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交響J驚悚短篇】這是一篇快樂的故事

作者:交響J│2020-06-30 09:58:35│贊助:2│人氣:28
灰姑娘(灰):最愛吃乳酪蛋糕,父親死後,離鄉背景,身兼三四份工作,養活奢侈的後母及姐姐,償還父親生前的債務。

白雪公主(白雪):超級愛喝威士忌,生性奢侈,由於白馬王子集團倒閉,負債累累,與白馬王子爭吵最後離婚,目前是賣蘋果維生,但是她對蘋果過敏,可是沒辦法,誰叫她是頻果臉。

小美人魚(魚):喜歡吃海帶,被王子拋棄,但喝了巫婆不良品的藥,白天六點以後是人,晚上七點之後是魚,巫婆對復原的藥品開下天價,身無分文的她,只好遊蕩在人間,目前在海水浴場工作。

睡美人(睡):愛吃巧克力,王子救醒了她,逃離長睡的命運,但卻躲不過火龍家族的追殺,被滅國弒夫的她,目前只能靠針線活維生。

交響J.:蟒蛇居的房東。

※ ※ ※

「蟒蛇居」是座落在大蟒蛇故鄉的一棟建築,外表並不老舊,可以看出是剛蓋好沒幾年,挑高的屋頂,內藏一個樓中樓的小房間,圓形的客廳有一張紅色絨布長沙發、黑透光方型玻璃桌,廚房相當寬敞,房間部份,則只有一間主臥室。

貧窮的四個女人,不約而同撕下了「蟒蛇居」的出租廣告,由於「蟒蛇居」的空間分佈,四人一致認為,沒有任何地方,比「蟒蛇居」更適合她們,而且租金很便宜。

第一個相聚的夜晚,同個屋簷下,包含了四種不一樣的人生,但卻有同樣的感嘆──「錢」。

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則萬萬不能。

有感人生之崎嶇,四女興起一陣唏噓長嘆,惺惺相惜的情感,油然而生……

「我們……合夥買樂透吧。」灰姑娘清脆的聲響,劃破屋內寂靜。

其他三個女人,紛紛抬起頭,注視著灰姑娘。

「如果中獎,大家就平分。」灰姑娘接著說道。

三個人露出沉思的表情。

與其要合夥買,不如各自買各自的,但是,一張五十元,一個星期就三百五十元,中獎就算了,至少有回一點本,但若沒中獎呢?錢等於是白花,那還不如去吃大餐。

可是,想要賺取暴利,樂透的確是個希望……

如果四個人每天合夥買一張樂透,一個人平均只要花十幾元,一個星期頂多不到九十元,不是個大開銷,可以負擔。

但是,如果都沒中獎呢?會有些失望,不過,也不至於太心疼,若是只有中幾百元呢?分起來真的很少,但是回本的比例是跟自己買一樣的。

而且,如果是中頭獎,就算是四個人平分,那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花最少的成本,給自己一個翻身的希望……何樂而不為?

「我加入。」白雪公主率先應允。

「那妳們呢?」灰姑娘望著尚未表態的兩個女孩,說道。

睡美人與美人魚互相對看一眼,各自點頭。

「那……以後我們就天天買一張樂透,晚上一起對獎。」

四個女人,相視而笑,今年的冬天,似乎不再那麼寒冷;現實的世界,似乎也不再那麼殘酷。

灰姑娘回到廚房,打開暖氣,捲縮在灶爐旁,美人魚也回到浴室,窩進滿是清水的浴缸,睡美人回到閣樓及白雪公主躺在客廳的長型桌上。

無情的寒風,吹得門窗「嘎、嘎」作響,但這絲毫不影響,入夢的好心情。

※ ※ ※

從那天開始,四個人真的每天都買一張彩卷,通常都是灰姑娘去買,然後把它放在客廳桌子的抽屜裡,新的彩卷堆疊在舊的上面,一個星期對一次。

時間不停的流逝,冬天過去,春天到來,四個人共同買彩卷,大部分是沒有下文的,大家總是笑一笑,到最後,這變成一種例行的共同娛樂,每個星期他們都在客廳集合,一起為一件事情喜怒哀樂。

