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魔鬥士(外傳,再續前緣)

作者:長谷川河│2020-07-11 11:14:39│贊助:0│人氣:25
魔鬥士外傳‧再續前緣
 
  葛爾斯大陸流傳的愛情故事,不知經過了多少時間、穿越時空。
  一日,媽,我出門了,我叫結城繪里,住在日本廣島市,就讀公立廣島高中一年級A班,今天是開學第一天。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一個人獨自上學,回家偶爾會有好朋友順路陪伴啦。但是第一天應該不會有好朋友吧,我想。
  入學式後,同一班的男男女女一起走回教室,上課後開始一一自我介紹。真是無聊,我想看的電視劇快開始了,快點放學啊!
  「結城繪里,請妳上台簡單的自我介紹。」老師正在喊我的名字。
  我把我的名字、興趣、喜好,說了一遍就下了台。隨後,下課鐘響起,大概還有一半的人還沒自我介紹,老師只好說明天在繼續。我已經等不及趕快跑回家,剛跑出教室門‧‧‧,我撞到了一位同學,我們雙雙倒地。
  「哎,好痛!」我把散落一地的書本趕緊裝進書包。
  「妳沒事吧?」一個男生的聲音。
  我現在才定晴看著他,清爽的短髮、冷俊的表情,雖然不錯看,但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立即起身,趕快跑回家,電視劇要開始了!
  次日,我家離學校只要走五分鐘路程,所以我可以睡晚一點才起來。也因為這樣,我常常賴床,常常快遲到了,我才趕快起床,吃片吐司就匆促出門。
  正待進入教室門口時,「碰」的一聲,我像似撞到東西似的倒在地上。
  「好痛啊!」
  「又是妳啊!」一個男生的聲音,有點生氣的樣子。
  我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又撞到同一位男生,正好上課鈴響,我趕忙收拾書包走進教室。
  兩個月後,天氣漸漸熱起來,學校統一換季成短袖制服。某一日,下課休息時間,我上完廁所,正要走回教室。看到那位男生,倚在牆角,抬著頭不知看什麼東西。之後,接連幾天都是好天氣,我每次上完廁所經過時,都看到他在那邊。有一次我心血來潮,故意走近他,想看看他到底在看什麼,我還放慢腳步,走到他身邊,我突然聞到一股清香。讓我不禁回頭,男生也擦香水嗎,我心裡想著。
  「男生擦香水很少見喔!」我走到他的旁邊。
  他看了我一眼,從胸口拿出像項鍊的東西。
  「是這個的香味。」
  這項鍊是白色十字架的形狀,上面似乎還刻了一行字,太小了,我看不清楚。正當我要撫摸時,不巧上課鐘響了。他立即把項鍊戴回去,頭也不回的走進教室,看來他是B班的。次日後,接連幾天都是下雨天,就沒看到他在那邊了,久而久之,我也忘了這回事。
  又過了幾天,班上的一位女同學為了壯膽,拉著我到體育社團的更衣室門口偷瞄。她說,是她暗戀的男生,反正我也閒著沒事,就陪她來了。不久後,她小聲的尖叫,我一看,居然又是他,他穿著空手道的服裝,綁著黑帶,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他的眼神被這突如其來的女生尖叫聲吸引過來,他板著臉看了我一眼,就快步的走到社團大樓裡。我身旁的女同學臉紅的大叫:
  「他看了我一眼!」
  我跟那位女同學說,我們也該回社團了。我選了文學社,其實不是我喜歡研究文學,而是我可以趁機在圖書館裡看漫畫和小說。
  一個月後,暑假來臨,我都覺得我沒上什麼課就這樣過日子。除了每天定量的寫一些暑假作業,接下來就是我的電視劇時間或是看漫畫和小說。又過了不知多少天,我媽看不下去,叫我多出去走動走動。就在八月份的第一天下午,我騎著腳踏車到附近的公園,小時候常常來這裡盪秋千。但是,今天我卻靜靜的滑著,突然有個跑步聲,我抬頭看‧‧‧是他。他披著毛巾,穿灰色的運動背心、短褲和球鞋。他似乎沒看到我,走近公園裡的洗手台,開始洗臉,在用毛巾擦乾。我離他很近,一股清香味又來了,我的好奇心被引上來,由於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好「喂」的一聲叫他。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正想轉身,我再度叫住:「慢著!」
  「有什麼事?」他很不耐煩的樣子。
  「那個白色的項鍊能在讓我看一下嗎?」
  「喏,拿去!」
  他把項鍊脫下,放在掌心上,我走近一看,上面刻著『艾雷特與萊雅共同擁有』,這兩個人的名字是誰呀?新的動畫劇?
