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六章-好像是鳳凰花開的季節 Like a Phoenix Flower

作者:K.I│2020-07-10 22:45:04│贊助:2│人氣:35

  「我早猜到妳會設計小圓,所以我換成她的裝扮過來了……」

  周楚琳抓住砍穿她身軀,崔玫的長刀。纖細的手被割出血,眼神竟還露出一絲邪媚的笑意。

  「想不到吧?現在我看到妳的真面目了,妳這狗屎牛糞婆!」

  「什麼……嗚哦──!」崔玫訝異不及,腦袋便被楚琳轉身肘擊擊中,這下她的帽子真的掉了,滄桑斑老的銀髮面容終於暴露。緊接著,楚琳忍著萬般痛楚將刀從身體拔出,奮力一踢,將崔玫的頭蓋骨幾乎震碎:「呃啊──!」

  周楚琳摀著血流如注的傷口,呼吸都有些困難:「崔玫……或許妳還記得妳逼死的娼妓,妳迫害的那些人嗎?現在反抗妳的不只是我們,還有他們的怨靈……」

  「周楚琳,妳這下賤的妓女……我要處決妳啊啊──!」崔玫摀著頭,掏出手槍往她胡亂開了四發,楚琳忍著重傷躲過三發,腰部中了一發,但血肉模糊的她卻不因傷痛停下,衝上去又是猛捷一拳,打爆崔玫口腔內的金牙:「唔哦哦!」

  至此未完,突有閃光燈一亮照在崔玫身上,幾近昏厥的她霎時感到眼花。模糊視線,只見楚琳摀著肩頸的傷,笑呵呵的舉著手機:「我拍下來了……妳的臉孔我拍下來了!現在整個組織都會知道妳的樣貌與存在了。我就是死了也沒差,反正妳的恐怖統治已經來到末日了啦、老婊太婆!」

  崔玫從未陷過這般危機,她惱羞成怒的再次舉槍大罵:「可惡……妳這狗雜碎憑什麼啊啊啊──!」

  朝她連開好幾槍,重傷的楚琳無法躲避,「嗚──呃啊──!」腳踝和手腕都中了幾彈,各處傷口流出的鮮血,宛若無數條支流匯集的瀑布,已在地上積成一灘腥紅之池。

  她終於體力不支,跪倒下來。但,即便到了這般地步,她臉上的嘲諷笑意仍然沒有停下,反而充滿驕傲、榮耀的崇高神態,炯炯有神的雙瞳,直視崔玫風中劣燭的目光。

  「要殺要剮隨便妳……反正我是妳這可悲一生終最後能殺的人了,享受妳最後的晚宴吧──」慘烈卻不狼狽的楚琳,確認崔玫的面貌相片已經發送出去,便親自將手機奮力摔毀在地上,隨後壯烈的高聲怒吼出:「崔玫──!現在妳不可能收回或刪除相片了,妳已經沒有未來了,我周楚琳會在地獄等著妳,幫妳訂好刀山油鍋的門票、等妳過來享盡無盡的殘酷凌虐啦!」

  崔玫被她的覺悟和恐嚇震驚的不輕,最後依舊暴怒大罵:「妳……我殺了妳啊啊啊!」

  崔玫暴跳如雷的猛衝向她,到達跪著無法動彈的楚琳面前,利刃立馬直直伸出,無情的刺穿她已經薄弱跳動的心臟:「唔──!」

  周楚琳雙目中的烈焰,逐漸熄滅。

  她口中連帶血液吐出最後一口氣,最終,連痛楚的掙扎都不再有。



  好像是鳳凰花盛開的季節。

  那一天,周楚琳在薔薇館的後園裡來回踱步,任憑雙手已經被樹枝劃滿傷口,她仍憤怒的對花樹草木又撥又扯,想把整座花園拔起來一樣。路過的權筱風和蔣怡蘭見到,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反而讓她更暴怒好一陣子。

  沉默一會,楚琳才回答:「我看到我前男友畢業了……他結婚了,有孩子了……我到底算什麼?我是被他欺騙的人,我是被他背叛的人!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幸福,家庭美滿又有體面的工作?而我居然蹲了苦牢,還待在妓院裡當人人唾棄的妓女?」她們聽了後,對她萬般痛苦的感受很是同情,遺憾的是,她們並沒有辦法為她做些什麼。一來、組織並不允許底層的妓女擅自謀殺,想復仇是不可能的;二來、即便可以殺死他男友,這樣也會傷害到他無辜的家人。

