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後世篇 (10)

作者:小褎│2020-07-08 12:53:45│贊助:4│人氣:95
第十章 你可出息了!

  衛名淵起初以為她在撒嬌、在求歡,卻是不一會兒後便立刻發現了不對勁。

  馮梓容按著他的胸膛與臂膀可是越按越歡,最後又是揉捏起她自個兒的手臂來,緊接著道:「名淵,你可有繼續習武?」

  「自然是有的,還得避人耳目。」衛名淵停了一會兒,又道:「如今天下太平,也少有人豢養死士與那等身手的衛士,習武的人也就少了。」

  馮梓容這廂看著自己的手掌嘆道:「這將近一甲子的功力與內力又得重來了,我可得努力些才是。」雖然並非必要,但她總覺得也是有備無患──又或者說只是單純取強身健體以延年益壽的這項優點也是好的。

  衛名淵頷首:「這卻是一道心裡頭的關卡,但之於妳而言應當不難。」

  馮梓容無奈地笑道:「從前還有人日日陪著我練呢!眼下咱們兩家都要談婚事了,總不好成日膩歪著,讓長輩們看著不像話。」

  衛名淵笑道:「妳初來乍到、想法還是個老古板,現在縱是咱們倆天天膩著,只要不過夜也還能行的。」

  「好呀!你頭一日見到我就把我給吃了、敢情你是故意的!」馮梓容一面說著,一面戳起了衛名淵的腰道:「可惡,瞧瞧你!占盡了從頭開始的好處、也不等等我,這下子我又落後你遠遠一大截了!」

  馮梓容一面叨念著,卻是忽地感到悲傷、念叨的聲音也漸小,緊接著便是抱著衛名淵大哭了起來──「對不起,我來晚了!」

  他來得早,肯定也會感到迷惑、甚至感到痛苦,而在那麼長的一段時間當中,她竟然沒能陪在他身旁。

  兩人前世執手數十載,早是你儂我儂、分不開彼此,而衛名淵在今生「獨自」過了二十五載,想來定是寂寞。

  「妳傻了,何須向我道歉?」衛名淵心疼地回抱住她,又道:「也多虧前世妳在我耳邊叨念著妳兩世以前的歷史故事和妳來的地方,我才能在這兒順風順水。」

  馮梓容在他懷中哭著搖頭,卻愣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衛名淵想了想,終究是道:「梓容,我提前來這兒有個好處、讓我也覺得挺幸運的。」

  「騙人。」馮梓容哽咽道:「你定又是在安慰我。」

  「是真的。」衛名淵緩聲道:「我昨晚想了想,前世我二十七時才娶到妳,今生卻是二十五便把妳給吃乾抹淨了,挺好。」

  馮梓容在衛名淵的懷裡一愣,緊接著破涕為笑道:「去你的!兩世為人都這般流氓,是向誰學的?」

  衛名淵笑道:「我瞧著妳也挺快活,所以我若是流氓、妳便是女流氓,咱們倆恰巧湊一對。」

  馮梓容聽了可舒心,又道:「若我不犧牲些頂著這流氓的名號、又怎麼與你湊一對?」

  衛名淵這時正待調戲懷中佳人,聽得外頭門鈴聲傳來,心裡頭曉得該是彌澈他們將馮梓容的衣服給買了回來,便是前去開門。

  彌澈將衣服帶給衛名淵後便又接了新的任務辦差去,至於衛名淵雖然捨不得馮梓容離開自己的身邊,卻也只能按捺著性子讓她換好衣服後、再送她回家去。

  其後,兩人又是膩歪了許久,又相約再見,更約定好要督促自個兒的父母與親人將彼此的婚事給定下,這才依依不捨地話別。

  雖則衛名淵與她說劇團的那頭由他解決,但她認為自己還是得盡到基礎責任,因此索性藉著衛名淵這位「贊助商」抽空再去「確認」一回劇本,而自己則順著臺階下──雖然感覺自己對不起劇團的夥伴們,卻也因為她永遠將衛名淵擺在自己人生優先順序的前頭而沒有太多愧疚感。

  她骨子裡還是那位靖王妃、並非她「來到」此世以前的那位馮梓容。

  緊接著也就是安排兩方家庭的會晤、接著便是要往朝廷那頭探查如今的皇帝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沒了從前靖王府的勢力、如今的他們可是脆弱許多,也因此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應付,卻是在半個月後,遲遲未曾回來見馮梓容這位未來弟媳的護國公世子衛名棕那頭傳來了不太妙的消息──

