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後世篇 (11)

作者:小褎│2020-07-09 12:11:39│贊助:6│人氣:58
第十一章 微小

  馮梓容前世雖未曾見過直王、亦只曾見過直王太妃一回,卻是曉得自己前世許多劫難都出自於那位老嫗的手筆,所以當衛名淵提起直王時,她頭一個念頭便是問起他的母親。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那他母親……」

  「就是直王太妃,但如今的直王並非自個兒族譜上父親的親生子嗣,而是皇帝與其母苟合所生,但這事很少人曉得、也就是偶然給靖陽郡王府的堂兄們聽見的。」

  馮梓容微微一皺眉,道:「現在的皇帝知道這事外洩?」

  「似乎還不曉得,只知道如今的太子因為酒醉說溜了嘴而盯上了靖陽郡王府,但我們彼此同為宗室、也沒人願意揭醜。」衛名淵斂起眼來一會兒,似乎是同為此感到羞恥,又道:「但是私底下的擠對卻是少不了的,如今……從前我的三哥與三姊他們在靖陽郡王府,過得雖不比從前辛苦、卻也不輕鬆。」

  「莫不是前生的孽債延續至今世?」擁有三世經歷的馮梓容對這方面究竟較看得開,又道:「那麼皇帝對……你爹如今如何?」

  「他們前生為父子,今生年齡雖然相仿、卻依然差了一個輩分,聽聞他們兒時曾是默契無間的玩伴,卻是後來彼此較勁過了頭、不再往來……」

  更不提待到兩人大了以後、各自身分有別,而身為從前靖王府後世子孫,同時也是權臣之後的靖陽郡王、護國公與安護侯等三支血脈嫡系是近百年來皇帝又愛又恨的對象,愛的是他們忠心護主、恨的是他們的光芒遠勝皇帝,也因此原本兩位兒時玩伴也漸行漸遠。

  馮梓容聽了前世父子倆在今生的糾葛以後,不住嘆了口氣,道:「就你們衛家人,一個比一個還要彆扭。」

  衛名淵本來也在感嘆之中,卻是聽了這句話不樂意了:「妳不也是我們衛家人?」

  馮梓容前世嫁給他,在皇室玉牒上頭冠上了衛姓為衛馮氏、自是為衛家婦,卻是今生她還是白紙一張,因此說起話來也特別有底氣:「我現在雖則給你『蹧蹋』了、也不是什麼清清白白的黃花大閨女,但總也是尚未字人的閨閣女兒家,當然不是你們衛……唉呀!衛名淵!你幹什麼!別扯我衣服!」

  衛名淵聽了方才那話可不開心!

  什麼叫做自己蹧蹋了她?

  不像話!

  他們都是成年男女、又有前世姻緣,更何況兩人你情我願、什麼叫做蹧蹋?

  「我不就遂了妳的心願、蹧蹋妳?」

  「你這小心眼的混蛋!」馮梓容實在是欲哭無淚,卻是自己也被撩撥得來了感覺:「你小心點!別扯壞了衣服、待會兒我又沒衣服穿!」

  衛名淵一勾嘴角,道:「上回那些新買的衣服留下不少在我這兒,不打緊。」

  「衛名淵!你陰險!」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是捏了捏他的腰,道:「改幾日我也整理一些行囊過來吧!」

  「不解風情。」衛名淵道了一聲,又不願她再分心,便也直接將嘴巴堵了上去──

  馮梓容雙手自然而然地環起他的脖子,不一會兒便是放縱於他如火一般的熱情之中……

  兩人纏綿許久,結束於一聲饜足的喟嘆。

  又是好一會兒,馮梓容才被衛名淵的雙臂給釋放開來,溫溫吞吞地往浴室走去。

  方才那令人忘我的插曲在熱水的洗滌下逐漸褪去了衝動後的餘韻,在理智逐漸拉回來時,她不得不凝起神來考慮著一切──

  當兩人都重新打理完畢時,便是坐回了客廳開始推演接下來將進行的種種。他們心知肚明,除卻得將後面的那條大魚給鉤出來的這個辦法以外,他們恐怕很難在律法上再次結為夫妻。

  他們如今的本錢太少、力量太微小。

  然則,卻還有方法。

  馮梓容猶豫了許久,終究是說道:「待到咱們兩家子都訂好以後,便直接挑開來吧!」

  「妳想當餌?」衛名淵停了一會兒,很意外地沒有阻止:「由護國公府直接發告消息也成,宗室丟不起搶人妻子的這張臉,只是如此一來馮家又會受到壓力,而這回或許護國公府不見得能護得住。」

  馮梓容想了想,道:「這事還得與我家裡頭的人討論,但我認為這是可行的方法。」

  衛名淵凝起神來思考了好一會兒,終究是道:「可以,但是要攤在陽光下、就得將一切攤得徹底。」

  「還有件事。」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我不去你那頭的公司工作了。」

  衛名淵凝神望向她,道:「不許。」他自然明白她的考量,但他依然無法接受。

  「名淵。」馮梓容自是曉得衛名淵的占有慾其實與自己不相上下的事,卻也耐心地說道:「如果我在你的公司工作、被你保護得密不透風,他們便難以下手,所以你得認真考慮這件事。我會選擇與你們公司有密切業務往來的公司投遞履歷,這樣一來你也能放心。」

