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α.悠久的古老的失落的

作者:破破內褲老師│2020-07-09 17:52:52│贊助:14│人氣:121
      12歲--

        窗外綻放著清澈的藍天,靜靜的看著窗外……

「 是的,桂二被檢定有憂鬱症的傾向,現在已經快要畢業了,勞煩家長您多多關心了。」

「 好的,不好意思麻煩到老師了…… 」

        父親與老師之間的客套話傳進了耳中,即便沒看過去,也能知道父親現在臉上帶著微笑……

……

「為什麼你有憂鬱症?為什麼啊--!」

砰--

        父親沉重的腳踹向我的臉,頭因此不由得撞上了後面的牆壁。

        即便如此,我還是迅速調整好跪下的姿勢,將毛巾重新塞進嘴巴中,靜靜的看著父親。

「 你那什麼眼神?真是令人厭惡!笑啊!快笑啊!」

        父親將鐵棍與附帶金屬的皮帶揮向我那赤裸的身體,背部、屁股、胸口、手臂、頭部,全身不斷受到鞭打與毆打,父親的拳頭與腳不斷揮來,打火機也不時燃燒著我的手掌……

        聽從父親的話,揚起了再習慣不過的微笑……

        隨著時間流逝,眼前漸漸的陷入了模糊,腦袋開始感到沉重,嘛……不會痛就好。

        父親的拳頭再次揮向眼睛,頭因此撞向牆壁,眼角的餘光看到了牆上的血跡,啊啊……原來剛剛一直從頭上感覺到的是流下來的血啊!

「 到底……你還有哪裡不滿啊!」

        父親那憤怒而猙獰的面容印在眼裡,他的粗糙雙手勒緊了我的脖子,弱小的身軀被大人的蠻力用力抬起。

而我能做的只有……笑著。

感覺不到一絲疼痛的我,眼前緩緩的出現走馬燈……


……


        我是……坂藤桂二,在這世界上是再平凡不過的一般人……

        是在偶然的一夜情下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很顯然的……親生父母之間的愛情並沒有持續多久,兩歲時母親便從身邊離開了,據父親說是因為母親背著我們偷吃的緣故。


……


五歲--

「你的眼睛長得真像母親啊……」

        父親時常沾著酒氣一邊這麼講著,一邊控制在不會瞎掉的程度不斷的毆打著我的雙眼。

        在那個時候,我的世界裡只有父親一人,父親的話、父親的教誨皆烙印在腦中。

        從小居住的地方是治安不太好的舊公寓大樓,走道無時無刻遍佈著狗屎與臭味,能常常看到幾個眼神宛如死魚的鄰居,其中有一個渾身臭到比屎味還強烈的老爺爺每次都試圖想把我拉到他住的地方,與之相比下,父親真是個善良的人啊。

        「 聽著,因為我是你爸爸,所以只有我能碰,知道了嗎?」

        我默默的點著頭,坐在床上任憑父親玩弄著我的生殖器。

        仔細一想,當時的我盡力保持父親所要求的那樣完美,即便感覺到無數的疼痛,我也能照父親要求的那樣成為完美吧。

        我堅信父親對我鞭打是為了我好,將我反鎖在家裡無法出去也是為了避免我被抓走,直到……那件事發生後。

        因附近無聊大學生的惡作趣,一個燃燒的物品被扔到家裡的陽台上,以此點燃了放置在陽台上的易燃物,產生了滾滾黑煙。

        不知為何父親一直認為是我放的火,不斷的鞭打我,疼痛比之前還要更加強烈、傷痕比以往還要更加深刻。

        不管我怎麼解釋、說明,父親終究只是一味的毆打我……

        撒謊是不對的,但當時我面臨了選擇,我該堅持自我,承受著沒有道理的鞭打與父親的憤怒,還是選擇父親所想要的結果?

