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四章-黃金戀人 Golden Lovers

作者:K.I│2020-07-08 22:00:38│贊助:6│人氣:44

  車水馬龍的車站門口,人如蜂湧的月台出入口,薔薇館小隊一行人包紮又換裝後才來到站內。

  進站前,他們到站內便利店買了五個微波餐盒,打算填填肚子再上路。

  羅奈抱著一疊的食物,模樣活像童話故事中的小矮人抱著寶箱:「這樣多少錢呀?」

  店員見可愛的羅奈,心花怒放的回答:「美金二十一元……嗚嗚!」突然就被她一把惡狠狠的揪起衣襟。

  「開什麼玩笑!你給我仔細看好、這些看起來像塑膠一樣的肉賣到一盒四元?你怎麼不去搶銀行算了?」頓時變得兇惡又暴力,只差拳頭沒招呼上去。

  一旁的徐聖雨發現不太對,馬上勸道:「羅奈姊!妳拿錯了啦,其中有兩盒妳都拿成頂級保濕面膜了,難怪特別貴呀……」

  羅奈才不好意思的慢慢鬆手,恢復成撒嬌可愛的模樣:「哎呀,人家開個小玩笑而已啦!你不會當真吧?嘿嘿……」


  飲料櫃前,張小圓正選著飲品,她貌似隱隱約約又想起她筱風姊姊了,下意識伸手往酸奶要拿一瓶。這時,有另一隻手和她疊在一起了──另一人,是名戴著粉色貝雷帽,嘴裡嚼著飯糰,腮幫子像倉鼠一樣鼓起的年輕少女。

  小圓反射性的呼出:「曺棠?」

  那人有些訝異,她第一次來這城市,眼前這人也是第一次見,「妳、妳是……」特別的低沉嗓音疑惑的問。

  小圓也不知怎麼回應才是,因為這個人,是幾天前在薔薇館那誤闖紅樓門的宋英,皮夾裡的照片上合照的女孩。這要解釋起來,估計會把宋英越描越黑。

  「小圓、走囉。」結帳台那的羅奈回頭呼喊,張小圓也就馬上微笑點頭示意失陪,匆忙的就小跑回她姊姊們那了。

  而曺棠則疑惑的看著她的背影,自言自語著:「小圓?他好像有提過類似的名字耶?」


  逆著湧出的人潮,薔薇館小隊帶著湯穆文進入所剩乘客不多的車廂中。徐聖雨張大眼:「這裡居民的真多耶,下課下班時間大家都在這下車呢。」

  周楚琳找了個博愛座坐下:「也不想想我們要去的是死有錢人才住得起的鳥地方!這城市貧富差距這麼大,能去濱海豪宅區的傢伙怎麼會搭捷運?當然是開跑車!」她越說越氣,手癱在鐵桿,仰頭翹腳的碎碎唸:「要我說,等這樁事幹完,我要當上幹部!到時候我要在那種地方買棟公寓專給窮人住,讓那些自以為高尚的有錢人氣得吐血……嗯?那是?」

  她突然看見,車廂天花板上有個大洞,而那大洞中,有一張陰森、猥瑣的笑臉正盯著她。

  「什麼鬼……媽的!該不會是敵……」周楚琳只來得及拿起包包阻擋,天花板那人立刻就朝她腦門開槍,打穿包包,沒有打死楚琳,但也將她當場擊暈。

  「槍聲?」張小圓和羅奈放下餐盒,只見周楚琳已經倒地,這時她們背後又有另一人落下,直接將羅奈的頭砸碎車窗,同樣也昏了過去。

  張小圓這才驚覺她們已被前後包夾,大呼:「羅奈姊姊、楚琳姊姊!」

  「妳叫破喉嚨也沒用。『黃金戀人』一出手,婊子根本沒戲唱。」出現的是綠髮的劉蕨,他甩著刀子,挑釁的對張小圓說:「足智多謀的周楚琳、武力最強的羅奈,倆人都由我們解決了,妳們只剩下手無縛雞之力的垃圾——了。」

