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2020大友龍之介生賀SP】《Present》.Ⅱ

作者:Reinaart 列那│2020-07-04 23:30:27│贊助:18│人氣:129

【2020大友龍之介生賀SP】《Present》Part.2
上回連結
阿龍獨角戲的一回,資訊量有點過多,呃...就請見諒吧
因為出現了不只一個大友,所以這節就改稱阿龍的名字XD 剛好也能呼應獨角戲的一回嘛~
----------------------------------------------------------------------------------------------------------------------------


  「小心!!——」

  槓鈴自突然乏力的手中掉落那一剎那,大友龍之介預想的胸腔被狠狠重擊的痛感立馬被站在身後或說是上方擔任捕手的長尾教練給攔截,伴隨他粗聲粗氣的急迫吶喊。這名長相憨厚但肌肉發達的大塊頭健身教練,儘管腦袋不太靈光,身體動作反應卻是一等一;躺在臥推器材上、仍舊在嘗試平穩紊亂呼吸的龍之介斷斷續續地向他道謝,雖然暫時無法用言語好好表達,但是對於教練的感激仍是發自內心,不然這下可就不只是普通的運動傷害、鐵定是要進醫院甚至到出人命的地步了。
 
  「……小二少爺,我看你今天狀況不是很好啊、老心不在焉……今天就到這裡為止,你早點回去吧。」長尾教練不客氣向龍之介表明想法,即便眼前這名小少爺是聘僱自己的人。
 
  聞言龍之介僅是坐起身,接過長尾教練遞來的礦泉水飲用,同時也用掛在頸上的毛巾擦拭汗水,邊接受年長的私人教練的勸導。他還能反駁什麼嗎?差點用槓鈴砸死自己的愚蠢行徑完全無法上訴,他心虛地點頭同意。
 
  淋浴完畢龍之介打開置物櫃準備換上衣服,又忍不住先檢查了一下手機——果然還是沒有任何來自甲斐翼手機、或是她家裡電話撥打的未接來電,甚至連簡訊、電郵都全無消無息——一如既往。不禁輕嘆一口氣,翼的任性與執拗一次比一次讓他嘆為觀止。每當他想“這次她總算該主動來找我了吧”的預測總是落空,爺爺不只一次誇獎過他對股市走向分析神準呢,為何換作是女友動向就完全大失準呢?難道是他對人性的期待過高了嗎?抱持這些亂七八糟的洩氣想法,龍之介離開了白金健身房、搭乘公車返家,由於在這個國家他還沒有到可以駕駛汽車的年齡,以及讓司機專程接送也不是他的作風。
 
 
 
  剛回到位於姬宮町的大友豪邸,老管家金子先生便向他稟報他的堂哥,大友文貴指名要見他一事。龍之介內心響起千萬個不願意的號角,但無奈文貴除了年紀長他十二歲外,更是這幢宅邸的真正主人家之一,寄人籬下的他不得不尊重堂哥一家的指揮。龍之介改變路徑往中央大廳走去,思索著他那名毫不關心他的銀行大忙人、大友次長*又有何貴事指教了,今天是星期六銀行休息的日子,難怪會與文貴碰頭,文貴雖然是個對家族事業兢兢業業的工作狂,卻也是秉持為了休閒而工作、追求生活品質的成功人士範本。
 
  一入大廳,那名討人厭的高傲自大堂哥身影旋即進入他的視線,文貴的個子很高,是他們這一輩裡最高的男性(雖然說包含龍之介也才三名男丁),身材修身挺拔、精壯結實不會太瘦;家族的優良基因自然也遺傳在他的面容上,不過平心而論,外界與家族內部皆公認長相最好看的依然是龍之介,但文貴犀利的銳利眼神,充滿自信的菁英氣場,讓他硬是比龍之介更加英氣煥發,因此又多了一個使龍之介厭惡的好理由。
 
