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吹睦向艦娘同人】戰火之海.第九章:作戰代號:「MO」

作者:六葉櫻│2020-07-12 22:56:35│贊助:4│人氣:172


前言:花了兩週的時間完成第九章,或許下次該考慮再壓縮寫作時間,不過沒有像第八章那樣拖好幾個月就好了

不過依現在每章都會爆字數的情況來看,或許片頭曲及片尾曲就不放歌詞了?

此外,雖說目前戰海主線正在打珊瑚海戰役,但接下來我可能會先改寫關於響的番外篇或是本章中提到的某支特別行動小隊在兵庫任務的番外篇,同時作者也在考慮寫一篇關於戰海的世界觀設定及用語合集,以利讀者們更加了解戰火之海這部作品下的世界觀。

同時本章含有微成人內容,先不設年齡限制,如果站方警告我再設年齡限制。



《開頭之語》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but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不要問你的祖國可以為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你的祖國做什麼。
———約翰.F.甘迺迪


「鹿島」


地點:大日本鐮倉鎮守府.提督的房間  時間:早晨11:15AM.................


激情火熱的夜晚在昨日的寧靜夜間中悄悄結束,從一開始的浪漫直到後來的熱情激烈,在床上滾動,更甚互相需索及纏綿的男女幾乎花上了整晚的時間,才在太陽升起的黎明時刻結束這場誰也不分勝負的「夜戰」,在那之後,彼此亦雙雙因過度耗盡的體力與精力,敗給一次衝上來的疲憊而累倒,扔在床旁的衣物還尚未穿回,男女便在雙方的肉體依偎中進入夢鄉...

「...」

...直到珊瑚海域的戰事衝突在不知不覺中敲響警鐘後,女方率先從昨晚的情慾之夜中緩緩甦醒。

「.....zzzzz」

女性一覺醒來後,藉由右手緩地撐坐起躺在床舖上的整副身軀,並以左手拉緊遮掩住昨夜事後,到如今醒來仍維持赤裸的胸前及肉體,雙目的視線亦移至身旁的男方身上...他仍在呼呼大睡,並以側身睡姿發出響亮的打呼聲,讓人感受到與平時凜然瀟灑,老實正直的提督形象完全不同的一絲粗俗。

「.....」

不論如何,男性仍在睡夢之中,並且睡的依舊深沉,對於女性而言是早就預料到的「絕佳良機」,像是事先算計好似的,她讓撐坐起全身的右手偷偷取走了放在床邊檯桌上的手機,為手機開機後,隨即傳送了一段加密過的簡訊給某個聯絡人名單中的「好友」,接著,女性開啟手機的遠端入侵及即時監控APP,藉著先前經過時便已偷偷駭入的,位於作戰司令部走廊的監視攝像頭畫面捕捉到了一名正在往司令部途中的走廊上,快步奔去的艦娘身影...。

「額呵呵...我可是相當看好你的喔...我知道你是不會讓我失望的...因為「路」都完全鋪好了...現在你需要的就是適時的「指導」呢...」

女性從監視畫面中看著該名艦娘奔走的身影,小聲的喃喃自語著,嘴角亦逐漸揚起。

「沒錯吧?....「穗理」君。」

....女性對畫面中的他滿懷期待的同時,也呼喚出他的名諱



【艾利克斯】


地點:美國.維吉尼亞州.蘭利.中央情報局總部  時間(美國時間):晚間22:20PM.................


「Seventh Fleet,what,s the situation,over?」(第七艦隊,情況如何?完畢。)

「『Black Tide』 is beginning,no sign of the enmey,over.」(已經開始「黑潮」行動了,沒有發現任何敵蹤,完畢。)

「So far,so good,all quiet...」(一切平靜,沒有任何動靜。)

「Yeah,notthing but the wind,so boring~」(是啊,只有風吹而已,無聊透了~)

「Roger,keep posted,out.」(收到,繼續保持聯繫,完畢)

美利堅的晚間一到,維吉尼亞的平民們都各自結束一天下來的辛苦工作,回到溫暖的家中,做著自己辛勤後的休閒活動,盡情享受自己得以喘息的私生活,更甚者,則是展開維吉尼亞不輸於西雅圖的「夜生活」,但這樣的生活流程理所當然是只適用於「平民」,對於同樣居於這個社區的CIA而言,要爭取到像這樣準時下班,又能回家放鬆身心的機會可說是少之又少,更不用說現在還是「非常時期」。

幾乎所有人員從早晨鬧鐘一響,醒來後趕赴崗位開始作業起就註定整天不得閒,只有無條件的強制加班,沒有準時的上下班制度,甚至沒有加薪,因為是投身愛國及保家衛國重任的「義務」。何況現在,CIA還要全體繃緊神經,持續為政府及軍方關注珊瑚海那頭的情勢,並負責與早前就已派往該海域的「第七艦隊」聯繫並了解現況。

通訊的浪潮從歐美的夜幕到來之時就已淹沒整個CIA總部,監控螢幕則是持續播放著深海攻擊哨戒鷹回傳的珊瑚海即時影像,而探員們都忙於處理及彙整情報,通訊員負責每分每秒維持著通訊聯繫及確保通訊品質,一如往常,在美國公民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CIA就是負責犧牲日夜,馬不停蹄的在暗中處理這類「國家大事」,而且依照特工的保密原則,除了不得走漏風聲,需低調行事外,也得凡事以「美利堅」的利益為最優先前提來考量局勢。

「嘟嘟----....」

這時,負責監督這場祕密進行的戰局過程的艾利克斯,接收到一封由「匿名友人」發來的簡訊。

他不慌不忙,像是早在等候這則訊息發送過來似的點開簡訊一看,卻只見訊息簡短寫著一句:「You got the intel.(你拿到你要的情報了。)」,還附上了一個文件檔案的壓縮包,容量相當驚人,竟足足有2G多,然而艾利克斯對此並不意外,也打算現在就略看幾眼傳送過來的文件檔案。

「I,ll be back soon.」(我很快就回來。)

在他拿著手機離開現場前,他拍了拍身旁助理的肩膀,丟下這句話後就將監督工作暫時交由助理負責,並暫時迴避,來到外頭。


「....」
來到室外,簡單的藉由文件的預覽模式批閱過壓縮檔內的內容後,艾利克斯隨即又打了通電話給他的「直屬上司」...。


「Mr.Vice president.」(副總統先生。)

「Yup.」(我在。)

Aphrodite retrieved the intel.」(阿芙蘿黛蒂已取得情報。)

「And?」(然後呢?)

「The 「Red line」and Japanese Government would be loyal to 「Patriot」,and the Japanese Navy will probably break out of the military coup too.」(「紅線」(#註1)及日方政府將會支持「愛國者」(#註2),而日本海軍也有可能會爆發「軍變」。)

「That confirms the report from our asset in japan.」(這的確證實了我們在日本人員的報告。)

「So Staff Isolated Island Demon was killed for something we already knew?」 (所以離島棲鬼是為了我們已經知道的事而犧牲的?)

「There,s rioting in the streets of Sri Lanka,Captain,and the Russians want be getting involved.We needed to know for sure.」(斯里蘭卡的街道正發生暴動,上尉,而俄軍打算插手進來。我們必須確認清楚。)

「Now,that we had to lock down Suez and lost Wake Island is delicate enough.One wrong move and we,re talking war with the world.You have your orders,Captain.」(現在,我們必須封鎖蘇伊士運河,又丟失威克島已經讓情勢變的夠微妙了。要是走錯一步,將會導致我們與世界全面開戰。上尉,你依令行事就對了。)

「Aye aye sir,assigning personnel go to the Hyogo.」(遵命,長官,正在派遣「人員」前往兵庫。)


「.....嘟。」


........................通話結束了。


「Now,let,s see what happens next...」(現在,讓我們瞧瞧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吧...)

裝作沒事,並且自言自語的將手機收回側邊的口袋內後,艾利克斯收起手機的右手也就這樣插在口袋中,挺直腰桿及身驅,筆挺的回到室內。

今晚勢必有的忙了,要一面監控戰況並回報,還要一面「私下調度」....片刻不得閒啊。



【喬治.華盛頓


地點:太平洋西南側.珊瑚海約3公里海域處  時間:早晨11:20AM.................


緊接著收到執行「黑潮」行動的指示後,早已整裝完成的我們即從華盛頓海軍工廠出航,經過為期一天的航行,終於接近「黑潮」的主要舞台-珊瑚海,不過在我們抵達珊瑚海的附近海域前,我們就已收到有敵蹤於珊瑚海棲地附近出沒的消息,駐守在那兒的艦隊也毫不客氣的朝她們開火,不意外那些被發現的敵軍跟我們一樣也是來執行偵查任務的,而且這次他們的速度比我們快了一些,可惜還是功虧一簣。

目前還不確定她們是否被殲滅了,但假設她們能在艦隊的猛烈砲火下存活下來我也不會感到意外,畢竟是一群能夠奪回威克島,還能幹掉離島,明顯不是靠運氣取勝的敵軍,而且他們派來偵查的人選想必也跟我們一樣,都是隸屬於他們的上級的「精英」、「老兵」,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對她們太過留情,就在我們即將靠近珊瑚海的週邊海域時,我也已經依照行動流程,讓「列克星頓」行動起來,縱使她們倖存,但在列克星頓的「干擾」下,她們也只能步入死地。


「咻咻---噠噠噠噠噠噠--------!」

「轟!」

我們一抵達距離珊瑚海還剩3公里距離的海域後,光從遠處看,就能目睹珊瑚海上空的深海艦載機群正在掃蕩那些疑似為敵軍留下來斷後及牽制用,幾乎沒剩多少的艦載機的景象,沒過多久,深海艦載機群就已經徹底殲滅與擊落那些敵方殘餘的艦載機。

「隆隆!隆隆!」

「嘩嘩嘩嘩------」

但同時暴風雨也來了,映入眼中的珊瑚海群島也正壟罩在暴雨範圍內。


「Look as they're contect to the fucking enemy. So,what could we do? change plan?」(看來牠們已經與他媽的敵軍接觸過了,那我們要怎樣?變更計畫?)
這讓隨同我的艦隊一起出航值勤,也跟隨在我身旁的レ級稍感無趣的詢問我是否要改變計畫,實際上,她只是想讓我捨棄「偵察原則」,好給她一個趁敵人還沒跑遠,就能直接衝上去將她們全部幹死的理由。

Negative, just like I said before : "unless an attack is Imminent-do not engage".」(不行,就像我之前說的:「除非遭到攻擊,否則不準隨意開火。」)
我則是拒絕了レ級試圖誘導我打破原則的詢問,繼續維持這次行動的「偵查原則」,畢竟我們得了解來偵查珊瑚海基地的敵軍詳情及現狀,就算我們人多勢眾,且武裝先進,但倘若那些「精英」真的不好對付,硬是槓上只會得不償失。當然,這也是為了避免讓レ級玩的太過火,而導致還在附近的友軍跟著一起遭殃,儘管她已經獲得盡情發揮的「授權」,但也是以不傷及大量友軍為前提,而且一個搞不好,她還會將我的艦隊也牽連進去。

更何況...我的隊伍中還有個史塔森,這兩個瘋狂的問題人物一起搞事的話,結果只會更加慘不忍賭,而到時被HQ究責的不外乎又是我,就某方面來說,我也是這兩個麻煩及危險人物的「保姆」,仍然得在「規範」之內約束她們的行徑,而且,這次怎麼說我也不太想自找麻煩,甚至是幫她們擦屁股。

You Serious ? Enough now we got our hands tied ? Let,s just take the bloody gloves off and fight OK ? Jackson.」(你認真的?就算是現在我們也要被綁手綁腳的?直接乾脆一點大幹一場好嗎?傑克森。)
レ級耐不住急躁的性子及現在就想大開殺戒的殺戮慾求,持續勸誘著我道,甚至直呼我過去的本名。

「We need to know about enemy's situation.That is it,Wade.」(我們需要知道敵軍的情況,就這樣,韋德。)
既然她想勸誘到底,也想知道我堅持己見的理由,那我也直接以堅決及嚴肅的隊長態度回應她,順便給她個「回擊」

「Hah...Whatever you said,boss.」(哈...妳說了算,老大。)
遭到我的回絕與回敬的レ級無奈的聳了肩,也搖了搖頭,接著便望向一旁,乖乖的閉上嘴。


「Bush,you take point.」(布希,妳打頭陣。)

Roger that,boss.」(收到,頭兒。)

一方面,目前珊瑚海群島已近在咫尺,因此我也改讓第七艦隊中眼力最好,曾是隸屬於前美國太平洋陸戰隊第一師的頂尖狙擊手及專業觀測員的喬治.布希,一個有著如阿拉斯加的遍地白雪般,呈白銀髮色的飄逸長髮、寶石綠般的雙瞳、身著雪地作戰時所穿著的禦寒及防彈外套及防彈裙、雙腿也穿著黑色過膝襪,看上去不喜言談交流的女性,來到當前我們所維持的單縱陣型最前頭的位置,負責為我們觀測及監視前方及遠處海域的情況與動靜。

