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翻譯】《將愛拒於門外》番外篇〈被愛拒於門外〉

作者:米夾│2020-07-02 20:49:10│贊助:0│人氣:37

這篇番外篇其實已經公開在日本的官網上滿久了,但好像都沒看到有中譯版,所以我就自己來翻了。我只是希望讓台灣的讀者也能看懂這篇故事,如有侵權還請告知。

《將愛拒於門外》的番外篇其實有兩篇,一篇是主角哥哥弘樹的故事,一篇是女主角千草的故事。本次翻譯的〈被愛拒於門外〉是前者。


「ひきこもりの兄だった」は「葦舟ナツ」が創作した物語です。
私「米夾」はこの作品を中国語に翻訳しただけで、その中から何の利益も得ていません。
もし何かありましたら、ここ(私のツイッター)にご連絡お願い致します。



被愛拒於門外

作者:葦舟ナツ


  安靜也有聲音。

  那聲音很細微,就像是遠方某個城鎮敲鐘後留下的殘渣。

  我不知道那個聲音究竟是從我的體內,還是體外發出的。

  只不過那聲音是如此清澈,聽了讓我感到既放鬆,同時又好哀傷。

  不刻意去聽是聽不見的。但只要刻意去聽了,聽得愈專注那聲音就愈會無限放大,穿進耳朵深處,直逼腦門。

  難道只有我聽得見這個聲音嗎?

  在媽媽、啓太,與家裡空氣都悄然沉睡的夜裡。

  在電腦螢幕發出的,冷冰冰的光線中。

  喀答、喀答、喀答、喀答。

  我沒有人可以問,所以就上網找答案。

  才輸入到「安靜 聲」,底下就出現了「安靜 聲音」的預測查詢字串。我懂了這聲音不是只有我才聽得到的。

  就連現在這瞬間,世上也有某個人正在聽著一樣的聲音嗎?

  我閉上眼,仔細傾聽追溯那細微的聲音。

  那聲音就彷彿燭火的尖端輕輕搖曳,又漸漸安定。最終,趨於一致的音調穩穩響了起來。它佔據我的腦袋,無邊無際無限地膨脹⸺

  咳咳。

  隔壁房間傳來啓太的咳嗽聲。

  於是原本響徹我腦中的聲音,戛然而止。


 
  我用著網路,夜空就逐漸泛白。

  本來沉在了夜底的生物氣息,倏然瀰漫到空氣之中。

  鳥兒開始鳴叫,朝陽朦朧浮現在緊閉的窗簾後,車輛往來的聲音不斷增加。

  ……早上,又到了。

  光線與生物的氣息彷彿透明液體,濕冷冷地滲進我胸口。

  隔壁房間傳來地板的咿呀聲。啓太醒了。

  我走出房間來到沒有人的廚房,在桌子前坐下,等待媽媽和啓太。

  他們兩個人的早餐,對日夜顛倒的我來說成為了晚餐。

  啓太先來了。

  「早。」

  他無視我,在吐司塗上人造奶油。

  「啓太,今天好像是你高中畢業典禮?」

  無視。

  「你後天就要搬出去了耶。欸,是什麼時候要走啊?」

  無視。

  「……你搬出去,我就清靜多了。要滾就給我快點滾啦。」

  啓太像是用杯裡的水把土司吞下一樣迅速吃完,還不到五分鐘就無言地起身了。

  過一下子,這次換成是媽媽來了。

  「早。」

  「早。」

  「今天是啓太的畢業典禮呢。」

  往吐司塗上薄薄的果醬,媽媽邊吃邊感慨地說。

  「對啊。」

  「真的過得好快喔,啓太馬上就念完高中了。最近啊……」

  媽媽繼續說著。當她說到中斷處,我就適時給予回應。

  然後,在話題告一個段落時,我儘可能若無其事地問道:

