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艦これ二創】若狹灣的大和!(14) 與戰艦水鬼璃世的舞鶴一日約會

作者:河合艾梅莉│2020-06-30 05:56:15│贊助:124│人氣:620
退回第13話

隨著舞鶴鎮守府著手重建,坊之岬作戰成功的捷報也傳到了若狹的宅邸。

陸奧開心地拉著明石的手上下晃動。

「明石!提督作戰成功了,我們也趕快回去鎮守府吧!」

「說的也是哪,也該回去鎮守府了呢……」

明石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六驅的孩子們和長門在庭院玩耍。

而正在喝茶的若狹也開口:

「大家別急,我先聯絡宇佐司那小子看看他有什麼打算。」

「說的也是呢……」

陸奧嘆了口氣。

畢竟還有四所提督的問題,現在果然還不能放鬆。

這時就像算好時間似的,若狹家的電話響起了。

「抱歉我接一下電話。」

若狹說著就到玄關接電話去了。

長門則是轉頭對陸奧說:

「嘛,陸奧,我能體會妳想念提督的心情,但在這邊也是很開心的~嘿嘿嘿。」

「長門……」

陸奧無語地看著正在和六驅玩捉迷藏的長門。

她壓根兒就不想回去吧……

「長門姊姊,提督回來了的話,我們也要回鎮守府了嗎?」

曉歪著小腦袋詢問著,長門雙手環抱著胸口。

「唔……現在應該還不行。」

「這樣子呀……不曉得各位姐姐們過得好不好……」

電怯怯地說著,長門拍了拍她的頭。

「安心吧,大家肯定平安無事的。」

若狹通完電話走回到院子。

「若狹爺爺,是誰打來的呢?」

陸奧出聲詢問。

「才正想聯絡宇佐司那小子,沒想到鹿島就打來了呢,她該不會有在偷聽我們談話吧,哈哈哈……」

「欸?鹿島她……說了什麼?」

「長門、陸奧、明石,鹿島說妳們三位和六驅四位,總共七人即刻起將前往大湊警備府。然後她也要我去舞鶴鎮守府一趟。」

「大湊警備府?!那個地方已經被深海棲艦殲滅了,去那兒是要做什麼?」

陸奧吃驚地望著若狹。

「我也不知道……但鹿島要我這樣轉達……啊,對了,『若狹少將會開車載妳們到京都車站,然後搭新幹線一路衝到青森去,交通費和餐費什麼的之後再報帳就可以了,反正陸奧那邊有提督的信用卡,刷就對了。』她是這樣說的。」

「雖然不太懂,不過我們還是照著鹿島說的去做吧,畢竟她現在才是提督的秘書艦。」

長們拍了拍陸奧的肩膀。

「唉……也只好這樣了……不過沒想到鹿島還知道我這邊有提督的信用卡啊……」

對於原本一直擔任宇佐司秘書艦的陸奧來說雖然有點不是滋味,但她心裡也明白鹿島是位真的很有能力的艦娘。

對於鹿島的指示,若狹也表示不解。

「總之,請妳們趕快著手準備吧。」



「今天大和沒有過來陪我呢…」

宇佐司獨自在工作桌上完成神通改造方案的設計圖,正在思考著參數。

此時大和慌慌張張地來到他的身旁拉了拉袖子。

「提督,打擾你忙碌真不好意思,有點狀況……」

「狀況……?」

見到大和的神情有點不知所措,宇佐司放下手邊的工具站起來。

如果只是一般的事情,大和和鹿島或是浦風就會打理妥當了。

是嚴重到她們必須立刻知會我的事嗎?

