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五章-后見后 Queen to Queen

作者:K.I│2020-07-09 23:00:01│贊助:4│人氣:34

  悠悠演奏的古典琴弦旋律,被人們談話的嘈雜給淹沒;富有靈魂的藝術畫作與雕像,被人們起舞的身影給遮擋。

  這裡是「女皇招待會館」的大廳,而崔玫與薔薇館一行人約定的地點在三樓之上的頂樓舞廳,他們五人勢必得跨越守衛與可能的刺客,一路直達樓頂見到組織主使崔玫,替這一切的反叛畫下句點。

  卻說到達樓梯口時,守衛將他們攔了下來:「此宴會的主人有聲明,夜晚後若有人入場,只有一名十五歲的少女和十八歲的男子能進入,其餘人必須待在一樓。」

  羅奈差點就要對他開扁,可仔細觀察,發現這些守衛好像只是女皇招待館的員工,並非組織的手下。

  張小圓回頭小聲的和大家說:「姊姊們,待會保持通話聯絡。我帶首領先生上去,如果太久沒有回來,妳們便趕緊跑。」

  周楚琳第一個大喊:「為什麼!我們都到這了,還要怕那群慫貨?」但被聖雨擔心太大聲地拍了一下。

  「不是害怕,而是這裡是主使在的地方,她一定會在周圍都佈滿自己的人線,待在這簡直是甕中鱉一般危險。」她冷靜的回答。「那,我們先走了,如果不是主使死,就是我們倆死了。不論怎麼說,這麼久以來很謝謝妳們,我愛妳們,姊姊──」

  羅奈跳起來才拍得到小圓的頭:「不要亂插旗!」

  不久,張小圓和湯穆文通過守衛,向羅奈、楚琳、聖雨揮過手後,兩人攜手往階梯上前進。


  張小圓內心既不安又緊張。事實上,她每走一步,都在想隨時可能突發危及狀況。但她沒有表露出來,在一旁湯穆文的眼裡,她就像樓下大廳那尊聖潔、崇高的女神像一樣,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曾改變過那慈愛、溫柔的微笑神情。

  抵達三樓頂樓,發現所謂的舞廳有三大間,這三間彼此距離遙遠,走廊很長,每間廳門皆沒有守衛,更沒有路標指示他們該往何處進。

  抬頭看向懸吊的監視器,監視器甚至沒有發出紅外線光,張小圓不得已只好傳訊息給主使,但最糟糕的是,手機早就沒電了。這下不只找不了主使,連和其他人通話也沒辦法。張小圓緊咬著唇,只得憑自己判斷帶湯穆文往離自己最近的舞廳先行探入。


  時間回推至十分鐘前左右。

  待在一樓的其他三人見張小圓通話中斷,怎麼打給她也都沒接,很是擔憂。

  周楚琳第一個說:「那小屁孩在幹什麼?不,肯定是主使耍了什麼陰招,她可是連自己親生兒子都不放過的傢伙,我不相信她會和小圓有什麼正常的談話。我不管,我要進去找小圓和首領。」

  徐聖雨皺緊雙眉:「我也這麼認為,雖然知道主使在這很可怕,但我也想幫小圓!」

  羅奈問:「那我們該怎麼進去?羅奈看上去是像十五歲沒錯,但要繞過守衛進去有點困難呀。」

  周楚琳打探了一會周圍,發現會館外牆邊有緊急爬梯,便用拇指示意大夥往那去。

  她們悄悄地繞過邊界守衛,還真的就順著爬梯進入了二樓窗口。其中,徐聖雨最後因為動作太慢被察覺了,下方警衛怒得高呼:「喂!那邊那個往上爬的,給我下來!」

  聖雨嚇得差點鬆手,但楚琳抓住她上來,而羅奈則回頭用撒嬌的語氣對那下方警衛說:「警衛叔叔,如果我們下去的話,你會讓我們從正路上來嗎?」

  警衛馬上喊:「當然不會了!」

  羅奈便以戲謔的撒嬌口吻回:「這就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走入黑道!」隨後把窗戶緊緊鎖上。


  進入二樓後,他們再次混入吵鬧的人群裡,見到許多男男女女和男男、女女。徐聖雨說:「守衛應該都集中在一樓樓梯口了,這裡通往三樓的路好像很順暢。」

  羅奈探了探,的確如她所說,「不管如何還是小心至上,這真的不能開玩笑。」

  踏出小房間前,周楚琳突然問:「對了,小圓剛才穿什麼衣服來著?半路上我們換過裝,我有點忘了。」

  「小圓的穿著……」聖雨扶著下巴想了想,想起來的時候還興奮地跳了幾下:「我想起來了!好像一樣是紮腰白襯衫和黑色短裙,她的比例特好,穿那套簡直就像模特兒一樣。不過妳怎麼突然問這個呢?」

