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第二十章-想成為緋櫻的飛鷹 Set Up by Feiyin Zhao

作者:K.I│2020-07-02 22:00:18│贊助:6│人氣:43

  不知何處,組織的主使,一襲價值數萬的手工深紅大衣,帽子別著黑玫瑰的老女士,看著電腦螢幕上傳來的訊息,突然將桌上的昂貴茶壺猛摔於地。

  壺內的進口茶因破裂四處濺灑,身後顫抖的女僕立即替她清掃,而主使的眼神,卻好似沒有半點情緒,連蚊子飛過眼前都沒有眨一下。

  「可悲的薔薇館,她們想玩到什麼程度?」

  低沉、緩慢的嗓子,透露出歲月年華痕跡,同時有股不寒而慄的壓迫。

  「先是親衛隊的林蛇莓,再來是白梨花,可見妳們的目標,是『我本人』吧。呵呵,妳們不會是第一個失敗的,但,妳們將會是下一個。」

  一旁的女僕膽戰心驚的收拾破碎的瓷片與茶漬,突然,她不小心用抹布擦到主使的靴子,這瞬間,她的心臟都要停了。

  「起來。」她拄起手邊的枴杖,自己慢慢站起身。她看向那渾身顫抖,完全不敢正視她的女僕,拍了拍她的臉並說:「毋須緊張,妳也跟了我多久,三年有了吧?怎麼就這麼放不下心呢?這話說,妳也還沒正眼看過我的臉吧,睜開妳的眼,好好看清楚吧。」

  女僕還是有些驚慌,即使被主使托起了下巴也不敢睜眼。

  「快點,這是我賦予妳的權利,我讓妳有資格看我了,妳敢不看嗎?」

  至此,女僕才先緩緩睜開左眼,昏暗房中,她瞧見是一張有許多皺紋與傷痕,滄桑而令人畏懼的女長者面容。

  「好了,回去做妳的事吧,這裡我讓其他人來處理就好。」

  她放心的讓女僕趕緊轉身。卻在這時,她從拐杖裡緩緩抽出長刀,面色無變,直接從女僕背後刺穿,「唔喔喔──!」她是絕望加懼怕的叫不出聲。

  那刀拔出來,鮮血直流,她瞪眼皺眉的看向主使,隨後被從下顎往上貫穿腦袋,翻過白眼直接死去。

  「解氣多了。」

  主使抽劍回拐杖中,看著女僕的屍體,她完全沒有半點猶豫或不惜,反而對於煩悶獲得發洩感到輕鬆許多。

  她拄著拐杖就這樣,緩緩的離開房間,並毫不在意地向外頭呼了一聲:「來人,把這清理清理。」


  白梨花大廈的十七樓門口處,張小圓、周楚琳、徐聖雨、羅奈四人都手持手槍與電擊槍,看了彼此一眼,確認過狀態都準備好後立刻往裡頭踢進去。

  地毯式搜索,對周圍不斷瞄準──這是一層滿是階梯的樓層,似乎向上打通了一層,讓通往頂層十八樓的路變得更高更遙遠。

  周楚琳看了看周圍各種奇形怪狀的樓梯與柱子,沒忍住啐了口:「這什麼鬼建設,建築師是超現實美術系畢業的麼?」

  張小圓則靜靜的觀察:「仔細看,這些階梯和爬梯都不是通上十八樓的,往往到這些形狀奇怪的柱子一半或更高就沒梯子了。」

  正當徐聖雨正想往前一步時,咻聲一響,她的膝蓋被一發子彈擦過,「嗚!」她疼得跌倒在地,小圓立刻扶持她。而羅、周兩人往子彈飛來方向看去。

  十八樓入口處那,有名拿著槍的光頭女子正賊笑著偷窺她們。

  那女子臉上扣著鼻環和刺青,身高較高,一身牛仔外套與皮褲,表情得意的說著:「還真是謝謝妳們一路殺過來啊,礙事的傢伙都死光了,如此一來,保護湯先生的功勞就全是我趙飛鷹的啦!」

