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戀與同人-星火 09

作者:桑妮咻咻咻│戀與製作人│2020-07-03 14:32:47│贊助:2│人氣:129

【星火】09

09
結果經過這幾天的通宵,本來以為要一星期才能完成的報告花了三天便完成了。
這幾天李澤言只要有空就會來指導我。
與其說是指導,還不如說是在陪我。
有時候他就靜靜的拿著一本書坐在沙發上看著,有時候盯著電腦上的數據思索,更多時候是在我旁邊不小心睡著的。
其實有人陪的感覺挺好的。
自己也不是沒有想過要重新迎接下一段感情,但腦袋很清楚告訴我,不敢也不能。
當有人做出超過朋友界線的舉動,下意識的就會切割與對方的距離。
還沒準備好,我這麼想著的。
 
『現在試試看重新把妳的論文寫過一遍,用我跟你說的思路。』李澤言在辦公室看著電腦說。
我坐在他旁邊的小辦公桌,努力把他這陣子引導的方法用在論文上,果然之前要想很久的商業論述一下子就寫出來了,我不禁覺得慶幸。
看著我振筆疾書的樣子,他說:『看來論文交出後,不過一星期妳就可以畢業了。』
「畢業典禮都統一在三個月後,哪有說畢業就畢業的。」
『那天再去參加就可以了。』
在李澤言旁邊其實很安心,又像嚴師又會適時給予協助。
結果在當天下班前,我就寫出了卡了很久的論文。
李澤言看過之後,便叫我把這份論文傳給學校的教授,學校那邊畢業事宜他會再處理。
『我接下來半個月會去英國出差,妳一星期後再回來上班,有事情找魏謙。』
「那我有什麼功課要先做嗎?」
『不用,放妳一星期假,好好休息。』
嗚嗚嗚,李澤言你知道嗎,我聽到你這句話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我雙手交握,露出仰慕的神情看著他。
李澤言看著眼前做著誇張姿勢的女孩,嘴角微微往上翹了翹了。
他抬起手,僵硬的摸了摸女孩的頭。
 
『等我回來。』他說,平淡語氣中聽不出隱含的情緒。
女孩只是愣了愣,然後不假思索的回答。
「跑了誰給我飯吃啊。」
『笨蛋。』
李澤言看著女孩三步做兩步跑走的身影,嘴角往上的弧度更加張狂。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妳就是那星火,一點光就燎起了我心中整片荒原。』李澤言想著。
下班後,我立馬打給悅悅跟安娜姐跟他們說即將畢業可以回去接公司的事情。
和他們約了公司旁邊的KTV打算要好好的放鬆一下。
『老闆,好久沒看到妳了。』悅悅抱著我說。
『曦遙,恭喜妳。』安娜姐說。
「好啦,今天我請客,要吃要喝要唱的自便。」
大家一陣歡呼,點酒的點酒,拿自助吧的拿自助吧。
『老闆我有請了一個特別嘉賓要恭喜妳喔。』
悅悅鬼鬼祟祟的從門外帶了一個人進來。
 
我定神一看,是許墨。
所有知道我跟他分手內情的人,尤其是安娜姐,沉默了。
許墨一如既往的微笑,眼裡的溫柔不多也不少。
 
『我想說,老闆應該也很想見到許教授,就找許教授一起了。』
悅悅揮揮手,示意許墨坐到我身邊,我挪挪身體,試圖和許墨維持著一定的距離。
許墨沒說話,我似乎聽到一聲輕輕的嘆息。
我轉頭看著他,他不急不徐的和周圍的人聊著,酒也一杯接著一杯。
我始終摸不透他的表情、他的想法和他的心。
「別喝了,你酒量不好。」我伸手要拿過他手中的酒杯,卻被他躲過。
『恭喜妳完成學業。』他說完,把向著我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許墨對我來說,就是一顆有毒的糖果。
永遠不知道他做的所有舉動背後的動機,又或者已經經過了他大腦多精密的計算。
有意的或無意的,他一個動作便可以輕易牽引住一個人的情緒。
但今日的許墨,看起來格外陌生。
他一直是不怎麼喝酒的,畢竟身為腦科學家,知道酒對腦的殺傷力多強大。
微醺的紅染上他原本蒼白的臉頰,眼中添了幾分醉酒的紅絲。
 
