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Call Of Stars】斷章 02_在混亂開始之前

作者:ArtLinger│2020-07-07 08:32:18│贊助:4│人氣:93
與我生活的那個世代相比,現在的世界已經改變太多。

以民族、政治立場和文化為主體,名為國家政府的體系,現在只殘留在數個第三世界的偏遠區域了。

他們每天發生的戰亂和種族壓迫,我想就算是登在報紙上,也不會有人因此做出行動。

當然,這時候就會有人站出來,開始歸咎責任了。人道團體,聯邦議會,或者哪怕那些小國的軍閥們,人人都可以用手指著對方,盡其所能地叫罵他們的不作為。

話又說回來,動物的行為是有目的性的,從生理到生產,再到精神的發展都有一定的脈絡和欲求,人類也是其中一種。

那麼,這些群體爭執的目的是什麼?在以論點攻擊彼此的同時,展現出自己曾經投入,並對事物的結果表示遺憾的他們,或許並不是追求真正的改變。

只要還能強調有用性,證明機會的源頭是自己,就不會有人質疑他們的存在是不是必要了。

西元2074年,喬登貝莉.L.卡西米爾,摘自【回歸曆元年專訪──“巨人國”的建築師們】

從遠超光速的速度中回歸常態的長型船艦,即便在冥王星的醜陋色彩之下仍然顯眼。紫與稻黃色的金屬團塊像是真空裡的海市蜃樓。

和早期不同,現在的太陽系,或者在說人類能夠管轄的範圍裡,大多的管制已經從範圍內的區域監視,轉變為單個星球和衛星航線的保護。

再加上疲於牽制彼此的聯邦和木星,將經濟作為角力手段的他們,自然無暇去管理公有宙域內外的進出。

也因此,這艘船估計不會成為任何人的矚目點吧。讓太陽系外圍的防線淪為破網,這也是過分集中權力的聯邦議會沒有想過的結果。

船艦外圍包覆著混濁的網,從攝影機看去,更像是巨大的絲絨。

但是那種外觀並不止於美觀或象徵性的意涵。環繞在船艦的「絲」驅使著船尾的六座引擎將空間延伸──向前收縮,往後擴張的空間將連成橋樑,而船則披著增幅波動的裝備,在延展過後的空間內移動。

阿庫別瑞引擎(Alcubierre drive),或者在二十一世紀初,影視創作中稱為曲速引擎的發動機正完美地作用著,讓遠離智慧人種的某些生物能夠在星球之間移動。

事實上,回歸曆過後的人類也能享受這項技術的便利,建造在衛星上的巨大建築就是具前瞻性的科技本身,仍未小型化的阿庫別瑞引擎。

透過星球公轉設計航程,在校正過後的巨大裝置間往返,這就是太陽系內的星際航行。

至於為何被大眾稱為蟲洞裝置,只能說是傳授原理時造成的誤會了。

夾縫將絲團吸收殆盡,露出經過光學迷彩處理的船身。與星空融為一體的船艦昂首前行著,混亂的識別信號難以被判別所屬。

它的設計理念彷彿與馬德里黎明號相反,但又非全無相似之處。要說馬德里黎明號是鋼骨製造的魚類,那麼稱它是披著鐵的四翼巨龍也不為過。

過份生物化的翼膜在船身邊角輻射而開,在設計感上更勝於注重航行機能的船隻,流線的外觀卻仍營造出機械的冰冷和尖銳。

「距離空間站佛羅倫薩一號,還有4200。」

在船首,所謂艦橋的空間內,統括船內一切運作的九席座位正彼此匯報著數據。

航速,機輪冷卻,宙域的活動反應,以及將要離開船隻的隊伍,所有的事項都經過空泛的面板而運算。

一席操舵,兩席負責感測和火器管理,再加上甲板與艦內管制員就包含了八席。

除了艦長之外,全員無一不為即將到來的雜務而努力著。

「……反應爐回復基礎值,有效交戰範圍內的乙太濃度維持在正常區間。」

「船首收到。」

將面板一角的視窗關閉,有著十束節狀犄角的腦袋前後晃著,嶙峋的駝背軀體正流利地擺動手臂,套在三指手掌的感應環與身前的面板達到同步,使異形外觀的觀測員能夠讓複數的附肢效益最大化。

