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管理者的主題 74 掏耳朵

作者:小光光│2020-07-09 14:31:56│巴幣:0│人氣:40


以下正文

       短短數分鐘的路程,曉月走的特別慢。

       主要是想要調整心情。

       一到家中立刻有人走了過來。

       「曉月,今晚是我的時間」

       璃香羞澀的神情中夾雜著躍躍欲試的眼神,這讓曉月感覺到既期待又害怕,不知道她晚上會做出什麼來。

       不過在這之前,媽媽看的有些不順眼。

       「曉月,你給我過來!」

       「是?」

       看媽媽一副霸氣的樣子曉月只能一頭霧水的走過去,一到旁邊他的頭就開始被各種搓弄。

       「等!媽妳幹嘛阿!」

       令人疼痛的手法讓曉月大聲喊到。

       可是媽媽根本沒有回應。

       「果然阿...多久沒剪頭髮了?」

       這麼一說,曉月才注意到。

       「很久了吧?」

       「哪門子回答阿?反正很久不見就讓媽媽來幫你剪吧」

       隨手一把剪刀,修剪就開始了。

       「哇!曉月媽媽手真巧」

       短短幾下的修剪,裡面的功夫可不容小覷。

       明明造型沒有什麼變化,可是整體感覺更加涼快、輕便。

       「媽媽的手越來越巧了」

       「當然!這可是我自豪的技術」

       而這麼一剪下去,曉月媽媽開始手癢了。

       「我看...在修短一點好了」

       「不不!你只是還想剪吧!不是還有爺爺跟爸爸嗎?」

       「不行,幾天前他們才剪過」

       困擾的時候,曉月媽媽的視線轉到了另外兩人身上。

       「璃香跟鹿迪沒錯吧?快過來~」

       「嗯?」x2

       兩人都對於突然的招手反應不過來。

       「快過來讓我幫你們修剪頭髮,說不定還能變得更讓曉月喜歡喔」

       頓時剪髮充滿了吸引力。

       「那麼我先來吧!」

       「璃香姐姐不要搶,讓我先吧」

       鹿迪一把搶過椅子。

       「不不,還是讓我先來吧」

       看著兩人堅持不下,媽媽嘆了口氣。

       「那麼猜拳吧」

       「好!」x2

       兩人的鬥志異常旺盛,連簡單的猜拳都能看出兩人的豪氣...應該說是不服輸?