但偶爾也有中過幾千、百元,不過都是大家一起吃一頓美食,就過去,日子依然辛苦,但有了同伴,感覺也沒那麼難熬。

又是兌獎的日子,四個人開心地坐在客廳,分享這一週發生的趣事,灰姑娘從客廳桌子的抽屜哩,取出最上層的七張彩卷,拿起報紙,仔細的對號,其他三個人,一旁打打鬧鬧,好不開心。

忽然,灰姑娘臉色鐵青,她放下手中的彩卷,含著下唇,眉間的距離,皺縮得緊。

「怎麼了?又沒中嗎?」白雪公主察覺灰姑娘的異樣,不禁開口問道。

灰姑娘低下頭,手指糾結,單薄的肩,不住地抖動。

「還是中太少?」睡美人關心地說道。

大家心底共同的疑問──灰姑娘是怎麼了?

即使,灰姑娘的狀況,是所有人裡最糟糕的,但也不至於,難過成這樣吧。

睡美人拿起桌上的彩卷和報紙,白雪公主、美人魚紛紛湊過去看,剎那間!時間彷彿停止流動,所有的人像被施了魔法般,定住不動。

睡美人掩著雙唇,想要說些什麼,但喉頭像卡了塊石頭般,完全吐不出半顆字!

※ ※ ※

「三億!」這兩個字,在四個人的腦袋裡,掀起不小的波瀾,即使嘴巴上不說,但臉上的神情卻不爭地表露無疑。

沒想到,她們真的中大獎了,三億除以四是七千五百萬,這筆錢可以做什麼呢?還債嗎?對於灰姑娘和白雪公主,這樣的數目可能還不夠。

買解藥嗎?黑心巫婆賣美人魚變身藥水就不只這個價了,何況是解藥?更別提睡美人想重建家園這檔事。

住在蟒蛇居各個部位的人們,懷抱著不一樣的心思,寧靜的夜色中,跳動著四顆不寧靜的心……

如果有了三億,白雪公主就可以再度和白馬王子攜手,重振白馬王子集團,她也可以恢復到以前的日子,穿金戴銀,用最好的,吃最好的。

白雪公主,躺在黑色玻璃桌上,望著吊燈,奢華的景象,栩栩如生、歷歷在目。

如果有了三億,灰姑娘就可以還清父親以及後母的債務,然後留一點錢給後母跟姐姐,她自己就可以遠走高飛,在不知名的小村落,開一間小店,平平靜靜渡過一生,再也不用為掙取一點點微薄的薪水,勞心勞力。

灰姑娘捲縮在爐灶旁,她總是為了別人忙碌,什麼時候……她才能真正為自己活?

美人魚在浴缸哩,不停翻滾著,溼透的髮絲服貼在在頸間,黑心巫婆曾經告訴她,復原的藥水,起碼要一億五千萬,再加上終生保固的話,要一億八千萬……

一億八千萬減掉七千五百萬,還差一億五百萬……她得要怎麼生出這差額呢?家,明明近在咫尺,但又如此遙遠……

睡美人抱著棉被,靠在床頭,望著窗外的月娘,火龍家族的勢力是如此龐大,如果要從牠們手中奪回家園,她一個女子,怎麼可能辦的到?勢必得要僱用傭兵。

而傭兵的索價是如此高昂,武器費用、人事費用、人員折損費用……等,最少也需要一億吧,也許……還會更高,畢竟,重建家園也需要一筆開銷。

睡美的臉上的兩道彎月,就好似毛毛蟲,縐成一團。

如果,三億都是自己的,那就好了……每個人的心中,都帶有這樣的可惜。

※ ※ ※

翌日,睡美人揉揉發疼的太陽穴,粉嫩的小手摀住蒼白的面頰,昨夜她睡得並不安穩,「三億」真是個很大的刺激。

她撥動長髮,彷彿是想讓思緒隨著髮絲的撥開鬆解,畢竟原本就說好要平分,所以不論如何是不能獨吞的……

除非……其他人消失?!睡美人隨即甩甩頭,這樣的心境是不可以有的,她們是好朋友,擁有這麼多美好時光……

不可為、不可為……

睡美人晃著頭走向閣樓裡的工作檯,她拿起桌尚未完成的布娃娃,向針插伸手取針,突然……背脊一陣──冰涼。

睡美人微微轉動頭部,針插上分布著許多針,大部分是針尖朝下,竟有那麼一支,是針頭尖端朝上!

