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穿越DarkLand】第四十九章 接巒城-3

作者:葉葉小畫家│2020-07-09 22:19:33│贊助:50│人氣:409

 <49-3>
 
  雲層掠過,黛青天幕下有無數剪影。景物都帶著濁白,平原上的薄霧彷彿冥河上的水氣。
 
  一顆心臟狂跳不止,那初上戰場的少年兵卒心中戰慄。臉頰上還印著代表青春的痤瘡,他本以為自己會因此雀躍,但此刻腦海卻只有揮之不去的家人身影。
 
  這是他本該在鄉野收成的日子,就因為這該死的義務。
 
  雙手被汗水浸濕,營長騎著飛馬在身旁大吼。但他聽不進去,他只知道答「是」。因為體制逼得他向前、體制逼得他赴死。
 
 
  「叭叭叭──叭叭叭叭──」旋律在曠野中飄盪,持著兵刃的人們在底下喘息。紅旗高高揮舞,蕭姆管一響,兩軍便紛紛向前衝殺。
 
  「轟轟轟──」大地彷彿一頭從沉睡中醒來的巨獸,它在隆隆不絕的聲響中抖動身體。
 
  先是拋石機的巨石投擲,帶火的瀝青和碩岩不斷撞擊接巒城。「咻──砰!」碎石飛迸間接巒城哀嚎聲四起。
 
  「啊啊啊啊──」
 
  「舉盾、舉盾。」一名接巒城領導不斷大吼。「該死的多德拉──」話還未說完,「咻」的一聲,那人便被碎石貫穿頭顱。
 
  城牆火星和岩礫四射,帶甲的殘肢抖落在殘壁中,被輾壓的接巒城士兵正滿臉是血不斷呻吟。
 
  「移動、移動!」天震地駭的嚷聲與弓兵一同向前。
 
  「放箭!前方──放箭!!」統帥由後方下達命令,它層層傳遞,當長弓兵旗手旗幟一舉,緊接而來的便是兩方的漫天箭雨。
 
  「唰唰唰唰!!」嚴密射擊的箭雨遮蔽藍天,飛箭從超過五百公尺的距離飛速而來,有的穿透步兵甲,有的被盾牌擋下。
 
  揚起的沙塵與鮮血相伴,狂舞的箭翎和星火交迸。那哀鴻遍野的大地掠奪著生命,一把把抬升的長矛直直向前。
 
  「走、走、走、前進、前進──」
 
  「殺啊──殺啊──!!」那震天殺響就連高空中的梧桐都感到震撼。
 
  但他沒有悲傷、沒有憐憫。【展翅的雄鷹見到的便是這番光景?】這是此刻梧桐腦海中的思緒。
 
  【原來這便是戰爭的樣貌?】他在心裡感動著,為眼前磅礡的場面、為那人類交迸的文明。
 
 
  前行的軍隊終於來到了短兵相接。「維持陣形、維持陣形──!!」一位位營長邊揮著劍刃邊吶喊著。
 
 
  「呼、呼、呼。」那是披著戰甲的喘息聲。後方士卒不斷推著他們向前。
 
  前排民兵面露膽怯,但他們知道自己只能前行,因為就連那該死的同袍都想讓自己死。
 
  塵土飛揚,遠方的黑點、白點逼近,只見一排穿戴破爛的士兵衝殺而至。
 
  終於來了,那背叛安哥洛的接巒城守軍,在這念頭過後便是無止盡的揮劍。
 
  「鏗鏗鏗──」
 