       「咕...三戰兩勝!」

       「好啊,我才不會輸給鹿迪」

       決鬥的過程中,互有輸贏最後以十一戰十勝,鹿迪的獲勝告終。

       本來兩人還想繼續,不過大家已經看煩了。

       在剪刀流利的滑動中,鹿迪的頭髮很快就處理完了。

       「恩...果然很神奇,明明我的頭髮被剪下一大堆,可是整個看起來根本沒有差別」

       「呼呼~畢竟我可是專研了很久的,比起這些該換人了」

       「好」

       輪到璃香的時候,媽媽注意到了側邊的髮夾。

       「這是什麼?好漂亮」

       「這是我目前最珍貴的禮物」

       優雅美麗的笑容讓大家看得有些呆滯。

       「怎麼了嗎?」

       媽媽發呆的樣子引來了關注。

       「喔?喔!沒事沒事,不過旁邊看起來不像沒事」

       「恩...或許不該稱讚他」

       看到曉月那鼻子快跟皮諾丘的鼻子一樣,可以自動變長,兩人不約而同的輕嘆一口氣。

       「那麼我就開始囉」

       「等等,我有點要求。我希望能把瀏海剪短一點」

       「嗯?為什麼?」

       「因為有一位姊姊他說過,我的眼睛很漂亮,希望我有機會可以換個髮型」

       「恩哼,那麼其他有需要什麼調整嗎?」

       「這可能不是該問我的」

       璃香笑著看向一旁的曉月。

       「我都可以,你們舒服就好。所以不要在瞪我了鹿迪」

       雖然給人感覺這句話是講來拯救自己性命的,不過曉月真的是認為做自己最美,不用特意迎合別人。

       「那麼我就不改變了」

       這個決定讓曉月媽媽在璃香的耳旁細細耳語。

       「看來你真的很在乎曉月呢,記得不要讓他死掉」

       「我知道的,媽媽」

       「呼呼~竟然稱呼我為媽媽,真大膽阿」

       曉月媽媽笑著摀住嘴角,拍打璃香的肩膀。

       然而媽媽不懂的節制力道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險些就因為後座力讓人直接趴下去。

       「...嚇死我」

       突然其來的刺激璃香差點HOLD不住,只能拍拍自己的胸口。

       「那麼我開始剪囉,至於"媽媽"這件事情就在加油了」

       笑著說完,曉月媽媽就流利地完成髮型。

       「這樣如何?」

       「恩~我很喜歡」

       照了照在側邊環繞的鏡子,璃香沒有一絲不滿意。

       「好!那麼你們去洗澡吧,曉月就去弄熱水給女孩子洗」

       「喔」

       隨興的利用魔力做出水溫大概41度的熱水,曉月就準備離開浴室。

       「那麼你們盡情享受」

       一與兩人擦身而過,曉月的手腕便一側一人的抓住。

       「鹿迪,你想的跟我一樣嗎?」

       「我不知道,不過我想大概是一樣的」

       只見兩人互相點頭,一同喊到。

       「別跑!一起洗澡」

       「不是阿,白!」

       還不等曉月罵完,兩人就把他丟進浴缸中。

       想當然爾,就曉月的幸運程度先不論福利畫面,在這之前後腦勺已經先撞到浴缸了。

       隨後熱水讓體身迅速升高,曉月感覺自己特別的暈,感覺是多躺一會就再也爬不起來的那種。

       不過萬幸的是浴缸的邊緣是圓弧狀。如果是銳角,現在人已經不知道該去哪裡了。

       然而曉月想爬起身來也沒辦法。

       「該死...」

       身體無法平衡再加上身上衣物又吸滿了熱水,已經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鹿迪你等等,曉月看起來好像不太行」

       「恩?什麼意思?」

       璃香沒有回答,只是看了看曉月。

       「還好嗎?」

       曉月沒辦法回答,只能搖搖頭。

       「看來沒辦法了,今天是不能跟曉月一起洗澡了」

       「我不要!我要跟親愛的一起」

       「不要任性,曉月看起來很不舒服了。不要再勉強他了」

       就在說服鹿迪的時候,曉月已經暈了。

       「快點把人搬出來,他已經像金魚一樣在冒泡了!」

       「阿阿,我知道了」

       面對人都要死的現況,也顧不得什麼洗不洗澡了。

       將人移出浴缸,兩人也隨即濕透了。濕潤的衣物透出內裏性感的內衣。

       「姐姐的格調怎麼說呢...很符合個性?」

       低調中卻充斥著性感的紫羅蘭,十分符合印象。

       「比起我,你也不遜色阿,鮮紅的內衣還很大膽」

       薄絲的情趣內衣跟襯托胸型的內衣,說來根本差不了多少,由其穿搭的人本身身材就很好。

       「比起內衣,我們還是先洗澡等等再幫曉月洗」

       「好」

       隨著衣物的褪去,浴室內的嘻鬧聲逐間變大。

       「你在幹嘛?」

       媽媽看到頭低低的曉月被丟到外頭有些好奇,尤其渾身上下還是濕的。

       「怎麼不回答?」

       拍了拍他的臉頰才發現,沒反應了。

       「阿阿!曉月你怎麼了!」

       隨著強烈的晃動,曉月真的已經失神了。

       「怎麼了嗎?」

       「發生什麼事情?」

       在浴室洗澡的兩人聽到尖叫,洗完澡的兩人連忙衝出來。

       「曉月他...他死了」

       「不不,他只是昏過去罷了」

       「那麼你們是幹了什麼事情?怎麼他會暈過去?」

       面對質疑,兩人都是搔搔腦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跟鹿迪只是...不想曉月跑走,想一起洗所以...把它丟進浴缸」

