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6-8 往日榮光)

作者:鱷魚蘇打│2020-07-03 16:30:53│贊助:40│人氣:190


----------------------------------------------------------------------------------------------------------------------

    寧靜山一隅。里恩雙手提著裝滿水的木桶,在崎嶇的山路搖搖晃晃地走著。他走到平坦處,放下水桶稍作休息。


    「這幾天以來都只有做這些雜事,奧蘭多先生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教我治癒術阿……」里恩已經在寧靜山的山中小屋待了一個月,每天光是取水、設陷阱抓小動物、耕種、劈柴等雜事就要花上大半天。


    此外,奧蘭多又吩咐里恩太陽下山後不要外出,否則外頭的野獸會把他生吞活剝。


    里恩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再次提起水來,繼續往小木屋地方向走去。費盡千辛萬苦後,他好不容易回到小木屋旁的田地時。奧蘭多已經把柴劈好了。他將斧頭放在肩上說:「照你現在的進度,我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開始修練啊?」


    「非、非常抱歉。」這陣子的勞動讓里恩全身肌肉痠痛。他將打好的水倒入蓄水池內。


    「幫作物澆完水之後到前面來。」


    「是!」終於要開始修練了嗎?里恩心想。


    里恩來到小木屋前,等待著他的卻是一把練習用的木劍跟木盾。奧蘭多強行把它們塞到里恩的懷裡,然後說:「接下來我會用木棒試圖攻擊你,你就用那個木盾跟木劍……」里恩急忙打斷奧蘭多的話:「等、請等一下啊!」


    「怎麼啦?小豆芽?」


    「我叫里恩‧柏德。我不是來學這個的!」他舉起手中的木劍跟盾。


    「什麼?」


    「我不是來學武器的使用方法的!我只是來學治癒術的啊!」


    奧蘭多露出頭痛的表情搔著頭,接著嘆了一口氣:「所以你在戰場上,只要躲在隊友的屁股後頭,然後祈禱對方不要攻擊你就好,是嗎?」里恩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因為實際上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做的;但他自己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你覺得你的敵人都是蠢蛋是嗎?如果是我在戰場上,一定會先想辦法殺掉魔法師,再來是弓箭手,最後才是戰士。也就是說,你會成為敵人的首要目標。因為你可以延長前線戰士的戰鬥時間,提高他們的生存率,甚至可以干擾對方的進攻。這樣子你了解了嗎?話說你們現在不是強調什麼『通才軍隊』嗎?為的不就是讓彼此可以交互掩護,還有增加戰術多樣性什麼的嗎?難道你不是嗎?」


    里恩有些羞愧地低下頭:「我不是通才。」


    「不管你是不是,你至少得具備保護好自己的能力。如果連自己都保護不好,你要怎麼幫助你的隊友?」奧蘭多邊說邊撿起一旁的木棒。


    「我……」里恩回想起過往自己被欺負的種種。他確實沒有保護好自己,也沒有保護好隊友,一直以來都沒有。


    「好了,我要進攻了。」奧蘭多沒有理會里恩正沉浸在多愁善感當中,他逕自揮動木棒。


    「等、等一下!好痛!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啊!」


    「那就快點準備好,敵人可不會等你。」


    ※


    隔天,里恩除了一如往常的疲憊之外,又增加不少傷口,昨天的戰鬥訓練他只能單方面被打。『連真正的豆芽都打得比你好』奧蘭多如此評論里恩的表現。原本里恩在訓練完之後,想要使用治癒術治療傷口,但卻被奧蘭多阻止了。


    「不要把魔力浪費在這種小傷上,之後每天都要修練。而且我這裡沒有可以讓你恢復魔力的藥水。你如果每天都用治癒術治療這種不要不緊的傷口,之後一段時間你就會感到疲憊,然後你就會連打水都沒有辦法去了。」把魔法的使用頻率拉長,在缺乏補給的狀態下,確實會造成慢性的魔力枯竭。