  「……文貴哥,請問找我過來有什麼事嗎?」眼見文貴仍在保養自己的百萬名貴高爾夫球桿,故意忽視他已在此罰站好一會兒,龍之介忍下一絲不耐的情緒,主動開口詢問。
 
  「喔、龍之介,」文貴瞅他一眼,隨意答腔回應,輕慢的口氣彷彿表示龍之介對他而言就是個無足輕重的無關人士,「——你的信用卡帳單,有一筆十二萬的消費是怎麼回事?」直接切入主題,這便是大友次長的作風。文貴的語氣平淡,毫無一絲起伏,甚至他的視線又返回球桿上。
 
  龍之介皺起俊逸的橫眉,「文貴哥,那是我自己的錢,你無權過問吧?我想我應該不用向你報備我的生活開銷。」果然只有和錢有關的事情,這名市儈的堂哥才會想起自己的存在。他不以為然地回答。
 
  「呵、你的錢?」文貴終於正眼瞧他,眼神滿是鄙夷,「真是大言不慚啊龍之介,你是個還在伸手拿零用錢的高中生、什麼時候你自己賺過一分錢了?——你拿家裡的錢、就是在用公司的錢,而跟公司有關的,一切歸我管。懂嗎、龍之介?」
 
  記得前田學長曾批判他是一個好惡分明程度極其幼稚的男人,這點他承認,例如現在——
 
  「大伯還健在呢,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銀行歸你管了……」龍之介實在是忍不住刨挖堂哥的逆鱗,他真的很不喜歡文貴恃才傲物、目中無人的說話方式。
 
  可惜力道太輕,文貴不痛不癢得冷哼道:「你該慶幸看到你帳單明細的是我而不是我爸。」他嗤笑起,笑著龍之介的愚蠢與不知好歹,「——我相信我爸和爺爺可不會認同區區一個高中生、有需要一個月花超過二十萬。」想拿父親來壓他?作夢!未成年的臭小鬼就該乖乖閉上嘴、聽從成年人的指示。文貴毫不留情地回擊龍之介。
 
  「文貴哥你這樣說實在有失公允!」被精準打到要害,龍之介明顯處於下風,態度便不自覺放軟,「……我並沒有每個月都花那麼多……上個月那筆十二萬的花費是特殊情況,我的老師送了我一本很棒很珍貴的禮物,所以我也只是想挑選最好最值得的東西回送給他。」他試圖合理化自己大手大腳的揮金行為。
 
  「『一本?』……」捕捉到關鍵字,文貴瞇起眼推論:「所以你買萬寶龍當作一本書籍的回禮?……了不起啊龍之介,你大概是我們家族裡出手最闊綽的火山孝子,以後我會記錄在家史簿上的。」語畢,他真的忍不住替這敗家的堂弟鼓鼓掌,果然什麼樣的父親就有什麼樣的兒子。
 
  「什麼火山孝子……別說的那麼難聽!甲斐先生可是有正當工作的專業人士,被你形容的像風月場所的煙花女子似的!」
 
  看龍之介不著急回嗆詆毀用詞,反倒是先替他所謂的老師辯護的反應,更加讓文貴確定他終究還是個不成氣候的孩子罷了,這個年紀總自以為能明辨是非、會獨立思考,行為都是出於自己的意志……殊不知往往也是最會被有心人士利用的一群——
 
  「他正不正當我懶得管、你想找人品有疑慮的家庭教師、成天跟他鬼混我也隨便你——總之,給我聽好——要是你再讓我看到你像個凱子一樣亂砸錢,以後就每天寫一份收支表、把你的開銷支出一筆一筆確實記錄下來給我!」文貴一邊厲聲地對龍之介下達警告,目光一邊停留在手上,把戴於左手無名指被球桿碰歪掉的婚戒轉正。真正意涵有沒有傳達給龍之介他也不是那麼在乎,反正他一向熱衷扮演反派角色。
 
  眼角餘光瞥見龍之介一臉吃瘪不甘心、還得不情願地應答“知道了”的模樣真是太有趣了。
 
 
 
