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一萬人氣活動系列】老周

作者:老周(LeviChou)│2020-07-06 22:32:36│贊助:15│人氣:188
 
  ——本篇謹獻給阿洪,以及永遠的場器組。
 
(一)
 
  「欸欸老周,我不是提過組長把我叫過去,討論創立微電影社的事情嗎?」一名皮膚黝黑,留著中短長度中分髮型的少女,叫住她前方座位的同學,「你要不要看看組長寫了什麼鬼劇本?你先看,我們再來一起嘲笑。」
 
  語畢,她朝那位一頭雜亂短髮、戴著眼鏡的矮個兒,遞出一疊被釘書針釘起來的劇本。
 
  老周接過那疊劇本,只看了一眼,便叫罵:
 
  「這到底是三小開頭,」老周一臉鄙夷,「這種鄉下地方,哪一個農夫在聽到自己小孩想讀醫學系後,會憤怒到逼迫小孩繼承自己的職業啊?」
 
  「對吧,我不懂組長的價值觀。」少女攤了攤手、翻著白眼,在她黝黑的面孔上,那雙白眼特別顯眼。
 
  「你要是敢寫這種鬼劇情,請先把校門口寫著『誰誰誰又上了醫學系』的紅布條給我扯下來;如果家長會出錢掛這類布條,麻煩請你用三倍價格塞進家長會會長的肛門,順便問他收不收零錢。」
 
  「唉噁,你講話可以不要那麼髒嗎?」少女皺眉抗議,「你先看完嘛,我想聽你一次吐槽……。」
 
  「請問我在看影分身之術表演嗎?為什麼明明劇本上寫的是不同人在講話,語氣卻像是同一個人啊……。」
 
  「像是看到一堆組長在說話。」少女以手輕輕遮口偷笑,「不對……一堆組長在說話,那也太噁心,這是驚悚片吧。」
 
  「難怪我看這個劇本會想吐!」老周邊迅速翻閱,邊哈哈大笑。忽然,老周收起笑容,正色問眼前的少女:「等等,阿洪,妳不是把妳寫的劇本給組長看過?組長為什麼不採用?」
 
  「組長說,我寫的劇本缺乏衝突,沒有戲劇性——呃不是啊,可是他寫的實在是很『芭樂』耶,你要我拍這種鬼東西嗎?」阿洪手心向上,指著老周手上的劇本,瘋狂翻著白眼。
 
  「妳如果叫我加入微電影社,然後拍這種屎,那我就要去數學研究社,度過我無聊的高二上學期了。」老周聽罷,只是毫不在意地又翻了翻那疊劇本。
 
  「隨便你啊,你開心就好——只是我為什麼創微電影社,不能拍我想拍的東西啊?」阿洪玩弄著自己的頭髮,頻頻望向窗外,在烈陽照耀下的一片翠綠草地。
 
  「——啊。」老周忽然以右手手背,輕敲左手手心。
 
  「……幹嘛?」
 
  「這是個男主角想念醫學系,可是老爸希望他當農夫的故事,但是我們都知道這不可能,而且說不定男主角也考不上;如果我們改成,男主角就是想當農夫,可是家人因為他書念的很好,逼迫他念醫學系的故事呢?」
 
  「喔對耶!你好聰明喔!」阿洪原先充滿怨念的眼神,重新點起希望的光芒,「如果是這種劇本,那我會想拍。更何況,組長也說可以讓我修改劇本,然後參加屏東縣高中職微電影競賽。」
 
  「……我只是隨便說說的欸。」老周有點愣住了。
 
  「真的啊,我覺得這樣的劇本,總比組長原版好多了吧——把劇本還給我一下。」阿洪輕聲說道,抓著老周手中因為劇烈動作、多出一些皺摺的劇本,「總之就這樣了。對了,如果是這種結尾,那你覺得要讓男主角成功去當快樂農夫嗎?」
 
  「你是說如果BE的話,可能會不能得獎,然後組長會跑來找妳算帳嗎?」
 
  「對啊,就很麻煩,所以還要強行HE……吼,組長真的很煩……。」阿洪伸出手指,開始捲起自己的頭髮。
 
  「那還不簡單,我們就寫另一個男二,成績也很好,然後叫他去讀醫學院,這樣學校有榜單、男一可以去經營快樂農場,過程男一還是會跟家人吵架,還是有衝突——劇中角色結局圓滿,組長也會很滿意,我們拍得爽,賺。」
 
  「好耶,我甚至腦海想到兩個男主角要請誰來演了。」阿洪緩緩抽出被髮絲糾纏的手指,忍不住因為拉扯頭皮的疼痛,皺起眉頭。
 
  「我們簡直可以今天放學之後改好劇本,明天給組長過目。」
 
  「真的,讓我們來教組長怎麼寫劇本,不然他寫的真的好鳥。」阿洪道,雖然神情平靜,語氣卻充滿某種自信。
 
(二)
 
  「欸老周,我把昨晚傳給你的劇本給組長看,組長居然說可以拍耶!而且他還說,這劇本很有戲劇性,他說叫我們準備籌備微電影社了。」
 
  次日,生物實驗室,靠窗的長桌。阿洪一邊整理桌面的試管,一邊低聲淡然說道——雖然從語氣,可以依稀聽到阿洪的喜出望外。
 
  「好,所以他什麼時候要把校門口的紅布條撤下來,拿去SM捆綁家長會會長……我開玩笑的。」老周翻開生物習作,「所以組長的意思是,下禮拜大家選擇社團時,會看到『微電影社』?」
 