    打水處離小木屋需要兩個小時的路程。里恩來到水邊,將手臂浸泡在冰涼的溪水裡以減緩疼痛。


    「之後每天都要練那些嗎......」原本里恩以為,自己之後就會隨著父親的腳步成為牧師,並在城鎮裡替人治病療傷;但現在里恩卻身處在戰場當中,而戰場中不需要無法自保的累贅。


    「一直以來妮娜她們都在保護我,現在換我來幫助她們了。」里恩想起自己跟妮娜的約定,他一定得變得更強才行,強到足以保護自己,還有大家。里恩將水打滿,深吸一口氣後說:「加油!我得繼續加油才行!」


    之後幾天,在奧蘭多的教導下,里恩漸漸掌握使用盾牌的防禦方法,但劍術仍是一如既往的爛。不過至少那面盾牌替里恩擋下不少攻擊。


    ※


    終於在某天,奧蘭多對里恩說:「雖然你的劍術還是很爛,不過也該是時候教你一些魔法了。」


    「終於要開始學治癒術了嗎?」


    「治癒術自然是不用多說,不過光屬性的魔法可不只治癒術而已。你要學的可多的呢!至於能學會多少,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里恩抬起頭,驚訝地看著奧蘭多。里恩知道光屬性魔法還有別的法術,但學院裡的老師們卻沒有一個人會使用初階治癒術以外的光屬性魔法。


    奧蘭多在看到里恩的表情後,冷哼一聲:「看來在『那事件』之後,會使用光屬性魔法的人變成稀有動物了呢!」


    「什麼事件?」


    「沒什麼。過來吧!我先教你中階治癒術的魔法陣。」奧蘭多用木棍在地上畫出魔法陣的圖形。複雜的陣型讓里恩看傻了眼,看來之後的每一天,除了戰鬥之外,又要多一個難題了。他心想。


    一大清早是雜務,到中午之前是戰鬥練習,下午到傍晚之前是魔法練習。里恩漸漸習慣如此『充實』的日子。除了劍術之外,里恩的各項成績都有長足的進步。其中尤其魔法最為明顯,他僅花了三個多星期,便學會兩種光屬性魔法。奧蘭多也終於認可里恩的努力與天賦,他再也沒有把里恩叫成『豆芽』了。


    ※


    「呼,今天就練到這裡。」奧蘭多將木劍收起,並轉身離開。他像是想到什麼般停下腳步,他轉過頭,笑著說:「對了,你今天好像完全沒被我打到?」里恩報以開心而自信的微笑。


    奧蘭多點了點頭說:「做得好。」


    晚餐時段。今天輪到里恩負責晚飯,他在木屋外的小灶煮著蔬菜湯。


    「阿……」里恩忽然想起,今天在挑水回來的途中去檢查陷阱,陷阱有抓到一隻兔子;但由於他當時正在提水桶,所以才沒順道把兔子帶回來。


    「糟糕,忘記把兔子抓回來了。」自從來到寧靜山之後,僅有很少的機會能吃到肉,甚至連肉乾都很少吃。


    陷阱那邊離小木屋不會遠。里恩看向屋內的燈火。他拿起火把,看向平常練習用的木盾,猶豫了一陣子後,還是把盾牌拿起。接著,他小跑步地往設下陷阱的地方跑去。


    小木屋內,奧蘭多從床底下拿出一面盾牌,那是一面鳶形盾。他靜靜看著蒙上一層灰塵的盾牌,他抹去灰塵,看著上頭的菱形紋章。


    菱形紋章的外圍是藍色鑲邊,內層則是白色基底,白色基底內又鑲上立體的菱形鐵塊。奧蘭多拿起一旁的布,隨意擦拭了一下盾牌,接著卻忽然停下動作,將盾牌放到一旁。奧蘭多手按著額頭,沉重地嘆了一口氣。