  說起護國公世子衛名棕,也就是前世的盛王、太子與德康帝,他與前世溫和敦厚的模樣不完全相同,雖說性子瞧起來依是一般溫和、卻是做起事來雷厲風行,連帶著世子妃也就是前世的盛王妃、太子妃的個性也更加有稜角,說起話來還能棉裡藏針、不若前世一般委婉。

  他們夫婦二人雖待衛名淵甚好,卻是馮梓容如今一來非馮家嫡系女兒、二來又未曾有過任何功績,因此直把馮梓容當成攀龍附鳳的人、態度並不甚好,完全不若當初與衛名淵所說的一般、只要是他選擇的便是同意一類的話語。

  如同現在,護國公世子夫婦特地選在他們所指定的餐廳與衛名淵和馮梓容二人見面時,兩人的神色便有些清冷。

  馮梓容對於眼前的夫婦沒有絲毫懼意,只是想起了身子其實向來不太好的德康帝在登基九年後,堅持親自守著太上皇的靈堂而讓健康每況愈下、在半年後亦溘然長逝;

  至於刁婍婥則是等到兒子登基以後又接連操勞了數年,在將當年宮中尚未打掃乾淨的一切都打理完後、交給了自己的兒媳呂氏,最後亦是病故。

  直到昭泰帝衛又焞那代,當年天祐帝遺留下來的那一籮筐的爛攤子也算是整治得差不多了,也因此後來的天家子嗣們除卻那些小打小鬧的毛病以外、也就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故事。

  ──更何況有靖王府這座位高權重的王府鎮著、縱是有有心人亦上不了天。

  這廂護國公世子衛名棕沒說什麼,世子夫人刁婍婥便又再次開口:「……聽得方才名淵與妳的答話後,我們也就姑且相信妳的誠意,但是馮小姐,妳又有什麼本事嫁入護國公府?」

  「大嫂,那是我的事。」衛名淵蹙起眉頭:「我要的人只有她一個。」

  「名淵,不可以任性。」衛名棕也開口了:「我們護國公府傳到這代並不容易,更何況朝廷那頭還對我們虎視眈眈、一直覺得我們的聲名蓋過他們,不能讓他們有作文章的機會。更何況如今馮小姐雖是當年的馮家之後、現在卻是遠得不行的支系,說白話也就是門戶不高,這樣又怎麼向那些期許我們的靖陽郡王府、安護侯府交代?」

  衛名淵雖然不太高興,卻也是沉住氣道:「我們是我們、他們是他們,更何況梓容門戶不高、這也是應和了朝廷的意思,不是嗎?」朝廷那頭既然不希望護國公府繼續發光發亮,自然也不會在意衛名淵到底娶了誰──只要不是對護國公府有利的政治聯姻就好。

  「但是你知道我們與靖陽郡王府和安護侯府都有生意往來。」衛名棕沉聲說道:「如今朝廷勢力早不比從前、皇權亦非絕對,孰輕孰重你心裡頭不可能沒有個計較。」

  衛名淵淡然地說道:「我心裡頭自然明白,梓容在我心中重逾泰山,孰輕孰重自是一目瞭然。」

  刁婍婥聽了也跟著蹙起眉來,卻是眼角餘光看見馮梓容事不關己的模樣,心裡頭也不太開心,便是開口道:「馮小姐為何如此不專心?」

  馮梓容在一旁倒像是個沒事人一般看著衛名淵的側臉,享受著自個兒男人為自己辯護的模樣,當下亦是揚起笑臉道:「名淵頭一回當著人的面對我說這般情話。」

  衛名淵聽了臉一黑,道:「胡鬧。」

  馮梓容斂起神色來,道:「我想世子與世子夫人或許認為我只是企圖攀附的女人,而我也無意就此辯解──只是,恕我直言,護國公府本身之於我而言並沒有這般重要、亦不是得牢牢抓緊的稀世珍寶。」這意思,也就是他們二位不必如此自尊自重,她馮梓容根本不稀罕──

  廢話!那不就是她前世那位調皮二兒子的後代嗎?與自己早就沒什麼情感可言了,她稀罕個什麼勁兒?

