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後世篇 (7)

作者:小褎│2020-07-05 12:26:44│贊助:4│人氣:114
第七章 老祖宗

  太匡帝──不,現在應當稱之為一等護國公衛昊──一來到客廳便是俐落地坐了下來,瞧著那副模樣似乎他挑的還是他慣坐的位置,又是爽快地問道:「馮小姐就是咱們家未來的媳婦兒吧?」

  馮梓容看著衛昊的眼睛,忽地想起自己前世有陣子還真是被他差點給嚇出病來的,當下也沒來得及琢磨著衛昊的個性,便是道:「衛伯父,我是真心喜歡名淵的,還請衛伯父同意我們的婚事。」說罷,還站起身來欠身鞠躬。

  馮梓容這樣的舉措且不說衛昊一愣,便連衛名淵也想扶額。

  這樣的舉措不該是男方做的才是嗎?現在馮梓容這般說起、彷彿衛名淵才是那位被馮家求娶的閨閣女子似的!

  衛名淵無奈地道:「梓容,這話不是這樣說的……」

  「什麼不是這樣說的?不枉我特地從皇城裡趕回來,頭一句便是聽得這般舒心的話!值得!」衛昊一時開心,便也沒管那麼多、直接斥了衛名淵一句,又道:「馮小姐請坐,只要你們彼此都好、也願意將來好好過日子,我卻是沒什麼好說的,只是馮小姐……我聽淵兒這臭小子說你們認識很久了,但淵兒這臭小子從小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他什麼時候認識妳的、我怎麼不曉得?」

  馮梓容前天晚上只聽衛名淵說起如今的衛昊名下有不少當年護國公傳承下來、只給予嫡系的產業,如今早已發展成不少間百年商鋪,後來更給衛昊整合成企業集團,如今可是衛家宗室中最為出挑的一支之一。

  「伯父,這事其實……」馮梓容斂起眼來一會兒,又看了衛名淵一眼,最後才正色向衛昊說道:「伯父,我不願瞞騙您,但這事情是這樣的……」說罷,便是將昨日與馮敘時說起的事情又說過了一回,自然也稍微提起了關乎欽天監那頭的事,卻是沒說起兩人前世的身分。

  衛昊聽了也沒說些什麼,只是皺著眉好一會兒、又道:「妳怎麼能保證妳說的是真的?」

  馮梓容聽了也斂起眼來,道:「時逾數百年,我不曉得該如何對證。」

  時隔前世五百年、環境變化十分劇烈,加上她早已不曉得如今宮廷裡頭的佈局是否還與前世相同,自然也無法以這般認識對證。

  衛昊忽地問道:「妳曉得我們護國公一系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那是大……德康帝登基隔年,不顧弟弟與弟媳反對加封的。」

  這些事雖則史冊並未記載詳細,但若有心查閱史書、也能曉得。

  「那……」衛昊猶疑了一會兒,又問:「妳知道最早的護國公些什麼?」

  「那得看伯父了解他到什麼程度了。」衛又詞雖是她第三個孩子、第二個兒子,但她對他的關切也未曾少過。

  衛昊這時一瞪眼,道:「妳曾經是他的誰?」

  「我前世是他娘。」馮梓容忽地下定了決心,道:「涵兒、然兒、詞兒、晰兒俱是他與我所出。」說罷,又是看了衛名淵一眼。

  「混帳!衛家先祖豈是妳能輕易褻瀆的?」衛昊聽了一變臉,立刻一拍桌案,斥道:「我昨日聽得他說起、便調查過妳!別以為妳是馮家之後、與淵兒這臭小子又與當年的靖王夫婦同名,就能如此妄想放肆!」雖則今生衛名淵的淵字在族譜上寫為「渆」字,但日常生活中究竟還是以淵字通用,至於馮梓容前世的名字未曾在大燁史書上被紀錄過,因此能曉得她閨名的也只在於從前的靖王府後代。

  「伯父,我前世在名淵停了氣息後,也就看了他一會兒、便自絕了氣,再次醒轉以後卻發現自己身在五百年後,縱使前世活了七十載、究竟還是誠惶誠恐,如今再次遇上名淵、與他相認以後也才算是姑且安定下來……」馮梓容有條不紊地說道:「既然來到後世、就得依照當代的規矩走,我如今已然不是前世的身分,若非您是名淵的父親,我亦不會將這事說起。」