  「對啊,組長還說讓我當社長,爽啦。」阿洪輕輕握拳,但神情還是一樣淡定。
 
  「可是社師一定是組長啊?聽起來有點,不妙。」
 
  「不重要,社師本來只有指導技術層面的義務,其餘的可是社長說的算。」阿洪挑眉,「所以如何?該不會你還是打算去數學研究社,學習你早就知道的知識浪費你的人生吧?」
 
  「當然不會。可以借用學校名義,光明正大地拍這麼報復社會的劇本,還能大剌剌地參加縣級比賽,我當然搶第一個。」
 
  語畢,老周露出一陣狡黠的微笑。
 
  此時,講台前方的老師拍了拍手,吆喝著:「好了各位同學,我們要開始實驗了,不要再聊天了!來,每一組派一個人到台前來領取本氏液跟澱粉!」
 
  雖然鄉下學校因為設備因素,做實驗的次數寥寥無幾,可是老周卻熟練地在同組夥伴去領材料時,率先架起其他實驗設備,準備好加熱用的儀器。
 
  「看來我們又能做完提早耍廢了。」阿洪對老周豎起拇指。
 
  「希望是,」老周轉頭望向阿洪,卻露出苦笑,「你們待會蒐集唾液時,千萬別讓我看到喔。」
 
  「喔,好吧。」
 
  「嘿你們快看!」誰知道阿洪背後那個同組的女孩,一臉異常興奮地拿著試管,裡面裝著透明的黏稠液體,「我沒形象了,啊哈哈哈哈。」
 
  阿洪愣了數秒,而一旁老周原先還游刃有餘的神色,忽然變成一片慘白。
 
  「唉噁,妳趕快拿去加熱……欸老周,是先加熱還是先加本氏液……老周?」
 
  阿洪轉身,看到老周雙手自然放下,眼神呆滯地盯著試管架,默不作聲,像是具屍體。
 
  「……老周?」
 
  「黑板有寫吧。」老周伸出手來,無力地指向黑板後,又無力地放下,撇過頭不去看那裝了透明液體的試管,「記得幫不同試管貼上貼紙,這樣才不會搞混。」
 
  「好喔。」阿洪挑眉,然後照著老周的指示,為試管貼上標記,再放到燒杯裡隔水加熱,「老周、老周,我要把溫度計放進來嗎?可是課本上是寫只要加熱……老周?」
 
  阿洪猛然抬頭,才發現老周在教室前方的洗手台,扶著洗手台邊緣,彎著腰。
 
  接下來課堂的時間,老周就一直在教室前方清理洗手台了。
 
(三)
 
  微電影第一次社課,留著落腮鬍、四肢毛髮濃密的男子,站在教室前方簡短自我介紹後,就開始播放一些歷年屏東縣微電影競賽的作品。
 
  「這部作品的劇本太奇怪了,而且學生社團沒什麼設備,就不要搞什麼奇幻題材,看起來很假,評審也不會喜歡。」
 
  「我從來沒看過哪一個劇組縮時攝影時不使用腳架的,直到我看了這部作品,這畫面實在是太抖了。」
 
  「這個鏡頭穿幫了,你看女主角走進教室前還穿著制服,怎麼走進教室就變成體育服了?這不行。」
 
  當講台前的組長,開始為底下初來乍到的同學,放送「錯誤示範」,講解拍攝微電影的一些技巧時,第三排座位的阿洪,緩緩地靠近旁邊正襟危坐的老周:
 
  「欸、欸,老周,」阿洪壓低聲音,「不覺得這些作品的題材,都很無趣嗎?動不動就說自己學校哪裡多棒、多棒,很像打開台灣鄉土劇,動不動就業配明星花露水……之類的。」
 
  「不意外吧,」老周聳肩,「畢竟學校會覺得,這些作品是『代表學校』,誰知道評審可能根本不在乎。」
 
  「不過記住,畢竟這是屏東縣教育處的微電影競賽,影片的主題還是要免不了推銷一下學校,知道吧?」當兩人還在竊竊私語時,組長忽然補上這句,鈴鐺大的雙眼直盯阿洪跟老周。
 
  「好,總之我們再看下一支微電影,是屏女拍的……。」
 
  組長一低頭將手放在滑鼠上,阿洪立刻發出不屑的「切——」一聲,而老周只是面無表情地翻閱手上的社員名冊。
 
  等組長放映完一些歷年作品,他便將剩餘的時間,交還給社長阿洪主持,自己則率先回學務處處理公務。組長一踏出教室門口,老周便跟隨阿洪,來到講台處,阿洪拿起粉筆與麥克風,開始講解自己腦中的微電影社員分組:
 
  「我想把社員們分成五組,分成劇本組、臨演組、攝影組、場器組,以及最重要的剪輯組。」阿洪語畢,便轉身在黑板寫下五個組別的名稱,並選出組長——她已經事先想好,要由哪些信得過的高二同學擔任,並且在社課之前就私下討論交流過。
 
  其中,阿洪兼了剪輯組組長的職位,並且讓老周負責場器組。阿洪在介紹完每一組的職務、讓組長自我介紹後,便請其他社員選擇自己要加入哪一組,最後讓各組組內成員互相認識。
 
  可能是場器組的工作,聽上去就很無趣,當阿洪一宣佈解散,便可以看到老周走向角落的三位男生,場器組成了微電影社人數最少的一組。
 
  「呦,歡迎來到場器組啊。」老周搓搓掌心,「我是老周,那你們趕快自我介紹吧。」
 
  「我叫阿豪,來自高一忠。」一位瞇瞇眼、蓄著小鬍子,一副奸商模樣的男同學,靦腆笑道。
 
  「我叫L,是高一孝的。然後阿豪是學霸。」一位穿著制服、上頭三個鈕扣卻不扣上,露出一點胸膛的同學,雙手環胸、站著三七步。
 
  「我叫肥油,也是高一孝的。L是色胚,阿豪不但是學霸,也是色胚。」剩下那位同學,則是外貌有如戴著眼鏡的彌勒佛。
 
  「好。我是老周,高二孝班——你們應該都知道。」老周笑道,「我也是色胚,很高興認識你們這群色胚——那肥油你是色胚嗎?」
 
  「……啥?」阿豪與L一時反應不過來。
 
  「我、我……貧僧不好女色,怎麼可以說我是色胚……嗯~蒼井空老師真香。等等,誰是蒼井空?我從來沒聽過蒼井空!」在短短不到五秒,肥油擠眉弄眼,完美展示如何從一本正經,轉變到色性大發,最後裝回原本嚴肅模樣。
 
  「好的,色胚你好。」老周伸手。
 
  「你好你好……。」肥油手還伸到半空中,老周的手卻已經被L一把搶走,一陣亂甩。
 
  「你好你好……。」阿豪也把手伸過來。頓時,場器組的初見歡,變成了「色胚握手大會」。
 
  接下來,場器組待著的角落傳出的聲音,又是「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又是「乳不巨何以聚人心」的。遠處的阿洪,還在交待剪輯組在攝影組拍攝之前,如何增進自己的剪輯能力,一聽到男性聽到黃色笑話時的笑聲,立刻冷瞪過去。
 