  刁婍婥冷聲道:「既是如此,妳找上護國公府的嫡子又該怎麼說?」

  馮梓容牽起嘴角,道:「我會與名淵在一起、僅僅是因為他是衛名淵而已。」

  衛名棕聽了也有些不快:「馮小姐這句話有說與沒說是一樣的,名淵無論如何還是護國公府的子嗣,所以妳仍是無法證明。」

  「我從不向人證明什麼。」馮梓容的聲音有些淡漠:「於我而言,能要求我忠誠、要求我證明什麼的僅有衛名淵一人──就算他是平頭百姓亦然。」

  衛名淵這時也說道:「我亦是相同。」

  「名淵,你可出息了!」馮梓容嗔了一句:「你從前的威嚴到哪裡去了?」

  衛名淵有些無奈,自己的妻子──或者說前世的妻子自前世三十以後總喜歡拿這句話懟他,但她又哪曉得前世的自己長了她十一歲、心境變化也比她早上一步,自然對於將要成年的子女們近乎苛求的規矩也就鬆了些、不再嚴厲苛刻。

  「馮小姐,請慎言。」衛名棕還是不樂見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被如此對待的,因此也是開口道:「單憑馮小姐對待舍弟的態度,我們便無法苟同你們的婚事。」

  「不苟同也罷。」四個人待在這樣的包廂空間已然近一個小時,衛名淵的耐心也被磨到了將近極限:「我也只是盡了自己告知家裡頭的義務罷了!」

  衛名棕低斥道:「名淵!」

  馮梓容這時將自己的注意力轉到了另一方,而後低聲道:「名淵,外頭有人偷聽。」

  衛名淵點頭,便是稍微提高了音量,道:「大哥可還有什麼話要說的?」

  衛名棕聽了一愣,緊接著權且繼續道:「你當真執意如此?」

  「我從不與人開玩笑。」

  刁婍婥道:「名淵,你得考慮清楚,你們都是衛家宗室的人、不能胡來。」

  衛名淵自然曉得自己的大哥與大嫂是藉機繼續與自己對抗,自也說道:「我從未自恃身分而胡來,大嫂這句話言過了。」說罷,還蓄意擺弄了桌上的碗盤,顯現自己的不滿。

  一旁的馮梓容藉著衛名淵擺弄碗盤的聲音溜下了椅子,而後朝著衛名淵打了個手勢,而衛名淵也無聲地站起身來,朝著馮梓容指著的方向蓄起內力,以一招「隔山打牛」擊向了包廂的隔板。

  彷彿有什麼重物墜落的聲音,而後馮梓容一揚嘴角,又是道了聲「失禮」後,蹲下身來檢查桌子,果不其然抓到了一小枚竊聽器,並輕手輕腳地將其摘了下來並在衛名棕夫婦二人面前亮過了一回後又暫且將其放回原位道:「世子與世子夫人既然已經明白了名淵與我的意思,也就曉得我們的決定無能更改,既然我們盡了義務、接下來是否接受也就是你們二位得好好思量的事了。」

  衛名棕緊抿著嘴,一雙眼睛直盯著馮梓容看,良久才鬆口道:「等到雙方家長會晤時再說。」

  衛名淵因為這句話而曉得心裡頭所放著的事姑且又達成了一小個段落,卻是臉上依然緊繃著,朝著馮梓容低聲道:「梓容,接下來還得看妳那方了。」

  馮梓容頷首,也放低了音量道:「既然我來了,便不會讓你受委屈。」

  「這話說反了。」衛名淵無奈地一牽嘴角,又是提高了點聲音與衛名棕夫婦二人道:「大哥與大嫂若是沒事,我先送她回去。」

  衛名棕凝神點頭,也沒再說話。

  四人在微妙的氣氛當中散去,直到衛名淵帶著馮梓容離開以後許久,衛名棕才想了好一會兒,終究是低聲與妻子說道:「婥兒,讓刁家查查可好?」

  「這間餐廳是刁家入股的產業,要調個監視器並不困難。」刁婍婥停了一會兒,又道:「名棕,馮小姐的來歷可不簡單。」

  「爹和我都調查過了,她真的只是表面上攤開來的那般、沒什麼貓溺,就是不曉得為何與名淵一見如故。」

  「伯父與我說過一些事。」刁婍婥抿了抿嘴,道:「你知道我伯父去年才從左丞相的位置退下來,他曾與我說皇上那陣子開始就有些不對勁,似乎在找一位姓馮的女性……」

  刁婍婥將自個兒伯父刁九書從前與她偶有一回的言談都轉述給衛名棕曉得,而衛名棕聽了以後也深深地皺起眉來。

  卻是那廂包廂裡頭自顧自地糾結煩惱,衛名淵與馮梓容二人爽快地離開餐廳,連隔壁包廂裡頭隱隱有著動靜也沒曾搭理。

  要曉得是哪方的人偷聽也沒什麼意義,以他們現在的能為而言若愣是要去追究、反而會踏入險地,不如裝著什麼都不曉得還要好──更何況他們並不避諱在衛名棕夫婦面前展現自己的本事與默契,也就是篤定了衛名棕肯定會藉由自己的管道去查詢。