  周楚琳揮了揮手,好像隱瞞著什麼似的:「沒什麼,突然忘記了而已。」

  羅奈覺得奇怪,但沒問出口。


  三樓上,張小圓在第一間舞廳繞了繞,這裡放著現代流行舞曲,緊湊的節拍與吉他貝斯交織出動感的音符,此刻在她耳裡,全都是干擾搜索的噪音。

  她很快帶湯穆文離開舞廳,並問他:「您印象中崔玫的穿著大概是怎樣的?有沒有什麼特徵,例如胎記,或代表組織高層的徽章?」

  「我好一陣子沒親眼見到那老女人了……」湯穆文說不出來,為自己無法幫上張小圓感到愧疚自責,但不到三秒,他突然靈光一閃般的大呼:「啊、有!她喜歡穿著玫瑰一樣的深紅色衣服,而且她帽子和拐杖上一定都別有一朵黑玫瑰!」他說完後又覺醒似的睜大眼,倉促的從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機更激動的說:「這裡這裡──妳可以用我的!」

  「我怎麼都沒想到你也有呢?太好了、有你真好!」

  張小圓隨即試圖打給羅奈、周楚林、徐聖雨,但她們未接,低頭一看發現訊號只有半格,於是改發簡訊:

  「我是張小圓,崔玫似乎在館內放了訊號干擾器,電話打不通,這是用首領先生的手機傳的。崔玫的特徵是帽子上別著黑玫瑰,拐杖也是,衣服有可能是深紅色的,特別注意這樣的人。」

  回頭向穆文說:「我有不太好的預感,先去廁所躲一躲吧。」

  湯穆文看著張小圓,高興地點頭:「嗯、我答應妳!」

  幾分鐘後,小圓和穆文都不在這了。她們三人才登上此三樓,並由楚琳手機收到消息,三人看了異口同聲的唸出:「深紅衣服、黑玫瑰帽子、還有拐杖?」

  互看了彼此一眼,又由周楚琳說:「媽的,這裡剛好三間舞廳,那小屁孩帶著另一個小屁孩跑哪去了?」

  徐聖雨摳著腦袋想,「會不會她已經進去其中一間了?說不定她已經和主使在會談……」說到一半,突然產生一種悲觀的念頭:「啊!但如果已經遇上主使了,不就代表她可能有危險嗎?怎麼辦怎麼辦──」差點又要哭了。

  羅奈搔了搔頭髮,試著盡力分析:「她能告知我們主使的裝扮大概是怎樣,說明她應該已經多少見過主使了,只是出於某些原因又沒能和她好好面對面。至少,她還能用首領的手機傳訊息,就說明他倆應該都還相安無事。」

  周楚琳卻搖頭:「妳怎能確定那真的是小圓、真的是湯穆文的手機?她可是黑道幕後主使耶,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人能夠查清她的真面目。就算我們很行,真的綁架到她的魁儡又來到這,又怎能確定現在就不是她設下的圈套?」

  「的確是這樣……」羅奈聽了也覺有理,但也就更擔心:「這麼說來可能性實在太多了,也沒準有超乎我們想像之外的,看來勢必得趕緊找到她了!」

  「這裡剛好三間,我們三人就各分一間去找吧!」周楚琳說完,便對聖雨和羅奈指了指,三人快速的分開行動。

  而廁所裡的湯穆文,他坐在掃具間裡,他雙臂抱著膝蓋,身體蜷縮的憂心忡忡著:「小圓一定要沒事……大家一定都沒事……」


  白襯衫、黑短裙的小圓回到第一間舞廳那,她這次穿過歡聲鼓動的舞池,也經過在調音區那大展身手的DJ旁。她發現,這廳內有個不明顯的小門,門上雖然有許多嘻哈風格的噴漆與貼紙,但唯有一個標誌絲毫不被掩蓋或汙染──一朵黑玫瑰。