  「媽,妳知道後天啓太是什麼時候要走嗎?」

  「他好像沒特別決定。……別說這個了,弘樹你沒食慾嗎?」

  被她這麼一說,我往下盯著只咬了兩三口的吐司。

  「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

  我身體並沒有不舒服。只是最近不知怎麼搞的,不太想吃東西。

  媽媽看起來有些遲疑,但還是起身了。

  「那,媽媽要準備出門囉。答應我要乖乖吃飯,好不好?」

  然後我就一個人,被留在了桌子邊。

  和留有我齒型的吐司互相對峙,我又咬了一口。

  說到底,為什麼我就非得吃東西不可呢……。

  我半強迫自己把口中乾巴巴的東西吞下,舔唇,接著再咬一口。

  不知道什麼時候,湯姆輕輕搖著尾巴走到我腳邊。我伸出手撫摸牠頭上柔軟的毛。

  當我好不容易吃完一片吐司,媽媽和啓太都早已經出門了。

  家裡明亮又空蕩。

  為準備晚飯我用電鍋設定煮三人份的米,回房後,我在攤著沒收的軟趴趴床鋪躺下。

  感覺最近有點消化不良。就好像吐司在胃裡變成了布還是什麼的一樣,有種噁心的異物感。

  即便如此,我也是總算睡著了。

 
    ◆
 

  哇啊⸺。

  啓太又在哭了。

  哇啊⸺。

  黑暗中,我感覺到隔壁床上的媽媽起來了。睏得不得了,我從意識的另一端聽見媽媽在安撫啓太。

  「小啓,怎麼啦?」

  「想喝奶奶?還是尿尿了?」

  「……唉,都不是?那是怎麼啦?」

  那聲音聽起來有點疲倦。

  「你到底為什麼要哭?」

  無論媽媽怎麼做,啓太都還是哭得好像要把夜晚給撕裂一樣。

  接著。

  「你真的是給我夠了!」

  媽媽發飆了。

  啓太一下子停止哭泣。

  然後下個瞬間,他又哭得更大聲了。

  「你為什麼就是哭不停啊!為什麼!」

  「吵死了!閉嘴!你給我閉嘴!」

  「你很吵!閉嘴啦!」

  兩個人的聲音都愈來愈大。

  啓太好像是嗆到了吧,邊哭邊咳的聲音聽起來很痛苦。

  完全醒了過來,我爬起身,對媽媽這麼說。

  媽媽,好了啦。別罵啓太了。

  然後我就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別再哭了啦!……欸,算我求你了安靜點。」

  因為就連媽媽也在哭。

  「……為什麼都是我……為什麼……。」

  為了不要看到媽媽的哭臉,我從棉被裡爬了出來。

  我把一邊咳嗽一邊大哭的啓太抱到腿上,把他的口水和鼻涕,還有滾滾流下的淚珠通通擦乾淨。

  「啓太……啓太……」

  一邊用手安撫著他,我不斷反覆呼喚他的名字。啓太還是在哭。但他的哭聲隨著時間經過愈來愈小,終於,哭完最後一聲後,他用黑溜溜的眼睛盯住了我。

  見機不可失,我立刻對他露出笑臉。

  「啓太真是個乖寶寶呢⸺,乖寶寶、乖寶寶。好乖好乖,啓太是個乖寶寶……。」

  終於,啓太看起來睏了。

  媽媽還是在哭著。

  我繼續哄著啓太直到他穩穩睡著。這下應該就沒問題了吧,我這麼想,然後把他從腿上放到了床上。

 
    ◆
 

  傍晚,我睜開眼睛。

  廚房傳來東西碰撞的聲音。

  一看,原來是媽媽正從超市購物袋裡取出現成的菜餚。今天吃的是肉丸子和通心粉沙拉。

  媽媽與啓太的晚餐,對我來說成為了早餐。

  「媽,妳回來了。」

  我對媽媽這麼一說,她就注意到我,抬起了頭來。

  「我回來了。」

  「畢業典禮怎麼樣啊?」

  「很棒呀,班導師都哭了呢。」

  「哦,這樣啊。」

  「不過啓太一直都一臉不開心的樣子。」

  「哈哈,想像得到。」

  他居然帶著那副表情參加畢業典禮啊。

