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1?萬】符契師 § 第壹符(1)

作者:梗│2020-07-07 22:51:15│贊助:14│人氣:101
§ 凶宅

§§§
  大街上,服飾街。
  一個穿著皺襯衫,臉色就像一口氣死了爺奶爹娘姑媽舅叔的青年男子,死氣沉沉的一個人。
  跟一個穿著中國風衣飾,哼著小曲踩著碎步,輕靈明朗的的大女孩,肩並著肩走在一起。

  真是詭異的組合。
  詭異得讓街上擦身而過的行人,都不由自主地保持一段距離。
  那烏煙瘴氣的男人看著主動避開自己的路人,深深地閉上了眼睛。

  自己到底是倒了什麼霉?
  莫名其妙地鬼上身,而且據說還是驚人的厲鬼,歷不歷自己是不知道,但至少整條算命街通通撤攤這件事,就是,他媽的,擺在眼前。
  友人力推的符攤『符鎮狩鬼』,它的老闆居然在只隔一天夭折!
  幹啊明明昨天還生龍活虎!只隔一天夭折是甚麼概率?就是樂透有沒有人在這樣操作的啊!
  而現在自己卻被一個其焉不詳,自稱夭折老闆的女兒抓著,一起逛這要價據說是六十萬的街?

  「妳叫什麼名字?」走著走著,倒楣臉的青年男子勉強地抬起頭,露出了比便祕還憋屈的微笑。
  「尹絮榕。」走著走著,哼著小曲的中國風大女孩盯著櫥窗裡的皮帽子,跟青年人保持著一個微妙的距離。
  「你們這種命數研究的人,名字有什麼特別講究的嗎?」倒楣臉的青年男子乾笑了笑。

  「有啊?」尹絮榕轉頭。
  「是什麼?」青年男子挑眉。

  「我爸以前跟人家說榕樹上面有棉絮所以才能播種,大家笑他沒知識。他後來去查百科辭典之後,發現榕樹上面真的沒有棉絮,但這樣他老臉就會保不住,怎麼辦呢?所以世界上多了個尹絮榕。」尹絮榕面無表情。
  「諧音虛榮?」青年男子面無表情。
  「真是對味。」尹絮榕咬牙切齒。
  「……那令尊又叫做什麼名字?」青年男子努力保持淡定。
  「尹翅蟲,需要跟你說為什麼嗎?」尹絮榕露出陰森地冷笑。
  「……不用了。」青年男子背脊隱隱發涼。

  「那你叫什麼?」站在球鞋店前的尹絮榕忽然想起來,她也不知道她的客戶叫什麼名字。
  「陳興良,大家都叫我阿良。」青年男子清了清喉嚨。
  「明白了,從今以後你就叫愛迪達。」尹絮榕點了點頭。
  「……」陳興良寒著臉。

  「愛迪達你最近有去什麼地方觀光嗎?」繼續走著的尹絮榕看著櫥窗裡的皮夾克。
  「最近忙,所以基本上就是加班完回家睡覺,沒怎麼沒出門……」陳興良仔細想了想。
  「這樣啊,那你最近有踩到什麼東西嗎?或是撿到什麼東西,擦身而過什麼東西之類的呢?」尹絮榕蹲了下來,看著櫥窗裡展示的皮鞋。

  「應該是…也沒有吧?」陳興良環抱雙臂思考。
  「平常有什麼興趣嗎?」蹲著尹絮榕四目相接對面走過來一個有媽媽牽著的小小孩,跟小孩擊了個掌。
  「嗯……看一些腦筋急轉彎之類的?」陳興良深鎖著眉頭。
  「你家多大?位置在哪?房租多少?」站起來繼續走著的尹絮榕看了看櫥裡的真皮牛仔褲。
  「呃,十四坪套房,西區,房租五千元上下?不是啊妳這是什麼人口普查嗎?」陳興良努力回想,隨即才發覺這都是些什麼問題。

