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BL】輕浮的獅子_12

作者:✚悅 洸│2020-07-05 05:05:29│巴幣:12│人氣:69
  由於玉嫂貌似不經意的提點,洪永瑡被大哥帶著去和各方勢力打招呼,空閒時間也安排去參加私人的小聚會,行程排滿的他已經近半個月都沒出現在色鬼的視線範圍內,可色鬼有上回的前車之鑑,他不敢大意,時刻注意鴻獅會的動靜,深怕又被小獅子追上來。

  黑眼蛙看著經理越來越無心在工作上,心逐漸變得沉重。想起前天跟經理去巡店時,巧遇葉銘鋒,他雖然安份守已地在玩夾娃娃機,可他看經理的表情,有著說不出的囂張,顯然上回的衝突沒給他長記性。

  「日揚高中出了一隻兇猛的小狗狗,聽說長得跟我無緣的親哥很像,見過的人都說簡直是狐狸的翻版,所以我沒事就來這晃晃,看能不能遇到,好聽『他』叫我一聲『叔叔』。」

  「銘鋒,你怎老是學不乖?」色鬼誠摯地希望他不要去打小狗狗的主意,扯到笑面狐,那可不是被賞幾巴掌就能了結。「要是『他』不小心惹到你們,麻煩看在孟大哥的面子上,別跟小屁孩計較了。」

  「經你這一提,我才想到他打傷不少我在躍立的小弟。『他』身為孟犬那邊的人,不該是你們要有所表示?」

  色鬼一聽,差點噗哧笑出聲。他孟老大都敢放狗撒野了,哪管狗咬了誰?

   「容我插句話,你這時候不該好好陪父親嗎?」

  距離上次離開葉家沒多久,就接到葉和豪癌症復發被送進醫院療養的消息。現在葉家由長女葉莉莉主持,沒多餘的心力管弟弟,才讓他沒事又往遊藝街跑。

  「陪父親的人那麼多,不缺我一個。色鬼,我今天就單純來玩的,你放心好了,不會鬧事的,畢竟我也見識過你的厲害。」

  色鬼簡直要拍手表示欣慰,葉銘鋒總算會看情況了。「好,那您慢慢玩,我還有事先走了。」

  當晚,色鬼沒住熱的小別宅就住進了狐狸的兒子,葉子良,與負責打理少爺起居的尤月萍小姐,家裡忽然多了兩個人,其中一人還不怎麼熟,互動起來頗尷尬,因此色鬼回去後就會帶著小少爺到細金先生那作客。

  鐘文宇站起身,該回去別宅照看小少爺了,但他不想看見月萍,心情會變得很怪。

  溫柔婉約的女人很多,其中沉默寡言的占少數,這樣的月萍小姐,像極了小金的媽媽。她們是不同人沒錯,可自己無法不去聯想那名已經死亡的女子。

  當年小金跟自己說母親跟人跑的時候,他不意外,甚至預料得到這事終會發生,他的父親與阿姨初次見面時,他才知道父親原來也會笑啊,不是哪種敷衍的,故作開朗的笑,也不是應付母親的苦笑。

  父親離家後,他常在二樓的窗台前發呆,也許爸爸正躲在社區的某個角落,等母親不在就會來探望自己,年幼的自己沒等到父親,卻不時見到阿姨戴著遮陽帽,心虛地快步走出巷口。

  心思敏感的他多少猜到阿姨要去找誰,可他卻不甘心,硬要偷偷地跟上阿姨,直到確定與阿姨幽會的男人是誰後,他也就不再期待了。

  如果爸爸和阿姨在一起,兩人都能開心地笑著……那就好了,要是他們以後結婚了,自己跟小金在某方面來說,是不是變『兄弟』了,如果阿姨生了小孩,那他們就有共同的弟弟或妹妹,是不是就是一家人了?

