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廢人小說【放逐】序篇-巨變前夕 02.善與惡的聖堂-9

作者:WP(投稿模式)│2020-06-29 17:58:11│巴幣:22│人氣:121




  「司鐸!」維拉也著急地說:「你既然說他並非蓄意瀆神,難道還要置他於死地?」

  「我已說明過,多輕多重,是否死亡,全都是由真神的代行人決定。我的裁罰已下,真神的戒律我等只能全心遵守,不敢逾越。」

  又是一記重擊,竹棍應聲斷裂。波勒莫向周邊找了找,抓起了倚在樹邊的木梯,用強大的力量拆碎,轉眼身上已分解好幾根木棍。臉上獰笑,抽出一支便要再打下去。

  「司鐸,即使……這位崑瑟先生……犯下瀆神大罪,那、那──」

  崑瑟連挨兩棍,趴在地上奄奄一息。諾蘭才失去最摯愛的恩師,不善辯解的他急得支支吾吾,說什麼也必須救出崑瑟。他怎能看著救命恩人為了自己而死,他無法承受再一次失去重要之人,再一次重蹈覆轍。

  「正因為是瀆神大罪,所以只有真神能決定罪人的命運。」

  諾蘭腦中混亂,拚死命也要擠出幾個字。連續四、五、六、七棒打下,質地堅韌的木棒也敲斷了,崑瑟的褲子被炸開了洞,昏暗的火光下血花四濺。他趴在地上,身體微微顫抖,本該多話的他已逐漸喊不出聲音。怵目驚心的凌遲場面讓周遭工人開始有些躁動。

  「史密爾!」維拉已不顧禮節,直接叫上司鐸本名,大吼說:「你不要忘了,你從以前到現在受了父親多少幫助!」

  「是的,感謝令尊一直以來對聖堂的奉獻。曾遭到懲戒的我,體會到了真神的旨意是絕對的、光榮的、不容置疑的。在真神面前,我也只是祂的子民而已。神罰的力度,請恕我無法置喙。」

  「你!」

  波勒莫又是兩棒下去,崑瑟此時幾乎動也不動。狂風開始鼓譟,火把失魂亂竄。為了一隻狗的骨灰,神威當真浩大,好似這塊聖地完全容不下一點雜質。

  「……司鐸……」諾蘭努力按捺呼吸,拚盡全力地說:「我願意,願意代他受罰,這樣可以吧!」

  「諾蘭!」維拉大驚。他們早就想整治諾蘭,好不容易救回了自己的性命,這下子不正剛好自投羅網?還未及反應,波勒莫見獵心喜,縱身一躍,飛速繞至諾蘭身後,手中木棍抵住了他的後頸。

  史密爾司鐸回復和藹的笑容,「看來真神停止了懲罰呢。」他輕輕揮手,波勒莫猶豫了會,緩緩退開。史密爾司鐸對波勒莫平淡地問:「真神的旨意,是嗎?」

  波勒莫眼神不屑地看了諾蘭一眼,哼了一聲,將手中木棍甩到崑瑟身旁,對史密爾司鐸閉眼敬禮,沉聲說:「報告司鐸,當我即將揮棒的時候,真神讓我的手停了下來。真神告知我,懲罰已足夠。」

  「哈哈哈哈。」史密爾司鐸大笑,對著天空連畫了好幾個聖號,雙手朝天喃喃誦起了祈水經。突來的動作讓眾人不知所措,呆望著他將經文誦過三遍之後,他說:「奇蹟……奇蹟,真神回應啦。諾蘭先生,因為你的慈悲善念,捨己代人受罰的精神,感動了真神,讓祂降下了饒恕的旨意。哈哈哈哈。」

  他欣喜地笑著,像是真有那麼回事;波勒莫臉色鐵青,似是在懊悔被諾蘭話語影響而中斷刑罰;在場眾人左看右看,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諾蘭先生,今日有幸見證奇蹟,當初對你的推舉,果然證明是對的。」史密爾司鐸緩緩走到諾蘭身邊,用他肥短的手拍諾蘭肩膀。「今日雖然有不少衝突,也驚動了大家,但事情總算圓滿結束了。諾蘭先生,我們同為聖姓的一家人,我有個提議。」

  史密爾司鐸背向眾人,小心翼翼地從懷中掏出一只小布袋,對諾蘭搖了搖。諾蘭不解他這動作為何,半晌,他瞬間醒悟,一股怒火衝上腦門,牙齒不停上下打顫。

  「還想念──你的老師嗎?」史密爾司鐸悄聲說。

  不給諾蘭反應,他立刻對著在場所有人宣告:「各位,一場意外耗費了大家的時間,我感到非常抱歉,誤會了善良的諾蘭先生,更讓我無比羞愧。諾蘭先生,為了以後聖堂內的和諧,我決定在此誠摯地邀請您,一起參加三天後的街頭佈道大會,相信到時候有諾蘭先生的蒞臨,一定會讓大會更加圓滿成功。」