  「不是啊,那組明明只有三個人,為什麼能吵得像有三十個人一樣?」阿洪吐槽,一臉不解,身邊的學弟妹也只是苦笑。
 
(四)
 
  第一個拍攝的場景,是男一阿倫第一次在晚餐時間向父親提及,他想讀農學產業相關科系。經過與組長、劇本組的商量,阿倫的父親,已經逐漸演變成和藹但開明的父親。「反對者」的角色,則成了阿倫的母親。
 
  拍攝的場景,在學校採光灰暗的新大樓裡,一間小教室。脖子掛著單眼相機的阿洪,一踏入小教室,便看到一整桌家常料理,以及整個場器組。
 
  「欸不是,這太扯了吧。」阿洪瞪大雙眼,走上前來,「你們到底準備了什麼?荷包蛋、高麗菜、絲瓜蛤蜊湯,還有白飯?」
 
  「報告班長!喔不,我是說報告導演!」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肥油,聽到阿洪的聲音,便跳起來立正、站好、敬禮,「老大要我們一人帶一道菜來學校,然後放進學務處冰箱,剛剛才加熱好、拿出來的。很新鮮,導演妳要不要先吃一口?」
 
  「好……這也太多了吧。」阿洪捏了捏額頭。
 
  「導演放心,」L拍拍胸脯,依然站著三七步,「老大叫我們不准吃午餐,因為我們要負責在拍攝完後把這桌食物吃掉,所以我們超飢渴……我是說飢餓的。」
 
  「老大……好喔。」阿洪搔搔頭,又看到原先放滿書籍的書櫃,某一層換成一座又一座的獎盃,便問:「然後這到底是啥?」
 
  「男主角的人物設定,是學霸沒錯吧?」老周手插口袋,聳聳肩說道,「阿洪,妳先看一下這樣燈光合適嗎?」
 
  「我看看……。」阿洪拿起單眼,確認每一顆鏡頭,拍攝到的場景燈光足夠,「我們開一盞燈好了,不然這棟大樓採光真的很有問題,很像鬼片。」
 
  阿洪剛說完,阿豪便快步走到開關旁開燈。
 
  「好多了。」阿洪再次拿起單眼,想像演員的演出——「等等,我們的演員呢?為什麼還沒來?」
 
  「可能忘了。」老周答,「我請他們去找找?」
 
  老周一聲下令,便讓場器組的三位學弟,出發通知演員們過來拍攝。
 
  教室只剩下阿洪以及老周,看著下午的烈陽,穿過隨風飄動的淺綠色窗簾,在地板上留下的痕跡,有如光所形成的波浪。
 
  「好快喔,過一年了。」阿洪率先開口,低頭玩弄著手指。
 
  「妳說直升上來過了一年了嗎?」老周看上去有些恍神。
 
  阿洪與老周就讀的高中,其實是一間私立完全中學,因為阿洪與老周皆從國中部直升就讀,兩人同班已經四年了。在當地,國中部的確是一間「菁英學校」,拜它相對封閉與嚴厲的校風、昂貴的學費,以及攸關學雜費減免、實則達到篩選學生效果的入學考,一直是應屆畢業小學生心目中的「第一志願」之一。
 
  ——可是高中部就不是這一回事了。
 
  「是啊,不知道去讀屏女或去高雄唸書的那些人過得如何。」阿洪緩緩抬頭,「應該是玩社團玩得很開心吧,聽別人說那些『明星高中』社團有多麼多元,哪像我們學校社團都鳥鳥的。」
 
  「我受夠那種在上課一直跟我們強調,別間學校資源有多少、學生有多屌的老師了。」老周聽了,眉頭深皺,「那種老師一面在上課時說『同學,你們是菁英班!』,同時卻對請公假參加競賽、參加社團管制這麼多,菁英班……不如說是『英菁』班吧?」
 
  「但是老周,」阿洪話鋒一轉,「比資源我們學校肯定會輸,可是論學生,你覺得我們學校真的有那麼差嗎?」
 
  「妳是說,教育部一年前不斷鬼扯的『消除明星高中』,到底有沒有成功嗎?」老周反問,接著裝出微笑,故作輕鬆道:「設立複雜的規則,讓跨縣就讀門檻重重,這件事情本身有什麼影響我不好說,但當初國中部那群妖魔鬼怪、考試機器,很多人都直升了。」
 
  「包含你。」阿洪道。
 
  「幹,跟那鬼扯教育部無關,就算回到基測時代,我還是只能直升啦。」老周此時面有慍色,「妳知道老媽只給我兩個選擇——國立潮州高中,還有這裡!」
 
  「我知道啊,有夠扯……。」
 
  「所以去讀屏女那群人之中,因為我『為了直升獎學金留下來』而訕笑我的,」老周雙眼蘊含著某種殺氣,在教室裡陰暗的燈光下。他伸出手指,直指自己身旁的地板,「英文俗諺說『step into someone’s shoes』,我倒要看看她們是不是受得了『裹小腳』?」
 
  「導演!老大!他們說他們迷路了!」
 
  門口傳來肥油的高呼。老周聽了,趕緊收起原先的怒容,露出淺笑,上前迎接門口的場器組,帶著滿臉歉意的演員們抵達現場。
 
  阿洪則讓老周去安頓演員,自己望向一旁書櫃,那些寫著老周姓名的一排獎盃。
 
  裹小腳,是嗎?
 
(五)
 
  來到考完第二次段考的學期中,微電影社眾社員也上了不少增進電影知識的社課。阿洪的拍攝進程進度良好,與阿倫家庭有關的鏡頭,皆已拍攝完了,剩下的則是阿倫的校園生活。
 
  ——剛好考完段考,我們來拍男主考完學測、成績亮眼,學校在校門口跑著榜單跑馬燈的場景吧。如何,很應景吧?
 
