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幕末新選組】《清泉石上》第十九卷、呼喚 百九九章、戰前傷病

作者:JBY│2020-07-04 20:12:43│贊助:6│人氣:28
第百九九章、戰前傷病



  伏見奉行所的一隅新選組屯駐處一陣騷動。在重傷的局長近藤勇被自己的座騎運回來之後,護送著局長小妾和一番隊隊長的山崎小隊同局長護衛的島田魁等人一同回歸,每名隊士身上都帶著大大小小的傷,而在隊伍最後頭的除了受護送的兩個駕籠之外,還有兩具在門板上的遺體。

  沖田總司的狀況糟透了。山崎先前傳來的訊息中提到雖然妾宅被襲擊,阿孝和沖田皆無恙,然而如今看來,卻一點都說不上是「無恙」。當土方見到架籠裡滿身是血的沖田時,原本就因為好友重傷而緊繃的神經幾乎要斷掉,好在那些血似乎只是被噴濺在衣服上,實際上身上一點傷也沒有。這個前一番隊隊長手中還緊握著自己的長刀,用虛弱的笑容看著眉頭已經皺成一團的土方,似乎想要討個稱讚,開口卻只有一陣劇咳,然後什麼都來不及說便昏了過去。

  島田、橫倉及山崎隊的隊士們傷勢並不嚴重,隊長山崎給了藥讓他們自行療傷,自己一回來便關進局長的房裡為中彈的近藤進行緊急手術。在墨染寺外受到狙擊的近藤勇被射中了右肩,米尼耶長鎗的子彈深深地刻進肌肉之中直達肩骨,雖然為了避免傷患失血過多,土方第一時間先用了止血藥,然而迅速閉合的組織反而為取子彈造成了麻煩。山崎曾與白石一起跟隨松本良順學習醫術,特別在外傷處理部份,雖然製藥知識遠遠不及前隊醫,手術的技術卻絲毫沒落下。他用小刀將傷處切開,小心地將子彈挑起,然後用煮過的白色布巾快速地堵住出血,待出血稍緩後,在最快的速度下一邊上藥一邊進行縫合,最後重新包紮。即使經過天滿屋事件後,山崎在外傷手術上的經驗更加豐富,然而這麼一折騰下來也已經過子時。他清理了房裡的血污,然後用燒開的水沖了安神藥給局長喝下,這才退出了房間。

  隔房的土方歲三一直在沖田的榻邊等著。在喝了藥之後,沖田的病情終於穩定了下來。土方找來當時做為局長護衛的島田魁問過當時的狀況,這才大致了解當時的狀況。

  局長近藤在墨染寺外被御陵衛士襲擊,島田讓局長座騎先將人載離戰線之後,只餘自己、橫倉和石井三人,本來已經有用這兩條命硬拖住御陵衛士的覺悟。石井首先中了篠原泰之進的刺突,眼見是不活了。當致命的刀光逼近他的時候,島田也以為萬事皆休,卻不料一個絕對不應該出現在此處的身影就攔在他的面前,在千鈞一髮之際格開了這一刀。

  那個身上僅著單衣的瘦小身軀,手上拿著愛刀時,渾然不像一個身染重度勞咳的病患。島田甚至沒有看清楚這個一番隊隊長是怎麼動作,只知道沖田化作一陣狂風朝襲來的加納和佐原掃去。黑色的血光在夕陽下噴濺,他跌坐在地看著臉上堆著大概跟自己一樣感到無法置信的表情的御陵衛士,隨後是山崎領著隊士們趕到,一陣廝殺之後,敵人這才恨恨地帶著傷者撤退。而山崎本來就只是奉土方之命護送沖田和阿孝夫人的途中,不意竟在墨染遇上這場襲擊,考量到局長小妾的安全,還有擅自衝進戰線而病情惡化的沖田,山崎只派了其中一名部下追查御陵衛士的行蹤,自己則與島田先回到伏見奉行所。

