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一章-一轉攻勢 Turn the Table

作者:K.I│2020-07-03 23:39:59│贊助:4│人氣:52

  其實,在進入十八樓前,有這樣一段小趣事:

  薔薇館一行人發覺各自手機要沒電了,要是無法互相聯絡,接下來的行動恐怕有點危險,於是他們便先在樓下辦公室搜刮手機電池,沒電池的就只好接線充個電。

  過了五分鐘,張小圓便問:「還有人需要再一會嗎?我有些擔心組織的援軍會追過來了。」

  徐聖雨見手機電量有個百分之三十三,便決意拔線上前:「我應該好了,我們走吧。」

  「等等!我的手機還有點困難──」周楚琳喊了這一聲,羅奈便困惑的過去看,沒想到她已經有百分之八十了。

  羅奈隨即拍她腦袋:「開什麼玩笑,這樣的電量夠用了啦!妳是要充到組織的追兵過來用電擊棒幫妳的臭屁股充電嗎?」

  周楚琳更大力的反拍她後腦並呼:「妳才開什麼玩笑,這是嚴重沒電耶!待會就變百分之七十幾了,要是手機沒電又突然遇上危險的狀況,我還不踢死妳這用鹼性電池的臭矮子!」

  最後張小圓苦笑著讓她們再充個五分鐘,也算讓大家休息一會。五分鐘後,所有人便無異議的一起上樓去。


  和幾天前的感覺相當類似,一間很普通,很樸素,卻又相當寬敞的房間,牆壁上掛滿著各式各樣的抽象畫作,大小櫃子皆塞滿畫筆畫具,數不清的畫布分布掛在任何一個可能的空位。

  相較上次,這回環境乾淨多、也整齊多了。

  地上還是有不少畫到一半就被丟棄的草草畫稿,一條路望去,被蹂躪的垃圾紙球數量越來越密集。盡頭,仍然是那西裝筆挺,卻肢體蜷縮、害怕接觸外界的年輕男子。

  那是湯先生,湯穆文,他蹲在一張巨大的畫布邊,雙手抱膝,調色盤的顏色全是深淺不同的藍。

  沾上彩墨水的不是筆毛、而是筆桿,他睜著時如琉璃珠般乾淨、時如汙水般混濁的雙眼,看著畫布上只完成一半的圖畫。

  「又見面了,湯先生。」張小圓最先開口並輕輕揮手,示意其他姊姊將槍械放下。

  「為什麼又來……」背對她們的湯穆文,語氣帶著一絲悲慨。「我只想畫畫,為什麼又有人來了?」

  張小圓槍交給了羅奈,一個人慢慢的、優雅的、不帶任何攻擊性的靠近湯穆文:「我很喜歡您的畫作,真的,我感覺得出您的靈魂寄託在其中。」

  她蹲的和湯穆文一樣低,柔和的望向那藍色的大畫布。

  「或許,您可以告訴我這張畫代表什麼嗎?」

  湯穆文沒有看向她,沉默了一會,才回答:「女人。」

  張小圓的微笑沒有改變,她看著湯穆文,又問:「那麼,這個女人代表什麼呢?」然而,其實小圓沒有看出那甚至是個人。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回答的比剛才還快,「我想念她,很想念她……但我見不到她了。」

  「聽起來,您受思念所苦,卻未能實現與她重逢的願望。」張小圓溫柔的說。「或許我能請問,她現在在哪呢?」

  「都是那老女人!把我關在這的可惡老女人……」他突然握緊了拳頭,憤恨的說:「那個叫做『崔玫』的老女人!她把她殺死了,我一輩子都見不到她了──我好想念她……可是我見不到她了……」

  眉尖一蹙,張小圓才稍微有些表情。她更靠向湯穆文一些:「您說的『崔玫』是誰呢?」

  「那個可怕又可恨的老女人,利用我來控制大家,但我只想畫畫,我只想見她……但那老女人把這一切全摧毀了、她把我的一切都摧毀了!」湯穆文激憤的流淚又大叫起來,周楚琳和徐聖雨馬上過來扶持。「都是崔玫──都是崔玫害的!」

  張小圓沉默一會,對他點點頭,才向其他人說道:「我明白了,他口中的『崔玫』,應該就是組織主使的名字。主使利用她的兒子操控組織,還為了斷絕他外界的一切聯絡,出手殺害了湯先生真心摯愛的女人……」說著,小圓握緊了拳,稍早受的傷口都要裂開溢血,「是什麼樣的母親才會對自己的兒子做出這種事?主使……不,崔玫,妳是個十惡不赦的人渣!」

