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天人在幻想鄉的二三事】43. 地君的空間、奇特的力量

作者:醉於幻想│2020-07-08 17:58:01│贊助:4│人氣:51

清晨的陽光,灑落在霧之湖上,湖面上的霧氣為這裡增添了一份朦朧美。

魚兒在悠遊,鳥兒在鳴叫,湖旁的鮮花也綻放著,這裡的一切是如此的祥和與平靜。

但是,在紅魔館的大門前,卻出現了與這裡完全相反的情形。

碰!!碰!!碰!!

一聲聲的碰撞聲響起,讓魚兒游向湖的深處,讓鳥兒飛離了樹頭。

而這聲響的源頭,來自於地君和美鈴,此時的雙方看著對手的動作。

沒有華麗的彈幕,也沒有花俏的招式,只有最直接的拳腳對打。

雖然樸素,但是卻有種讓人有種嚴肅且莊重的感覺。

雙方時而止於原地,時而快速躍動,唯一不變的,就只有雙方互擊時產生的衝擊波。

最後,地君被美鈴一記鐵山靠震開,雙方才停下動作。

地君調整呼吸,雙手抱拳向美鈴行禮。

''我輸了。''

美鈴也向地君抱拳回禮,然後走向他。

''不管看多少次都還是令我相當驚訝,我頭一次看到有人能夠把不同武術融合一起,「博而不精」這個詞完全不能用在你身上。''

''你過獎了,我只是將所學的所有東西整合起來而已。''

地君謙虛說道,拿起葫蘆輕敲兩下,往自己的嘴中灌水。

''既然我輸了,那麼我會遵守賭約的,給你吧。''

地君將葫蘆掛回,在空中寫下【 門 】後從裡面拿出了一個蒸籠並打開。

在他打開的那一瞬間,大量的白氣向外擴散出去,等白氣散去後,出現在蒸籠裡的是一個個肉包。

''就是這個,自上次吃到這個熟悉的味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美鈴拿起一個肉包,大口地咬下去,包子的內餡因為她的一咬,流出了鮮甜的汁液,外側的麵皮吸收了外溢的湯汁,將包子的風味提升更上一層,肉餡、湯汁、麵皮三者融合為一,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個體。

不久,一顆肉包飛快的被美鈴吃完,她馬上拿出下一顆,想要繼續品嘗,
無奈吃得太快也是有缺點的,她馬上就噎到了。

地君輕輕拍打她的背部,倒一杯水給她喝讓她緩緩。

''慢點吃,又沒人會跟你搶的。''

等到美鈴吃完,時隔多日沒來的魔理沙飛到地君他們附近停了下來。

''早上好DA☆ZE。''

''魔理沙,今天又來借書嗎?''

地君跟魔理沙打了聲招呼,然後替美鈴再倒一杯水。

''沒有啦,只是剛好路過聽到聲響,然後就看到你們在打架便停下看一下,不過看你們打的那麼激烈,讓我都有點手癢了。''

''是嗎?那麼....就讓我來跟你打吧。''

地君凝聚出一張符卡,用手指夾住對準魔理沙。

''一張符卡定勝負,沒有任何問題吧?''

''沒有!''

魔理沙收起掃帚,拿出八卦爐秒準地君,美鈴則是走到一旁,一邊吃包子一邊看戲。

地君和魔理沙看著對方,與之相反,兩人手中的東西散發著強烈的光芒。
此時,一聲鳥鳴鳴起,雙方用最快的速度施展符卡。

【 戀符 < 極限火花 > 】

【 虹彩 < 奇異幻想曲 > -集- 】

白色的魔炮與七彩的魔炮激烈相撞一起,互相抗衡著對方。

眼見情勢停滯不動,雙方都加大力量,讓魔炮的威力變得更強。

這時,魔理沙手中的八卦爐突然傳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魔炮瞬間消失。

'' ''阿咧?'' ''

魔理沙和地君同時愣住,然後魔理沙整個人就被地君的魔炮擊中,然後她就直挺挺地倒下了。

''魔理沙!!!!''

-------------------------------------------------------------------------------------------------------

在經過地君和美鈴緊急治療後,魔理沙總算是恢復意識了,但是她手中的八卦爐則是不知為何無法使用。

為了找出原因,魔理沙找上了帕秋莉請求她幫忙。

帕秋莉接過八卦爐之後,及其熟練的將它拆開,同時間,她也把刻寫於裡面的魔法陣顯現出來。

''主結構也沒有,魔法陣缺了一小角,但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帕秋莉將缺失的部分補上,將每一個零件一一檢查,最後她拿起了一個寶石,寶石外觀雖然光亮,但是在燈光的照射下,內部卻是相當混濁。

''這東西要補充也很麻煩阿....''

帕秋莉把除了寶石以外的零件通通裝回去後離開椅子,打算去找魔理沙。

就在半路上,她依稀聽到地君和魔理沙的對話。

''地君....可以不要嗎?拜託你.....''

''不行....你就乖乖看著吧....''

''不行...那裏真的不行.....''