  我把項鍊拿起時,心中起了漣漪,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浮上心頭。
  「是悲傷?」
  「還是喜悅?」
  「是一種感動!」
  我不禁開始啜泣起來,眼淚開始流出到臉頰。
  「妳怎麼了?給妳。」
  我從夢境回到現實來,發現他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另一隻手上拿著手帕交到我面前來。我把手上的項鍊還給他,並接下手帕擦著眼淚。但是我控制不住情緒,開始痛哭起來。
  「去別的地方吧,別人都在看了。」他有點不知所措。
  我和他一起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此時我情緒已緩和,我怎麼會突然哭起來呢!?真是丟臉,好像第一次在男生面前哭。
  「妳怎麼啦?」他再度詢問。
  「摸到你的項鍊時,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你呢?」
  「我也是有吶,是一種充滿信心的感覺,而不是像妳一直哭喔!」他微笑的說。
  我定晴一看,他頭髮變長了,微笑起來更加迷人,而且身體結實,難怪一堆女生暗戀他。
  「妳叫什麼名字?」
  「結城繪里,那你呢?」
  「世成 勝。」
  我聽見『世成』兩個字時,非常震驚,不就是那個大財團的‧‧‧。
  他看我一臉震驚,嘆了口氣:「一般人都很吃驚,我就是世成總栽的小兒子。」
  我為了遮蔽表情,說了一聲:「喔!」
  「妳還真是冷靜。」
  「不然我要怎麼回應啊!」我板著臉說。
  我看到太陽西下,我起身的說:「我該回家了!」
  「我送妳回家吧!」
  「老娘從來不用男生保護的!」
  「就一次吧!」
  「世成同學,是不是你暗戀我呀?」我邪惡的說。
  「才不是呢!」他極力反駁。
  「那好吧,就破例一次吧!」
  於是,他牽著我的腳踏車,而我在旁邊走著。不一會兒,我指著一處玄關說:「那裡就是我家,謝謝你,不用送了!」
  他接下來說的話讓我出乎意料。
  「真巧!看來我們是鄰居呢!」
  他指著旁邊的小門,我走過去一瞧,天啊!這麼小的房子!
  「你一個人住嗎?」
  「對,就我一個人住。」
  「你爸爸媽媽呢?」
  「在東京都。」
  我還想繼續問下去時,他已經走進小房子裡了,似乎很不想回答我的問題。
  晚上吃飯時,我和爸媽談了下午發生的事,他們都很感興趣,當我說出項鍊刻的字『艾雷特與萊雅共同擁有』時,爸爸媽媽的臉色立即沉了下來,媽媽放下碗筷,走進她的房間。拿出了一個小盒子,然後交給我。他們叫我打開來看看,我發現是一枚戒指,上面還刻著一行字,我細看後,是『艾雷特與萊雅終愛一生』,讓我非常震驚,久久不能回復。
  「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勉強擠出了幾個字。
  「這枚戒指是當初妳媽生妳的時候一起出來的。」爸爸慢慢的說。
  「可見,妳跟那位男生,前世可能在一起喔!」媽媽笑著說。
  「真是胡說八道!那我怎麼不認得『艾雷特與萊雅』這兩個人的名字?」
  「也許這就是緣份吧!」媽媽繼續說道。
  吃完飯後,我回到房間,手裡把玩著戒指,心想:電視劇的事情居然發生在我身上了,真是不可思議!
  我拿起戒指,往左手無名指上一套,心中又起漣漪,是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我眼淚又開始流了出來。但是,我沒感覺到悲傷,而是喜悅。似乎,戒指也有一股清香味,跟那位男生的項鍊味道一模一樣。
  「到底是什麼味道呢?」我自言自語。
  一個月後,開學了,我依然快遲到了才趕快出門,發現有一位男生在門口等我,是他!
