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春滿花開 第二章

作者:貓兒喵│食物語│2020-07-04 05:47:12│巴幣:0│人氣:65
        回到龍東璧的家,兩個現成的壯丁協助季琬楹把採買回來的食材搬入廚房,留下晚餐要用的食材其餘整齊放入空蕩蕩的冰箱和櫥櫃中。

        「好了,剩下的就交給我了。」不指望他們能幫上忙的季琬楹打算把他們都趕出廚房,與其讓完全沒做過的新手來打雜,季琬楹寧願自己一個處理這龐大的工作量。

        「洗米、洗菜、切食材什麼的就讓我來吧。」有在廚房打雜過的霍允翊主動說要幫忙,這餐的伙食費是龍學長出的,而且要餵飽三個食量不算小的大男人需要準備的料理也不少,再怎樣他也不好意思讓這個他預估約二十歲的女性一人獨自包辦。

        「霍大哥有廚房打雜的經驗?」季琬楹詫異了,還以為都是沒踏足廚房、三餐外食,竟然有個例外。

        「和芷妍相處時她不喜歡我當大爺把所有的家事都丟給她,若精神狀況可以、她又願意下廚,我都會跟她一起窩廚房。」霍允翊放閃放得毫無自覺,雖然有當幫廚的經驗,做的應該都是家常菜,但主廚不一樣他不敢過於干涉她的料理。

        「晚點我來洗碗清潔,我就不打擾季小姐了。」雲托則自願接下餐後善後的工作,龍學長出錢,他們就出力吧,而且沒有幫廚經驗的自己留在這也只是妨礙他們下廚。



        退出廚房的雲托來到書房,打算跟龍學長繼續研究案件的證物,但才剛推開門他就看到龍學長站在書桌邊直盯著某座書架的下層。

        雲托順著龍學長的目光尋去,「這是?!」雲托震驚於自己所見的事物,案件竟然有了突破口?!

        「我要去審問她。」龍東璧直接走出了書房。

        「學長,季小姐不是犯人!」雲托見狀跟著跑出去。

        才剛到廚房門口的龍東璧看到了季琬楹做菜的樣子,莫名覺得溫馨的同時也冷靜下來了,這不是能打擾她的時候,等晚餐後再說吧。

        只不過在知道那件事後龍東璧和雲托也不想徒勞無功的研究案子,轉而各自從書房中拿本書來看。

        待霍允翊忙完自己所能做的事,走出廚房意外看到在客廳沙發上看書的兩個學長,「學長,你們怎麼不在書房?」雲學長也就算了,但在研究時就像是工作狂的龍學長怎麼可能會這樣愜意的看書。

        「案件有突破口了。」雲托直接解答霍允翊的疑惑。

        「但為什麼……」都有突破口了為什麼還在這裡等?接著突然想到這裡還有第四個人,「難道是季小姐?」霍允翊把目光投向廚房,忍不住對那個少女心生敬佩。

        「話說龍學長,季小姐是因為轉學而來這裡的嗎?」在廚房短暫觀察之後,霍允翊覺得她還是求學中的學生,應該是應屆大學生吧。

        「季小姐不是畢業了嗎?」雲托疑惑霍允翊的判斷,就氣質的感覺就像脫離校園開始工作的成熟女性。

        「她剛要上大學。」龍東璧公布答案。

        雲托默默闔上書本放到一邊,「伏法吧!」大喝一聲沒丟東西,因為自己要是敢丟書會先被學長揍。

        與此同時廚房傳來了不小的碰撞聲與少女的驚呼,因此回神的雲托意識到自己要被學長揍了。

        率先有動作的龍東璧和霍允翊衝向了廚房,靠近瓦斯爐的地方一片狼藉,龍東璧判斷是將要把炒青菜裝盤的季琬楹被雲托的聲音嚇到了,摔了平底鍋的同時自己也跌坐在地上慘遭熱燙的炒青菜「洗禮」。