  諾蘭怒瞪著史密爾司鐸,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維拉不明所以,看見諾蘭表情不對勁,只覺情況有異,「司鐸,你究竟想做什麼?」

  史密爾司鐸不理會她,繼續對著眾人說:「看來諾蘭先生還在猶豫呢。哈,沒關係的,到時候我還會親自派人送邀請函給諾蘭先生。其他人如果感興趣,也請務必參加。我也希望維拉女士能夠一起蒞臨,一起宣揚真神的奇蹟,傳播真神的愛。今日的奇蹟,想必是個很好的演說主題呢。」

  他回頭看了眼地上散落的骨灰,「至於這些碎屑,掃了掃拿去丟掉吧。」

  「司、司鐸,」諾蘭渾身顫抖,急促喘著氣說:「這些……這些骨灰,可否……留下?這、這這……」他好不容易學著說出謊話:「這是崑瑟先生的、的東西……應該還給他,他會很難過。」

  「留下?」史密爾司鐸滿臉疑問,「人的遺骸未經祝聖,對於英靈的聖地就已是極大污染。又何況是一隻狗的骨灰呢?」他又拍了拍諾蘭的肩膀,微笑說:「房間有了垃圾,就必須好好清理,才能維護屋內人的健康。污染聖地的畜牲骨灰,自然也不能留下,讓牠影響英靈的長眠。啊,感謝諾蘭先生的提醒,既然是垃圾,不如現在就立刻清掉吧。」

  史密爾司鐸吆喝著工人清理地面。諾蘭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老師的骨灰連同地面的落葉枯枝裝袋送走。他完全傻住了,唯一對費德的紀念物,捧在手中僅僅半天,一下子就完美地永別。他甚至還沒能好好悼祭,為老師灑上他喜歡的麥酒,獻上幾束鮮花。

  一片落葉掠過他眼前,再飄落他的指縫間,他想抓,卻沒抓住。他想要擁抱摯愛的老師,這一天得到的卻只有訣別,再也無法做到。今天是怎麼回事?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何會這樣?忽然,他懂了,一定是因為自己的愚蠢。如果自己不要這麼單純,多一點學習人性,多學著講點話,多勇敢一點,多與討厭的人接觸,不畏懼衝突,別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別那麼天真──那麼,今天的自己會不會能夠挽救點什麼呢?至少摯愛之人最後的遺骸,不會如同落葉從此永遠地遺落。

  「畢竟畜牲就是畜牲,」史密爾司鐸說:「骯髒的畜牲,垃圾堆最適合牠了。」

  史密爾司鐸揮了揮手,命令工人們解散休息;崑瑟還趴在地上,沒有人敢上去接觸他,去關心他的死活;司鐸揮袖轉身,矮胖的身軀大搖大擺,服事趕緊跟上去攙扶;波勒莫回望諾蘭,咧嘴冷笑,跟著司鐸的背後離去。

  樹影搖曳,像在揶揄;落葉傾瀉而下,像在稀哩嘩啦地嘲笑。

  諾蘭低著頭不發一語。維拉擔憂地靠到他身邊,按住他緊握的拳。

  「維拉,妳說的對。」諾蘭喃喃說。

  「諾蘭……」

  「我就是個傻子,徹頭徹尾的傻子。」

  「不──」維拉正想說些什麼,卻發現一粒閃閃珠光從他臉上滑落。

  諾蘭慢慢地走到崑瑟身邊。這個陌生的老工人,與自己非親非故,他卻為了自己挺身而出,羅織了一段謊言拯救自己。究竟自己何德何能,值得他人付出性命?諾蘭緊咬嘴唇,跪下身,顫抖地伸出手,想要碰觸他,但又不敢。膨脹心頭的愧疚感使讓諾蘭快要崩潰,要是他死了怎麼辦?該用什麼表情面對?諾蘭甚至發現自己連幾句詢問的話都說不出口。