布希雖然不多話,也從不輕易開口,但這樣的好處是她更能將所有精力都投注在她專長的領域:觀測與監視上,因此她是我所見過的任何軍中的狙擊手之中,最為專注且沉著的一個,而且很懂的視場合隨機應變,即便在執行暗殺與狙擊任務的過程中遭遇敵軍的突然奇襲也能不發出任何聲響的將敵人迅速反殺,並且連帶完成任務,但她的程度卻不只如此...撇開作戰實力及專精狙擊手的領域不說,真正讓她成為連軍方當初都為了將她作為無畏計畫的人選之一而一度感到萬分猶豫及惋惜的原因,還是源自她那名為「絕對半徑」的天生潛能...。

「Hands up,got movement,11 o'clock.」(注意,有動靜,11點鐘方向)

才航行至2.5公里的距離時,布希似乎已經發現了什麼,而停了下來,同時擺出示意全隊停下的戰術手勢,開口提醒我們,因此隊伍也跟著在中途停下。

布希擁有目前世上相當稀有的潛能:絕對半徑,而且布希的絕對半徑可目測範圍大約是3,502公尺,等於說只要是在3.5公里範圍內的任何動靜,她都能夠看的一清二楚,而這樣的潛力就是當時海軍陸戰隊各營都爭先恐後的搶著要她的原因,這也成為了她的致命王牌,擁有這樣稀有又致命的潛能,加上專精於狙擊手的天賦以及恐怖的動態視力,這就是前太平洋陸戰隊的精英狙擊手-連恩.墨爾本,在成為名為「喬治.布希」的艦娘前的祕密,而她這樣的優勢不只利於過去在陸戰隊的軍事行動,即便是成為艦娘的現在,她依舊能憑借過去的手感,像在阿富汗狙殺恐怖份子那樣的用艤裝的大砲從非常遠的距離將敵對目標「爆頭」,哪怕是移動目標她也能準確擊殺...可說是第七艦隊如今不可或缺與很幸運得到的王牌之一。

「What do you see?」(妳看到什麼?)
目前位處單縱陣型第二員位置的我向布希確認情況的問。

「I see five,seems like enemy,two of them are hurt,weapons are broken.」(我發現五個人,似乎是敵軍,其中有兩人重傷,武裝則是毀損的差不多了。)
布希一面持續進行觀測,一面彙報著她所觀測到的那批「敵軍」現況,即便暴雨降臨所造成的能見度不佳也絲毫不影響她那絕對半徑的超常視力,至於那批「敵軍」,我想不外乎就是來偵查之後捅到馬蜂窩,留下來斷後的艦載機也被我方的空軍徹底掃蕩的那批。

「What,s their situation now ?」(她們目前的情況如何?)
我接著詢問目前我們最需要知道的,有關那批敵軍目前的「動態」。

「They're retreating. We can get after'em.」(她們正在撤退,我們可以追擊上去。)
布希也據實回報她的親眼所見,順便給了我交戰方面的建議。


看來負責偵查的敵軍尚未殲滅,是一群命挺硬的精英,而從布希回報的狀況來看,即使深海棲艦沒能轟沉她們,但還是對她們造成了相當的重創,而且一個艦隊的標準編制人數通常都是六名艦娘,如今卻少了一個,有可能那些棲艦還拿下了她們的其中一員,但無法確定是不是旗艦。

如果說被放倒的傢伙是旗艦,那她們現在不只因為出現傷員而得全速撤離...目前也陷入了群龍無首的狀態,而這必然也會對她們的士氣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不過倒也沒必要讓整隊都去追擊,當前「黑潮」仍持續進行,我們還得確保珊瑚海群島的戰局及情勢,如果敵軍派艦隊前來奪回群島,我們就要確保此處不會落入敵手,因此若要派人去追擊她們,只要一~兩個人去就夠了,不過得要是能確實解決還有不出差錯的人選...。

雖然,我也能選擇讓布希直接從這裡砲擊她們,但我不太想打草驚蛇,比起直接開火,不如讓某個從之前開始就已經沈不住氣,還試圖勸誘我放棄原則的傢伙去給她們個出其不意還比較有效率。

「Let me do it ! Sarge ! I'll fucking kill they all ! All of them !」(讓我去吧!隊長!我要他媽的殺光他們全部!)

「Oh~~I can do this ! Let me go ! I will rip their skulls from their spines ! Please ! Pick me ! Sarge ! 」(喔~~我能行的!讓我去吧!我會將她們的腦袋徹底從她們的脊椎上扯下來的!拜託了! 選我吧!隊長!)

復仇心切,艤裝上的MK-15 Block 1B方陣系統則是都已經隨時準備傾瀉怒火的羅斯福主動向我提議由她前去追擊,而迫不急待地想要立刻來場慘烈屠殺的史塔森則是像個興奮的小學孩童般舉著右手,在原地又跳又喊的希望我指派她前去。

Negative,you two stay with us,don't leave squad 'til I give the order.」(不行,妳們兩個留在隊伍內,沒有我的命令不准隨意離開)

然而,羅斯福的衝動行事可能會害死她,而史塔森...固然她再強悍善戰,但一個人對上三個還能交戰的精英艦娘仍會有些吃力,更別說讓她們兩個一起行動了,因此我駁回了她們的毛遂自薦,並看向不久前才被我回絕過的レ級。

「You drop'em.」(妳去解決她們。)

既然我們已經確定敵軍的動向及現狀,而她們應該已差不多甩掉追兵,並脫離深海艦隊的追擊範圍,那麼也能放心的派這個危險分子去做她擅長與她期待已久的事,況且,她沒跟著我的艦隊一起行動,我也不用為了她會否在交戰時牽連我們的問題而擔憂。

About time,I'm getting tired of fucking waiting.」(總算,我可受夠他媽的等待了。)

「呼....嘶.....」

レ級露出一副「一開始就派我去不就省事多了」的表情抱怨道,但終於不用繼續遵守讓她感到十分厭煩的「偵查原則」,也終於讓她如願的結果還是讓她隨後露出了那副狂野至極的笑容,如同要盡情獵殺的野獸,亦露出她口中那排與鯊魚齒一樣銳利的尖牙利齒,也能從她那雙深邃狂亂的紫瞳中看出她已經隱忍許久的瘋狂及殺意,這也令她身後那條如同海蛇般粗大而細長的棲艦生物尾部受到主人開始高漲起來的情緒影響,而跟著呼出欲撕爛咬碎獵物的沈重吐息,流出些許垂涎的口水,甚至透露出艤裝鋼盔之下的凶狠目光。

不過她一離開隊伍,準備直接以全速衝向正在撤退的敵軍前,我上前拉住她的左肩,在她耳邊以只有我們雙方才能聽到的音量向她提醒著:

「Wade,Just remeber : If you see any friend froce in nearby,do not shooting or firing. We're here to help and reconnaissance,not shoot in their asses,understood ?」(韋德,只管記住:如果妳在交戰現場附近遭遇任何友軍,千萬別對牠們開火,我們是來提供協助與偵查的,不是來射爛牠們的屁股,明白嗎?)

「Don't worry. I got it,I won't let you down,OK?」(別擔心,我瞭,不會讓你失望的好嗎?)
她則是回拍我的後背,給出保證。

「Nice,good hunting.」(很好,狩獵愉快。)
儘管她「保證」的結果往往都是慘不忍賭,但我還是選擇先信任她,就跟以前一樣

「咻-------------嘩嘩嘩--------!」
手一離開レ級的左肩後,她也隨即將滑行裝置的動力提升至最大功率,艤裝的航行速度也直接提升至「全速」等級,眨眼間,她腳下的裝置粗暴的濺起大片亮瑩浪花,狂野的惡魔身影則是隨著她上揚,露出惡魔獠牙的嘴角一同瞬間消失於濺起的水廉之前,當水簾落下消散後,她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目送レ級離開隊伍,前去追擊撤退的敵軍後,我們也該繼續行動了,不過帶隊動身前,我湊到布希的身旁,偷偷地低聲交待她:

「Follow her,you're her backup,and watching her,don't let her do anything stupid.」(跟著她,妳是她的後援,然後也順便看好她,別讓她做傻事。)

「Yes sir,good luck.」(是,長官,祝好運。)

「You too.」(妳也是。)

布希毫無異議的向我點頭回應後,也立刻依令行事。

「咻咻---------嘩----------」
她也接著啟動雙腳下的滑行裝置,隨後依循レ級離開的方向也跟著全速離開了。


雖然レ級的戰力完全不用擔心,對她而言讓她去處理這批敵軍可能還是連讓她塞牙縫都不夠的程度,然而凡事都要有個「防範未然」,畢竟她若真的遭遇什麼「意外」,沒個後援適時出手的話,到時就會換她出事,但依照レ級的性格,她絕對會說自己不需要什麼狗屁後援,並堅持單打獨鬥,那就只能等她走遠後,我再派個「後援專家」去給她些「關照」,而布希正是最合適的人選。


Where does she go ?」(她要去哪?)
柯蒂斯見布希突然脫隊,並往レ級離開的方向跟去,疑惑的出聲問。

「She go get to Re some cover fire.」(她去給レ級一些支援。)
我回答。

「Why not choose me~?」(為什麼不選我去~?)
一回答完柯蒂斯的疑問,史塔森便接著舉起她的右手,像個百思不解的孩童般接續問著我。

「Because we got enough trouble now,that's my answer.」(因為我們現在有夠多麻煩了。那就是我的回答。)
我不假思索的回應史塔森,同時也藉此重整態勢,向全隊發號施令道:

「Ok,Let's keep move,everyone stay sharp and keep your eyes open,the enemy reinforcements will be here soon,and then,we need to make sure they won't get to the Coral Sea Islands.」(好了,我們繼續行動,所有人保持警覺並且睜大眼睛,敵人的援軍很快就會到這,而到時,我們就得確保珊瑚海群島不會被他們奪回去。)

「Yes,sir ! 」

隊員們聽令後,我們便繼續偵查行動,持續繞行珊瑚海群島的附近海域,冒著暴風雨在天候及視線不佳的海上注意敵軍的增援艦隊是否有出現,也順便了解一下那批撤退的敵軍對此處的深海艦隊所造成的損失。

レ級去幹掉那些想逃的敵軍也不會改變敵方增援最終還是會來這裡的事實,頂多只能爭取一些時間,畢竟經過威克島的戰事後,她們勢必也或多或少開始察覺到我們的戰術及手段了,先讓幾個先頭的來偵查過後,接下來就是派大艦隊過來奪回珊瑚海,換作是我也會這麼做,而到那個時候,我門的目標也不會再是偵查,而是轉變為徹底的攻防作戰...。

但爭取到的這些時間也足以讓整個珊瑚海附近的深海艦隊進入備戰狀態,我們也能從牠們的棲地中獲取足夠的補給,以應付即將到來的攻防戰,加上這陣壟罩珊瑚海的暴風雨...在暴雨中作戰對我們是沒什麼嚴重的影響,但對於敵軍而言或許是糟透了的情況,這剛好也構成了絕佳的「天然掩護」。

依目前的情勢來說,是我方明顯佔優,撇開這場暴風雨不說,光是裝備及科技程度就遠在我們的敵人之上,數量方面也是,或許在我的隊員看來我們可能會毫不費力的就將敵方艦隊盡數殲滅,但...「凡事都有可能發生」,而且我感覺她們都是不簡單且棘手的敵人,尤其是負責指揮她們的首腦...畢竟就像我之前說過的:她們經歷過威克島戰役,不只打贏了,還解決了離島,雖然那也得歸咎於我們當時被她們事先部署的艦隊拖住,才會導致到達時間比預期的還晚,但那支艦隊就這麼剛好的被部署在我們的必經之路上,當時距離威克島幾乎還有25公里的距離...甚至她們還能拖延我們的步伐到那種地步,即便那就是日本人所謂的「武士道」精神所驅使的結果,但也著實讓我有點驚訝與大開眼界...。

現在,她們不只開始意識到我們的戰術,還直接派出一支跟我們一樣,成員都是精英組成的偵查艦隊,過來珊瑚海域探查...她們在技術、火力及武裝上的確不如我們,然而我們也不能過於輕敵,否則珊瑚海域只會面臨與威克島一樣的結果,再加上這次除了要確保珊瑚海群島的安全,還要注意列克星頓...牠可是這次任務的成敗關鍵,要是牠被放倒,我們的任務就等同失敗了,到時我們甚至還要擔憂「敵方增援的風險」...那只會讓戰局陷入持久戰。

晚點或許該讓隊伍分頭行動了...分出一隊去接敵及警戒,再分出另一隊去保護列克星頓,而至於レ級...我是希望她能晚歸就晚,頂多不要殺瘋到忘記時間,要我自己去將她拖回來就好。



【戰艦レ級


第七艦隊再次開始偵查行動的同一時間,剛被放出去追殺一群弱小、可憐、無助的鼠輩們的瘋狂惡魔這裡....