好險……睡美人呼出一口氣,若是扎到手指,那她不就要再沉睡個幾百年?她不禁舉起手,拍拍胸口。

她看著針插,不明白的是──向來她都會將針頭朝下插,為什麼還會有針頭朝上呢?難道……

「睡。」房門突然敞開,小美人魚輕聲喚道。

睡美人轉身,狐疑地望向美人魚,說道:「魚?妳不用上班?」

美人魚沉著臉,走到床邊坐下,她輕咬下唇,眼神漂移不定,櫻口微張,欲言,又止。

莫約將近十分鐘,小美人魚仍然支支吾吾,睡美人不由的一陣心煩,她說道:「到底怎麼了?」

「我……我很想回家……」美人魚緊抓著裙襬,不安地說道。

睡美人隨即會意過來──美人魚想找她合夥搶彩卷。

她別過頭,輕嘆道:「我知道妳想回家,但有願望的不只是妳……當初說好的,就該遵守約定。」

聞言,美人魚低下頭,抽抽噎噎地啜泣,她斷斷續續說道:「我知道……不應該……所以……嗚……對不起……」

美人魚悲傷的眼淚,化作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珍珠,掉落在深藍的裙,左右滾動,微光下顯得晶晶亮亮。

睡美人走到床邊,攬著美人魚的肩,輕柔地拍著她的纖背,說道:「傻瓜,別哭……還會有別的方法的。」

美人魚靠在睡美人的頸窩,睡美人順勢就摟著她,像媽媽哄小孩一般,左右搖動。

「對不起……」美人魚抽抽噎噎地說道。

※ ※ ※

晚間七點,「蟒蛇居」歸巢時間,美人魚依照慣例,回到浴室,將身體泡在清水裡,這時白雪公主也回來了。

客廳裡沒半個人影,白雪公主將皮包放置在玻璃桌上,她左右張望,隨後迅速地跑上樓中樓,進入睡美人房間,三分鐘不到的時間,又匆匆忙忙下樓。

「白雪,怎麼啦?」灰姑娘自廚房走出,看著神色倉皇的白雪公主說道。

「沒……沒什麼……」白雪公主垂下眼簾,雙手背在身後,囁嚅地說道。

她踏下最後一層階梯,優雅地走到玻璃桌旁,背對著灰姑娘,打開皮包,又闔上。

「睡呢?」灰姑娘關心地問道。

平時這個時候,通常美人魚會躲在浴室,睡美人跟白雪公主則會坐在客廳,吃晚餐、看看新聞,但今天睡美人卻沒有下樓,白雪公主也怪怪的……

也許是今天遇到什麼不順遂的事吧,灰姑娘心底,如是想著。

白雪公主轉身,「她好像不舒服,在睡覺。」

原來是生病,灰姑娘點點頭,又問:「我有買披薩喔,要不要一起吃?」

「不,我不餓,先休息了。」

語畢,白雪公主便熄掉客廳的燈,蜷曲在玻璃桌上,灰姑娘只好回到廚房,繼續翻譯文稿。

稿子明天就要交,所以,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趕完,時鐘的指針不停轉動,滴答、滴答的聲響,不絕於耳。

