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後世篇 (6)

作者:小褎│2020-07-04 12:06:15│贊助:8│人氣:44
第六章 似是而非

  馮梓容急急忙忙地下樓後,便是看見衛名淵在玄關邊上等著,當下也是緩了緩步伐,笑著朝他走了過去。

  由於馮敘時在家的緣故,馮梓容不敢過於放肆,卻是衛名淵曉得她過來後,便是迎向前來一把將她給抱住,道:「我恐怕要食言了。」

  「爹娘他們不同意嗎?」

  「還得說服妳的手足們、我們才能往府衙登記。」衛名淵揉了揉她的腦袋,又再次將她給抱進懷裡,低聲道:「梓容,對不起。」

  「哪有什麼好道歉的?」馮梓容佯作不悅,又擔憂他無畏地自責起自己、便是朝著他的嘴上親了過去,道:「方才我聽二哥說起一些關乎衛家宗室的事,現在腦子可糊塗,如今當真有這麼複雜?」

  衛名淵雖然想繼續對馮梓容上下其手,卻也隱隱聽到了些許聲音而不捨地放開了她,又道:「若要說起複雜之處其實也就是提親的過程仍得依循古禮、再記入族譜,其餘逢年過節的那些事我依然如同往常一般沒有攙和。」

  「也還好你自始至終都是這般個性、還能堅持到現在。」馮梓容自然也隱隱聽到了些聲音,卻沒打算停下來,而是繼續道:「總歸我們做好該做的事情便好,那些可有可無的事便如同從前一般吧!

  衛名淵轉瞬間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又道:「現在畢竟比從前還要更困難些,但是我不會委屈妳。」

  「你已經用很長的一段時間證明你不是說空話的人了。」馮梓容朝著衛名淵笑了笑,道:「時候不早了,我們回頭再連絡。」

  衛名淵頷首,又是不住調侃道:「妳最好多複習些手機的用法,否則我怕妳又把它當暗器扔了。」

  「要你笑話我!」馮梓容嗔了一句,又順勢輕推了衛名淵一把,道:「快回去吧!我想著他們或許還有話與我說。」

  衛名淵點頭,又道:「我也會回去與家裡頭的人說,妳儘管安心等我。」

  馮梓容笑了笑,這才與他告別。

  卻是才親眼看著他開車離去,她心裡頭便升起了濃濃的不捨之情。

  在前世他們方成婚的那陣子雖然聚少離多,甚至自己還因此胡思亂想而生了病,但在他們的後半生中,靖王依照自己心中的計畫慢慢地卸下軍務,交代給值得信賴且忠君的後生晚輩們,而後與她幾乎是成日形影不離。

  可以說,馮梓容原本獨立的個性在數十年間早已被他養得軟弱不堪,只要一日沒見他,她便能朝思暮想、鬱鬱寡歡。

  卻是如今來到了後世,她也得重新打起精神來面對一切,起碼不能拖了他的後腿才是。

  一朝回神、身分轉換,但她在骨子裡可還是從前那位叱吒風雲、風雨不驚的靖王妃,面對眼前的情況雖然因為「初來乍到」而顯得有些迷茫,但總歸抱持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道理總是不錯。

  馮梓容走回客廳後,果然看見馮敘時正坐在沙發上等著她,一見到她便開口說道:「你們聊得挺快。」

  「我以為二哥會嫌我與他說太多話。」

  馮敘時指了指對面的位置讓她坐了下來,又是道:「妳說實話,妳與他是怎麼認識的?」

  「二哥都聽到了?」

  馮敘時淺淺地應了一聲,不置可否。

  馮梓容一揚嘴角,道:「我雖願意與家裡頭的人坦白,但這事究竟是天方夜譚、便連我如今也還迷糊,卻是不曉得二哥會不會相信。」

  馮敘時聽了果然皺起眉來,道:「妳從前說話可不曾這般彎繞。」

  「我此世從前、說話的確也過直接了。」

  「這是什麼意思。」

  「二哥,你相信前世嗎?」時到如今,馮梓容打算待會兒可能得說點似是而非的小謊言,藉以撫平家人們的不安。

  馮敘時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又道:「妳該不會想說妳與他是前世命中注定……前些日子刑部才判過以這樣藉口拐騙女子的人口販子。」