「嗚...嗚嗚....姊姊....姊...姊....嗚....」

「可惡....祥鳳....妳真的是個該死的.....大蠢蛋啊....唔.....」

「該死...!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事到如今...我們也只能盡己所能,全速脫離這片海域了...祥鳳小姐捨命為我們爭取到的機會讓我們得以脫離剛才的險境,那我們就絕不能白費她的犧牲...也不能辜負她最後一刻下的命令...」

「而且...如今司令部要的情報已經到手...她們應該已經在準備派出主力或是機動艦隊,好過來接應我們了吧...?現在取材網路失靈,通訊也被嚴重干擾著,我們只能期望她們能盡快趕到與找到我們....」

她們剛死裡逃生,藉著「旗艦」的自我犧牲及全隊最後的全速前進,不僅讓她的妹妹、她的摯友及戰友都存活下來,也讓她領導的全員總算是離開之前的死地,現在周遭及上頭已經完全沒有之前一直對她們窮追猛打的「敵人」蹤影了。

但同時,失去「旗艦」的絕望及痛苦也在她們之間瀰漫與壟罩,讓她們的士氣格外低落,再加上,自從她們脫離險境後,通訊也一直受到不明的嚴重干擾,她們幾乎無法跟任何人聯絡上。

「嗯...不過青葉,妳有發現任何動靜嗎?」

「如果有的話只管告訴我在哪...牠們敢再出現我就見一個殺一個...我會讓那些死雜碎知道牠們剛才幹了最不該幹的事...」

「不...沒發現...看來我們已經...」

她才剛要將話說完,但是拿在手上,在「取材網路」徹底失靈後而暫時取代相機,並用來充當大家的海上雷達的平板電腦所偵測到的「新動靜」,卻讓她欲言又止,甚至開始冒出許多冷汗。

「.....怎麼回事?」

「青葉?」

「有動靜...可是她的速度....」

面板上所顯示的「新動靜」的速度,從偵測到開始,就以著電子產品及雷達都無法估算其速率及距離的驚人速度,直直的朝著她們的身後爆衝而來,當她還沒來得及通知其他人有不善的來者靠近時....


「咻-------------------------!」


........惡魔已經先飛快的找上門了。

「!? 大家!?後面有不妙的玩意靠近了!」

「什....?」

「!?」

「嗚....!」

「該死...! 妳在跟咱開玩笑嗎....!?」

就算開口讓所有人知道....也已經太遲了。



「Surprise Motherfucker ! ! ! ! 」






.......惡魔向好不容易僥倖脫離險境的她們,伸出了致命的魔爪。




第九章:作戰代號:「MO」










片頭曲:graphite/diamond







【吹雪


地點:日本.鐮倉.大日本鐮倉鎮守府.作戰司令部  時間:早晨11:15AM.................


一陣來自司令部突如其來的廣播,讓我因此與春雨分別,並且正在快步奔往提督室的路上...。

我不知道司令部找我過去要做什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在去的路上,心頭隱約有種不安的思緒及不祥的預感,這頻頻的不安彷彿就像是威克島的那時候般,而這纏繞於心頭之上的預感,則彷彿在告訴我:一場新的戰事要來了,但隨後這卻引出我的疑問:明明才過了一兩天而已...? 又要接著踏上戰場了...?

雖然對此疑惑不解,但一切等進入提督室後,就會知道答案,因此我也沒多加思索這份不安,而暫時將其與內心的預感一同丟往腦後,並加快腳步,更快地奔往提督室。

「....」
最後,終於來到了提督室的門前,這應該是我第二次來到這個地方,第一次是我剛來到這個鎮守府就任與報到的時候,那時就在提督室見到了提督、長門及陸奧秘書艦,並且也是第一次與她們說上話,還記得那時我只是個處處緊張害怕,矇懂無知的菜鳥...就算是現在,我也仍是個菜鳥,而這個地方,照理來說是跟我這種菜鳥徹底無緣,反倒應該是那些實力很強或是深受指揮階層信任的前輩們才會出入的場所,但現在...我卻因為司令部的親自傳喚,而再次來到這兒...。

說實話,進入這種重要的軍事場所,尤其還是鎮守府的最高指揮部的地方,還是讓我難免有些緊張,甚至額頭都有點冒汗了,但與第一次相比起來,這次我反而沒有初來乍到時那般非常的害怕。

「叩叩...」
深呼吸,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拿出勇氣後,我才先敲了幾下提督室的門。

「報告!」
也才在門外出聲喊道,讓裡面的長官知道我到了。

「請直接進來吧。」
門後傳來陸奧秘書艦的聲音,不知怎的,我竟然會覺得不是長門秘書艦開口真的是太好了..或許是因為陸奧秘書艦給我一種慈祥母親的感覺,語調與語氣也非常溫柔,讓人容易安心,相反的,長門秘書艦總是般著一張臉,也總是非常嚴肅與正經,反而容易給人壓力...。

「是...是!」
總之,陸奧秘書艦允許我進入的話,我也應聲回答道,並且打開提督室的門,進入室內。

「特型驅逐艦-吹雪前來報到了!秘書艦!」
一進入室內後,我立馬挺直背脊,雙腳併攏的立正站好,並且抬頭挺胸,在室內的長門及陸奧秘書艦一映入我的眼簾之中時,立刻行了標準的日本海軍軍禮,並向她們出聲報告道。

「嗯,看來已經來了呢,吹雪。」

「......」
第二次在提督室與兩位秘書艦見面,感覺有些尷尬,但幸好率先開口說話的仍是陸奧秘書艦,長門秘書艦則是與往常一樣的扳著表情,一臉讓人感受到壓迫的嚴肅...但或許也正因為這樣,長門秘書艦的威嚴才絲毫不減吧?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進門之後,我更多感受到的...是一股讓人要窒息的肅殺之氣,彷彿我步入了一個與我格格不入,裡與外幾乎是不同空間的場所,而這樣的氣氛也令我的額頭及臉龐又多冒出了些許汗珠...。

「是!」
在行禮後,我也不忘接著答覆陸奧秘書艦剛才的開口,也逐漸放下用來行禮的右手。

「....」
這個時候,我稍微簡單的讓眼神在室內四處游移與察看,大致了解目前在這個提督室內的,除了兩位秘書艦,以及負責通訊聯繫事宜,而一定也會在這的大淀通訊官外,其他跟我一樣,都是被剛才來自司令部的廣播傳喚而來的人們...。

現場跟我一樣來到提督室報到的有四個人,而其中兩個我先前都有大致見面到,一個是我剛來鎮守府就任時,曾有稍微見過的北上前輩,當時看到他在跟他的愛人(那珂及夕立說的)-大井前輩做情侶都會做的放閃行為(別問我是什麼行為),但我們從未直接見面,甚至是對話過,理由很簡單:當時的我只是個剛到任的小菜鳥,怎麼會有那個勇氣與鎮守府的老前輩開口對話呢?

不過我卻也聽那珂、夕立還有睦月曾提到過關於「鐮倉鎮守府前八強」的傳說,而北上前輩就是這個新人艦娘們口耳相傳,並且非常崇拜跟景仰的傳說中,排行在第四強的王牌及強者...。

「哈啊...~」
不過對於現在這種應該繃緊神經,同時保持嚴肅的場合,北上前輩反倒感到無聊的打了個哈欠,亦不忘以手稍微摀著張口哈欠的嘴,如果沒有從夕立及那珂那裡聽說過北上前輩也是八強之一的事實的話,依她現在的慵懶德性及模樣,真的很難看出來她就是那個傳說的其中一員...。

至於另一個人,就是先前威克島戰役時,帶領第二支援艦隊前來即時支援三水戰及四水戰,並牽制住離島棲鬼攻勢的陽炎前輩,她是陽炎級驅逐艦的一號艦,等於說,她是所有陽炎級驅逐艦的大姊,也就是我剛到任時,因為一些尷尬的意外而結識的天津風與雪風的姊姊。我與她同樣沒什麼說到話的機會,但要說見面的話,一起集火離島棲鬼的那個時候,我們應該還算是一面之緣的程度,而且說起「鎮守府前八強」,陽炎前輩也跟北上前輩一樣都是其中之一,排行是第六強...。

「嗯?喔喔~~這不是威克島那時的新人英雄嗎?你也被叫過來啦~?是要再一次大展身手給我們瞧瞧了嗎?哈哈~」

在我來到提督室報告並放下剛才行軍禮的右手後,陽炎前輩也立刻充滿活力與朝氣的跟我招呼及搭話道,她不僅打破了現場那讓人覺得倍感壓力的沉默及嚴肅氣氛,還主動靠到我身旁,像是我已經是她的好友般,主動拍了我的後背,之後還伸手搭著我的肩,對我完全沒有陌生的感覺,而是很熱情的跟我互動。

我以為陽炎前輩完全不會記得我這個菜鳥的事,但看來威克島戰役時的表現讓她跟歸港那時的大多數艦娘一樣,都已經記住我是誰了...雖然被前輩記住是挺高興的,但老實說因為這樣受到歡迎,也讓我挺不習慣的...或許是因為我比較喜歡低調又平凡的日常生活吧?

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歡因為「親手擊斃離島棲鬼」的結果而受到大家青睞...至少第一次在這麼近的距離親手殺害一個孩子之後,歸港當天我除了感到萬分疲憊外,對於勝利的喜悅其實還存有些許悲愁...甚至為此做了惡夢...。

總之,突然被這個大前輩主動的搭話與搭肩...雖說有朝氣跟活力是好事,但也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甚至還覺得有點緊張...。

「不...不是..." 我根本不知道司令部找我要做什麼就被叫過來了...而且...那次並不是我一人的功勞,是三水戰及四水戰的夥伴們,還有陽炎前輩妳們帶來的支援艦隊一起團結一心而爭取來的勝利...沒有大家的話,我想我也不可能開出那炮。」

但還是勉強抑制住緊張,避免自己失言的以謙虛的態度回應陽炎前輩的熱情與恭維,儘管這也是事實:沒有大家,我就根本不可能碰的到離島棲鬼。

「啊哈哈~還謙虛什麼呢?那天我可是親眼看到你帥氣的大喝,一面充滿氣勢的衝到離島棲鬼面前,然後很直接的拿下了威克島作戰的MVP,不知火返航時還頻頻跟我抱怨說怎麼不是我搶下MVP呢!」

然而陽炎前輩更加搭緊我的肩膀,臉與身子都湊的相當的近,充滿著連我都開始汗顏的朝氣對我繼續說著。

「不...就說這不是我一個人的..."」
我話都還沒說完...

「好啦好啦~別再謙虛跟見外了,不管怎麼說,你的確都是貨真價實的MVP呢!而且聽新人們都在傳說,你還是第一個通過利根教官的進階演習的艦娘,甚至還打破築摩教官的紀錄,連我當初新兵訓練時都未能破那個紀錄呀!結果今天破紀錄的也是你,你真的是帥翻天了!」

陽炎前輩又繼續吹捧著我道,還提到我在新兵訓練時突破進階演習紀錄的事...。

「呃...不...我沒有妳想的這麼..."」
有些快要無法應答陽炎前輩這充斥著滿滿元氣的活力及她的持續恭維了。

「而且,天津風與雪風有時也會跟我談論你的事,時津風那孩子甚至對你的事蹟感興趣,說是想主動認識你呢!呀~說真的,你能夠這麼奪人眼目及讓人佩服,也讓我相當的期待與看好你呀,英雄大人~這次也好好地讓我們見識一下你那些還沒展現出來的能耐及潛力吧!」

看來陽炎前輩已經無視我的話語了,她興致勃勃的說著,至於我則感覺一個菜鳥都快被她捧上天了,讓人好不習慣呀...。

「陽炎...現在是集合場合,可以把妳那張吵死人的嘴閉上嗎?另外我要糾正妳剛才提到的一件事...那天從威克島返航時,我只是就妳這次怎麼不是MVP而表示了單純的疑問,根本沒有針對菜鳥拿到MVP的事表示抱怨...不要自顧自的扭曲事實,害別人產生誤會...」

這個時候,同樣身處於應廣播前來集合的四人之中,一名身穿與陽炎前輩相同款式的陽炎型制服、內襯安全褲及制服裙,雙手戴著與陽炎前輩相同的黑色手套,就連經過「改二」後的艤裝鋼靴也與陽炎前輩是同一個型號及外型,同時有著薰衣草紫色,並以白色髮繩及艤裝頭飾綁成一束單馬尾的短髮,雙眼瞳色為冷藍色的女性(如果不仔細看會以為是個冷帥的男性...),以其高冷的低沉語氣及毫不客氣的字眼開口,中斷了陽炎前輩的鬧騰,也連帶訂正陽炎前輩方才話中的一些「不實信息」。