當最後一個單字中譯落下,灰姑娘不禁舉起雙手,大大地舒展身體,粉拳落在發酸的肩、腰。

「終於完成了。」灰姑娘喃喃地說道。

她望向牆上的時鐘,短針指著十二,摸摸發響的肚皮,應該吃點宵夜,想起睡美人應該沒吃晚餐,不如帶著點心跟睡美人一起享用,生病的人也應該吃點東西,好的比較快。

隨後,灰姑娘從冰箱取出,昨天買的乳酪蛋糕,興致高昂的踏上,通往樓中樓的階梯。

她對著門板,輕輕敲幾下,便推開房門,睡美人的房間裡,漆黑一片,靜謐的一點聲響都沒有,唯一的光線,是那被窗簾遮掩的稀疏月光。

灰姑娘單手托著蛋糕,打開微黃的小燈,睡美人雙手扶在胸前,嬌軀躺得筆直,她走到床緣,緩緩地坐下。

「睡,吃點東西吧。」灰姑娘甜甜地說道。

睡美人依然沉睡,連眼皮都沒動一下,人可以熟睡到這種程度嗎?還是睡美人對於沉睡相當有……技巧?

「睡?」灰姑娘再次喚道。

她伸出纖手,推動灰姑娘的手臂,倏地!冰涼的觸感襲上腦門!

慌忙間,香濃的乳酪蛋糕在地板上,碎成一灘泥濘,灰姑娘雙腿發軟,連滾帶爬的移動到牆緣,打開室內大燈。

她呼吸急促的幾乎喘不過氣,神經繃得硬緊,雙眸睜的瞪大!

死了!

※ ※ ※

荒涼偏僻的「蟒蛇居」,今夜熱鬧非凡,門口閃爍著紅紅藍藍的亮燈,睡美人的屍體,被裝進黑色的屍袋。

梅揩過鏘警官與白雪公主、灰姑娘呆在客廳,法醫走出樓中樓,來到警官身邊。

「是心肌梗塞。」布殼‧考法醫說道。

「喔?妳們知道她有心臟病嗎?」警官隨意問道。

白雪公主與灰姑娘紛紛搖頭。

灰姑娘低著頭,偷偷瞄著白雪公主,她記得七點多的時候白雪公主才從樓上下來,所以,白雪公主應該早就知道睡美人死了,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報警?

她自責地咬緊下唇,看到白雪公主神色不對,她就應該知道了,有什麼原因可以知情不報?無非……睡美人,是白雪公主殺的。

但……為什麼呢?有什麼理由,非要睡美人死不可?灰姑娘盯著前方,玻璃桌上的紅色紙袋,似乎發出妖異的光芒,她倏地甩甩頭。

難道……是因為──「錢」。

為了那個三億元殺人?想獨吞嗎?還是只想多分一點,如果只是要多分一點,那又何必殺睡美人,用針刺她讓她睡著就好啦,所以……

灰姑娘不禁,嚥了口唾液。

梅揩過鏘警官看著臉色刷白的女子們,說道:「節哀吧。」

除了這一句話,梅揩警官也不知道還能再多說些什麼,也許睡美人是真的患有心臟病,但……不知為何,他就是不太相信,而在睡美人房裡,也沒發現線索……

梅揩過鏘警官自嘲地笑了笑,也只能當作心臟病發。

醫護人員,抬著裝有睡美人的黑色袋子,緩緩走出「蟒蛇居」,警官、法醫也紛紛離去,望著人群的背影,白雪公主抿著唇,心底泛起異樣的漣漪。

她明明就只有將縫線針倒插,為什麼睡美人會死呢?這跟童話一點都不符合!

她沒有殺睡美人,那會是誰?灰姑娘嗎?還是美人魚……也許,在她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灰姑娘或者是美人魚,已經先下手為強!

有人死了,那表示想多分一點錢的人,不只有她,那麼……殺睡美人的(不管是誰),會不會是想獨吞呢?如果是……那……她該怎麼辦……

前天白馬王子才跟她剛復合,白馬王子需要一筆錢,重振白馬王子集團,這……她想要多分一點錢……但她可不想死。

她看看灰姑娘,又回頭望向浴室。

殺睡美人的,到底是哪一個?總不能要她等死吧!

灰姑娘與白雪公主,面對面地坐著,沉默不語,不大的空間裡,瀰漫著重重疑雲……

兩人內心,都只有一句──下一個,會是我嗎?