  這時負責把守門口的羅奈大喊:「有人來了!我聽到樓下堵住的門被炸開的聲音,肯定是組織的援軍到了。」

  徐聖雨這就急哭了:「怎麼辦!我們這樣怎麼逃出去呀?嗚嗚……」

  張小圓看了看周圍,見到一旁有個緊急逃生箱用具在那,立馬產生出更大膽的想法。


  兩分鐘後,一匹身著桃紅色裝備、綠色配飾的軍隊闖入十八樓層,卻在踏進去的瞬間,整個樓層都停電熄燈了。

  他們隨即展開無差別掃射,待電力恢復後,才發現這裡一個人都沒有,只剩下一堆被打得稀巴爛的燈管、油畫,以及一框被子彈掃碎的空畫架。

  與此同時,薔薇館小隊一行人撐著降落傘,一個抱著一個的抵達另一棟較矮的建築物樓頂。

  湯穆文甚至還抱著他那完成一半的大畫布,一行人就這樣安全的逃脫白梨花大廈危機,並成功完成此趟的目的──奪走花苑的「首領」。


  事實上,她們的落點並非隨便選的。

  某間電視台突然「被插播」一則新聞快報,所有在家、在店裡的觀眾,看到的不是由主播來講述,而是一名年輕貌美,但渾身衣物破裂又綁繃帶的長腿美少女,和一名西裝橘領帶的男士在中央。

  那身長特高,臉卻稚嫩的長腿女子對鏡頭說:「這是一則特快訊,這名男子要尋找她失散已久的母親,請她的母親盡快與我們聯絡,我們需要好好的談談。」

  那女子,也就是張小圓。

  她冷靜、冷酷、冷不防的更靠向攝影機鏡頭:「我知道妳在看,請聯絡我們,我們必須親自見個面。」隨後切掉攝影,令其他拿槍威脅在場工作人員的姊姊放下武器,四人帶著湯穆文離開了新聞直播間,留下一群驚慌的現場轉播員與嚇尿褲子的主播。


  一輛加長型的豪華轎車裡,拐杖細劍幾乎要割破了她的指甲。主使在後座,看著車上的電視,怒得把懷中的沉睡的小貓脖子用長刀割斷殺死,像丟垃圾一樣,把貓屍首分離的屍體扔出窗外。

  「可惡的薔薇館……不,張小圓──」主使,崔玫低沉的震怒著:「居然敢威脅我,我一定讓妳讓妳付出無窮無盡的慘痛代價……」

  在她前方,兩名抱在一起,相互撫摸彼此胸肌的男人,煽情的齊聲對主使問:「大人,您怎麼就這麼在意那小子被抓走呢?」

  「黑社會是不信任女性的,要是讓你們親衛隊以外的人知道首領是魁儡,而我這老女人才是幕後主使,組織上下必然會陷入議論,這將可能引起爭權動亂。唯有『神秘』的恐怖統治,才能讓所有人因『恐懼』而閉嘴,任我像人偶一樣自在的操控。」崔玫用純白的絲綢布擦去刀上的血,隨後將染血的布也扔出去:「我絕不允許這種事在我的眼下發生,何況,反叛我的還是一群下賤到不行的妓女。」

  一樣是前方,但是名身穿血跡斑斑的屠夫裝的肥胖大媽,她肥大的舌頭舔著生滿鐵鏽的豬肉刀:「那就讓我把她們做了吧!嘿嘿……老娘有七七四十九種不同方式,能把她們的手、腳、肝臟都拼成不一樣的作品!嘿嘿、嘿嘿……」

  「不需要,妳只要保護我,別讓任何幹部接觸到我即可。任何敢探聽、懷疑我身分存在的人,妳再出手。」

  崔玫將長刀收回那紅木拐杖裏,再次看向電視上暫停的畫面。

  她盯著張小圓義憤凜然的雙瞳,就像雙方正看著彼此本人。

  「我已經派出了『鬼怪中隊』,只要他們出擊,沒有人還能生還超過二十四小時,她們是『無敵』的隊伍。我確定──薔薇館的鬧劇就到今天為止了。」


  那天夜晚,薔薇管小隊一行人住在一棟民宿旅館,由於經濟困頓,也就只能五個人擠在一間雙人房。

  可她們沒有虧待湯穆文,更沒有什麼嚴刑拷打,反而比之前從月季帶回來那次更款待。四個女子都睡地上,讓他一人睡床,只是整個晚上他都在床上繼續繪製他的大油畫,紙張颼颼擺動的聲音,弄得淺眠的周楚琳整晚受不了。


  隔天,她們到館內的餐廳簡單的吃上一頓飯,這裡的料理雖用看的就知道很廉價,可倒還挺多樣化的,有日式、中式、和墨西哥式等不同的料理。例如張小圓和周楚琳點了壽司、羅奈點了塔可餅、徐聖雨點了日式拉麵、湯穆文則只喝一杯咖啡牛奶。

