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後世篇 (12)

作者:小褎│2020-07-10 12:10:00│贊助:2│人氣:48
第十二章 誘餌

  馮梓容提出這樣的懷疑,主要在於如今護國公府不若從前靖王府、當今朝政體系也與從前有著巨大的差別,加上據衛名淵所言,當今皇帝衛閎似乎很排斥靖王府一系,因此名裡暗裡都在擠對著這已然強大了五百餘年的三房嫡支,其中又以護國公府首當其衝。

  衛閎不喜歡衛昊可是衛家宗室周知的事,雖則兩人的齟齬都是那些陳年且如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兒,卻是這小小的齟齬經過數十年後、竟也是成為難以跨越的鴻溝。

  衛名淵聽得馮梓容的問題後也略微思考了一會兒,又問:「妳打算怎麼做?」

  「眼下情況不明,但我想著朝廷那頭再如何也無法光明正大搶人,所以要使也只能使陰招、例如更進一步地擠對護國公府。」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所以護國公府壯大是一切的立根之本,接著我只要說服爹娘同意、住來你這兒便好。」

  衛名淵曉得馮梓容是個為了自己、連名聲也不願顧及的性子,因此又是想了想,道:「這般不妥,雖則他們不敢光明正大搶人,但卻能以別種方式逼迫妳就範,妳得想想馮家。」

  例如如今的馮正道與周幼芍拿著的是官發的教師執照,僅憑這些在各處國立、府立等高級學校都能吃得很開,而這回要往汴方王都那頭的工作也是由原本任職的乾元府第一大學舉薦過去的、與朝廷那頭不無關係,更別提如今除卻馮敘輝外,馮家人都在公家體系裡任職。

  當今雖然法治已遠重於人治、天子的權力亦削為如從前六部尚書那般大小,然則天子卻依然有能力暗中掣肘侍奉於公務體系裡頭的人們。

  馮梓容抿了抿嘴,又是撇了撇嘴道:「如今我二哥在刑部那頭任職,或許他有本事。」這話說得有一半像是在賭氣似的。

  衛名淵伸手摸了摸她的臉,又道:「護國公府如今也不至於舉步維艱,只要妳的家人願意,我們便能一道引蛇出洞。」

  馮梓容應了聲,道:「今日有人竊聽已是頭一步,我想著他們被你打上這一掌、定也會更加確定這當中的貓溺,所以我還是越快搬過來越好。」

  衛名淵點頭,又道:「這幾日妳也別出門了,得加把勁練功才是。」

  馮梓容笑了笑,應下了他的要求。

  其後,兩人又是商討了一會兒接下來的對策,衛名淵便送她回家去。

  幾日後,兩家子在衛名淵有意的安排下,在馮梓容家中會面,美其名是為了彰顯衛家誠意,實則撒下誘餌……

  ──說起前世,太匡帝后與馮正道夫婦二人是君臣關係,縱是馮梓容如何有心,想給禪位的太上皇與太上皇后二人更健康的社交生活以促進其身心健康,卻也難以找到能與他們地位相近的人與他們一道玩樂閒談。

  衛家與馮家恰巧都有長壽的基因,馮梓容曉得已然年邁的太匡帝就算退位、定也還有好一段時間能活,更何況太上皇帝與太上皇后二人身子的小毛病雖不少、卻沒有什麼大毛病,若是能像個孩子一般快快樂樂地玩耍,再配上御醫的侍奉與調理,肯定也能舒舒服服地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其實太上皇與太上皇后這二位人精也明白她的孝心,卻是他們多年為帝后、早習慣了沒有友人的生活,後來馮梓容左右也是沒辦法了,便是忍痛將自個兒的「殺手鐧」給「讓渡」出去──

  她先徵求了馮正勛夫婦與馮敘集夫婦的同意,又問了女婿與女兒的意思,接著便向德康帝請旨,讓馮炤嵎與衛乃涵這對新婚夫婦「奉旨」哄太上皇與太上皇后二人,其後自是又加入了不少兩位老人家的孫兒、曾孫輩子女,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從天南玩到地北,直到兩人崩逝前,還笑著提及馮炤嵎夫婦的孝心。

