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廢人小說【放逐】序篇-巨變前夕 02.善與惡的聖堂-10

作者:WP│2020-07-09 05:12:36│贊助:20│人氣:105




  銀白色的燭台屹立桌邊,燭火在閉塞的空間與人爭奪空氣。桌面乾淨得像面鏡子,映照桌前朦朧的人影,搖曳的光線撥弄著他的思緒。

  諾蘭單獨坐在書庫閱讀區,雙手抱胸,兩眼發直,呆望眼前暗紅色的硬皮書,這名為「聆聽真神」的厚重典籍,是費德在自己小時候送給自己的第一本書。當時諾蘭十二歲,討厭無聊的禮儀規矩,覺得許多傳教士讓人感到煩躁。他不懂那些無趣的日常活動有什麼好玩的,比起每天的學堂日課,他更喜歡觀察著傍晚時刻前來禮拜堂朝拜女性們,偷偷盯著她們的衣領、袖口及褲管下的肌膚。

  那時,他還在禮拜堂閒晃,費德找到了他,將這本書扔進他懷裡,然後就被強制領往了費德的房間。那裡很簡陋,小小的圓桌上只有兩支燭火,幾個稍微年長的同學已經在此。他們圍在桌前,懷抱不同主題的厚書,當費德走入時,細碎的低語倏地神隱,各自慌張地翻開書本,報以急促的扉頁聲響。書籍的邊角閃爍微弱的眼角餘光,不停地打量新加入的成員。

  費德什麼話也沒有說,僅拉了張椅,命令諾蘭坐好,隨後費德沖泡了一壺茶,裝滿書個小茶杯分送給所有人,才坐回他自己的書桌前,沾沾鵝毛筆,不停地書寫。此後,他的夜晚生活就是與其他的同學,在晚間禮拜後聚集於此,一直到晚鐘響起,才被允許回房就寢。

  這樣的時光持續了多久呢?

  諾蘭依稀記得,幾乎所有人都是不甘願地被強制坐在桌前,當費德不在房裡時,他們彷彿終於重獲新生,互相閒聊著哪個人很討厭,或是哪裡可以去玩等等,偶爾也會拿出偷藏的宴會糕點,左顧右盼地偷吃。

  剛開始,諾蘭也會跟著他們閒聊。一年過去,他開始發現自己不太愛搭理別人了。他們的話題永遠只有那幾個,所使用的每個字句都了無新意,沒有令人感到新意的形容詞,一再重複讀著錯誤的發音,沒有人想認真閱讀手中的書,然後試圖討論點更深入的什麼。

  費德給他的第一本書,他花了四個月從頭到尾看完。然後第二本,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再第三本,兩個月,第四本,一個月……之後便是一週一本書。他漸漸熱衷於欣賞那些神蹟,還有對於教義探討,或某個人修道的心得。書中的世界已成為他生活的一切,真神就存在書中,他可以自在地悠遊探索,無數奇蹟透過文字浸潤心靈,讓他無比滿足。離開書本,透過比大人們言語告訴自己的事物,比起書本,那簡直太過膚淺可笑。

  他陷入獲得知識的狂喜,看過的書一本又一本,費德給他的書根本不夠,他開始主動往書庫尋書,偌大的書海讓他陶醉。之後的日子,他抱著興奮的心,幾乎都提早到達費德的房間閱讀。原本聚集在桌前的學生不再前來,費德又會換來更年輕的一群人,他們依舊重複同樣的行為,談論著同樣的聖堂生活。

  十四歲那年,諾蘭不再是學堂的學生,同儕們離開聖堂,許多人就此沒了音訊。諾蘭依舊每日前來這僅有燭光的昏暗房間,靠著費德每日為他留下的簡單食物過活,累了就睡在地板上。漸漸地,他被許多孩子描述為啃書的怪人,被費德束縛在房間裡,有朝一日,自己將被費德透過他提供的書本吸收靈魂。