帕秋莉聽到這些,頓時間腦補出一些不可描述之事,隨後以平常都不可能有的速度直接衝過去。

''你們到底在幹嘛啊!!!''

帕秋莉大吼一聲,讓地君和魔理沙手中的動作都停下來並看著她,在他們兩人中間,只有一座高高疊起的積木而已。

''我們.....只是在玩疊疊樂啊.....有什麼問題嗎?''

''那為什麼要在這裡玩啊!!這裡可是圖書館啊!咳咳咳咳......''

帕秋莉大大的深呼吸,平復自己的情緒後,拿出八卦爐跟寶石。

''魔理沙,你的八卦爐我檢查好了,只是寶石內的元素用完而已。''

''謝謝,不過這下真的難辦了....''

地君將積木收起,問向魔理沙。

''為什麼難辦啊?''

''這個是霖之助給我的,而且也只有他知道去哪裡拿,但是在幾天前他就出門了,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不能用魔法做出來嗎?''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威力會差很多.....''

地君看了下魔理沙手中的元素寶石,感覺非常熟悉。

''魔理沙,這個寶石可以讓我看看嗎?''

魔理沙將寶石遞給地君,地君仔細端詳著,然後想起他在哪裡見過。

''這東西....我好像有喔。''

''真的嗎!可以給我一個嗎?''

''可以啊,等我一下喔。''

地君將手伸進袖子中,翻找著東西。

''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奇怪了,我放去哪裡了....''

地君不停的拿出東西,東西越積越多,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

''帕秋莉~你這邊有這本書的下一集......這裡是怎麼回事啊!?''

蕾米和芙蘭手牽手一起到圖書館,咲夜跟往常一樣跟在她們後頭。

地君沒有搭理她,只是繼續尋找,直到再也拿不出東西才停下來。

''不在這裡阿....看來要進去一趟了。''

這時,芙蘭來到地君旁邊,將手伸進了他的袖子裡,但是不管她怎麼摸都沒摸到任何東西,她甚至看向裡面也沒看到任何東西。

''地君你怎麼做到的,剛剛明明還一大堆的東西怎麼都不見了?''

''只是收到我的空間去了,這不是正常的事嗎?''

聽到地君說出這句話,幾乎所有人都在心中吐槽著他。

(哪裡正常了!你當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啊!)

蕾米輕咳兩下,試圖彰顯自己的威嚴,不過她身後的咲夜則是流出了紅色的忠誠心,然後她開啟時停,瞬間完成擦血、止血、整理自身的動作。

''所以說,你剛剛到底在做什麼啊?''

''只是在找東西而已,但是找不到阿....''

地君拿起杯子想要喝茶,但是杯中空無一物。

當他將杯子放在桌上準備倒茶進去時,下一秒杯子就有倒滿茶了。

''咲夜,謝謝了。''

對於地君的道謝,咲夜微微鞠躬表示。

他喝了一口茶,然後突然想到了一個方法,隨後看向眾人。

''你們可以幫我找一下東西嗎?如果讓我一個人找的話會很花時間的。''

''當然沒問題,正好我也很好奇你的空間裡面到底有什麼呢?''

''我也要去~''

''大小姐去哪,我就跟著去哪。''

''這麼有趣的探險我怎麼可能不去呢,算我一份。''

蕾米、芙蘭、咲夜和魔理沙立即答應,帕秋莉則是拉了拉地君的衣袖。

''地君,你的空間裡面有書嗎?''

''有喔,裡面有很多書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魔導書好像也有的樣子。''

''這樣子阿.....看來不得不去一趟了,小惡魔,跟我一起來吧。''

''是,帕秋莉大人。''

地君站起來,對著前方書寫下文字。

(文字解放,【 門 】)

只見文字慢慢變大,變成了一個黑色的長方形洞口。

''那麼我們進去吧。''

地君自己先進去裡面,其他人見他進去之後沒事,紛紛跟著進去,進去之後,【 門 】自動關上,但是她們並沒有對此產生反應,因為她們被眼前的事物吸引住目光。

在空間中,一大堆她們看過或是沒看過的東西都擺放在這裡,從小小的彈珠,到被廢棄的電車都有。

不過這並非全部,一眼望去,除了東西還是東西,似乎看不見邊境。

''這裡...也太大了吧!!還有這裡有多少東西啊!!明明沒有燈火,為甚麼還能看得到東西啊!?''

魔理沙看了一旁的人型雕像,又看了下疑似電冰箱的東西。

''你到底是去那裡找到這麼多東西的?''

''有些東西是在幻想鄉裡找到的,有些則是自己出現在這裡的。''

''自己出現?''

''ˊ這該怎麼解釋才好呢........還是帶你們去看你們就會知道了。''

''話說門好像自己關起來了,我們等一下要怎麼回去阿。''

''不用擔心,我們要離開的時候我會再打開的,開啟的位置還是在原先的位置上的,先跟我來吧,小心不要被東西絆倒了。''

她們跟著地君,一路上小心翼翼地注意著腳邊,直到他們停在一個物品堆前才停下腳步。

''你們看,剛好有東西來了。''

所有人抬頭向天上看去,就看到一個水桶從天而降,落在物品堆上方。

''還真的是自己出現的!?''