從她的衣著並不難看出她的身份是陽炎前輩的妹妹,雖說穿著一樣,但與陽炎唯一的小差別就在於她的制服領結是紅色的,而陽炎前輩則是綠色。即便身為陽炎前輩的妹妹,但從她站立不動,雙手抱胸的身形姿態看來,就像是看到另一個長門秘書艦,但這之中也夾帶了許多冷酷的感覺,再加上她的那雙如冰山般深沉,又如冰柱般銳利的眼神,恰好就跟她的瞳色給人的感覺一樣,彷彿用眼神就能殺人...而從她的語氣中也能推斷她的性格是屬於那種很少跟他人交流、沈默寡言,也相當難以相處的人。

而這樣的她所散發的氣場,也立刻給我一種她與陽炎前輩的存在及強度幾乎不是同一層次...令人不禁心生敬畏的「強者」預感,但話又說回來,關於這位「強者」我還是多少有點印象的...畢竟威克島作戰時,她似乎也是陽炎前輩當時率領的第二支援艦隊中的其中一員。

「?是這樣嗎?但我記得不知火返航的時候可是一直在我身後碎念著說:『我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不是陽炎拿到MVP我真的無法接受』,還是:『區區一個剛來報到的新人,憑什麼拿到最後的MVP』...」

「.....沒那麼說過。」

陽炎前輩滔滔不覺的講述「事實」,卻在還沒說完的時候,被女性再次出聲中斷,甚至是毫不猶豫的否決了。

看來這位高冷寡言的女性就是陽炎前輩提到的不知火...雖說不知火前輩之前說陽炎前輩的大多說詞都是在誇大及扭曲事實,但我覺得她說的還真就是事實,至於一直中斷陽炎前輩的話的不知火,感覺比較像是不太想承認,而非辯護...?

而且說到不知火前輩...我這下可以理解為什麼我看到她的時候,會萌生出她是在陽炎前輩之上的「強者」,如此想法的緣由...畢竟在之前提到的鎮守府八強之中,不知火前輩的實力排行是第三強,也就是說...她比北上前輩還厲害。


「明明就有~」

「....信不信我直接在妳的爛嘴上黏個數層膠帶,到隔天都不幫妳撕開...?」

「真是的~不知火真的很不坦率呢。」

「......」

陽炎離開我的身邊,改湊到不知火身後,一面愉快的與她互相鬥嘴,一面像是故意,又像是覺得有趣的用食指戳弄著她的臉頰,還是雙手併用,至於不知火則是沉默不語,並露出一副死魚眼的無言表情,不做任何回答。

然而有意思的是,雖然不知火對陽炎講話完全不客氣,措辭也都是相當刺耳的那種,但她也沒有真的覺得不快,而是都讓陽炎隨她喜歡的說著,就連陽炎現在在戳她的臉頰,她也只是無話可說,並且任由陽炎戳著,至於陽炎也完全不在意不知火的冷漠語調與毒辣措辭,而是非常大方的與她這一樣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並且她們兩人之間的氣氛也毫不僵硬與尷尬,與其說是因為她們是家人,我覺得更像是互相信賴且情感深厚的摯友,不過在旁人看來的話,她們的互動則是像有活力又喜歡逗男友的女友,及沈默寡言,高冷酷帥卻也隨女友喜好的做她想做的任何事的男友...(?)。

總而言之,多虧不知火前輩的中途打斷,現在陽炎前輩已經離開我身旁,讓我可以稍微喘口氣了...。

暫時擺脫陽炎前輩後,我也看向被廣播傳喚而來的那四人之中的最後一個,也是從頭到尾都沒說過任何一句話,而是閉闔著雙眼,靜靜等待長門秘書艦開始宣佈事項,全身上下都徹底散發出「真正的霸者與強者」的氣場及飄散那「最強」氣息的人...。

「.........」
剛看到他時,就與剛看到不知火前輩的時候一樣,如果不仔細看會以為他也是男性。他身穿著球磨級輕巡款式的海軍制服及制服裙,不難看出他是球磨級輕巡的一員,也是之前與我在威克島並肩作戰,同時隸屬於當時的四水戰的球磨及多摩的家人;頭頂上戴著一頂日本海軍軍官所配戴的軍帽,右眼的位置則是戴著眼罩,並且腰旁佩帶著一把前日本帝國海軍所使用的長軍刀,腰上也繫著一條攜帶大量25mm三連裝機槍使用的機槍子彈的金色綬帶,造型酷似船長,但又如同一個身經百戰的標準老兵;他的身後披著一件北方迷彩斗篷,斗篷的領口位置幾乎遮住了這個人的口部,使他有一半的臉是埋入於這件斗篷的領口內的,但...這反而更加突顯出他那無法形容的帥氣,只屬於「最強」的帥氣,也突顯出了他的從容及沉穩;他那頭深綠色,長度只有微長程度的短髮,要就這樣斷定他是個徹底的男性也不為過...。

集這些特色於一身的人,他的確是艦娘,但也的確是個老兵,甚至是個真正的最強...尤其我還發現到他的綬帶後方,其實還別著一個手槍的槍套,槍套內則是收納著一把普遍由陸上自衛隊使用的美蓓亞P9半自動手槍...能夠額外配戴槍枝的艦娘,我是第一次看到,而且槍枝還是陸上自衛隊所使用的戰術手槍...因此我認為這個人的身份可能還不只是艦娘這麼簡單...而是有可能還是前陸上自衛隊的官兵。

這個人毋庸置疑的,必定就是新人,甚至是前輩之中最受敬畏卻也最受崇拜景仰,屬於這個鎮守府八大王牌中的最強,換句話說,就是第一強的存在,而就我所知,那個傳聞中,實力排行第一的最強,其名為...




.......木曾。


「......」
被司令部廣播傳喚過來的人,除了我是個剛加入不久的菜鳥外,另外四位大前輩幾乎都是那八強之中的一員...六、四、三,甚至是第一強的老兵...司令部傳喚的都是這個鎮守府的最強王牌,就唯獨我這個菜鳥也同樣被叫了過來...讓我更加不解司令部的用意及意圖,但我也能隱約意識到...這絕對不是巧合,而且司令部絕對是為了某件「非常大的事」才叫我們過來。


「長門,這下名單上的成員都到了吧?除了高速艦隊及五航戰你說稍後才會叫他們過來之外。」

「不...還有一個...」

「咦.....?」

從兩位秘書艦的對話聽來,我們並不是唯一接受上級傳喚的人,但我們的確是目前為止的第一批被召集而來的人,不過長門秘書艦說現場還有一個人沒到,就是說我們之中還缺少一人,而顯然連陸奧秘書艦都不知道這件事,就連站在待會要用來講述作戰計畫,都已經貼好戰略地圖的白板旁的大淀也露出疑惑的眼神。


「呦!各位!俺應該沒來晚吧!」


突然間,提督室的門被豪邁的直接推開,而後,一陣剛強的招呼聲自我們身後傳來,讓除了木曾以外的我們,都各自看向了身後,也親眼目睹了這個忽然推門而入的粗鄙之人的真面目...。

「以時間來說,你的確遲到了,不過有記得來就好...天龍。」
長門維持著嚴肅,雙手繼續交抱於胸前,並且當目光看往那名進門者的同時,也在開口的話語中直接道出了他的身份....


那便是鐮倉鎮守府八強中的第二強,傳聞其愛刀-天龍刃沒有無法斬斷的鋼與鐵;擁有恐怖的劍術實力,幾乎可以輕鬆的將任何深海棲艦的裝甲砍穿並將牠們削成爛泥;動態視力敏銳到甚至可以做出用刀砍子彈,甚至聽說還有用刀砍砲彈的事蹟,實力僅次於木曾前輩的...


.....天龍前輩。


「啊咧咧!?天龍桑!?你怎麼過來了!?」

「你不是正在接受緊急修復與治療嗎..?.而且你的石膏也還沒拆...。」

「嗯...?之前的廣播的確是只提到我們四個,並沒有叫天龍也過來,沒錯吧...?」

陽炎對於天龍的突然出現感到震驚,不知火及北上則是並不覺得訝異,但也都對於天龍忽然出沒感到不解,看來她們就與陸奧秘書艦或是大淀通訊官一樣,事前並不知道天龍會過來。

雖說我不大清楚天龍前輩發生什麼事,但當他一出現在提督室時,我也注意到不知火前輩剛才提到的,他左臂那尚未拆下的長臂石膏,可見他之前應該是在某次作戰中受了重傷,而這讓我有些不太敢相信...排名第二強,在新人之間謠傳的傳奇事蹟絕不會比木曾前輩還少的天龍前輩竟然也會受重傷什麼的...想必讓他得落到手打石膏地步的敵人一定是個超乎我們想像的強敵...。

不過,天龍前輩出現在這兒著實讓我跟陽炎前輩一樣都嚇了一跳。


「...三姊認為他是那種會需要廣播通知的傢伙嗎?」
木曾前輩倒不覺得意外,之前一直沒主動開口過的他也在這時態度淡定的開口回應北上前輩的疑問,不過左目依舊閉闔著。

「說的也是...就算不通知他,這種感覺就是要討論重要行動的場合他也會自己出現,一向如此...。」
不知火前輩也相當認同木曾前輩的說法,而跟著出聲附和,所以天龍前輩也有好幾次是這樣不請自來的嗎..."

「天龍,我只問你一次,你的傷勢已經完全復原了?」
長門秘書艦對於天龍前輩的到來早已在他的預想之內,正確來說,他一直沒有在我前來報到後,就接著召開這次要跟我們討論的「重大會議」,為的就是等候天龍前輩出現,而現在,天龍前輩很有精神也相當豪邁的推開大門,步入提督室了,因此面對如今左臂還綁著石膏的天龍,秘書艦只是嚴肅的要求天龍確認他的康復進度,並給予確實的回答。

「哈,早就康復了,泡在緊急修復液內幾個小時後老子就又是一尾活「龍」了,手也早就能握刀跟揮刀了,只是秋津州那丫頭說什麼太早拆石膏又過度活動關節可能會有再次骨折的隱憂,才要我一直綁著石膏,實際上砍下好幾個深海雜碎的腐臭腦袋早就完全不是問題啦!」
天龍前輩充滿豪氣及活力的肯定答覆道,也直接在我們及兩位秘書艦的面前拆掉他左臂上一直綁著的石膏,顯露出完全康復,但還纏著繃帶的整隻左臂,也完全不擔心的活動著他的手肘及手臂關節,甚至在原地大力的揮動數下,以證明他的左臂傷勢如秘書艦所問的一樣,已經完全復原了。

但有時還是會聽到天龍前輩發出如:啊...痛痛...,或是:該死...之類的低聲呻吟....其實傷勢還是沒徹底復原吧..."?

「那麼龍田呢?在你受了那樣的重傷後,她應該不會輕易讓你離開醫療所的吧?」
這次輪到陸奧秘書艦向天龍提問。

「所以我只能溜出來啦~還是難得在她被我哄到趴在床邊睡著的時候開溜的。另外溜過來的路上也順便讓夕張幫我打造了一把新的「天龍刃」,我可是等不及要拿那些深海混蛋來試試新刀了...最好這次也能碰上那個「金髮混蛋」...老子可一定要跟他討回上次的仇才行。」
天龍前輩相當直接的說出實情...不過既然傷勢都沒完全康復,要想過來這裡也只能用偷溜過來的方式了,同時,他也向陸奧秘書艦亮出自己佩帶在腰旁,經過超精密的鍛造加工而成,非常乾淨且又透出全新光澤的新.天龍刃及其刀鞘。

不過天龍前輩也不快的提到被他稱呼為「金髮混蛋」的人,當天龍提到他時,他未被眼罩遮蓋的右眼甚至瀰漫起一陣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氣,或許那就是將天龍前輩傷成如此重傷的強敵...。

「呵呵...你還是一樣呢...。」
陸奧秘書艦像是已經對這種情況習以為常似的,稍微無奈與冒著汗珠的笑著說,而陽炎前輩她們看來對此結果也已經料想到了,也就是說天龍前輩這也不是首次在負傷又未痊癒的情況下偷溜到提督室。

「好...那麼你就一起參與作戰會議,現在開始,我要跟你們說明關於「MO」攻略作戰的事宜,通通給我仔細聽好了。」
在天龍前輩也加入我們的行列,長門秘書艦在等候的人選幾乎都確認到齊後,他這才開始說明集合我們過來的用意及目地,也麻煩站在白板旁的大淀通訊官將相關資料都準備好。

....氣氛再次回到剛開始那令人不安且全身神經徹底緊繃的嚴肅。





「兩個小時前,我們派出由第四航空艦隊以及青葉、古鷹與加古共同組成的第四偵查艦隊,前往位於太平洋西南側的珊瑚海進行偵查行動,畢竟在經歷過上回威克島作戰的種種出乎預料的情況後,這次我們便先以「最壞的結果」來假定珊瑚海那帶當前的情勢是由深海棲艦所掌控著的,而偵查艦隊的目的就是前往該片海域及群島上進行先頭偵查,以確認珊瑚海群島及其週邊海域是否與我原先想像的一樣,已遭受深海棲艦的佔領,而結果毫不意外...」
長門秘書艦非常嚴肅認真的向同樣抱持嚴肅心態,並且豎耳聆聽簡報的我們述說著兩小時前,由艦隊司令部私下主導的偵查行動的實情,在他說到一半的時候,他也看向大淀通訊官,並對其點頭示意。

「....珊瑚海群島及附近的海域的確已經遭到深海棲艦佔據。」
隨著長門秘書艦宣佈這個令人不禁震驚又冒下冷汗的結果,大淀通訊官也將偵查艦隊回傳給司令部的現場影像照片,一一貼在白板上。

「! 天啊...」
我看到照片的時候,真的嚇傻了...照片中的那批在珊瑚海群島部署的深海棲艦數量及規模未免太過龐大了...幾乎比之前威克島作戰時我們遭遇的深海棲艦艦隊的數量還多,空中的深海艦載機數量更是多的嚇人,幾乎掩蓋住整片天空,根本看不到那裡的藍天白雲,而且最關鍵的問題在於...牠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珊瑚海群島部署如此大規模的佔領艦隊的...?難道是在我門都無法想像的,更早之前的時間點嗎?