  羅奈馬上暴躁的指她大罵:「混帳東西給我下來哦,信不信羅奈把妳的脖子扭斷啊?」

  她突然摀了摀額頭,唐突的想起了一段回憶:「我那白癡老爹,原本要把給取名為漂亮的山櫻花,也就是『緋櫻』,但他根本不知道那兩個字怎麼寫,我的名字就成了『趙飛鷹』……」然後抓狂似的不斷踢擊旁邊的鐵欄杆,不知在罵誰的自言自語:「該死啊!我才是主角啊!這個世界應該以我為中心轉才對!給我趙飛鷹更好的待遇啊!」

  周楚琳揹起了徐聖雨,隨羅奈一起罵:「上面的死傢伙,妳敢開槍傷我們同伴,我待會就把子彈塞回妳的屁眼裡!」

  「噢、重要的事情還是得先做……」她又把槍架回去對準她們,恢復一開始的狂妄大呼:「總之,我還是很謝謝妳們,要不是有妳們耍白癡搞什麼反叛,又把葉冰和蒼井薰衣那些傢伙幹掉,都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有我大展實力的時候呢。」

  張小圓嘆了口氣:「在妳眼裡,同伴就只是利用的工具嗎?」

  「不然呢?妳期望在這個現實世界講什麼『羈絆』或『我們一生一起走』的鬼話嗎?我告訴妳啦,我可是俱備她們所有人的能力,甚至更上一層樓!現在妳們全是熱漢堡排上的起司,抽水馬桶裡的屎,絕對無法逃脫我趙飛鷹的手掌心啦!」

  她狂妄地按下手邊遙控器的按鈕,下方樓層便開始釋放出青綠色的煙霧氣體。

  徐聖雨只輕輕聞到一點,馬上高呼:「這味道我在高中做實驗聞過,這是高濃度的『氯氣』。吸入過多會血管破裂,器官腐蝕暴斃的啊!」

  揹著她的周楚琳見現場有這麼多梯子,也喊:「往高處爬就可以了吧?那我們爬樓梯啊!」

  張小圓回:「當心,這裡是她的地盤,每一步都必須小心,何況這邊的樓梯與柱子如此不自然,肯定是她有所設計。」

  「被發現了嗎?沒差,我的確有設下陷阱啦,但我和王美那種半吊子的凌虐陷阱可不同,我一出手,就是要妳們直接死去。」趙飛鷹賊笑的連開好幾槍,不中,突然又陷入回響的喃喃自語:「仔細想想,動畫裡的主角不是都會一次挑戰好幾個敵人,就像勇者單挑一大群雜碎反派嗎?哼哼,我趙飛鷹果然才是主角!只是有點奇怪……主角打敵人不是都該一槍就打中嗎……」

  此時張小圓一行人加緊腳步衝向她那端的樓梯,正要越過中間一道柵欄,那柵欄竟突然炸裂開來,扭曲的尖枝像荊棘般外露,一碰觸就將割破皮流血的程度。

  趙飛鷹瞇著眼,高興的喊:「真是一幫智障!我說了我趙飛鷹的陷阱是很強大的,剛才那發沒炸死妳們,現在也能把妳們困在那慢慢毒死啦!」

  羅奈第一個感到不適,或許是因為她矮小所以最先吸到毒氣,咳了好幾聲,同時摀住嘴不敢呼吸。

  趙飛鷹又得意的說:「別抵抗囉!妳們沒辦法改變現實的,妳們的未來只有『絕望』,要是敢越過那破欄杆,保證妳們被刮的流血噴肉,但不過來就得聞毒氣聞到死,所以妳們只是在選比較喜歡的死法罷了!」

  周楚琳忽然將徐聖雨交給張小圓,起初沒有人明白她的作為,沒想到,她靠向尖銳的破碎欄杆,背對尖刺,面向自己夥伴們開口:「過來、我讓妳們過去……」

  徐聖雨張大眼訝異:「如果妳把我們抬過去,妳自己一定會受傷的!」

  「不受傷會死,死也要先受傷,那受傷有什麼好怕的?」周楚琳眼神中的確不帶有一點恐懼,或許她的肢體的顫抖透露出她還是有些畏懼流血的,可她的眼神,的確是死了也沒關係,像是「壯士」一樣的表情:「快點,湯先生就在上面,我們只差這最後一步了,快來啊──!」