  一陣子後,羅奈認識了周楚琳,她們兩經過磨合後才相處漸佳,某天她們一起躺在公園的草皮上,被路人察覺而恥笑:「快看呀,那兩個不是薔薇館的妓女嗎?」,「好像是耶,沒想到妓女這種身分居然還敢來公共場合露臉呀?」她和羅奈氣得馬上衝過去海扁他們一頓,還把他們丟進河裡。事後周楚琳抱怨:「他們憑什麼這麼瞧不起我們?他們難道又多高尚?」羅奈回答:「肯定沒有!所以咱們別當他們那種自以為是就瞧不起別人的傢伙,就算當娼妓,也要當有原則又高尚的娼妓!」

  還有某一天,周楚琳前往薔薇館的路上,忽然遭一名婦人甩了一巴掌,她原本握緊拳就要反擊,但那婦人指著她鼻子大罵:「就是妳勾引我丈夫的!妳這死不要臉的賤貨,就是妳害我們家庭破碎的──!」聽到這句話,楚琳原本激怒的情緒頓時沒了,她意識到這是她剛出獄時,四處誘拐人夫的其中一名妻子,她突然不再抵抗,就任由對方不斷地毆打自己。直到張小圓恰好路過,擺平這件事後對那婦人說:「她的確有錯,但我認為,更錯的是妳那沒能堅守夫妻承諾的失格丈夫。請不要把責任全都歸咎於他人!」

  直到幾個月前,徐聖雨為求保全家人而加入黑道,成為薔薇館娼妓,整整一禮拜以上她都是崩潰的從早哭到晚,讓所有人很受不了,恰好那晚打掃的是周楚琳和她,於是在清理廁所時,楚琳開口說:「我說妳啊,整天哭也不是辦法吧?妳也回不去了,是什麼原因讓妳這麼久還不能接受現實?」

  徐聖雨抽了一大捆衛生紙擦淚擤鼻涕,許久才回答:「我的人生完蛋了……我想要好好上大學,好好過朋友們的青春生活,但我現在像被命運困在這……」

  周楚琳聽了,點點頭、又搖搖頭,她放下通樂棒,看向她穩重的回應:「命運綁不住妳,是妳讓命運綁住妳。妳如果真的想逃就逃吧。當然妳得冒上的是被追殺的風險,以及家人被迫害的可能,可誰沒有自己的難關?如果妳真的想要徹底改變自己的處境,就得捨棄原本擁有的一切。但如果妳想要的就是保護妳現在擁有的,那就留著吧。總之,不管妳選哪個,最後都是妳自己的選擇不是嗎?別老說的自己好像多可憐,妳是有權改變妳的未來的,這點困難只不過是考驗,缺的只有面對現實的勇氣而已。」說完這番話後,她自己和徐聖雨都感到了同樣程度的澈悟。

  沒幾天,周楚琳在街上拉客時,聽到一旁咖啡廳一名男子在和朋友對話。那名朋友問他:「你看起來好很多了,你已經放下那女人的事了吧?」,那男子臉上露出和祥,自信的笑容,回應道:「嗯,她背叛了我沒錯,我也有不好的地方,一開始不是真心愛對方就不該接受她。」。朋友又問:「你不再抱有仇恨,不會憎恨她和她的狐朋狗友們了嗎?」,他依舊鎮靜的回答:「既然是我先欺騙過她,那她最後欺騙我,也算是因果報應吧?我被她的背叛傷害,她也被我憤怒的言語傷過,我們算扯平了。我相信唯有『承認現在的我需要進步』,我才真的能『往前踏出一步』。」

  此刻的她,置身在滿是鳳凰紅花的庭院,由薔薇館的夥伴們帶著她走,走過她未能完成的畢業之路。

  道路的末端,周楚琳有機會在四下無人中殺死她憎恨多年的前男友,但她放下手中的刀,並不是要饒過他,而是饒過自己,她想到殺死眼前這名憎恨的人,只會徒增更多憎恨罷了。她想讓內心能真正的釋懷,更安心的往前走下去,此刻的她,也從她的成長之旅終於畢業了。

  只是,楚琳驀然回首,其他人已經無法到達她的所在了,權筱風也只能在此送別她,每個人都帶著謝意的微笑,對她揮手道別。她不自覺地露出自在的微笑,流下溫熱的淚水,向大家說出最後一句:「謝謝你們,真的很謝謝你們,真的……」



  頭、手、腳皆傷的崔玫打給她的部下,不斷地往密室外爬。

  她蒼老又滿身傷的她,悲涼的唸著:「好妳個周楚琳,居然讓我受這樣的傷……但我會逃走的……只要到了那個地方,那群人就是跟過來也得死──」像條大蟲一樣匍匐而走,被其他趕來的手下接離逃走。