  衛昊瞪著眼睛看著眼前一丁點兒也不怕他的年輕女子,原本怒氣沖沖的神色忽地緩了下來,又道:「我相信妳。」

  衛名淵這時的神情有些冷淡,一如前世面對自己的父皇一般:「爹怎麼又相信了?」

  「你向來對咱們老祖宗的事不感興趣,我也就沒與你說了!」衛昊揮了揮手,又道:「這話只在咱們四支嫡系裡頭傳的,就是靖王與靖王妃兩位老祖宗臨終前的事,她……呔!現在該怎麼叫人?總之她說得不錯。」

  衛名淵聽了一揚嘴角,又道:「所以爹是答應了我們的親事了?」

  「我不答應能成嗎!你們兩尊大佛可是我的老祖宗!」衛昊只覺得有些生氣,又道:「怪不得你這臭小子總是神神祕祕的!原來也曉得這事!」

  馮梓容朝著衛昊笑道:「謝謝伯父。」

  「妳都說起了妳的身分了,怎麼、現在這般恭敬是在膈應我?」衛昊沒好氣地說著,一會兒腦子卻又轉了過來,笑咪咪地問道:「我說妳啊!可在前世看過我?我那時是什麼身分?會不會也是哪個位置上的人物吧?」身為衛家宗室、又是護國公嫡系之後,他自然也會好奇。

  卻是如今這位衛昊的昊在族譜上寫作異體字「昦」,因此也沒曾想過自己與五百餘年前的老祖宗衛昊是否有什麼關聯。

  馮梓容正想說些什麼,卻是衛名淵直接捉住了她的手、沒再讓她說話,又道:「既然爹都認可了這些事,那麼就好好過這輩子吧!前世的事情多說無益。」

  衛昊氣道:「就算是這樣、她也是我們衛家未來的兒媳,我就不能問了?」

  「想問她、先得越過我。」衛名淵停了一會兒,又道:「爹若幫兒子一件事,往後便與爹說起從前的事,爹肯定會滿意。」

  衛昊氣得瞪著眼睛,一會兒又道:「什麼事!」

  「欽天監那頭的事情,爹方才也曉得了,上頭的那位做事情雷厲風行、又極其維護衛家嫡系宗室名頭,所以爹得仔細、莫要讓已然鋒芒畢露的護國公府落入險境。」衛名淵停了一會兒,又道:「上頭的那位恐怕真是意圖要找到梓容的,所以還請爹盡快替咱們把事情給辦妥了。」

  衛昊這廂也沉下氣來:「但是你縱非嫡子,若要舉辦婚儀、也還是得經過禮部登記,那時上頭那位定會曉得……他從前便與我不對付,不但身分好、又是長了我一輩的人、我也沒什麼辦法對付他。」

  「只要有爹替我撐腰便好,對付那些人的事情、我綽綽有餘了。」

  「是了!你前世可是靖王。」衛昊哼了哼聲,道:「打你小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像在養兒子、倒像是在養祖宗,現在倒好!還真養了位祖宗、連帶著未來兒媳也都是老祖宗了!」

  衛名淵聽了一揚嘴角:「爹可別忘了,我此生打從幼時便替爹開始出主意的,這養家一事也還有我一份。」

  衛昊聽了一噎,又道:「你行!」

  衛名淵這廂也沒再與自己的父親囉嗦,便道:「爹,我與梓容還有事得商議,便先走一步……至於欽天監與禮部的事情就交給您了。」

  衛昊這時忽地有種自己身為堂堂護國公、就是特地趕回來接兒子交付的任務的,一時之間心裡竟是有丁點兒不平衡、卻也同時微微地感到開心。

  經過方才一席談話,他也明白這兒子打從出生起便帶著前世的記憶,對他雖然也算是孝順、卻是一直以來不冷不熱,直讓他這當爹的感到有些失落。但如今這兒子也算是會依賴他了,還真讓他感到有些激動。

  卻是在衛昊回過神來後,早發現自個兒的兒子已經帶著未來的媳婦兒離去,只留著他一人坐在空蕩蕩的客廳裡,緊接著口袋裡的手機便是響了起來。衛昊一看上頭的來電顯示,當下便沉了臉,直到外頭兒子車子發動的聲響遠離以後,這才接起了電話──又是他娘的欽天監!