  我頭也不回的趕快跑向學校,我聽到身後傳來跑步聲,他跑到我的旁邊說:「我等妳好久了,沒想到妳竟然快遲到了才出門!」
  「關你什麼事!我上學不需要人陪!」
  「別這樣嘛!」
  我加快速度,他追了上來,我減慢速度,他也放慢速度。
  「哈!哈!煩不煩啊!」我喘氣並且生氣的說。
  「可見妳平常都沒在運動,才跑這一下就在喘了!」他一臉輕鬆的說。
  上課鈴響,我還沒到學校,我再度跑起來,他也跟在我後面。開學第一天就遲到,想也知道,我到走廊上罰站,他也是,還對我打招呼,有沒有搞錯啊!
  我的惡運還沒結束,不知道是那來的謠言,說我跟那位男生是情侶關係。我開始被班上的女同學們排擠,到是男同學們開始接近我,反正我從小就是跟男生們玩成一片,到也無所謂!
  幾天後,他不知那來的勇氣,居然下課時間在教室門口大喊:「結城同學,出來!」
  這一叫非同小可,班上男同學開始起哄,而女同學則是冷眼看我。
  「我不認識你,給我滾!」我大聲氣急敗壞的說。
  「別這樣啦!結城繪里,出來一下。」
  居然把我名字都講了出來,我只好低著頭走到教室門口,生氣的說:「到底有什麼事!?」
  「放學我們一起回家,好嗎?」
  教室裡的男同學們更加起哄,我平靜的說:「不好!」
  正好上課鈴響,救了我一命,他看著我慢慢的走回教室,我心中則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跟女同學的互動,原本跟我比較要好的女同學也因此絕交了。
  放學時,我走出教室門,他已經在門口等我了,我頭也不回的跑回家,他也追上來了。
  「怎麼啦?」
  他大喊著,而我沒有勇氣去回應。
  接下來,他每天早上和放學時間都在等我,我都是快步跑走,持續到升上高中二年級後的暑假。媽媽不知道是不是從街坊鄰居聽來的,叫我給他機會,我大聲抗議。
  七月中旬,返校日,他還是站在門口等我。我想起媽媽的忠告,好吧,就給一次機會吧。
  「世成同學,久等了。」我勉強擠出來,這麼彆扭的話真難說出。
  他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快點!再不走就要遲到了!」我不耐煩的說道。
  「妳今天一如反常喔!」
  「是我媽媽說要給你機會的!」我說出這句話看他有什麼反應。
  「噗!那我還要找機會登門拜訪囉!」
  「這就不用了!」我板著臉說。
  返校日完,我也給他機會,讓他陪我回家,他似乎很高興。我突然心血來潮,想看看他住的小房子,他一口答應。於是我來到他的家,出乎我意料,我以為男生的房間都很髒亂,結果不是,非常整潔,還有一股清香味。
  「怎麼樣,等會到妳家去看看喔!」
  「不‧不用了!」我趕忙推辭。
  「不會是亂七八糟的房間吧?」
  「才沒有呢!」我被說中心事的羞愧起來。
  冷不防的,我又瞄到他的項鍊,我把左手的戒指取下拿給他看:「這戒指上也有刻印一行字喔!是『艾雷特與萊雅終愛一生』!」
  他先是驚訝了一下,然後看了看我,隨後拿起戒指,他閉上了雙眼,開始流出眼淚。是跟我一樣有莫名的感動嗎?還是‧‧‧?
