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神與畜】夢魘症12

作者:阿曦│2020-07-12 20:30:21│贊助:10│人氣:29
2157年9月9日,中午十二點,???


透過武士刀的反射,羅笙看清楚自己變成了什麼樣。他的頭髮變短了,臉變年輕了,衣服也換成類似學生制服的款式,讓他想起一百年前那個不想去上學的自己。

他摸了摸嘴角,發現自己沒在笑,神智也非常清楚。羅笙好久沒主宰自己的意識,他竟然克服了蜘蛛糖,連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

看了看身後的白絃雕像,這是他創造出的空間;看了看面前的派翠克,這是他剛才廝殺的敵人;看了看旁邊的尼可拉斯,這是他剛才吻過──


靠。

該死的蜘蛛糖,看看自己做了什麼事。


「你那什麼表情!」發現羅笙在用惡寒的表情看自己,尼可拉斯覺得莫名其妙。

「沒,只是覺得很噁心。」

羅笙一臉無奈,用他真正的聲音說:「先聲明,我對同性戀沒有惡意,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但尼可拉斯先生,你不是我的菜,我為我剛才的失禮行為道歉。」

相較於「紅鶴」,羅笙語速較慢,聲音很輕,用詞也比較恭敬,但尼可拉斯一點也不覺得他禮貌,第一次聽到如此令人火大的道歉。

「所以,」派翠克指著尼可拉斯,問羅笙:「你對他沒興趣?」

「完全沒有。」一秒回答。

「很好,看來是我多心了。」派翠克一臉神清氣爽,「尼可個性這麼差,根本就不是受歡迎的類型。」

「……你們是不是沒被人打過!」被兩個一模一樣的人輪流批評,尼可拉斯罵了聲髒話,好想揍人。


「話說回來,紅鶴。」


講完不正經的東西,尼可拉斯斜眼看舞台上的短髮少年。羅笙糾正:「請稱呼我羅笙,這才是我的名字。」

「好,羅笙。」尼可拉斯問:「我上次在電車問你的問題,你記得多少?」

羅笙都記得,但他不想回話,尼可拉斯再問一遍:

「你為什麼會離開神與畜?為什麼你不惜一切也要殺光我們,甚至還注射蜘蛛糖那種危險藥物?」

「……。」

「我知道你是為了獅鷲,」尼可拉斯又問:「但獅鷲發生了什麼?艾莉絲到底做了什麼?第一代水果塔的那些人,到底發生什麼事?」

「你為什麼不問他?」羅笙看向派翠克,「他去過『仙境』,無所不知。」

「我要你親口告訴我。」尼可拉斯的口氣像命令。

「你已經是神與畜。」羅笙又說:「不論真相為何,你都回去當他的家畜,你都得稱呼他『宇維少爺』。」

「我不是為了自己。」尼可拉斯想起檸檬,「我妹妹一直在做惡夢。都已經第三代,第一代水果塔卻沒有完全消失,我不能讓這些不確定的因素充斥在她未來的人生。我必須徹底明白水果塔,以及第一代那些人幹過的好事。」

羅笙「哈」一聲,笑得意義不明。

「很好……很好,尼可拉斯先生,你似乎忘記是誰殺死了賴雪檸。你的好奇心不是基於善良,就是根深蒂固的愚蠢。」

羅笙神祕一笑,「但不論善良或愚蠢,我都不討厭。我可以告訴你真相,如果能讓你對瘋帽反感,對我而言也非壞事。」

羅笙抬頭,看著身後的白絃雕像,眼裡似是閃過一道光。他對白絃的愛猶如信仰,使他內心無比平靜。


「一百年前,我們曾經的故鄉,誕生了人類歷史最偉大的科學家。她的名字被遺忘,後人為了紀念,以尊貴的那個名字稱呼她──『紅心皇后(Red Queen)』。」


羅笙把視線放回尼可拉斯身上。

「軍政府時代,紅心皇后服務於黨的地下試驗室,研究大腦相關的實驗,實驗對象都是被判無期徒刑或死刑的政治犯。隨著政治改革、軍政府下台,地下實驗室被迫中止,紅心皇后也回歸家庭,陪伴她剛出生的女兒。」