  馮梓容跟著衛名淵坐上了車後,衛名淵便牽起她的手、帶著她往自己獨居的那棟雙層小別墅去,而馮梓容這才到了門口,便不住噗哧笑出來道:「這是你讓人蓋的?」

  在乾元府京兆地區的最邊處依然人煙稀少,占地約莫大燁制一頃的地方──大概就是兩世以前的六點六公頃上下──也就只有五丈見方的土地蓋有房子,其餘都是一片理得乾淨的草坪與庭園造景。

  據馮梓容所知,雖然五百年來因為沒有戰事、大燁人口成長得飛快,但多也是集中在都市地區,更甚者則賣掉祖地往從前沒什麼人願意去的晨州、列州等發展的人在,因此倒也沒什麼人肯在這等僻靜又沒什麼工作機會的荒郊野外居住。

  或許也因為如此,衛名淵才有本事浪費空間、給自己造一處舒心居所。

  衛名淵一揚嘴角道:「我來到這頭時便想了,等到我大一些、有本事後定要找妳,只要找到了妳、便要將妳給帶過來……也還好上天仁厚、從我所願。」

  馮梓容聽了也甜甜地笑了起來,又道:「早知還有來生,我該當早點閉上眼才是,也不用現在才『橫空入世』。」

  衛名淵聽了嘴角的笑意凝起,又是蹙起眉來對她道:「我不是總要妳好好活著,怎麼都不聽我的話?妳這般、孩子們可會開心?」

  「我若不跟著你去,他們定會更傷心。」馮梓容倒是心安理得:「我不願讓他們為我憂心、更不願早走一步讓你們落得難過,所以這樣是我最好的選擇。」

  衛名淵這廂握著她的手收得更緊了些,又道:「別再做傻事。」

  「才不和你保證這等事。」馮梓容低聲嘟噥了一句、又道:「名淵,那都是將來咱們又老了的時候才說的,我們現在先好好過日子、面對眼前的問題可好?」

  衛名淵沉沉地應了一聲,又道:「咱們進去吧!」

  馮梓容只是點了點頭、也沒再說話。

  兩人進了屋子以後,衛名淵便先讓馮梓容在客廳坐著、自己則先回房間一步去取要給她看得物事。馮梓容毫不顧忌地打量著周遭的環境,依然與她前世初踏入靖王府所瞧見的一般,都是簡潔明瞭的擺設,她看得習慣、看得舒心,方才略微沉下來的心情也上揚了許多。

  衛名淵拿著一盒物事走下樓,看見馮梓容端坐在一旁的羅漢床上,腳踩著榻蹬、也沒想上榻坐著,便是失笑道:「妳莫不是在這兒還要如此拘謹?」

  「卻不是拘謹。」馮梓容也沒多加解釋,又道:「你要給我看什麼?」

  衛名淵走到了她身旁坐了下來,將手中的那巴掌大的盒子放到了榻上的小几上推給了她,道:「打開來看看。」

  馮梓容的手才接觸到盒子,便像是觸電一般地縮了回來,道:「是那塊玉?」

  衛名淵頷首:「這成為護國公府代代嫡系傳下的物事,此生我在七歲時便看得爹將他傳給了大哥,後來也是費盡心思才說服大哥轉給我的,那時爹還發了好一頓脾氣。」

  馮梓容將手給搭在盒子上,又問:「名淵,我這兩日也算是先後將這事說給二哥和爹聽了,這樣可要緊?他們會不會覺得我怪力亂神?」

  「如今欽天監地位還在,人們對於鬼神和卜筮的信任仍與我們前生一般,因此妳那般說起、唯一的唐突之處也就只在於咱們倆前世的身分罷了。」

  馮梓容心裡頭鬆了口氣,終究是將那盒子給打了開來,凝視著那塊再熟悉不過的玉。

  嚴格來說,那是兩塊半冷、半暖的玉,一塊是由前世堂嫂景子珈的父親景治升轉交給她、被雕成了兩條螣蛇相互纏繞且頭尾相銜的模樣,一條綠如翠羽、另一條則白若割肪,兩者對比鮮明、刻劃細緻,兩條蛇中間還有一個橢圓形的空洞、恰巧能與另一塊玉相互嵌合;