  吧唧吧唧的吃著,飢腸轆轆的五人之中,只有湯穆文盯著飲品一動不動。張小圓很早就發現,知道他心裡還是有點戒備,便問:「怎麼了,肚子還不餓嗎?」

  「妳們帶走我到底要做什麼?」他還是沒看張小圓,對著咖啡上的拉花奶油吹氣,把原本花朵的圖案都吹成喇叭。

  「我們需要您來改變這世界……」張小圓說著,突然覺得有些不對:「事實上,我不想蒙騙您,我們需要您的存在才能『反叛』組織。我們也不樂意,但只有藉此我們才能擺脫被崔玫主使迫害的絕境。」

  「上一組人也這麼說,然後妳們就來了。」湯穆文睜大著雙瞳說:「我只想要脫困,我不想要再當什麼花苑首領,我想要畫畫,只想要畫畫。」

  「而我們只想活下去。」小圓伸出了纖細修長的手,細緻柔嫩的掌心朝向他。說:「或許接下來會更艱苦,甚至會受前所未有的驚嚇,但我向您保證,一切結束後一定會完成您的願望,讓您離開組織,完成您當畫家的夢想。」

  湯穆文沉默了一會,這才第一次正眼看向張小圓。

  「真的嗎?」他的眼神不帶有懷疑,更多的是充滿期待的迫切:「妳真的,會幫我擺脫這一切嗎?」

  「會的,我以我『薔薇館的張小圓』的名譽保證。」她原本等待和湯穆文握手,可突然感覺不大對,便改身出小姆指,與湯穆文「打勾勾」立下約定。

  湯穆文雙眼發亮,首次露出笑容的喊:「妳答應我囉!謝謝妳──」

  張小圓甜甜的微笑點頭,並將自己的壽司盤推給他:「來吧,吃一些東西才有力氣繼續走哦。」 

  「啊啊啊──!」

  卻在這時,羅奈發出響徹雲霄的震天大吼,嚇得一旁徐聖雨拉麵要從鼻子噴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啊──!」

  周楚琳立刻拔槍環視周圍,緊張的問:「是敵人嗎!媽的、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我們了?」

  「我的塔可餅裡……我的塔可餅裡……」羅奈瞪著她手上的墨西哥塔可羊肉捲餅,震驚的久久吐不出下一句話。

  張小圓皺緊眉頭:「難道他們下毒了嗎?」

  「我的塔可餅裡……」瞪大眼好久,羅奈最終才吼出:「裡面有香菜啊──!」

  此話一出,其他三人反應甚大,只有湯穆文一人疑惑的看著她們四人。

  羅奈隨即將捲餅扔入水杯,惡狠狠地盯著桌邊服務生:「你們這幫混帳!是主使派來的吧?知道羅奈對香菜恨之入骨,於是特別設下圈套,居心叵測。可惜還是被我們看穿了啦!回去告訴你們家崔玫老太婆,少耍這種把戲,乖乖來和我們正面談判啦!」

  「客、客人您在說什麼?塔可餅的莎莎醬裡面本來就會加一些香菜提味……嗚喔──」服務生驚慌地想解釋,但羅奈的拳頭易經招呼到臉上了。

  隨後周楚琳和張小圓跑進廚房把裡頭的人全拉出來揍:「該死的崔玫!該死的組織!該死的香菜──」

  甚至連圍觀的客人也全海扁了一遍,他們飯沒吃完,倒是吃上一頓粗飽。

  等餐館裡沒一個人醒著,縮成一團的徐聖雨才說:「那個……這樣真的好嗎?」

  「我突然覺得不太對勁,好像不只我們的被加了香菜,其他客人的也有耶──」張小圓突然冒起了冷汗。

  「呃……這大概是……嗯……啊!你看看組織有多殘忍!為了搞我們,居然寧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人,把每個人都加了香菜啊!」羅奈也是冷汗直流,囂張的掩飾自己的心虛。

  「此地不宜久留,閃人。」周楚琳馬上揮了揮手,示意湯穆文跟上。

  然後,她們四加一人沒付半毛飯錢,就這樣大喇喇地離開了平價民宿中。


  事後,張小圓用從王美的手機發了通訊息,給通訊錄的「主使」。其內容寫道:

  「盡快聯絡我們,我們要和妳本人見面。否則,二十四小時後,妳的『秘密』將暴露於全國人民的眾目睽睽之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74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幫|鬥智|暴力|背叛

留言共 1 篇留言

塵結
笑死,我也討厭香菜

然後,幫貓貓|//

殺貓都拉基QAQ

07-04 11:22

K.I
香菜果然不是每個人都喜歡 [e12]
也幫貓貓 QQ07-04 13: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二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