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奇幻愛情]《關於我被國家配發給一個男性人類這件事》第三十九回

作者:眼鏡猴│2020-07-07 23:20:03│贊助:28│人氣:227
第三十九回 揭開這個卑鄙狡猾的男人所隱瞞的秘密(五)
======================================================================
提示:本故事使用雙重視角,建議同時閱讀本故事的男方視角《關於我向國家申請了一個精靈老婆這件事》第三十九回本回建議順序:先男方後女方
======================================================================

  我輕輕地撞到牆上,製造出損傷的事實,繼而把髮夾摘下,以手帕包裹起來,放到褲袋的深處予以隔離。

  無論他交給我的髮夾是否內藏著竊聽器、即使他察覺到些許端倪而翻聽錄音,也絕不可能聽清接下來的對話內容。

  在進入房間之後,為了能夠提前聽到外面的動靜,我並沒有關上房門,而是直接走往臭老頭的床邊,輕輕推動他的肩膀。

  他在搖動中茫然地睜開半隻眼,隨後突然大動作地蹦了起來,驚恐得四肢並用地倒退到睡床的角落處,更隨手抓起了旁邊的枕頭充當武器:「你怎麼會在這裡!不、不要過來!」

  「別緊張,只是你的寶貝孫子需要一點幫忙。」我不太清楚臭老頭為何會如此警戒,但只要交出這一個正當理由,應該就能讓他冷靜下來了吧。

  「孫子?不!不要!餐帽,請你放過我的家人!那些孩子當年還沒出生!他們是無罪的!」

  「哦……那……首先,請你安靜一點。」

  臭老頭隨即以顫抖不斷的雙手堵住自己的嘴巴,表現得遠比我想像的更加服從,看來是不需要轉彎抹角地慢慢套話了。

  「你還認不認得我是誰?」

  「我……我怎麼敢忘記餐帽大人的尊顏……即使經過五十年,仍然記得一清二楚。」

  這下子狀況總算是明朗起來了。他是把我跟那位餐帽大人搞混了,還說甚麼記得一清二楚,臭老頭的眼睛似乎退化得非常嚴重啊。

  「那麼,你為何如此害怕我?」

  「這……當然是因為……啊!難道餐帽你沒有被抓到?這幾十年來都平安無事?還是現在已經被釋放出來?啊——總算是讓我等到這一天,讓我能再次與你相見,感謝老天!感謝佛祖!感謝菩薩庇佑!啊!抱歉!我馬上去泡茶,櫃子裡有你最喜歡的陳年普洱!」

  臭老頭一連串的激烈反應令我產生了強烈的既視感,為何跟白天初次見面的時候如此相似?難道不單是眼睛,連大腦也已經嚴重退化,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部不記得了?

  「不。現在並不是喝茶的時候。」

  總而言之,我先伸手把他拉住,讓他乖乖坐回床的正中央。然後,我考慮到他的記憶無法長久保存,決定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採取更激進的提問方式:「我有些事情要問你,你千萬不能告訴其他人。」

  「……嗯。當然,當然。」他大幅度地猛力點頭,害我有點擔心他的脖子會否承受不住,直接斷開把頭顱甩到地上。

  「當年的情況、整個來龍去脈,你好好地……冷靜地交代一下。」

  「……嗯,嗯。」他神色沉重地整理了好一會,幾度欲言又止地把乾涸的嘴唇重新縫起,花了不少時間,才終於開口為我敘述那段往事:

  「那時候……憲兵隊突然找上門,我發誓當時的我完全甚麼都不知道,我只是按照他們的指示,打電話聯絡你、以練習圍棋為由確認你接下來幾天的行程……其實我有故意說錯一些棋局的內容,希望你能留意到這通電話並不尋常……餐帽,當時你有沒有留意到?」

  「你別提問,繼續說下去。」

  「……接下來,我被憲兵借用去執行一個大型任務。我們這些臨時外借的軍官,把那一天稱為『大搜捕日』。分散在全國各地的上千個小隊同時出動,我所從屬的小隊由兩名憲兵帶領,闖入一個跨國財團的會議,以戰爭罪行的名義,拘捕當中的一個精靈族大股東。