  至於另一塊玉則是衛名淵前世時得一隱士所贈──想來與景治升口中所言的隱者乃為同一人──那塊玉被雕為兩條小蛇從一枚蛋中左右破殼而出,一者朝上鑽、一者朝下鑽的模樣,那枚蛋黃如蒸栗,兩條小蛇一者玄如澄水、一者赤如丹砂……

  在前世馮梓容及笄時、靖王便將此做為禮物送給了她,而她也在幾番把玩之下嵌合了兩塊玉,而那彷彿本來便為一體的玉石彷彿象徵著輪迴與重生,又是恰巧在她前世及笄時嵌合而上,不免也讓她往玄妙之處想去。

  在她拿到自己的那半塊玉時、她赫然發現那塊玉在自己的前世──也就是兩世以前──曾經看過一回,而她在兩世以前得到那塊玉時、她恰巧選擇往國外發展,算是她人生當中一個重大的轉捩點;

  而靖王給了她那塊玉那日,她幾乎鼓起了兩世的勇氣向他承認自己帶著記憶轉世投生的事,還萬分惶恐地做好了靖王會拋下她的準備……卻是那日她及笄、也來了癸水,也算是人生當中的一個里程碑,更在那回得到了靖王的許諾、也許諾給靖王生生世世……

  因此,她固執地認為這塊玉便如同它所呈現的形象一般,是輪迴轉世的象徵、亦是轉捩點的象徵。好幾回她都曾在午睡或者晚上睡前拿出來與靖王一道把玩,甚至連兩人周遊大燁或者短居於玉州別院時也都帶著,而靖王府的子女們也都隱隱明白這塊玉之於父母而言十分重要。

  「名淵,我還記得前世你去了的時候、手上是拿著這塊玉石的。」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你許是不曉得,那時我與你共掌玉石……後來看著你沒了氣、也沒顧及些什麼,便是維持著原本的姿勢闔了眼。名淵,我覺得……我們帶著記憶來到後世與這塊玉石有關。」

  衛名淵頷首:「我亦這般認為。」

  馮梓容斂起眼來好一會兒,在自己的腦子裡組織了回語言,而後再次看向衛名淵道:「名淵,你那時當真是睡了?可有……想些什麼?」

  「我最後卻是沒感到想像中疲憊,反而覺得身體異常得輕、精神也特別好,便是明白我的時間該到了……」衛名淵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問,便道:「卻是念及自己要死了,捨不得妳、又擔心妳會哭,這才在人生頭一回求了神靈……說道若有來生、還願與妳在一起,我願生生世世都如我們執手的此生一般待妳好、便是連妳認不得我亦然。」

  她還記得,靖王從前曾說過他不信神靈、更不向外祈求什麼。

  馮梓容聽了紅了眼眶,旋即掉下了幾顆淚來,卻是當她的手碰上了那塊玉石時,眼前立時一黑,便是暈了過去──


--

  小劇場(?):
  馮梓容:「皇上,臣女望求娶王爺,懇請皇上恩准!」
  皇帝:「朕的兒子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靖王:「馮梓容,妳膽子肥了!」(把人拖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89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16 篇留言


我又來吐槽了丶依照古人事死如事生的公式丶那個玉應該交由挖墳界來發掘才合理啊!XD

07-05 21:43

小褎
那個後來變成傳家寶啦!
其實我有想過直接埋棺木的可能性,但是....其實玉也有分陪葬用和傳家的,所以可以傳家XD07-05 22:50

(太長只好分段XD)丶例如光緖手裡緊握的玉丶就是逃過非法的挖墳丶被合法的發現的丶丶丶XD (啥丶架空歷史作者説了才算啊!XD 逃

07-05 21:44

小褎
等等才兩行,這樣也需要分段嗎XDDDDDDDDD07-05 22:50

早安,我昨天晚上10.30就睡了A_A~(我本來是只有一段啊,但它說字數太多,我還用手機全選、拷貝、貼上、刪除才完成,你才知道它的字數限制有多大啊~對於我們這種喜歡說得很詳細的來說,很容易超過~= 3='