  但尹絮榕卻停下腳步。
  她轉過身,雙眼直直地看著陳興良。
  那是很嚴肅的一雙眼。
  看得陳興良微微後退了一小步。

  「你是外地人吧?」尹絮榕眨了眨那對貓一般的眼睛。
  「…對、對啊,最近剛調職過去的……」陳興良忍不住咬了舌頭。
  「這個價位如果不是豆腐工程,那就是凶宅,房東會有一萬一千零一種跟你說為什麼這麼便宜的理由,但你還是好自為之吧。好啦,買衣服給我,然後我要找個旅館洗個澡,你不許進來。」尹絮榕閉上眼睛,深深地點了點頭。

  凶宅是嗎……
  如果要這樣說,那也很合情合……
  ……
    ……等等?
    買衣服?旅館?

  沉默。
  人來人往的街。
  他們相視漠然。

  「為什麼?」他提問,當然是為什麼。
  「工作需求。」她回答,當然是工作需求。

  陳興良平淡地看著尹絮榕。
  尹絮榕平淡地看著陳興良。

  「……妳真的不是在敲竹槓?」陳興良瞇眼。
  「處男才怕敲竹槓。」尹絮榕不屑。
  「對,怕死我了。」陳興良果斷點頭。
  「那你就去死吧。」尹絮榕微笑。

  沉默。
    沉默。
  櫥窗前。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這一家就可以了嗎……」
  「可以了,謝謝老闆!」
















§§§
  西區,一棟複合式社區大廈。
  它是一棟七層樓建築,白色基底,中央縷空的建物。
  佔地在這一代算是相當有存在感的龐大,而且還蓋成少見的八角型外貌。

  「就是這裡了。」

  一個穿著皺襯衫,臉色就像一口氣掛了爺奶爹娘姑媽舅叔,錢包也像死了祖公祖媽老祖宗,提著名牌服飾空盒子的青年男子。
  跟一個穿著皮夾克、藍皮褲和長皮靴,戴著黑皮貝雷帽皮手套提著一個皮包,身上散發淡淡沐浴乳香的酷女孩。

  「好險有買衣服,謝謝愛迪達。」尹絮榕拉高夾克的拉鍊。
  「……為什麼是好險?算了,我有個問題。」陳興良對著尹絮榕眨了眨眼睛。
  「請說。」尹絮榕立正站好。

  「妳說工作需求,但有需要買到兩萬三嗎?」陳興良的臉很黑。
  「一半半,所以跟你說謝謝?」尹絮榕敲著額頭擺了個欸嘿眨眼。
  「……你們命術的不是應該六根清淨嗎?怎麼這麼多銅臭味?」陳興良深深呼吸。
  「扯到這個就嚴肅了,這個時代連拉個屎都要繳水電,我們抓鬼可是要賭命的,素昧平生的我不跟你談錢不然要談感情啊?」尹絮榕睥睨著高了自己一個頭的自家老闆。
  「是……」那比人高一顆頭的老闆被嚇退一步,好像被捕食者盯上似的。
  「而且你要說六根清淨,靠我爸的靈壓都可以當皇帝了,龜在算命攤一張符賣六千塊豈不是太清凈了嗎?幹?」尹絮榕勾起嘴角。
  「您說的是……」陳興良感到一股猛虎瞪視般的惡寒。
  「帶路吧。」尹絮榕冷哼。


  陳興良打開公寓的外門,領著尹絮榕走進公寓。
  尹絮榕輕輕地壓低皮帽子。
  穿過走廊,陳興良忽然皺了眉。
  是不是好像……有一股焦味?
  