  老周這樣向阿洪提議,阿洪當然是接受了。
 
  於是,今日的社課,每個社員都穿著制服,講台前的紙箱,裝滿了貼著「畢業生」紙條的胸花,還有一疊廢棄的考卷。
 
  「待會第一節課,臨演組要先假裝在讀書、寫考卷,接著我會讓教務處主任衝進教室,大喊『恭喜!學測榜首在我們學校啦!』這時你們就要把考卷拋到空中,很開心的樣子。了解嗎?」阿洪在講台前,向底下的學生臨演們講解著。
 
  「請問導演!」肥油舉手,「我可以用考卷折紙飛機嗎?」
 
  「可以。」阿洪翻了白眼,其餘社員不禁爆出笑聲,「等等,老周,你跟解釋解釋,場器組怎麼會在下面?」
 
  「沒差吧,我們只有三、四個人耶!而且今天場器的工作早就做完了啊?」老周雙手環胸笑道,「相信我,臨演組負責讓場面很壯大,我們負責讓場面很智障。」
 
  「我的天……。」阿洪扶額,緊接著說,「好,你們趕快來想待會兒要做什麼動作,我去請教務處主任過來。」
 
  接著,肥油拿了牆上的大型中國地圖,放在自己大腿上,假裝他正在「研讀中國地圖」;L開始折紙飛機,甚至開始對阿豪射起紙飛機。
 
  「快點阿豪,」L邊笑邊吆喝,「快想想待會你要幹嘛?」
 
  「我……我……」阿豪笑瞇瞇地舉起手來,抵擋L射來的紙飛機,「我負責賣萌……。」
 
  「欸我想到了。」老周說,接著把書包裡的書一一抽出來,「你不要動喔。」
 
  然後,老周在阿豪頭頂,開始疊起「教科書之塔」。身旁的同學在肥油的躁動下,一齊大喊「疊!疊!疊!疊!」苦主阿豪,則是維持著招牌微笑,只是那表情像吃到世界上最酸的檸檬,還硬是維持笑容的樣子。
 
  「疊!疊!疊!疊……。」
 
  教室陷入一片靜默,原來是教務主任板著臉孔,探出頭來,出現在教室門前。
 
  「那個誰……老周,你怎麼又在欺負學弟了喏?」
 
  「主任,我很抱歉。」老周微微低頭,似乎面有歉意,並把阿豪頭頂的「教科書之塔」撤走。但當教務主任一把頭伸回去,與阿洪確認拍攝細節時,老周便眼疾手快地將「教科書之塔」放回阿豪頭頂。阿豪原先鬆了一口氣,頓時只覺頭頂一陣沈重,以及周遭同學扶著桌子、拚命憋笑。
 
  於是阿豪就這樣頂著「教科書之塔」,堅持著僵硬微笑,裝作要寫考卷的模樣。
 
  「三、二、一,Action!」
 
  眾人開始使出求學生涯,專精的技能之一——「假裝很認真」,包含正在研讀整張中國地圖的肥油。待教務主任探出頭來,高喊「恭喜各位同學!學測榜首在我們學校啦!」,便可看到肥油拿起那張中國地圖,搖臀擺腰;L按照計畫拿出紙飛機,對著阿豪頭頂的「教科書之塔」一陣亂射;老周則是把桌上的幾張考卷揉成紙團,表演馬戲團裡的拋接球。
 
  「太扯了,這群人為什麼比主角更像主角。」阿洪手持單眼,搖搖頭苦笑。
 
  下一堂課,阿洪帶著別好胸花的劇組,來到校門口。組長已經把校門口跑著各樣得獎資訊的跑馬燈,換成老周事先寫好的「榜單」。
 
  看著主要角色與眾臨演,捧著胸花高聲歡呼,背後則是「榜單」跑馬燈而過,真讓人有一種即將畢業的錯覺。
 
  這是阿洪這學期以來,過程最歡樂的幾個場景。
 
  「欸老周,你把自己名字寫上去,然後只寫了70級分喔?你是只想考70級分喔?」待拍攝到一個段落,組長指指跑馬燈,露出戲謔的微笑。
 
  「不是啊,我不能把自己寫的比男主角們還厲害吧?我甚至在這微電影,連個名字都沒有,連配角都不算。」老周笑答。
 
  「那為什麼男主角都沒有寫滿級分?最高只有73級分?」組長故作嚴肅。
 
  「我怕屏東縣其他學校看到會抗議,說我們都捏造事實,所以我寫了個歷史最高分上去。」老周調皮地吐舌。
 
  「那你覺得他們只能考73級分嗎?」組長指指老周身後的兩位男主角。
 
  「這不好說。」老周聳肩。
 
  「一年後就換你們了耶。」組長笑道,「欸你們這屆是歷年最強高中菁英班,要加油一點啊!」
 
  「我知道啊。」老周表面上維持著某種微笑,實際上卻感到些微胃痛。
 
  「嗯。」組長不多作回應,看著老周背後,開始拍起「偽畢業照」的劇組,以及拿著單眼、紀錄這歡樂時光的阿洪。
 
  「欸老大!」場器組的呼喚,傳了過來。老周回頭,看見肥油的制服,插滿了胸花,再加上肥油比出蓮花指、搔首弄姿,讓人誤以為這裡不是學校,而是半夜還在營業的那種按摩店。
 
  「我看你就這樣畢業吧,肥油!」接著,老周狂奔向場器組,把剩下的胸花,往肥油頭上扔去。
 
(六)
 
  微電影社殺青前的最後一幕,是阿倫在生物實驗課上解剖蛤蜊,覺得不太舒服,作為拒絕讀醫學系的伏筆。
 
  「導演,我建議阿倫不想念醫學系,要給個伏筆吧?比如說實驗課時做了什麼事情,讓阿倫不太舒服……啊我知道了!就解剖蛤蜊好了,這樣不會太血腥,也可以側面描寫:阿倫連解剖蛤蜊這麼無害的生物,都會面有難色,真的不適合念醫學系!」
 