''是啊,我也很好奇它們到底是怎麼來的,不過因為這個緣故,讓我幾個月就要進來一趟整理呢,我們先離開這裡,我們要找的東西不在這裡。''

地君指了指前方的木門,正打算帶所有人過去時,他感覺到有東西正向他們襲來。

地君拿起一旁的鐵棍,跳到後方一棍掃開,發出了金屬碰撞聲。

所有人回頭,看到一個黑色的尖刺被地君彈開,順著那東西往上看,看到一個日本人偶出現在物品堆中,剛剛出現的尖刺就是由那個人偶的頭髮組成的。

''咿呀呀呀呀-------------!!''

人偶發出淒厲的叫聲,眾人摀住耳朵抵禦聲音。

人偶的眼睛流出鮮血,隨後它的頭髮瘋狂快速生長,組成多個尖刺準備進行攻擊。

咲夜正打算使用時間停止並發射小刀時,地君阻止她的行動。

''咲夜,這東西交給我處理就好了。''

尖角物再度向他們襲來,地君將手中的鐵棍放下並書寫下文字。

(文字展開,【 擋 】)

文字化成結界,將她們包覆起來,擋下了前方的攻擊。

人偶不死心,從其他方向攻擊他們,但是無論她怎麼攻擊都沒用,她也試過從地板下繞過結界,不過這並沒有用,因為她根本穿不過去地板。

地君從袖子拿出卷軸,將綁在上頭的繩子解開。

卷軸自動打開,飛舞於在他身周,只見他手輕輕拂過表面,所有圖像皆亮起光芒。

''我不知道你為何會附在人偶上,也許是身懷怨恨、身懷冤屈....但是當你攻擊他人的時候,你將不得善終。''

地君輕點上一個圖像,卷軸表面產生漣漪,隨後一把太刀從中出現。

地君抽出於卷軸外,將其架在腰間後,穿過結界衝了出去。

人偶見地君衝出,便操控所有尖刺攻擊他。

但是地君並沒有拔出刀刃,而是宛如兔子一樣閃躲,隨後跳上空中。

他的拇指推開刀鐔,露出一點黑色的刀身,一道黑色的煙霧從中冒出,他運轉靈力改變煙霧的形狀。

人偶見到黑煙時本能上查覺到危險,立即用頭髮一層層保護自己。

【 墨武·驟雨 】

黑色的煙霧變成墨滴,宛如驟雨般降下。

每當墨滴打在頭髮上,除了濺起一陣陣墨花,也給予劇烈的沖擊。

沖擊將人偶的頭髮一層層打散,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從頭髮的防護中露出了人偶的身形。

人偶想要逃跑,但是它的手腳卻是不聽它的使喚,它並不知道,此刻它的身上出現一條黑色的直線,將它一分為二。

原先在半空中的地君不知何時出現在它的身後,手上的刀依然只露出一點刀身。

''悄然....消逝吧.....''

伴隨著地君的話語,人偶身上的黑線產生變化,一隻隻黑色的手從中出現,把人偶本身以及它的頭髮通通拉入線中,人偶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異樣,就連自身被拖入線中也沒有反應,最終完全沒入黑線之中。

黑線變回煙霧,回歸到地君的刀中。

地君收刀入鞘,讓卷軸飛到他的身邊,將刀重新放入。

當他準備回到蕾米她們身邊時,他感覺到腳邊有個奇特的東西。

(這是?)

地君彎腰撿起,發現是一本書,書上的封面寫著金色的文字,但是當他仔細看時,發現上面的文字不像是用墨水寫上的。

地君一邊翻開書本閱讀,一邊走下去,直到魔理沙向他問話才抬起頭。

''地君,你沒事吧。''

''沒事。''

''沒事就好,話說回來,你幹嘛拿著一本空白的書啊?''

''空白的書?這裡不是有文字?''

地君將書翻過去給魔理沙看,但是在魔理沙的眼中,除了一片空白以外,並無其他東西存在。

''沒啊,我什麼東西都沒看到啊。''

地君聽到後,也拿給其他人看,但是無一例外,每個人的回答都是沒有。

(難不成只有我看到?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地君拿著書站在原地思考著,少女們則是走到了木門前。

''地君~你還要站在那裏多久?你不是還要帶我們去找東西的說?''

''好的,我馬上就來。''

聽到魔理沙地催促後,地君匆匆將書收進袖中,來到木門前打開,來到一條類似走道的地方。

走道兩旁都有木門相對,連同他們打開門的在內,一共有六扇門。

地君打開旁邊的門,眾人就看到房間的內部。

刀、劍、大劍、長槍、斧、鐮、鏈、槌、叉、戟、弓......

從大到小、從長到短、從金屬到非金屬、從常規到怪異.....等各式各樣的冷兵器整齊畫一排列在一旁,另一邊的架子上則是放滿了金屬製工具,如菜刀、鏟子、鋸子.....等。

唯獨房間的中間擺放著一個鐵鉆、鐵鎚還有其他一些工具。

''這裡是?''