        當時的我逃避了,五歲……人生第一次撒謊了。

「 是……我做的。」

        此時彷彿有沉重的枷鎖從腳的骨頭開始向上蔓延,捆住了全身。

        但不可思議的,撒謊後疼痛減少了,父親得到了單方面認為的真相後,滿意的收手了。

        此時我明白了,父親並不是要我成為完美的人,而是成為能夠服從他的人偶,於是我成為了人偶,而自那之後……我再也感覺不到疼痛了。


……


七歲--

        上小學後,我的世界整個被拓展開來了,父親平時半夜才回來,很少會待在家中,也因此我的回憶只有孤獨一人的被鎖在小公寓房間裡……

        但是我接觸了不同的人,老師、同學以及……朋友。

        學校的生活讓我感到了快樂,原來這世上有這麼的快樂的事情啊……

        功課好就能被老師讚美,因為長的比同年級的同學還高,只要附和一下就能吸引到名為朋友的快樂存在,與家裡相比,學校宛如天堂般快樂……但這份快樂也僅僅只能在學校,而也因這份快樂,更加深了孤獨感。

        放學被迫抓回到家中,接著父親上班後,幾坪大的空間內無法出去、無法獲得任何娛樂,僅僅再次面臨孤獨一人靜靜等到天亮的孤獨感隨之衝擊了全身,但也更加深了我對學校的嚮往……

        學校……是我快樂的地方,原本是這樣的。


……


10歲--

        接觸新的班級、認識新的同學,只要附和與打交道就能結為名為朋友的羈絆,多麼的快樂啊。

        但一次意外卻打破了這份最後的快樂……

「 (嘔)…… 」

        一名瘦弱的同學嘔吐暈倒了,檢查出是背部外傷引起的,在老師的追查下得知了前不久發生的事情……

「 哈哈!桂二你也來幫忙按摩啊!」

「 可是……」

        瘦弱的同學趴在桌上,任憑無數的同學以按摩玩鬧的心態玩弄他的背部。

        愉快的打鬧吸引了我,我知道玩笑不能太過火,於是僅僅只用了一根手指搔癢了瘦弱同學的背部。

「 哈哈!好癢喔!」

瘦弱同學的笑聲伴隨著上課打鐘響起……

        然而……

「 欸?」

        當時所有參與的同學將手指向我,把瘦弱同學不適的原因都歸咎在我身上。

        我看著某幾個人,有的用拳頭、有的用力拍打的人也都指向我。

        我……

「 對不起!」

         看著父親與對方不斷的道歉,我只能在一旁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不管怎麼解釋,仍無法說服老師以及父親,僅因為我成長的比較快,長的比同齡還要高一點,因此便默認了是我的力氣造成瘦弱同學的受傷,而我只能靜靜的看著父親拿著道歉的禮物向對方的家長道歉。

         不對……不是我……一根手指……僅僅一根手指就……背部大面積受傷?

         不對啊!

        父親的鐵棍揮了過來,仍舊感覺不到一絲疼痛,但不知道為什麼,心臟好痛……彷彿破了個大洞般感到的是無止盡的空虛感……要怎樣才能把它填滿呢?

        自那之後,學校的一切讓我感到了厭煩,不管是同學的笑聲,還是那為了滿足自己的脆弱友誼,我已經厭倦了,但為何……

我仍在笑著?