羅笙說:「因為離婚,紅心皇后獨自撫養女兒長大,母女感情深厚。她以為這樣的幸福會持續下去,結果1999年,我們的故鄉發生了慘絕人寰的災難,一夕之間山河變色,人們的心都被刻了一道傷,疤痕至今未消。」

尼可拉斯問是什麼,知道實情的派翠克默默回答:「……地震。」

「沒錯,地震,足以將大地撕裂的地震。」

過了這麼多年,提起那場災難,羅笙仍心有餘悸。

「那場地震造成的土石流,沖毀了無數房舍,其中包含紅心皇后的家。她本人幸運獲救,但心愛的女兒被埋在土石下、當場死亡,屍首至今下落不明;唯一找回來的,只有女兒的紅色蝴蝶結。」

「……!」

「沒錯。」羅笙看出尼可拉斯的驚訝,點頭說:「那個女孩的名字,叫做夏悠。真正的『夏悠』早在1999年死亡,我們現在看到的艾莉絲,都是『夏悠』的複製品。」

尼可拉斯想起那個沒有呼吸、心跳、連眼睛都不眨的女人,終於明白為何她體內都是棉花。原來「艾莉絲」自始至終都是「夏悠」的娃娃,用來滿足母親的思念。

「夏悠死後,紅心皇后瘋了。她把自己關回地下實驗室,決心挑戰上帝、研究讓女兒復活的方法。她用畢生所學,研發了能將大腦活化到極致的藥物──『水果塔(Fruit Tower)』。但改革後的黨不再提供政治犯,需要大量人體實驗的紅心皇后便透過藥廠的人脈,將水果塔混入兒童感冒藥中,再販賣到世界各地。全世界的兒童就在什麼也不知情的狀況下,將水果塔吃進肚。」

「直接拿消費者當實驗品!?」作為醫生,尼可拉斯比誰都清楚來路不明的藥有多危險,「這算什麼方法!」

「沒事的,尼可,事實沒有想像中可怕。」羅笙解釋:「水果塔神奇的地方在於──它彷彿有生命、有自我意識,會自己挑選主人,只有命選之人才會出現變異,那些沒有被選上的兒童都安然無恙,只是吃了包『不怎麼有效』的感冒藥而已。」

水果塔跟著藥物外銷世界,並在少數個體上出現變異,所以第一代水果塔才有亞洲人、歐洲人,甚至還有MIO媽媽那樣的日本人。

「水果塔不只活化人類的大腦,時間久了,還會融入擁有者的DNA、形成『天賦』遺傳給後代子孫;但遺傳機率並非百分之百,遺傳失敗可能導致情緒失常,從李昂、李康、李央三兄弟便可窺見一二。」羅笙突然說:「但除了『成功』跟『失敗』,或許會出現第三種情況,就是在後代身上誕生出全新種類的水果塔,但這需要進一步觀察,目前沒有案例。」

說完,羅笙突然問尼可拉斯:「你也想知道水果塔的特性,是嗎?」

尼可拉斯點頭。

「為什麼瘋帽沒有告訴你們……?」

羅笙喃喃自語幾句,隨即又開始說明。

「水果塔有兩個重要的特性:一是『隨意志波動』,二是『共鳴』。因為與大腦有關,水果塔的強弱取決於擁有者的思考方式。擁有者的意志越強、信念越深,水果塔就能給予越強大的力量。第一代水果塔『白兔』──你的祖父阿道夫.懷特曾言,訓練水果塔就是磨練心智。對自己沒自信、迷惘、矛盾的人,沒辦法發揮出它的全部力量。」

羅笙繼續說:「第二是『共鳴』,水果塔之間會互相影響,也是強化水果塔最有效的方式,你倆就是共鳴的最佳驗證。順帶一提,神與畜的編號和房間安排,就是用共鳴去安排的。派翠克.雷蒙會是第九幹部,房間也會在尼可拉斯先生隔壁、七樓的另一個房間。」