  事後,我才得知大搜捕日拘捕的對象幾乎都是你們的族人、親屬、好友……於是,我終於察覺到了,憲兵一定是把餐帽你也誤認為戰爭罪犯。」

  這個老頭所說的內容與我在獄中聽來的完全吻合,就在東西兩方即將簽署和平條約的那一天,居住在這片大陸的精靈幾乎在同一時間被人類全數拘捕,與此同時,東西兩方的人類軍隊同時越界,以其壓倒性的軍力強行佔據了深森。

  財產、大宅、土地以及長髮皆被充公。我們被收押到臨時監獄裡,接受所謂的審判。雖然每一場審判都是獨立的,但罪名大同小異,就是人類來久以來的矛盾紛爭皆是由我們造成,我們為了謀取私利而持續阻礙人類的大團結,並在幕後策動了最後的、最大規模的東西人類內戰。

  根據長期居住在外地、對人類認識較深的長輩們所言,人類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搶奪精靈的財產用於戰後復興,以及賴掉戰爭期間積累下來的龐大債務。

  明明人類只需要開口請求我們,就能夠獲得全新的一筆貸款進行戰後復興,這些復興貸款以及戰爭債務的期限也能夠訂在千年以後,他們卻選擇背棄承諾,使用最為野蠻無恥的司法暴力。

  即使沒有同族因此被判死刑,還陸陸續續獲得減刑而提前釋放出獄。但在我們缺席的那段時間,人類已經把深森塑造成他們需要的形狀。

  我們仍然被視為禍害人類數千年的戰爭罪犯,只是從密閉的小監獄被轉移到開放的大監獄,差別僅在於橫行無忌的獄卒在離開床鋪時不再需要穿上制服。

  「……餐帽?這些內容是不是對你有所有助益?」臭老頭似乎察覺到我的走神,但仍然等待了好一段時間才發聲追問。

  「別隨意揣測,繼續說。」

  「……嗯。因為餐帽你曾直接為戰事出謀獻策,在眾多的被告人當中也算特別危險,一旦被送上軍事法庭隨時會被處以死刑……

  我自知不夠格出庭充當品格證人,但也非常在意軍事法庭的判決結果……只是,一直沒有找到任何消息,我在軍中悄悄打聽,才得知其實整個聯邦共和國的所有行政區都有進行過類似的拘捕行動,但軍事法庭卻完全沒有召開的跡象。」

  聽到這個部份,我終於明白甚麼是餐帽了,能夠直接為戰事出謀獻策的,就是參謀對吧。但審判詳情竟然沒有對外公佈嗎?因為罪狀荒謬過頭了害怕自己的國民也無法接受?

  「所以,你一直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初期是完全找不到任何線索,彷彿你們的存在從世界上突然消失蒸發一樣……後來,關於你們的官方訊息像雨後春筍般大量冒出,但只要是有親身接觸過精靈的人,都知道那些盡是狗屁不通的捏造內容!

  我知道這一切是針對你們族人的陰謀!我知道參謀你們是無辜冤枉的,憲兵當年的拘捕行動是不合法的——但是……但是……我、我甚麼都做不到……」

  人類最後仍然厚著臉皮公佈了審判結果啊。但像他這樣的平民百姓即使洞悉真相亦毫無意義,至於有能力動搖真相的那些人類權貴,恐怕不是被收押監禁就是被收買籠絡吧?

  「……好的,這些我都明白。後來還有沒有甚麼值得一提的事?」

  「後來?後來……啊,後來的我想到參謀當年也許並沒有被憲兵拘捕,而是成功脫身、逃出境外。為了確認這個猜想,我發奮圖強地希望爬到高位,藉此觸及那些機密文件……但我沒能成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

  他不負所望地考上公職,我也全力支援他的仕途。只是……仍然不足夠,即使耗盡我們兩代人的心力,仍然只能當上一個小小的地方官……偏偏又是個被時代所遺棄的城鎮,難以創立一番政績……」

  「等等!所以你兒子也知道精靈族的真相?」

  「不。他不知道。假如他的官位更高一些,稍微有點希望……我應該就會把真相告訴他。但現在的他根本不可能打聽出你的下落,勉強追查恐怕也只能撿拾到一些皮毛……卻隨時會招來懷疑、惹來殺身之禍……所以,他暫時還毫不知情……」