我更討厭即便如此仍要痛苦的戴著虛假面具的我。


……


11歲--

        父親的毆打越來越病態,從很久以前單純的毆打,成長到現在全身赤裸的跪在地上……

        父親將毛巾塞在我的嘴巴中,命令要我保持微笑……

「 笑啊--!」

「 哈、哈哈哈--!」

        聽從父親的命令,不斷的哈哈大笑著,任憑父親將打火機燒灼著我的手指……

仍感覺不到疼痛……

        而這一年的某一天放學,我遇到了母親……

        當時的我究竟是什麼表情呢?我只依稀記得我彷彿看到了一絲希望……

「 媽…… 」

「 …… 」

        然而母親很快與我擦身而過了,當我緩緩回過頭時,看到的是母親上了陌生男子的車。

        我將這件事告訴了父親,父親只帶著嘲笑的表情看著我……

        接著過了幾個月,父親載著我偷偷跟蹤在母親的身後……

        我靜靜的看著母親與不同的男人從旅館離開,早上一個、晚上另一個。

「 嘖……臭婊子。」

        記憶中只記得聽到父親的這麼一句話……


……


回到現在--

        父親雙手勒緊我的脖子,腦海中不斷閃過過去的記憶,此時的我只能呆呆地微笑看著父親的猙獰面容,並隨時在腦中警惕自己不要讓塞在嘴巴裡的毛巾掉了出來。

        不知為何剛剛眼前不斷略過過去的無數回憶,但現在頭上流下的鮮血沾染了眼睛,即便如此我仍保持微笑,即便血液刺激著雙眼,我仍睜開眼睛笑著……

笑著……

笑著……

        鮮血默默的從眼角流下……

「 笑啊你這混帳!為什麼你眼睛那麼像那臭婊子!為什麼你那麼噁心啊啊啊--!?」

        面對父親的無數艱難提問,我只能選擇……

笑著。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僅僅一剎那,意識的最後一刻彷彿掉進了深不見底的海裡……


……

「 **=-%+.&₩--!」

        回過神後,我抬起頭看向天空……

        從未見過的巨大月亮在夜空中綻放潔白的月光,深深的吸引著我的視線……

        「 *=/%-+?-=-+%*//?」

         耳邊傳來了陌生的粗吼男性聲音,然而我只是靜靜的沐浴著那漂亮的月光……

「 ₩&-【○°?」

        伴隨著一道頗有吸引力的低沉磁性聲音,巨大身影出現在我眼前。

        我將目光注視在眼前的無數身影上……

        父親的身高有180幾公分,然而……我眼前的是肉眼可見上百位、身高200多公分的無數巨大壯碩男性組成的軍隊,像書上看到的維京戰士似的。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戴著單眼罩的白髮男性,他蹲下身……其巨大的身軀還是比12歲的我高數個頭。

        眼罩男子手中放出了雷電,準備觸碰我的頭頂,那巨大的手掌只要輕輕一捏,我的頭顱就會變成肉醬了吧?

        雷電瞬間流進腦袋裡,傳來一陣暈眩感……

        「 這樣你就聽得懂了吧?」

        眼前的眼罩男子講出了我聽得懂的語言,不對……是我忽然聽得懂對方的語言才對。

        我默默的點著頭……

        眼罩男子揚起令人安心的微笑繼續追問……

「 很好,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回答了……

「 坂藤桂二…… 」

「 是嗎!坂藤桂二啊……呵呵,真是個怪名字呢!」

        眼罩男子笑呵呵得摸著我的頭……

        我看向四周,是我完全沒有印象的陌生大平原……

        我向眼罩男子問道……

「 叔叔你是……?」

「 喔?我嗎?哈哈!我是《華納神族》族長,名叫……奧丁呦!」

        眼罩男子揚起燦爛的微笑如此說道……

「 奧丁嗎……真是怪名字…… 」

        奧丁對於我淡淡的發言愣了一下,接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 哈哈!怪名字嗎!敢說我名字怪的傢伙這世上還真沒有呢!小朋友你很有種呢!我決定了--!」

        奧丁轉到身後,向自己的夥伴們大聲宣示……

「 這小朋友……我就收他為養子吧!」

        無數的壯漢們也是先愣了一下,然後張開嘴巴……

「 欸--!?」

        巨大的聲響傳遍整個平原,我呆然的看著語出驚人的奧丁。

        奧丁看向我,巨大的身軀輕鬆的將我舉起,讓我騎在他那粗大的脖子上……

「 等等!族長!為…… 」

「 哈哈--!」

        記憶的最後,我只聽到奧丁那愉悅的微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35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空空
主角小時候也太慘了吧 只不過是憂鬱症而已.... 這父親 哀

07-09 18:02

雪芽
校園霸凌常常發生。

07-09 18: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KTart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 後一篇:[達人專欄] 航星的阿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lanlee888ALL
繪圖小屋 歡迎進入༼ つ ◕_◕ ༽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