  腦中浮現啓太平時那張面無表情的死人臉,我露出苦笑。媽媽把肉丸盛到盤子裡,放進微波爐開始加熱。

  「……啓太人呢?」

  「他說今天要跟同學在外面吃。」

  不久,「叮」的一聲,肉丸子酸酸甜甜的氣味充滿了整間廚房。

  我盛好兩碗飯,排到桌上。

  「弘樹,你吃那一點點就夠了嗎?」

  端著裝了肉丸的盤子,媽媽看見我碗裡的飯,瞪圓了眼睛。

  「最近沒什麼食慾。」

  「你身體真的沒有哪裡不舒服嗎?」

  「就說只是沒食慾而已啦。」

  我猶豫一下,挖了幾匙通心粉沙拉盛到飯上開始吃。

  過了一下子。

  「也吃點肉吧。」

  媽媽把裝了肉丸的盤子往我這邊推過來。

  「我不用啦。」

  我推回去。

  最近,我總是在想。

  這些肉原本都是活著的動物,是為了要給我們人類吃才被殺掉的。不,不只是肉而已,連這些青菜和穀類,所有東西原本都是活著的。

  每天每天,都有許多生命為了我這種人而消失。

  但我的生命,又真的有值得其他生命來為我犧牲嗎?

  「還是多少吃一點吧。」

  媽媽又把盤子推過來。

  看見那些肉丸,我突然感到胸口一陣噁心。

  「媽,我有點不想再吃肉了……。」

  「?你以前不是很愛的嗎?」

  「沒有,對,可是……。」

  我應該要怎麼說才好呢?

  就在這時,啓太回來了。

  「你回來啦。」

  啓太沒有回應。

  他看都不看我們一眼,默默走去洗手台洗手。媽媽對著他那副背影,瞇起一邊眼睛,硬聲說道:

  「啓太……啓太!給我轉過來這邊。」

  啓太擦著手,看起來百般無奈地回過頭來。

  媽媽說:

  「你都沒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說什麼?」

  「比如說『感謝媽媽讓我讀了三年的高中』啊。」

  啓太的臉微微抽動,吐出幾個字:

  「謝了。」

  「什麼『謝了』,你這孩子就不會好好道謝嗎?你該不會在外面也都用這種瞧不起人的態度在說話吧?基本的禮貌要有,這麼沒常識以後出去只會吃虧的。……對了,你去打工的地方跟人家好好道別了沒?」

  煩死了,啓太在口中低語。

  「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沒聽清楚,媽媽帶著一臉嚴峻的表情回問。

  「打工的地方我明天本來就會去道別啦。」

  「媽要不要也陪你一起去啊?」

  啓太的臉扭曲了。

  「拜託,畢業典禮就夠了,饒過我吧。」

  最近這幾天,他們兩個人一直在爭論,媽媽到底要不要出席啓太的畢業典禮。

  「什麼饒過你!我去可是為你好!」

  「就跟妳說不用去了。」

  接著,啓太瞬間像是看垃圾一樣,瞪了一眼在旁邊看著他們的我。我都還來不及瞪回去,他就離開廚房了。

  唉,媽媽嘆一口氣。

  「那孩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誰知道。」


 
  吃完飯沒多久我就一陣噁心,趕緊跑進了廁所。

  從廁所出來,我正好碰到帶著衣服準備去洗澡的啓太。

  「你後天⸺」

  我話都還沒說完,啓太就走了過去。我對著他的背說:

  「早點滾出去啦。」

  他還是無視。

  漱了口順便洗臉,我回到房間,打開電腦。

  回到只有我一個人的房間裡,我感到稍微鬆了口氣。

  我開始玩起最近很熱衷的線上遊戲。

  過一陣子,啓太洗完澡回來了。大概是在打包東西吧,只聽見隔壁房裡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我聽著那些聲音,精神漸漸集中到遊戲裡。