''這裡是鍛造間,裡面放了些兵器和一些我打造的東西,不過有時我也會把其他東西放在這裡,我記得我把它們用紅色的袋子裝起來了,誰找到的話說一下。''

眾人散開來開始尋找,在尋找的過程中,咲夜看到數十把菜刀,她看到刻在刀上的文字,大吃一驚,蕾米好奇她為什麼停下。

''怎麼了,有問題嗎?''

''沒什麼問題,只是沒想到竟然能夠在這邊看到它。''

蕾米看向菜刀,不過她看不出來哪裡特別。

''這有甚麼特別的地方嗎?看起來沒什麼阿。''

咲夜雙手拿著菜刀,語氣嚴肅的向蕾米解釋。

''這菜刀雖然普通,但是它卻可以輕易切斷所有食材,就算長時間沒有保養也依然鋒利,最顯眼的地方在於刀上那兩個 「 天地 」的字,這是只有這個鍛造師才能做出來的,沒有人能夠模仿。''

''所以說這東西很稀有?''

''是的,至今他只有拿出十五把出來賣,有人曾經拿出萬金想要買下都沒辦法買到,在人類和非人之間廣為流傳著。''

''真的假的....''

''不過他並沒有因為出名而提高價錢,聽說他還是用最普通的價格請人賣出去,甚至連一毛錢都沒拿,直接給了幫他賣出去的人。不過可惜的是,在最後一把菜刀出現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看過他所鍛造的刀。''

此時,地君剛好路過她們,咲夜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向他提問。

''地君,你認識這位鍛造師?''

地君看了下她手中的菜刀,有些尷尬地對咲夜說道。

''其實.....我就是那位鍛造師。''

''啥?''

''大概幾百年前吧,我從書上學到一些鍛造的技術,恰好我們家廚房的所有菜刀也要換新了,於是自己試著打造。在十年之後才將所有菜刀打完,但是因為過於忘我而一直鍛造,不少試作品都一直放在空間中,直到最近這幾年整理時才拿一些拜託霖之助賣掉。''

咲夜和蕾米看了下他,望向一旁的兵器和工具。

''難不成這些也都是你鍛造的?''

''不是,兵器是我收集的,工具則是我拜託其他天人帶上來的。''

地君將手中的菜刀放回架子上,轉身看向咲夜。

''咲夜你想要拿的話就拿走吧,反正我還有很多把。''

''真的可以嗎?謝謝你。''

過了幾十分鐘後,他們重新來到木門前,表示自己沒看到東西。

''看來這間也沒有,我們去下一間吧。''

他們走出鍛造房,走進隔壁的房間後,魔理沙和帕秋莉同時雙眼發光看向前方。

'' ''哦~~~~'' ''

這次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數列的書架,書架內都擺滿了書籍。

帕秋莉看向自己旁邊的書架,看到裡面的書頓時變得不冷靜。

''這是阿克特西亞的魔導書!?還有這不是聽說消失不見的烏爾克的
<< 鍊金術 >>!?''

她立即翻開,每翻一頁,她的表情都會改變。

其他人也去找感興趣的書籍,只有地君和小惡魔靜靜地等待帕秋莉。

等到帕秋莉簡略看完時,她才發現地君在等著她。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一不小心就看入迷了。''

''別介意,不過你對那幾本書有興趣?''

''是的,這幾本書對我的魔法有很大的幫助,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仔細研究一下。''

''這樣啊....既然如此,那這些書就給你吧。''

帕秋莉聽到反應不過來,她甚至還拉了拉自己的臉看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真的可以嗎?這可是相當珍貴的書籍喔。''

''無所謂,反正我也看不懂,與其放在這裡塵封,不如送給能夠善待它的人,不管是對人還是對書,這都是最好的選擇。''

''真是謝謝你。''

''別這麼說,我才該向你道謝才對,如果累了的話,那邊有桌子跟椅子,你可以去那邊看書。''

''那我就不客氣了,小惡魔,跟我來吧。''

''是~''

帕秋莉將手中的書交給小惡魔保管,繼續尋找書籍。

地君則是去找其他人,準備離開這裡,前往下一個房間。

原先魔理沙很不想離開這裡,直到地君提醒她寶石的事才決定離開書房。

他們回到走道,打開另一扇門進去另一間房間中。

這次出現的是還是無數列的架子,架子上面也是擺滿了各種東西。

但是這次跟之前不同,這次出現的是高聳入天的架子,雖然說他們仍看得到東西,但是上層的東西幾乎看不清楚樣子。

''雖然說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還是會令人驚訝不已阿.......''

她們跟著地君走,在途中,她們看到了很多日常或是稀有的物品。

''布匹、礦石、繩子、花瓶、餐具、工具、畫作、樂器、藥材、木材、鐵鏈、龍川玉、冰晶岩....就連食物都有!?''

魔理沙看著眼前的東西,納悶著他到底是怎麼拿到那麼多東西的。

''是阿,它們有時候出現在那堆雜物堆中。''

''你就不怕壞掉嗎?''