    「算了,讓那小子自己弄吧。」他站起身,走出小木屋。


    「里恩,你晚餐要煮多久啊?兔肉不要全部煮啊!留一些來做肉乾......里恩?」他走到灶旁,卻沒有看見里恩。他走到蓄水處,仍然沒有看到里恩。


    「難道──」奧蘭多看向森林。此時太陽已經完全降下,森林裡一片漆黑。


    ※


    里恩將陷阱設置在某個樹洞的出入口,他看準小動物習慣地方躲藏這點,於是在這裡設置陷阱,結果隔了一天就抓到兔子。里恩來到樹洞前,但卻沒有看見兔子,難道是躲在樹洞裡嗎?他伸手進樹洞,摸到柔軟又絨毛……還有黏膩的觸感?他將兔子抓出來,卻看見只剩下上半身的兔子,牠的下半身不知道被什麼野獸給吃了,僅剩腸子以及內臟連著上半身。


    「吼!」低吼聲從里恩身後傳來。他回頭,將火把揮向身後的野獸。但那隻野獸並沒有因為火光而被嚇跑,反倒直立起身子,準備撲向里恩。那是一隻巨大的棕熊。


    「吼!!!!」牠朝里恩咆嘯,大掌向前一揮。里恩拿起盾牌格擋,但強大的力道仍將他擊飛出去,直到撞到樹幹才停下。


    「咳!」里恩嘴裡咳出鮮血。衝擊帶來的暈眩感還沒退去,里恩雙腳不聽使喚。棕熊沒打算放過這頓送上門的晚餐,再次衝過來。里恩正準備要架起盾來防禦,但他發現盾上已經出現裂痕了。他強迫自己鎮靜下來,並在盾上施展魔法:「光化盾!」盾牌上發出強光。棕熊沒有因此停下,轉眼來到里恩面前,牠高舉熊爪。


    棕熊的爪子落在盾牌上的瞬間,盾牌發出強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棕熊震退,但木盾也隨之爆開,木片散落各處。


    里恩的雙腿終於恢復知覺,他拔腿狂奔。棕熊並沒有因為剛才的魔法受到太大的傷害,牠再次追了過來。照這樣的速度,里恩很快就會被追上。里恩再次將魔力聚集到手上,在棕熊快要追上自己之際──


    「日光照耀!」一陣強烈的光芒自里恩手中迸出,他在施放的瞬間趕緊轉頭迴避光芒,卻沒有注意到腳邊的窟窿。


    「嗚哇!」里恩摔倒在地,他扭傷了腳踝。里恩沒有因此失去冷靜,他立刻用剩餘的魔力使用治癒術,為自己治療傷勢。


    (快啊!魔法效果快要結束了。)里恩正在跟時間賽跑,但這場比賽很快就結束。里恩感覺到一股悶熱的氣息來到自己身旁。棕熊的視力似乎還沒有完全恢復,但牠的嗅覺並沒有失靈,牠張開血盆大口……


    「碰!」一道光射來,正中棕熊的頭部,阻止了牠的攻擊。里恩還沒搞清楚狀況,又有數道白光持續射出,打在棕熊身上。牠痛苦地哀號,顧不得視力還沒恢復,轉身逃跑,卻屢屢撞上樹幹,最後牠幾乎是用翻滾的方式往山溝逃走。


    「差一點就有熊肉可以吃了。」奧蘭多從一旁走出來,問:「沒事吧?里恩?」


    里恩向後躺在地上,放心地大口喘氣:「得救了。」


    ※


    里恩隨奧蘭多回到小木屋內。里恩在安心後,才發覺自己的手跟腳都在顫抖,不過除此之外並沒有大礙。令里恩感到意外的是,原本他以為奧蘭多會責罵他在晚上還跑進森林的事情,沒想到他卻像沒事一樣繼續吃晚餐。


    他忽然像是想起什麼般抬起頭,對里恩說:「明天去獵熊吧!」里恩以驚恐地表情看著奧蘭多,他就好像在說『明天去郊遊吧』那樣輕鬆。


    「牠已經受傷了,我大概知道那隻熊會往哪裡逃走。這是個好機會,之後有好一段時間可以吃肉了,而且熊身上有很多東西很值錢,我們到時候處理好再拿下山去賣吧!」看他期待的樣子,似乎不是在開玩笑。雖然沒有被責難,但該道歉的時候還是得好好道歉,這是里恩的爸爸曾經對他說過的話。里恩低著頭向奧蘭多說:「非常抱歉,奧蘭多先生。」