  「不能當他人的祕書、也不能當業務。」衛名淵停了一會兒,道:「其餘的我想想。」

  馮梓容曉得他鬆了口,也就沒再繼續說起這話題,只道:「我還得勤加鍛鍊,如若有當年兩位師兄的身手、也就方便了許多。」

  前世除卻太叔燿以外,姬墨與懷辰的功夫可謂頂尖,到後來更是登峰造極,靖王與她原本留著兩人留不住,最後還是靠馮梓容背地裡帶著女兒涵兒以可愛攻勢收服了他們倆各自的妻小才成功讓他們留了下來成為幾個孩子的師父,而姬墨與懷辰也不負他們所望、將一身武藝都貢獻給幾位孩子以及王府上下的年輕衛士們。

  靖王與她的功夫縱是日益精進,在臨終前早是一代宗師、卻仍是比不過他們的武藝與本事。馮梓容曾想過,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天賦與努力不懈並進的結果。

  衛名淵聽得了她的話,不住苦笑了聲,道:「振作點,咱們現在雖不算一窮二白、卻也與前世是雲泥之別。」

  馮梓容也跟著苦笑道:「名淵,這幾日我在家裡自個兒練手著實不便,我瞧著日日來你這兒……你還能行?」

  「怎麼不行?」衛名淵怨怪地望向她:「夫妻數十年、妳怎麼又與我生份了?」

  馮梓容撇了撇嘴,道:「咱們現在還沒結婚、我又不能光明正大地住在你這兒……至少還得等咱們的父母都會晤過了才能看著辦不是?」

  衛名淵道:「若我此生非衛家宗室、也就不用忍得這般辛苦。」

  馮梓容聽了忍不住噗哧笑道:「你忍什麼?親眼見我的第一天就把我給吃了!」

  衛名淵幽幽地說道:「我忍了二十五年。」

  馮梓容聽了一噎,最終仍是摸了摸鼻子,又扯了扯他的衣角,道:「我都聽你的還不行嗎?你曉得的,我最聽話了。」至少前世在靖王平定鮮托回京城以後,她便再也沒有強硬違抗過靖王的意思──其實相對的,也是靖王對於她的掌控慾逐漸放鬆了的緣故。

  兩人之間的信賴早已堅不可摧,縱是遇上危急時刻、靖王仍相信她不會不顧自己的感受胡鬧、而她也會竭盡所能地找出兩人都能妥協的方法。

  也就例如前世靖王六十大壽的那日、已是在前世活了七七四十九載的她聽見南驤那頭傳來動亂情報。那時昭泰帝登基已有十年、國泰民安,或許是少有戰事的緣故、遲遲沒有能與靖王比肩的軍事人才出現,因此南驤那頭加急傳回來的戰報是大燁軍雖然及時鎮壓動亂,卻在後來遭受奇襲損失不小、其後更是丟了一城。

  ──雖說人人總認為被動防守是處於捱打方、定是較為不利,但歷史的戰事總結卻是表明了防守的優勢之所在,因此大燁丟城的事不可謂不嚴重。

  當時靖王與馮梓容並肩而坐,馮梓容在壽宴進行到了一個段落後,便是藉由如廁的由頭暫且離席,而後回到兩人的院子裡收拾兩人份的行囊──

  一會兒後,靖王也跟著回來看望,卻是一丁點兒也沒生氣,而後夫妻倆便是一道向特地前來祝壽的昭泰帝當場請命,直奔與南驤比鄰的盈州邊境……

  靖王領軍到達當地後,在半年內便將戰事俐落地結束,銀甲軍甚至將南驤打穿了開口,直入南驤腹地、瀕臨都城五十里,逼得南驤簽下了和平條約,並蓄意涉入南驤內政、以「光明正大」的離間計讓南驤再也不再與大燁兵戎相向……

  這當中,自然有泰半得歸功於馮梓容率領的一干靖王府衛士在南驤境內偷偷施展的手腳,這才能讓戰事如此結束。

  事後,馮梓容甚至還搭上昭泰帝給予南驤國書的順風車親手寫了一紙「大燁靖王妃文告」,內容指責南驤是妨礙夫妻兩人恩愛膩歪的罪魁禍首,要他們好好培養同理心云云。

  也就是這等令兩國百官朝臣乃至黎民黔首都感到微妙的文告,竟是生生地阻止了後來南驤的報復──卻不是因為他們當真乖乖地培養了同理心,而是因為被靖王妃這位女子這麼一鬧騰、好像兩國之間的利益交戰都是兒戲一般丟臉。