  「你怎麼了?」
  「我的感覺跟妳一樣,有一種感動。」他忍住情緒的說,把戒指還給了我。
  「抱歉!等我一下!」
  他跑進他的房間,把門關上,我隱約聽到痛哭的聲音,久久不能平復。
  我大概在房間門口等了十分鐘,他把房間門打開,疲累的感覺:「不好意思,進來吧!」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有疑問的說。
  「我的項鍊聽說是出生時一起出來的,妳也是一樣嗎?」
  我猛然點點頭,表示跟他一樣。
  「這兩個人的名字我根本就沒聽過。」
  「我媽說,也許是前世的緣份。」我把我媽的想法說了出來。
  「嗯~!?是前世呀?這麼說起來,我就是『艾雷特』,而妳是『萊雅』囉!」
  「這感覺就是電視劇一樣,不可思議的事。」我歪著頭說。
  「但是,因為這兩樣東西,我和妳不就見面了嗎?」
  「你別胡說八道!」我臉紅的別過頭去。
  「我喜歡妳。」
  「什‧什麼!?」我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我喜歡妳。」他又說了一遍。
  「你‧你別亂說!你喜歡我那一點?」我臉紅到上接不接下氣。
  「妳很坦然,不像其他的女孩。」他溫柔的說。
  我趕忙跑出他的家,然後迅速的回到我房間,把門關上,我的心噗通噗通的在跳。這是我出生以來,第一次有男生向我告白,我走到浴室洗把臉,讓自己冷靜下來。
  「結城同學,出來!」他在外面大喊。
  「幹嘛!?」我大聲回應。
  「我喜歡妳!」
  「你這混蛋!」我生氣的回應,隨後把窗廉放下,坐在床邊直喘氣。
  晚上吃飯時間,媽媽偷笑看著我,說是有人在追求我。
  「那個人胡說八道!」我生氣的說。
  「不過,我們的女兒現在才高中二年級,會不會太早了呀?」爸爸嚴肅的說。
  「繪里,這是女孩該有的態度嗎?」媽媽笑著說。
  「我才不管他,我現在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不在意的說。
  「等時間久了,就會有感覺了喔!」媽媽繼續說。
  我瞪了媽媽一眼,把碗筷放下:「我吃飽了!」我離開餐桌準備上樓去房間時,媽媽叫住我:「要去他家看一下嗎?他一個人生活孤伶伶的。」
  「關我屁事呀!」我生氣的大聲回應後快速的走回房間。
  「繪里!繪里!哎!這孩子真是的!」我隱約聽到媽媽生氣的聲音。
  我躺在床上,把左手伸出來看戴在無名指上面的戒指,我心想,真的會跟前世一樣跟他在一起嗎?
  暑假完,高二繼續下學期的課程,他依然每天上學和放學時接送我。我和班上女同學的友情,仍然是像仇人一樣,冷冷的看著我。也許我該說出來這件事情讓他知道一下,結果,他很不以為然的說:「我也是被暗戀的女生弄得很煩,但是我心裡面只有妳一個人,這樣想就好啦!」把我弄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已是高三下學期了,我還是對他沒什麼感覺,我想,也許上大學後,就不會遇到他了吧。他的成績很好,上東大應該沒什麼問題,而我上廣島大學就要偷笑了。我選了廣島大學的古典文學系,這應該很好混畢業吧,而他說想去體育大學完成他的夢想。我當然支持他囉,這樣,我們就不會在一起了。
  廣島大學規定一年級必須住校,媽媽為了就近照顧我,在學校旁邊開了一家手搖飲料店,真是囉唆,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今天是開學第一天,我走進教室時‧‧‧。
  「唷!妳今天真早!」是他!?
  「你‧你‧你不是去體育大學了嗎!?」我驚慌失措的回應。
  「學習古典文學也不錯呀!」他微笑的說。
  我開始感受到四面八方冷冷的眼神,班上五十個人,男生只有五個,他是其中之一。他的帥氣早就擄獲班上少女們的心。我故意坐在離他最遠的位置,他馬上坐過來,我換位置,他也跟著換。我說:「你煩不煩啊!我想坐那裡你也要管!」
  「我就是想跟妳多說點話嘛!」
  「真是說不過你!」我真是受不了他。
  某一日下午,我在女生宿舍的走廊上亂看,我看到他在操場上跑步。其他很多女孩也看著他,我心想,他真的有這麼迷人嗎?只不過就是長得帥一點的男生而已。
  「結城同學!下來!」突然他大喊著。
  我不為所動,不想理他。
  「結城繪里!下來!」他又大喊著。
  我還是冷冷的看著他。
  「結城繪里!我喜歡妳!」
  我的臉開始發燙,我努力的克制不想理他。
  「繪里,他在叫妳,不下去嗎?」我的室友們在偷笑。
  「他在高中的時候就搞過一次了,這個混蛋!」我不慌不忙的說。