「璃世來了……」

「……」

大和傷腦筋的苦笑,璃世隨即從她身後探出頭來。

「早安呀~夫君大人~好久不見了。」

「呃……」

璃世向著宇佐司微微一笑,只見後者抓了抓後腦勺。

「那個……璃世怎麼過來的,雖然鎮守府毀滅了沒錯,但附近的海面上應該有我派出的巡邏部隊啊……怎麼不通知我一聲?」

「巡邏部隊?我一說我要來見夫君大人,請大和帶路,她們就讓我來啦~」

璃世吟吟的笑著。

其實舞鶴的巡邏隊並不是宇佐司派出的,而是鹿島的主張,防備的對象不是深海棲艦,而是吳鎮守府的艦娘。

但箇中原因太過複雜,宇佐司也不方便多說。

「話說,戈巴兄弟沒和妳一起來嗎?」

「不,我想他應該會嚇壞一堆人,就讓他躲在沒人看到的地方了,我可不想被夫君大人討厭。」

「原來是這樣啊,那璃世今天來有什麼事呢?」

「還問我什麼事,夫君大人之前不是說要帶我上街嗎?」

雖然璃世插著腰沒好氣的說著,但看到宇佐司全身沾滿機油的身影,略感驚訝的繼續說道:

「身為提督居然在替艦娘整裝嗎……夫君大人真熱心。」

「不,也談不上熱心什麼的,就是興趣啦……啊哈哈……」

「改天要不要也讓您調整看看戈巴兄弟呢?」

璃世這麼一說,宇佐司頓時雙眼閃亮亮的。

「真的!?我可以對戈巴兄弟身上的儀裝摸來摸去!?」

「嗯。」

「那、那其他深海棲艦……像是驅逐、輕巡、重巡、戰艦也都可以!?」

「那是當然,您可是我的夫君,他們肯定不會有意見的。」

璃世說完,宇佐司露出爽朗的笑容。

「啊~嘿嘿嘿……璃世妳等等啊,我把這邊收拾一下~」

看著動作飄飄然的宇佐司,璃世歪著頭不明所以。

「夫君他對這些事情很喜歡嗎……?」

「嘛~提督是個機械笨蛋啦。」

大和苦笑著說完。但一想到宇佐司即將要和璃世去約會,總覺得有點不太開心,當下鼓起了臉頰。

「唔~明明我也沒和提督約會過的。」

「大和,畢竟我答應過璃世要帶她去舞鶴玩,別生氣啦。」

「嗯~好吧,提督既然都這麼說了,但是改天要陪我一整天喔。」

「是是。」

宇佐司笑著說完,在大和的臉龐親了一下,便帶著璃世離開船塢。

而船塢另一角在保養儀裝的俾斯麥也看著兩人遠去的身影,不自覺嘆了口氣。

「唉……」

「妳覺得妳要是露臉肯定會和璃世發生衝突的對吧?」

聽見俾斯麥的嘆氣聲,方舟從窗戶探出頭來。

「就是這樣……」

俾斯麥說完,看著倒掛的方舟,她已經不知道要吐槽些什麼才好了……



「沒想到夫君大人還有準備這東西,真貼心吶。」

璃世喬了一下頭上用來擋住自己額頭單角的遮陽帽,似乎對這樣的造型也感到滿意。

「啊哈哈……」

還好有聽鹿島的建議先去買來備著。

宇佐司想起前幾天和鹿島的聊天。

『提督,既然你之後要和璃世去約會,在不經意的地方準備些小東西會讓對方覺得你很貼心,可以增加不少好感度哦。』

『有、有必要嗎?』

『當然有囉!提督你現在可是日本海軍與深海棲艦唯一的溝通橋樑欸,不好好穩固和璃世的關係怎麼行呢,要讓她對你更死心踏地啊!當然我也不會阻止你一上來就對璃世用打樁機啦,她看起來也是很能玩的樣子,喲?』

『呃……』

於是宇佐司左思右想的想到了上次黛森用來掩飾的遮陽帽,才決定再去買一頂預備給璃世用。

回想到這邊,宇佐司順勢向璃世伸出手。

「要牽手嗎?」

「不,我比較喜歡這樣~」

璃世說完,挽住了宇佐司的手臂。

突如其來的身體接觸,讓宇佐司有些許害羞,畢竟璃世豐滿的胸部正壓在自己的手臂上。

「黏、黏得這麼緊嗎……」

「呼呼~明明嫁艦不只一位,卻意外的純情呢~夫君大人。」

「關於這點,我時刻在檢討自己……」

看到宇佐司苦著臉,璃世不以為意地說道:

「以前我的提督,也像你這般和很多女孩子發生關係,他不停地隱瞞和欺騙玩弄著我們的感情,最後就像你知道的,我成了被捨棄的那個女人呢……

「璃世……」

「但看來你深受艦娘喜愛,她們也對於這樣的關係甘之如飴呢。」

「對不起……我明白我的行為很不好。」

宇佐司說完,璃世溫柔的笑著看著他。

「好不好,應該由你的艦娘評斷吧,而不是你喔,夫君大人~」

「是這樣嗎……」

兩人走著走著,來到了商店街,宇佐司看了看櫥窗的服飾,牽起璃世的手。

「偶爾也換一下打扮如何呢?」

「但是,我沒有人類的貨幣。」

璃世說完,宇佐司向著她一笑。

「沒事的,我來結帳吧。」

隨著兩人走進服飾店,璃世妖豔的身姿馬上吸引了女店員的目光,她以不會讓客人不快的視線稍稍打量著璃世。

多麼美的人啊……會平常就穿著如此高雅的紅黑色禮服,該不會是哪邊的千金大小姐吧?

女店員欣賞完璃世後,這時目光才移到了在璃世身旁的男人。

咦?原來是鎮守府的丹後提督啊,聽說戰勝了深海所以回來舞鶴了。那麼,這位穿著禮服的美女估計是艦娘吧?可是我記得不久之前丹後提督也帶過不同的艦娘來買衣服……看來那個"艦娘殺手"的傳聞果然是真的嗎?

「丹後提督,這位也是艦娘嗎~」

這時宇佐司也注意到是先前和黛森一起來時候的那位店員小姐。

店員小姐該不會是四所提督的眼線吧……

宇佐司有些不安的想著,畢竟先前才害黛森遭遇了那種事。

正當宇佐司思考著怎麼應對的時候,璃世搶先答話。

「沒錯,我就是丹後提督的艦娘。」

「!?」

宇佐司見狀趕忙將璃世拉到旁邊悄聲說道。

「妳怎麼直接就這樣說出來?要是她是四所提督的人怎麼辦?」

「夫君大人,沒必要這樣疑神疑鬼的,這樣坦蕩蕩的反而才不可疑。」

「是、是這樣嗎……」

「而且就算有什麼萬一,到時候直接全部殺掉就沒事了~嘻嘻嘻~」

「不,求妳千萬別這麼做。」

店員小姐看著他們似乎談完了,這才適時地開口:

「看你們這麼親暱的樣子,難道說~這位艦娘是提督新的女朋友?」

女店員調皮似的說著,宇佐司一笑。

「不,她是未來要成為我的嫁艦的艦娘。」

「嗚哇~沒想到丹後提督這麼大膽~一上來就老婆宣言!但是我從來沒聽說過人類和艦娘結婚耶?」

「不,我相信人類和艦娘是可以一起幸福的,她們對我而言都是獨一無二的女孩子,當然我身旁的這位艦娘也是。」

「呵呵呵~好甜蜜哦~祝兩位幸福喔~」

聽見宇佐司和外人這麼交談,璃世不自覺的染上一層紅暈,側眼瞄著他,兩人來到一旁的服飾架上選購衣物,悄然說著。

「沒想到夫君大人還真的向別人這麼介紹呢……」

「我只是陳述事實,既然說出口了就應該要負責,我會讓妳成為一個快樂的艦娘的,璃世。」

「真是的,一定有很多艦娘被夫君大人迷得團團轉。」

「我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會讓艦娘迷得團團轉的事情……?」

「那麼,夫君大人就是天生當提督的料呢。」

「是嗎……但是我是保修科的,與其整天看文件我還比較喜歡拿板手……」

「嗯呵呵……」

看著宇佐司些許苦惱的神情,璃世開心地笑著。

最後在女店員的建議下,宇佐司替璃世挑選了件黑色的風衣外套,白色的上衣,以及一件咖啡色的百褶裙。

結了帳之後,兩人便到其他景點去轉悠。



市區逛的差不多後,宇佐司帶著璃世搭乘公車來到「舞鶴引揚紀念館」,紀念館的外觀是兩層樓高的現代建築,整體以米色系為主,佔地不算小。

離今天結束營業尚還有點時間,兩入便入內參觀。

「隨著昭和20年,也就是西元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據說當時約660萬名日本人留在海外,日本政府則必須盡快接這些人回國,這過程就稱作『引揚』。」

「原來二戰結束的時候累積了那麼多日本人在海外殖民地嗎?」

「一戰以前的日本作為亞洲第一個現代化國家,屢戰屢勝不停地向四周擴張殖民地。然而二戰後就成了戰敗國,殖民地盡數都失去了。」

宇佐司讓璃世摟著手臂,一邊解說著館內的項目。

「舞鶴港作為政府指定的歸國港之一,從昭和20年10月7日第一船入港,直至昭和33年9月7日最終船為止,歷經漫長的13年,這使命才結束。昭和25年以後,此處成為唯一的歸國港,舉國皆知『歸國之鎮‧舞鶴』這名號。」

「嗯……這樣啊……哈……」

璃世似乎對漫長的歷史內容不是那麼有興趣,甚至打起了哈欠。

「對了,璃世,聽說妳的原型是日俄戰爭時代的六六艦隊裡的其中一艘戰艦沒錯吧?」

宇佐司見到璃世的模樣苦笑著,連忙話鋒一轉帶到了璃世可能會有興趣的主題上。

「我想我的原型應該是富士級的富士號戰艦吧?不過有點年代久遠了,其實我也不是記得很清楚。」

「富士號在1905年的時候於對馬海峽和俄國交戰,挨了11發砲彈仍舊將娥國的一艘戰艦給擊沉,最後獲得勝利。是很厲害的一艘戰艦呢,真不愧是璃世的原型。」

「也沒有啦……我早就忘光了……」

被莫名誇一頓的璃世有些害羞的別過頭。

「不過雖然在1905年日俄戰爭中獲勝,但在後來二戰時期的時候,蘇聯趁亂擄走了滿州國不少軍人和軍眷以及一些平民,他們被迫在嚴寒的西伯利亞做苦工進行勞動改造,因此犧牲許多人命。」

「唔……可惡的俄國!要是我在的話一定讓戈巴兄弟把他們全滅了!」

宇佐司眼見成功勾起璃世的興趣,便又繼續介紹館內的文物下去。

像是西伯利亞拘留的收容所模樣、拘留中的服裝和工具、搬圓木體驗、拘留生活體驗室……等等。



「啊~好開心啊,引揚紀念館挺好玩的嘛。」

「璃世覺得開心就再好不過了。」

兩人參觀完後,就到紀念館後方的引揚紀念公園散步。璃世從頭到尾都挽著宇佐司的的手似乎一點都不想放開。

最後兩人來到了展望台。

「夫君大人,那座是什麼橋呀?好像有點特別呢。」

璃世順著展望台的方向往左前方望去,可以看到一座大橋。

「那就是舞鶴知名的『二羽鶴之橋』,她是日本海側最大規格的斜張橋哦,這個時間點來看特別不錯。」

此時正值剛入夜,以二羽鶴為形象的斜張橋,燈火通明時的光景,洋溢著幻想的氣息。

「哇~好浪漫的夜景,真的好美,謝謝你夫君大人。」

璃世雀躍不已地欣賞著夜景。現在的璃世完全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一點都不像原本那個不可一世的戰艦水鬼。