  「阿良啊?今天回來的比較早喔。」

  轉角走出一個人影,是個中年以上的男人,拿著水桶和拖把,樂呵呵地笑了笑。
  陳興良立刻了然,他是這棟公寓的管理員,負責收領包裹、鎖門、水電代繳,還有衛生。
  可是雖然說這個人是負責他們公寓的衛生,但他自己整個人就是有一股淡淡地臭味啊奇怪哉也。

  「對啊哈哈,身體不舒服,這個是管理員。」陳興良轉身向尹絮榕介紹。
  「這位是?」管理員挑眉。
  「管理員你好!叫我小榕就好了!」尹絮榕蹦蹦跳跳地竄了出來。

  她可愛地立正站好,手壓在眉前行了一個海軍禮,擠出一個世界無敵的燦笑。
  燦笑?
  燦笑!
  這可是燦笑啊!
  陳興良震驚!

  「喔喔,阿良原來原來原來也有女朋友嗎哈哈哈?」管理員一臉大驚失色。
  「你多了兩個原來真的只是單純的口吃嗎?」陳興良冰冷地看著管理員。
  「哎呀小榕身上好香,真不愧是年輕女孩呢。」管理員朝尹絮榕湊上頭,仔細地嗅了嗅。
  「討厭啦…不過其實是我剛剛才去洗澡啦?」尹絮榕退了兩步,做出一臉嬌羞。
  「喔喔,住這附近?」管理員的目光坦蕩蕩地掃視陳興良手上,那共計五個以上的名牌服飾空盒。
  「有點遠?」尹絮榕偏了偏頭。

  「那怎麼洗澡?」
  「找旅館呀?」
  「臨時休息的那種旅館?」
  「對呀!這附近選項還不少喔。」
  「哈哈哈,妳的衣服怎麼還有標籤留著?」
  「哎呀忘記拆了,因為是剛剛才買的呀?」

  「原來如此,我糊塗了我糊塗了,對了阿良,我有個親戚最近想考法律系,你要不要團購六法全書?」管理員面無表情地看著陳興良。
  「這不是援交。」陳興良面無表情地看著管理員。

  「我明白。」
  「你不明白。」
  「我年輕時也是過來人。」
  「幹你年輕時居然這麼搖滾嗎?」

  「好啦,不打擾你們了,我掃地去掃地去。」管理員搖搖擺擺地轉過身繼續拖地。
  「妳是不是需要負點責任?」陳興良也轉過身看著尹絮榕。
  「是我的不對,沒有料到你的長相居然在一般世界排序是如此不堪,考慮欠缺,對不起。」尹絮榕退了一步,鄭重地九十故鞠躬。
  「……好…」陳興良受傷了。
















§§§
  陳興良領著尹絮榕上了樓。
  等待電梯,走進電梯,按了樓層,電梯開始朝上。

  電梯到樓。
  陳興良領著尹絮榕出了電梯走進一條走廊,來到一扇鐵製門前。

  「我住這裡。」他拿出鑰匙。
  「四之三號?」尹絮榕看著門牌,門牌的下方掛著一隻青銅做的牛頭敲門環,電視劇常出現的那一種。
  「怎麼了嗎?」陳興良打開門。
  「沒事。」尹絮榕搖搖頭。

  走進房間內,房間是木地板材質的台階,門口處則是磁磚玄關。
  玄關的左手邊是木質鞋櫃,上頭擺著一個松樹盆栽。

  「你喜歡種花?」尹絮榕皺眉。
  「不是,這是原本就有的,因為我怕弄丟鑰匙,就把這個當成鑰匙臺。」陳興良把鑰匙掛在盆栽上。
  「嗯。」尹絮榕繼續走了進去。

  房間是由右往左延伸的格局,最底端有一扇大窗,床在那扇窗的前面。
  最左邊的是廁所,含衛浴。
  之後在落地窗的正對面牆上,則有一跟日光燈,下方擺著一張架著兩台電腦的書桌。

  「比較亂。」陳興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預料內。」尹絮榕走近陳興良的床。

  她爬上床打開床頭的大窗,將頭探了出去。
  這扇窗有窗凸空間,約二十公分的距離,寬度約一公尺多,高度則為一公尺附近。
  那窗凸空間則放著兩個長條狀的紅色盆栽,像小學常常出現的那種,裡頭只放著硬梆梆的土壤,沒有植物。