  ──兩人自然了解靖王夫婦已然不需要這樣的聲名,因此提及馮炤嵎夫婦便是最後施予靖王和馮梓容後代子孫的恩惠,也順帶惠及一直以來兢兢業業為朝中骨幹的馮家。

  而今雙方家庭會晤、法律地位已然平等,也不曉得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

  這日,且不言衛名淵那方,衛昊與衛名棕夫婦二人都到場,便連衛乙岫也來湊了熱鬧;至於馮梓容這方亦是幾乎全數到齊,甚至趕不及回國的馮敘輝也特地以視訊參與。

  馮家的客廳小、能容納的人不多,因此馮梓容也被嫂嫂們帶到別層樓去,只留下大嫂王淳芊作為代表留在客廳。

  在這世,馮梓容的幾位手足們也就只有馮敘恪與馮敘集二人還沒成婚,然則前者已然訂親、後者也論及婚嫁,在她印象裡也還是盧玉娘與葛悅寧二人,葛悅寧甚至還是她高中以來的友人,這才讓馮敘集給認識的。

  這廂,客廳那頭在會談,馮梓容則在自個兒的房間接受堂嫂景子珈與二嫂余善箴的問話。

  兩位嫂嫂的個性依然如前世一般,一者大方、一者嚴肅,尤其是余善箴如今在地方府衙任職,與丈夫馮敘時一般都在處理刑務問題、是馮敘時的下級機關,因此那般威儀擺起來可也嚇人。

  「小妹。」余善箴似乎早被馮敘時知會過一回,因此這廂倒也沒多問什麼,只是提及別的話題:「護國公府不一般,雖然今非昔比、爵位也只是個虛銜,但衛二先生究竟還在嫡系內,妳的性子不喜歡與人多有往來,得做好準備才是。」

  早已生了仨兒的景子珈如今是全職主婦,這廂也跟著叮囑起來,無非不是將來進夫家的規矩云云,後來兩人猶豫了一會兒,又是說起了將來生子的問題等等。

  這些馮梓容都不是頭一遭,前世也沒少聽過幾位嫂嫂唸叨,因此這廂倒也有幾分回憶的味道在。妯娌倆看得馮梓容聽得認真,便也說得更加盡興,直到王淳芊敲門走進來才算停歇。

  王淳芊看得幾人聊得盡興,不由得牽起了笑容,又道:「梓容,前頭都談得差不多了,現在是爹娘與護國公、國公夫人四人在談。」

  「名淵……衛二先生呢?」

  「他正與其他人說話,左右沒我的事、我便先過來了。」王淳芊尋了個位置坐下,又道:「梓容,前頭一切都好,接著他們還得商議婚期還有呈遞給禮部的事。」

  馮梓容也沒多說些什麼,只是調侃了自己道:「明明是我的終身大事,但我現在這般看起來倒像是沒事人似的。」

  王淳芊深深地看向馮梓容一眼,又道:「衛先生似乎迫切地想將妳娶回去。」

  馮梓容聽了這話也露出了溫暖的微笑,道:「他是這個性子。」

  余善箴這時說道:「如若是等不得的,又怎麼能保證他會珍惜妳?」

  「他等我很久了。」馮梓容此世與家人們的關係其實有些疏遠,便連兒時在老家待著的時候、整年只見一回父母兄弟的狀況也不是沒有的,因此在這方面說嘴倒也不惹人懷疑:「我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他了,雖然也是這些天才重認了人,但他一直在找我、也一直在等我。」

  余善箴看了馮梓容一會兒,而馮梓容也坦然以對。又是一會兒後,王淳芊才開口說道:「妳的心意已決、我們也不會再說什麼,不過妳還得記著,無論對方是哪方宗室都好,咱們家裡頭永遠會是妳的依靠。」