地君隨手拿起架子上的蘋果,一口咬下,清脆的聲音響起。

''你知道嗎?它起碼已經在我的空間裡有將近五十年的時間了,但是就像你看到的,它還保持在最新鮮的狀態。''

說完,他將蘋果整顆吃完,順手用【 淨 】清理自己的手。

''你的意思是說空間內的時間停止?''

''不.......應該說空間內的時間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在行進,但到甚麼程度我就不曉得了。''

在地君的帶領下,她們來到了疑似房間的正中央的地方。

他從旁拿起一個大型提燈,將手按上去並灌入靈力。

只見提燈的燈罩上亮起一個個藍色的不知名文字,隨後浮上空中。

當浮到一定高度後,一道藍色的火焰從中熊熊燃起,點亮整個空間,將原先看不清楚的地方,都照得一清二楚。

''我去那邊找一下,你們就去其他地方看看吧,不管有沒有找到都先回來這邊集合吧。''

地君並沒有等其他人的反應,自己先一步飛了過去。

眾人也沒多說什麼,各自分散開,開始尋找袋子。

在找尋的過程中,新奇的事物不停地激發著她們的好奇心,但是想到還有東西要找,所以並沒有駐足在原地太久。

在過了近兩、三個小時後,他們才回到房間中央集合。

''地君~這邊我沒看到喔~''

''我這裡也沒有。''

''我也是。''

''是嗎?看來也不在這裡....''

地君思考著,這時他的視線剛好撇到魔理沙身上時,心中突然出現預感。
''魔理沙...把你口袋裡的東西拿出來。''

被地君點名到,魔理沙身子一震,然後看向別處。

''你....你再說什麼,我的口袋沒有東西喔DA☆ZE~''

''我倒數三秒,再不拿出來我就只能請咲夜幫我把東西拿出來了。''

地君舉起手比出數字,緩緩倒數。

''三....二....''

''好啦!我拿出來就是了......''

魔理沙從口袋掏出東西,在她旁邊多出了一堆魔法材料。

''你的口袋也太能裝了吧....''

''嘿嘿....''

地君並沒有將東西收起,而是對著她開始說教。

''我不會介意你拿這些東西走,但你至少再拿走之前,要先跟我說一下,如果你沒這麼做的話......''

地君的語速雖然很快,但是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卻是相當清晰,而且最重要的是到目前為止他所說的詞沒有重複過。

魔理沙不知不覺跪坐在原地,在地君的說教下,在心中不斷產生疑問,嘴巴中似乎有甚麼東西要飛出來。

地君並沒有注意到,直到芙蘭拉了拉他的袖子才停下。

''地君,地君。''

''芙蘭,有什麼事嗎?''

''魔理沙她快昏倒了。''

''诶?''

地君回頭看向魔理沙,發現她的眼神呆滯,臉色蒼白。

''魔理沙,快醒醒。''

''嗯....''

地君搖了搖她,但是不管怎麼搖,她還是沒有反應,對此,地君在她耳邊輕輕細語。

''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就讓四季映姬晚上去找你說教。''

魔理沙瞬間起來,用畏懼的眼神看著地君。

''拜託請別這麼做!!還有為什麼你說教的時候跟她一模一樣啊!?''

''這個嘛....誰知道呢?''

地君故作神祕說道。

''好了,東西你拿走吧,反正你拿的那些東西我也用不上。''

''我知道了,我會放回.............你剛剛說什麼?''

魔理沙懷疑自己的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直到地君再次重複剛剛的話,才讓她興喜若狂,將東西所有東西裝回口袋,跟上地君他們。

他們來到倒數第二個房間前,蕾米打算打開門時,地君想起這扇門後的東西,立即阻止她的動作。

''等一下!先還不要打開!''

''怎了?這後面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嗎?''

''算是吧...等我一下....''

地君拿出六副黑色的眼鏡,一個個遞給對方。

''這個你們先戴上吧。''

其他人好奇這個東西,魔理沙拿到之後,想起這東西是什麼。

''我記得霖之助說過,好像是叫作墨鏡,聽說戴上去可以擋住強光。''

眾人半信半疑地戴上去,發現眼前的景象變得只能勉強看到一些。

''為什麼我們要戴這個阿?''

蕾米向地君提出問題,地君在想要怎麼對他們解釋,但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比較好。

''這很難講,還是讓你們親自看看吧。''

地君將門打開,頓時間,一道強光自門後爆亮而起。

就算戴著墨鏡,少女們依舊被這個光芒照的看不清前面,等到能夠適應的時候,再一次震驚並呆在原地。

''這....這....這....''

''地君,我們是在作夢嗎?''

''這不是夢,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才要讓你們戴上的。''

這次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座金光閃閃的山,仔細一看,這整座山是由金幣堆砌而成的,除此之外,裏頭還有許多奇珍異寶。

魔理沙拿起一個金幣,輕輕一咬,沒能在上面留下牙印,反倒是感覺自己的牙齒很痛。

''好硬!這是真的黃金!''