  張小圓護著湯穆文將他擋在自己身後:「到了下一站警衛就會來了,你不可能這麼快解決掉我。」

  劉蕨大笑:「哈哈哈哈!白癡嗎?車長和副車長被我們幹掉了,這列車是不會停的。整條路線上的捷運也都不能停,否則會悽慘的連環衝撞,換言之,這裡是與世隔絕的高速空間,不會有人來幫妳們——啦!」說完,他舉起手槍瞄準她。

  徐聖雨馬上起身,想跑過去保護張小圓:「小圓、危險!」

  腳步還未踏出一半,金髮男石楠便從天花板落下,從背後魯莽的勒住聖雨脖子。

  「還想幫妳同伴?真可笑,妳就要死了——呀。」石楠靠在聖雨耳邊,散發腥味的舌頭舔了舔她耳根子,銳利的刀鋒架於她脖子上蠢蠢欲動。

  小圓急中生智,將手槍指著身邊湯穆文腦袋,對黃金戀人倆高呼:「別動,如果你們敢亂來,我就讓你們主使的棋子消失。」

  石楠也尖銳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智障嗎?還真的以為主使大人在乎那個死自閉兒——嗎?也罷,我現在就讓妳知道妳有多可悲——啦!」

  語畢,他一手抓緊徐聖雨的腰,持刀的手奮力一劃,鮮血四濺,徐聖雨的喉嚨被劃破,悽慘痛苦的翻過白眼倒地。

  「聖……聖雨──!」張小圓從未如此驚訝,她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畫面。

  徐聖雨,居然連遺言都來不及留下,就被眼前這兩名人渣殺害了。

  劉蕨見她情緒如此,更得意的說:「以防妳死不瞑目,告訴妳好了,主使大人不需要她那自閉症的蠢兒子了,現在他死一死更好,這樣就不會有人再知道主使的真相了。」

  說完,劉蕨舉起槍企圖射殺湯穆文,但張小圓馬上將他壓低救了他一命。

  躲過瞬間,湯穆文靠在張小圓耳旁說:「拿槍的劉蕨危險必須先殺,後面拿刀的石楠之後再慢慢解決。」

  但小圓立馬拒絕:「那人殺了聖雨,我一定要親手殺死他……」隨後把他丟到能擋彈的掩體後,自己反方向朝持刀的石楠衝去。

  「等等、這裡還有個更危險的啊啊——!」

  湯穆文沒來得及抓住小圓,耳邊就傳來極近的子彈砰聲。

  劉蕨親自跑過來要打爆他的腦袋,情急下,湯穆文居然伸手打偏他手腕,恰好保住他一命。

  湯穆文自己都嚇著,他竟然出手了,他成功的保護自己了。

  「哼,反正你遲早要死,你早就已經被我『處理』完了,少做無謂的抵抗!」劉蕨再次要朝他開槍,沒想到湯穆文竟又撲上去用牙齒咬他。「啊──你這個該死的廢物自閉兒!」

  劉蕨甩開他,而湯穆文見他又要舉槍,馬上往另一個車廂奔逃去。


  另一邊,張小圓彈出袖中小劍與石楠的小刀尖峰對決,兩人流利的刀法、無情的揮斬屢屢劃破空氣,刀光劍影寒鐵如風,難分難捨的糾纏不開。

  幾度激烈的刀劍碰撞都要擦出火花,一邊是憤怒的復仇意志,一邊是驕傲的殺手尊嚴。原本交戰緊繃的不上不下,卻被石楠抓住破綻,狠狠刺中張小圓肩膀。

  「唔哦……」白刀進,紅刀出,張小圓的的肌膚連帶血肉被鋸齒刮破,攻防因疼痛而被迫慢了下來。她知道再以刀硬戰一定會敗北,便找機會轉身躲刀,回身時順勢拔出電擊槍。

  「天真的小姑娘。」沒想到,石楠早就預料到了,那淫蕩的笑容說明他早就在等張小圓掏槍,隨後迅速劈斬擊落:「什麼『流氓娼妓』也不過如此,看來我就是多殺妳幾個夥伴,妳也不會更強,哦?」