  馮梓容笑了笑,道:「我明白。」她永遠明白。

  景子珈看得眾人的話都說得差不多了,便開始說起其餘話題來,說的無非不是馮梓容將來的工作與出路以及家裡頭其他人的安排云云,直到前頭長輩之間的會晤都結束以後,眾人又貼心地留給小倆口說話的時間,而後馮梓容便被叫回客廳與馮正道和周幼芍夫妻二人談話。

  那廂,幾位手足、嫂嫂們都已暫且退避。

  馮正道板著張臉、周幼芍也抿著嘴,一時間三人僵在客廳那頭無話可說。

  馮梓容早不是從前那誠惶誠恐的小姑娘、而是老練的靖王妃,因此她在等了一會兒後便是在椅子上欠身向此世的父母道:「爹、娘,未曾提前告知你們是由於我希望將事情確定下來才不會讓你們更加掛心,名淵待我極好,我也願意與他一道攜手一生,還請爹娘同意。」

  她蓄意將這話說得全是漏洞,將自己先斬後奏一事稍加修飾以外,更再次請求同意──但其實也表示著馮正道夫婦二人已經不得不同意。

  「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妳識得他時可曉得他為衛家宗室?」

  馮梓容看得馮正道有些艱難地開口,便也拿出了先前那套說詞來,將前世與今生的經驗合一訴說:「我還與祖父住一塊兒的時候便認識他、同時也喜歡上他了,但在我曉得他是衛家宗室的人後、本來嫌著麻煩也萌生退確之意,卻是後來……他的身分之於我而言也不是這麼重要,只要他是衛名淵、我便喜歡他。」

  馮梓容此世的祖父母都去得早,因此若馮正道想要驗證也是死無對證。

  夫婦倆又沉默了下來,好一會兒,周幼芍才道:「妳若想好便好,衛家宗室並非高不可攀,只是妳的性子……妳的性子拗,往後該有什麼分寸得好生拿捏。」

  馮正道見妻子同意、自也是提點了幾句。

  馮梓容全都低眉順眼地應了下來,而後夫婦倆也沒想多說些什麼,便讓她喚來了幾名手足,一群人分了幾輛車往外頭的餐廳一道用餐去,這當中幾乎沒曾提起關乎馮梓容的婚事,顯然馮梓容提及婚事的那時開始便震撼了他們。

  馮梓容曉得,家人們似乎想藉由這一餐、又或者這短短幾日的時間彌補著彼此一直以來疏離的關係,因此也從略微生疏與客套、逐漸地轉為親近甚至親暱。

  那對她來說不難。

  只是此生究竟並非前世,而且不提前世的父母故去已久,她與手足們的年紀相差甚大,在她前世臨終以前早已去了七七八八,也因此此生面對他們所表達出來的生疏並非純然的生疏,更是一種猶如在夢境一般的不踏實與近鄉情怯。

  她是開心的,卻無法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來,因此也只能藉由自己的演技拉近彼此的關係。

  結果證明成效斐然。

  兩日後,當一家人們又往各地工作去時,彼此之間的情感早已親暱許多,而馮梓容也沒漏看了他們臉上表現出來的諸多感慨。

  究竟是血脈相連。

  再其後又是約莫半個多月的時間,衛家已然將衛名淵與她的婚儀提交給宗室。

  正當馮梓容於衛名淵的家裡頭習武結束後,正悠哉悠哉地看著電視新聞,偶然見到了大燁歷史精華介紹,看見那節目裡頭引用了不少戲劇橋段,當中正有自個兒前世的形象時,忍不住大笑。

  衛名淵回來時就恰巧看到馮梓容身上披著薄毯、笑倒在羅漢床上,他許久沒看見她如此開懷的模樣,心裡頭竟是隱隱有些吃味,便是走了過去將她的腦袋給枕上了自己的大腿,道:「怎麼這麼開心?」

  「方才這節目……噯!我都不曉得咱們的故事還有被拍成電視劇!」馮梓容笑得流出眼淚來:「瞧瞧那演員……我可從來沒在家裡頭稱你『王爺』,更不可能自稱『妾身』──還有呢!他們說靖王妃知禮、懂進退,但父皇向來看不慣我低眉順眼、卑躬屈膝的模樣,又怎麼可能對父皇說什麼君臣之道該當若何?」