  沒有暴力酗酒的父親,沒有拈花惹草又好賭的母親,這樣的家庭感覺很和樂。深感遺憾的是,他跟小金都是得拋下的,儘管有難以出口的愧對,仍無法阻止他們去尋找幸福。

  曾經,他在得知阿姨離家後,心想她跟爸爸應該就能得到幸福,然而他和小金的犧牲都化成泡影,他們沒有得到想要的生活,阿姨憂鬱症發作,想不開走了,他沒去深究父親的心情,可他一抹解脫的笑容已足夠表示。

  鐘文宇沒將父親曾回來告知阿姨死訊的事轉訴給好友,他撒謊去圓許金寶的美夢,消除他對自己的內疚,慶幸起沒阻止母親離家是對的決定。

  回到別宅後,鐘文宇注意到小少爺擺放在玄關的鞋子和出門前的位置一致,看樣子從昨天回來後就沒出門了。自顧不暇的他懶得再搭理狐狸少爺家的私事,他坐在客廳沙發上放空沒多久就接到許金寶的來電,提醒他要小心小少爺的探問上次自己喝多了,沒注意就把狐狸少爺過往的事抖了出來,才剛被孟大哥教訓完,臉頰火辣辣得疼啊。

  小少爺剛來此的時候,沒隱晦地探問過去的事,那時他被迫想起好多以為早已遺忘的往事,他知道很多關於『葉允軒』這人的秘密,很多很多,天真的小金以為幫自己擋了很多苦差,實際上不過是狐狸少爺懂得適材適用。

  嚴格來說,孟犬的起點可是他打下的,向人打聽情報這事,他都是冒死在做的,因為無法百分百相信對方不會反掐自己脖子,每次與線人會面,他的心就如履薄冰。

  鐘文宇還記得那時他跟許金寶進黑圈有段時間後,他實在受不了好友不時帶傷回來,他真想猛敲許金寶的腦袋,看能不能把他敲醒:你可要知道,黑社會的打架跟學生間的打鬧是不同的,一不小心是會死人的!

  許金寶沒聽進去,甚至像是找到了什麼此生的志業。為了避免憾事發生,他私下密會過葉允軒,談話氣氛很微妙,鐘文宇意外尋覓到知音,因為葉允軒理解他話裡的意思,小聊起彼此的經歷。

  「小金有你在身邊,真的很幸運,但既然有錢了,沒想過要分開?」

  「目前沒想過,以後不知道。」鐘文宇技巧性地迴避了他的問題。「至於一開始跟你提的事,關於我想帶小金退出,這事能行嗎?」

  這圈子就是這樣,豈是能任意來去自如的,何況他們在狐狸底下做事,許金寶算是單純的打手,可鐘文宇已經涉及太多秘密,牽扯了不少相關人士,沒人幫忙是無法全身而退的。

  「小色,其實我還滿喜歡你的。」

  葉允軒忽然文不對題地飛來一句,鐘文宇差點沒給自己的口水嗆著。

  「我是哪點給狐狸少爺您看上了。」鐘文宇看著和自己同年的主子背倚在頂樓的護欄上,臉上滿是笑意地回視。

  「特別的愛『乾淨』。」

  「少爺,您不也是嗎?」

  葉允軒點點頭。「所以我才喜歡你。」他收起笑容,語氣變得正經了。「給你個忠告,沒要強求就趁早放手,別奢望他會懂。」

  鐘文宇聽了沒感到冒犯,反而笑出聲。「哈哈,幸好他是笨蛋,要是他懂的話就糟了。」

  要是許金寶夠精明,那他的謊言會被拆穿,他的偽裝會被識破,他們無法相安無事地互相扶持到現在。

  因為小金不會算計,個性就直腸子,誰對他好就對誰好,誰對他不好就反抗,吃軟不吃硬,是很好收買的人。

  鐘文宇不當回事的回應令人感到哀憐,但葉允軒沒表現出來,用微笑掩飾內心的嘲諷:半斤八兩。

  「回歸正題。你想帶著小金退出是好事,雖然想跟你多聊,但你應該也沒耐心聽我廢話。」葉允軒對鐘文宇比出『一』的手勢。「就一件事,事成後,我給你們一個選擇去留的機會,要是他選擇退,相關的後路我都會幫你們處理的。」