蕾米雖然早已知道地君很有錢,但是她沒想到對方竟然比她的紅魔館還有更加富有。

''姐姐,姐姐,你看我找到這個~''

芙蘭不知何時爬上了金幣山,從裡面拿出了一個皇冠,這頂皇冠除了整個都是黃金做成的以外,上頭還鑲滿大大小小的寶石。

當少女們紛紛對眼前的場面驚嘆不已,唯獨地君一臉苦悶,讓咲夜不免好奇。

''地君,你好像很不高興?''

''不是不高興....只是想到又有工作要做了,覺得很麻煩而已.....''

蕾米故作鎮定對地君提問,但是她的語氣中略帶一點顫抖。

''地君,我說.....這些也都是你撿的?''

''不是,雖然說我手上也是有一些撿到的,但這裡會變成這樣有另一個原因。''

''另一個原因?''

''是阿,你知道聚寶盆這個東西嗎?''

''聚寶盆?那不只是個騙人的傳說嗎?''

''是阿,我一開始也是這麼認為的,直到兩百年前,我才相信這個傳說是真的。''

地君拿出一個麻布袋,操作靈力把所有財寶都裝進去。

等到所有東西裝完,耀眼的光芒也跟著減弱許多,眾人也得以拿下墨鏡。

現在整個房間內就只剩下一個盆子和一口木箱,沒有其他東西。

''這就是聚寶盆?看上去就只是一個普通的盆子啊。''

''我第一次看到得時候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事實證明我錯了,害我不得不另闢一個空間出來,將原本放在這裡的東西移到另一個房間。''

''它每隔二十年就會噴發一次,每次噴出的東西都不太一樣,但是量卻是相等的,剛剛你們所看到的一切全都是它這六十年來的量。''

魔理沙第一次看到聚寶盆,想要拿起來仔細端詳,但是她在怎麼出力,依舊無法撼動盆子。

出於好奇,蕾米和芙蘭過去幫她,但盆子還是固定在原地。

''不行,這根本拿不起來.....''

''我也試過將它搬離,但是不管怎麼試都沒用,只能把它放在這裡。''

地君提著那一大包財寶,來到一片空地上。

''接下來...該是處理這些金幣的時候了,文字解放,【 鍊 】''

只見【 鍊 】字變成一顆球狀物浮於地君的前方,袋子中的金幣紛紛飛入球中,靜待幾秒後,一個個正方形金塊掉在下方。

芙蘭嘗試著拿起一塊,感受到一股沉重的感覺。

''不要看它小小一塊,每一個可是重達10公斤呢。''

等到數十塊金塊出來,地君解除文字,將剩下的金幣裝進錢袋內。

他將唯二留下的木箱拿過來並打開,出現一個黑色的箱口。

蕾米看到的這小小的箱子不禁感到懷疑。

''地君,這個箱子可以放那麼多東西進去嗎?''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地君雙手抱起金塊,一股腦的丟進去,連帶把剛剛裝寶物的布袋也放進去,只見東西很輕鬆地進去,箱子也沒有明顯的變化。

''真的裝進去了?''

''你把手放進去看看。''

蕾米半信半疑將手放進箱子,感覺到箱子深不見底,同時間,在她的面前浮現出一個面板。

面板由方格組成,在大部分的格子中都有著袋子的圖示,其中最顯眼的,就是剛剛她看到的金塊,在金塊的下方有著數字,出於好奇,她小小的數了下位數。

''個、十、百、千、萬....''

數完,她一臉震驚看著地君,除了被金塊的數量嚇到,也被這奇特的箱子嚇到。

''這箱子你又是從哪搞出來的阿,這也太方便了吧。''

''不知道,當初在整理空間的時候找到的,可惜只有一個而已。''

''你能做出來嗎?''

''不能,我完全不曉得它到底是如何運作的,更別提做出來了。''

地君把手伸進箱子中,拿出一個紅色的袋子,打開袋子一看,裡面盡是一堆各種顏色的寶石。

''魔理沙你看看這些是不是你需要的。''

魔理沙接過寶石感受了下裡面的力量,馬上就感覺到大量的自然元素在裡面流動著,比起她之前使用的寶石還要更加強大。

''這....這...這比霖之助當初給我的還要高級!這些真的要給我?''

''嗯,反正我這邊還有很多,如果你要的話還可以再多給你幾顆。''

說完,地君再次拿出幾顆寶石放在魔理沙手中,魔理沙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著放進另一個口袋。

地君打算寫下文字打開連結外面的門,蕾米想起來還有一扇門她們還沒有去過。

''地君,最後一間裡面是什麼阿?''

''那裏面放的是酒,大部分是我們家族和我自釀的酒,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種類的酒。''

''可以進去裡面看看嗎?''

''可以啊,反正裡面也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地君打開門,房間分明沒有風,但是酒的香氣卻是撲鼻而來。

酒香四溢,雖然香味相當多種,但是彼此並沒有影響到對方,反而相補相成,激盪出不同的氣味,那怕少女們並沒有喝到一滴酒,但是她們卻有種微醉的感覺。

''這個香味.....真是讓人受不了呢。''

他們走進房間內,各種不同大小的酒樽排列在地上,上面都有標籤標示著,桃酒、桂花酒、清酒、濁酒、白酒.......等。

遠一點的地方一樣有架子,架子上面則是以甕為主,當中不乏有玻璃瓶和葫蘆混在其中,除了玻璃瓶以外,其他的容器上沒有標示。

''這.....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呵呵....''