  馮梓容聽了想笑,卻是揉了揉眉心,道:「二哥,我曉得這話說起來是人人不信的,但我……我前世闔上眼睛後再度睜開,便來到這頭,這是我一直藏著的祕密。」

  馮敘時未置可否,又問:「那與他有什麼關係?」

  「他是我前世丈夫。」馮梓容停了一會兒,又道:「你們……也都是我前世家人。」

  馮敘時皺緊了眉頭沉思,許久以後才說道:「上個月的時候,其實欽天監的人有來找過我。」

  「是哪位?」馮梓容眼睛一放光,雖然她對此世朝廷官吏們的名字並不熟悉,但還是就前世所知說了好幾個人名碰碰運氣。

  馮敘時略微訝異地看著她,道:「妳都認識?」

  馮梓容苦笑道:「就算是認識,也不是今生的事。」

  馮敘時似乎有些相信了,又道:「如今我們馮家在朝廷工作的也就是叔父與與我二人,前些日子我們偶然受到刑部呂尚書的邀請,與荀監正和劉主簿二人一道喝酒,主要來自於劉主簿的岳丈歸國,他老人家喜歡熱鬧、便隨口點了幾個人一道作陪……那回劉主簿的岳丈醉酒間一時興起、連算了幾回卦,這卦象都指向了我們這支的馮家。」

  馮梓容忍不住撓了撓臉,低聲嘟噥道:「這回終於不是預言了?」

  「預言?」馮敘時忽地近乎瞪視地看向馮梓容,道:「什麼預言?」

  馮梓容也是帶著些蓄意的心態「說漏嘴」的,因此這廂的回答也很順暢:「前世的我在九歲時聽得關乎欽天監給自己的預言,說將來能濟拔顛危、出將入相,那時的我可覺得荒唐,卻不想回首一生……還真有那麼些意思在。」

  馮敘時正色道:「妳這話得藏好、千萬不能說出去。」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怎麼回事?」

  「劉主簿說起最近幾年欽天監也在找那樣的人,加上上個月歸老先生這般說起、已經讓欽天監的人留心。」馮敘時認真地說道:「當今皇帝也想要找那位預言中的人、還想再讓其嫁入嫡系宗室,雖然荀監正與劉主簿都不甚贊同,卻也實實在在地接了那道命令。。」

  馮梓容抽了抽嘴角,道:「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玩這招?」

  馮敘時道:「這事妳有與他──與衛先生說嗎?」

  馮梓容笑了笑,道:「他是帶著記憶投生的、也曉得我全部的事,但是二哥方才這些話也不曉得他知情與否。」若是知情、肯定是惱怒的。

  馮敘時沉默了一會兒,又道:「罷了!這事交給我來好了,我會負責說服爹娘他們,妳就與他說一聲,如若可以、便盡快定庚,衛家嫡系宗室再如何想要那份『榮耀』,總也不好意思明目張膽地搶人。」說罷,便是站起身來。

  馮梓容也跟著站起身來道:「我也先傳個簡訊給他。」

  兩人說好,便各自回房間去做該做的事。

  馮梓容也沒傻到直接傳簡訊給衛名淵說明一切,倒是與他說要再約時間見面,而衛名淵曉得馮梓容這般提及必定有要事,便也與她約了隔日午時要過來她家接她,自己則需要今日餘下半天的時間與家裡頭的人說起此事。