  「啊啊啊啊──」兵刃撞擊聲混和哀鳴,有民兵腹部中劍,有人被長槍刺穿。身旁之人一個接一個倒下。握緊兵刃,不是殺人就是被殺,這便是戰場上的真理。
 
 
  踩著雲霧,梧桐在高空分析【人數相差太懸殊了……這次安哥洛特爾一方加上左右翼只派出五千名,後方的大軍仍按兵不動,這場接巒城幾乎可說是必敗之局。】
 
 
  「騎兵來了!接巒城騎兵已至!!」安哥洛特爾中路前方的雇傭兵紛紛大喊。
 
  蕭蕭馬鳴,只見一隻隻飛馬從天而降。巨狼騎士一躍,利爪便將皮甲貫穿。
 
  馬蹄挾著沙塵撞擊而來,牠們將戰士城一方的雇傭兵全數衝散,而被衝散的步兵紛紛成了刀俎上的肥肉──
 
  標槍疾射、戰錘斜落,「噗!」有的腦漿四溢、有的被長矛刺飛。
 
  接巒城的重裝騎兵一到,場面一度混亂,潰散的士卒就連逃跑都不行,騎著飛馬的騎士拿著鍊錘從後方一掃,步兵的人頭立刻被絞下。
 
  「屠龍者戰士團前進!屠龍者戰士團前進!!」戰士團的旗幟一進,鎧甲撞擊聲便規律響起。「咚咚、咚咚!」那數面盾牆像坦克般輾壓大地。
 
  戰士團將矛尖伸出盾牆。亂竄的守軍騎士一過,那前放的長矛便將衝撞的騎獸開膛破肚。
 
  訓練有素且整齊劃一,只要騎獸一倒,後方的戰錘兵隨即向前。他們用戰錘的鵜鶘嘴貫穿頭盔。「哧!」鮮血淋漓,頃刻間他們已將騎士的腦殼敲碎,
 
 
  梧桐望向下方戰士城的步兵【雇傭兵和徵招士兵明顯素質較差,而屠龍者戰士團……不僅人數龐大,面對敵人臨危不亂,應敵步驟還井然有序──】
 
  【他們不僅有『換輪』和『士兵交錯相抵』、『人牆伸縮站位』,嚴密的盾牆和利劍守的密不透風,當前方戰士疲累時後方士卒便隨即補上,看來屠龍者戰士團相當難對付。】<註>
 
 
  吶喊聲和哀嚎聲不絕於耳,那碧綠的大地正接受鮮血灌溉。現下兩造民兵幾乎傷亡殆盡,那穿著破爛皮甲的屍骸還要被後方兵馬以及兇猛巨獸踐踏。
 
 
  【看來接巒城一方的中路是凶多吉少。】梧桐在上空悠哉的輕敲手指,他接著望向戰士城的右翼。
 
  【阿爾傑率領的右翼也該行動了。】
 
 
  旗幟昂揚,左、右翼同時進發,騎士和騎兵在上空掩護著下方的步兵,第一目標便是奪取制高點。
 
  從天而降的羽箭阻擋來路,排排兵卒跟隨著龍旗奮勇向前。
 
  因為距離,短暫的空檔來臨。眾人思緒紛紛,這是最後的念想,他們知道,在這刻後便要化作安哥洛的利劍。
 
  阿爾傑惦著他那在後方的弟弟。伊特勒、畢爾想著此次代表溪石堡率軍的同父異母大哥。
 
  傍著急促步伐,終於到了兵戎相見的時刻──
 
  「陸戰騎士,將敵軍撞開!!打亂他們陣型!!!」阿爾傑發號著司令。
 
  傳令兵在傳令甬道疾行,現場巨狼和獅獸騎士亂竄,而空中被飛馬騎士擋開的羽箭四迸。彌天羽翼挾著長矛逼近,已到了兵臨城下之時,那架起的長梯爬滿了兵卒,被巨岩擊打過的城牆已經脆落不堪。
 