''話說回來,這裡也有天界的酒嗎?''

''有喔,怎麼了嗎?''

''那個可以給我一瓶桃酒和桂花酒嗎?自從上次喝過之後,那味道讓我無法忘記。''

''可以阿,你們等我一下,對了,如果你們對其他的酒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去看看。''

地君走入房間深處,在這段期間,少女們也沒有浪費時間,去看看地君和他家族所收藏的酒。

在路過一個架子的時候,魔理沙偶然看到一個箱子,出於好奇,她打開箱子,箱子裡面裝著小瓷瓶,總計十六瓶,每個瓶子上還貼著一張封條。

''蕾米,你們過來看看這個。''

''有什麼奇特的嗎?不就是一個小小的瓶子而已。''

''是這樣的沒錯,但是為什麼要把它死死密封起來,你不會感到好奇嗎?''

''可是我覺得還是不要隨便打開比較好吧。''

咲夜認為她們現在的行為不太好,想要阻止魔理沙的動作,但是這個舉動反而更讓她更想打開來了。

''沒關係的,反正還有那麼多瓶,打開一瓶他也沒差吧。''

就在魔理沙摸到封條準備撕下來時,地君剛好出現握住她的手腕,不讓她撕開。

''真是好險,還好你們還沒打開,不然我們可就慘了。''

地君拿回瓶子,確認沒有任何問題,小心翼翼地放回箱子,從袖子中拿出符紙跟筆,開始畫符。

雖然魔理沙沒能得逞,但是看到地君的舉動讓她們更加好奇了。

''那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你要把它們封住啊?''

''這些是我們家族在一場意外之中,不小心釀出的酒,因為太過危險,所以只好放在我的空間裡。''

''太過危險?''

''當初在這酒剛釀好並開封時,它的酒香就讓我們家的人瞬間倒了一大半以上,幾個實力較好的勉強能夠撐住,有的膽子大一點的人嘗試喝一小口,結果差點醉於夢中,從此不醒。''

聽到地君這麼一說,眾人感到後怕,地君繼續說下去。

''為了避免發生意外,我們將它分裝於小瓶子中,打算日後再來處理,無奈酒香遠播萬里之外,許多天人聞香而來,就連上層也來了,無可奈何之下,我們也只好拿出一瓶給上層,雖然說有三度提醒過他們,但還是有聽說有人喝下去醉倒不醒,直到最後有人兌了將近三大缸的水,才可免於慘況,為此,上層決定將剩下的保留並取名為醉仙釀,以此警惕他人。''

地君說完的同時,剛好寫好封條,直接貼在箱子上。

''這下你們可知道為什麼我不讓你們打開它了吧,我們也該離開這裡了。''

-------------------------------------------------------------------------------------------------------

在地君他們探險的時候,帕秋莉還在參觀著書庫,小惡魔則是在整理她們準備帶出去的書籍。

(山海經、萬神錄、陰陽紀、山海萬名卷.......)

(除了西方的魔導書、東方的武術與法術書,就連跟幻想鄉相關的書籍他這裡都有收藏,這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阿.....)

走著走著,在帕秋莉經過歷史區的時候,她被一本書的書名吸引住目光。

(<< 勿忘 >>?奇怪的書名.....這本書怎麼看起來挺新的?)

她拿起書翻開,看到第一頁就只有單單一句話而已。

「這是發生於博麗巫女尚小、食人妖怪尚大、先代未死、還有天人尚未強大的故事...」

看到這句話,帕秋莉就看到奇怪的地方,博麗巫女、食人妖怪、先代、天人,如果說前面三個之間有所關連,但是第四個無論跟哪個搭配都配不起來。

她想要繼續看下去,看看裡面究竟寫著什麼,但是她不知道她的背後有人靠近著。

''帕秋莉?''

''咿!''

帕秋莉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手上的書掉了下來。

她迅速回頭,手上用出魔法陣,不過在看到來人是誰後,她解除魔法,手放在胸口上大力呼吸,調息自己的情緒。

''原來是你啊,可以請你不要突然出現在身後好嗎?''

''抱歉抱歉。''

地君向帕秋莉道歉,順便把地上的書撿起來。

''要離開這裡了嗎?''

''是阿,她們大部分都已經準備好了,有找到想要帶走的書嗎?''

''都在小惡魔那裡,請你看一下有什麼不能帶走的書吧。''

說完,地君將手上的書放回書架上後去找小惡魔,帕秋莉也跟了上去,但是她的腦中突然冒出了疑問。

(話說回來,我剛剛在想什麼事情呢?)

帕秋莉試著回想剛剛的問題,但是無論她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應該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吧?)