  方才電視上剪輯的片段是「靖王妃」正對已然成為太上皇帝的太匡帝跪地俯首,並向太匡帝發誓會忠於德康帝以及太子衛又焞的橋段。

  「有,妳說過這般話。」

  「噯?可有?」

  「但是妳說的是『若有什麼不服氣大哥或焞兒的,妳定當身先士卒、抽乖那些王八蛋』。」

  馮梓容一聽不住僵了神色,接著打著哈哈道:「那不就是為了要哄你們開心嘛!」

  衛名淵看著她的模樣,也笑了出來道:「那些電視劇我都曾看過,無一不是小說家之言,也別往心裡去。」

  「若是真在意那些、我還至於笑得這麼厲害嗎?」馮梓容撇了撇嘴,從衛名淵的腿上爬了起來,又是整個人趴賴在他身上道:「名淵,咱們從前死後是被葬在哪兒的?」

  「我們並未入皇陵,倒是葬在乾明縣。」

  「也就在皇陵隔壁而已。」馮梓容這些日子沒少補過現在的行政區劃:「那頭荒郊野外的、都是……靖王府下的產業?」

  「因為是陵寢,所以都歸靖陽郡王一脈管理,妳想去?」

  「想。」馮梓容重新坐正了身子,道:「這陣子我練功時發現長進得快、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從前我可是給書太醫扎過一回針、也吃過師父的藥的,不曉得是否有這樣的差異才讓我渾身彆扭。」

  衛名淵想了想,又道:「那套針法已然失傳、更別提師父從前的藥……但是為什麼要去陵寢那頭?」

  「挺有趣的不是?」馮梓容眨了眨眼,道:「都是小說家之言,瞧瞧咱們的老骨頭會不會和現在的這皮囊相互感應。」

  「那可是鬼故事。」

  馮梓容聽了一縮:「總歸都是咱們吧!」

  衛名淵曉得她有些膽小,卻忍不住道:「妳就不怕發生什麼異變,且不提讓人曉得了咱們的身分、更會發生什麼無可挽回的後果,例如咱們的魂魄就困到那屍骨去……」

  馮梓容抓緊了身上的毛毯,打斷了他的話道:「你別嚇我!」

  衛名淵看了失笑道:「不會有事,我年年都會去一回……靖王府底下的支脈嫡系逢年過節都得往那頭祭祀的,無須擔憂。」

  馮梓容聽了恨恨地捶了他胸口一拳,道:「就你敢欺負我!」

  衛名淵將她重新拉回自己懷裡,又道:「我們明日就去。」

  「這麼快?」馮梓容聽了一愣,又道:「禮部那頭怎麼了?」

  「還沒怎麼著,卻是宗室那頭有不少聽命於皇帝的開始屢屢探查護國公府、甚至連遮掩也不想遮掩了。」

  「怎地這般急性子?」馮梓容微微蹙了眉,又問:「從前我曾問過父皇,他說先帝不是這樣的人才是。」從前的太匡帝曾與她說,天祐帝雖然多疑,但在許多方面的處置上其實做得很周全,例如他能下手殺害梁王,卻在徹底清除梁王府勢力後、對待梁王遺眷百般照拂;例如他狠下心來逼迫繆王府上下幾乎要到絕境,但卻未曾對支持繆王的朝臣親眷痛下殺手。

  簡單地來說,天祐帝是有針對性的──又或者說對於皇位十分執著的天祐帝有著極端人格,將一切都劃分得涇渭分明。

  衛名淵頷首道:「這的確不像是他的個性,但現在的皇帝究竟不是從前的天祐帝,或許也不能相提並論。」

  馮梓容想了想,又道:「或許與那位直王……便是現任太子有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43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abbit116所有活人
ハイエナ- MY FIRST STORY (中日歌詞) 如果聽過...就代表你的心死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