  報告完事件經緯,島田本來要為護衛不力自請切腹,土方只要他和橫倉在土倉裡禁閉。在這戰爭不知何時要爆發的時刻局長重傷已經是再糟糕不過,新選組不能再損失任何的人員。

  ◎ ◎ ◎ ◎

  「阿勝……近藤兄怎麼樣了?」聽到開門聲,土方忙衝出房門往山崎的方向看去。只見經過幾個時辰手術的山崎一臉疲憊、神情凝重,原本就懸著的心更像是要從喉間嘔出一般難受。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發顫地問道:「可以……恢復嗎?」

  「副長……失禮了,但此處只怕非談話之地。」山崎並不意外這個上司會顯得如此焦急,但考量到兩個房間裡各有必須靜養的傷者和病患,廊上更不是可以談事情的地方,他只能盡可能地用平穩的聲音這麼勸道。

  「是我不對,走。」土方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頭腦冷靜下來,擺了擺手示意山崎跟上,來到自己的房前,這才發現井上源三郎、永倉新八、原田左之助、山口次郎四名副長助勤早就等在那兒。甚至做為副長小姓的市村鐵之助也在一旁,只是這個時間對十五歲的少年來說早過了上床時間,鐵之助已經撐不住地靠在井上源三郎的身邊睡去。除了沒人看得出表情的山口之外,其餘三人臉上都帶著擔憂的神色,土方知道大家的心情都跟自己一樣,點了點頭道:「一起進來吧。」

  將已經睡昏頭的鐵之助交給一直在附近待命的安富才助,土方和眾副長助勤進了房並把門關個嚴實。

  「局長大人雖然失血過多,不過並沒有生命危險。」待到眾人都坐定,山崎才用沉重的聲音開口緩緩道:「但是右肩受的鎗傷非常嚴重,雖然已經做了緊急手術,但是子彈已經傷到筋骨,只憑屬下粗淺的能力只怕無法……」

  「那些混帳……」原田左之助緊握的拳頭都要迸出血來。

  「那個時候應該把御陵衛士趕盡殺絕的。」即使是不喜歡各種肅清行動,在見到那個從在江戶時就一直跟隨著的兄長般人物變成這個模樣,永倉新八竟也難得地這麼道。當時的他們才目睹好友藤堂平助的死亡,又察覺最被信任的隊醫竟然是間者,誰都不可能還有心情去管御陵衛士的殘黨。世間的一切沒有「早知道」。

  「山崎,你已經跟在松本法眼的身邊學習一年多的醫術,卻還是沒辦法的話……」與近藤同出天然理心流,甚至比土方還要早識得近藤的井上源三郎本來應該是與近藤有著最深羈絆之人,終究是幾人之中比較年長者,現在顯得更冷靜些。只聽他道:「如果山崎都沒辦法的話,那麼便只能求助松本法眼了。」

  「松本法眼現在跟公方大人一起在大坂城內,不可能為了新選組特地跑來前線……」受到井上源三郎的態度影響,土方也終於可以好好思考接下來的事,他才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隨即道:「不,松本法眼不能來,就把近藤兄送過去。」

  「屬下也是這麼想的。」山崎點了點頭道:「這邊很快便會發生大戰,並不是適合休養的地方,沖田隊長和阿孝夫人最好也能一起。大坂是我軍的勢力範圍,戒備起來較簡單,除了有松本法眼在之外,藥材的供給也較伏見穩定。」

  「近藤兄和總司那個樣子,什麼時候可以出發?」土方輕吐了一口氣問道。

  「本來要移動的話最好要三天到五天,但是下坂可以乘船免去顛簸,若能早些讓松本法眼診療或許才是更好的。」山崎頓了頓,續道:「兩天,屬下認為可以觀察個兩天,若沒有惡化,能盡快下坂便要盡快。」

  「那兩個人的照護就交給你了,若是情況不允許,多個幾日也沒辦法。源先生,下坂的事勞煩你安排。左之助,麻煩負責安撫隊士,不可以讓這事掉了士氣。山口好好養傷,跟左之助一起監督隊士的操練。」手指在地上點了點,土方迅速地做出決定:「現在開始我得暫代局長的職務,永倉兄,我需要你的輔助。」

  「土方先生,這種時候在客氣什麼?你可是魔鬼副長,用力地命令咱們就是了。」永倉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有什麼事叫上我就對了。」