  同時,劉蕨追著湯穆文跑,他利用車廂之間連結的簾幕擋住他。路上有見義勇為的乘客想出面阻止,但卻被劉蕨惱羞成怒的開槍爆頭,腦漿花噴得整個車廂玻璃都是。

  追到幾乎是車首的一號車廂,湯穆文才驚覺已無路可退。劉蕨想開槍卻沒子彈了,他不屑的吐了口水,丟槍,改拔出和石楠一樣銳利的小刀,指著湯穆文罵:「你個自閉垃圾,不會異想天開的以為你真是組織的首領,吧?給我認清現實,你就是你媽的棋子,一個可悲的玩具,而你這玩具要被丟了,你已經沒有活著的價值,了!」他舉刀朝湯穆文衝過去。

  這一刻,他的雙瞳,幾乎沒有半點靈魂和理智思緒。

  彷彿深邃不可見底的深淵,連光都無法探清的黑洞,他睜大的雙眼,就這樣看著喪心病狂的劉蕨衝來。

  回神過來時,劉蕨已經摀住腹部,滿面驚訝的瞪著他。湯穆文低下頭,原來是自己無意識中拔槍,還朝他開了一發。

  「你……開槍打我?」剛才才濫殺不少無辜的劉蕨,倒是對他被打中很訝異。「我……我要把你殺了,然後和石楠寶貝一起姦爆你的屍體——啦!」

  他不顧湯穆文手上還有槍就又衝去,可這回湯穆文也沒子彈。情急下他不小心跌倒,反而弄拙成巧絆倒劉蕨,使他揮刀來時失誤插進緊急對講機裡,一時半刻怎麼拔都拔不出。

  湯穆文慶幸的自言自語:「你沒辦法殺我了……我、我要回去幫助小圓!」卻在他轉身瞬間,後腦遭到鈍器重擊而腦部破裂出血。

  倒地前,他轉身看到,是劉蕨捨棄了拔不出的小刀,改用一旁的「車窗擊破器」打擊自己的後腦。

  「害我傷成這樣……不報這個仇我怎能甘心!」劉蕨看著頭破血流,不斷往回爬的湯穆文,又吐了幾口口水,甚至打算要尿在他身上:「我要盡情的羞辱你以雪恥,嗯……果然還是這樣有快感……啊。」

  趴倒在地,匍匐而無法動彈的湯穆文,腦還中閃過了幾個快速的畫面:


  夫妻、病床、老女士、油畫具、老女士、黑社會、死人、血流成河、老女士。


  「我受夠了……」

  突然間,湯穆文的聲音變得穩重,低沉。

  「我知道怎麼『改變』了,你只有死路一條了。」

  劉蕨驚覺,湯穆文的神情和剛才完全不同。

  現在的他,儼然是名成熟男人。

  「你在講什麼鬼話?」湯穆文沒有回應,猛拍地面後挺身而起,邁開腳步,主動走向劉蕨。劉蕨自然是馬上揮舞車窗擊破器,一下猛擊湯穆文臉部,當場打飛了他兩顆牙齒又血流不止。但,湯穆文竟是兩腳一踏,沒有倒下,反憑著強勁的意志仍站立著。

  他由恐懼轉為怒目而視,用力抓住劉蕨的手,硬生生將擊破器扯過來,魯莽粗暴、毫無技巧可言,直接以蠻力打破劉蕨頭骨,「呃啊啊──!」頭殼流血的他慌的大喊:「這怎麼可能!你不就是個自閉兒,麼?」

  「我其實怕得不得了……」這一刻,湯穆文的腿又抖了起來,眼神也稍微顫抖,看來方才的他的確只是一時提起勇氣,而非多重人格。「但我看到『她們』的努力,『她』為了自己而做的改變,即便斷手斷腳都沒關係的決心,所以我也可以改變……我不要再當懦弱讓人利用、讓人擺布的人了……她們可以,我就可以!」