  「那麼……孫子又如何?」

  「孫子?孫子他年紀尚小。說到底,即使奉獻三代人的時間,即使孫子能夠僥倖地擠進權力核心……我也絕對不可能活到那個時候……

  對。其實,這個才是最大的原因……我逐漸意識到,無論參謀你是順利脫險還是不幸被捕……也已經是幾十年前的往事,已經是不可逆轉的定局,繼續追查的唯一意義就只是減輕我自身的罪疚感……」

  老頭的情緒都開始失控,雙手與聲音都不斷顫抖:「真的……真的非常抱歉,參謀大人,我無法為了一己之私而犧牲天真無邪的小孫子……非常抱歉……」

  我認為老頭並沒有說謊或隱瞞,但那個男人天真無邪?毫不知情?誰信啊?他從最開始就誤導說參謀是方言,又妨礙我上網搜尋,根本就知道得一清二楚啊!

  也許老頭曾經告訴過他,只是現在忘記了;或是家裡藏著一些照片或日記之類的關鍵線索;再加上他身為警察總局局長情夫的獨特門路……總而言之,那個男人不單知道內情,甚至還掌握到了參謀的外觀、身高、耳朵形狀等情報,所以才在眾多精靈之中挑選了符合條件的我,就是要利用我冒充那個參謀,欺騙視力已嚴重退化的祖父!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參謀大人……我真的非常抱歉……」

  我突然察覺到老頭從剛才開始一直抱歉至今,像蟬鳴般叫個不停,聲音還越來越小,彷彿是沒有好好呼吸而是只用一口氣硬撐到現在。放任他繼續唸下去會不會缺氧昏厥啊?

  「沒關係的,你不需要道歉。」為了能夠繼續追問,我必須先行安撫他的情緒。

  「參……參謀大人,我……屬下能否問一個問題?」

  「這……要視乎你的問題是甚麼。」

  「參謀大人是一直以來都平安無事?還是曾經被憲兵拘捕,現在獲得釋放……或是冒險逃跑出來?」

  這個問題,其實他在對話期間已經提及過好幾次,只是我一直故意忽略。雖然我是正在冒認那個參謀,但唯獨在這個問題上,我實在不希望欺騙他。

  「……平……平安無事,當然是一直以來都平安無事。」終究,還是沒有辦法,我還是忍耐不住。

  老頭終於聽到了夢寐以求的答案,枯乾龜裂的臉龐隨即擠成一團,迎接滿溢而出的喜悅淚水,積累在他心中數十年的罪疚感頓時化為雲煙——然後雲煙飄到了我的臉上、鑽入我的身體,使我的良心受盡責備。唉……我就知道會變成這樣,才不願意說這個謊啊。

  明明是為了避免他情緒失控才回答問題,怎麼回答過後卻反而讓他失控地大哭起來啦?難道在蟬鳴抱歉的那時候就已經被將死了嗎?

  算了。乾脆就到此為止,讓這個老頭休息吧。

  反正我的首要目標已經達成,成功打聽到了足以威脅那個男人的重大秘密。因為那個精靈參謀毫無疑問是戰爭罪犯,老頭向他通風報信就是共犯、通敵、叛國,這些罪名足以讓他們一家四口手牽手淪為階下囚了。

  「你今晚先好好休息,緊記要保守秘密……我還會再來的。」在攙扶他躺下的同時,我姑且說了兩句讓他封口,以確保剛才的對話內容不會輕易外洩。

  悲願達成的這個老頭彷彿是把精力全部哭了出來,躺下沒多久便已安然入睡。先鬧再哭然後直接睡著,比起長者更接近是嬰兒嘛。

  待明早醒來,剛才的對話應該就會忘個一乾二淨了吧;即使還記得,恐怕也不分清夢境與現實;即使他自己分得清楚,其他人也不會相信吧。人類的生命可真是短暫啊,當年參與拘捕行動的年輕小兵,如今已經老邁得徒具一副軀殼,再多過十年左右,知曉真相的人類就會自然滅絕了吧……

  所以,我真的要把這個秘密當成武器來使用嗎?我能夠親手送葬這個瀕臨絕種、對精靈抱有好感的老人嗎?假如沒有扣板機的覺悟,貿然舉槍反抗只是自尋死路,繼續下跪求饒還能苟且偷生啊?