  將近半小時後,來到這間密室的羅奈、徐聖雨、以及湯穆文和張小圓本人,他們一看見燈光亮起的狀況,「啊啊──!」不由得大尖叫出聲,瞪大眼又摀著嘴,全不敢置信地看著。

  倒在血泊之中的,是她們一小時前還能有說有笑的周楚琳。

  她渾身槍傷,也有多處被利刃劈砍的傷勢,其中致命傷便是那穿透心臟的一刺。

  「楚、楚琳姊──!」徐聖雨雙腿頓時失去力量的跪下大哭。而張小圓也緊咬著牙,悲憤交雜的顫抖起來。

  「怎麼可能?這傢伙怎麼……」羅奈更是不願接受:「妳這王八烏龜!難道刻意換小圓的服裝就是為了這個嗎……」

  張小圓聽了才察覺,楚琳身上的服裝的確和剛來時不一樣,像是特別換成和自己一樣的:「她……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猜到主使會設計妳,所以扮成妳去找主使……」羅奈跪在楚琳已經了無生息的遺體旁,抱起她的身子:「妳不是老說這趟幹完後要當幹部、買房子給窮人住嗎……給我醒醒啊!我們這趟還沒幹完呀!混帳東西!」

  徐聖雨以淚洗面的哭喊:「對不起,嗚嗚……我們不該分散的、楚琳姊……」

  張小圓一時難以相信這一切的發生,卻說這時,躲在背後的湯穆文點了點她的手,並舉起自己的手機並激動呼道:「看,這是她傳給我的。」手機上顯示的,是一張畫質模糊但依舊能辨識容貌的照片,「這就是崔玫的真面目、這就是崔玫的真面目!」

  「崔玫的……真面目?」她們幾人立刻圍到手機周圍,照片上,是一位銀髮、深紅大衣、面孔老成滄桑而怒目相視的老女士。

  這一刻,他們才意識到,周楚琳用盡自己的力量,將他們一直想得知的主使面容拍了下來,並於臨死之際,終於將這則消息傳達出來了。

  羅奈和徐聖雨再次淚水潰堤,尤其羅奈,從未流淚過的她,現在已經再也矜持不了。

  「混蛋……羅奈想要和妳一起闖下去的呀……」

  張小圓則已無法言語,她哽咽的眼眶泛淚,直到湯穆文靠在她身邊,又說了句:「她是個勇敢的女人,她面對那從來沒人敢反抗、沒人敢試探的崔玫也毫不畏懼,甚至大膽的拍下她的模樣。我認為,她已經到達了前人前所未有的高度。」

  這時,羅奈注意到楚琳的手指染著血,似乎用血跡在地上引導方向,導向其中一扇窗廉被拉開的窗。

  「這是……」羅奈發現了楚琳臨死要傳達的另一個訊息,她馬上奔向那扇窗,探出去,那是東方海域的方向:「快看啊!那裡是──」

  窗外的景色,最黑暗的夜幕被逐漸升起的黎明朝陽渲染。

  黯淡之夜,就此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耀眼的金色光輝。

  冉冉升起太陽之下,汪洋海域中央的,是一座色彩繽紛,種滿奇顏異色不同花朵的花園島。島嶼邊際,恰有幾艘快艇從皇后館過去,隨後幾名模糊的身影,從艇上登陸島嶼陸地。

  「那座海上花園,一定是主使藏身的地方!」羅奈指著窗外不斷高喊,激動的說:「是楚琳在最後得知主使要躲去哪的……她用自己的血為我們引導方向,她要我們去把主使崔玫找出來,然後徹底擊垮她!」

  「楚琳姊姊,妳是我們薔薇館的驕傲。」

  張小圓抱起楚琳的遺體,任由其鮮血沾在自己的身上,走向窗邊,看著明媚朝陽下,海上的花園島,流下了溫熱的淚珠。

  「我們收到妳的訊息了,我們絕對不會讓妳失望。」

  朝陽下的雲朵隨風飄移變形,短短的幾秒,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靈魂顯現,雲霧彷彿化作楚琳微笑的模樣。良久,才朝遙遠的天邊,逐漸逝去。

  羅奈的淚水仍抑止不住,她看著那些隨風而散的雲,像在和她道別:「謝謝妳,這是我最後一次依靠妳了……」


  不久後,她們報警讓警察來處理遺體,說來諷刺,到了這種時刻她們反倒和警方合作起來了,其他原本要刺殺張小圓剩下幾人的殺手,也因警察到來而不敢動作。

  但她們之所以先離開,並非她們不願留下陪伴周楚琳,而是因為她們知道人已死矣,作為活著的人,更重要的是「繼承她的精神」。

  過一會,她們竟跑去威脅皇后館的老闆,要求交出屋頂上的私人直升機鑰匙,那老闆原本以為幾個女人沒什麼好怕的,刀子架到脖子上才知道認慫,也就乖乖地交出鑰匙,讓其餘的四人搭上直升機立刻往海上島嶼方向前進,要與崔玫真正徹底的一決雌雄──

  不是成、便是敗;不是生、便是死。

  組織與整座城市的命運,究竟會落入哪一方的手裡?