  劉蕨摀著流血的腦門,氣的想過去掐住湯穆文脖子,「可以個屁啊!剛才只是我對你沒有防備而已,現在我不玩弄你了,我要直接用全部實力打死你這垃圾人!」

  「我說過,你只有死路一條了。」

  一瞬間,湯穆文的眼神又恢復的像以前一樣空洞深淵。他拉下了手邊的開關閥,劉蕨一腳踏上的車廂連結處立刻分離,他完全來不及反應,當場半個身子都甩在外頭,場面驚嚇無比。

  「我想饒了你一命,但你濫殺無辜的行為,不允許我這樣做。」

  劉蕨怒嗔大罵:「你個垃圾魁儡談什麼『允許』啊!這不可能、我們黃金戀人怎麼可以輸給你這種貨色啊啊啊!」

  湯穆文最後回應:「我要回去幫小圓了,我還想要早點畫畫,再見。」隨後把開關閥壓下到最底,劉蕨便因車速過高全身飛出去,慘遭隧道中的設施分屍,屍首悽慘的掛在軌道邊緣上。


  中央車廂內,張小圓的戰力是越來越薄弱,最終被石楠打斷了小劍:「我贏了!任務成功、是咱們黃金戀人拍檔贏了!」並給予小圓最終的致命一擊。

  暴雪般的皓潔白煙驟然湧出,將兩人徹底淹沒在濃煙霧裡。

  「咳咳──」石楠當場被嗆的不行,刀胡亂的揮都揮空,直到霧稍微散去,他才看清原來是滅火器。

  原來,是湯穆文趕回來,並用車上的緊急滅火器直噴,石楠才能見度為零又吸入乾粉而嚴重嗆鼻。此時穆文高呼:「小圓!另外一人已經死了,我來幫你了!」

  「什麼!」石楠見湯穆文的身上有血跡,列車的車窗也濺上了血,原本深信不疑的信念頓時劇烈動搖起來。「怎、怎麼可能?劉蕨寶貝怎麼會輸給你這種……」

  張小圓趁機撿起刀片襲擊石楠背後,可他隨即轉身反制,直接掐住小圓纖細的脖子。

  「我、我不相信……寶貝怎麼可能輸給你們!我要殺死你們……待會我們還要在這車廂再來一發咧!」石楠逃避現實的暴怒起來,更迫切的想扭斷小圓頸部,「劉蕨寶貝!我一定會為你復仇,我要為了你,把這些人渣通通殺光……」

  剎那間「咻!」的一聲,強勁電勁射中石楠,他神經麻痺的抽搐而鬆開張小圓,更不敢置信的看著瞪著眼前跪倒的女人。

  那不是拿著斷裂刀片的張小圓,而是頸項流著血,舉著電擊槍的徐聖雨。

  「妳、妳怎麼沒死……」石楠被電的快翻過白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沒殺死這反制自己的女人。

  「我也很好奇……」聖雨身邊的地上,是她一直配戴著的珍珠項鍊。

  原來,要被割破喉嚨之時,她以另一手將項鍊拉起,所以刀只割到她一點皮肉,剩下的就把項鍊的繩子割斷而已。

  「但既然我沒死,那我就要保護小圓和大家。」

  而張小圓並不顯意外,她一開始的確也以為聖雨死了,但當她發現,石楠的刀子上沾的血不多,又見倒地的聖雨毫無抖動或掙扎,便確信了她其實沒死,而是「裝死」。因此中間開始戰鬥意願才下降這麼多。

  「去你們老娘的……我不會一個人上黃泉的,我要那兩個婊子跟著陪葬──啦!」氣極敗壞下,石楠想同歸於盡,握緊鋸齒小刀就要撲向昏迷於一旁的周楚琳與羅奈。

  「沒有用。」小圓面不改色的後退兩步,從口袋中一大把飛刀,冷冷地看向殺紅眼的石楠,「你只是在證明,你有多麼死不足惜。」隨後絢麗的轉身,幾把飛刀連袂擲出,接連刺中石楠的眉心、胸腔、腹部,幾乎把他插成了人體狼牙棒。

  噴血倒下的那刻,石楠仍怒視著她們,彷彿死也不瞑目的怨靈,嘴裡念念有詞:「妳們也就只有現在還笑得出來、走著瞧……劉蕨寶貝……我來找你——了。」下一眨眼,他便停止心跳呼吸,生命機能中止而亡。

