社廢社... 後一篇:【邊緣】目標!邊緣社廢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