  「這是什麼?」尹絮榕摸了摸土壤。
  「上一個房客留下的吧?我自己沒有種花嘛,但擺著也蠻好的,尺寸很合適不是嗎?」陳興良搔了搔腦袋。

  尹絮榕點了點頭,關了窗。
  她爬下床,
    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陳興良。

  「欸……」

  她拉著陳興良的手,又是哀求,又是撒嬌。
  陳興良二十九年的人生豈能見過這等陣仗,脖子以下僵硬石化,脖子以上思考無法。

  「我想要去一個地方?」尹絮榕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
  「……是要花錢的那種地方嗎?」但饒是無法思考,陳興良還是本能地浮出危機意識。
  「你好聰明喔!」尹絮榕比出兩根大拇指。
  「可以不要嗎?」陳興良瞇起眼睛。
  「不太好吧?」尹絮榕偏了偏腦袋瓜。
















§§§
  出了公寓以後,他們在附近步行了約二十分鐘,陳興良隨著尹絮榕領路地走。
  他覺得尹絮榕跟這附近的路並不熟。
  而且尹絮榕感覺並不是為了找什麼東西而走動。
  因為他們只走直線距離。

  感覺就像……只是為了盡可能地離開自己的公寓?
  最後,他們又來到了一家提供臨時歇息的旅館。


  「你也一起進來吧。」在櫃檯前拿著鑰匙的尹絮榕轉頭,朝陳興良指了指旅館的樓上。

  陳興良有些生疏地進了這種臨時休息旅館的電梯。
  上了樓,一進房門後將門反鎖後,尹絮榕立刻一語不發地拿著自己的皮包進了浴室。

  然後傳出蓮蓬頭的聲音。

  「……」

  陳興良只好坐在床上乾等著。
  仔細想想,這短短一天內,自己居然跟一個漂亮女孩上了兩次旅館,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然後都是自己付錢……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
  這裡是旅館啊…
  臨時歇息兩小時的旅館啊…
  跟一個年輕的漂亮女孩在一個臨時歇息兩小時的旅館啊…

  嗯……
  哼嗯……

  「問你幾個問題。」

  陳興良從床上跳了起來。
  他向前臥倒,大字躺在地板讓身體平貼,雖然沒甚麼練過,但本能讓這個動作顯得格外訓練有素。

  「怎麼了?」擦著頭髮的尹絮榕偏頭。
  「沒,妳接著說…」臉色慘白的陳興良露出了艱難地微笑。
  「喔,總之問你些問題,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辦得到就是辦得到,硬撐不太好,對我們都是。」洗完澡的尹絮榕打開浴室的門。

  她穿回自己原先穿的中國風衣服,手上抓著那只穿過一次,名牌也還沒剪下的的皮質新衣踩出浴室。
  她頭髮還是濕的,衣服也有大片水漬,像是急忙跑出浴室,嚴格一點還能說是狼狽。
  但卻很正。

  「……好。」所以依然趴在地上的陳興良僵硬地點了點頭,忽然發現自己鈔票溜走的原因搞不好不只是怕鬼。
  「第一個問題。」尹絮榕走向前。

  抓著衣服的她蹲了下來,湊近那趴在地上的陳興良漲紅地臉。
  兩顆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陳興良。

  前所未有的嚴肅。
  陳興良嚥了抹口水。

  她開口。

  「你,相信我嗎?」









/*
說個笑話
我們公司有分前端後端嘛,軟體公司嘛
而在我變成前端的二當家(自己覺得)之後
就被調去支援後端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17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惡歷史模擬
所以梗兄現在是小當家了嗎?(誤)

07-08 05:56


我現在是負責兩個系統的中樞,所以今天都在指揮我的主管哈哈哈哈07-09 23: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geng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1?萬】... 後一篇:[達人專欄] 【1?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esin520羅綺
我愛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