「……所謂的二羽鶴其實就是指翔鶴和瑞鶴,她們都是吳鎮守府的艦娘,我想璃世應該不認識。」

「就是五航戰的雙鶴姊妹嘛,紫苑有稍微和我提到過,說是實力不值得一提就是了,我也沒特別放在心上。」

「這樣啊……啊哈哈……」

的確,正常的艦娘估計也沒幾個人會是璃世和紫苑的對手。

宇佐司苦笑著和璃世在展望台的長椅坐了下來。

他從提袋中拿出剛剛在紀念館裡餐飲區買的鯛魚燒,遞一個給璃世。

「來給妳,這裡的鯛魚燒還挺好吃的唷。」

「好呀。」

畢竟璃世有做為原始艦娘的部分記憶,對人類的食物不是非常的陌生,璃世看著坐在身旁安靜吃著鯛魚燒的宇佐司。

「夫君大人,今天玩的真開心呢。」

「嗯,我也是,很開心呢。」

吃完鯛魚燒的兩人又靜靜地欣賞了二羽鶴之橋的夜景一段時間,宇佐司這才突然想到什麼的開口:

「對了,反正這邊也沒有其他人了,帽子拿下來吧?」

宇佐司說完,沒等璃世同意便將她的遮陽帽拿下,看著她頭上突出的角。

「……」

「我的臉,並不是那麼好看對吧~嘛,畢竟是深海棲姬,有點像怪物也是正常的,我不怪你。」

發覺宇佐司沉默不語,璃世自嘲地笑著。

但宇佐司卻輕撫著璃世別具特色的兩束劉海,以及那根象徵是深海棲姬的角……

「當時,妳被酒瓶打傷的地方,就是在這吧……」

「大概是吧,但即便只是零星的記憶,但我一點也不想回憶起來呢……」

璃世說完,宇佐司將她緊擁在懷裡。

「不用想起來也可以……璃世妳就維持這樣就足夠了,悲傷的記憶,就讓它消逝吧……」

「夫君大人……」

璃世閉上雙眼,就這樣讓宇佐司緊緊的擁抱,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兩人的唇瓣也重疊在一起……



時間退回稍早前。

相比去和璃世約會的宇佐司,若狹將陸奧等人送到京都車站後,來到了重建中的舞鶴鎮守府。畢竟若狹好歹也是前少將,士兵們不敢怠慢,立刻通報秘書艦鹿島後便讓若狹進入。

「真的是一片狼藉呢……」

若狹看到廢墟般的提督辦公室,還有破損不堪的艦娘港區,大部分的艦娘好像轉移到附近的校園了的樣子,這裡只有辦公人員和維修工使用的臨時組合屋。

他走了一段路,來到和鹿島約好的地點,鹿島已經在那兒了。

鹿島對著若狹微笑。

「哎呀?今天若狹少將有空嗎~」

若狹連忙向四周張望了一下,明明都沒有其他人,但鹿島還是如此謹慎。

面對這位笑容深藏不露的艦娘,若狹聳聳肩說道:

「明明是你找我過來的不是嗎~對了,宇佐司那小子不在嗎?」

若狹沒把話說清楚,其實他覺得如果宇佐司在的話,和鹿島談話會相對安心一些……他實在很不擅長應付鹿島。

「哎呀,真不巧呢,提督早上出門了還未回來呢,有什麼事我替你向提督轉達。」

「嘛,也沒什麼事啦。」

若狹說完,鹿島彷彿看穿了若狹的小心思似地,向著他露出飽含深意的微笑,接著便輕聲詢問。

「安排陸奧她們轉移去大湊了嗎?」

「嗯,安心吧,她們不會曝露行蹤的。」

「嗯嗯。」

鹿島點點頭表示滿意。

若狹雖然對鹿島這名艦娘感到戒慎恐懼,但還是抵擋不住自己一直以來的好奇心,他開口問道:

「沒想到真有提督會用妳當旗艦,甚至連秘書艦也給妳當了,讓我這把年紀也嚇了一大跳呢。宇佐司那小子是知道妳的真面目才重用妳的嗎?還是說……」

「哎呀,若狹少將您在說什麼,我只是一個很單純的練習用巡洋艦,沒有用處到只能去顧便利商店呢~」

「……」

鹿島微微一笑,若狹倒是垮著張臉。

「另外,其實我一直以來對一件事很好奇。就是那個前任提督小和田中將的事……」
(註:小和田中將於第一部第1話曾略為提到,是宇佐司前一任的提督,因酒後鬧事而被革職。另外於第三部第1話提到過小和田中將的父親就是殺害璃世的提督。)