  我正在練的角色等級提升了。大概是數值超出了當前狀態的上限吧,他進化到下一個階段。

  「喔耶。」

  我忍不住發出聲。

  然後我發現,隔壁房間的聲音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我看向時鐘。

  半夜一點。

  啓太已經睡了。媽媽也睡了,這個家裡還醒著的,只剩我一個人。

  睡著的不只有他們兩個。這整條街都睡著了。

  我聽見安靜的聲音。

  這個聲音白天也存在,但往往會被其他紛紛擾擾的雜音掩蓋掉。

  不過在夜裡就很明顯。當其他聲音通通沉入了睡眠的大海,只有這個聲音在空中冉冉浮現,然後漸漸清晰,茁壯。

  我閉起眼,把身體靠在無腳椅上。

  就這樣維持了一陣子。

  後天……不,已經是明天了。

  明天啓太就要離開家,去念大學。

  我睜開眼。

  其實也沒有其他人在看,但我就是忍不住心虛,儘可能不發出聲地上網搜尋啓太在隔壁縣要念的大學的校名。

  校園的照片,考生、在校生及家長專區的頁面,關於這所大學的歷史,還有關於畢業生的出路……。

  我關掉電腦,再次倚靠上無腳椅,閉起眼睛。

  網路並不是萬能的。

  我想知道的大部分事情,都是上網查不到的。

  現在,他就在牆的對面睡覺。

  ……啓太他,有沒有什麼女朋友之類的呢?

  夜空漸漸泛白。


 
  然後,早晨又一如既往到來了。

  在廚房被啓太無視,聽媽媽對工作抱怨,目送他們兩個人出門。

  明天就會是最後一個一如既往的早晨。

  我洗好晚餐要吃的三人分的米。

  不知道是不是春天快到了天氣不穩定的緣故,我感覺胸口乾癟癟的,肚子卻又好脹。全身上下充滿不協調的壓迫感。

  還是說,其實是我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呢?