  羅奈吐出一口血,隨後最先加快步伐衝過去,抵達周楚琳面前那一刻,她將她的腳抬上去,而楚琳的背與手的確遭鐵欄刺破,即便如此,她也只是慘叫出聲,劇痛的手沒有半點退縮。

  「真是諷刺,這情況和我們簡直一模一樣……毒氣就像是組織的壓迫,破碎欄杆是反叛的危險,我們勢必得越過這流血的阻礙,才能跨過被滅殺的命運,創造新的機會與世界!」張小圓也揹著徐聖雨,在周楚琳的犧牲幫助下越了過去,她馬上感動得回頭說:「謝謝妳,楚琳姊姊……」

  最後,周楚琳也滿手冷汗與鮮血,自己忍著被尖刺插穿的痛,慢慢地越過來:「說什麼『沒辦法改變現實』這種屁話……我連命敢捨棄,哪有什麼改變不了的……」卻在抵達另一端時,她因失血與疼痛過度而昏迷過去,羅奈馬上也像剛剛那樣的將她揹起。

  看著為了拯救自己與同伴而昏去的周楚琳,羅奈眼眶泛紅,沉默一會,更大聲的對上面趙飛鷹吼罵:「你個王八烏龜蛋!羅奈一定要狠狠扁到妳頭都歪掉啦──!」

  「我好怕噢──嗚嗚……妳她媽的!嚇唬我還是省省吧,我老趙不是沒被嚇唬大的。現在我一槍一槍把妳們打死,想活命的話就跳舞吧!」

  趙飛鷹又開了幾槍,揹著楚琳的羅奈還真的得不斷跳躍閃避。可光是她一人就有些難躲開,何況是背後還揹著人,幾次她閃避不開,手臂和腳踝都被子彈劃過噴血了,她仍不放棄也不停下,寧願用自己身子擋著,也不讓重傷昏迷的楚琳再任何一點受傷。

  正當趙飛鷹狂熱的開槍掃射時,一發子彈逆向飛來打穿她的耳朵,她當場發出比母雞還尖銳的叫聲。

  羅奈疑惑又意外的轉頭看去,沒想到舉槍的人,竟然是徐聖雨。是她忍著膝蓋傷站了起來,用手槍指著上方的趙飛鷹,而她一語不發,只有繼續看著趙飛鷹,雙目充滿著堅韌的意志。

  「居然敢害我破相……去妳們的!吃屎吧!」趙飛鷹氣得狂按按鈕,周圍的毒氣更劇烈頻繁的釋放。

  此時羅奈更撐不住了,徐聖雨也同樣,兩人只得一起揹起周楚琳,往最靠近的柱子階梯不斷上爬,那是個複雜的螺旋階梯。

  沒想到當她們抵達階梯頂端時,一把險惡的屠刀突然彈出,霍霍如劊子手般的自動逼向他們。

  趙飛鷹更高興的手舞足蹈起來:「哈哈!剛才張小圓那長腿婊子提醒妳們的難道都忘了嗎?這些柱子和階梯的設計可不是平白無故的,就是等妳們為了躲毒氣爬上去,才能正中下懷的砍掉妳們腦瓜子的陷阱啦……」可她才說完這句話,內心頓時覺得不大對勁:「對了,張小圓人呢?」

  緊蹙著眉,轉過頭,張小圓不知何時利用最高柱子的樓梯爬上,並從梯子頂端跳到天花板上的大型吊燈,再用吊燈盪到自己所在的安全區內。

  「幹你娘!」趙飛鷹慌的馬上舉槍要射擊,可小圓的踢擊更快的擊中她,將手槍踢從高台掉落至已滿是青霧的地面一帶。至此未完,小圓又接著一拳灌在趙飛鷹臉上,收手時順勢搶過遙控器,阻止了陷阱與毒氣的繼續施放。

  「妳也太可愛了吧?張小圓……」趙飛鷹嘴角揚起,撕牙裂嘴的笑:「妳以為靠近我,就等於贏了嗎?」

  小圓還沒反應過來,趙飛鷹又按下身邊的按鈕,一把一樣的霰彈槍又從一邊竄出,她只來得及往前一躍閃避,卻仍不幸被一枚流彈擦過脖子。

  趙飛鷹接著衝上去掐住張小圓的手腕與咽喉,貼近她的臉,惡狠狠地說:「以防妳不知道,我可是有心理學和犯罪學雙碩士學位的女人,妳們這些垃圾的行為和心態我都瞭若指掌。加入黑道不過是我發現黑社會比社會更好賺大錢罷了。既然如此,妳怎麼覺得妳鬥得過我文武雙全,完美無敵的趙飛鷹?我可是出生來做主角的人呀!」