在他眼中,畫面是橢圓的。全息的星系圖活動於他的手中,隨著必要的縮放和簡化,標記了位在不遠處,被爆炸的火光點綴的衛星建築。

「騎師隊完成整備,隨時──」

「整備的事情,等艦長到了再說吧。」

對話在野獸面孔的男人和異形之間進行著。男人是緣舌種,此刻正穿著有別於人造人的太空衣,和異形講著閒話。

這艘船並不屬於川陀之門的軍事力量,但也並非來自聯邦的支援。

《帝國(Takaliah)》,統御遙遠的天體群的,現在是聯合公國體制的多種族國家伸長它的雙手,將獨有的公權力賦予了一支軍隊。

作為亞舍拉軍團(Sabbath  Ajaelah)武裝力量之一的船艦此時,準備與海衛一附近的船隻接觸,透過潛入人士而拿回被取走的國家財產。

「艦隊訓練的時候就是這麼教的啊,格墨。」五官還有些年輕的緣舌委屈道。

「只要指揮重心不是甲板和作戰小隊,在沒有其他事務的前提下,優先報告新到手的資訊……」

「我的問題不是這個。」格墨還想多解釋一點,艦橋後方的門卻在這時候打開。

「啊,您這是作戰周期內的第四次遲到呢。」操舵的紅膚矮人苦笑著扭頭。

「提瑟中士,你似乎等著說這句話很久了。」

進入艦橋的紅膚矮人,屬於丘丘人(Cjho-cjho)一類的男性,艦長伊謝羅涅摸著自己的下巴,排成三角的六顆黑眼對稱於他有些立體過頭的頭蓋骨前方。

雖然室內的白光照在皮膚上,崎嶇的體表讓他比多數船員猜測的還要老,實際上伊謝羅涅還沒過三十歲。這對壽命超過百年的丘丘人來說,已經算是年輕的一代了。

「我一直很期待呢。」操舵的丘丘人向身為艦長的同族的笑說,「……啊,還有,目前距離海王衛星一號──空間站佛羅倫薩A,還有3900。」

「嗯,我聽說拉莫斯副官找到目標了,是這樣嗎?」

「是,從前哨部隊傳來這樣的消息。」駝背的異形腦袋嗡嗡作響,共振喉部的囊袋而製造字句的讀聲,「現在傳送該艦艇的路徑模擬投影。」

操縱面板,異形將描畫清晰的電子圖像傳輸至艦長席的面板。伊謝羅涅咕噥著,一隻手攀上了椅背。

他坐了上去,用尖利的手指把弄著色彩對比的數位圖譜。

「唔,果然被創造物搶先一步了。」

「長官,他們的正式名稱是人造人才對。」外型近似於頭足綱的火器管理員指正道。

「我知道──百夫長那邊的狀況呢?」伊謝羅涅托開口。

「說是讓戰鬥隊伍由他指揮的樣子,攔不下來呢。」調整船內機能運作的女性丘丘苦笑著答覆,雙手一邊在虛擬的面板上持續奔走。

「嗯,讓他去吧。最近和諧得無聊,讓武人有地方伸展是對的。」

「另外,騎師的整備已經完成了。」

「是嗎?」伊謝羅涅托著腮,試圖用既有的常識去思考應該投入的兵力多寡,然後他選擇放棄。

被稱為人類的,管理著小型星群的雜毛生物與他的距離實在過於遙遠。即便在出航的前些時候,其他的副官曾真誠地要伊謝羅涅把人類當作是無毛的緣舌種就好,但他仍放不下心。