  「諾蘭。」維拉輕輕按住他的手,「這不是你的錯。」

  「可是──」

  「剩下的交給我處理。」維拉拉起諾蘭,柔聲說:「你已經太累了,回去休息吧。」

  「這位老先生為了我……我怎麼能……」

  「別擔心,交給我處理就對了。」維拉雙手叉腰,故作精神地對他笑了笑:「你忘了我是誰嗎?我可是希爾克斯家的人,我可以找到最好的醫生,他會沒事的。」

  諾蘭看著維拉,又是那容光煥發的樣子,似乎天塌下來都不害怕。即便知道她只是在給自己打氣,既然她都這麼說了,姑且相信她吧。

  「今天書庫還開嗎?」諾蘭輕聲問:「這一次,我想我會待晚一點。」

  「當然。」維拉拍拍他的背,「你的話,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我隨時在。」

  一聲道別,諾蘭拖沓腳步,蹣跚地消逝於暮色之中。維拉不禁有個錯覺,她好像一直在看著他的背影,不斷地追逐著他,然後看著他離去。
 


  *
  


  空無一人的山頭只剩維拉獨自佇立,她左右張望一陣,步向崑瑟身邊,用腳尖頂了他的肩膀。

  「沒人了,別再裝死。」

  崑瑟掙扎地爬起,盤坐地上,撥了撥身上的髒污說:「還行,就是褲子破了,屁股有些涼。」

  「為何使用能力?」維拉質問:「是你叫人來書庫的吧,你知道有多危險嗎?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被當異端抓起來?」

  「沒辦法,事態緊急,找點人來助拳。不礙事,不礙事。」崑瑟打了個哈欠,笑嘻嘻地說:「那個人工作心不在焉,釀成了意外,險些牽連目標受害。我讓他去幫我傳達消息,跑跑腿剛好而已。至於波勒莫,那狐假虎威貨色也沒什麼本領,空有蠻力腦袋卻笨的很,察覺不出的。不然歐古達副隊長也不會把他丟給史密爾司鐸使喚。」

  維拉盯著眾人離去的方向,思索著「目標」以及目前生活的一切,淡淡地說:「身懷秘密,默默地矯正一切,世界卻依然沒有任何改變,人們依然跳不出思想的窠臼,不停重複錯誤。」她輕閉雙眼。「你覺得,這種生活還要持續多久?」

  「就快了,大小姐。」崑瑟輕快地從地面跳了起來,「當妳開始這麼想的時候,通常就代表時候到了。」

  「是嗎?」維拉回憶著今天的事情,想到司鐸所說的「狗主人」,忍不住好笑:「什麼小狗的骨灰,你怎麼想得出來這種爛話。」

  「哈。」崑瑟輕笑:「但司鐸接受了,當下他只是需要一個理由放過目標而已。他這麼做自然有他的目的,也不難猜。一個毫無背景勢力的人卻任職聖堂高官,掌握教廷財務,還擁有艾米諾聖姓,同時深受信徒愛戴,這樣的人就是個明星,如果能夠拉攏成為自己人可是好處多多呢。包括我們也是。」

  崑瑟奸詐地說:「為了匡正世道,為了逝去好友的遺願……尤其為了妳的幸福,妳可得好好努力啊。」

  維拉臉頰一下子染了紅暈。

  「哼,臭嘴。」

  維拉凝視山腳下的中央聖堂,在夜晚壟罩下點起了一盞又一盞的油燈,好似正為人生旅途上迷路的人指引方向。有人說那是信仰的方向,或是真理存在的方向。真理──如果每個人都僅追求著自己認為的真理,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物,那可就危險了。從古至今,多少的鬥爭就是因此而來。維拉心中嘆息,也許這就是人永遠會互相傷害的原因吧。

  假設人們真的永遠無法互相理解,免不了互相傷害,也許渺小的自己能做的,就是在某個時刻,為了信念奮力一搏。

  而那拚搏的時刻,她有種無以名狀的預感,似乎已是近在眼前。

  維拉不禁又想起與諾蘭的關係,有些迷惘自己到時候會如何。未來的色彩很模糊,不如眼前的風景容易勾勒。

  她伸手到懷中,握緊那把稱為畫刀的短匕。



後記:

總算把破罐子篇(?)寫完了。
說實在我真的沒料到竟然可以把這段情節寫那麼久。
這樣子寫好不好我目前沒有底,可能還是留待累積足夠字數後,回頭再來檢討判定。

後續要準備POPO的比賽文,以及很久之前說好要寫的讀書心得。
考量我的下筆速度以及工作、學習上的時間調配。
【放逐】這個系列可能會調整為每兩週更新吧。

至於直播的部分,提升專注度這點對我來說很有用,而且偶爾還有人來陪聊真的很開心。
以後每次寫作都會盡量開直播。

就醬啦,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27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水墨靜
在夜晚壟罩下(籠罩)

罐子篇很考驗心臟,劇情太凶險了><

08-03 02:28

WP(投稿模式)
HI~久沒看到小墨靜來糾錯了。
還想說是不是寫爛了不想來看。
看到妳來留言,又有種熟悉的感覺XD

加班回來,先打個盹,晚點起床繼續開寫。08-03 21:15
水墨靜
分解好幾支木棍。臉上獰笑,抽出一支便要(或許單位用一根比較妥當[e20])

09-24 20:17

WP(投稿模式)
改過改過,感謝!10-01 16:19
水墨靜
在夜晚壟罩下……是改在原稿嗎= =

11-22 10: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lkk8888820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廢人妄想】終於回老家啦... 後一篇:【LIVE】寫作直播/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ce42255975............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