「若狹少將,你知道為什麼小和田前提督會單純因為酒後鬧事就被革職嗎?」

「我就是納悶這點……」

「他呀,就是在我那邊鬧事哦~那天,他滿身酒氣的走進來便利商店,然後不要臉對我亂摸,說什麼我只是個訓練用巡洋艦,不替他提供性服務的話一點價值也沒有,還好我馬上按了警報器,才沒讓他得逞呢。」

「居然有這種事!?」

「然後小和田前提督就開車出意外死了,和車子一起燒成焦炭,而且家道中落,投資失敗,欠了一屁股債,有權有勢的軍官世家就此殞落了,真是造化弄人啊,你說是不是啊,若狹少將?」

若狹聽到這邊,額頭上留下了幾滴汗珠,他連忙拿出手帕擦拭。

「小和田前提督被革職後莫名其妙突然死亡,果然是妳幹的嗎?」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呼呼呼~小和田前提督好可憐呢,反鎖在車內,就這樣活活被燒死了~啊哈哈~」

鹿島詭譎的笑著,接著雙眼一瞇,右手扶著額頭。

「這樣一來,我和若狹少將您有共享的秘密了呢~有沒有覺得真是讓人興奮?」

「……」

「人家說,好奇心會害死貓呢。我也覺得,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其實比較幸福哦~」

若狹被鹿島的視線盯著,已經不是單純貓因好奇心做死那樣簡單了,而是更本能的恐懼感。

「妳不在我面前假裝……直接露出真面目好嗎?」

「您不是已經知道很久了嗎,從我第一天到任開始。」

「鹿島妳發現了……?」

「嗯~你每次來便利商店買東西結帳時,我明明是滿臉笑容看著你,但若狹少將每次都會避開我的視線呢~」

鹿島這麼一說,若狹看向一旁的風景。

「我這人其實很沒膽,也沒什麼抱負,唯一會的就是懂得察言觀色,特別能感受到危險的靠近,所以才察覺鹿島妳根本不是什麼正常的艦娘……」

「呼呼呼~」

「像妳這樣的艦娘,宇佐司那小子到底是怎麼讓妳……死心踏地的跟著他的?」

「今年初秋要與航空戰艦棲姬雷耶決戰前,那時候提督,對我說了,他不在乎我只是個訓練用巡洋艦,堅持要讓我成為他的旗艦,而且要和我一同共生死,或許是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漸漸受到他的吸引了……而且他看著艦娘的眼神是充滿溫暖的,會讓人想好好地待在他的身邊。」