  設定好電鍋後,我一如既往地睡了。

 
    ◆
 

  「啓太,又來了!?」

  哇啊⸺。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早晨。

  我被啓太的哭聲和媽媽的怒吼叫醒。聞到尿騷味,我知道是啓太尿床了。

  每天、每天、每早、每晚,這個家都被媽媽的怒吼和啓太的哭聲吵得天翻地覆。

  因憤怒而歪臉咆哮的媽媽固然可怕,但我想,她其實肯定只是難過想哭了而已。要面對不聽話的啓太,面對工作,還要面對好多困難的事情,這些實在太累,所以她才會生氣的。

  當然啓太也是。明明就還什麼都做不到,卻因為各種無可奈何的事情不斷挨罵,他一定也很辛苦。

  你們兩個人,都沒有錯。你們兩個人都沒有錯。

  所以我希望你們不要再哭了。

  我爬起身來。

  「媽媽,我來幫忙。所以妳別再生氣了。」

  我抓住尿濕的床單。

  「啓太,已經沒事了喔。」

  因為我會保護媽媽,也會保護你。

  我把床單拿去太陽底下曬,然後就吃完早餐去上學了。


 
  下課時間。

  大家都在桌子間跑來跑去,大聲呼喊,玩鬧。

  我不喜歡這種事情,我喜歡安靜地待著。

  可是一個人孤零零待在寬敞教室的角落,就覺得大家離我好遠。我明明沒有做任何壞事,卻有種好討厭的感覺。

  時間慢慢地,慢慢地前進。放學的鐘聲終於響起。

  我快步離開教室,打開鞋櫃。

  裡面沒有鞋子。

  為什麼?是我不小心放錯了嗎?我打開旁邊的鞋櫃。

  這時,我背後傳來一陣笑聲。

  回頭一看,有五個同學躲在對面的鞋櫃後,笑嘻嘻往我這邊偷看。其中一個人手上拎著我的鞋子對我晃來晃去。

  被十個充滿惡意的眼神狠狠揪住,我聽見心臟在撲通撲通狂跳的聲音。身體瞬間冰冷,我在腿邊握緊了拳頭。

  「……還給我。」

  「拿得到就來拿啊。」

  我一靠近,五個人就一哄而散,開始把鞋子拋來拋去。

  「叫你還給我。」

  「嘿!」

  「傳球!」

  就快搶到了。卻又馬上被拋走。

  「還給我啦。」

  以拋物線在空中飛舞的鞋子,「碰」的一聲撞到天花板,掉到了地上。

  我伸手去抓。但又先被撿走。然後他們把鞋子丟到了門口外。

  我咬著牙拚命追過去,不知為何,腦海中浮現了今早的媽媽和啓太。

  我不知道媽媽的悲傷還有啓太的哭聲,究竟是從哪裡傳過來的。

  「來啊,在這裡!」

  不過我想,大概就是從這種地方來的吧。

  來自人的惡意。

  我不懂,卻又能懂。大概沒錯的。

  「啊!這傢伙他哭了耶!」

  住手啦。別再做這種事了。

  「愛哭鬼⸺!」

  都是因為有你們這種人。都是因為有你們這種,不懂得體會別人心情的人。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人那麼難過。

  我就只是想安安靜靜地生活而已啊。

  都是因為世界上有你們這種人。

  「哇,這鞋子怎麼這麼臭!髒死了!」

  一個人用力把我的鞋子丟到遠方。

  我追上去要撿,卻在快抓到時從旁邊被踢走。鞋子又滾到了遠方。

  「還給我啦。」

  那雙鞋子,可是媽媽拚命工作買給我的。

  「還給我啦。」


 
  努力拍乾淨鞋子上的沙塵,我踏上回家的路。

  夕陽很紅,民宅和道路都染成了橘色。空氣逐漸變冷。

  「我回來了。」

  回到家,媽媽和啓太都已經回來了。正在疊衣服的媽媽抬起頭:

  「你回來啦。怎麼有點晚,在跟朋友玩嗎?」

  「……嗯。」

  我簡短答道。我說不出事情的真相,死都不想說出來。

  往旁邊一瞧,啓太坐在地板上直直盯著我看。

  「啓太,我回來了。」

  「哥哥。」

  啓太滿臉笑容,踩著不穩定的步伐咚咚咚向我跑來。

  媽媽抱起疊好的衣服走出了房間。

  我從啓太的腋下抱起他小小的身體。

  啓太大聲笑了,笑得天真無邪。就這樣又笑了一陣子,不久,他疑惑地盯著我瞧。那雙美麗的黑眼珠裡映照出日光燈的白光。

  我把力量使勁注入快要顫抖的嘴唇。

  「告訴你喔,啓太。不管你有多痛苦,多難過,我都會一直陪在你旁邊的。我會陪在你旁邊保護你的。」

  「哥哥?」

  「我會保護你的。」

  啓太呆呆望著我。

  我用力抱緊他。

  「我絕對會好好保護你的。」

 
    ◆
 

  我醒來就傍晚了。

  有種吐司還留在胃裡的感覺。

  我在棉被裡發呆了一下。

  隔壁的房間一片死寂。

  我走出房間。

  還沒有人回來。

  我打開客廳的電視。

  空蕩蕩的客廳裡,迴盪著綜藝節目的笑聲。

  我換到別的頻道。

  在播新聞。報導著櫻花開花的預測,與國中生自殺的消息。

  我換到別的頻道。

  在播電視購物。販賣著可以洗淨任何頑垢的清潔劑。

  我換到別的頻道。

  媽媽下班回來了。

  「妳回來了。」

  「我回來了。來吃晚飯吧。」

  「……那啓太呢?」

  「他說要打最後一次工。」

  對了,他昨天有說。

  去家庭餐廳打工的日子,他就會在那邊吃晚餐。

  媽媽從超市購物袋取出可樂餅放進微波爐加熱,並打開冬粉沙拉的蓋子。

  我打開電鍋,把早上準備的三人份米飯添到兩個碗裡。飯還剩很多。

  我像是從邊緣一點點削掉一樣,緩緩吃著滴下醬汁的可樂餅。

  「……這麼沒食慾,要不要去看個醫生啊?」

  在說的是哪一種醫生呢?