        「琬楹!」龍東璧直覺性想脫掉季琬楹腿上髒了的襪子,但一雙小手按住了想脫掉左腳襪子的那隻手。

        「…不要。」季琬楹強忍疼痛企圖阻止龍東璧想脫她襪子的動作,不要…她的傷不想被看到……

        似乎知道季琬楹為何會抗拒的龍東璧直接把她打橫抱起,進了浴室並鎖上門,隱約感覺到懷中少女的情緒稍稍緩和的龍東璧把她放到了馬桶蓋上。

        「能讓我看嗎?」龍東璧蹲下來想繼續不久之前的動作,看來那次車禍也在表面造成大面積的疤痕。

        「…很醜……」季琬楹沒有繼續阻止龍東璧的動作,或許是他是爸爸找的同居人,亦或許是不久前從霍大哥那邊知道了他的工作內容和出色的能力,畢竟他們要同居好幾年,腳上的疤不可能不會被發現。

        沒聽到季琬楹拒絕的龍東璧脫下了她的襪子,深色或粗或細的疤痕如藤蔓盤繞在季琬楹的左小腿上,到了腳踝更是盤根錯結,直到這時龍東璧才知道那個車禍重創並改變了季琬楹,無論是表面的缺陷還是內在精神方面都徹底改變了。

        「我去幫妳拿衣服和藥膏,妳先洗個澡吧。」隨後龍東璧起身離開了浴室,在拿東西的過程中有看到兩個學弟在幫忙善後廚房的慘況,幫季琬楹拿衣服時他曾猶豫要不要拿襪子,畢竟沐浴完腳濕濕的又有擦藥膏,實在是不建議穿襪子,繃帶似乎是個好選擇。



        龍東璧帶了季琬楹可能會需要的東西送進浴室,之後來到廚房看兩個學弟的善後工作,清潔之後換霍允翊掌廚,還有幾道菜未料理完只能由他接手了,至於雲托則是被趕到客廳坐好。

        「龍學長,季小姐還好吧?」霍允翊回頭看到了矗立在門邊的學長,自然是不忘那個受到驚嚇被「洗禮」的少女。

       「我要她先洗澡,等等我們先吃吧。」龍東璧說完這句話就先出去了,不理坐在沙發上的雲托逕自走入書房,來到書架前坐下並抽出其中一本書,是福爾摩斯系列第一集的原文書,這是季琬楹的書,書架中只放了其中三集,除此之外還放了許多不同語言的原文書,東方、西方、古典、現代的文學書籍。

        剛剛龍東璧就是看到這些書才出去想問清楚的,因為這次案件中的證物有很多是寫有各種語言的紙片,扣除基本的中英日還有十多種語言夾雜其中,有些比較簡單的掃描翻譯後可以知道大概的意思,但有些像是關鍵訊息的翻譯怎麼看怎麼怪,或許是比較少見的諺語,總之案件進度已經卡在這裡好幾天了。

        「叩叩」

        門口傳來的敲門聲拉回了龍東璧的思緒,「好了?」也將手中的原文書放回書架上。

        「可以吃晚餐了。」前來提醒的是雲托,感覺上龍學長很擔心季小姐,季小姐的爸爸到底是何人?

        但令雲托沒想到的是霍允翊已經隱約猜到了,將碗筷擺上餐桌的霍允翊直接問了,「龍學長,季小姐的爸爸是警校多年前轉任離開的季凌則老師嗎?」霍允翊不像兩個學長畢業就到刑事鑑識科,他畢業後有短暫到別的警局任職,在與他們日常聊天跟用餐時一些年約三十的前輩們常常提到季老師,一問之下才知道季老師是警校難得一見懂得怎樣引導學生的好老師,可惜的是幾年前就從警校轉任到一般學校擔任體育老師一職。