  一時的玩笑話,卻漸漸影響了年紀尚幼的孩子,被費德帶來房裡念書的人,紛紛跑去向其他教師哭訴,也因此鬧出了些小風波。許多人說諾蘭年紀已到,不能再占用學堂教師的時間。

  「以後到書庫去吧,我找人準備桌椅。」

  書庫的「閱讀區」,就因為一個流傳孩子間的軼聞,默默地成立了。

  眼前銀色的燭台,圓柱的造型環繞象徵聖潔的水波紋,從最初的開始留到現在,外表有些生鏽,依然精緻美麗。這裡一樣悶熱,光線如同過去朦朧,空氣稀薄得讓人想睡,只有當自己全神貫注閱讀時,才能保持清醒。

  在過去,費德會抽空來看看躲在這讀書空間的自己,有時帶了晚餐,在自己面前吃著。不久後,費德與自己開始談論些信仰中的意義,在微弱的光線下親自教導自己更加艱深的算數,還有教廷組織的運作原理,偶爾還會分享他內心的想法。在那個時候,諾蘭才真正意識到費德學識有多麼驚人,他就像巨人,身影簡直比墓園的山丘還要高。

  十七歲時,費德帶著他到學堂協助教導學生,當他用粗劣的說話技巧講述著自己的觀點時,便開始得到眾人注目,很多人難以相信,年紀輕輕的他,竟會有如此超越一般教師的知識涵養。當時的中央聖堂主教看上了他,立刻給了他一份神職工作。他的人生自此無比順遂,接連的升官讓他不禁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如此優秀。

  人人稱讚他充滿知識,尤其聽到他是二十八年前伯恩街大火的的少數倖存者,幾乎沒有例外地讚頌真神的奇蹟。然而,那場大火是否也是真神的指引呢?從來沒有人會去思索這件事,有的話,應該也只會說是邪神波伊塔頓的災厄。這小小的疑問存於心中,他也只能對眼前的人回報青澀的微笑。

  回想起來,如果不是當時的費德丟給了自己一本書,強制拉他到他的房間學習,現在的自己會是如何呢?也許自己會在街頭遊蕩,或是在聖堂門口轉角的餐館裡當個端茶遞酒的普通人,對著客人擺出虛偽的笑。在重生日來臨時,接受聖堂神職人員隊伍的祈福,並免費為他們送上慰勞的大餐。

  眨眼瞬間,自己年近三十,周圍的環境依然如同當初,太多的東西卻已永遠逝去。

  不遠處傳來零星的聲響,聽起來像腳步聲,還有許多細微的物體碰撞。聽維拉的妹妹婕德說,今天他們會忙到很晚,要整理書籍和重新安裝書櫃,似乎正在忙著。諾蘭原本想幫忙,卻被堅持婉拒。不久後,他聽到一陣洪亮的女聲,那是維拉,非常好認。他可以想像她此刻的模樣,一邊大聲喝斥著所有人,動作俐落地前後穿梭,有著幾乎用不完的活力,滿身汗水使她黝黑的面容閃閃發光。

  諾蘭撫著粗糙的書皮,輕輕一摳,碎屑便掉了下來。這本書如果不是自己拿了出來,恐怕也會在書庫的角落慢慢凋零。現在他終於體會到,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不變的。

  這成就自己的、最初的起點,曾經那巨大如山的身影,如今也只能獨自瑟縮在這黯淡的小空間裡無助地緬懷。習以為常的日常其實脆弱得可怕,輕輕一點壓力,便能讓一本書滿身傷痕。如果他起心動念,隨手推倒燭火,連這回憶的空間都將輕易地焚燒殆盡。與維拉、婕德、卡洛斯、摩頓在書庫建立起的長久關係,他隨時可以親手毀滅。

  真神創造的世界,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殘酷。

  諾蘭輕閉雙眼,一抹淚水不禁流了下來。



後記:

最近省思了滿多問題,尤其是對自己未來的生存方式。故事中的諾蘭也同樣省思,那些主角果真是我某部分人格化身,由我而生,反映我的思維,由我安排他們的我所想像的未來。

因為慾望而焦慮的生活時常讓我疲倦。然而如果要我當個放空的快樂人,我依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憂慮。

撇除慾望確實讓人知足,但那不是我的天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31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lkk8888820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由的代價... 後一篇:人生自省與自我詰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