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異事一:異子【儀式3】

作者:惑言│2020-07-02 12:05:28│贊助:10│人氣:77
  米亞的客房固然很舒適,雙人床很柔軟、蠟燭也散發溫和的光線,唯一的缺點是讓人不想離開,因此當莫卡斯叫我時,我的心情竟有些鬱悶。

  「你要是想多做兩天雜務,可以再多睡兩天。」她這麼回應在心裡抱怨的我,只是當下的我仍然很沮喪。「何況待在客房沒有儀式重要,你以後再睡也不遲。」

  「莫卡斯說得沒錯,所以我們還是暫時離開吧。」瑪提斯在一旁附和,換掉睡衣。

  「我知道。」我轉過頭。「只是雜務一樣要做。」

  不久後,我們三人離開客房。隔壁是宅邸裡唯一一間殺氣騰騰的房間──武器間,裡面擺滿各式各樣的武器。除了米亞常使用的短刀外,還有鋒利的刀劍、斧頭和盾牌,甚至還有指虎和鋼鐵拳套。米亞站在一張擺滿武器的架子前,專注盯著一把鋒利如新月的大鐮刀。它散發著與眾不同的寒冷氣息,比起米亞的刀子出鞘時更教人不安。

  「那是誰的?」我問道。

  米亞有一段時間沒有說話。「泰瑞的。」最後他答道。

  「泰瑞?」我不解地問道。「他不是──」

  「這是他還在艾姆雷村時使用的武器,在他打算懺悔過去你們村子時,他交給我這把鐮刀,說是要送給我。」米亞還很輕鬆地說著,不過連我也聽得出她是在用不同於一般人討論泰瑞那般討論他。「不過這是他的,不是我的,我也不會拿這麼大把的武器殺人。它不適合我,也不會真正屬於我。」

  「那妳怎麼還想看它?」

  她微彎嘴角。「那當然是我期待能夠和那樣的泰瑞再見上一面啊。我們有三百年沒有見面了,說不定我會藉由這次的事情再見到那樣的泰瑞,即使只有一天也好。」

  那是景仰。平常的米亞是絕不會用這種語氣和村子裡的泰瑞說話的,可是一談到以前的泰瑞時,米亞馬上變了,我聽得出她對泰瑞的景仰,以及再清楚不過的盼望;她和泰瑞一定認識很久了,久到她會對從前的他有某些特殊的感情。

  「不過呢,也許我不會再見到那樣的泰瑞了,所以我還是拿穩自己的刀子吧。」米亞離開放著鐮刀的架子前,走到放著刀子的架子,從中挑了一把深色木柄的刀子。「八白年,這次大概就夠了吧。」她指的是下了詛咒的年份。

  我們是最後一個下樓的。其他人已經在客廳等我們了,他們手裡拿著自己的武器,表情認真,不帶一絲散漫。一些倉庫的人也聚集在這裡,歐克雷塔的長柄鐵鎚擱在他身上、寇斯勒則將三爪鋤頭放在肩膀,有他們在令我安心許多。狼人和庫多吸血鬼站在屋外,透過窗戶探進頭來,把窗戶擠得沒有空氣流動。

  「看來大家都到齊了,很好。」米亞滿意地點了點頭。她走到我背後,手搭在我的頭上。「你們一定都迫不及待,想把對我的小僕人動手的敵人找出來殺掉。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還得去參加儀式,這可是為了讓我們有十足的勝算而準備的,可別有人缺席了啊。」

  「倉庫的人一個也不會少,尤其不會放過膽敢動卡羅一根寒毛的人。」歐克雷塔答道。

  「瑪提斯碰不得,就把腦筋動到卡羅上。」寇斯勒在一旁附和。

  「平淡的生活過膩了,偶爾來點新鮮的也不錯。」伊柏說道。

  狼人則大聲嚎叫,庫多吸血鬼的翅膀急切鼓動著。

  米亞露齒而笑。「看來大家都很喜歡小僕人啊,誰叫小僕人長得可愛,對哪種朋友都來者不拒,而且又是特別的顛心人,怪不得兩個村子、森林裡的動物和會吸血的生物都來助陣了。」她撫摸著我的頭,然而我可不敢隨隨便便甩開,畢竟她可是幫助我最多的人。「至於我嘛,這間屋子是小僕人打掃的,我怎麼忍心讓小僕人受到別人欺負呢?所以了,我們去參加儀式吧,我可嚥不下小僕人受到第二次傷害的這口氣。」

  我們離開米亞的宅邸,朝著舉行儀式的地點前進。地點是一座小丘、上面有一大團用來照亮艾姆雷村的橘紅色火焰,也就是艾姆雷村的精神,而兩村的人就聚集在那裡。我從沒去正眼瞧過艾姆雷村的精神,來到艾姆雷村的目的通常是和倉庫的人交換物品以及在米亞家中做雜務,沒有力氣再爬上那座小丘觀看火焰。我很期待能看見火焰,而且還要在那裡舉行儀式,可以獲得火焰的力量……