  是普通的醫生,還是精神科醫生?

  「不用。」

  不論哪一種,我都不想去看。


 
  我回到房間。

  猶豫了一下,我打開窗。

  摻雜了冬天與春天的風,灌滿房間。

  月亮出來了。

  夜晚安靜的路上響起腳步聲。

  一看,是個年紀和我差不多或者再大一點的,穿著西裝的上班族。

  我關上窗,坐到電腦前。

  我用影音網站看自己喜歡的樂團現場演奏。

  空轉的聲音傳不進我心中。

  我脫下耳機。

  一反常態,時間流逝得安穩而平緩。

  啓太回來了。


 
  隔壁傳來窸窸窣窣的物品聲。

  今晚也是最後一次聽見這個聲音了。

  這麼一想,胸口就有種像是被人用力按住,快要變形的感覺。

  ……說實話,啓太要離開家,其實讓我鬆了一口氣。

  和啓太相處十分累人。

  他總是露出一副好像是自己一個人長大的表情。

  他從不把眼前的任何人當作是人來對待。

  我覺得他是個自私任性又傲慢,非常討厭的傢伙。

  你算哪根蔥啊?

  不管我做了什麼,你永遠都只會無視、無視、無視、無視、無視。

  我有對不起你什麼嗎?

  你怎麼有辦法對人露出這種態度?

  都是因為有你這種人,這個世界活起來才會這麼痛苦。

  半夜十二點。

  啓太睡了,媽媽也睡了。

  夜晚很安靜。

  我聽見安靜的聲音。

  那聲音從裡向外慢慢膨脹,不停膨脹,把我的腦中攪得一團亂。


 
  我聽見啓太翻身發出的微微聲響。


 
  電腦螢幕發出白光。


 
  忽然間。


 
  我想要做點什麼。


 
  可是又不知道該做什麼。


 
  時間緩慢而確實地前進。


 
  夜空泛白。


 
  ……早上,又要到了。


 
  傳來啓太起床的聲音,他走出房間。


 
  叩叩叩,響起了敲門聲。

  「弘樹,不來吃早飯嗎?」

  是媽媽的聲音。

  「……阿弘?」

  「我等一下再吃。」

  早上八點。

  啓太回到房間。

  早上九點。

  啓太房裡傳來物品的摩擦碰撞聲。

  早上十點。

  時間緩慢、確實地前進。

  早上十一點。

  我聽見啓太開門走出去了。

  我感到心臟猛地一縮。

  怎麼辦。

  我起身,來到門前站著不動。

  我的手放上門把,卻轉不下去。

  「阿弘、阿弘,啓太要出門囉!一起來送他吧!」

  媽媽喊著。

  拜託妳了,媽。

  再喊一聲吧。

  只要再喊一聲,我就能動起來了。

  雖然我一點也不在乎啓太,可是既然媽都這麼堅持,那我也只好勉為其難⸺

  我需要一個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

  「唉,算了吧。」

  啓太彷彿打從心底厭惡地說道。

  他的聲音,完全就像是一把刀冷冷刺進我的胸口。

  我不發出一點聲音,微微推開了門。

  媽媽好像說要去準備開車,就先一步走出了玄關。

  而湯姆似乎也知道要離別了,只見牠黏著啓太用鼻子嗚嗚叫。

  啓太靜靜撫摸著湯姆。

  走向玄關的這幾公尺,讓我感覺遙遠得難以置信。

  啓太他大概根本就不會知道吧。

  你這傢伙,根本不知道吧?

  根本不記得了吧?