  這是當時劇本組的建議,阿洪一聽,二話不說地接受了,老周倒是在聽完後,陷入沉思。
 
  「一個人先天上必須有一點『障礙』,才有資格從這『醫學系詛咒』豁免——這不是我想表達的。」事後,老周私下找上阿洪,表達自己的想法。
 
  「可是學妹說的不無道理,從戲劇的角度來看,的確是該給阿倫設定上有一點瑕疵,比較好說服觀眾。」阿洪淡然道。
 
  無論如何,在學期接近尾聲時,劇組來到生物實驗室,場器組已經準備好蛤蜊們,並在客串的生物老師指導下,準備好實驗器材。
 
  「來,各位同學看仔細,待會解剖蛤蜊的時候,就是沿著蛤蜊外殼的縫,把手術刀插進去,然後……。」
 
  劇組圍繞著老師,看老師把蛤蜊殼掰開,並且聽老師講解蛤蜊的各個構造。阿洪則是站在教室不同角度,拿著單眼相機預先確認鏡頭上的構圖,可老周卻跟了上來。
 
  「幹嘛,你不去看解剖嗎?」阿洪盯著單眼相機的螢幕,專注於思考構圖。她不是特別喜歡,老周在這種時候,跟蹤上來,她更習慣在「創作」時,進入某種與世隔絕的境界。
 
  「我又不是臨演組的。」老周擺擺手。聽出阿洪語氣中,有著希望他離遠一點的用意,他有些失落。
 
  「真的嗎?可是演員解剖割到手你要負責喔。」阿洪半開玩笑。
 
  「都幾歲了,應該是不會割到手啦。」
 
  語畢,阿洪放下單眼相機,冷冷看著遠方的同學,團團包圍著老師。
 
  「你剛開始對於我要新增這一幕,不太同意,對嗎?」阿洪開口,神色淡然,「那你現在呢?還是這樣覺得嗎?」
 
  「如果剪輯得好,我相信這一幕會達到某種反諷的效果。」老周回答。
 
  「反諷?」
 
  「一個人先天上必須有一點『障礙』,才有資格從這『醫學系詛咒』豁免——這可能是『現實』,妳明白嗎?」老周說完,便不停發出冷哼,斷斷續續地,「妳知道那老頭在我高一時,也是不斷跟我說:不論你真正想追求的是什麼,只要當上醫生,你就有繁華富貴,然後就會有空閒去追逐自己真正的夢想。」
 
  阿洪沿著老周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老周果然指著生物老師。
 
  「直到我上次在實驗課時吐給他看,他就閉嘴了。」老周放下手指,然後無可奈何地苦笑攤手。
 
  「你是說上次做澱粉酶實驗的時候嗎?」阿洪皺眉,接著眼神一沉、壓低聲音,「——別告訴我你是演出來的。」
 
  「我是真的吐,不然為什麼當時我叫妳『蒐集唾液時千萬別被我看到』?」老周講話講到頻頻跳腳,「我就是生來這麼容易吐,不行嗎?」
 
  阿洪愣了一晌,然後低下頭去。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懷疑你的,只是為了讓老師閉嘴,所以假裝自己看到口水就會吐,很像你會做的事情。」
 
  「妳是指動一些歪腦筋嗎?」
 
  「對,聽起來就像聰明人做的事情。」
 
  「很可惜不是,而我也希望我不要那麼容易吐。」老周苦笑,接著倚靠在窗邊,「上次搭校車時,坐在我旁邊的朋友,喝完飲料,口水牽絲黏在吸管上,我一看到馬上就把早餐吐出來了……幹,我不要再回想了。」
 
  「喔不。」阿洪看了一眼,身旁摀住嘴巴的老周。
 
  兩人再次沉默,背後窗戶吹來的徐徐微風,混雜校園青草的香味。阿洪忍不住轉過身來,眺望球場上頂著冬陽打排球的學生。
 
  「是不是再過一學期,我們就要準備學測了啊?」阿洪問。
 
  「暑假就得每天關在學校裡衝刺了吧。」老周跟著轉身,趴在窗戶邊,「有些老師甚至說:高二下就要開始複習,根本就是瘋子。」
 
  「然後考完學測就要決定大學的志願了。」
 
  「妳還是跟在國中時一樣,想念中文系嗎?」
 
  「或者電影學系吧,可是電影學系就會特別難考,我努力囉。」阿洪語畢,將原先還在球場上的視線,轉移到老周身上,「你要讀什麼啊?電機?資工?」
 
  「……物理吧。」
 
  「為什麼?」
 
  「我不算討厭,而且也比較能被家人接受吧。」老周望向窗外,看著劃過天空的飛鳥,「而且電機、資工那些東西,感覺沒有老師帶領著學習,也可以自學到一點;可物理不太一樣,總覺得要有人引導並深入學習,才會比較理解。」
 
  「嗯,而且我們這屆的醫學院榜單,應該會有我們兩位男主角去爭取吧。」阿洪以拇指,指向背後。
 
  「等等,我們的男二,阿杰?」老周猛然回頭,一臉不解。接著,他轉身回來,「可是他不是最想念商業有關的科系嗎?」
 
  「可是他爸爸希望他念醫學,甚至在家長會上要導師多多督促他。」阿洪壓低聲音,並在說完後比出食指,輕放在雙唇上。
 
  「……這太糟了。」老周一臉鄙夷。
 
  「所以老周,」阿洪忍不住笑了,「一個人先天上必須有一點『障礙』,才有資格從這『醫學系詛咒』豁免——這可能真的是『現實』。」
 
(七)
 
  拍完最後一幕的隔天,下課時間的高二孝。當眾人正在趁這短短十分鐘,與旁邊同學嘻笑打鬧、奔跑出教室趕著買福利社的黑輪時,校長從教室門口探出頭來。
 
  向來以「熱情過頭」著稱的高二孝班,並沒有因為校長的出現,而安靜下來。在一片嘈雜之中,校長找到坐在第三排、還在練習習題的老周,並且示意要他出來。
 
  老周跟著校長,一路來到簡陋的校長室,校長伸手要老周坐下後,便遞給老周一張紙,上頭影印了一則新聞:
 
  「棄台積電百萬年薪 工程師重考上成大醫學系」
 
  壓抑著大喊「這到底什麼屎」的衝動,老周以他一目十行的能力,快速看過這則新聞——講述一位清大物理系、台大應用物理所畢業的製程整合師,被318學運時,年輕學子的熱情與毅力所感動,於是決定放棄百萬年薪的工程師工作,重考考上成大醫學系。
 