  「老婆。」此時,背後傳來了那個男人的聲音:「你怎麼還在這裡?」

  我的注意力過度集中在老頭的身上,不單沒有聽到那個男人的腳步聲,甚至沒能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

  「老公,我是想找爺爺出來幫你,但他睡得很沉,所以……」

  即使我趕忙嘗試辯解,他卻完全沒有理會,而是一言不發地步步逼近,粗暴地直接伸手把我的頭顱整顆抓住,在漆黑中摸索著那朵理應時刻掛在我的頭上的虛妄之花。

  「老公……我……」即使早已設想好如何辯解,我卻本能地把話語吞回咽喉。那種程度的藉口在此等絕境之下根本不可能蒙混過關,只會火上加油而已。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這個男人從甚麼時候開始站在房外?他看見了多少?他聽見了多少?他已經掌握證據?還是止於懷疑?

  被牢牢壓制著我的無法抬頭,也就無法看見他的表情、無法掌握目前的狀況,在重壓、黑暗與靜默的狹縫之中,我甚至無法確認呼吸是否一種冒犯、心跳起伏會否觸動他的怒火。

  「別打擾爺爺休息。我們出去吃宵夜。」他輕輕地說,同時收回了一直壓制著我的右手,再勾上手指把我拖曳到房外。

  「吃宵夜?但是……」就算這個男人甚麼都沒聽到,也應該先質問髮夾的下落吧?怎麼會是拉我去吃宵夜啊?

  「別擔心,事情已經告一段落……真正重要的是心意。」我從未見過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嘴角自然由衷地高高揚起,眼神卻流露著濃烈的哀苦憂愁:「謝謝你。你的付出和努力,我一定銘記在心。」

  「……嗯。」

  我頓時回想起他們的祖孫關係。

  不論是一見面就直接丟香爐,還是行動不便仍然親自泡茶,以及用輪椅推棋盤出來下圍棋,其實全部都是因為我、因為那個參謀大人。

  這對祖孫非但沒有交惡,反倒是情誼深厚。這個男人讓我冒認參謀根本不是為了報復,而是希望了結祖父的心願。即使祖父可能隔天便又忘記得一乾二淨……但真正重要的是心意,即使只有短短的數分鐘、即使只是冒充的參謀,祖父的心仍然是獲得了救贖。

  為此不單違抗父母強行迎娶精靈族的妻子,還得算上在計劃正式實行之前,他出賣肉體成為總局長的情夫……後來似乎日久生情了是另一回事,但接近總局長的最初目的應該是為了祖父沒錯吧。

  理所當然地,不論是我悄悄取下髮夾還是偷偷摸摸地鑽進他祖父的房間——完全是不值一提的枝末。這個男人一定是早就站在外面了,一定有看到祖父如釋重負地開懷大哭的那一幕,所以才對我的背叛視而不見,甚至是反過來感謝我的付出。

  ……既然如此,關於剛才聽到的那些秘密,甚麼通敵叛國……我也應該聽而不聞,就當作是一位老人家半夜夢醒、神智不清的胡言亂語吧。

  反正,那個板機我根本扣不下去。

======================================================================

猜謎遊戲結果發表:

正解率:2/19

最多人填寫的答案:「窩不知道」系列
(其實我以為蠻容易猜的)

順帶公佈一下第二條:

(完)
======================================================================
本故事使用雙重視角,建議同時閱讀本故事的男方視角《關於我向國家申請了一個精靈老婆這件事》第三十九回本回建議順序:先男方後女方

其他章節請至小屋精靈老婆資料夾

更新日期已改為每周一(包含2400~2800)

作者的話:
下周休刊。再次開始修稿,還有決定下個篇章的仔細內容。
像現在老家篇一樣趕火車好嗎?還是把主線放在一邊隨便寫寫好呢?
(在作者視角看來,老家篇幾乎每一回都在趕進度,沒有之前突然去買條狗、打打遊戲之類的)

看到這裡的讀者有察覺到嗎?本回的封面圖有配合故事內容喔(?


封面圖的版權聲明,來自以下生產器:
Picrewの「ななめーかー」でつくったよ!
#Picrew #ななめーか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18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老婆|精靈|搞笑

留言共 2 篇留言

歲月虛空

07-07 23:54

眼鏡猴
07-07 23:57
雜魚小說家秋茶
雖然沒投票,但我也猜女人
閩南語系原罪!

07-18 17:59

眼鏡猴
我的預期是,在菜市場回的對話後就能察覺到不是這個意思07-19 12: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ggglasse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愛情... 後一篇:[不正經遊戲介紹] [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