真不愧是前Knight隊長,包括他們的代號、睡哪個房間,所有一切都清清楚楚,根本是一部神與畜維基百科。

「紅心皇后發明了水果塔,」尼可拉斯思考羅笙剛才的話,發現一個問題:「但這跟復活女兒有什麼關係?」

羅笙在舞台上隨興走幾步,一步一腳都像鶴,輕盈優雅。

「紅心皇后認為,大眾對復活的定義並不正確,『讓原本的身體重新站起來』並非重生,只能稱之為殭屍,她要從上帝手中奪走創造生命的特權。發明水果塔,是希望培養出能『創造生命』的實驗體,再藉由那個實驗體『創造』出她的女兒,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而她最後成功了。」尼可拉斯想起他見過的艾莉絲。

「是啊,她成功,代價卻是賠上自己的命。紅心皇后到死,都沒能與她復活的『女兒』見上一面、說一句話,想想也真是悲劇。」

羅笙感慨搖頭。他恨艾莉絲,卻對紅心皇后的遭遇感到唏噓。

「那個被復活的女兒,她的身體是水果塔賦予的。她不會死,也不算生;她能與每個水果塔『共鳴』,她能與每個水果塔連結,她嬌小的身軀能與每個水果塔合而為一。她的身體就像為了水果塔存在──雖有夏悠之名,卻與夏悠如此不同;她的存在需要被重新定義,而新的定義就叫做『艾莉絲(Alice)』。」

漆黑的眼珠,猶如沒有靈魂的黑洞。艾莉絲沒有『夏悠』的記憶,她甚至不知道『夏悠』是誰。她不知道自己來到世界的意義,只有那條紅色蝴蝶結在時時提醒,自己只是『夏悠』的替代品。

「艾莉絲沒有心,她的喜怒哀樂、七情六慾,都是第一代水果塔教她的。我姊姊透過陪伴,讓她明白何謂快樂;白兔以老師的身分教導她、給予她知識;三月兔讓她體會了愧疚,睡鼠讓她感受悲傷;瘋帽和笑臉獻出忠誠,書蟲給她友情,公爵夫人給了她溫暖……」

羅笙一個一個說,卻沒有提到那個人。

「仲翔呢?」

尼可拉斯疑惑,「紅心傑克──李博洋和李晴煬的爺爺,我記得他是很重要的人。」

「……。」

羅笙的拳頭突然握緊。旁邊的派翠克知道羅笙在生氣,接下去說:

「尼可,你沒說錯,仲翔對艾莉絲的影響確實無與倫比,但影響有分好壞;仲翔帶給艾莉絲的,是一種名為愛的毀滅。」

「『名為愛的毀滅』?」聽到這形容,尼可拉斯莫名想到李晴煬。

「仲翔讓艾莉絲學會了愛,但那份愛的本質不是包容,而是沒有底線的縱容。」派翠克說:「艾莉絲恨她的母親、恨這個世界,但沒有人教她怎麼抒發這些情緒,而仲翔就是跟她說『無論妳做什麼,我都愛妳』的那個人,鼓勵艾莉絲用最糟糕的方式處理這些情緒,使得傲慢、貪婪、忌妒在艾莉絲內心萌芽,最終變成名副其實的暴君。」

派翠克抬頭,看著那尊巨大的白絃雕像。

「這過程裡,最痛苦的就是白絃姊。她跟在艾莉絲旁邊最久,對艾莉絲的感情深厚到什麼程度,外人很難想像;但就像隨手可棄的玩具,艾莉絲最後拋棄了白絃姊,甚至……」


「甚至想殺了她。」


羅笙用毫無溫度的聲音,說出了殘酷的事實。

「殺了她……?」尼可拉斯皺眉,「為什麼?獅鷲不是她的部下嗎?」

「尼可拉斯先生,我剛那句話很關鍵──『她嬌小的身軀能與每個水果塔合而為一』還記得嗎?」

羅笙的表情非常難看,尼可拉斯也從他難看的表情,推敲出了意思。

「莫非……!」尼可拉斯冒冷汗,「艾莉絲決定將所有水果塔占為己有?」

羅笙沒有說話,派翠克也沒有說話,兩人一致默認。

「你們家有個女孩,以前的名字是彌亞,現在叫MIO;她的天賦『交換』來自於假海龜,也就是她的母親NAGI。」羅笙告訴尼可拉斯:「因為仲翔的縱容,艾莉絲越來越渴望權力,決定把世界變成以自己為中心的『艾莉絲體系』。為了得到所有水果塔,她命令我姊姊和仲翔殺死NAGI、奪取她『交換』的天賦,再以此威脅所有人必須跟她『交換』水果塔,否則視同敵人,格殺無論。」

「……。」

尼可拉斯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他突然想起那句耳熟能詳的話──


白色仲夏,睡在書上,瘋的貓。

白色仲夏,睡在書上,瘋的貓。

「白」兔、「仲」翔、「夏」悠、「睡」鼠、「書」蟲、「瘋」帽、「貓」。尼可拉斯以為這句話的涵義是劃分敵我,如今聽來,所謂「敵」和「我」的定義是……!