  「你看一下,這是有人考上物理系,後來覺得應該要對社會提供更多貢獻,所以重考醫學系的故事。」老校長滔滔不絕,接著為老周倒了一杯茶。
 
  「呃,他可能……只是在台積電還沒找到如何貢獻社會的方法?」老周露出尷尬不失禮貌的微笑,把那一張紙輕輕地放在桌上。
 
  「這代表如果你以後念物理系,你可能以後會後悔。」校長顯然沒有理會老周的疑問,「怎麼樣?我聽說你想要念物理系,想說以你的聰明才智,去念物理系太可惜了!」
 
  「嗯,嗯。」老周抿嘴淺笑,輕輕點頭。
 
  「你還有一年,可以慢慢考慮,好不好?」校長微笑說道,「說不定過了一年,或者不需要一年,你就改變想法了,對不對?」
 
  「嗯,嗯。」老周只是盯著那一張紙,試圖用反覆閱讀新聞,讓自己不要那麼憤怒。
 
  「或許你會覺得說,當醫生的生活品質很不好啊、當醫生很辛苦啊……可是我告訴你,」校長伸出手指頭,在空中輕點,「如果你當上醫生,累積財富的速度,會比別人快上很多,就比別人能夠更早享受人生……可能別人工作到六十五歲,你工作到五十幾歲、甚至四十幾歲就能退休。你再多想一下,好不好?為了你的未來。」
 
  ——分明就是為了學校的榜單吧。
 
  老周吞下了這句話,僵著微笑聽著校長說話。而校長的聲音在老周的腦海裡,就像打開收音機時發出的雜音,嗡嗡嗡嗡……。
 
  「好啦,就這樣吧。你也要回去上課,對吧?」
 
  「嗯,嗯。」
 
  「好,那快回去吧。」
 
  「謝謝校長。」老周微笑起身,微微鞠躬,接著走向門口,輕輕拉開門,再小心翼翼地關上。
 
  可老周並沒有隨著上課鐘聲響起,立刻回到教室。他往前走了幾步後,環顧四周,確定四下無人後,再轉身面向校長室的門口。
 
  校長室的門口,有著紗窗的隔絕,因此裡頭的人看不到外面走廊的風景,而外頭的人亦然。
 
  老周緩緩地深呼吸,吐氣。
 
  接著,他站在門口,對著校長室的牌子,比出中指,長達二十秒。
 
(八)
 
  殺青後,剩下的工作就交給剪輯組了。只是後來由剪輯組剪輯出來的效果,並不是特別好。
 
  為了此事,阿洪可是頭疼好幾天,並且與剪輯組溝通許久,甚至親自參與剪輯,組長也跟著參了一腳。然而,剪輯組與阿洪使出渾身解數,沒有人能夠讓最後的成品,表達當時阿洪腦裡的景象——對老周口中的「醫學院詛咒」,最赤裸裸的諷刺。
 
  「這成品看起來只是普通的青春校園片,而不是我所想像的:對著這個體制與社會,一句長達十分鐘的『幹你娘』。」
 
  這是老周看完最後成品的短評,阿洪也只能接受,畢竟剪輯組組長職責在她身上,就得概括承受。不過老周講完,便聳聳肩,問阿洪何時能參加場器組的慶功宴?
 
  「還沒得獎就在慶功宴?」阿洪失笑。
 
  「又沒差,當作安慰獎嘛。」老周說完,更是一陣大笑。
 
  兩人的高二上,最後一個句號,就是與微電影社人數最少、卻最歡樂的一個組別聚餐。
 
  緊接著,來到老師開始時不時恐嚇同學「不要以為學測還很久」的高二下、以及滿是考卷與自習課的暑假,最後是隔一個月就有至少一次全校模擬考的高三上。
 
  微電影比賽是落選了,畢竟交出去的作品剪輯上實在是太鬆散了,不過阿洪也不在意——因為也無暇在意了,眼前只有堆積如山的習題以及考卷,以及盡可能考上更好的中文系這個目標。
 
  等到高三下開學後不久的某天,阿洪一下了校車,便看到校門口,有一些同學舉著「賀!○○中學74級分」的牌子。
 
  「蛤?我還沒收到成績簡訊。」話筒另一頭的老周,還坐在另外一班校車上,聽起來還沒睡飽,「怎麼可能是我?一定是阿倫吧,或阿杰。」
 
  「少來,如果74級分是你,你要不要請客?請整個場器組還有我吃飯?」阿洪瞪大眼睛,故作嚴肅,「欸,學校當初把你留下來,告訴你考70級分以上就有獎金,現在你最好是吐一點出來給我們吃大餐喔?」
 
  「幹……萬一我連70都沒有,妳要不要請客啊?」老周反問,「欸我如果沒有70我就要化身指考戰士了,所以妳最好是請客喔?」
 
  「你怎麼可能沒有70,少騙!」
 
  「好啦,我要下車了。掰掰。」
 
  過了不到五分鐘,阿洪的手機率先響起。
 
  「老周,你幹嘛?」
 
  「靠,國文老師把我抓去學務處,質問我為什麼只有國文沒有滿級分,問我是什麼意思。」老周明明嘴上抱怨著,可語氣卻滿是雀躍之情。
 
  「看!我說什麼?請客!」
 
  於是,阿洪又一次,跟永遠都在人來瘋的場器組吃上一頓飯。
 
  慶祝完學測成績後,接下來便是鄉下高中最重大的升學環節——繁星計畫。繁星計畫,各個大學會開設一定名額,優先比較「在校排名」,接下來依照各校系規定,比較各科級分或總級分。
 
  如果不利用繁星計畫,下一環節是個人申請,偏偏面試往往對偏鄉學校不利,而一旦個人申請也失利,只剩指考一途——身為指考戰士,需要的是超乎常人的決心。因此,鄉下高中會特別利用繁星計畫,讓學生盡可能在這一階段,就有大學可念。
 
  老周是校排名第一,又不打算申請需要看國文級分的科系,任何人都會覺得他是穩上了。這段日子,學校請了一些記者,來訪問考到70級分以上的幾位學生。當老周遇上校長時,校長總是不忘對老周說:「今年學測數學特別難,你數學又是滿級分,說不定可以考慮填台大醫學系!」
 
  「好了啦校長,」老周還來不及假笑,一旁的師長便打斷,「你看,阿杰跟阿倫都說,他們要考醫學系,對不對?」
 
  「不是、不是……74級分,真的可以考慮看看台大醫學系,那會很不一樣的!」
 
  「欸校長,」一旁的阿杰忽然出聲,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你知道老周在校車上,看到有人飲料吸管上有口水牽絲,然後馬上吐出來嗎?」
 
  ——阿杰!
 