    「啊?」


    「我不該不聽你的話,在晚上的時候還──」面對里恩正經八百地道歉,奧蘭多則是揮了揮手打斷里恩的道歉:「沒事就好了。」


    「喔,對了。」奧蘭多轉過身,將床邊的一個東西丟給里恩。里恩手忙腳亂地接住,發現那是一面由鋼鐵打造的盾牌。


    「那個送你。」奧蘭多似乎刻意將臉別向一旁。


    「這是?」


    「我以前用過的盾牌。」


    「以前?奧蘭多先生之前是傭兵?」


    奧蘭多回過頭,以『你在說什麼啊』的表情看著里恩,說:「托里曼沒有跟你說嗎?我的事情。」


    「院長只有跟我說奧蘭多先生很擅長治癒術而已。」


    「沒想到他口風這麼緊。所以你不知道我的來歷就是了?」奧蘭多再次確認。里恩搖頭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你把盾牌翻過來,看看上面的紋章。」里恩照做,但他沒有看過那個紋章。


    「看來我們真的被遺忘了呢。」奧蘭多露出落寞的笑容,他接著說:「不過這也代表我應該不會再被追殺了吧!」


    「追、追殺!?被誰?」


    「跟你們一樣,被查爾斯帝國。」


    「……」雖然現在被通緝的人是羅德,而不是里恩。但他在聽到奧蘭多的話之後,才更深刻地體會到,羅德、其他人還有自己的處境究竟有多糟糕。搞不好的話,也許他就會跟奧蘭多一樣,一輩子躲在深山裡。


    「為什麼奧蘭多先生會被查爾斯帝國通緝?」


    奧蘭多指著里恩手上的盾牌:「因為那個。」


    「這面盾牌?」


    「當然不是。是因為那個紋,那是『聖天騎士團』的紋章。」里恩在聽到『聖天騎士』之後,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盾牌,接著再次看向奧蘭多。但奧蘭多卻像是在講他人的事情一樣冷靜。


    查爾斯帝國的國教是聖天教,聖天騎士團則是宣示效忠教皇的騎士團,但在上一任皇帝,查爾斯三世任內,聖天騎士團因涉嫌謀反而被大量肅清,最後瓦解。里恩是在查爾斯四世上任後才出生的,所以他只有聽過聖天騎士團的傳聞。


    奧蘭多面無表情,語氣平淡地說:「我曾經是聖天騎士團的第三大隊的隊長。」


    「我爸爸是牧師,他曾經跟我說過聖天騎士團。你們不是真的要謀反,對吧!」里恩實在不願意相信,這個曾經在教皇的命令下剿滅盜賊,開倉賑給,正直而榮耀的騎士團,竟然會要謀反。


    「當然不可能!」奧蘭多的眼底似乎燃起一股憤怒,但他眼中更多的是哀傷。「我們比誰都還要愛這個國家。至少曾經是如此。」


    里恩小心翼翼地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奧蘭多看著壁爐裡燃燒的木柴堆說:「查爾斯三世為了奪取教會的權力跟土地,以莫須有的罪名栽贓我們。」


    「可是,聖天騎士團為了國家做了這麼多事。」


    「查爾斯三世並不這麼認為,他只認為我們是個威脅。」


    「他們這樣做,民眾會反彈吧!」


    「你覺得有人會為了我們跟軍隊對上?連我們都被查爾斯三世『殲滅』了,還有誰敢反抗?」


    「怎、怎麼會。」


    奧蘭多忽然話鋒一轉:「你歷史讀的怎麼樣?學院應該有教吧?」


    「還算不錯吧。」


    「在我們國家成立之前的上一個帝國是?」


    「白朗帝國。因為他們長期暴政,所以查爾斯一世舉兵推翻他們,並且建立現在的查爾斯帝國。」


    奧蘭多補充:「對,聖天教同時也是白朗帝國暴政下的犧牲者。政教合一的白朗帝國當時信奉別的宗教,新竄起的聖天教無疑是在挑戰他們的政權,於是他們長期以來不斷迫害聖天教。」