  龍之介回到了自己的領地,『領地』這一詞乍聽之下是有些誇張,但對於大友豪邸來說卻是陳述事實,除了寢室以外,屬於他那一房的地盤也有獨立的客廳、廚房、衛浴設備等等,他甚至可以一直只生活在這個領域、完全不需要跨足到宅邸的其他地方(尤其是文貴與其一家人會出現的所有主空間)——當然這是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現實是這棟宅邸的大家長、老主人,也就是他的爺爺認為不該過度浪費資源,領地裡姑且尚有電力與自來水,他能自由使用自己的房間與浴室,但是客廳裡沒有擺放電視和視聽設備(龍之介對此倒是還好,反正他不看電視)、廚房也無任何食物存糧(除非是他自己買來存放,不過他沒有吃零食的習慣、也沒有開火的需求),連天然氣也沒有接通,無法使用瓦斯爐來烹煮食物。而貴為大少爺、不曾自己下廚的龍之介自然是懶得去尋找天然氣開關;傭人大多都在宅邸的主空間活動,領地的打掃也僅是例行一周清潔兩次,家中的所有資源都集中在宅邸主空間設施,因此讓龍之介無法躲在這個小小避難地獨自生活,他必須得融入家族成為一份子。
 
  龍之介隨意倒臥在床上,任由時間虛度過去。其實他鮮少會如此耍廢打混,縱容自己無所事事、不照排定的行程計畫操課。既然提早結束健身時間,那他就應該好好利用空檔複習本周上課學習到的內容、不然至少也該閱讀一下經濟讀本、財經日報等等,但是無奈現在怎麼樣也無法靜下心來,他感到煩躁異常、心煩意亂到完全無法專注在任何正經事物上,雖然他不願意承認,但自己確實是被文貴的話打擊到了——當然他至始至終都不認為送甲斐三敘萬寶龍鋼筆有什麼不妥,像甲斐先生這麼優秀的人就該配一支萬寶龍來簽屬重要文件、商業合約等,他完全值得這價值十二萬的鋼筆……
 
  不過禮物卻被翼給拿走了。
 
  冒著觸怒長輩的風險,他早預想養母梨子夫人知道此事後必定會責罵他竟如此揮霍,不過卻沒料到,先跳出來自做主張管教他的居然是大友文貴,說真的這究竟與文貴、與公司公款何干啊,他用的錢也是梨子夫人與爺爺答應每個月都會給予他的生活費,是彌補他隻身一人來到日本生活的有償交換。更何況他也不是那麼不懂節制的人,這個月開銷稍微超額、那下個月他自然會減少支出——然而現在,他白白花了十二萬、挨了文貴冷言酸語的訓斥、禮物沒送到他真正想送的人手裡、劫走禮物的人還理直氣壯地發脾氣使性子跟他冷戰……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所以擺爛有理。龍之介翻滾到床的另一側繼續耍廢躺著,連外出的衣服都懶得換下,畢竟相較受傷的心,床單弄髒根本不算什麼。
 
 
  突如其來的一聲『叮咚』,手機在此刻發出了接收到電郵的提示音。耳朵捕捉到的瞬間,龍之介幾乎是彈跳起、在床鋪端坐身子盤腿(躺著使用3C產品或是閱讀都是不良習慣!),掏出手機並滿懷期待地旋開上蓋——
 
 
  『 大友龍之介,四男朔哉之子,號「火山孝子」,俳號「火山の龍介」

    怎麼樣?放在族譜上你的生平介紹欄是不是挺不錯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打我!
    不過我在東京你也打不到(笑)
    ………12萬欸,到底是有多正啦?
    能傳你家教的照片給我嗎(
ω)
    
                       你討人喜歡的堂弟 駿 』 
 
 
  龍之介差一點沒把手機砸在地板上!所幸瀕臨斷裂的理智不斷說服大腦,野蠻暴力、以及被情緒凌駕自身不是一名紳士該有的行為表現。大友駿!他這不識相到爆表、總是喜歡揶揄他取樂的同齡堂弟,等他當家做主時,他一定第一個把駿踢出家族集團!龍之介握緊手機,奮力平息怒火把郵件給刪除,別說是回傳照片了,他根本不想搭理駿。在他的分類裡,駿與文貴就是同一國的,事實也確實如此,明明同樣都是高中生,文貴對待駿卻絲毫沒有社會人士輕視未成年學生的傲慢,且兩人交情良好,文貴若拿到什麼公關展演活動票券(大部分是運動比賽),也是直接轉送給駿,一次也沒問過他,雖然他對觀賞比賽不太感興趣,不過直接跳過他,那不是既過分又失禮嗎?甚至這兩人時常像現在如此,把他的事情當作是茶餘飯後、聯絡堂兄弟彼此情誼的話題。
 
  啊、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快讓他發瘋了!
 