  「超扯的,整個校車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因為老周的嘔吐物超臭的,跟著老周一路載到學校,啊哈哈哈哈哈。」老周驚愕地瞪向阿杰,可阿杰的嘲諷,卻越發用力,甚至開始捧腹大笑。
 
  「這樣啊……」校長滿是皺紋的面孔,全都皺在一起,過好一會兒才舒展開來,「那,你還是,不要勉強好了。」
 
  「嗯,謝謝校長。」
 
  老周輕輕點頭示意後,眼角餘光瞥見阿杰向老周比出拇指,低聲說道:「74級分的要請客!」
 
  「不要每個人都叫我請客啊。」
 
(九)
 
  繁星計畫放榜了。
 
  那天下午,是高三孝班的烤肉慶祝會,可老周吃沒多少,便跑到操場正中央的草地,躺了下來。
 
  在這蒼藍天空,一片白雲也沒有,只有幾隻飛鳥,在空中盤旋。初夏的太陽照耀在飛鳥頭頂,像是初雪鋪在飛鳥身上。
 
  「未來的高材生,」阿洪拿著裝著烤肉的盤子,走到老周身邊,坐了下來,「為什麼你看起來不太開心啊?你考上大學了耶,可是我還沒耶。」
 
  「所以我應該要問的,是妳幹嘛那麼歡樂啊?」老周別過頭來,似乎不太耐煩。
 
  「終於考完學測啦,你看那群人,也有一半還需要拼個人申請,」阿洪拿著竹籤,指向背後的烤肉區,「但是班導師要我們好好慶祝,不就是因為這一年來,我們實在是很不容易嗎?」
 
  「……要上大學了。」老周緩緩爬起來,拍拍身上沾粘的雜草,「昨天,我媽接到一通電話。」
 
  「……說什麼?」
 
  「是我的大舅舅。」明明背對著陽光,可阿洪總覺得,此時的老周就像一年多前,那個昏暗的大樓裡。老周的陰影,覆蓋在草地上,朝阿洪撲來,「那垃圾居然告訴我媽,『就算不念醫學系,好歹也要念電機系』。老媽告訴對方,我早就把繁星志願序送出去,結果那個垃圾居然敢罵我媽?到底我是他小孩、還是我是我媽的小孩?」
 
  「……喂喂,冷靜……。」阿洪久違地,在老周聲線裡聽到熟悉的殺意,這令她冷汗直流。
 
  「……就算沒有『醫學院魔咒』,還是有『電機系魔咒』。」老周怒罵完,只是神色黯然,望向遠方,「可是我真的有辦法在十年後,用自己的成就說服大家:我沒去念醫學系、沒去念電機系,是正確的選擇嗎?
 
  「你只活一次,所以為自己而活吧。」阿洪皺眉,「拜託,你在這間學校這六年,遇到的限制太多、太狗屎蛋了……嗚。」
 
  ——阿洪那句「狗屎蛋」一出口,她這才意識到,她居然為了老周,破戒罵了髒話,她便連忙以雙手摀住口。
 
  「阿洪,前陣子記者訪問我們的新聞出來了——『屏東縣榜首 棄醫選物理』,」老周搖搖頭,「什麼時候,記者才要停止無聊的『榜首新聞』?什麼時候,人們才不會強迫孩子選擇所謂『熱門科系』?」
 
  「……可惜那部微電影,後來沒有剪輯好。」阿洪有點慚愧地說道。
 
  「那無所謂,因為在那個故事裡,」老周激動地掌心向上、抖動雙手,「這間學校,必須犧牲另一個資優生,去讀醫學系,才能讓一個連解剖蛤蜊也不敢的孩子,去追尋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就跟現實一樣!」
 
  老周語畢,兩人又一次陷入漫長的靜默,讓風席捲草地的聲響,填補這無聲的空隙。
 
  「老大!還有導演!」
 
  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永遠能帶來歡樂的場器組三人。
 
  「我都有看到,你們班的人過來送我們班導烤肉喔~」肥油笑得開懷,開始搓起掌心來,他甚至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欸,導演,我們班導教得那麼爛,為什麼你們班還是過來送烤肉啊?」L手心向上,表示不解。順帶一提,這一年半過去,L不論穿什麼衣服,前三個鈕扣都不會扣上,永遠露出他的胸膛。
 
  「我們是來趁下課十分鐘,過來蹭飯的~」阿豪拿著盤子,一副奸商要敲竹槓的模樣——老周甚至懶得吐槽,這小子到底跟誰A來的紙盤。
 
  「走啦、走啦~」肥油一手搭著老周、另一手搭著阿洪的肩膀,「我們去吃烤肉,還有唱KTV!」
 
  「你們真的永遠都吃不飽耶。」前陣子才請客的老周,不禁皺眉。
 
  「一定是老周太小氣,所以場器組永遠都吃不飽。」阿洪吐舌。
 
  抵達烤肉場地,場器組紛紛問老周,要點什麼歌,慶祝自己金榜題名。
 
  「那我就點,Hollywood Undead的〈Sell Your Soul〉吧。」
 
  接著,老周與肥油、阿豪、L拿起麥克風,為了慶祝場器組老大考上大學而唱:
 
I can't keep going,
我再也無法繼續下去
Can't keep going on like this,
無法維持原樣
They make me sick,
他們讓我感到作嘔
And I get so sick of it,
而我對這一切也感到反胃
Cause they won't let me,
他們就是不會
They won't let me breath,
不會放我一馬 讓我喘息
Why can't they let me be?
為什麼他們就是不會離我遠一點?
Why can't they let me be?
為什麼他們就是不會離我遠一點?
Why don't I know what I am?
為什麼我忘記我是誰?
I force this hate into my heart
我逼迫這些仇恨深入我內心
Cause it's my only friend,
因為仇恨是我唯一的朋友

My lips are sewn shut,
我的雙唇被縫上 無法發聲
I watch myself bleed,
我看著我不停流著血
They push and pull me
他們不停拉扯著我
And it's killing me within
想藉此來殺了我!
Throw it all away! throw it all away
拋棄一切!拋棄一切!
I keep on screaming but
我不斷吼叫
There's really nothing left to say!
可是我已經無話可說
So get away! just get away
所以給我滾開!給我滾開!
I keep on fighting but
我不停戰鬥
I can't keep going on this way!
可是我已經無法繼續下去!
 