  第一個發現你會爬了的人可是我。不是媽,是我。那時候,啓太你可是拚了命朝我爬過來的。然後你笑得好開心。還有啊,第一個發現你長牙齒的人,也是我。還有,你的寫字也是我教的。

  每一次最先發現你有新成長的人,都是我。不是媽,而是我。

  喂,啓太,你不知道吧?離你最近陪著你長大的人,可是我啊。

  所以說,不管你到底有多討厭我。誰教我就是你哥。既然你現在要離開這個家了,那麼,我就有責任必須要送你走出門。

  我好不容易才走出房間。於是我說:

  「哇,你現在該不會是在跟愛犬進行感人的告別吧?」

  聽見這句說出口的話,我自己都傻了。

  啓太看了過來。

  我對他露出冷笑。

  不對。

  我真正想說的並不是這些。

  住手,別再用那種看垃圾的眼神看我了。

  因為,我就已經沒有其他能做的了嘛。

  你這傢伙,很討厭我吧?

  不管我怎麼對你,你都只會露出一副很厭惡的態度。你這傢伙,根本就是把我這個人給全盤否定了吧?

  可是沒辦法。誰教就是只有你,我不能在你面前示弱。我絕不能在你面前露出失敗受傷的表情。所以我只能笑。

  不管你有多麼輕視我,我都只能夠笑嘻嘻地面對你。

  默默穿好鞋子,啓太伸展一下背,然後就像是做總結似地拍了兩下湯姆的頭,從地板上背起塞滿行李的大包包。

  看見他這副背影,我才發覺他已經長得好高了。

  啓太伸出手握上門把。

  要走了。他真的要走了。

  這件事突然充滿真實感,壓迫上我的胸口。

  假的。就好像假的一樣。

  我弟,那個還那麼小的傢伙,每天都會跟我面對面的他,現在要走了。他要離開這個家,去到好遠的地方了。

  他已經不需要我了。

  你小時候還是個愛哭鬼的,沒有我就什麼也做不到,一天到晚都非得黏在我屁股後面不可的。

  「啓太。」

  無視。

  他已經連那個看垃圾的眼神都不願對我露出了。

  我本來,應該是全世界最了解你的人。

  可是你慢慢變了。

  現在,我已經連要怎麼跟你相處都不知道了。

  你很討厭我,你一直在躲我。這些我都知道。

  所以,我才更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

  門,開了。

  他真的要走了。

  「加油。」

  啓太回過頭來,露出些許訝異的表情。

  慢半拍,我才聽見自己說出口的話。

  這瞬間,一切都不要緊了,我們用看兄弟的眼神注視著彼此。

  在啓太臉上確實還能看見以前的他。

  所以我說得出口。

  「啓太,加油。」

  雖然我不知道,你接下來要去什麼樣的地方。

  加油。

  「嗯。」

  啓太輕輕點頭,打開門,這次終於走了出去。

  我目送著他直到再也聽不見車聲為止。

  ……說出口了。

  我在原地深深蹲下身子。


 
  休息了一下,我搖搖晃晃走回自己的房間。

  平常這時候我早已經完全睡著了。

  身體快撐不住了。

  我鑽進軟趴趴的棉被。

  明明是白天,卻能夠聽見安靜的聲音。

  隔壁房間,啓太的房間,已經再也不會發出聲音了。

  才剛這麼一想,隔壁就傳來「砰」的一聲。

  是他有東西忘了帶嗎?

  我從床上跳起,打開房門。

  在那裡的是湯姆。

  湯姆在用爪子抓啓太的房門。牠尾巴無精打采地垂著。

  「這樣啊,湯姆。你很寂寞啊。」

  牠用鼻子發出嗚嗚聲。

  「你一直都陪在他旁邊嘛。」

  我緊緊抱起湯姆。

  「……我們都被拋下了呢。」


 
  湯姆伸出舌頭,舔了我的臉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60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jia2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小說〈白夜夢〉後記... 後一篇:【短篇小說】垃圾時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