今夜的刺激太大,灰姑娘躺在廚房角落,輾轉難眠,她拿起白雪公主的威士忌,微啜一口,便嗆辣的頻頻咳嗽,她以衣袖拭去嘴上殘餘苦澀的酒漬,走到流理檯前,替自己榨一杯蘋果汁。

蘋果汁果然還是比威士忌好喝,灰姑娘看著一旁酒瓶裡金黃色的液體……她不想死,但也不是那麼想殺人……能不死,又可以分到錢,這樣是最好的。

也許,她應該跟白雪公主,好好談一談。

對!把話說清楚,反正,就算最後談不攏,死的也不一定是她。

或許,是酒液後勁來襲,灰姑娘竟迷迷糊糊地就失去意識,但這時天空也泛起微光。

隔日,早上八點,灰姑娘依舊死命撐著極度疲倦的身體,打起精神去上班,因為……沒上班就沒錢領,不管發生什麼事,想要錢就是得上班。

她出門前,白雪公主仍躺在玻璃桌上。

※ ※ ※

正午十二點,白雪公主緩緩睜開雙眼,她揉揉酸澀佈滿血絲的明眸,隨後,她迅速地爬下玻璃桌,左右張望,灰姑娘和美人魚都不在……

這是個好機會,她想查出──誰才是殺睡美人的兇手,因為,在她的認知裡,殺睡美人的兇手,就是會殺她的人……而她……絕不能坐以待斃!

於是,白雪公主進入廚房,打開碗櫥、流理台下方的櫃子、冰箱、甚至是垃圾桶,不停的在其中翻弄,尋找著她所不知道的「凶器」,原本整齊的廚房,當下變成凌亂垃圾場。

據她所知,睡美人是沒有心臟病的,但她卻死於心肌梗塞!什麼樣的東西,可以造成心肌梗塞?

白雪公主白皙的小手,異常忙碌,莫約三十分鐘後,她頹坐在幾乎沒有空隙的淡藍色磁磚地板。

找不到,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器具,難道……是處理掉了?還是灰姑娘隨身攜帶著?亦或者,灰姑娘根本不是兇手……

白雪公主一聲長嘆,接著便爬起身,走向浴室,對於半人半魚的睡美人,她是最沒戒心的,因為,美人魚晚上七點就會變成魚,這麼大個破綻,要設計她是最簡單的……

所以,白雪公主斷定,美人魚應該沒有那個膽量,但她還是仔細的將浴室搜索過一遍。

浴室馬桶水箱沒有東西,洗手台鏡子後面的置物櫃,只有牙刷、牙膏、洗面乳和衛生用品,面紙盒也是空空,雖然垃圾筒很噁心,但她還是把垃圾倒出來,一個一個檢視。

最後,白雪公主自垃圾堆中,取出一個「物品」,她第一個想到的是,睡美人吸毒嗎?但隨即她又覺得不可能,人都那麼窮了,哪有閒錢吸毒……

難道,這就是凶器?!

可是,這東西怎麼讓人心肌梗塞?而且,就算是好了,也不知道是美人魚丟進去的,還是睡美人……

白雪公主一面收拾著散亂的垃圾,一面思考,如此一來,還是不知道兇手是誰,該怎麼辦……

接著,她走到出房,慢慢地將物品歸位,不論如何,她都不能讓自己被殺!那……是要逃跑嗎?可是逃跑就拿不到錢了……

待物品都回到它們原本的位置,白雪公主在客廳裡,來回踱步,究竟她要怎麼樣才能拿到錢又不被殺死?