「這些照片是從第四偵查艦隊回傳給司令部的即時影像中,經過處理而擷取出來的照片,目前可以確定深海棲艦的駐留及佔領艦隊已經在珊瑚海群島部署了相當大規模的防線,並設置了大量的補給棲地,牠們似乎是將此處當作補給據點來使用,並鞏固了此處的空域,同時也利用位處於珊瑚海海底下的大堡礁作為潛艇的待命區域及基地,更設置了大量的深海詭雷。」
大淀通訊官也在貼上照片後,接續向我們解說與分析珊瑚海域當前的敵軍部署情勢,更特地以隨身攜帶的紅色麥克筆,圈起白板上的戰略地圖中,深海棲艦在珊瑚海的主要棲地位置,以及深海潛艇與詭雷部署的主要區域。

「那...第四偵查艦隊後來怎麼樣了?」
北上前輩難得的主動開口提問,但他問的問題卻也是目前我們所關切的問題。


「....失聯了。」


大淀通訊官說出這相當不妙的結果...。


「當她們回傳在珊瑚海群島捕捉到的深海棲艦艦隊即時影像後,似乎也因為曝露了行蹤,而被迫與當地的深海棲艦展開交火,最後,她們的通訊疑似受到了某種強烈的訊號干擾,而徹底失聯,到目前為止,我們尚不清楚她們的狀況如何,但也能由此研判,干擾訊號的來源可能是來自於深海棲艦的訊號干擾器...」

「...或者是某個深海棲艦所發出的干擾。」

換長門秘書艦開口接續大淀通訊官準備說出的「另一種可能」,也再次接手發言。

但這也表示說第四偵查艦隊目前情況很不妙...甚至在失聯後,可能仍持續遭受敵軍的追擊。

「原來如此...看來這就是為什麼沒在這裡看到加古的原因,原來是跟他家老婆(指古鷹)一起被派去與四航戰進行偵查行動了...想必祥鳳除了要管龍驤那個小鬼外...還要多管一個加古必定是很費精力...。」
木曾前輩從簡報開始就已經睜開他一直閉闔著,未被眼罩遮住的左眼,露出那與他的髮色相同,透露出「最強」的銳利眼神,並飄散著使人戰慄程度絕不輸於天龍的殺氣,同時嘴部與半張臉仍持續由斗篷的領口掩蓋著,但他也就這樣,以明白事發經過的低沉語氣隔著斗篷的領口開口道。

「而現在她們也遇到了大麻煩...。」
不知火前輩以其高冷的語調接續說出結論,並對此事稍作思考了會兒。

「恐怕她們現在的情勢比你們想的還糟,有可能她們已經有人重傷,甚至有人「大破」了。」

「....」

長門秘書艦接著說出的推測讓第四偵查艦隊原先就已經很不妙的現況變得雪上加霜,這也令我們全體原先嚴肅的神色多了一份陰沉,就連陸奧秘書艦也對此事不禁顯露出非常憂心的皺眉表情。

「所以我們的目標是盡己所能的救援四航戰及加古他們...」
天龍前輩率先說出我們在此集合的主要目的之一...。

「....還有不惜一切代價奪回珊瑚海群島,這便是你之前說的「MO」攻略作戰吧?」
而後,木曾前輩則是接續天龍前輩的話,道出這次作戰行動的另一個主要目標。也帶出「MO」攻略作戰的全貌。

長門秘書艦則是嘴角微揚,很高興老兵立刻就能領會這次集合的重點以及此次作戰的主要目標。

「而你們就是這次「MO」攻略作戰的核心及主力艦隊-第五主力艦隊,你們會與第二高速艦隊及五航戰一起合作奪回珊瑚海群島,並且以伊58為首的MO水下行動隊也會協助你們擺平水下的潛艇及詭雷威脅,除此之外,若我能跟防衛省談妥的話,你們也會在與敵軍接觸後,接收到由複製艦娘組成的增援艦隊。」

同時,秘書艦也向我們詳細說明到時由我們組成的主力艦隊將會接收到的一切可得支援及友軍有哪些,看的出來這次的陣仗及規模比威克島的那個時候還要龐大,或許到時的戰場會比威克島還要慘烈,戰局也相比那次還要更險惡也說不定,加上這次我們還需要救援第四偵查艦隊,並了解她們目前的情況...。

不管如何,從長門秘書艦提起珊瑚海群島已遭敵軍佔領的事實起,便已讓我剛受到廣播傳喚,趕來提督室的路上所抱持的疑問有了明確的解答,也已經驗證我的預感是千真萬確的...的確有一場新的戰事要來了...應該說早已打響了,而就在威克島戰役才結束後沒多久,尚未擺脫上一場戰爭留給我的陰影及疲憊,我又要再次與新兵訓練那時一樣,突然的被指派前往新的戰場,與深海棲艦展開新的血戰....。

但這也連帶引出兩個疑點...

「不過,關於MO攻略作戰的部份,提督那裡又是怎麼想的呢?應該說,從我們過來集合開始好像就沒看到提督的蹤影...」

第一個疑點便由陽炎前輩先開口提出:提督對於這場作戰行動的看法?對於珊瑚海當前的情勢是否知情?而就在這個戰火又要爆發的關鍵時期,提督又去哪了?

「...不知道。」

「咦?不知道是...?」
長門秘書艦給出一個讓人蠻訝異的答覆,這也讓陽炎前輩一時無法意會過來。

「至少我能說,「MO」的實行及行動流程方面,我還是有走過「官方程序」,確定獲得授權後,才會叫你們過來並且要求你們實行作戰,所以這部份妳就不需要操心了。」

難得長門秘書艦並沒有像之前一樣給出個提督缺席的理由,可見真的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提督如今的去向,至少可以肯定的是「MO」攻略作戰還是有經過提督的同意才得以實施。

「如果不用通過什麼官方程序,我們也不用被綁手綁腳,隨時都能照自己的意思來實行作戰了。」

「別說了,大淀。」

「...萬分抱歉...秘書艦。」

但大淀通訊官像是對所謂的「程序」心懷不滿的略微抱怨道,陸奧秘書艦則是叫大淀通訊官別再繼續這種可能會引發爭議與引來誤會的話題,大淀通訊官這也才安靜下來,並為剛才擅自的出口抱怨向秘書艦道歉。

然而大淀通訊官沒再說下去後,木曾及不知火前輩不知為何卻流露出一絲懷疑的眼神,並在同一時間都將目光投往那空蕩蕩的提督座位,稍看幾眼便別開視線,彷彿兩人都對那位應該在這,卻無故缺席的男人早已抱有「懷疑」般....;天龍及北上前輩則對此選擇眼不見為淨,毫不在乎。

總覺得目前的氛圍有些不尋常,還變的奇怪與複雜起來了...我跟陽炎前輩都不約而同的有這樣的感覺...但也有種我們兩人應該是目前所有人之中最無知的微妙感...。

「那麼...秘書艦能否解釋一下,這次作戰會議也讓這個才加入鎮守府沒幾天的新兵一同參與,甚至是將他編入主力艦隊的理由嗎...?」

接下來,第二個疑點則是由不知火前輩開口提問,這也是在場的老兵與前輩們百思不解,就連我自己也有的疑問...。

在如此重要及大規模的奪還作戰計畫中,從司令部的艦隊編制來看,成員大多都是身經百戰且經驗豐富的前輩們,而主力艦隊撇開我不說,其他編制進來的人員還都是鎮守府八強中的其中五員,我這個空缺找誰都能頂替,如果說是編入新兵的話,新兵中也有許多比我這個新加入的菜鳥還要更佳的人選,為什麼偏偏是選上我與這些曉勇善戰的大前輩們一同行動呢?


「那也是我準備要告訴你們的事....特型驅逐艦-吹雪,他將擔任這次MO攻略作戰主力艦隊的旗艦,並且,第二高速艦隊、五航戰及水下行動隊,還有過來增援的複製艦娘艦隊,也都會在必要時聽令於他的決策跟指揮,也就是說,他就是到時的現場指揮官。」


那個時候,我並未預料到這就是司令部將我找來的真正理由,或許該說,在場的任何人,除了秘書艦她們及通訊官外....都未曾有人會想到高層竟是這樣決策的。


「咦.....? 咦咦---------------!!!?」


這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決定,一度使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也完全無法相信的率先驚呼出來。

「什.....?」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哈!?俺沒聽錯吧!?」

不知火、木曾與天龍前輩也都隨後表達出自己的震驚,甚至比我更加難以相信長門秘書艦脫口而出的決定,也全都認為是自己聽錯,或是秘書艦突然開了一個幽默的玩笑,同時,他們的語氣中還帶有許多對這個決定的排斥及無法認同。

「咦咦!?讓吹雪來領導與指揮我們嗎!?」

陽炎前輩則是跟我一樣的震驚,但發出的驚呼倒沒我那麼大聲,而她感覺對於現場指揮是我的這件事還抱持著某種新奇、期待與感到有趣的心態。

「喔...?」

至於北上前輩聽到長門秘書艦這樣的決定後,他的確也嚇了一跳,但同時也發出「感覺有點意思」的一聲。

不論他們現在對這件事究竟是做出什麼樣的反應,能夠肯定的是,在秘書艦道出剛才的那番話與決策後,現在陽炎前輩他們的視線無疑都投在目前還不知所措的我身上...讓我現在倍感壓力。

「別懷疑,吹雪就是到時第五主力艦隊的旗艦以及現場指揮,我不會再說第二遍。」

真的沒聽錯...長門秘書艦之前的一番話完全是認真的,他也再次以其堅決肯定的態度否定這是誤會的可能性。

「等等...我...」
正當我要對秘書艦的決策表達意見時...

「請等一下...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決定...先不說我或是陽炎,如果要從在場的人之中,挑出一個領導人選,那也是選擇讓木曾來負責領導職務才對,為何是讓一個新兵來擔當這樣的重任...?」
不知火搶先插嘴與表示異議...

「我們現在是要去救人,然後打下一整座海島對吧?讓一個新來的小鬼新兵負責到時的指揮,我們只會毫無意義的付出戰損代價,同時作戰失敗而已吧?喔,應該說,到時那些深海雜碎還會追殺過來,將我們都給做了,而機動艦隊的金剛她們、五航戰及那些穿泳裝賣騷的潛水艇則是會跟著我們一起陪葬!」
天龍接著表示異議...

「秘書艦...既然你明白這場戰事不是兒戲...那麼也明白指揮體系不只關乎到作戰的成敗,也關係到底下隊員們的生死這樣的道理吧?讓一個只因為在威克島作戰時就擊斃離島棲鬼,卻沒任何指揮經驗的菜鳥來領導艦隊執行MO...只會誤了大事,同時得不償失,況且要是這個作戰失敗,先不說珊瑚海就這樣讓給敵人,四航戰及加古他們不意外也都會沒命了才是...」
木曾同樣也表示異議...