後記:
1. 本作一些劇情在時空順序上,以及實際參與人員可能跟現實有所偏差,小說是小說,如果覺得「靠北老周在亂寫」,然後記得真實情況的,請私信告知。
2. 比如很顯然KTV不會有HU的〈Sell Your Soul〉,但還是附上影片:
3. 由於高二下換過校長,所以在老周高三時逼迫老周念醫學系的,技術上來說已經不是校長了。新校長很棒,雖然對合唱團有謎之執著。
4. 感謝千影提供這個題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07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人一兌
今天收到來自某補習班的推銷信,不外乎是鼓勵學子們補習,考上頂大醫科,然後補習班可以沾光。
我知道醫生很重要,他媽的社會不是只有醫生就可以延續!

07-07 00:02

老周(LeviChou)
哈哈哈,爛廣告,補習班都給我吃屎(等等07-07 19:22
湛藍琴海
小說中,通常或多或少有自己的影子,但如果直接拿真人真事改編,甚至跟自傳一樣,那就完全不一樣了。從這篇真摯自然的筆調,就能深刻感受到,本篇正如其名,是屬於老周,跟其夥伴們的故事。

或許是因為太自然了,所以總不會當成一般小說,而是自傳體小說。當中有多少虛構,我無法判定,但我想在歡騰的氣氛下,卻還有一些對於旁人及社會價值觀不滿的仇恨,我就深深相信,這就是我所認識的老周──畢竟老周的作品,常常會有對於社會的仇恨。而這仇恨或許源自於社會的庸俗與荒謬吧。

說完了嚴肅的感想,就來點比較輕鬆的吐槽吧:

色胚打招呼那段是真人真事嗎?若是的話也太鬧了吧XDDDDD

P.S:由衷希望每個人不要成為我們所討厭的大人──那些被社會價值觀所束縛而迂腐的大人,否則悲劇就會像無限連鎖般,代代相傳吧......

07-07 00:14

老周(LeviChou)
能讓琴海感受到歡騰之下,對社會的批判真是太好了呢。另外色胚打招呼發生過,可是我不確定是不是初次見面XD

PS:只是往往教育影響人之深,或許是難以掙脫的。07-07 19:23
七咲千影
不得不說這篇的內容,整體的感覺超越了個人當初給這個標題的期待不少,雖然也因為許多方面的筆觸太過寫實,個人的感覺也和琴海差不多,比起小說更偏向自傳類型的作品。

不過也因為內容感覺有不少真實的元素,個人感覺上比較不適合置喙太多,但內容想要表達的無奈能確切地感受到,而社會上許多觀念也確實有某種程度的偏差。

個人的感覺上來說,若想讓想法相違的人互相理解,或許先去深入了解對方的成功率會比較高一點,畢竟雖然偏差的想法存在上是事實,但感覺去探討形成這個偏差想法的緣由,較有機會找到互相理解的方向性。

現實就是充滿著各種不合理、不公平以及無奈,但或許總是選擇屈服於現實的人們,本身也是一個問題點。

大致如此。

07-08 01:01

老周(LeviChou)
謝謝千影的喜歡,我看到這個標題想了很久,在動筆的前一刻,才決定要寫微電影社的這段故事的。

讓想法相違的人互相理解的確是可以嘗試的事情,不過那個校長逼迫別人讀醫、藥已經不是一屆、兩屆的事情,我覺得這基本上就是只為了榜單了。

建議可以,逼迫不行,我的原則其實很簡單。

現實就是充滿著各種不合理,但總是選擇屈服於現實的人,本身也是一個問題點——大概吧,但有時候擺在眼前的選擇就是這麼多,只能選比較不會讓自己後悔的那個。

最後,謝謝千影的回饋07-08 09:53
老周(LeviChou)
對了,想請教兩件事:
1. 我忽然有點好奇,原本千影期待會在這文章看到什麼內容?XD
2. 想請教一下千影在這篇看到的,阿洪的形象大概是什麼樣子的?

感恩07-09 23:02
七咲千影
其實給這個標題的時候,一方面是期待能看到一些真實面的改編,而另一方面則是想看作者眼中的自己,這篇倒是兩個期待的方向都有所滿足,或許也能說是想看看他人的人生故事吧。

至於阿洪的形象,感覺應該像是滿會敞開心胸交朋友的那種人,雖然平時看起來講話好像會少了些纖細,但感覺是比較善於讀空氣的類型,認真的話題下會認真去思考和選擇話語,打屁的時候也能順利融入對話中,另外就是從故事中看起來有點偏向負責吐嘈的角色。

07-10 00:44

老周(LeviChou)
1. 我忽然想到連有許多街頭場景的廢菁,對白都幾乎沒有髒話(其實有,3-6上篇的插入曲原本有髒話,但被我和諧掉了),更別說黃腔。沒想到髒話跟黃腔這兩大元素在我的自傳類型(?)小說瘋狂出現,喔不。(爆)

2. 少了些纖細……喔天我還真的沒想過XDDDD 其實主要是這個故事阿洪一直講話,所以顯得也很吵吧XD 應該說這個故事本來就是跟很吵的社團有關,所以顯得大家都很吵(爆07-10 11:19
七咲千影
畢竟現實生活中,黃腔和髒話也是挺氾濫的,其實像這樣適時地運用在角色的對話中,也是增添了一種滿強烈的現實感。

個人把故事讀下來,倒不會覺得阿洪特別吵,講話的時機感覺都還滿自然的,何況大多數的情況下,學校也是本來就會和朋友會有較多交流的環境,與其說是很吵,個人是覺得其實還滿自然的,人與人之間的氣氛也是營造得挺有感的。

07-11 01:25

老周(LeviChou)
居然是增加強烈的現實感嗎XD

也是,學校本來就會跟朋友交流。總之感謝千影的回饋XD07-11 12: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rchou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萬人氣活動系列】紀錄... 後一篇:【一萬人氣活動系列】當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