窗外的光天的天空,漸漸轉黃、變灰……

白雪公主,忽然停下腳步,「好,就這麼辦了。」


※ ※ ※

晚間六點半,美人魚一踏進蟒蛇居,便跑向冰箱,打開它彎著身子翻翻弄弄發出巨大的響聲,最後,她拿出一罐冰水,開瓶猛灌。

忽然,樓中樓階梯旁,通往機房地下室的大門敞開,白雪公主雙手沾滿黑漬,喘吁吁地走進客廳。

「魚,妳回來囉。」白雪公主問道。

美人魚放下水瓶,關上冰箱的門,說道:「對阿,我買了乳酪蛋糕喔,妳要吃的話,可以切來吃。」

美人魚指著白雪公主衣裙上的黑點,說道:「妳……怎麼髒兮兮?」

「水管壞了我剛剛在修,但是修不好,只能等明天再叫水電工了,現在沒水可以用喔。」白雪公主說道。

她看看手錶,又接著說道:「魚……那妳怎麼辦?快七點了。」

「沒問題啦,我每天早上都有換水。」美人魚不在意的揮揮手,拎著包包走向浴室。

白雪公主笑了笑,接著又進入地下室。

晚間八點,灰姑拿推開蟒蛇居的大門,其實她七點就到了,只是她一直站在門口,思考著她該怎麼跟白雪公主開口……

但一個小時過去,灰姑娘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一個好開頭,所以,見招拆招吧,反正她還有最後一個救命法寶。

放眼望去,蟒蛇居的客廳空空蕩蕩,她的內心不禁湧起一股悲傷,以前她們都是坐在這張沙發,一起歡笑的……這不大不小的空間哩,曾經有過這麼多的快樂……

灰姑娘帶著無盡的感慨,走進廚房,白雪公主正在清洗著手上的黑漬。

「妳怎麼啦?」灰姑娘問道。

「修水管。」白雪公主並沒有回頭,只笑著回應。

灰姑娘沉沉地呼出一口氣,她艱難地說道:「白雪……我……有話想跟妳說。」

「好啊,說吧。」白雪公主先是一愣,之後隨即擺出笑臉,說道。

灰姑娘沉默一會兒,又道:「恩……那我們去外面吃東西,邊吃邊說好不好?」

她認為,在公共場合談判,應該會比較安全,因為白雪公主總不敢在民眾面前動手吧……至少,她是這麼猜想。

聞言,白雪公主的心,冷去半截,是想把她騙出去,到荒郊野外,偷偷殺掉她,再棄屍嗎?她可沒有這麼蠢!

「外面喔……很貴耶,不好啦, 啊!魚有買蛋糕,我們吃蛋糕好了。」白雪公主說著就要去開冰箱。

沒想到白雪公主不肯,灰姑娘趕忙攔下她,接著說道:「我拿好了,妳去倒酒。」

「妳不是不喝酒?」

灰姑娘搔搔頭,苦笑道:「我現在也想喝一點。」

白雪公主狐疑地轉身,拿起玻璃酒瓶,才打開瓶蓋,倏地!「咻!」一聲。

冰箱裡,硬生生地飛出,一道冰冷的箭錐,穿過灰姑娘的胸口,畫出一條心碎的紅線,最後,筆直地釘在對面雪白的牆上。

白雪公主飛快地轉身,雙手扶在流理台上,瞳孔緊縮,嬌豔的櫻唇,張的像雞蛋那麼大!

哪裡來的飛箭?她剛剛也想開冰箱,如果,開冰箱的是她……那……天啊,真是太陰險了!