07-06 07:25

小褎
我很少留言所以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真麻煩啊07-06 12:04

小劇場:
嫡子:你們看爹娘氣絕仍握緊雙手中的,那是什麼寶玉(硬掰開他們的手,挖出玉),死前都不放,一定是好東西,就留給我傳家吧!哇哈哈哈~
眾人:我也是醉了~
XD (逃)

07-06 12:56

小褎
怎麼覺得會是女兒做的事情(?)07-06 16:53

涵兒:嗯丶這個家沒有愛丶害我要離家出走佔領公主府丶爹媽只愛彼此丶死了還緊握雙手丶我要把他們分開丶分開!XDD(逃

07-06 17:45

小褎
結果自己還是跟表哥一樣黏踢踢XD07-06 20:37

是這樣的啊!果然是出自同一作者之手筆丶丶丶 XDD (逃

07-06 23:28

小褎
女兒肖母XD07-07 00:14

在我們家都不知道是貓像貓奴,還是貓奴像貓了~XD

07-07 11:55

小褎
搞不好是越來越像彼此XD07-07 11:58

嗯,彼此都被馴養了~XD
小王子:對我來說,你只不過是個小孩,跟其他成千成萬的小孩沒有分別,我不需要你,你也一樣不需要我。 我對於你也只不過是一隻狐狸,跟成千成萬其他的狐狸一模一樣。 但是,假如你馴養我,我們就彼此互相需要。 你對於我將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對於你也將是世界上唯一的。

07-07 12:35

小褎
一部可能因為中文翻譯或者作者問題讓我完全不知道在做什麼的作品XD07-07 12:46

問題不大,養隻貓,你自然就會懂了!?XD <<<所有問題的答案XDD 逃

07-07 13:12

小褎
問題不大,只要把這部作品從生活中屏蔽掉就沒事了XD07-07 13:12

好吧,有時逃避也是個辦法!?XDD(其實,它是一部不錯的作品,講了很多,簡單但又很容易被忽略的事情,或是說萬惡的人類往往會忘了初衷~XDD (逃

07-07 13:22

小褎
我連電視都不碰,說日劇我聽不懂啊啊!!!07-07 17:42

您想太多了丶我不是在跟你說那部"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丶那部日劇其實我看不下去丶因為就是很鎖碎的生活、在還沒看出它要表達啥丶我就沒耐心看下去了。

07-07 18:30

小褎
那個我只有看過漫畫幾回,後來聽說被改編後就被我放棄了XD07-07 19:04

(又太長了的分段)言歸正傳丶我説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丶還是小王子啦!XD

07-07 18:30

小褎
我都不忍跟人說我有點ANTI這部作品XD07-07 19:04

為什麼丶明明真的是好物丶你還要排斥它!唉鳯也是!要把他抓起來勞改丶再教育!?XDD

07-07 19:18

小褎
我是標準蘋果黑XD07-07 19:23

你不喜歡他丶一定是還不了解他XD (是收了多少代言費XD 逃

07-07 19:41

小褎
就是因為太了解了我才ANTI啊,我也不是蘋果教徒XD07-07 20:53

不是丶不需要當教徒啦!它不是完美丶但是相對來說是好的!= 3=,, (其實我覺得人類的習慣丶有時真的很可怕XD (但貓不需進步丶所以貓奴要配合XD 逃

07-07 21:54

小褎
我比較沒什麼習慣不習慣的問題,隨時準備變動反而有利於生存07-08 14:10

這麼優秀啊!A_A

07-08 14:39

小褎
這是為了讓自己不要有任何的懈怠與預防心情不美麗的行為XD07-08 19: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wernand大家
暑假的晚上無聊嗎? 下雨不能出門嗎? 來我的小屋看看吧! 一起聊聊天~^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