  兩人乘上車後也沒說些什麼,縱是偶然有開口,說的也都是生活中的瑣事與閒話,甚至還有能膩壞人的甜言蜜語,卻是隻字不提方才的事。

  直到衛名淵將車子駛回自己郊區的別墅並走進門後,兩人相視一眼,接著合力將所有的地方都仔細地檢查過一回,這才在客廳的羅漢床上相互依靠著坐了下來,道:「名淵,他們動作這麼快?」

  「應是早就盯著的,只是提上婚事的事惹得他們注意了。」衛名淵停了一會兒,又道:「這幾日我讓彌澈暗中訪查一些消息,雖然得到的不多,卻也確信了宗室那頭真有對欽天監下密令,除卻繼續監視衛家分支外,還令所有馮家女婚嫁前都得給宗室與欽天監兩頭「看」過一回,目的便在於確認是否真有預言中的那位馮家女、前世的靖王妃是否當真轉世。」

  雖則皇帝的密令看似有強烈的指標性,然則如今馮梓容所屬的馮家早是旁支中的旁支、並不惹人注目,加上從前的史冊上也只記載「馮家女」與「靖王妃衛馮氏」、並未錄下她的閨名,因此當今皇帝要找到她可謂難上加難。

  眾人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皇帝會死心眼兒地認為那位靖王妃肯定會再次轉世為馮家女,更不明白轉世後的靖王妃鐵定還會再嫁入宗室,但這道密令可讓他們傷透了腦筋。

  馮梓容無奈地笑了笑,道:「前世有那麼一齣『出將入相』、『濟拔顛危』,這回還有什麼再興宗室威望的預言……你說說,怎麼就偏生落我頭上了?我不就是個普通人嗎?」

  「妳不普通。」衛名淵看著她,道:「至少於我而言是獨一無二。」

  馮梓容一搥他的臂膀,嗔道:「與你說正經事呢!」

  衛名淵聽了一勾嘴角,又道:「妳可還記得我與妳說起當今皇帝與先帝的樣貌相似的事?」

  「自然記得。」

  「他的皇后也還是那位。」衛名淵所說的自是前世的那位太后,在死前還折騰一齣不甘寂寞的鬧劇,最後使得自己身敗名裂、連皇陵也沒能葬入。「不同的是如今兩人膝下並無子女,而先帝……應當說當今皇帝收繼了一名宗室從兄弟的兒子作為太子,正是當年的直王。」

--

  碎念:為了避免大家誤會,再次闡明在外傳裡面,其他人都不重要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22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6 篇留言


沒什麼好誤會的!從原本的一開始,除了男女主,其它人就都不重要了!ORZ (逃

07-08 14:37

小褎
除了開車,什麼都不重要了(重點錯)07-08 19:39

那要直接歸類成鹹濕小說了嗎!? (≧▽≦)

07-08 21:44

小褎
這也省太多了吼XD07-09 02:11

嗯!還能意外的招來很多好這口的同好!XDD

07-09 10:36

小褎
我怎麼有種你一直在慫恿我的感覺XD07-09 12:09

哈哈哈,我不覺得您是一個腦波弱的人,只是試著在挖掘您內心的想法啊!?XDD (逃

07-09 12:44

小褎
我以前認真想過,我是真寫不出來XDDDDD 07-10 00:43

我想真正的鹹濕小説丶大概跟X片一樣丶應該劇情都會被快転吧!?XDD (真的就只有開車了XD

07-10 01:51

小褎
這點我還真的不知道...以前有看過的,都是正文幾十萬字,然後作者為了寫洞房那章幾百字至剛好千字左右的床戲非常拚命,那種對我來說就很夠肉了XD07-10 12:11

嗯,等我哪天看了,再寫心得報告給你XDD 目前,還是先看手上的幾本書吧!(對了,那本海奧華,我看了一半了,目前還是把它定義在科幻小說XDD <<<被信眾追打~逃~ (反而是那本中國書法,每一頁都有考究,我得好好研究才行!XD

07-10 13:46

小褎
行呀~我最喜歡看心得了XD

這樣聽起來書法那本很不錯啊XD07-10 2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azxcsqzcs
0.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