  鐘文宇沒把葉允軒的建議放在心上,僅將注意力專注在交換條件上。

  然而,葉允軒要他辦的事成了鐘文宇內心的疙瘩,他第一次對女生有了『感情』,對方是個小花癡,沒兩、三下就到手了,女生照著他的話去做,將資料蒐集給他。

  「小宇,雖然你家老大看蔡尾仔很不爽,但能不能幫我跟你老大求個情?」

  「嗯?為什麼?捨不得了?」鐘文宇正玩著夾娃娃機,心不在焉地問站在身旁的女孩。

  女孩不安地搓搓手指,深怕他生氣而小聲地說著。「也不是捨不得,就他好歹幫我付過弟弟的學費跟生活費……就當是還人情。」

  鐘文宇聽完,空出一隻手來摸摸她的頭,冷聲說道。「妳在說什麼傻話?妳哪時欠蔡尾仔人情了?生活費跟學費是妳『賣』給他的,真要說的話,他叫妳去騙劉治雅的時候就用掉人情債了吧。」

  女生拿開把頭髮搓亂的手,邊整理頭髮邊解釋,但因為的確有跟蔡尾仔有援助關係,她沒法說得理直氣壯。

  「小宇……,我並不是出來『賣』的,就只是剛好遇到他。」

  瞧她一臉怕給人誤會的擔憂,鐘文宇沒笑了,因為不好笑。

  「我知道,妳別澄清了,各取所需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只是以後遇到喜歡的人,要替他守身就是了,女孩子要多愛惜自己,才會有人疼。」鐘文宇說這話時,不經意地輕哼,為自己的虛偽感到可悲。

  女孩本來一臉要哭的表情換上靦腆的笑臉。「好啊,等事情過去,我會替『金宇』守身的。」

  鐘文宇沉默了。本來沒打算跟她深入相處的,她就跟先前交手過的女生一樣,不用太在意,可是僅僅兩次的接觸就完全卸下她的心防,極度渴愛地全然信任著圖謀不軌的人,訝異的是鍾文宇也沒料到自己能和女生有如此單純的往來,因為她要的很簡單,就希望有人陪她說說話。

  她家裡窮個性又弱,在學校老給人欺負,國中沒念完就輟學了,在夜店打工時被蔡尾仔看中,涉世未深就直接掉進黑圈,而蔡尾仔那個小氣鬼給的零花錢根本不夠她好好當個花瓶,她還是得掙錢養家,慶幸的是她目前住蔡尾仔那裡,可以免除廢物父親的施暴。

  不想聽她提更深入的秘密,鐘文宇就抱著她給予安慰,有些事不需非得說出口,他能理解,誰叫他們的際遇該死的相像,不禁令他打破原則,發自內心地想對她好,陪她逛街買衣服,替她選適合的化妝品,做短暫的美夢,有人呵護的夢。

  「小宇,事情結束後,我們還能見面嗎?」

  鐘文宇沒驚訝她的詢問。她不會一直是傻子,呆呆地給人騙,早在他說要知道蔡尾仔所有的財產資訊後,她就懂了,這對自己笑得親切的男孩是有目的性地接近。

  僅管知道小宇是這樣的人,她還是沉溺在他的溫柔裡,聽他為自己做過的壞事辯解,替她整理老是綁不好的長髮,像照顧妹妹一樣地寵她,就連親吻也只親在頭髮上。

  鐘文宇沒答腔,再度投下硬幣,這次運氣好,一隻兔玩偶被落下的娃娃砸中,剛好掉出擋板,他蹲下身去拿取夾中的兔玩偶,塞到女孩懷中,在離開夾娃娃機店時才又開口。

  「事情很快就會結束,在那之前妳別被抓到了。」鐘文宇明知跟女孩保持聯繫會觸怒某人,但他也不管了,他走到隔壁飲料店借筆,在她的手心抄下一串數字。「風頭過後打給我,我帶妳去玩。」

  原本失望得要掉下眼淚,聽見他的承諾便立刻破涕為笑。「好。」

  她的那句『好』沒兌現。幾天後,鐘文宇得知蔡尾仔的地盤被拔得乾淨,連個渣都沒剩下,那是在他預料中的事,正當他在考慮是否要去探問『蔣怡婷』的消息時,回到諾桑的小弟們趁大哥不在就群聚聊天,把正在擦吧檯的鐘文宇叫去拿啤酒。