「是嗎……」

「嗯,單純又天真,時不時透出的溫柔與想守護大家的堅強,更是讓好幾位艦娘無可自拔的戀上提督,就連我也一樣。」

「嗯……看來妳遇上了個好提督呢,鹿島。」

「正因如此,我才必須從安逸的便利商店出來擔任秘書艦呢……唉,真希望事情趕快結束,讓陸奧快點回來呀……」

鹿島垮著肩膀說著,若狹苦苦一笑。

「看妳認識宇佐司那小子後也改變了很多嘛。」

「那是當然囉,我可是真心喜歡提督呢,我會在提督面前好好扮演一個平易近人天真可愛的練習巡洋艦鹿島的。」

傍晚的海風忽然一陣吹來,讓鹿島壓緊自己的圓帽免得被吹走。

「那麼,鹿島妳現在要處理掉我這個知道太多事情的老頭子了嗎?」

倏然,周遭的空氣凝結了,鹿島朝著若狹走進,然後……

將手放在若狹的肩上。

「怎麼可能,若狹少將早就知道我不會對你怎麼樣,才來與我會面的吧?我們可是共犯,還有很多地方要請你幫忙呢。」

「哈哈哈~我只是猜測鹿島妳應該不會殺我,但沒有十足把握,其實我雙腿抖到快站不住了。」

「不愧是擅長危機迴避的若狹少將,其實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呢~」

「不、不,妳這樣讓我很害怕啊!」

「呼呼呼~」

正當若狹想離去的時候,倏地他想到了什麼。

「對了,鹿島,妳要陸奧她們轉移到大湊是為了什麼呀,那邊不是被深海艦隊佔領了嗎?」

「說來話長,但現在,深海艦隊是提督的友軍,非常值得信任~」

「宇佐司那小子……和深海艦隊……鹿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請放心吧~提督是不可能對帝國海軍不利的~而且,我剛剛說過了,說‧來‧話‧長~若狹少將,呼呼~」

聽見鹿島笑咪咪的這麼說,若狹寒毛直豎,但宇佐司怎麼看也不像是會聯合深海艦隊對日本不利的人,這邊還是不要再問下去了,以免小命不保……

果然以我的能耐還是不知道鹿島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反正,不是壞事就行了,得過且過吧,這才是我的人生哲學。

「沒其他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對了,若狹少將,請別和提督多嘴我的事~」

「我還想安心的過退休生活……妳放心吧。」

「那就好~」

若狹道別了鹿島,駕車在回去的路上。

看來宇佐司是安全了,只要有鹿島替他出主意,會輸的肯定是四所吧……



***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本次故事帶璃世約會時,請河合描述了下舞鶴景點,並進行了璃世的原型戰艦討論,畢竟我沒去過,他去的地方可多了呢,本故事的地理位置都是他替我安排妥當的。
有機會在和河合去這些景點看看好了,或許會發現宇佐司的立牌之類的(某摳玲
故事演變到此,大家也見識到了鹿島的真面目了吧,要是單純的認為她只是個廢柴練習巡洋艦下場就會………
老樣子,照慣例~
若是喜歡本作品,不妨點讚分享收藏留言,您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原動力。
那麼我們下回
【艦これ二創】若峽灣的大和!
不見不散~

後記B:
貴安,我是河合艾梅莉。其實我一直在想,舞鶴艦娘都沒有約會篇,看到兩次約會都是深海棲姬一定很吃味吧(笑,不過這是個很嚴肅劇情增加好感安排啦,舞鶴艦娘們還請息怒。
這作品要視寫完的話,等疫情結束,我會很想去舞鶴和大湊巡禮一下這部作品呢,和宇佐司或璃世的立牌拍張照之類的(誤。能夠有機會寫到這些景色真的是很讓人高興的一件事呢。
最後,本作的鹿島真是太可怕了,我和金永浩都很喜歡這樣個性的鹿島呢。
至於璃世最後有沒有在引揚展望台體驗宇佐司青姦版的打樁機就還憑各位想像囉,這次就沒有.5回了。我們下次見,掰掰。

前往第15話


【若狹灣的大和,B3!】各話索引:
(1) 璃世的身世之謎
(2) 與其說是監視不如說是約會的加賀小姐
(3) 天城煮了壽喜燒趁熱吃吧!
(3.5) 提督,我是加賀,不是天城!
(4) 討伐前確認大家的決心
(5) 把輪機和舵機拆光就不用去坊之岬了!
(6) 天一號作戰(上) 神通-限制解除
(7) 天一號作戰(中) 狂犬
(8) 天一號作戰(中續) 大和覺醒
(9) 天一號作戰(下) 終戰
若狹灣的俾斯麥!<登場艦娘設定(2) 舞鶴部分>
(10) 成為我的艦娘吧,璃世,再次取回原本該有的生活
(11) 俾斯麥的選擇
(12) 神通對於未遵守命令一事向提督請罪
(12.5) 神通想和提督洗泰國浴
(13) 神通如果不纏胸,提督覺得如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33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これ|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

留言共 11 篇留言

Zidanet
.......哇喔,黑到這種程度的鹿島我好像還是第一次見到。啊不就幸好她不是敵人。

宇佐司你要好好對待這孩子啊。人家可是對你死心塌地了哪。

06-30 06:24

河合艾梅莉
我和金永浩都很喜歡這樣的鹿島,對著喜歡的人(宇佐司)露出天真可愛的一面,對其他的人都棄如糞土且工於心計,這樣的反差真的超可愛的›///‹06-30 08:57
清野遼
聽到呼呼呼的鹿島笑聲
宇佐司:鹿島妳又想惡作劇了嗎?(摸頭)
若狹:宜落跑!(驚恐萬分!)