       曉月媽媽原先還只是驚訝於兒子暈過去,對於這個回答還沒有注意,然而在那邊食指互戳,一臉害羞的樣子讓驚訝變成錯愕。

       「...你害羞個屁阿!你們兩個洗完給我在客廳等著!」

       看著曉月被帶進浴室,鹿迪偷偷的補了一句。

       「看來大部分人還是不會接受姐姐的撒嬌」

       「這話什麼意思?我才沒有對曉月撒嬌呢!」

       「明明就有,就拿今天晚上你要做的事情,那也是撒嬌」

       「那才不是那是——」

       還不等兩人拌嘴結束,浴室內立刻傳來罵聲。

       「你們兩個到底在幹嘛!給我去客廳罰站」

       「是!!」x2

       宏亮的聲音讓兩人不由自主地照做。

       在聽到兩人離開時仍舊還在拌嘴,曉月媽媽只是無奈的嘆息。

       「怎麼說呢...我們曉月真是辛苦啊」

       「怎麼了?老公」

       「沒什麼,只是來多看兒子幾眼」

       「那麼來幫忙,曉月現在這麼重我體力有限」

       媽媽是屬於幾乎不會使用魔力的類型。

       「真愛逞強阿」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更何況我還有老公幫忙」

       在夫妻合力之下,兒子很快就變乾淨了。

       順便還烘乾,物理性的。

       回到客廳,璃香與鹿迪兩人有乖乖聽話,好好的罰站。

       「很好,有乖乖聽話。那麼我就稍微講幾句就放過你們」

       然而事與願違,"稍微"的定義在認知中有所不同。

       璃香與鹿迪認為的稍微可能只是幾分鐘,可是這個"稍微"卻持續了整整30分鐘。

       當教訓結束,兩人已經成了『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幹嘛?』的狀態了。

       「好了訓斥也結束了,你們可以自由活動了」

       「是...」x2

       頭一次跪坐,兩人的腿已經麻了。

       光是站起來就像僵屍一樣。

       「我聽說你們是交替跟曉月睡,不過今天是先搶先贏喔」

       惡作劇的一席話讓兩人充滿了鬥志。

       尤其是璃香,明明屬於自己的今天卻有機會被搶走。這讓她更是拚上了性命。

       「阿!!」

       「姐姐還是去休息吧」

       兩個人像殭屍一樣,緩慢的移動。

       「曉月的房間在二樓右手邊第二間,還有不要用魔力作弊喔」

       經過漫長的時間,兩人總算爬完了樓梯。

       「...這樓梯是不是特別長?」

       「我也這麼認為,不過今天我要搶在璃香姐姐前面!」

       「你想得美!」

       爬完樓梯之後,兩人雙腿已經沒力了,真的只能用爬
的再前進。

       最後兩人幾乎是同時間進到房內。

       「可惡阿...」

       「差點就放過屬於我的夜晚了」

       「...你們在幹嘛?」

       清醒的曉月開門後,看到垂頭喪氣趴在地上的兩人。

       「爭奪親愛的」

       「喔~!那麼誰贏了?」

       「平手」

       「既然平手,那麼我們就照舊吧」

       看著落寞的鹿迪,曉月只能摸摸她的頭安慰她。

       「好啦...我就不跟璃香姐姐搶了」

       儘管鹿迪有些不高興,不過還是乖乖的跑到別間房間去睡。

       「接下來就是我們兩人的時間了,不過在那之前...先拉我一把」

       璃香雙腳依然是麻掉的,能夠爬上來已經是拚了命。

       「...你們是做了什麼?」

       曉月將人一把拉起。

       「沒什麼,只是做錯事被你媽媽懲罰」

       「呵呵,媽媽的訓話可不一般」

       「親眼見識過了」

       「那麼今晚你在策畫什麼?」

       璃香有點意外,沒想到曉月會把自己的主意戳破,如果是平常的他就算知道大概也會默不吭聲。

       不過璃香馬上就猜到,為什麼會跟平常不同。

       「看來曉月也很期待」

       曉月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搔撓一下臉頰。

       「那麼就請你躺在我的腿上吧」

       璃香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然而刺痛的麻痺感讓笑容瞬間崩壞。