  自然往後也有安撫與解決動亂源頭的措施──例如南驤經濟與民生問題等等──不過那些他們夫婦倆老早就放手給後生晚輩們做、自個兒也就樂得在靖王府或者玉州別院裡頭膩歪了。

  衛名淵看著馮梓容好一會兒,似乎想起了些什麼,又道:「妳哪有最聽話?」

  馮梓容聽了可不服氣,又道:「我哪裡不聽話?那回你從鮮托回來後我就乖著了,哪次忤逆你的意思了?」

  「不,我不是指這件事。」衛名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要論最聽我的話的人,頭一個是然兒、第二個是晰兒。」

  馮梓容聽了一噎,道:「你拿我跟兒子們比?」

  衛名淵點了點頭,而後別開了視線──果然,馮梓容聽了就不幹了:「衛名淵!上輩子你老牛吃嫩草、哄著我像哄孩子一樣就算了!現在還拿我跟你兒子比!」

  說罷,便是伸出手來將衛名淵的臉轉向自己,又逼著他看著自己的眼睛好一會兒,便是用力地朝他嘴上吧唧地親了一口,又道:「往後你惹我生氣,我就這樣欺負你。」

  「當真?」衛名淵眼底精光一閃,道:「但是我捨不得妳生氣、又想要妳這般欺負我該怎麼辦?」

  馮梓容聽了不住笑了出來,道:「那你得想個好方法哄哄我。」

  衛名淵聽了便是一攬馮梓容的腰肢、將她給撈到了自己的身上,認認真真地「哄」了起來。

  兩人如此胡鬧可是常情中的常情,更是前世數十年來的習慣。

  他們熟知彼此身上每一處細緻處、更了解彼此舉手投足間的小習慣,兩人默契投合,在耳鬢廝磨間交融著對彼此的愛戀。

  兩人都是固執到極致的人,對於彼此的執著早已超乎旁人的理解,更沒曾想過為何來到今生依然非對方不可。

  彷彿兩人的靈魂早已不再只屬於自己、而是與所愛之人交融。

  馮梓容極其享受這般你儂我儂的時光,卻是忽地感受到一些悲傷。

  「怎麼了?」

  「沒什麼。」又是許久,馮梓容這才蹭了蹭衛名淵的胸膛,道:「再過幾日爹娘便會回來,我得在家裡頭乖乖等他們、或許難以與你見面。」

  「妳還是未出閣的姑娘,卻是與我這般分不開?」

  「未出閣?我早是你的了。」馮梓容曉得衛名淵在逗著自己,又道:「噯,這話我從前雖已說過幾回,但是縱有來世、我還是你的。」

  衛名淵滿足地抱著她一會兒,又道:「且讓我想想該怎麼在婚前把妳也拐進門。」

  「你這頭雖在郊區、卻也不甚隱蔽,的確不是挺安全……」馮梓容嘆了口氣,又道:「罷了!我也得好好想想該怎麼面對此世的爹娘,總是要些時間重新適應才是。」

  前世馮家的長輩們多逝世於太匡廿年以後,如馮煦與景宜穆皆是安享高壽。在德康帝繼位後不久,馮正道因為一次偶染風寒、身體每況愈下,最後不住咳血、病逝於書房。

  周幼芍與晁玫這兩名年長的女性看著自己的男人死去自是哀痛、卻也因為馮正道那時年事已高而沒有太多傷感,而後兩位女人也不知何時不再避著彼此,而是會在後生晚輩的陪同之下蒔花弄草、一面話起當年。

  馮正道夫婦二人臨終的時候、身為女兒的馮梓容都沒能陪在身旁,卻是姨娘晁玫是在她跟前、握著她的手離世的。

  那時,晁玫神智不清地對她細數著過往,無非不是覺得自己一生卑微窩囊、襯不上馮家,又或者覺得自己的小兒子對不起馮家、更對不起馮梓容云云。

  馮梓容那時早已年逾三旬,她過往的經歷轟轟烈烈、早是不再將當年馮章理的傷害擺在心頭,卻仍是愧疚自己在曉得晁玫不好了的時候、沒能快些說服選擇留在外地贖罪的五哥馮章理給接回來送自己的親娘最後一面。

  後來的馮章理自是悔不當初,卻也在後來一回又一回的應對之中展現了他經過百般磨練後的成熟穩重,早已不負生母晁玫生前所願。

  衛名淵看著馮梓容斂起眼來,也曉得她定是想起從前,又道:「此世在我明白了周遭的一切與前世雷同後便想著該怎麼再次面對爹娘,卻是最後全都順其自然了。」

  「一直以來你都是幾個兄弟裡最為孝順、全盤托出真心的那位,既是如此、還有什麼好想的?」馮梓容牽了牽嘴角,道:「我方才想起了前世爹娘臨終前、我甚至都沒能在他們身邊伴著……但是這又如何?我們都是認認真真過日子的人,在臨終以前都有子女在身旁的人、或許都是纏綿病榻已久的人,但爹娘她們都沒受太多苦,那便好了。」

  「妳卻是想得開。」

  「怎麼想不開?都想幾十年了……」馮梓容停了一會兒,便是拉回了正題道:「名淵,宗室那頭的問題是否當真如傳言一般那麼嚴重的這事,還得再探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33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2494758a22494758
大家要開心喔!每天都要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