  「哈利、哈利——」龍之介闔上手機、將機子隨意往旁邊一扔,拍拍手開始對空稍稍提高音量、呼喚起名字,過了一會,一隻灰白色的毛絨絨英國古代牧羊犬,從落地窗紗窗上裝置的大活動狗門慢悠悠地溜進房裡。龍之介不在乎哈利的腳沾滿了灰塵與沙土,便直接下達指令要哈利上來床鋪,哈利隨即跳上床,牠還沒變換到舒適的姿勢趴著,龍之介直往哈利身上撲,把牠擁入懷中,一頭埋進哈利的長毛裡不停用臉頰磨蹭。
 
  「噢、哈利,Good boy,還是你對我最好了。」龍之介用著像對小朋友說話的口吻跟哈利低語,而哈利也嗚嗚叫地低鳴回應,人狗彷彿對話一般的互動讓龍之介很是欣慰及滿足,正想持續下去時,哈利卻掙脫出他的懷抱、逕自跳開,跑去地板一隅趴著休息睡覺,不再理會龍之介的叫喚。
 
  「……哈利你這無情的Bad doggy。」龍之介幽幽地朝哈利抱怨,但哈利只是一隻狗,還是隻上了年紀、開始有脾氣的的狗,當然不會次次都順主人的意。
 
  見哈利仍不理睬自己,龍之介索性倒回床上,接續他的耍廢擺爛突發日程。他移到床頭,從古董床頭櫃上拿起那本甲斐三敘送給自己的書——赫曼.赫塞的《徬徨少年時》英文譯本。其實他在之前就已經看過赫塞的全部著作了,要說最喜歡的,果然還是《流浪者之歌》。不過三敘卻選了《徬徨少年時》送給他,龍之介推敲也許是因為年紀的關係,讓甲斐先生覺得描繪成長的文學作品更適合同樣也是面臨青春徬徨期的他吧。這本書作為禮物贈與他人,坦白說實在是過於……貽笑大方,書側全泛黃,書皮破損摺痕嚴重,邊角也磨損得厲害,一看便知道是不經轉過幾次的二手(含以上)書。因此當甲斐先生將此書轉送給他時,他除了傻眼之外,更是再次驚嘆甲斐先生的……節儉與不拘小節。
 
  要問甲斐三敘送給他的二手破書有何價值在?龍之介翻開書封,翻到了第一頁扉頁,上頭有著三敘的手寫題字贈言:


  (對每個人而言,真正的職責只有一個:找到自我。然後在心中堅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這段文句節選自《徬徨少年時》。非常明確地概括出書的主旨:人的成長與尋求、奔向自我——『自我』正是龍之介所要面對的人生課題,連他自身都未能察覺明瞭的痛苦迷惘,卻被早已看穿他本質的題字落款深深直擊心臟……不愧是有歷練的成年人、是他的老師啊。自此,龍之介景仰他的家教老師心情日增月益,甚至讓他羨慕起翼來。
 
  而第二個價值,則是三敘贈書時隨口附帶的一句:“當然再翻譯過的比不上德文原文……赫塞的所有作品中,我覺得這本最適合你。雖然是我爸的舊書啦,不過你就拿去吧”
 
  這是甲斐先生父親的書。甲斐教授,甲斐先生,再來是他。這種難以言喻的傳承感真是再浪漫不過了。
 
 
  但是話說回來,造成他和翼此次爭執的罪魁禍首不正是甲斐三敘嗎?——倘若不是甲斐先生如此隨意把鋼筆轉送予翼,他也不會因而誤會翼、一時情緒失控口快質疑、汙衊翼的人格,使翼氣得跳腳,還叫囂不想再見到他了。原本無理的一方頓時變得有理又委屈,現在他是出言不遜的混帳男朋友,所以翼可以理直氣壯地不道歉不低頭,不做主動釋出善意的那一個。妹妹的個性執拗,哥哥也不惶多讓,儘管甲斐先生是成熟知性的大人,但他似乎也太過冷淡無情了,輕易就將禮物轉送給人,雖然說這是他的自由,可是當他看到這份禮物時,難道沒一併接收到鋼筆所傳達的意涵嗎?龍之介寧可相信是三敘太忙了,以至於沒能發現那個小細節,畢竟他還是能從平日課堂上,感受到甲斐先生對自己的賞識喜歡。
 