       「...還要我躺嗎?」

       「請不要客氣,不過躺下來請小力一點」

       雖然曉月很想叫璃香利用魔力舒緩疼痛,不過這是媽媽的懲罰,自己不該干涉。

       「好,我知道了」

       「咕嗚!」

       隨著曉月的躺下,大腿的刺痛讓璃香欲哭無淚。

       「還好吧?」

       「還..還好」

       畢竟這是自己的要求,璃香可沒資格抱怨。

       「那麼請你轉..轉個側身給我」

       能從璃香的聲音中聽出來,腿部的疼痛。

       「好~那麼就讓我來嘗試看看,能夠讓男生都沉醉於我膝下的掏耳朵。」

       聽到掏耳朵,曉月異常的興奮。畢竟這是自己上個人生就很喜歡的嗜好,尤其交給專業的挖有一種特別的舒適感。

       儘管現在不是由專業人士來做,不過躺在心愛的人腿上做這種事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而這是曉月上輩子無法體驗的,畢竟上輩子他沒有女朋友。

       順帶一提,這是由曉月媽媽直傳的密技。

       「那麼就先從耳朵外面的溝槽開始」

       隨著有些厚實的輕敲聲傳導至耳內,曉月不由自主的露出色色的笑容。

       「呼呼~看來很舒服呢,不過阿這雙手可以停下來嗎?」

       曉月像個中年好色大叔一樣,伸出手去觸摸淑女的臀部。

       「不要~」

       「真是的!」

       璃香只好朝著他的手背打了下去。看到人家不開心,曉月也識相地收回那隻鹹豬手。

       隨著掏耳朵開始進入耳內,清脆的聲音環繞於整個腦海,舒適的感覺環繞於曉月全身上下。

       「恩...在右邊一點」

       而舒適的感覺讓人意猶未盡的指引著舒適的點。

       「這邊嗎?」

       「喔!對對」

       越來越舒服的現在,曉月往如水母一樣,整個癱軟在璃香的身上,而璃香只是笑笑地繼續掏耳朵。

       「看來曉月你真的很久沒掏了」

       隨著一側耳朵的結束,當事人已經沉沉的睡去了。

       「這麼舒服嗎?」

       璃香只是摸摸曉月的頭,笑著將他移開自己的腿。

       「下次我要對自己好一點」

       摸著自己的小腿,璃香靜靜的看著熟睡的曉月。

       不知過了多久,璃香也打起盹來睡著了。

       到了早晨,叫醒璃香的不是清晨太陽的溫暖,而是臉頰上有些癢癢的觸感。

       「恩...?」

       半睡半醒的璃香只看到一隻手正在觸摸自己,之後仍舊躺下享受這懶洋洋的早晨。

       「...好吧」

       曉月只能看著胸膛上的口水,摸摸她的頭繼續躺著。

       而後是爸爸來叫人,璃香才終於起床。

       起床的時候,曉月還不忘調戲一下。

       「看來是個睡美人呢,都睡到嘴角都是痕跡」

       注意到自己的嘴角,璃香羞紅的擦了擦臉迅速跑開。

       「...兒子你故意的?」

       「一半?沒想到反應這麼大」

       「看來你還有待加強呢,善待女性方面」

       老爸對曉月的遲鈍默哀。

       「我盡力,在不減少地位的情況」

       「臭小子!拐著彎罵我啊!」

       老爸毫不留情的重拳直接招呼在曉月的腦門上。

       「反對暴力」

       「少耍花招」

       曉月以細緻的移動,讓攻擊與自己擦身而過。看兒子躲開,老爸立刻接續第二次的攻擊。響亮又疼痛的中指輕鬆的往額頭上打去。

       「疼疼疼!」

       明明有魔力強化,可是這一指跟在戰鬥中嚴重受傷差不多。

       「知道疼就好,該吃飯了」

       「喔...」

作者的話:掏耳朵!
然後工作很難找,做服務業我又做得很難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3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ove865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管理者的主題 73 傳承... 後一篇:管理者的主題 75 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29036985想要妹妹ㄉ巴友們
快來看我畫ㄉ妹妹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