  隔日中午,衛名淵果然準時來到,又二話不說地將她給接到了約莫一個小時車程以外的郊區別墅處,說道這是他父母平時住著的別墅。

  馮梓容聽了也是抹了把臉,接著便乖乖地跟著他走了進去──也幸好別墅裡頭空無一人,因此兩人能夠放心地在客廳裡頭說起正事來。

  衛名淵一坐下來後,便是開門見山地說道:「昨日我都與家裡頭的人說過了,他們都沒什麼意見,倒是每個人都想見妳。」

  馮梓容在陌生的地方究竟較為拘謹,便是只與他隔著張客廳茶几相對而坐,道:「我這頭……二哥說要幫我,卻是才應下、還沒個準信。」

  衛名淵牽了牽嘴角道:「要搶走人家寶貝女兒的是我,所以這事本該由我處理才是。」

  馮梓容想起了昨日馮敘時的話,也沒打算與他多說些旁的事,便道:「名淵,我卻是聽得二哥說起一些事……」停了一會兒,便將昨日馮敘時說起關乎推卦的事都給說了出來,自然也與他表白了自己已然跟馮敘時坦承一切的事。

  也還好在這當代欽天監的分量還是很重,是以自己也不至於因為怪力亂神而被苛責,卻是這事究竟事關天家、兩人前世的身分又如此特殊,因此還是不好與外頭說起。

  「妳可曉得如今的皇帝是誰?」

  馮梓容搖了搖頭,一會兒又道:「現在的皇帝,名字叫衛閎?」這是她記憶裡從新聞上頭看到的,卻是對他十分陌生。

  「此世的一切相比我們的前世而言的確有不少相同之處、卻也有所歧異,例如我此生的祖父並非那位能夠狠下心殺子的先帝……」衛名淵停了一會兒,又道:「但是衛閎是先帝的名字、只是寫法略有不同,樣貌也與他的模樣相近。」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你的意思是……」

  「梓容,妳可有注意到此生妳的家人們與前世的模樣不太相同?」

  馮梓容愣愣地搖了搖頭。

  「那便是了,妳初來乍到,或許還受到這具身體原本記憶的影響、因此也難以發現什麼貓溺。」衛名淵笑了笑,道:「也好在我一眼便看出妳、妳也一眼便認得我。」

  馮梓容努力地想了想,好不容易終於在腦海裡浮現出關乎前世今生、家人們樣貌之間的對比,心中也是了然,又道:「但是你我的長相卻是一般無二。」

  「便連細緻處亦然。」衛名淵說著,還蓄意打量了馮梓容渾身上下。

  馮梓容忙以雙手抱在胸前,道:「怎麼,你從前對我開葷段子開慣了、現在便連眼睛也能這般不安分了?」

  衛名淵一揚嘴角,道:「妳兩世以前所處的地處不也是比起如今更加開放?怎麼還是這般害羞、一點都不像是活了三輩子的人?」

  馮梓容壓根兒不曉得自己至少在前世也活了七十載、怎麼每回都還能給他逗得老臉通紅呢?

  衛名淵道:「妳可曉得妳這般模樣是在誘惑人?」

  「衛名淵,你可曉得你幾歲了?」

  「二十五。」衛名淵一挑眉:「如假包換,還是血氣正盛的時候!」

  「所以要戒色!」

  衛名淵饒富興味地看著自己今生還要再次結緣的前世嬌妻道:「如若給妳選擇,妳要我現在戒、或等到咱們婚後?」

  「自然是──」馮梓容這話說到了一半,原本的氣勢便蔫了下去,又是自顧自地嘟噥道:「行了!你說得都對!咱們成親都幾十年了,也不是什麼不知事的黃花閨女……」

  衛名淵聽著馮梓容拐彎抹角的答案感到舒心,卻是一會兒後忽地冷下了神色,道:「糟了。」

  「怎麼回事?」

  「但凡宗室子女成婚都還得驗身。」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那我們……」他們前天可是徹底胡鬧過了好幾回,若非昨日馮敘時臨時起意回家探望、或許還有得折騰。