        「季凌則老師?」雲托對這個老師有所聽聞,但也僅只知道名字並無深入了解。

        「簡而言之有點像職業私人健身教練,能個別規劃合適的訓練方式。」霍允翊簡單解釋,難怪這麼深得學長們的喜愛。

        「原來是這樣一個老師。」雲托聽了忍不住感嘆,也對素未謀面的季老師肅然起敬。

        「雖然只有短短一年,但在季老師的指導下受益良多。」龍東璧端起飯碗開始用餐。



        等到季琬楹踏出浴室時已經是近一個小時後的事了,睡衣是淺紫色保守的五分袖上衣和長褲,底下露出的腳掌纏上了繃帶。

        「先吃飯吧,等等有些事想問妳。」在客廳看電視的龍東璧沒有漏看剛踏出浴室的少女。

        一時之間無事可做的三個大男人正在看著名的黃框頻道,比起那些沒營養的新聞他們更喜歡這類的知性節目,況且警局用餐區的電視一直都播報著新聞,頂多那幾個新聞台輪著播,幾乎不曾轉去別種類型的頻道。

        這一餐,季琬楹吃的很慢,原本十五分鐘就能解決的晚餐硬是拖到半個小時才結束,之後還以刷牙的名義在浴室摸了十分鐘才出來。

        龍東璧注意到了季琬楹臉上的恍惚神情,還有像是在拖時間的行為,畢竟是季老師的女兒、昨天也才剛搬來,他不能也不好催促她,話說要不是雲托早該進入正題了,這樣一來二去也比預計開始的時間拖了近一個小時。

        看著一直有些惴惴不安的季琬楹,龍東璧突然意識到一件事,「琬楹,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好吧,他沒說明白是他的錯。

        「誤會?」季琬楹疑惑,難道不是她想的那樣?

        「我要問的是那些原文書。」為避免季琬楹胡思亂想,龍東璧挑明重點。

        「原文書…龍大哥想找我翻譯?」季琬楹想起了早上收到並整理的書籍,所以龍大哥是看到那些書而想找她翻譯?

        「來書房。」龍東璧起身直接走進書房。

        季琬楹不明就裡但也跟了進去,畢竟自己要在這裡住上幾年,有時貢獻一點自己的專長也是必須的。

        進到書房的龍東璧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一本資料夾站在書桌旁,「坐。」腳輕踢書桌前的椅子如此示意。

        季琬楹乖乖坐上椅子,有種自己要被審問的感覺。

        龍東璧從中抽出了幾張紙片放到季琬楹面前,「會翻嗎?」

        季琬楹看著紙片上的文字沉思幾秒,給了肯定的答覆,「會。」

        「雲托。」龍東璧揚聲叫來了能工整且快速書寫記錄的學弟。

        「是。」雲托馬上拿出紙筆準備記錄。

        季琬楹沒有馬上開口翻譯而是不斷翻看那些紙片,「把我的電腦和所有的字典都拿過來。」最後季琬楹直接把紙片攤在桌上嘴裡念念有詞,這…是個大工程……

        龍東璧當然知道季琬楹口中的字典不是中文字典,而是她的外文字典,拉了霍允翊到書架前翻找看起來像是字典的外文書,至於雲托則是把多出來的第二台筆電搬移過來並開機。

        看東西都準備好的季琬楹直接拿過雲托的紙筆開始翻譯,「龍大哥,你們有把這個給專業的翻譯人士看嗎?」季琬楹抽出其中一張紙片和兩本不同語言的字典迅速查詢其中的字義,雖然覺得有壓力但內心卻是興奮的。

        「沒有。」畢竟是證物,而且現在的科技已經夠發達了,用一般的翻譯網站雖然不夠口語化,但意思也八九不離十。

        「這些需要二重翻譯。」



日前收集完了魚香肉絲的信物,看立繪覺得是成熟大哥,聽了語音一整個形象崩,動不動就臉紅的樣子覺得有點病病的,可能會加更進來。
下一個要收集的是宮保雞丁,大佬們給我信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76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食物語|東璧龍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agabee715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食物語日常... 後一篇:食物語日常 07.0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madeus0411所有人
喜歡的人再也不會問我"你在作什麼?"了,覺得好感傷好寂寞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