-------------------------------------------------------------------------------------------------------

等到所有人都從地君的空間出來的時候,她們發現在裡面待了很久的時間,但是外面的時間幾乎完全沒變。

在那之後,連同魔理沙一起,大家和樂融融的吃完晚餐後,便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地君回到房間,拿出先前撿到的奇特的書準備閱讀。

''就讓我看看這裡面究竟寫了什麼吧。''

地君雙眼變成橙紅色,手不停翻閱著,等到整本書看完後,他將書放在桌上,自己閉上眼倚靠在椅子,回想著剛剛看過的內容,在地君意識中,一幅幅畫面播放著。

(主角身為仙人,但在一次遊歷中遇上危險......雖然解決了問題,但是他身負重傷,只能順著河流漂流,然後被一名女性救起,在療傷的日子裡,他被她所吸引,最後兩人相愛。)

(身為凡人的她並不能與他共長久,而身為仙人的他也沒有傳說中的仙丹靈藥能夠讓夠讓她成為仙人,於是他回到天上尋找方法,想要找出不依靠任何外物,讓她也成為仙人。)

(那名仙人終於找到辦法,但是他在天上的一年,人間卻是不知過了多久,等他回到人間時,原本他們所居住的地方變成一片廢墟,而他也在附近找到了那名女性的墳墓。)

(他在墳前痛哭失聲,縱使有千言萬語想要說,但是全都只能變成他的淚水流出,最後,他帶著懊悔的心情,回到天上.....)

畫面結束,地君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想起自己的經歷,眼角不自覺流下眼淚。

(什麼都沒能做到嗎.....)

縱使兩人的經歷的事情不同,但是對於這種有能力,卻什麼也做不到的心境是相同。

''算了算了,想再多也沒用,還是先睡吧。''

地君抹掉眼淚,關掉電燈後,躺在床上睡著了。

就在他睡著沒多久,桌上的書出現異變,書上的文字亮起光芒。

與此同時,地君在夢中也出現變化,夢中的他來到了一片霧濛濛的地方。

''這裡是哪裡啊?我記得我應該在睡覺才對啊?''

地君四處張望著,但是除了腳下的路以外,看不到任何東西。

他試過用文字來清掉這一片白霧,但是在這裡他沒辦法使用任何靈力。

為了知道自己來到什麼地方,他只好順著這條路前行。

在不知走了多遠的距離,他看到前方似乎有人影出現。

(前面有人?)

地君向著人影跑去,等他看清時,發現那人背對著他,讓他無法得知對方是老是少。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

地君向那人提問,但是那人依舊沒有轉過身來。

過了片刻,那人還沒回答他的問題,於是地君打算在提問一次。

這次,那人終於有所回應,但是他的第一句話直接讓地君說不出話來。

''有趣.....沒想到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沒想到跟吾有緣分的竟然是一位天人阿。''

地君睜大眼睛看著那人,他想問那人為什麼知道他是天人時,那人沒有停下,而是繼續說下去。

''你的未來吾無法完全洞悉,只能看到些許片段,但吾可以告訴你一件事,你將會遇到跟吾一樣但又不一樣的狀況.......''

那人抬起手,一顆光球浮現於掌中。

''收下吧。''

光球飄浮起來,進到了地君的腦中,地君感覺到裡面多出一些東西。

''記住,這份力量只能使用一次,希望你能善用,時間要到了,你該回去了。''

地君還想問為什麼的時候,只見那人拍了兩下手,地君的身影消失不見。

原先他們霧濛濛的地方也變得清晰,如果地君還在的話,會發現那人就盤坐在懸崖邊,底下則是一大片雲海。

''雖然我們的遭遇不同,但願你將來你能夠拯救你想拯救的人,而非跟吾一樣,只能後悔終生....''

在被送走之後,地君突然清醒過來,然後從床上摔下來。

''嘶....痛死我了,沒想到自己還會做夢做到從床上掉下來.....''

地君揉了揉脖子,發現窗外的天空早已亮起。

就在地君以為剛剛遇到的事只是夢時,他看到桌上的書,查覺到異樣。

他連忙翻開書,發現不管是封面還是內頁,金色的文字全都消失不見,只剩下空白的頁面。

''原來那不是夢....而是真實嗎......''

地君癱坐在椅子上,想起了那人交給他的東西,大大仰天嘆氣。

''所以我說阿.....為什麼要把這份力量給我啊,這個....能夠改變他人種族的力量........''

*****************************************************************************************

在睽違了兩個月的時間,筆者終於從報告和考試的苦海中出來了,筆者也終於能夠更新了。

這次筆者因為有太多的東西想寫出來,所以花了比較久的時間,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了。

接下來這一到兩個月的時間,筆者的更新頻率應該會高一點,還請各位多多支持筆者喔。

下一章,將會有新的人物出現,在這邊小小提示一下,第一位的提示是白色團子,剩下兩位則是紅色彼岸花,至於她們會跟地君有什麼互動還請各位期待啦。

我是醉於幻想,我們下次更新見。

上一章                                                                                                     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24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東方 Project 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276081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天人在幻想鄉的二三事】... 後一篇:【天人在幻想鄉的二三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scochen大家
姐吉拉更新!【虛空戰記 短篇集】#4 【聖母不再慈悲的年代】(上),歡迎大家來小屋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