  衛名淵道:「現在已然不興脫衣裳檢查的那套,但圓房那回的元帕還是不能省的。」說罷,緊接著而來的便是一臉愧疚。

  馮梓容揉了揉眉心,道:「當真不行,那日再割了手沾上一些便是。」

  衛名淵道:「從前那樣卻是可行,但是十多年前便有宗室子弟與其妻子這般作為被人發現,後來的新房便不由得人、那些能傷人的物事都會事前給除了。」

  馮梓容嘆了口氣,道:「用咬破的總行吧?」

  衛名淵應了聲,顯然有些喪氣,又道:「是我急躁了。」

  馮梓容白了衛名淵一眼,又道:「我倆夫妻數十年,這事本來也就屬於人倫常情,本來便不該怪你,卻是這事我得回頭研究一回,否則回頭若又鬧出了什麼笑話就不好了。」

  「別去查了。」衛名淵嘆了聲,道:「現在我所在的這護國公府雖然平安、卻也被不少人明裡暗裡地盯著。」

  「這年頭我可不記得有什麼能夠如從前一般輕易傷人性命的事?」

  「那反倒是其次,卻是那些……他們卻能引來那些好事者揭人短處,再順理成章地告上宗室、侵吞其他宗族的名下產業。」

  「新聞媒體?」馮梓容只覺得自己說出了個數十年未曾聽聞的名詞。

  衛名淵點頭道:「雖則如今對天家的議論仍然保守、人人都十分謹慎,但天家也會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而嚴苛地約束宗族,因此我們這些有爵位的旁系若做出什麼成績也會少不了麻煩,更何況如今還是護國公嫡系。」

  馮梓容斂起眼來一會兒,道:「當初我還真沒想過會這樣。」她可還記得自己曾對昭泰帝與德熙帝說起,帝王若要受人敬重,除卻建功立業、賞罰分明外,必還得嚴以律己,尤其是在沒有外敵的太平盛世、人們更容易吹毛求疵。

  說好聽點是精益求精,說難聽點就是閒著沒事幹尋人錯處以求開心。

  這事靖王──衛名淵自也是曉得的,又道:「那時我們都不曉得還能有這般來生,更何況妳對焞兒與犀兒所言有理,也算無愧於心。」

  「是,我問心無愧。」許是活得久了,如今很快地便看了開來、也不像前世一般總會糾結在這些小地方。「名淵,你說你的家人們都想見我、具體而言是什麼時候?我該準備些什麼?」

  「還沒有准信,便說十日內都會回回來、卻不是一道的。過幾日大哥與大嫂會先帶著焞兒回來,所以我還得帶妳出來一趟。」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這般快?」

  「他們對於這件事情確實沒什麼意見,只是過來走個過場、好對爹娘交代。」

  「這回大哥幾歲了?」前世馮梓容與盛王──也就是德康帝──相差了二十五歲整,因此盛王夫婦待起她來與其說是平輩、更不如說像是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年紀仍是挺大,大哥這回長了我十一歲整、也就是長了妳十四歲。」

  馮梓容揉了揉眉心,又道:「也就是大哥現在三十六了,那焞兒幾歲了?」

  「焞兒十歲了,還是活潑的時候。」衛名淵停了一會兒,又道:「卻是犀兒已經出生了、在靖陽郡王府那頭。」在前世,衛其犀是衛又焞的嫡長子。

  馮梓容道:「你可想過為什麼我們會來到這裡、又為什麼現在的這個後世與從前似是而非?」

  「也許與妳二哥所提及的、關乎欽天監的事情有關,只是以我現在的身分地位還是難以接觸欽天監,更何況如今的欽天監也算是在皇帝的掌握之下,既然妳二哥說過皇帝有那樣的想法、咱們便不好曝光……」衛名淵想了想,又道:「卻是有枚物事我放在我那頭家裡,晚些可以帶給妳看。」

  馮梓容聽了失笑道:「既是如此,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衛名淵擡起手來看了看手錶,又道:「爹該回來了。」

  衛名淵這話一落,果然外頭便傳來了些許聲響,而後一聲響亮的聲音喊道:「臭小子!終於肯帶媳婦兒回來了!」

  馮梓容抽了抽嘴角,對於那般中氣十足的聲調雖然已然幾乎忘卻,卻是那樣風格的聲音也只有一人才有……

  前世的太匡帝、她的公爹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78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黑貓偷吃糖
這年頭,媳婦兒都很金貴的der

07-05 01:58

小褎
老爸也是不想看見孤僻的兒子一直當隻單身狗XD (欸)07-05 12: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