  由羅奈駕駛直升機,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便抵達花園島周邊。

  邊界有不少嘍囉把守,但駕駛羅奈完全無所畏懼,從遠方飛低後直接利用螺旋槳當武器衝落,嚇得所有守衛不跳海就得被攪成肉塊,沒一會便既安全又危險的強勢登陸。

  四人從直升機上下來,由張小圓站在最前頭,走過登陸入口處的百花步道,行至島中央,一座設計如古代神廟般的現代展覽館。

  她對著館上的空中花園高喊:「花苑主使崔玫、我知道您在裏頭,請您現在立刻出來談判!」

  過了一會,展覽館內的廣播系統開啟,她們才首次聽到來自神祕的崔玫的聲音:「薔薇館啊──妳們真的不知道放棄,明明可以只下到黑繩地獄,為何要自討苦吃跑來無間之道呢?」

  羅奈對著廣播器,像在對她本人猛罵:「妳個老不死的人渣少狗話!我們有預備措施的,妳要是不出來,我們一通簡訊就讓妳的真實身分暴露在全球網路上,今天晚上的新聞就都會是『國內最大黑道組織的幕後主使曝光,竟然是個老不死的死老太婆』啦!」

  崔玫又透過廣播器發聲:「呵呵,那就進來吧,進到這座展覽館的大廳之中,走過大廳,登上來空中花園見我。但我先說了,妳們不可能上得來的。」

  徐聖雨踏出腳步了,她站到四人的最前方正氣凜然的說:「楚琳姊為了改變,為了引導我們找出妳,命都能犧牲,那不管妳還有什麼可怕的手下,『我們』都不會再害怕了!」說完後她心虛的唸了句:「我是說……『我』不會再害怕了……」

  崔玫諷刺的笑了笑,「無須多言,妳們只需要進來即可,妳們馬上會明白自己的決定有多蠢。」

  廣播結束,展覽館的大門電磁鎖解開,四人也迫不急待地闖進去。


  展覽館內又大又高,四周都布滿著奇特的花種與奇異的人工花卉。

  不過,整座館也就只有這高大的一樓,只要到大廳盡頭,搭乘唯一的電梯就能直達樓頂上,最花團錦簇的空中花園。

  「嘿嘿嘿……終於來了耶!」

  然而,站在唯一的電梯大門前的,是一名身著如殺豬肉的屠夫,沾有乾涸血痕的劣質圍裙,滿口爛牙又骯髒的肥胖大媽。

  她一手是兇惡的衝鋒步槍,一手是生滿鏽跡與血跡的豬肉刀,嘶牙裂嘴,笑看他們一行人像野獸在盯著嫩肉一樣。

  「終於可以把妳們切塊、切塊,然後拼起來、拼起來──切塊……這次我要拼出一隻蝴蝶!可愛的小蝴蝶──妳們都將成為我新作品可愛的蝴蝶!」

  四人都被這傢伙有點嚇著了,特別是剛才還說不會再害怕的徐聖雨。不過湯穆文則是老早就躲在小圓身後,很快的道出:「她是沈海棠,牽牛花親衛隊裡最變態、最噁心的殺人狂。她喜歡將被害者用那把大屠刀肢解,然後拼成動物的模樣,至今她已經有超過八幅這樣的『作品』,每一幅所用的人體不小於兩具。」

  「嘁……」羅奈雖然有些退縮,但一想到周楚琳,馬上就握緊拳的往前踏:「不管是誰都一樣啦!我數到三不讓開,待會腦袋都得搬家:一、二、三──妳完蛋啦!」

  「羅奈姊等等!」徐聖雨突然拉住羅奈要衝過去揍她的手,並指向沈海棠大媽一旁,那從角落陰影轉身來,慢慢映入眼簾的另一人。「不會吧!那是……」

  「難、難道──」連張小圓都雙眉深鎖,見到那逐漸浮出暗影的第二人,頓時倒抽一大口氣。

  金髮狼狽瀏海、破洞高級西裝、黑色全罩手套、金花繡紋長褲。那混血兒似的俊美容顏,充滿神秘魅力的站姿與氣息。

  是的,這個人正是她們再熟悉不過的「那個人」。

  「果然以這樣的方式見面了,」只見她輕輕開口,甩動瀏海,面部冷漠無情的說:「我能為筱風姊做的,已經盡力而為了,我也警告過妳們遲早會有這一天的,那麼,休怪我無情了。」

  徐聖雨的話卡在喉嚨不能出,許久才終於滿懷衝擊的喊道:「怡、怡蘭姊──!」

  不錯,沈海棠與蔣怡蘭──通往主使崔玫前最後的難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49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幫|鬥智|暴力|背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五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七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95136817所有巴友
小屋新開箱AWM渾沌戰士!我的回合!抽卡!有讓您回憶起童年嗎?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7702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