他沒有指向性的惡意,也沒打算在別人家的領地裡滋事,可是一旦被發現,這種繞行於其他勢力邊緣的行為可能被視為挑釁,這就不是坐在艦長席上的他能處理的了。

「唔。」伊謝羅涅握著自己的下顎,短而寬的面部被他抓住半邊。

「……艦長,關於投入騎師的必要性,您打算怎麼和大公解釋?」

「無論如何,船上也有我們的國民在,這是最直接的出擊理由。」

「我知道了。」擔任通訊官的爬蟲男人得到許可,便著手於向機庫聯絡。

「我宣布,展開對我國境內財產的奪還作戰。」

伊謝羅涅打開座位扶手的錄音設備。直到以法庭來公審軍事行動之前,所有的語音和文書紀錄都不足以令他們畏懼,但此時的伊謝羅涅仍然想依賴一點僥倖。

至少他不希望忠於任務的自己,和整艘船的人員被過時的軍法審判。

他畢竟還有小孩要養。

連接中央控制系統的錄音裝置作用著,記下艦橋內所有船員的對話和例行報告。

「讓騎師隊準備出擊。」

「明白。」

管制編隊的緣舌女性做著慣性的準備,打開了艦內的廣播系統。一時間,她的聲音在機庫間迴盪,和規律的警報聲重疊。

正如機庫一詞所代表的含意,它是收容大型軍事機械的空間。但是和聯邦的用法有些不同,至少亞舍拉軍團並沒有使用笨重的高大機械。

事實上,這艘船艦的機庫和真正停放機械的地方相比,或許更像鳥籠也不一定。

「軌道騎師小隊,準備從待機轉為出擊狀態。重複一次,軌道騎師小隊……」

五具龐大的有翼生物停棲在那裡。說是停棲,其實更傾向於服從的蹲坐在金屬地面。

首部如蓮,中心被肉紅色突觸填滿的「鳥」端坐在地上。牠們一排排的瘦長雙臂下垂,兩對大得有些笨拙的膜狀翅翼交疊在軀幹兩側。

穿著特製裝甲的軍人從廊道邊躍起,在無重力的飄浮下準備登上牠的後背。

軍人看上去都是精實的挺拔身材,可牠至少有八米高,而且還彎著身體。

牠們被稱為「信使」,是古老神靈創造的物種之一,也是祂的信鴿。

後來神靈在漫長的時間裡消亡,牠們卻適應星球的環境,隨之展開繁衍。

至於被帝國的軍隊選上,作為戰力之一而大量復育的過程,還是在國境內的圖書館查閱文獻比較詳盡。

在如同鏡像重複延展的機庫牆邊,負責整備的船員正在做最後的確認。信使的體內循環,布置在身上的奈米機械,還有從外部裝上的特製火器等,是否如欲想的那樣牢固而且穩定。

穿著白底的工作服,矮人和爬蟲向坐在信使背脊的軍人檢查有關騎乘的準備措施。

信使紫藍色的平滑背部散落著鱗片,它們卻又如水生植物般搖曳著,根本不像一般鱗片的硬質膠板結構那樣僵直,而是在「飛行」的過程中上下離合著。

說是飛行,真空裡沒有介質,更沒有風。信使與其說是在飛行,更近似於沿著有極性的射線划動身體。牠們翼膜夾層能夠切割微小的能量,就像這艘船艦的引擎一樣,延長前後的空間結構,進而在短時間進行星球之間的飛行。

雖然在延長空間的中心移動,騎師並不會受到任何慣性影響,信使的兩對翼膜將改變空間的幾何形體,被二十世紀的物理學家稱為曲速泡(Wrap Drive)的波會帶著騎師和信使一同移動。