    里恩露出不解的表情,說:「這個我們沒有教。」


    奧蘭多一臉愕然,接著搖搖頭笑著說:「偉哉查爾斯帝國。看來它們打算徹底把聖天教的歷史抹去。」


    奧蘭多雙手一攤,繼續說:「反正,白朗帝國被推翻後,查爾斯帝國成立了。但一開始查爾斯帝國並沒有好日子過,整個國家早就被白朗帝國搞得亂七八糟,到處都是盜賊,獸人大陸也不斷有大大小小的部落侵擾查爾斯帝國。而聖天教當時『感念』查爾斯帝國從白朗帝國手下救起他們,所以聖天教的教宗當時集結了志願者去各地平反亂事。」


    「那就是聖天騎士團的前身?」里恩猜測。奧蘭多點點頭,說:「在查爾斯二世的時候,國內的局勢基本上已經控制住了。所以查爾斯三世一上任,首先要解決的就是獸人大陸的侵略。」


    「既然要解決獸人大陸的威脅,那他們為什麼要反過來攻擊聖天教?這樣並不合理啊!」


    奧蘭多喝了一口茶,搖了搖食指:「不,這很合理。」


    「我、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查爾斯三世為了解決獸人大陸的侵略,必須號召貴族打下附近幾個好戰的部落;但眼前最大的問題就是,他沒有辦法為貴族提供相對應的獎賞,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土地』。獸人大陸大多都是惡地,很難種植作物或養活牲口。而且就算真的打下那裡,並在那裡建立領地。但是三天兩頭被其他部落攻擊,誰會想統治那種地方?缺乏誘因的情況下,不會有人響應查爾斯三世的號召。那最好的解決辦法是?」


    里恩恍然大悟的瞬間,一股惡寒爬上他的脊椎:「拿教會的土地來當作獎賞。」


    奧蘭多向後躺在椅背上:「沒錯,只要搶下教會的土地就好了。為此必須先解決教會的軍事力量,也就是我們。」


    「怎麼會這樣。」里恩從沒想過自己深信的國家竟然會做出這種令人作嘔的事情。


    「不過現任的皇帝,查爾斯四世。似乎並沒有繼續迫害聖天教;但他同樣很危險,他才上任就迅速將軍隊職業化,並且改革軍事制度,給軍人相對應的福利,還有建立通才軍隊。中央逐漸掌握強大的軍事實力,政權也愈來愈穩固。並且他不斷向東征戰,上任至今不知道打下多少土地了。」


    「奧蘭多先生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你不是很少下山嗎?」里恩看著奧蘭多給自己的盾牌,上面滿是灰塵。


    奧蘭多見狀丟了一塊破布給他:「跟我的老朋友聊天的時候知道的。」


    「老朋友?」里恩接住那塊布,並開始擦拭盾牌。


    「就是托里曼阿。好了,弄完趕緊睡吧!明天還要去獵熊呢!」奧蘭多準備出去刷牙漱口。


    「最後,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里恩說。奧蘭多背對里恩,沒有回過頭,但他停下動作等著里恩發問。


    「為什麼奧蘭多先生要給我這面盾牌?」奧蘭多腦海中不斷浮現以前在聖天騎士團的日子。在他的回憶中,有一個做事冒失的年輕小夥子,他最後憑著自己的努力,終於有能力當上聖天騎士團的小隊長;但他還沒來得及出到任何任務,就被查爾斯帝國的軍隊抓走,最後處刑了。


    「因為我再也用不到了。既然你現在會用了,那就送你吧!」奧蘭多打開小木屋的門。


    「奧蘭多先生。」里恩再次叫住奧蘭多。「謝謝你,我不會辜負盾牌上的紋章的!」那個小夥子也曾經這樣說過。


    「嗯。」奧蘭多將門關上。他始終不敢回頭,深怕里恩看見淚流滿面,不爭氣的自己。

-------------------------------------------------------------------------------------------------------------------

下一回 6-9 背叛與背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68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阿爾帝岡|輕小說|奇幻|戰鬥||魔法|西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a556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 後一篇:[達人專欄] 都市傳說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iaomu01《瓦瑟洛》
玄幻長篇小說連載,歡迎來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