  張小圓即使脖子都被勒住了,表情還是沒有一點驚慌:「我可能和筱風姊姊說的一樣,有時中二了點。但您的話,簡直比幼教片的主人翁還幼稚天真呢。」

  「妳這傢伙,囂張個屁……」槍聲剎然又響,趙飛鷹抖了一下,可她沒有鬆開掐住張小圓的手臂,只是往羅奈那看去,是她開槍的。

  但羅奈那槍的子彈不知道在打哪,根本不是朝趙飛鷹,但趙飛鷹知道她下一槍一定朝自己開,馬上轉過身來將張小圓抵在前方,當作肉盾擋彈。

  趙飛鷹笑呼:「原來妳們想玩聲東擊西呀?還是叫調虎離山?管他的!反正不管是調虎離山還是愚公移山,這個長腿蕩婦的未來都只有絕望……」

  「我說了,您真的太幼稚、太天真了。」

  張小圓冷靜的說完,趙飛鷹才感覺到不妙……一旁搖擺的大型吊燈直衝而來,插穿趙飛鷹背後的尾椎,並衝力過猛的持續擺盪,而前方的張小圓則是被撞開至一邊。

  原來,剛才張小圓從吊燈上跳過來前。刻意用力的蹬了吊燈一腳,如此一來,吊燈便會保持搖晃;而羅奈開的那槍打的是吊燈的保險絲,一旦斷裂,吊燈便會失去限制,更大幅度的搖擺,也就失控般的衝向她們,但又因趙飛鷹試圖拿張小圓擋彈而轉向,因此,遭吊燈從背後刺穿的人也只有她一人。

  張小圓站起,看著掛著趙飛鷹持續如鐘擺左、右、左、右晃的大型吊燈,默默的舉起手槍,瞄準吊燈最上方的懸吊扣環,並在趙飛鷹從自己面前晃過的瞬間,對著她那憤怒又驚慌無助的表情說道:「妳說我的未來只有絕望?但是妳,連未來都沒有。」

  說完,板機扣下,燈繩一段,整座大型吊燈在擺盪出平台範圍外後落下。

  「我操妳全家啊啊啊──!」粗鄙的辱罵吼喊中,趙飛鷹急速落下,最終落下的點,竟巧妙的是剛才她自己炸開的欄杆,「嗚哦!」

  她悽慘的被染滿周楚琳鮮血的尖刺貫穿腹部,更致命的是,她剛才自己釋放的濃烈毒氣仍未散去。

  「我應該是主角才對呀……怎麼可能……我趙飛鷹居然……噁嗚啊啊──」

  在毫無用處的掙扎中,她吸入更多毒氣,但身體被串在尖刺欄杆上的她根本無法動彈,每個抖動都是徒增自己的痛苦。

  不久,她全身器官受毒氣侵蝕腐壞,七孔溢血,表情仍保持不敢置信,最終徹底慘死。


  待毒氣散去後,徐聖雨與揹著楚琳的羅奈才跟著登上張小圓那的平台。

  周楚琳醒來,她發現,自己和中毒虛弱的羅奈靠在一起,與其說是靠在一起,其實是她躺在羅奈的肩膀上。

  「嘁……」可楚琳察覺後馬上彈起來:「我才不要靠著任何人,我自己能好好站著……」

  「妳──」而羅奈看著這樣的她,想起稍早她還是那樣淚流滿面的抱著自己,突然感到有些矛盾。但,看著周楚琳堅定不靠任何人的姿態,她也只有摸摸鼻子。


  終於,破除了白梨花護衛隊的所有敵人,薔薇館一行人到達頂樓十八樓處。

  面對那扇斑駁的門,她們仍未卸下戰鬥準備,一齊吶喊出聲的闖進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61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幫|鬥智|暴力|血腥

留言共 1 篇留言

塵結
幫女僕姐姐|//

07-02 22:35

K.I
日常上香 XD07-02 22: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十九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十一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貓狗鳥糞 貓狗蛔蟲
如果有人把動物飼料當零食吃 請搜尋 人體內的怪物停止長大(犬蛔蟲 ESBL大腸桿菌 腺鼠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