  道路開始轉變為上坡,我看見房屋之間宛如落日般的橘紅火光照著我們,在地上投下許多人的影子。除了我們以外,還有許多人從自己的房子裡走出來,朝著火焰的方向而去。有些是艾姆雷村的人,不需提著燈籠,村子的人則需要燈籠引路。但他們的步伐堅定不移,眼神毫無退讓,透露出共同的想法:打倒敵人,恢復村子的和平。

  「那就是明火了,猛烈燃燒、永不熄滅,艾姆雷村的精神象徵。」米亞說道。

  還沒看清楚火的全貌,便先感覺到它的熱度──一波波拍打過來,像要淹沒世上所有寒冷。兩旁的房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砍伐下來的樹幹堆疊而成的小山,再來就是明火。它的光芒明亮得令人不敢直視,橘紅火焰直衝天際,彷彿就要將天空燒成一片火海、把這座小丘燒成灰燼。靠近它才知道何謂真正的炎熱,是從頭到腳都被緊緊纏住,皮膚快要被穿透的炎熱;是心智被熱度吞噬殆盡,感覺不到其他感覺的炎熱。這便是艾姆雷村的精神,能將一切燃燒殆盡的怒火。

  明火前面站著一個人影。我們停下,那個人影朝著我們一步步走來。他是一個外表年約三十的男人,相貌威嚴,眼中帶著雨天一般的沉鬱,彷彿少有事物能使他嶄露一抹微笑。「這些就是妳帶來的人嗎,米亞?」男人問道。

  「全部了,萊格爾,外加我的小僕人。」米亞倒是露出一抹微笑。「還有吸血生物和吃肉生物。克洛爾呢?」

  「去準備武器了,妳需要一把嗎?」艾姆雷村的副村長問道。

  「不了,我自己有準備。」她拍了拍口袋。

  「那麼就開始舉行儀式吧。那些敵人未免也太放肆,竟敢對同一個人一再動手……」他自言自語地說道,接著陷入沉默,臂對我們凝望火焰。

  「你們的武器,還ˊ有堅定的心智都帶來了嗎?」萊格爾轉過身,聲音如羽毛落地般細不可聞。

  「屋主。」黑翅站在我旁邊,手裡拿著我的棍子。「我替你拿來了。」

  「謝謝你,黑翅。」我感激地接過棍子,將它立在身側。其他人也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笛子短刀、三爪鋤頭、還有其他人自己的武器,這些人通常是艾姆雷村身手不凡的人,擁有更強大的力量和更堅定的心智,例如倉庫的人或是米亞。

  「有些人沒有武器,而是屋子被毀的莫勒村居民。我並不會叫你們拿起武器殺人……但你們的心中仍然受傷,因此你們得將傷痛轉為祝福,使每一個前去討伐的人們接受祝福,保護他們不受傷害。」

  拿著燈籠的人點了點頭。埃芙亞握緊拳頭。

  「我們過了許多年的平靜生活,儘管兩村迥然不同,除了偶爾發生的零星事件,並沒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事情。」萊格爾的聲音彷彿沉眠百年之久,力量因沉睡而隱藏。然後力量開始湧現。「但有個人身上發生的事卻和我們所見過的截然不同,從他自己一個人、他周圍的人,甚至是全莫勒村的人,他所遭遇到的一次比一次嚴重,這在也不是他一個人的私事了,而是我們所有人的尊嚴,無論這件事背後的目的為何,放任它在我們的眼皮底下發生就是在侮辱我們。

  「也許一開始只有卡羅的朋友願意保護他,但如今莫勒村也被毀了,艾姆雷村是不可能袖手旁觀的。我們既不會允許他們受到傷害,亦不會讓卡羅被那些敵人奪去生命。他也是莫勒村的一份子,而我們艾姆雷村便是為了向欺凌莫勒村的人報復而存在的。」

  萊格爾的音量不變,力量卻更強了。「我們的敵人身分不明,卻無庸置疑是個強大的心使。敵人既有能力讓卡羅死過一遍,一定有能力讓他再度死亡。但既然你們有決心要捍衛卡羅的性命和我們的尊嚴,你們就該用決心證明自己有能力打倒敵人,否則你們根本沒資格向任何敵人報復。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他說完以後轉身面對火焰,接著做了一件令人驚駭至極的事──將手伸進明火之中。

  「只有毫無畏懼的艾姆雷村人才能毫髮無傷。」莫卡斯想道。

  萊格爾收回手,連帶拿著一樣東西──一把熊熊冒火的斧頭。雖然火的熱度驚人,我還是能感受到那把斧頭的力量,來自萊格爾心中的怒火。「把你們的武器丟進火裡,沒有決心的人只會毀了武器和手。一個真正有決心的人,他的火焰會像這樣。」他舉起斧頭,上面的火焰隨即由橙紅轉為詭異的藍色,染在每個艾姆雷村的人臉上。