過了幾個小時,包廂中人散了一大半。
走的人走了,醉的人醉了。
不知何時許墨早就已經趴在我的腿上睡著了。
「許墨,我送你回家吧。」我拍拍他,回應我的只有他平穩的呼吸聲。
我只好摸索他風衣外套裡的手機。
滑開手機,桌面顯示的是三年前我跟他的合照。
那是我逼他換成桌面的,那時候我嫌他桌面無聊的跟個大叔一樣。
照片裡的我笑得是那麼燦爛,旁邊的他眉宇之間和現在沒什麼不同,依舊清秀。
還真是懶,分手了連桌布都懶得換。
 
我翻了個白眼,尋找他手機裡的電話簿,打給他在學校的助手。
『許教授,上次的那份數據還沒有出來…』一接通就聽到對面慌慌張張的說。
「阿明學長,我是曦遙,你知道許教授現在住在哪嗎?」
聽到我的名字,對面的人沉默了一下。
『…曦遙學妹嗎?許教授又去找你了嗎?』
「碰巧遇到,他喝醉了,你方便來接他嗎?」
我才懶得解釋為什麼會遇到許墨,和許墨有關的一切我都不想再知道。
等等,他說又?他找了我?怎麼可能,我搖搖頭,只當對方語誤。
『我正在趕許教授交代的實驗,他現在還是住在原本的大學那,我想你應該知道。』
「好,那我送他回去吧。」
桌面懶的換,住址沒有換,唯一換的是身邊的人。
 
和包廂的人打聲招呼我便扶著許墨走出店。
身高158的我撐著180的他不禁看起來有些狼狽。
努力把他塞進了汽車後座,我坐上駕駛座後從後視鏡看著他酣睡的臉,心中五味雜陳。
 
都是悅悅!這神經大條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姐,沒事找許墨來幹什麼,害我沒心情,還得送酒醉的前男友回家。
還是說好不要再見的那種。
 
我忿忿不平的繫上安全帶,打開了導航,往許墨家。
可能明天是周末的緣故,路上的行車其實不像平常少,反而越晚越熱鬧。
「許墨之前,好像是住在這裡的…」
憑著模糊的記憶,經過了擁擠的街道,轉進了一條小巷子。
看著記憶中的那棟公寓,不禁感到一陣鼻酸。
門口的香樟樹還屹立不搖的茂密著。
曾經,這裡有過跟許墨的點點滴滴,也是自己不願再踏入的地方。
 
停好了車,回頭看了後座的人似乎還熟睡著,小心翼翼的將他癱軟的身子重心擺在自己身上。
到了熟悉的門口,我將他雙手分別放在雙肩,讓他往前靠在自己身上,呈現一個擁抱的姿勢,開始摸索他口袋中的鑰匙。
沒注意到的是,無力垂在自己身後的手輕輕的抓緊了自己的裙襬。
 
經過一番搜索,在許墨身後的口袋找到了鑰匙,也感覺到,他似乎瘦了很多。
 
拿著鑰匙開了門,打開燈,屋內的擺設和三年前比並沒有差太多,只是少了自己的痕跡。
吃力的把許墨甩到了床上,擦了擦他頭上的汗,碰了碰他因酒醉而紅了的臉龐。
循著記憶走到了廁所,找了塊毛巾沾了水,看到了桌上的紫色馬克杯。
 
那是買給他的情侶杯,那時候覺得和他眼睛裡的顏色很像,沒想到他現在還在用。
呵,桌面不換,住址不換,杯子也不換,許墨你是這麼懶的換的人嗎。
 
我打開衣櫃找出了他的睡衣放在床頭,用濕毛巾輕輕擦過他被汗浸濕的臉,猶豫該不該幫他換身舒適的衣物。
已經分手了這樣子不妥吧…
可是又不是沒有看過…
管他的,幫他換好睡衣就走,反正只是盡一個照顧醉漢的義務而已。
 
當我躡手躡腳的解開了許墨襯衫的一整排扣子,拉開了他西裝褲的皮帶,突然感覺到被一陣力量將自己拉著往前倒。
我倒在許墨的懷抱裡。
靠著他滾燙的胸膛,聽到了他不平穩的心跳聲,下意識的想要掙脫他的懷抱,他卻將我的腰環得更緊。
「許墨,你醒了?」我試探的問。
『不…不要走。』我彷彿聽到他的呢喃聲,如果是三年前的他說的話,我肯定不會走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68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戀與製作人|戀與製作人|李澤言|許墨|同人文||HE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unnyjan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戀與同人-星火 08... 後一篇:戀與同人-星火 1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