「嗯...不過讓這位新人英雄來帶領我們,我覺得還是可以期待一下呢~畢竟他也不是只有在威克島作戰的時候就讓當時在場的所有艦娘都驚豔過了,他甚至在演習測試時就已經讓利根及築摩教官大開眼界,還突破了那個沒多少人能夠突破,或是敢於去挑戰的進階水戰演習紀錄,既然他帶來了這麼多出乎預料的「可能性」,那麼這次給他一個機會或許也不錯~?可能會讓我們看到連我們自己都無法想像的可能性也說不定呢。」
陽炎倒是表示贊同,並投以期待及信賴...

「嘛...雖然讓新兵來擔當大任的決定確實讓人覺得有那麼些新奇,不過客觀來說,實力的強弱與資質的高低並不能做為擔任指揮者的依據就是了...最主要還是要依靠指揮經驗以及能力,又何況這次的作戰還是大規模作戰行動,會一起行動的友軍一定不會少於20個...說不定還有更多...而若我們要能夠將那個大破的艦娘也一起救回來的話...那麼依照現場所有人的指揮經驗及戰場資歷來看...的確是曾弟(北上對木曾的暱稱)比較適合...。」
北上則以客觀的看法及角度,難得多話的表達自己的看法及意見...


「....這是我下的命令。」


但面對老兵們的異議,長門秘書艦僅以如此簡短的一句回應,然而這短短一句話不只包含長門那絕對不會改變主意的堅決,也充滿做為秘書艦所擁有的那股,讓任何有意見的下屬都會立刻閉上嘴的威勢,因此他此話一出後,大家就都沉默下來了...。


「這真的太瘋狂了...無法接受。」

「何止瘋狂?根本爛透了...。」

「.....」

不知火與天龍前輩都低聲地表達出對這項決策的不滿與難以接受;木曾前輩對此無話可說;北上前輩露出一副「會變成怎樣我可不管喔」的表情,無奈的聳了雙肩;至於陽炎前輩則是偷偷對我豎起大拇指,也對我投以「相當期待我的表現」的微笑...那我自己呢?

我當然還是對此不知該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就算知道司令部當初也連我一起傳喚過來的目的及用意...但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是我?光是被編進主力艦隊的人選就已經有不少是可以直接取代我的艦娘,又更何況是肩負指揮戰況、攸關戰事成敗,甚至是影響全員性命的旗艦人選呢?

而且還就這樣將到時所有會參與MO攻略作戰的艦隊指揮權全交給我...這次撲面而來的壓力是真的巨大,完全不能與我第一次剛踏上戰場,或是被寄託親手擊殺離島棲鬼的重任那時相提並論...又何況,這次還是相當突然的,就將這樣的重大職責交付到事前一無所知,連心理準備都還沒做好的我身上...。


「長門...。」
陸奧滿臉寫著其憂心思緒的看往才宣佈這必會引發爭議,對整體戰事而言也會充滿許多未知風險的結果,但到現在也面不改色的長門,她深知站在她身旁的這個人的原則及風格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而他開口幾乎都是「事出有因」,也有經過一番謹慎的深思熟慮,儘管在大淀透過廣播通知要被編入主力艦隊的王牌們加上一個剛加入這裡沒多久的新兵前來此處後,當初聽到長門說「吹雪將是主力艦隊的旗艦,也負責MO攻略作戰的現地指揮」,確實也跟大淀一起驚訝萬分,但在了解這位秘書艦雖常跳脫常規的戰術思維,顛覆戰場一成不變的規則,但卻是能引領眾人邁向不可能的勝利的「事出有因」後,陸奧也很快就不再感到震驚,而是直接相信這個她最為了解的人的決定,想當然,這決定造成的結果也都是在預料之中,她憂心的並不是長門選擇讓吹雪擔當旗艦,或是鎮守府的八強必會對此反感的事....

而是憂慮長門對這次「MO」攻略作戰,甚是整個珊瑚海群島的戰事所下的「巨大賭注」,而那是在木曾他們陸續應廣播來到提督室集合前的事...。


「那麼,「筱村前二等海佐」,能否告訴我是什麼原因會讓您決定指派一個才來鎮守府就任沒多久,也沒有任何指揮實績與經驗的新兵來擔任做為核心的主力艦隊的旗艦?」

「現在不論「目前」的身份,而是要用「同行」的方式來談了嗎?....「池袋三等海佐」?」

「我需要一個「理由」,長官,或許陸奧秘書艦會支持您的決定,但這次恕我無法認同。」

「妳何時也開始會依循「常規」了?三等海佐。」

「這與常規無關,而是一個大局及戰術的基本問題,將領導重任交付給一個毫無經驗,才加入沒幾天的驅逐艦新兵,而且還是讓他一次司掌各艦隊的現場指揮,在從古至今的戰爭中這根本是前所未聞的荒謬情況。」

「那麼讓他來成為那個「先例」就好....以他的「潛能」。」

「「潛能」?您如何知道的?」

「沒什麼...只是憑「直覺」而已。」

「您沒在跟我開玩笑吧?就只因為這樣?」

「妳知道長門「從不開玩笑」的...」

「.........」




「如果這場作戰失敗....」大淀此刻提問了...。

長門卻不作回答,反而默默的取出他置於腰帶上,繫於腰帶後方之槍套內的佩槍--一把HK-SFP9 M半自動手槍,並在當時目睹一切的二人面前,做出連她們都未曾預料到,也一度嚇出冷汗的舉動...




「如果這場作戰失敗,彈匣內的第一發子彈打穿的將是我的腦門。」




...因為長門當時就將槍口對準自己的太陽穴,手指也放在扳機上,同時毫無懼色的看著她們兩個...做出這「賭命」的宣言。


正因長門從不開玩笑,正因他「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等於說MO攻略作戰的成敗影響並不只是珊瑚海群島能否奪回、帶出去進行作戰的各艦隊戰損程度以及第四偵查艦隊的生死...也關乎到這位深受艦娘們信任,也是這座鎮守府不可或缺的指揮頭腦的性命,而如今的一切都維繫在被長門託付此重責大任的那名特型驅逐艦身上...也就是說,「吹雪如果沒能讓這次作戰成功,也會間接殺死長門」...。

然而「長門的命在吹雪被託付重責的那一刻,也相當於掌握在吹雪手中」的這一事實,也只有他自己以及當時在場的陸奧及大淀她們知情,他並沒有打算讓木曾這些老兵知道,更沒打算讓身為關鍵的「當事人」知道,不過這個時候,他也將未曾動搖的嚴肅目光,投往那位才被交付重任,腦海也還一片混亂的「當事人」身上。


「吹雪。」


長門秘書艦忽然呼喚我一聲。

「是...是...?」

隨著秘書艦開口,這讓還處於混亂及困惑的我有些驚嚇到,但也確實將我從亂成一團的思緒漩渦中拉回神來。我戰戰競競的給出回應,仍充斥猶疑的目光也望向他那兒。

「能夠辦到嗎?」
長門秘書艦此刻以依然嚴肅,讓人感到莫名壓迫的語氣問了我這麼一句。

「咦...? 秘書艦的意思是....」
我腦筋有些轉不過來的向他確認這句話的含意。

「這場作戰,你能辦的到嗎?」
他接著以更詳細的問法對我再次提問,但這也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問題...。

別說有沒有把握能做到,我一直都不認為自己是個可以領導大家的人,我既不像神通姊那樣可以純熟的領導整支三水戰與我們必須面對的敵人交戰,我也不像望月...雖說她也是新兵之一,可是做為旗艦,她卻也能很好的領導四水戰進行作戰,並視情況下達正確的作戰指示...而我也確實沒有那樣指揮他人的經驗...怎麼說我就只是個剛來到這座鎮守府的菜鳥新兵而已。

就算親手擊殺離島棲鬼或是突破進階水戰演習的紀錄又如何?就如同現在在場的那些傳奇的大前輩們所說:「指揮能力與作戰能力是完全不相干的兩回事」,這座鎮守府有許多艦娘都能輕易的替換掉我,更不用說在場的這些大前輩...。

「我...我覺得我應該...」
故面對秘書艦的提問,我支支吾吾的準備給出我的答案:我辦不到的,我...沒辦法,更沒有把握....。

但就在我要給出如此消極,卻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的答案前...


「特型驅逐艦-吹雪,做還是做不到?」


「!?」

長門秘書艦又一次對我發出提問,但這次,他的語氣充滿了威勢及震懾,眼神中保持著的嚴肅也在此刻多了幾分讓人不禁感到寒意的銳利,可見他不想聽到我這種充滿遲疑的回答,而是要求我直接與清楚的給出答覆。

而這也讓我真的嚇到了,額頭及後背從突然被交付這樣重大的職責後所滲出的大量冷汗,如今隨著感受到秘書艦的氣魄從而冒出了更多冷洌汗珠,但我因震憾而兩眼睜大的目光在直視到秘書艦的那雙如鷹隼般犀利的眼神後,我卻也在那刻從中感受到...

.....長門秘書艦彷彿夾帶誠心及懇求的不情之請。

我對此感到有些吃驚...我肯定他是那種很少會有求於他人的人,但那樣的他...如今竟透過眼神流露的幾分懇求,有求於我這樣毫無經驗的卑微新兵...而我想這也是他頭一次這麼做。他像是在暗中告訴我:「MO」的指揮人選非我不可,希望能夠由我接手這場作戰的指揮權,而他...也相信我絕對能夠率領艦隊得勝與凱旋,同時,我亦從這其中意識到另一件事:他甚至為此下了一個非常龐大的賭注,將所有的希望全押在我身上...儘管我並不知道賭注的詳情。

確實...我很疑惑為什麼被選上的人是我,我也對自己的指揮能力沒什麼自信,但...就算是那樣對任何事都從不需要他人協助,也嚴肅看待一切的長門秘書艦,今天卻也私下表示他對我的信任、期望以及...請求,這或許是這座鎮守府的艦娘們不太會見到的,關於長門秘書艦不為人知的一面,而這也是我到任以來第一次與長門秘書艦有這樣的「深入交會」,明明是一個徹底的菜鳥與一個我永遠也無法觸及,幾乎可以說是這座鎮守府的實質領袖及指揮高層的傳奇存在...如今兩個身份天差地遠的人,卻在暗中捨棄所謂的官階身份,以「對等」的方式來傳達這樣的想法...。

在明白一切後...我又很難去開口拒絕秘書艦寄託予我的重任了...甚至還萌生出些許「可以努力看看」的想法,但我真的可以嗎?要是答應與給出保證就無法反悔,屆時,我就勢必要背負這沈重又巨大的壓力及權責,「MO」最終的成敗也將取決於我的表現...我真的能夠做到嗎?


「你一定能做到的,穗理,因為...你可是雪織家引以為傲的孩子。」


不知怎地,當內心陷入對自我的質問時,腦海深處也回想起還在老家,尚為平民之身時,「母親」對當時年幼無知,什麼事都做不好的我提出的問題所給予的解答及勉勵...那也是支撐著我咬牙忍過艦娘公式計畫的改造過程,也堅定我立志從軍,保衛大家所愛的那片蔚藍大海志向的「精神支柱」...。

先是長門秘書艦出人意料的請求,再來又是母親的慈祥鼓勵...也就是說這次我也能如先前面對的那些重重難關一樣...成功化險為夷,同時不負眾望嗎...?


........................倘若是這樣,那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做的到....」

最終,主動打破持續一會兒的沉默,也終於開口給出回應: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但我願一試,也會努力不負秘書艦的期望!」

對,不清楚自己能做多少,也沒把握可以讓這場作戰成功,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同意接下主力艦隊的旗艦與指揮的重任,從現在起,已經沒有回頭與反悔的餘地了...或許事後還會很後悔自己就這麼將話脫口說出,但我也不想漠視長門秘書艦這難得一見的誠心以及他非常希望由我來肩負這個使命的期許...而且...我想再相信一次母親所說的話:相信我能做到。

恰好我的這番應答,正是長門秘書艦想聽到的回答,他在略微一笑後,目光便改為投往來集合的所有人身上,也才在此刻告訴心有不滿或是無法接受事實的老兵們一個道理(也是呼籲):

『時而嚴謹,時而柔軟,在遵從軍人的原則及天職下竭盡全力』,因此請諸位遵守指揮系統,這場作戰...我們全體是為了勝利而聚集於此的。」

「............」

木曾前輩他們自然不可能因為長門秘書艦的一句道理與呼籲就完全信任我,或是就這樣乖乖地聽我指示,畢竟信任是靠行動掙來的,而信服則是看最後的結果而定,但這番話卻也起到短暫平息眾怒,甚至讓他們再次安靜下來的作用,或許是他們確實無法否認正是為了勝利,大家才會來這裡集合的事實。

「此外,這次作戰能的話,盡量活捉一個深海棲艦回來,艦種不限,狀態只要不是大破這種會致對方於死的傷勢就行,但較為理想的結果當然還是越完整越好,同時,我也要提醒你們到時有可能會遭遇的一個情況,這部份是最高機密,原先只有「八強」以及指揮層有權限知道,但你們做為「MO」攻略作戰的核心,將可能遭遇任何預想之外的情況,因此唯獨現在讓你們也擁有「權限」,並且不得洩密給任何你們之外的艦娘...」




.....那就是,你們有很大的機率會在這次作戰中遭遇「其他艦娘」。








地點:大日本鐮倉鎮守府.艦隊出擊/待命船艙區  時間:正午12:40PM.................