  「哇!妳跟他在高中就在一起了喔!他還特地跟妳選一樣的科系,真是有心呢!」室友們像是很羨慕我一樣。
  「繪里,快下去吧,不然我們都要忌妒妳了!」室友們好言相勸。
  「你這混蛋!給我等著!」我大聲回應了他。
  我走下樓去,出了女生宿舍的門,我手插腰的走到他旁邊。他身上都是汗,卻沒有汗臭味,而是一股清香。
  「幹嘛!?」我板著臉。
  「妳要去學校外面嗎?最近新開了一家手搖飲料店。」他笑著說。
  「我不要!」我一聽,肯定是我媽開的,去了肯定要被笑話。
  「為什麼?」他有疑問的說。
  「這個‧你先去洗個澡,我們在去可以嗎?」我指著他身上的汗。
  「好,那等我一下喔!」他馬上跑向男生宿舍。
  我身上好像沒帶錢,我說不出來原因,只好跟著去。過了一會兒,他走了過來,我們一起走到學校外面的飲料店,店名寫著『繪里手搖飲料店』,我心裡責怪媽媽怎麼取這種名字。
  「哎呀!這不是繪里嗎?還有繪里的男朋友也來啦!」媽媽笑看著我們。
  「還不是!這個混蛋!」我板著臉說。
  「我要小杯的金平紅茶,結城同學,妳要什麼?」他笑著問我。
  「我就不用了!」我生氣的說。
  「好的,兩杯小杯的金平紅茶,馬上來!」媽媽居然無視我,幫我點了一樣的飲料。
  「五百日圓,這是你們的金平紅茶。」媽媽把兩杯紅茶拿給了他。
  他幫我付了錢,把其中一杯紅茶給了我,我不客氣的拿走,開始喝了起來。
  「不好意思,這孩子就是這樣,請你不要在意。」媽媽不好意思的對著他說。
  「我就是喜歡她這個樣子,才跟她在一起。」他笑著說。
  「噗‧‧‧。」我把在口中的紅茶吐了出來,直喘氣。
  「呵呵,繪里,要珍惜喔!」媽媽不懷好意的笑。
  「走了啦!」我催促著他。
  「不坐在這裡喝完嗎?」
  我在待在這裡,我的胃就要翻出來了,他坐在店內的椅子上喝著,我則站在外面喝。有一些女孩,看到校園裡的「夢中情人」正在喝著飲料,也紛紛點著「金平紅茶」,坐在裡面偷看著他。我好像不來個下馬威,不知道我結城繪里的厲害!
  「裡面的世成同學,你若是喜歡我,就該出來外面站著陪我喝!」我斜眼看著他。
  「好,好!我馬上出來!」他笑著回應,馬上走到我身邊來。
  「就是這樣,繪里!」媽媽多嘴了一句。
  我們喝完飲料後,他正要離去,我起了壞心眼說:「我的那群好姐妹們沒喝到飲料喔,不請她們喝嗎?」
  「妳點吧,我付錢。」他開始苦笑。
  我亳不客氣的點了最貴的,而且要最大杯的,加我在內總共六杯。
  「繪里!怎麼可以這樣做呢!」媽媽開始生氣了。
  「伯母,沒關係的,只要結城同學高興,我都可以想辦法做到。」他笑著點頭說。
  片刻後,他幫我拿著飲料,跟我一起走到女生宿舍門口。他向我道別後走了,我看著他的背影離去,我也上樓到我的寢室。那群好姐妹們一看到我還記得她們的份都很高興,我說是他請的,算是幫他說好話了吧!
  之後,大學二年級時,我跟他一起分組寫了《源氏物語》的摘要心得,獲得老師們的一致好評。大學三年級時,他利用課餘時間寫了一部短篇小說《繪里與勝》,投稿之後獲得了入選獎,還得到校長的公開獎勵。大學四年級時,他跟我說,大學畢業後要回東京都去工作,問我要不要一起來。我回他我想待在廣島,不想去那麼遠的地方,我還被爸爸媽媽罵了一頓。
  畢業後,我留了他的手機號碼,送他上了飛機後,音訊全無。媽媽還說,跑掉了一隻肥羊,他可是世成集團總裁的小兒子,嫁給他會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我只能說,既然有緣,就一定還會在相見。
  我在廣島當地找工作,可是我是混畢業的,什麼都不會,人家都不想錄用我。我就待在家裡吃老本四年,我二十六歲,連男朋友都沒有。
  有一天,爸爸從報紙上得知世成集團在招人,叫我寄履歷表過去,看看能不能爭取到面試機會。我想這怎麼可能嘛,還是聽從爸爸的意見寄了過去。一個月後,寄來了通知,我居然獲得了面試機會!?爸爸媽媽都欣喜若狂,趕忙通知住在東京都的叔叔。三天後,我搭上廣島往東京-羽田的飛機。
  下飛機後,叔叔把我送到東京都的世成集團總部去面試,叫到我的名字後,我進到一個小房間,裡面用黑布擋住,可以避免舞弊行為。
  面試官叫我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回答了叫什麼名字、興趣、喜好,我繼續說了一句話:「我什麼都不會,但是我誠心的希望進入貴公司學習,我一定會做好工作。」
  「哦!妳在廣島大學的文學部呀!」面試官說。
  「對呀,怎麼了?」我隨口答道。
  「那妳還記得叫『世成 勝』的人嗎?」面試官繼續說。
  我心頭一震,這面試官不會就是他吧?