06-30 07:26

河合艾梅莉
在宇佐司心裡鹿島只是個喜歡惡作劇的調皮女孩,殊不知…06-30 08:45
吼呱
劍魚是進化了逆
倒吊咧

06-30 07:59

河合艾梅莉
方舟無時無刻都在進化06-30 08:45
吼呱
超進化
老濕好可怕

06-30 08:46

河合艾梅莉
沒錯!06-30 08:57
Zidanet
等等喔,宇佐司你這句......「真的!?我可以對戈巴兄弟身上的儀裝摸來摸去!?」


會不會到最後璃世跟宇佐司翻臉了......原因是她發現他摸自己家的大大小小的船艦比摸自己還勤快。(!?!?)

06-30 09:22

河合艾梅莉
我合理的懷疑這會是然後夫妻吵架的導火線。

摸其他深海棲艦都比摸璃世的身體還勤快,璃世一臉懵逼06-30 10:03
十二喵公爵
鹿島真是可怕的女森!

可是想想宇佐司這樣沒機心的人倒真的很需要一個像鹿島這樣的人!

06-30 10:21

河合艾梅莉
一個成功單純的男人背後,都有可能會有像鹿島這樣的賢內助
呼呼呼~

06-30 11:59
河合艾梅莉
小x原來改暱稱啦,差點認不出來06-30 12:00
菲特虛
宇佐牌打樁機 用過的都說讚(鹿島認證

戈巴兄弟會不會被改造成戈巴姊妹呢(讓我們看下去

06-30 20:23

河合艾梅莉
直接在引揚紀念公園和璃世野戰,在二羽鶴橋的燈光下點綴出打樁機的力量(?

戈巴兄弟女體化大概也是筋肉女強人吧(可以和長門跟武藏交流?06-30 20:27
Gcat
真可惜 原本還在想說
神通進入嫁艦名單之後有.5了
真沒想到比她還前面的琉世竟然會沒有~~

06-30 23:39

河合艾梅莉
深海側暫時都不會有.5回(因為寫約會篇很累然後就懶得再加筆),主要還是以艦娘為主(雖然某人根本變成深海提督了?
07-01 00:20
小柊(由良控)
瑞鶴:那就直接攻擊寫小說的那兩位吧◣д◢▄︻┻┳═一

07-01 00:55

河合艾梅莉
快住手!07-01 02:3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璃世感覺非常幸福,真是太好了啊。(ˊ///ˋ)
話說回來,雖然知道鹿島城府很深,可是沒想到這麼黑啊,怕。[e20]

07-02 20:48

河合艾梅莉
終於有人關心璃世了,璃世能遇到宇佐司真的很幸福,謝謝愛德莉雅(抱(*´д`*)

想說都已經到14話了,應該是時候把鹿島的真實面目給讀者們瞧瞧了
該說是加倍奉還的類型?
其實現在的鹿島再行動上所有出發點都是為了宇佐司啦,
人家可是天真可愛的鹿島哦~。゚+.(*`・∀・´*)゚+.゚07-02 22:35
阿基
響是小孩子還有可能放過,不過看來不能讓璃世看到甘古特和塔什干,會死的‼

08-09 12:19

河合艾梅莉
好像有點道理08-09 20: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y3vupx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佐賀偶像... 後一篇:[達人專欄] 【佐賀偶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強迫症.躁鬱症)謝絕吃貓狗鳥糞尿寄生蟲病毒 勤洗手重衛生寄生蟲病毒勿入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