  揮舞兵刃,接巒城上的兵卒有的從城牆上墜落,有的持著盾牌格檔長弓箭矢。
 
  「倒熱油!!倒熱油!!」接巒城的守軍大喊,一個個大鍋在城牆頂端乍現,只見滾燙熱油從天而降。
 
  完了──這是腦中最後的念頭。
 
  那爬著長梯的士兵表情驚恐,那是生命的消逝,一個個戰士城雇傭兵從失足而落,還連帶將下方的同袍一齊拉下。
 
  「不要停下,前進,繼續前進!!」戰士城掌旗官聲嘶力竭吶喊著。黑壓壓大軍緩慢前行,眼看就要登上──
 
  倏然,從城牆頂端,一個個鐵製輪盤飛出。它像齒輪般旋轉,那飛快的銀灰色好似電風扇的扇葉。
 
  「鈴鈴鈴!」四周布滿奪魂聲響,那噬人凶器由後方鐵鍊操控,所到之處士兵紛紛人頭落地。
 
  「矮人鋼絞顱械!矮人鋼絞顱械!!」前排的士兵見狀紛紛大喊,在鮮血四射間,爬梯的軍心一陣大亂。
 
  「啊啊啊啊──噁!」慘叫過後連帶筋膜、骨肉悉數削下。
 
  「治療修士呢?修士呢?」一些重傷的士兵開始膽怯嚷嚷。
 
 
  在空中的梧桐將身軀飛低,他雙手抱胸並默默將細節記下【這器械倒沒在現實世界中見過……這工藝可是十分精巧啊!】看著眼前慘況他卻由衷讚嘆。那些人的生死本就與他無關,他是這樣想的。
 
  「跟隨我!!」在城牆上的低空,只見阿爾傑一手接過龍旗、一手執著長矛向前。
  飛馬羽翼一展,幾發裂空槍矢擊落絞顱械。
 
  一旁的接巒城弩兵見狀低身前踏。「唰唰唰──」他們在極短的距離弩箭齊射。
 
  「能量護盾!」阿爾傑暴喝一聲,他將飛射而來的弩箭一一擋下,但隨即遠方又來兩個絞顱械。只見上空的飛馬慢了一拍,左邊羽翼被卸下。鮮血四迸間飛馬從高處墜落,阿爾傑向前方一躍,下馬的他終於踏上了城牆。
 