簡言之,信使在波動當中是靜止的,牠只是製造出會自行移動的無形氣泡而已。

「一號隊左翼,各機能確認完成,一切正常。」

面著機庫的前端,擔任先鋒的人形生物跨上座位,將防護服雙腿內側的卡榫嵌進鞍部。

在他的厚重服裝內側,遠端通訊的頻道傳來隊員的報告。

五匹信使除了被植入再生用的奈米機械外,背上也有著連接脊柱的金屬裝備。

當然,後者是自然形成的。部分被帝國復育的信使存在一定的基因缺陷,非極性的金屬時常生長在骨骼和體表,能被在身上裝設馬鞍的信使,脊椎都有金屬生長的跡象。

「小隊右翼的,機能正常。」

「一號隊後衛,兩騎機能已確認,一切正常。」

因為服裝的不靈活,帶頭的男性並不能親眼確認後方的狀況,但想必部下都踏實地檢查過必要的保養項目了。

這種鞍墊是有厚度的,卻又在兩腿擺放的位置凹陷,讓騎師的腿部能貼合在金屬的鞍上。

他固定好身體,讓作業員從兩側分別蓋上另一層鞍。保護作用的弧狀護蓋埋沒他的半身,只留著下半截伸出的腿,還有幾條連接尾部的管線。

經由管線,緩衝用的溶液填滿鞍的空腔,讓騎師的身體不至於被信使拍翅時的體熱逼的溶解。

當然,溶解是有點誇飾了。至少他是不會溶解的。

「一號隊長加蘭典,確認各騎師無異常,一切良好。」

將通訊轉向艦橋,名為加蘭典的魁梧男性戴上頭盔,習慣性地活動手指。

加蘭典沒有真正的頭部,但是不可能特地製作他專屬的太空衣。

他的頸部中央有顆特別明亮的結晶體,那是他的心臟跟感覺器官。

如果說信使至少有八米,他就有兩米以上。在機庫的廉價白光下,百夫長加蘭典的身體發出晶體的折射光。

和大多數的同僚不同,出身特別的他不仰賴氣體,對他來說,生活更多時候像是自然現象一般,生理需求沒辦法阻攔他活著。

雖然仍穿著固定用的半套護服,發達的上半身卻給他人一種別於正規軍人的豪邁感,不過,並不如劫機犯那樣暴戾。

「先跟各位講個幾句──從圓環世界那裡搭了兩天的船,終於能擺脫苦悶的待機時間,應該都挺開心的不是?」

加蘭典隨興地透過通訊交談,等著前方的艙門和甲板打開。整備員已經被撤出,機庫開始抽離空氣,為了預先減壓而置換成真空。

撇開背著氣罐的騎師外,信使也不需要氧氣。倚靠乙太生活的牠們,光是在宇宙活動就是進食了。

「我只覺得戰爭越少越好啊……!」身高相仿的長尾男性抱著脊柱上的金屬,看上去有些膽小。

「哈,我想也是。只要把異己殺光,就不會有戰爭啦。」加蘭典興趣缺缺地說。

「怎麼這樣!」

「……唔?」

部下似乎聽不懂自暴自棄的言論,自討無趣的加蘭典不願再多說什麼。

此時,頭盔的通訊信號再次響起。與此同時,機庫遠方的牆壁向前倒下,方形的星空出現在往甲板的通道口。

「百夫長,拉維尼亞小姐要我提醒您,諾因中尉的騎乘時數還不滿三百小時,讓他體驗躲避實彈的氣氛就好。」坐在艦橋的通訊官向他補充。

「真是實際,我建議你去跟開著機器的創造物說好啦。」

「不,這是……」

加蘭典沒等他回話,逕行將通訊改為單向模式。

「算了,實際性這種東西,等打斷過自己手腳,再慢慢體會就好了──」

他將雙手放進鞍部兩側的圓筒裝置,象徵韁繩的黑色球體驅使巨物拍動翅膀。

信使先是用後腳挺起身體,又將腹部的手臂雙雙抱起。牠在飛行時並不需要它們。

「第一騎師隊長,加蘭典準備離艦。」

他扭緊圓筒的底端組織,加裝於背部的系統促進神經電流,讓信使下意識地蹬出後腳。

粗壯得嚇人的腿肌爆發出力量,連帶著趴在信使背上的騎師一同衝出甲板。在離開甲板的瞬間,巨物張開四片大翼,在微光的宇宙裡「飛行」著。

一條接著一條,十米長的巨影在星光中前行。

牠們的膜翅前端,還能被稱作指骨的細長骨肉開始變色。半透明的翅骨越來越亮。像是產生反應,信使周圍的空間感變得曖昧起來,從騎師眼中看去,星星的球形都扭曲了。

一切都會很快。加蘭典篤信著,對他來說,與海王星的距離不過是帝國邊境的百分之一,剛好是唱完一首民謠需要的時間。

他從頭盔內側的光感面板中讀取資料,信使的生理反應、搭載的武裝和遙遠宙域的星圖依次展開。

目光掃過頭盔,他示意其他騎師跟上。

加蘭典確定訊息有傳達到了。在他眼中的繁星被空間所拉長之前,他收到其他隊員的同意信號。

他貼緊信使的後背,減少被太空垃圾擊中的風險。

在視線中,巨物和幾何外觀的男性身影被拉長。牠們如同橡皮一般,往遙遠的宇宙射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10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1310030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Call... 後一篇:[達人專欄] 【Call...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老僧製遊戲組合包《無畏恐懼 Fearless》已於Steam上市,歡迎蒞臨 :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8965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