  「蔡尾仔不是養了一個未成年的幼齒?當天去他家堵人的時候怎麼沒看見?聽說是很可愛的學生妹,那個誰不是很哈她。」

  「哈X啦,聽說那女人當了抓耙子,因為她死不講是誰指使的,臉皮被劃了好幾刀,被揍得鼻青臉腫給扔了出去,我看沒死也半條命。」

  走近的鐘文宇聽到後,提在手上的半打啤酒掉落在地,接著頭也不回地跑出諾桑,完全不理身後的破口大罵。

  他一路跑到常跟蔣怡婷碰面的夾娃娃機店,異常緊張地問隔壁的飲料店的店員,形容蔣怡婷的長相,問是否有看她來過。

  店員思索後才猛然想起。「喔……前天有來過,感覺好像出了車禍,走路一跛一跛的,她穿著帽T又戴口罩,全身都包緊緊。她有拿東西給我,說如果你有來的話一定要交給你。」店員走到後方,拿出一個用塑膠袋包著的東西,基於見過幾次面,店員不免會關心起她的安危。「她……沒事吧?」

  鐘文宇搖搖頭,表示他不清楚,拿著塑膠袋走了。他打開塑膠袋,裡頭裝著染血的布偶,還有一張紙條。

  『我變醜了,你還會喜歡我嗎?你肯定會說我想聽的答案,但我不喜歡我自己了,我要為你守身一輩子。所以要記得我喔,小宇。』

  這種宛如遺書的字條是在搞屁啊!誰准妳擅自主張的?妳就不問我的意見就胡思亂想。

  那天,鐘文宇跑遍所有能找的地方,就連醫院也去了,回家後不斷地搜尋當地的新聞,就怕看見不該看到的消息。

  蔡尾仔的事情落幕後,狐狸少爺給的選擇時刻來得措手不及,簡直就像是故意惡作劇似的。

  「以後我不會回來這了,你們還想混的話,我可以幫你們介紹。」葉允軒雙手插口袋,事不關己地問,忽視了鐘文宇的不滿。

  面對許金寶的不遲疑,他一瞬間感到無比的失落。說好的……要回歸正常呢?鐘文宇轉念一想,最沒資格埋怨的人是他才對,是他把許金寶拖下水的,過上好生活後,怎回得到過去?

  腳步聲打斷鐘文宇的回憶,他掛上手機的同時朝聲音來源看去,是尤月萍正要端飯菜上去給小少爺,兩人禮貌性地相視微笑便不再互動。

  往事加上待處理的感情債席捲而來,鐘文宇頓時覺得好累,他犯懶不回房間休息,打開綜藝台,面無表情地觀賞節目。

  尤月萍下樓後就去忙家務,有意無意地避開色鬼,對他來說是好事。稍晚,小少爺耍完自閉,下樓就問要不要去細金的夜店。

  「呃?」色鬼想他大概不曉得因為自己的關係害細金被處罰了。「你不會是玩上癮了吧?」明著沒講,但他知道葉子良私下玩得也挺兇的,就在外頭收衣服的月萍小姐還當小少爺很單純,遠在天邊的劉治雅也是。

  「沒有,就心情不好,不會久待的。」

  是啊,看得出來葉子良的確心情不好,他也煩悶,可要是不同意,誰能保證小少爺不會背著他偷溜。

  「我先換個衣服。」

  尤月萍收完衣服,一回到屋內,葉子良就跟她打招呼,說要跟色鬼一塊出門,晚餐就不用準備了。

  尤月萍縱使想阻止少爺,可她又能說什麼。

  「好的,我知道了。」



✚ 待續 

  上一回        ▶下一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87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BL|耽美|輕浮的獅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igyueg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輕浮的獅子_11... 後一篇:【BL】輕浮的獅子_13...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werx00612大家
【本日新番首播預告】23:45 鬼滅之刃 遊郭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