  「你們有這般決心嗎?」他問他們。

  一些缺乏決心的艾姆雷村人看著彼此,他們雖景仰萊格爾的力量,卻更害怕自己會被燙傷。然後有個男人鼓起勇氣走到明火前面,手中握著棍棒。

  「反正人家都辦得到了。」他大傷喊道,像要驅除內心的不安。「我有什麼好害怕的?」他將手中的棍棒握緊,仍帶點慌張地將手伸進明火之中。

  然而那個人沒事。

  「你擁有決心,雖然不是堅定如一的地步,至少也比其他人要好多了。」萊格爾點了點頭。「把你的手抽出來吧。」

  那個人把手抽出,他的棍棒燃著火焰,明亮且帶著高熱。

  「這就是那個人的力量。」萊格爾目光銳利地盯著躍躍欲試的人們。「現在……還有誰自願?」

  人們一一走上前來,畏懼著明火的人、無所畏懼的人、充滿決心的人,他們齊聚在這裡,為的是艾姆雷村的力量源頭,可以讓他們的力量增強好幾倍的地獄怒火。然而還沒把手裡的武器伸進火裡,喪失決心的人早已逃之夭夭,遠離高溫難耐的火焰,他們都是艾姆雷村裡品行低劣、欺善怕惡之人;留在明火前的人也有一半的人遲遲不敢伸手,他們比最差勁的人好上一些,但也沒有好上哪裡去。然後是一般人,諸如倉庫的人。

  「卡羅可是倉庫的朋友,這筆帳我們一定會討回來。」歐克雷塔將鐵鎚從火中拉了出來,明亮的橙紅火焰在他的武器上大放光明,引來一群人的連連驚呼。

  「你真的對卡羅頗有興趣。」一旁的寇斯勒將熊熊燃燒的三爪鋤頭立在地上,同樣使一群人望之卻步。

  接著輪到米亞。她幾乎是一派輕鬆地將刀子插入火焰中,然而她絲毫沒受傷,顯然是明火畏懼她大於她畏懼明火。

  「卡羅可是我的好僕人,打從我拯救他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要成為我的僕人。」她的語調輕柔,但是是她慣有的生氣語調。「現在那些該遭天譴的傢伙是怎麼回事?竟敢傷害我可愛的小僕人嗎……」

  她說著將笛子短刀抽出來,那一瞬間我感覺到強大的恨意在這座小丘上壟罩,如下雨前窒悶的空氣沉重。接著刀子冒出異樣的幽幽藍焰,那是將千百年的恨意集於一把刀子上的火的恨意,凡是被那把刀劃過的人必定會全身著火,在高溫和劇痛下痛苦至死。

  「小徒弟,這是我的決心,」米亞在一群人注視下離開明火,走到莫卡斯面前。藍色火焰在米亞手上猛烈地燃燒著。她將刀子舉到莫卡斯面前。「妳自己的有多少呢?」

  「不會比妳少的。」莫卡斯說著走到明火前,將笛子短刀伸進火裡。

  「卡羅是我的朋友,從我分裂出來的那一刻起,他就是少數願意讓我繼續活下去的人。他不但接納我,甚至相信瑪提斯和我能和平共處,不會傷害不該傷害的人。我不懂莫勒村的規矩,但我知道要報答卡羅,至於方法就是這個。」她抽出手中的笛子短刀,耀眼的藍色火光在笛子短刀的刀身堅定地燃燒著,呼應她內心堅定的想法。她手中的藍色火焰幾乎和米亞的一樣純粹,那是為了一個人而挹注如此強大的心力。

  我走上前,明火的熱度高的像要讓皮膚崩裂般,彷彿再前進一步身體就會溶解。瑪提斯在心裡替我打氣,我的心裡頓時充滿勇氣,火焰也不再高熱。我將棍子的一端伸進火焰中,再來是整根棍子,最後是我的手。我在心裡點燃象徵堅定的綠火,向眼前的明火說出祈求。

  「我只想知道他的目的。」我這麼說著,隨後拉出棍子。

  起初是紅色的火焰,和我用普通的火點燃它時沒什麼不同。但接著它開始轉變,橙紅色的火光中竟出現完全與之相反的顏色,從一絲不完全的綠色開始轉變,紅色火焰被綠色逐漸吞沒、侵蝕,最後紅色火焰和開始的綠色火焰一樣微弱……最後歸於綠色火焰之中。所有人一言不發地看著我的火焰,小丘上僅存沉默和炎熱。

  突然響起米亞的笑聲,在人們困惑的眼神中迴盪。「小僕人,你真的很有趣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56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7-03 14: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over112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之語世界觀:天文(V... 後一篇:異事一:異子【重蹈覆轍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