  「我還記得這個混蛋,好像是有『艾雷特與萊雅共同擁有』的項鍊吧!」我故意挑明。
  「沒想到妳還記得,面試完請到總部大樓門口等我!」我就知道是他。
  我面試完後,叔叔正想叫我去停車場,我說要等一個人。片刻後,他來了,面貌都沒變,看到我時,他笑了笑。
  「要做什麼?」我板著臉說。
  「妳要住我那邊嗎?」他一臉輕鬆的樣子。
  「不要!」我快速回應他。
  「妳住二樓我住一樓,不會打擾妳。」
  「這樣不好吧。」
  「那我跟妳收租金,這樣可以嗎?」
  「好吧‧‧‧。」
  我向叔叔說,這位自稱是我的男朋友,我要搬過去住。叔叔一臉笑嘻嘻的一口答應,於是,我住到他家的樓上。
  他叫我明天就去上班,試用期一個月,薪水是十萬日圓,正式員工是三十萬。我皺著眉頭說:「怎麼這麼少啊!」
  「不夠的部份我可以養妳,來,這是租金合約。」
  「誰要你養!」
  我一看租金合約,一年只收一千圓,這擺明是讓我免費住嘛!
  隔天,我穿著正式套裝,跟著他一起上班,我被分配到事務課。結果,他是事務課課長,這也太巧了吧!同事們都對我相當尊敬,我偷聽到謠言,說我是課長的女人。算了,職場都是這樣吧,我能依靠的也只有他了。
  我一邊學習如何當好一位稱職的員工,一邊觀察他。做事情滿認真的,走近他都會聞到一股清香味。他的辦公室裡都會擺著一個花瓶,裡頭插著一束白色的百合花。這個清香味就是百合的味道嗎?他肯定的回答。
  我跟著他工作了兩年,托他的福,省下不少租金,讓我存了一筆錢。我也因此受了不少罪,他的人緣很好,女同事都想追求他,我自然成為她們的眼中釘。最後,我乾脆辭職不幹了,我跟他大吵一架,搬回了叔叔家。
  又過了兩年,在這期間,叔叔為我安排了不少相親。都三十歲了,還不結婚啊!但是我都看不順眼,爸爸媽媽也很著急,像我這種什麼都不會的人,可能男方都不會想要。
  一天下午,叔叔叫我這次一定要去相親,對方來頭不小。我只好依約去了一家高級西餐廳,男方似乎已等待多時。
  「怎麼又是你?」我不知該怎麼說。
  「看來我們真的有緣,不考慮一下嗎?」他微笑的說。
  「叔叔,你是故意的對不對!」我板著臉抗議。
  只見叔叔笑了笑,彷彿是排好的。吃完下午茶後,我跟他到附近走走,我想著,不想遇到他,偏偏命運老是讓我與他相遇,不如就跟他在一起吧。
  「世成同學‧‧‧。」突然要說出這種話,我還說不出來。
  「嗯?怎麼了?」
  「那個‧‧‧。」
  「什麼事?」
  「我喜歡你。」
  他停下腳步,笑著看我:「我們重新開始吧!」
  「嗯!」我臉紅的回應。
  我又搬回他家樓上,這次不收租金了,而是同居。沒想到他這兩年高升到秘書課,叫我當他的小秘書,月薪六十萬,這是天掉下來的財寶嗎?
  之後,我們才正式的進入戀愛階段,我也發現他十分體貼,僅管我是一無是處的女人。又過了六年,我們訂婚了,他覺得一切都是因為這個項鍊才認識了我。所以我也同意繼續延用這兩個人的名字,在訂婚戒指刻上『艾雷特與萊雅締結良緣』這一行字。
  四年後,我們四十歲,我們結婚了。他在結婚戒指刻上『艾雷特與萊雅永結同心』,他笑著叫我『萊雅』,我也叫他『艾雷特』。我們的愛情將繼續永遠流傳下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53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法|武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488148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鬥士(三十五)永恆的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老僧製遊戲組合包《無畏恐懼 Fearless》已於Steam上市,歡迎蒞臨 :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8965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