「假海龜、笑臉、公爵夫人、獅鷲、三月兔。」

羅笙念出了被人們淡忘的名字。

「『白色仲夏,睡在書上,瘋的貓』,這七人甘願將自己的水果塔交給艾莉絲。」羅笙說:「而不願意配合的人,就是叛徒,寫進了艾莉絲的獵殺名單裡。」

「……。」

想起MIO之前跟自己提到媽媽時、那天真可愛的笑臉,尼可拉斯突然覺得心好痛。

「最後呢……?」換尼可拉斯握緊拳頭,「艾莉絲最後有得逞嗎?」

看他悲憤的表情,羅笙露出欣慰的笑容,他好久沒看到腦子這麼清楚的懷特。

「當然沒有。」羅笙聳肩,「否則,水果塔不會被遺傳下來,也不會有你們這些後代。」

「……。」

這不是結局。尼可拉斯心想。看看現在的世界,艾莉絲體系仍然存在,水果塔也沒有消失。艾莉絲最後為什麼失敗?誰打敗了她?水果塔如何回到大家手中?又是誰創造了現在的世界?

「……!?」

尼可拉斯不笨。他抬頭,看著眼前的白絃雕像,全部的線索剎那串連。剩下的不用羅笙說,他自己已經推敲出來──知道高宇維和里奧在隱瞞什麼了。


「……原來如此。」


知道他們想要什麼、害怕什麼、即將要做什麼。尼可拉斯呼氣,讓受到衝擊的腦袋冷靜下來,試著接受一切現實。

「最後一個問題了,羅笙。」

尼可拉斯凝視著羅笙的臉,問他:「『蜘蛛』又是怎麼來的?」

「……。」

聽聞最後一塊拼圖,羅笙微笑。他其實不是愛笑的人,每抹微笑都是對仙境的輕蔑,如今尼可拉斯總算能讀懂他的表情。

「注射蜘蛛糖的人,就會被稱為蜘蛛。」

羅笙正眼看著尼可拉斯,「而蜘蛛糖的來源,正是……!」

突然,一個火球朝舞台飛來、打斷他們的對話。派翠克將尼可拉斯拉開,舞台上的羅笙則抽出武士刀、將火球劈成兩半。那是一支起火的智慧型手機,尼可拉斯和派翠克從沒看過這個品牌,但羅笙看過,因為那是一百年前的型號。


「我們幹過什麼事,輪不到一個連水果塔都沒有的人多嘴!」


東西燃燒的同時,一名紫色長髮、綁著高馬尾、戴著金屬框眼睛的男子緩緩走來。他嘴裡咬菸,披著白色醫師袍,腳下踩著塑膠拖鞋,一副要用眼神殺死羅笙的恐怖表情。

「……!?」

派翠克嚇一大跳。這人他在夢裡見過,就是趴在奶奶大腿上哭的人。他原本想遮住尼可拉斯的眼睛,但已經來不及,尼可拉斯看到了對方的長相,說出那個好久沒說的字:


「爸……?」


凱薩.克里斯托多羅普洛斯。

尼可拉斯不知道,自己體內從不只有懷特的血脈。他的父親、葛蕾絲的丈夫,真正的身分是希波克拉底一脈的創始人、第一代水果塔「書蟲(Caterpillar)」──也是仲翔死後,始終支持著艾莉絲、不離不棄的那位朋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69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懸疑|冒險|都市|未來|科幻|BL|GL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ccyiax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與畜】夢魘症11... 後一篇:【神與畜】夢魘症1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ce831 颱風
俺生氣氣阿!!雨很大 鞋子都是溼答答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