  「多謝……」土方摸了摸自己的臉,苦笑一聲。在場的除了山崎之外都是自試衛館時代便在一起的伙伴,這讓他一時間忘記了自己為了好友而換上的偽裝,就像還在江戶的那間道場裡時一樣的說話語氣。「今天已經晚了,各自回去休息,明早便要開始行動。」

  為了阿勝、為了新選組,不振作不行,必須把所有的不安留在今日。目送著幹部們一個一個離開房間,土方緊握著拳頭這麼告訴自己。他更要用各種想法塞滿自己的腦海,這樣才可以屏除那個最不應該出現的念頭。

  「土方先生……歲三先生該不會在想著『如果白石在就好了』吧?」最後還留在房裡的只剩下井上源三郎一人,他看著一臉被人說中心思的土方,嘆了口氣道:「抱歉,那個時候很多人都聽到了。」

  「哈哈哈……真是太丟臉了。」土方自嘲地笑了幾聲,眼瞼垂了下來道:「好在山崎那個時候不在,否則他一定會很受傷吧。」

  「山崎不會對你有意見的,雖然歲三先生的心事一直都很好懂。」那個山崎的話,不用直接聽到那聲呼喊,也無需刻意去探聽,只要看到上司的臉大概就知道了。井上起身拍了拍他的肩道,然後終於走出房門:「咱們都已經依賴那個孩子太久了,那並不是歲三先生一個人的責任。」

  但在那之後還一直想著她,就是我的責任。土方緩緩關上了門,將臉埋進了雙手中。

  ◎ ◎ ◎ ◎

  緊急手術起了功效。雖然局長近藤的傷勢不能說好轉,至少暫時沒有發炎的跡象,再配合先前屯積著的一些止痛用藥和傷藥的調理,總算是恢復了意識。沖田總司的病情雖然一度惡化,前隊醫似乎也曾經設想過有此可能而準備了相當份量的應急藥物,總算也控制了下來。

  隔日一早,井上源三郎便從原一番隊中挑選了幾名身手不差的隊士,並聯絡好了川邊的船家,準備隨時可以出發的船隻。山崎也抽空寫了封信讓人送下坂去,將局長的傷勢和自己做過的處置詳實地告訴身在大坂城內的松本良順,以便讓那位醫學所頭取的奧醫師能夠在傷者送至後迅速醫治。

  「我不要下坂!咳咳咳!」臨時局長室的門被用力地甩開,臉色蒼白的病人就站在那裡,像個準備撒潑的孩子。沖田總司看著身上包著繃帶、斜躺在榻上的近藤,還有坐在一旁的土方,再次大聲地道:「不要,咳咳,不要每次都躲著決定事情,咳,我不要下坂!」

  「總司,你聽我說。」近藤板起的臉因為失血過多沒了威嚴,聲音也有氣無力,但他還是認真地說出那句殘酷的話:「即使在這裡,咱們也發揮不了作用,只會成為累贅。」

  「阿勝……」土方並沒有打算說出那樣的重話,然而,好友卻為自己說了出來。

  「那個時候,咳咳,救了島田先生的不就是我嗎?」沖田咬牙道:「我還可以,咳咳,還可以握刀,咳,還可以斬殺敵人!咳咳,我也要跟土方先生一起作戰!代替小師父!」

  「不可胡鬧!唔……」這聲怒吼牽動了傷處,近藤俯身摀住右肩,露出痛苦的神色。「阿勝!」「小師父!」他身邊兩人不約而同地上前,卻又被傷者的手擋了下來。近藤抬起頭來,因為忍著劇痛,額邊流下斗大的汗珠,即使如此這個硬漢自受傷後仍沒有喊過一聲痛。他用著意志力壓下疼痛,再次開口道:「現在……現在除了你之外,還有誰能做我和阿孝的護衛?那些隨我下坂的人也都是一番隊隊士,除了你之外還有誰能指揮他們?」

  「他們,咳咳,他們都是做為局長近身護衛培養的隊士,咳,不需要誰來指揮啊!」沖田愣了一愣,開始轉起那個不擅長思考和辯駁的腦袋道:「咳咳,而且山崎先生也會,咳,也會一起下坂,咳咳,根本用著我啊!」