在作為第五主力艦隊成員的我們從長門秘書艦那裡得知所謂的「最高機密」後,我們便被給予一個小時的時間以進行出擊準備,對於木曾前輩他們而言,這大概是他們已經習以為常,能夠自由掌握的情況,但對我來說,畢竟接下來是要倉促的出擊,因此在整備上我還蠻手忙腳亂的,午餐也是根本不可能吃到了,只能向間宮小姐簡單購買一些臨時軍糧及一些能量飲料作為到時充飢用的補給品。

最後,我還是在剩下15分鐘時,慌忙的趕來船艙區與木曾前輩他們待命了,當我一來的時候,除了一開始就支持我來指揮整支艦隊的陽炎前輩與感到無所謂的北上前輩外,木曾前輩他們都是用著不悅、不服,也帶有些蔑視的眼神看著過來會合與一同等待出擊的我,也不發一語...不過這都是可以猜想到的情況,而且我該慶幸由於這次要執行比較大規模的重要作戰,因此第五主力艦隊成員的家人或是關聯人們在知悉MO攻略作戰的事後,也都來到船艙區為我們送行,從而蓋過了原先會變的非常糟糕及異常尷尬的氛圍...雖然出擊後還是避免不了。



「真是的!哥哥又趁人家不注意的時候自己偷溜出去了!不是說了哥哥的傷還沒好不准亂走動的嗎!而且還是直接跑去司令部自己接下任務了!」

「就說俺已經好很多了嘛..." 而且這也是司令部一開始就內定有俺的任務,不去不行呀...比起那個,昨天不是開口閉口叫俺姊姊的嗎...怎麼現在改叫哥了"?」

「那不重要!唉...總之,司令部也真的是...把這樣狀態的哥哥直接編入主力艦隊,還不讓我一起參與作戰...要是哥哥途中又發生什麼事的話...」

「....": 妳放心好嗎"?俺的新刀都讓夕張打造好了,深海雜碎這次要是碰上,只會跟往常一樣被俺削到四分五裂,血流成海的啦,再說,這次畢竟也是大規模的奪島作戰還要順路救人,主力艦隊及隨行的當然要選些實力較強也能信的過的艦娘前去,而且加古那小子又有麻煩,俺就更非去不可了,所以,妳就乖乖在這等俺凱旋歸來,之後一起吃掉前幾天沒能吃掉的海軍咖哩吧。」

「嗯...好吧...這次我就乖乖等哥哥回來吧^^」


龍田小姐在得知天龍前輩也有參與MO攻略作戰,還是主力艦隊成員的消息後,自然是二話不說的直接從醫療所殺來船艙區向天龍前輩問個明白了,雖然在天龍前輩的一番說服及摸頭攻勢後,龍田小姐也多少妥協了就是,關係好的確是好事,不過從這也能看出...天龍前輩與我,還有木曾前輩(也包含不知火前輩?)都存在一樣的困擾:就是性別被認錯,但我覺得我也開始能習慣他人跟我一樣被誤認為男性的事了,習慣真是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我甚至還有或許艦娘中真的有男孩子存在,數量還不少的錯覺...呃...絕對是錯覺...吧?



「太狡猾了~這樣大規模的作戰居然沒讓我跟弟弟一起去KUMA~我也要跟曾弟一起盡情開火與痛揍敵人啦KUMA~」

「表示同意喵...我應該也要跟曾弟一起去的喵...不過話說回來,球磨抱曾弟太緊了...我要沒位置抱了喵...」

「有什麼關係KUMA?至少曾弟昨晚回來後可是跟多摩獨處了一整夜了耶!我都能在樓下聽到你們在房間的搖晃聲跟叫聲了,那現在換我跟弟弟親密一下,把昨天不是選我的份補償回來也不過份吧KUMA?」

「我要反駁喵...上週球磨幾乎是每晚都在跟曾弟二人獨處,包括週日的情人節那晚喵...我已經整整孤獨一週,還要在半夜不時被球磨的呻吟與球磨跟曾弟的搖床聲驚醒,幾乎沒怎麼睡好...因此某方面來說是球磨該補償給多摩才對喵...」

「.................我說過很多次別在嚴肅場合談私事。」


威克島戰役時,還有一同並肩作戰,看似姊妹情深的球磨與多摩,今天在得知木曾前輩要參與MO攻略作戰後,除了一起過來為木曾前輩送行外,還直接在這樣的公開場合親密的各自挽住木曾前輩的雙手,並且顛覆先前建立起的姊妹情深印象,上演了一段喜歡弟弟的姊姊們互相爭搶弟弟的「修羅場」...雖然還因此爆出了一些木曾前輩與她們的「夜生活私事」...這也讓木曾前輩相當的無奈。嗯...原來他們是這樣的關係...我想還是不要深入了解比較好。




「那...那個陽炎要出擊了嗎...?很可惜這次不能一起戰鬥了呢...皋月與長月今天也被司令部派去近海執行遠征任務而不在...但我還是會為你祈禱一切平安的,等你回來後再..再陪陪我吧///」

「哼,妳這種少根筋的笨蛋就算出任務沒帶上我一起,我也完全不會感到遺憾的...對...! 才不會覺得遺憾呢!」

「沒錯沒錯,你這糞蠢蛋就算是在外面的海域獨自泡海水泡個兩週也沒人會想妳的...雖然我還是有可能會想念一下....別會錯意了!我是說想你的艤裝! 沒錯!就是想念你的艤裝!」

「別理會霞姊姊與與曙小姐的不坦率及毒舌了...總之陽炎桑、不知火桑都祝好運...。」

「哈哈,好高興呢!沒想到妳們都跑來為我和不知火送行了!都放心吧,我與不知火會跟往常一樣順利完成任務,然後平安無事的回來的!到時第十四與第十八驅逐艦隊的大家再聚在一塊慶祝作戰成功吧!也謝謝妳們了,潮、霞、曙還有霰!」

「.........」


陽炎前輩那裡倒是蠻受歡迎的...來為她與不知火前輩送行的不是陽炎級的妹妹們,而是兩名穿著朝潮級驅逐艦制服,從語氣、態度、反應以及眼神來看感覺就與天津風無異,應該就是今天一早跟那珂聊天時,她所提到過的「傲嬌」的艦娘,還有另外兩位穿著綾波級驅逐艦制服,一個給我的感覺與春雨有些相像(主要是弱氣及害羞的性格),但其所散發出的淑女氣質卻與擁有內向氣質的春雨完全不同,或許就連第六驅逐艦隊中,那個時常自稱淑女的曉也要望其項背的艦娘;另一個...則是看上去與先前結識過的四水戰成員,也是睦月與如月小姐的妹妹-彌生沒什麼差別,但感覺比彌生還要更加沈默寡言的艦娘。

從陽炎前輩交談的話中聽來,她們與陽炎及不知火前輩似乎曾是同個艦隊的夥伴,而且關係非常要好,就算她們之中有兩個人對她的措辭相當狠毒,但陽炎前輩就像是早已對她們的毒舌習以為常般,繼續面帶元氣微笑的感謝她們的送行,還在道謝之後,分別摸了摸她們四人的頭,至於她們四個...綾波級的那兩個自然是一個更加害羞,泛紅著臉;一個則是如乖巧小貓般非常的滿足;朝潮級的那兩位艦娘雖說各自將目光別去一邊,各自雙手插腰或是交抱胸前,但再怎麼不坦率,臉頰泛起的紅暈也間接表達出她們覺得很開心的真實想法。不過...一旁的不知火前輩全看在眼裡,並且對此保持沉默,表面上來看是這樣...但我總覺得他其實是在無聲的吃醋...?




「說真的...到現在我還是無法相信吹雪竟然成為旗艦了POI...但更令人驚訝的是,吹雪第一次當旗艦竟然還是領導這個鎮守府傳說中的其中五強...他們可都是大家望塵莫及的大前輩呀POI...。」

「不只吧?吹雪這次還要指揮由金剛四姊妹與島風組成的高速艦隊,以及那些潛水艇組成的水下行動部隊...雖說是必要的時候就是了。」

「呵呵~要好好加油呢~吹雪~既然世界第一偶像的那珂無法一起跟去,那麼你不在期間,那珂會一直在舞台上為你聲援及獻唱祝你武運昌隆,也祝你凱旋而歸的歌喔~☆ 等你回來後,再特地為你追加一首那珂最近想好的安可新曲呢☆」

「不過司令部那裡也只是短暫將吹雪調出第三水雷艦隊,讓他去領導主力艦隊執行作戰,等作戰一結束,吹雪就會再次回到隊上...就是說三水戰不會有面臨解散的可能,這或許也算是萬幸了,總之,在你臨行前,我已經盡可能先教你一些關於身為旗艦所需遵守的原則、注意事項以及一些基礎戰術,畢竟時間有限,我能教你的並不多...希望這能幫助到你接下來的出擊,剩下的...你就得靠自己了,我們能為你做的,便是祈求你能大捷,還有平安歸港。」

「嗯,謝謝你們,大家,尤其是神通姊,哪怕只有一些,但也足夠讓我當作參考以及對於指揮方面有些頭緒了,真的很感謝妳願意撥出時間指導我這些,這次作戰我會努力讓它成功...盡我所能。」


我這裡的話...則是同屬第三水雷艦隊的神通姊她們一得知MO攻略作戰的旗艦是我之後,就第一時間放下手邊的事,全數趕來船艙區為我送行,起初夕立與那珂還擔心我是不是會就這樣被從三水戰調去別的艦隊,川內與神通姊也擔心說三水戰會不會因此解散並進行人員重編,直到我告知她們這次只是司令部的「暫時調遣」後,她們才安心下來,也幸好我有在解散前向秘書艦詢問清楚。

接受她們的送行同時,我也不忘向神通姊好好道謝,畢竟等候與待命的這段期間,剛接任旗艦職責的我理所當然就要把握這個機會與空檔,請教本身就是三水戰旗艦的神通姊關於指揮及旗艦方面的須知事項,而她也多少教我些戰術的基礎、陣型的應用、效果以及一些臨場對策,不得不說,這樣的新手入門雖然不完整,但的確對我幫助很大。

然而,雖說是隊上的大家都特地來送我一程,但不是全部...因為現場還缺一個人...她也是我到現在還很擔心,卻無法直接見到面的人...。

「睦月...她沒一起過來是嗎?」

「嗯...我是有透過其他睦月型的艦娘去代為轉達她了,但...」

一問之下,得知的卻是經由神通姊轉述的,如此令人遺憾與倍感落寞的結果...而且看的出來,神通姊她們也很擔憂睦月的狀況。

「這樣啊...。」

對此,我也並不覺得特別意外,儘管我的落寞也隨著我的回答一同流露而出,但我知道神通姊她們在這件事情上已經仁至義盡了,即便...她們完全不知道我與睦月究竟發生了什麼。

「吹雪,你有跟睦月吵架還是怎樣之類的嗎?」
川內姊的直覺認為睦月的反常跟我有關而詢問我,也的確,她的直覺是對的,但那究竟是不是吵架連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不知道...但應該就是那樣吧...。」
我給出相當不確定的答覆,至少在別人看來,我想那晚的情況或許正是吵架也說不定...。

不過就在我才剛回答川內姊,她還未能進一步問我為什麼會與睦月變成這樣的時候...