灰姑娘看著胸口的小圓點,伸手想碰觸,卻又不敢摸到,小點不斷的擴張,就好似那綻放的玫瑰,單薄的衣裳渲染上一片圓……

她轉身,雙眼睜的像荔枝般大,看著白雪公主,張開小嘴,想要說話,卻始終發不出聲響,她朝白雪公主伸出手,猙獰的眼神似乎在問:「為什麼?」

細白的小手,還沒碰到白雪公主的衣袖,就已躺在冰冷的地面……灰姑娘,始終沒有闔上眼,紅潮緩緩地延伸、流動……

白雪公主坐上流理台,深怕雙腳沾到紅流,灰姑娘怨毒的雙眼,讓她不禁直打哆索,拿起一邊的威士忌和玻璃杯,倒滿半杯,仰頭一飲而盡。

以往和樂的「蟒蛇居」,如今蒙上一層灰暗淡影……

寂靜的夜,只剩……玻璃的破碎聲……

※ ※ ※

【七天後】

交響J.來到「蟒蛇居」收房租,按了好幾下門鈴,但都沒有人應門,於是她取出鑰匙,打開「蟒蛇居」大門。

門縫敞開的那一瞬間,一股腐敗腥臭氣流,傾洩而出!交響J.得捏住鼻子閉氣,才能走進屋內。

走進廚房,映入眼簾的是──灰姑娘與白雪公主雙雙倒在地面,一片乾涸的黑褐色佈滿整個廚房,而白雪公主就如同童話般,雙手握著頸子,倒在地面。

就好似電流通過,交響J.感到一陣刺刺麻麻,她轉身離開廚房,走向浴室,想洗去身上污穢的感覺,但……右腳才踏進去,交響J.不住地吐了一地穢物!

她雙手抵住膝蓋,溫熱的水氣在眼框裡打轉,抬頭望向浴缸,只有一缸……番茄汁般不見底的鮮紅,浴缸扶手,掛著一只──斷掌。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原本不是四個互相扶持的女孩嗎?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交響J.不禁嘆氣,她走到客廳,拿起她鏡面粉色的Z610i,按下一一零。

「我要報案……」

黑透明玻璃桌上的紅紙袋相當顯眼,她好奇地打開紙袋,裡面是一張彩卷,交響J.關上手機,拿起旁邊的報紙對號。

是頭獎耶!

交響J.興奮地小臉脹紅,她急忙將小巧的紙張對折,滿足地塞進口袋。

警車、救護車呼嘯而過,喧鬧籠罩整棟建築,人來人往……「蟒蛇居」又再度被貼上「不祥」的摽記,榮登夢‧劇場十大凶宅之首。

※ ※ ※

警長辦公室裡,梅揩過鏘警官站在窗口,透過百葉窗簾的縫隙,看向窗外的街道。

沒想到,再次見面,竟然是替三人收屍,梅揩過鏘警官突然一陣惆悵。

「蟒蛇居」的房客,根據布渴考法醫的驗屍報告,睡美人死於心肌梗塞,灰姑娘死於鐵箭穿心,美人魚死於溶解,白雪公主則死於急性過敏。

梅揩過鏘警官回過頭,看著桌上的證物:縫線針、油膩膩的針筒、威士忌、報紙、紅色紙袋、鐵箭、不知名噴射器、兩個玻璃罐。

不管,事情是怎麼發生的,都已經是屍體,梅揩過鏘警官推測,這應該只是一般你爭我奪的戲碼,因為證物的報紙上,彩卷頭獎號碼被紅線圈起,所以,也許是為了錢,但是,那張中獎的彩卷卻消失無蹤……

想必,有人自其中漁翁得利,那……究竟是第五個人殺了那四個人,還是,是四個人自相殘殺呢?又或者是第五個人用計謀陷害,讓四個人……?

也許,這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吧……

※ ※ ※

後記

事發後三天,交響J.踏著輕快的腳步,今天,她就要變成億萬富婆啦!心情飛揚的就像展翅的鳥兒,她緊握著口袋裡的彩卷,快速走向兌獎處。

交響J.小心翼翼地,遞出彩卷,雙手握在胸前,眼裡的期待閃爍得發亮。

「小姐,妳這張不行。」

聞言,交響J.原本上揚的嘴角,立刻下降一百八十度,她倏地搶過彩卷,仔細端倪……

忽然!她把彩卷揉成一團,丟在地板上,小腳抬起,使勁的踩、用力的踩!最後一踢!

「靠!老子連房子都賣了,才賣幾萬塊,竟然……是上一期的!氣死我啦!」交響J.抓著頭髮,在原地大喊轉圈外加踱步,最後,氣沖沖的離去。

深灰色的柏油路上,只剩那殘破的白紙,隨著風,在原地打轉。

(買個希望;買個失望,是快樂,還是悲傷。)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34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驚悚|短篇小說|原創|古代言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inl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交響J驚...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交響J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891101迷納桑
歡迎來看看繪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