  「山崎會回來,戰前的收集情報也好,還是做為一個軍醫,這裡也需要他。」土方明白好友的意思,但是他不敢正視兩個好友的眼睛。「他會把你們交給松本法眼醫治便回來,護衛的隊士也只會留下三人。雖然大坂相對安全,但是想要阿勝的命的人到處都有。總司,除了你以外,我誰都不信。」

  「你們太狡猾了,咳咳咳……」沖田鼓著腮幫子,然後又咳了幾聲,這才嘟嘴道:「我知道了……咳咳,我一起去就是了。」

  「總司……」吃力地抬起左手摸摸終於安份下來的小弟子,近藤這才朝土方點點頭道:「剩下的就拜託你們了。」

  ◎ ◎ ◎ ◎

  「山口隊長,您還不能揮刀哦。」同樣的血紅夕陽照紅伏見奉行所,與正進行著訓練的隊士們有些距離的一角,總是讓人看不出表情的山口在聽到山崎的聲音那瞬間,臉上的筋似乎跳了一下,讓山崎暗中笑了笑。新選組最後的改組之後山崎被提拔到副長助勤的地位,理論上已經能與山口平起平坐,但一直以來的習慣,他還是對這個比自己小上十一歲的同僚以敬語相稱。他用溫和的聲音勸道:「操之過急對傷來說是禁忌,還請山口隊長克制自己。」

  「知道了。」雖然山口是這麼老實地回應,也把放在腰間刀柄上的手放下,然而跟在山崎身後那個幫忙帶路找人的伊藤鐵五郎卻感受到隊長那尖銳的目光。多事。伊藤好像聽到隊長這麼罵道,苦笑了一聲。

  「請不要怪伊藤君,因為副長讓在下來找山口隊長,在隊上卻不見您,只好請伊藤君協助。」山崎將一張紙條交到對方手上道:「方才也已經與伊藤君談過了。為了探查薩摩內部的情報,副長希望借調貴隊小幡三郎潛入薩摩藩邸。」

  「是御陵衛士嗎?」原本像這樣的工作都是由山崎來擔任,然而在原隊醫離隊之後,山崎便盡可能地留在本隊之中擔起醫務的責任,其隊上同樣做為探子來培養的隊士們多是在新選組裡待了好段時間、可以信任的人,此時卻特地來借調自己隊上一個年初才加入的隊士,山口想到的就只有因為擔心被御陵衛士們認出的這個可能。

  「可以這麼說。昨日那些賊人在襲擊局長之後,便是逃入了薩摩藩邸。不過那些人並不是探查的重點,經此一事,薩摩那邊不可能讓同樣的事情再發生。」山崎皺起眉頭答道:「不過主要是近日公方大人在大坂動作頻頻,頗有要將公議主導權奪回的氣勢,薩長那邊絕不會這麼沉默,所以副長希望能夠多少探知敵人內部的情報。長州那頭比較困難,但是薩摩在京裡久了,軍隊裡吸收了許多畿內人士,潛入相對簡單些。」

  「小幡是適合的人選。」山口點了點頭。小幡三郎是年初才加入的隊士,雖然資歷不長,卻是單純嚮往新選組而非看上優沃俸祿進來的隊士,劍術有著一定水準,行事穩重,過去幾次埋伏的行動中都能貫徹上頭的命令,就連有大半年都待在御陵衛士中,一個月前才歸隊的山口都知道此人之才,土方會想到起用他自然不會有意見。

  「就是要向山口隊長道個歉,這下貴隊又少了人手。不過待將局長和沖田隊長送下坂後,副長會再做一波人事的調動。」一個多月下來,從油小路事件大石鍬次郎受傷後便一蹶不振還有白石謙三的離隊,然後是天滿屋事件中梅戶勝之進為了隊長而重傷,山口自己左手也遲遲未能恢復,隊上的戰力損失著實不小。山崎看向正與原田隊一起訓練的山口隊,話題一轉,突然指著沒有加入訓練卻一直站在隊伍不遠處看著的梅戶道:「山口隊長打算把那個人繼續留在隊上嗎?以在下來看,那個孩子似乎不太適合再待下去。」