「我就是不能接受秘書艦這樣拆散我們的決定!我要直接去司令部跟他們問個明白!!」


大井前輩情緒激動的叫喊一瞬間便傳入眾人耳中,談天的喧鬧當場陷入靜止的沉默,每個人也紛紛將目光移往叫喊的源頭,也就是北上前輩目前所站的待命區那兒,好一探究竟是發生什麼事。

雖然實際上,大井前輩從得知她並沒有被編入主力艦隊與北上前輩一起行動的事實,更沒有接到任何參與MO攻略作戰的指示後,便怒氣衝衝的奔至船艙區,頻頻向她的男友(?)抱怨這件事,不管北上前輩如何安撫大井前輩,她就是無法接受得與她深愛的伴侶分隔兩地,也無法一起奔赴戰場的結果,因此說話音量從剛才開始也就非常大聲,現在則是已經到了特別大聲,讓人不注意也難的程度。

「我說呀...冷靜點,大井親,怎麼說這次的作戰都會比過去危險,司令部不讓大井親一直跟著也是不希望妳發生意外,我也同樣不想看到大井親受傷呀...再說也因為這次作戰的高風險,大井親不在我也比較好專注在到時的戰況上,妳就聽話一點,乖乖等我...」

「我不管!昨天跟北上大人獨處到一半就被司令部突然叫去搜索完全是白跑一趟的海域,還跟北上大人弄到很晚才回來,興致都被破壞了!時間也都浪費掉了!然後今天竟然又惡意拆散我跟北上大人!如果說昨天的突然出動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那今天故意將我跟北上大人分開的舉動實在太過分了!司令部是腦袋徹底進水了嗎!」

「至少我們昨天還是有獨處一整夜到天亮的不是嗎?而且我回來後我們不是又能繼續獨處了嗎?」

「我才不管!我就是要跟北上大人在一起!不要分開!」

「......」

大井的胡鬧已經不是言語勸說就能平息的地步,所以北上只好使用「最後手段」來讓大井安分下來...。

「.....大井親。」

「北上大人...?....嗚嗯///!?」



只見北上前輩忽然讓雙手過去抓住大井前輩的雙肩,就在大井前輩還未能反應過來時,北上前輩就直接讓雙唇去強吻上大井前輩的蜜唇...沒錯,就是在大家的眼前親自吻住了大井前輩的唇,還接著讓雙手去摟抱住大井前輩的身體及腰圍,使其豐滿的胸部及整個身體因此徹底壓上北上前輩的身前同時,也令其雙唇更加緊密的貼合吻上北上前輩的唇瓣,任何聲音都發不出來,確實是讓大井前輩安分下來了,也使她的思緒被北上前輩熟練又強勢的吻所攻陷,從而變的滿腦子只剩下北上前輩的事,也願意乖乖順從他說的所有話。

「.....」

「嗚....哈啊///」

他倆如此緊貼彼此,又熟練深吻了一段時間後,北上前輩最終才又主動讓自己的雙唇緩地與大井前輩的甜蜜甘唇分開來,甚至還隱約可見他們深吻過後,互相連結著彼此唇邊,由唾液形成的絲線...。

「北上...大人....///」

「待在鎮守府好好等我回來,好嗎?」

「....是/// 我會乖乖等您回來的.../// 親愛的♥」

大井前輩一面微微嬌喘,一面抬起頭,深情癡迷的望著北上前輩的臉龐,他則是在這時以右手撫摸著大井前輩因為心動的情感而泛紅的臉龐,並且對其下達男友的要求。

總之,大井前輩的確因為這種方式而不再大吵大鬧了,而對於剛才的種種全都看在眼裡,不禁臉紅的眾人也立刻移開視線,當作沒事發生的繼續突然停止的談天。


「嗚哇~北上前輩還是一樣很大膽呢~我看乾脆吹雪臨走前,作為世界第一偶像的那珂也來給吹雪一個提昇士氣與聲援的吻好了♥」
不知道那珂是跟著起鬨還是認真的,她這時也突然向我飛撲上來,還作勢要吻我!

「哈///!?等等///!? 那珂///!?妳突然在說什麼啊///!?」
我感覺那珂似乎是真的要親上來,所以在她得逞前,我即時伸出左手擋住了飛撲上來的身體,並且聽到她打算這麼做的想法後我的雙頰直接通紅起來。

「嗯~?我說我要給你一個偶像的吻來讓你提昇些士氣呀~♥」
她很理所當然的說著...所以她是認真的啊啊啊啊啊!

「不..///!妳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不需要...///!」
因此我紅著臉的一邊擋著持續試圖要親過來的她,一邊拒絕。

「這樣太...太狡猾了POI///! 那珂///! 是夕立先來的POI///! 要吻也是夕立先吻POI///!」
夕立像是吃醋一樣的嘟起嘴說,接著她跟那珂一樣,像是認真要親我似的也跟著飛撲上來!?

「妳們到底是怎麼了啊///!?」

「吶~?吹雪要吻絕對是選作為偶像的那珂吧~?偶像的吻可是非常難得的喔~?更何況還是世界第一的偶像主動給你獻吻呢♥」

「吹雪他才不會POI///! 親吻還是夕立最熟練///! 他一定會選夕立的///!」

她們兩個因為這種莫名其妙的事而在我眼前上演了兩個女人之間的修羅場及爭吻戰爭...啊啊啊!饒了我吧////! 我都要出擊了///! 誰來救救我啊!?



「第五主力艦隊,請準備出擊。」



恰好司令部的廣播來的正是時候,不僅救了我一命,也提醒所有在船艙區的非作戰人員該結束閒談,讓準備奔赴新的險惡戰地的軍人們去結束這場戰事了。

「好吧~看來只能等吹雪回來後再找時間捕吻了呢♪」

「真遺憾POI...///但入渠有的是機會就是了POI ///」

聽到廣播後,那珂與夕立才願意放我一馬,但妳們的意思是之後還要嗎!?我的老天...///"

「吹雪,可要平安回來啊!威克島作戰時你已經展現了一次水雷魂的氣魄,這次也讓珊瑚海的那些棲艦惡魔好好見識你的水雷魂吧!」

「請一定要平安...我們會為你祈禱的,吹雪,願你與出航的諸位能夠旗開得勝。」

總之,也是時候該嚴肅起來了,在我臨行前,川內姊不忘對我豎起大拇指,露出爽朗的笑容,也給予我聲援支持,神通姊則是雙手輕放於胸口上,為即將前去戰地的我祈禱平安,也祝我一路順風。

「吹雪一定要小心喔POI...夕立跟大家都會好好等你回來的POI 。」
夕立更是邊說出希望我注意安全的期許,邊伸出雙手去握緊我的雙掌,也擔憂的凝視著我說。

「嗯,放心吧,夕立,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謝謝你們...還有...」
我除了向她們做出臨走前的道謝外,我也不忘請求她們幫我完成一件小事...

「....請告訴睦月:我出發了,而我希望作戰結束後,能夠跟她談談。」

「我明白了...我稍後會轉達給那孩子知道的,你就只管專注於本次作戰吧。」

神通姊則是代三水戰的大家向我給出保證,也點頭同意。

「....非常感謝。」

在託付了這麼一件對我意義重大的小事後,我才快步跑向旗艦的待命區,準備接下來的出擊,同一時間,非參與作戰的閒雜人等也都退離第五主力艦隊即將啟航的待命區,以目送又要再一次為大日本及亞洲獻上血汗,亦不惜與敵人以命相搏的英雄們離去...。


那名面對突如其來的戰事、突然被交付的重任、以及必須肩負沉重職責及使命的艦娘,他準備前往新的戰場,與出乎預料的強敵們展開一場新的血戰,而且失敗不是他的唯一選項...。當他起步跑離隊友們的視線時,他還是掛念著,那位他自從昨晚過後,到現在要踏上戰場卻也未能見上一面的少女,但他並不知道...

「吹雪....」

他非常擔憂的那名溫和少女,其實一直躲藏在他人不會留意到的暗處,目睹著一切的經過,也懷著忐忑不安與迷惘的思緒,什麼話都沒能傳達出去,只能一味的躲藏著,並默默窺視著那個人背負沉重的負擔,步入將要面對的全新戰事...。

「....沒能跟對方好好傳達的話,在對方回來後,可要好好的讓他知道喔,睦月。」

「!?」

少女的身後,傳來她再熟悉不過,既是姊姊,也是她先前抱持好感之人的聲音,令她稍微驚嚇到的同時,亦回頭看向突然出聲,如今堆滿如同過去溫和情感的笑顏,目的是來開導自己仍執迷不悟的妹妹的少女。

「如...月....。」
少女喚出其名,也對於如今該如何面對特地找來這裡,與自己又一次面對面的姊姊感到不知所措。

「呵呵,我們聊聊吧,睦月,就像之前一樣。」
姊姊早已知道妹妹的心中所想,故而也溫柔表達出想跟妹妹好好談心,也藉機開導她的想法。




同一時間....




「......」

不知道在我的指揮下,聽從我指揮的各艦隊最後將是什麼結果...我們又能順利救出第四偵查艦隊,甚至是讓「MO」成功,與威克島作戰的時候一樣,順利為大日本、海軍,或是整個亞洲奪回珊瑚海群島嗎?

而且...我們是否也能應付的了...秘書艦最後所提及的,也是差點就將天龍前輩的左臂廢掉的「那批艦娘」?


「「MO」攻略作戰,開始!」


不管怎麼說,現在都沒辦法反悔了,我只能背負這個得時刻繃緊神經,讓我冷汗幾乎停不下來,不斷滲出前額的重大使命...並且要不惜一切代價使「MO」作戰獲得成功,也要達成秘書艦的「追加指示」...。

就算我只是個完全沒帶隊過,也沒指揮過任何人的一個新來的菜鳥...


「第五主力艦隊.旗艦:吹雪!出擊!」


.....但如今...知道被賦予的究竟是何等使命的我...唯一的選擇就是只能讓自己成為大家的「希望」。




To Be Continued......






片尾曲:帰還









「下回...」
「即刻救援」
參與MO攻略作戰,並隨同第五主力艦隊救援祥鳳的不知火




註1.紅線:全名為新蘇維埃主義斯拉夫紅線聯邦,英語名為:Red Line,俄語為:Красная Линия,簡稱「紅線」,泛指如今的俄羅斯。西元2038年4月,隨著世界局勢的動盪、恐怖主義在中東地區的急速增長、歐洲地區諸國開始轉型為大型聯合勢力、美國國內開始一連串的祕密軍事計畫以及萊因第四帝國(又稱德意志第四帝國)的誕生,時任俄羅斯國內的政治左翼組織領袖-伊娃科斯基.托卡雷夫也把握住時局不安的良機,將提倡恢復舊蘇聯體制的左翼組織重新組建成名為「蘇維埃祖國紅線組織」的黨派,並在私下號召全俄羅斯境內的人民,協助紅線發起一場:顛覆俄羅斯政府,令蘇聯再次重生崛起的革命,由於蘇聯本來就在過去的俄羅斯有著一定程度的影響力,加上隨著世局的動盪,也在一定程度上換起了平民的不安與對政府的不信任,因此當紅線號召了大多數的民眾前來發起革命時,一切便水到渠成,最終於2038年的十月,紅線發起的「紅星革命」最終以全俄羅斯土地的民眾反抗及暴動結果從而推翻了俄羅斯政府,紅線也在俄羅斯政府垮台後,由伊娃接手國家主席及元首之位,也讓紅線就此成立新的俄羅斯政府,統治著俄羅斯全國,在他們統治下的俄羅斯也被稱呼為「新蘇聯」。

紅線接手後的俄羅斯國力變的比過去的舊蘇聯還要強大,在紅線治理下的俄羅斯比過去還要積極研發核武,甚至研製出了「鈷彈」,同時憑著他們高超的徵兵能力,紅線旗下的軍隊規模變的比前蘇聯,或是前俄羅斯時期還要龐大,同時實力強悍,而被稱呼為「紅軍」,同時,他們也憑借國家的軍事及科技技術,加上俄羅斯傳統的「斯巴達戰鬥訓練」,從而培育出了一批專屬於紅線的強大艦娘,並被紅線稱之為「紅旗艦隊」。

在對外方面,紅線依舊視美國為假想敵,但同時,紅線及新蘇聯主席-伊娃也相當厭惡第四帝國的元首-阿道夫.萊莎,導致俄羅斯及德國的外交一直是處於緊張局勢,並且,紅線對於歐洲也一直存有侵略性的擴張野心,但因為目前尚沒有出現足以令世界大亂的「導火線」,故紅線當前正處於按兵不動的狀態,不過也為了加速世界衝突的規模,而暗中插手了一些「他國政治」,並持續讓紅軍及紅旗艦隊進行操演,並對靠近俄羅斯週邊海域的他國艦隊或船隻施以開火威嚇。

西元2041年3月,隨著紅線成為歐洲聯合會的最高主席後,對世界的不安局勢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紅線也於6月暗中策動四國入侵戰爭的爆發,從而被認為紅線可能將會在近幾年來,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註2.愛國者:英語名為:Patriot,又被稱為愛國派,是美國自西元2036年時興起的一個新政黨派系,並與長年負責國內執政的和護派(和平守護者)互為競爭對手及政敵。關於該政黨的詳細訊息皆已被中央情報局徹底隱藏與封鎖,但根據部份洩露的消息指出:愛國者曾在西元2037年便已提出一項需要祕密進行的軍事計畫,而這項計畫將會有利於美國更加長期的掌控各戰略海域及地區的概況,並將有效嚇阻可能會在俄羅斯境內發動革命的紅線,以及正在積極發展國力及國防的萊因第四帝國,此外,洩露的消息也暗示愛國者的核心成員有一半都是來自於國內的軍事及國防階層人員。


终わ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71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戰火之海|吹雪|木曾|不知火|北上|陽炎|天龍|戰艦レ級|鹿島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am201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吹睦向艦娘同人】戰火之... 後一篇:【戰火之海番外篇】紅線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專注於洛克人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