  距離和翼冷戰已超過二十四小時,事發當下龍之介真的很生氣,不過經由時間冷靜過後,他已經不再那麼氣憤難消了,甚至他也好好反省一回,自己的器量過於狹窄、也不夠理性,無法控管情緒。他對翼的批評懷疑確實太過頭,不管翼搶走禮物的理由是出於太喜歡那支筆(他敢打賭絕對不會是這個);又或者她單純就是想搗蛋、故意欺負捉弄他,無論如何——翼的行為從來不曾帶有一絲惡意,這一點他相當清楚。只是……他仍舊希望這次翼能主動聯繫他,讓他感覺到自己在翼的心中還是有些份量的,為此龍之介才堅持到現在,不再像先前一樣、一有什麼不快,顧及兩人感情與身為年長者該有的體諒包容,總是先低頭道歉,即使往往是翼的立場站不住腳。
 
  他與翼交往了也有一段時日,他相信每對情侶都是磨合過來的、他們當然也不例外——只是,這磨合之路貌似太長了點,且也無路牌標示至終點的距離。再加上其實他心底很明白,翼在乎他的程度遠不及在乎自己的哥哥。起初,龍之介覺得這沒有什麼,他們也才剛在一起、彼此認識還不到一年呢!而甲斐先生可是一直跟翼生活在一起,對她來說是無可取代的家人,更何況甲斐先生又是那麼好的人,如果他是自己的親哥哥,龍之介必定會如同翼一樣喜歡他、親近他的(不,現在就很仰慕他了)。
 
  但是,交往至今,翼對他的重視程度似乎仍停留在初期,完全沒有上漲趨勢。他並沒有奢望自己能撼動三敘在翼心裡的地位啊,龍之介知道這是永遠不可能的事,他也未曾如此想過,可是至少至少,他希望翼能多在乎他一點——而不是因為幼稚可笑的爭寵心態,故意搶走東西欺負他;多理解他一點——他的脾氣真的算很好了,難道相處那麼久、她還不清楚他所芥蒂的、以及痛處是什麼嗎;多為他、為這段感情努力一點——至始至終,都是他在配合、在退讓,而翼永遠都是那個翼。這樣的感情,這樣的交往關係,龍之介怎麼可能不感到疲累呢?
 
  是啊……乾脆就此結束吧。

  龍之介闔上書本,雙眼也隨之閉起,翻轉側身的姿勢平躺時,臀部似乎是壓到物品了,這才想起原來是放在褲子後口袋裡的皮夾。他從背後掏出,下意識打開,放在第一層透明卡片夾的照片自然落入視線裡——那是他小時候與父親還有母親三人的合照,相片裡四歲的他坐在父親肩膀上,母親也緊靠在他們身旁,似乎是擔心粗枝大葉的的父親會將他摔下,三人都沒有看鏡頭、也因為背光的關係亮度有些過暗,但還是能看的出來他們一家三口都笑得很開心——每回看到這張照片龍之介便覺得心頭一暖,儘管些微的酸澀感溢上鼻腔。
 
  將手指伸進卡夾,他從夾在合照與襯布中再抽出一張相片,那是最近才放進去的,是他與甲斐兄妹一起拍的三人合照——今年過年他在甲斐家叨擾了兩日,年初一也跟隨他們一同去稻荷神社參拜,照片正是當時所拍。拍攝者是兄妹倆的母親涼子小姐,由於非專業所以照得並不是太好,鏡頭太遠人物過小,所幸當時他們在拍照時剛好有路人經過,幫忙重新拍攝了照片,涼子小姐也得以一起入鏡,後來某次涼子小姐和翼在剪貼相片簿,便把不是很完美的第一張轉送予他。
 