  「圭多!掩護我!!」阿爾傑朝空中大喊,只見圭多騎著獅鷲羽翼雄展,在空中阻擋來箭。
 
  「神聖湧動」、「聖靈槍矢」阿爾傑雙腳一沉便是兩招連用。在神聖湧動加持下的聖靈槍矢疾射而出,光影一掠,它正橫掃著接巒城守軍。
 
  城牆上戰士城士兵不多,一個個黃色罩袍的守軍接二連三直撲而來。阿爾傑,換上長劍以一敵多,長盾在前,他一路向右城牆的制高塔樓進發。
 
  陡然聲響,右下方忽有絞顱械射出,正與守軍血戰的阿爾傑不察,他翻著身軀踏了兩步,但仍反應不及,他立刻舉起長盾,怎料「匡噹」一聲,連著盾牌、他左胸竟被貫穿……
 
 
  「殿下,前方來報,接巒城守軍有大量矮人鋼絞顱械,左翼前線舉起黑旗,統帥騎士鄔德犧牲,右翼前線統帥阿爾傑陷入苦戰。」
 
  「該死,矮人鋼絞顱械十分難纏,勃溫到底在做什麼?現在竟然還不下達命令馳援……」伊凡諾雙手握拳,那汗液正在頭盔下直流。
 
  「『萊禾』、『丁塔基』率五百重騎兵,騎飛馬立刻跟上!」伊凡諾說罷,雙腳一踏立刻騎獨角獸竄至前方。
 
  「是!」萊禾的高瘦身影與丁塔基的臃腫身型一齊頷首。
 
  五百騎兵衝向城牆,那空中的箭矢因巒城守軍陷入苦戰而大量減少。心急的伊凡諾金黃眉毛深深深皺起【擅至行動勃溫一定不會輕饒……但我不能放著阿爾傑死去……可惡!!】
 
  高速的寒風拍打臉龐和飛羽,他從空中望向下方,卻見到底下如同煉獄。那是奮勇廝殺的人群和苦苦掙扎的士卒,瞧見這一幕卻讓他更心焦了。
 
  【阿爾傑……你可別死啊……】
 
 
  此時前線的阿爾傑望著大量失血的左胸。雖有盾牌擋著,但那鋼鐵器械仍直直的插穿板甲並深陷在胸口中。
 
  他持著長劍將包圍的士兵架開,忽感頭腦一暈,他眉頭一皺、將絞顱械的匕刃拔出。大量鮮血向外噴灑,那濺到臉上的血液已分不清究竟是敵人抑或是自己的。
 
  幾乎可以聽見頭盔內自己的粗息。破了洞的肉體像透風的牆,止不住的腥紅狂洩,全身血液好似已不在腦袋裡,但他手中的長劍仍是不停揮舞。
 
  此刻,意志撐著他前行【我不能在這裡死去……】
 
  【我還沒守護安哥洛……還沒完成我的兩道誓言……】指關節因出力而喀喀作響。
 
  「靈光斬擊!」他爆喝一聲,一道金光飛射而出,劍風挾著意念將兩名接巒城守軍腦袋斬成兩半,但甫倒下兩名,後方的黃袍守軍隨即補上。阿爾傑一個踉蹌左、右手臂被削下一片肉。
 
  混戰持續,城牆上安哥洛特爾的士兵漸多,但他們不斷推擠,這讓阿爾傑有些站不穩。
 
  他身軀顫抖,眼見長劍又至。逼命的瞬間,他勉力揮了幾劍架開守軍,但腋下又中了一劍。那將要傾倒的軀體,體內熱血正不斷滴落在城牆上。
 
 
  「阿爾傑爵士,您還好吧?、」一名不認識的己方士兵問道。
 
 
  「還、還好……」阿爾傑背對著陌生士兵繼續與黃袍守軍纏鬥。突然一陣直達心臟的裂痛,他驚駭的向下一瞧,自己竟被短匕首從背後刺擊,他快速掃過,那傷口只離心臟一吋。
 
  他敢肯定襲擊之人便是自己帶領的士卒。阿爾傑思緒紛亂,霎時兩側的殺伐聲皆聽不見,一切就像慢動作般,他腦內閃過弟弟的影像、戰士堡、伊凡諾殿下還有沃爾同。陣陣耳鳴傳來,直至意識逐漸消散……
 
 
  那人是誰?、他究竟是哪方的人馬?
 
  不,現下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難道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咚!」一聲,他雙膝跪地。身軀向下之時他戮力抓住意識。

         敵人?

        別管了,刺吧,刺吧,都讓你們刺吧──
 
  他伸著鍊甲手套狂亂尋找。終於找到了,但可笑的是,那顫抖的手就連東西都拿不穩。
 
  突然背後又中了一劍,那手中藥瓶險些砸碎在地。低下眉目,他望向手中緊握的瓶身。深邃眉眼帶著稍縱即逝的猶豫,隨即他一口將藥劑吞下。在吞嚥的同時淡芒伴隨著軀體。
 
  【沃爾同爵士……抱歉,浪費您一瓶為數不多的高級回復藥,看來這次又被您救了一命。】
 
  奮力擋下兩劍,氣力漸湧後他猛然抬頭,但那襲擊之人早已經無影無蹤。正當阿爾傑準備提劍再殺的同時,背後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那是擔心摻和緊張的聲音。「阿爾傑,你沒事吧!?」
 
  「殿下!?您怎麼來了!」
 
  「我、我收到你陷入苦戰的消息。」伊凡諾身後的騎兵一至,形勢立即逆轉,他們像神使天將一般從天而蒞。白羽飛飄、他們挾著無盡的戰意,這讓原本就瀕臨崩潰的防線更加潰敗。
 
  雲梯上的步兵一個個踏上城牆,當龍旗插在城牆上的霎那士氣立刻大振。數不清的旗幟在城牆上搖晃,一眼望去有溪石堡的盧德、蘭參堡的凡賽特、屠龍者戰士團,但最顯眼的莫過於那挾帶血腥的多德拉耿。
 