  小圓左顧右盼一會,下定決心,最後推門進入。


  幽冷黯藍,這裡是燈光昏暗的密室。

  空調比想像中的冷,也或許是恐懼與壓迫感所致,讓人由內而外的寒冷,毛骨悚然,四肢顫慄起來。

  「妳終於來了,張小圓。」

  聽到滄桑的聲音,她馬上四處探望起來,這裡的回音太重了,她根本分不清聲音是從哪傳來的。

  房間末端,一盞燈光微微亮起,小圓才看見一名戴著紅帽別黑花,一襲深紅大衣,手持拐杖的皺紋女士坐在對面的高椅上。

  「我特意把這徹底清空,就是要好好和妳一對一的商談。如何,還滿意嗎?」

  小圓察覺她身上的穿著,暗自唸著:「深紅大衣、紅帽黑玫瑰、拐杖……她!」隨後才大聲點回應:「還不錯,就是外面吵死人而已。」同時,手上已暗暗緊握小刀。

  「我聽到風聲,有人說,權筱風其實根本沒死,如果此事為真,那妳們反叛我的目的是什麼?」

  「少裝蒜!我們要是不反叛,妳遲早也會主動肅清我們,更甭提你們對我們多年來的壓榨……我們娼妓在社會飽受歧視,連在黑社會都被欺壓,錢比普通人更少、尊嚴也被剝削的不剩皮毛。有人慘遭濫殺,你們反倒保護兇手;幫你們保守秘密,還反過來被興師問罪,我告訴妳,妳就是個禽獸不如的領導者……不,光從人格而論,妳也是個差勁到極點的垃圾!」

  「哦?年輕人說話居然這麼衝動,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妳,第一次聽到妳的聲音,就不要這樣遠距離的對話了,我們就好好的面對面聊聊吧。」她發出邀請:「過來吧,這兒沒有半個守衛,應該足夠說明我的誠意和『信任』了吧?」

  「信任?」小圓邁開步伐,慢慢加快的走向椅子上的她。「妳好意思提『信任』?我們信任組織的時候,妳對我們做了什麼?筱風姊信任妳,即使不知道妳是誰都為妳賣命這麼久,妳又對她做了什麼?」

  她緩緩地站起身,不知道是年紀大了還是坐到腳麻,又或者她居然也同樣感到恐慌──她的腳是顫抖的。

  「既然妳摧毀了我們的信任,我要來摧毀妳的!」這時,小圓已經來到她面前不到五公尺,突然就更加快步履,幾乎是用跑的衝向她並狂吼:「去死吧、為妳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吧!崔玫──!」

  一刀直捅進她胸腔,「呃啊啊──!」崔玫完全不及躲避,鮮血當場濺在張小圓的白襯衫上。

  但,那哀號,被刺中時發出的是年輕、尖銳的慘叫,和剛才蒼老的嗓音完完全全不同。

  「怎、怎麼回事……」小圓才驚覺情況不對,馬上伸手打掉那人戴的帽子,才發現那惶恐痛苦的面貌,根本不老。

  那人根本不是崔玫。

  替死鬼臉上的皺紋,全是化妝畫出來的,沒過多久便呼吸艱鉅,白眼翻去並斷氣,最終失去意識身亡。

  剎那間,吞噬思緒、絞殺理智的不安貫徹張小圓。這時,原本迴盪在整間密室的聲音突然逼近到耳朵邊,宛若來自深淵的最後的耳語:「只要沒人見過我的真面目,我就能安安全全活下來,將世界操弄在我的股掌之間──」

  利刃出鞘,金屬摩擦聲響,小圓馬上轉過身反擊:「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聲音根本也不來自身後,反倒是『現在』的背後,才是那長刀高高舉起、閃爍鋒芒的所在處。

  「永別了,薔薇館的張小圓。」

  下一刻,氣流被撕碎般的高速切裂,鋒利無比的長刀當場劈穿小圓肩頸:「嗚啊啊啊──!」

  鮮血如火山爆發般噴湧而出,從背後砍下這一刀的,才是真正的發話者,也就是她尋找的真正目標──花苑的幕後主使,崔玫。

  「妳們無謂的反叛,到此為止。」

  心臟跳動到極限後又急速減慢,脈搏漸漸薄弱,血流如注的張小圓,僵硬的、艱難的回過頭。

  她的眼神的恐懼,頓時化為最旺盛的復仇怒火。

  此刻,崔玫驚覺,這張臉孔根本也不是張小圓,而是薔薇館小隊的另一人……

  她是,周楚琳。

  「妳以為一切全在妳的計算中?笑死我了……我才剛抱上必死的決心,這麼簡單就看穿妳的一切了……妳已經不再神秘了、不再恐怖了!你就是組織的主使,人渣老婊子……天殺的崔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39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幫|鬥智|暴力|背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四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六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owofmath666大家關心一下政治
高嘉瑜:UMAJI+預算高達1.5億 嘉瑜緊盯後續推動效益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076&snA=5860021&last=1#dow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