  「……同意。」山口也往隊伍看去,卻見梅戶似乎發覺這頭的視線,一跛一跛地轉向山口走出幾步行了個禮。這個動作讓山口看得難受。那個時候若不是梅戶為自己擋刀也不會受這樣的傷,雖然並非致命,卻讓一個年輕隊士從此殘了身體。「但他不願意。」

  「『即使是打雜也好,請讓我待在隊上』,在下也聽說了。所以山口隊長讓他做掌旗手嗎?」山崎也苦笑道:「可是接下來新選組要面對的可是戰爭,像他那樣行動不便可是會很辛苦的。更何況掌旗手雖然不是拿刀衝鋒的角色,在戰場上卻是最醒目的標的,可能不會比做一般步卒還要安全。」

  「那也……沒辦法。」新選組裡每一名隊士都是冒著生命危險站在這裡,若要待在隊上,便不可能有被保護在後頭的道理。山口也知道這對一個腳上有傷殘的人來說很殘酷,但那只怕是現在唯一能讓梅戶待在隊上的方法。

  「隊長雖然嚴格,可是很為咱們這些部下著想的。」這一回伊藤鐵五郎決定無視自家隊長投來的危險目光,續道:「梅戶君自己也很高興能接下這個任務,咱們也會幫忙照看他。」

  「既然如此,在下也不便多說,山口隊長若覺得這樣是最好的那便沒錯。若是有在下可以幫忙的,請不要客氣。」山崎笑了笑,朝山口行了個禮道:「在下還要準備明天隨局長等人下坂之事,這便先告退了。」

  ◎ ◎ ◎ ◎

  「近藤兄,請一切小心,這邊便交給咱們吧。阿孝夫人,近藤兄要拜託你了。」在井上源三郎的安排下,三個駕籠並排在伏見奉行所前庭中,因被狙擊而重傷的近藤乘坐在最前頭的一台,後頭分別是小妾的阿孝和沖田。土方不厭其煩地向轎夫叮嚀,並確認駕籠內的近藤狀況,最後才來到第三台駕籠,朝著裡頭那個顯然還不太能接受自己得跟著下坂的前一番隊長道:「不准胡來、好好休養,要聽松本法眼的指示。」

  「咳,我又不是小孩子,咳。」只聽沖田抗議道:「咳咳,土方先生怎麼沒跟我說,咳,說近藤先生就拜託我了?」

  「你小子別給近藤兄添麻煩我就謝天謝地了。」土方用手指彈了一下這個小弟的額頭,露出一個「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那是在隊士面前絕對不會有的表情。他嘆了口氣道:「要好好保護近藤兄啊!拜託你了。」

  「嘿嘿,沒有問題!咳。」沖田摸著被彈出紅色痕跡的額頭,咧嘴笑道:「土方先生也要打一場,咳咳,打一場漂亮的勝仗哦!」

  丁卯年十二月二十日,會津藩為新選組局長近藤勇撥下二十兩的慰問金。同日,近藤與沖田於伏見船場乘著船下坂。



作者的話:
 
慶應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新選組局長近藤勇在墨染遇襲之後,右肩受了嚴重的鎗傷,雖然經過緊急處置,仍在各種考量之下從前線退出,於十二月二十日與沖田一同下坂。自此,新選組在戊辰戰爭第一戰的總指揮交到了土方歲三的手上,而代理的副手則由深熟行政事務的永倉新八來擔任。
 
另外說到小幡三郎這個隊士。小幡三郎是慶應三年年初入隊,土方讓他在十二月二十九日的時候潛入伏見薩摩藩邸去探查敵情,這邊只是先提一下,之後小幡三郎在開戰之前雖然有帶了一些情報歸隊,但與大局其實沒有太大的影響。其實並沒有太多小幡三郎的資料,會寫到他是因為這個隊士後面應該大概或者還會出現,姑且先提一下吧。
 
然後準備要開戰囉!
 
<第二百章、夕陽下的砲聲>預告:
 
『我們會打倒德川家、迎向新的時代,以慰你們在天之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82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ing1250ALL
蝕之夢更新至5566字了!(免登閱讀已開啟)歡迎來小屋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