  將近三公尺高的騎獸蠻橫衝撞,上了城牆後騎兵發揮優勢,尤其是那臨時被編入軍隊的民兵,他們便是那毫無抵抗力的人體沙包。
 
  飛馬和獅鷲橫掃接巒城,哀鳴四起,城牆上灑滿鮮血,獅鷲的利爪一抓、鷹嘴一咬,黃袍守軍立即斷成兩截,就像那是什麼好吃的脆皮餅乾。
 
  一面面接巒城旗幟倒下,而龍旗則高高立起。當阿爾傑站上右城牆的制高塔樓時,安哥洛特爾的中路衝車已至,他們已經跨越接巒城的寬大壕溝,血紅色的龍旗正迎風而盪。
 
  「殺啊!殺啊!」戰聲隆隆,他們包夾著接巒城守軍,右翼和中路彼此配合,守軍的士兵一個接一個倒下。
 
  「圭多!下城牆!!下城牆!!!」伊凡諾邊揮舞著長劍邊大喊。
 
  「跟隨我!」城牆上一片混亂,只見圭多雙腳一踏、領著騎兵立刻竄下城牆彼端。
 
  羽翼翱翔、目標將近,只見數十個守軍正抵著城門。「唰──」圭多率著幾名騎士飛撲而下。
 
  「裂空槍矢!!」騎士們同時發招,數十發槍矛齊發,它遮蓋暖陽、蔽天直落。
 
  猝不及防,「咻咻咻咻!」貫穿鏈甲的槍矛筆直釘在地面。血肉四散,城門的守軍慘叫不絕。「咚、咚!」那倒地的瞬間城門大開。
 
  那城門為垂降柵欄,由漆黑鋼鐵所鑄,並經由人力轉動旋臂依照高度升降,當遭受衝車撞擊時以人力相抵還是可以增加防禦,但只要人力消失,那垂降柵欄將會變得脆弱。
 
  「快進入、快進入──」掌旗手朝後方大喊,只見中路的戰士團持著長槍長驅直入。
 
  高空中梧桐耳畔響起熟悉的聲音「主人,那位鍋蓋頭術士著急尋你!」尼迦用公會訊息說道。
 
  梧桐算了下時間、輕嘆一聲,想必傷兵已送至後方。
 
  他在空中瞅向戰場【看來沒必要再看,已成定局,也收集到了不少情報,是時候該回去了。】梧桐在空中一擺便直直降下地面。大袖一揮,他便在戰場邊緣處開了道傳送門。
 
  在殺聲和烽火中,一個個掌旗手奔跑進城,黑壓壓的步兵輾入,各家族的旗幟佔領了接巒城。
 
  在城中最上方的高地,一座鐵灰色的三層古堡靜靜佇立。接巒城主提德伯爵站在堡中塔樓上,那握著權杖的手指輕敲,似乎早已心裡有底。
 
  接著一只從接巒堡下達的命令傳出,「投降!投降!!」四周迴盪著聲響、它在城中繚繞。
 
  接巒城一方高舉白旗、士兵歡呼聲四起。
 
  【看來安哥洛特爾方贏了……】回到後援陣地的梧桐對此絲毫不感到意外,畢竟真正的戰爭現在才剛開始……




註:  吹哨換輪、士兵交錯相抵、人牆伸縮站位  為羅馬傳統的步兵戰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38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小說|奇幻

留言共 3 篇留言

方天
非常激烈的戰鬥,有種魔戒雙城之戰的感覺呀!

07-10 07:39

葉葉小畫家
謝謝矮人族方天大大(沒禮貌www07-10 08:21
大漠蒼鼠
葉葉寫戰爭好精彩,戰爭氣勢入木三分!

斯巴達的重裝步兵方陣跟羅馬相似、不過都對士兵的素質和忠誠度有很大的要求,戰力強大的同時維持的成本也很高就是了XDD

07-10 07:51

葉葉小畫家
不官如何都比宋朝雜魚兵好,是個男人都能當,兩萬對二十萬還會被團滅,囧07-10 08:22
十鳶
0w0 圖片那個東東是什麼阿?
戰爭要開始了,嘻嘻

07-10 08:51

葉葉小畫家
重力拋石機WWW

對啊,終於要開始了XDDD 感覺我寫超慢WW07-10 08: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y79051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6 上海迪士尼... 後一篇:2020 袖珍博物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azxcsqzcs
希望可以來看我錄的影片0.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