  相片裡身著水紅色和服的翼站在中間開朗得朝前方鏡頭微笑,左右手各自挽著甲斐先生與他,不僅是龍之介自己,就連甲斐先生臉上也掛著淺淺笑容,是平時總板著嚴肅面孔的三敘唯獨會對家人所展露的那種溫柔神情,而身形差距兩人甚遠的翼看起來就像是他們的年幼妹妹——龍之介一點也不介意照片呈現的氛圍氣氛並無戀人情侶之感、或是硬多出一顆身高近一米九的超巨大電燈泡搶鏡,他反而非常喜歡這張三人合照,甚至希望未來也能一直如此。
 
  所以還不能放棄。

  龍之介從床上躍起。他得去找翼。因為他喜歡翼,喜歡甲斐先生,喜歡涼子小姐,喜歡狗狗吉普,喜歡甲斐家——為此他願意再嘗試努力下去,直至生命終結心臟停止跳動的那一刻。
 
 
  「哈利、來,我們去散步……」龍之介把愛犬喚醒,拍拍哈利的背部、催促牠動身,同時從矮櫃的抽屜裡拿出牽繩,勾在哈利的項圈上,雖然哈利已自由在庭院玩耍了一整天,但此時卻彷彿能了解主人心意一樣,仍乖乖得配合龍之介的外出陪同請求。
 
  龍之介牽著哈利下樓,正要外出離開之際,恰巧碰到今日當班清潔、年紀約四五十歲的幫傭中森太太。他瞄了一眼左腕上看似普通但造價非凡的機械錶:還差五分鐘五點,於是便朝明顯是在等準點打卡的中森太太搭話:
 
  「啊、中森女士,能麻煩您幫我替換一下床單嗎?還有地板上可能有些沙土,也要麻煩您用吸塵器吸——」
 
  不等龍之介說完,中森太太立刻中氣十足地大聲發著牢騷:「——唉呀、小二少爺你可真是會給我找事做啊!就讓我舒舒服服等下班不行嗎……就跟你說多少次了、不要讓狗跳上床啊,狗整天在外頭玩、身上不曉得多髒,你還讓牠上床……真是、講都講不聽……你倒是很輕鬆、麻煩的都是我們欸……」
 
  龍之介懶得答腔回應中森太太,任由她不停碎念抱怨、然後起身行動。他在心底盤算繼大友文貴、大友駿之後,中森太太就是第三個必定要攆出去的傢伙。


〈未完待續〉


*次長:日本企業職位階級等同於部門副經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84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美少女夢工廠|PM5

留言共 1 篇留言

R
哈哈哈哈 对人性的期待过高了吗XDDDDD
堂哥好犀利喔!其实他说的话也没啥毛病啦(喂!) 大友确实……豪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 怎奈美人不识货看都不看一眼直接送妹妹了(。) 不过堂弟真的好可爱喔!果然落款没有骗人 讨人喜欢实锤了!我爱了 喂 龙酱 能傳你堂弟的照片給我嗎(✪ω✪) 不过话说回来喔 假如堂弟真看到吉普的照片会很傻眼吧XD 堂弟:就这?一个五大三粗的黑皮???
还有后来的 大友觉得自己在小哔心里地位永远也比不上哥哥 哈哈哈哈不知道如果去隔壁棚看了小哔为了光星肆意忤逆吉普他会有什么感想……大友:突然感觉这一切都不香了 也不再值得 [e37] [e37]
剩下感觉都是老生常谈的东西了 有空我私下和列那讨论吧嘿嘿

07-09 13:54

Reinaart 列那
原來是周幽王和褒姒啊,還以為在說阿龍跟三敘呢哈哈哈哈哈哈
太好啦~~駿駿被認證很可愛啦[e38]我和親媽小詩都很開心喔[e35]
沒有沒有、褒姒(刪除線)三敘顏值也是很高的啦嘻嘻07-09 23:48
Reinaart 列那
哈哈哈!所以說生賀我完全不敢提到光星啊,不然阿龍要哭暈在廁所啦XDDDD07-09 23: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c947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再玩紙娃就是狗】Pic... 後一篇:近期大友家相關設定整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悠閒紅茶
心情起起伏伏,厭惡一切形式的存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