  此戰結束許久,羅奈和周楚琳才緩緩醒來,張小圓立刻去前方車頭拉下緊急煞車,並於終點站前前一站停車下來。


  薔薇館一行人隨著驚慌的人群逃離剛到來的警衛與警察的追查。她們多花了半小時才走到終點東邊濱海站,此時天色已經徹底漆黑了。

  路上,徐聖雨摀著脖子,還是有些意外的問:「真沒想到首領先生居然自己打倒了一名親衛隊殺手……果然首領就是首領,或許他真的是個狠角色嗎?」

  羅奈聽完先前的事,懷疑的說:「他真的把親衛隊扔出列車外了?」

  張小圓答:「是真的,我也很難相信,但這或許就是想要『改變』的力量吧。即使他平常很害怕,不與人接觸,但到絕境時,他意識到不提起勇氣就會死,所以他才為自己跨出了心靈上的這一步,而這一步,對他的人生而言是很大的一步。」

  周楚琳突然摀著額頭哭訴:「啊──我皮下組織破裂出血啦,好疼啊……」

  「怎麼了?」羅奈有些緊張的看向她:「妳哪裡組織破什麼裂血了?」

  她看見羅奈這樣慌張,才沒好意思的說:「哦!是瘀青的意思啦……」


  跨過整個午夜,在市區吃了一頓廉價牛排,時間也來帶預定的凌晨兩點多了。

  他們來到濱海區,在最後方的湯穆文緩緩開口:「到了。」

  另外四人才回神過來,往前一探:眼前不到一百公尺處,一條鋪著紅毯的豪華步道入口,最終是城堡般氣派、豪大的頂級招待會館。

  會館外的正中央,華麗水晶燈飾招牌,是大大的英文「QUEEN PALACE(女王皇宮)」。

  整條道路直到館內都有不少名車停駐,穿著燕尾服、禮服、西裝的仕紳與淑女連連進入,燈紅酒綠的貴族氛圍,瀰漫於方圓百里之內。


  「沒想到真的走到這天了,我在軍營的時候也沒想過,自己會有和國內最大黑道組織主使見面的一天。」羅奈吞了口口水:「總覺得有點,沒有真實感……」

  「崔玫……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老女士就在這嗎?」徐聖雨雙腿也微微抖了起來:「如果推翻她,組織就能不再誘拐小孩吸毒,不再迫害其他妓院女孩嗎?」

  「我們就要見到組織的幕後主使了嗎……」周楚琳雖然摩拳擦掌,但眼睛眨的越來越快:「完全不顧手下性命,連親兒子都不放過的老人渣,我們就要和她拚生死了──這根本是黑幫電影情節……」

  湯穆文尤為恐懼,就好像已經感受到崔玫的氣息一樣,他幾乎要全身縮起。張小圓蹲下身子,對他伸出手,溫柔的說:「走吧。我們一起去見你的母親,讓我們從她的手中一起解脫吧。」

  他猶豫了非常久,好一陣子,才伸出一樣顫慄的手牽住張小圓,慢慢的,慢慢地站起身:「妳真的……會殺死她嗎?」

  張小圓停頓了一會,最後還是回答:「對,如果不是她死,就是我們死。」考量到他的感受,小圓多問了句:「你開始擔心你母親的安危了嗎?」

  「我的母親早就死了,她只是個長得很像她的惡人,」湯穆文的眼神又變得空洞。「我的母親回不來了……」

  「嗯,我沒有辦法幫助你挽回她,但是,我能夠陪你走這段路。」說完,張小圓對她露出那標誌性的成熟、優雅微笑,和身後三位姊姊說:「走了,武器全部都準備好,決心也抱持好,主使崔玫就在裏頭,今晚是她或我們之間最後的宴會!」


  四名抱著必死覺悟的女人,一名戰勝猶豫恐懼的男人,他們衣裝破爛、渾身傷的,穿越滿是錦羅玉衣、金飾鑽品的名媛人潮,朝金碧輝煌的城堡招待館,前進而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27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幫|鬥智|暴力|背叛

留言共 1 篇留言

塵結
本集上香名單:乘客們、黃金戀人

然後突然覺得湯好帥。∀°

07-09 00:32

K.I
甚至有了上香名單嗎 [e35]07-09 01: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三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五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洛克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