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3 GP

[達人專欄] 【短篇】靈魂素描

作者:湛藍琴海│2020-06-27 16:39:28│贊助:104│人氣:735
  0.

  初次見到他,是在租屋處的電梯門前。

  他當時在電梯中,與我四目交接,便刻意按住電梯,頷首莞爾。我回以微笑,倉促進門,向他道謝,輕聲地。

  他默不作聲,僅以優雅的動作,不疾不徐地按下關門按鈕,再按上樓層。七樓。是我的樓層,租屋處的樓層。

  原來是跟我同樓層的鄰居嗎?

  ──不用按了,我們是同一層的。

  那是初次聽到他的嗓音。他的聲調輕柔,音質清澈,如涓涓細流般,流入我的耳畔。

  僅僅一瞬,差點沉浸他清透的嗓音中。但我連忙點頭,向他打招呼,掩飾自己方才的失神,盡一個鄰居應有的禮貌。

  ──但他真的是鄰居嗎?不記得哪裡見過……

  還在思索之際,電梯停了,門敞開了。

  他按住電梯,讓我先出去。

  思緒再度被拽回現實,我踏出電梯,他輕巧地尾隨在後。比貓更輕巧,更飄飄然。

  甚至懷疑是懸浮空中的。

  住戶分左右側。我右轉,他也右轉;我左轉,他也左轉;走至家門,他走至右手邊的邊間,拿出鑰匙。

  他真的是隔壁鄰居嗎?搬來三個月了,不曾看過隔壁鄰居,莫非他真的就是──

  『我是妳的隔壁鄰居沒錯喔,似乎是第一次這樣碰到呢。』

  這樣碰到?還搶先回答內心的疑問,恍若心電感應。

  他清澄靈動的瞳眸,再度與我四目交會。

  ──再見。

  道別,輕聲細語。他輕掩上門,幾乎沒有聲音。

  沒有聲音。

  來不及回別。

  停下了解鎖的動作,杵在原地。思索方才如夢似幻的一切。

  恍然縹緲飛舞的蝴蝶,所經之處,不著痕跡。

  但他的一切依舊是如此清晰。

  很希望將他記錄下來。


  用我的畫筆。


  1.

  繪畫。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事。自幼就熱愛繪畫,對藝術異常著迷。至於熱愛與著迷的緣由,似乎僅僅只是五歲當年,父親帶我去畫展,被畫展的畫作所吸引,尤其是人像。其中最令我注目的,是裸體人像。對年幼的孩子而言,看見裸畫總是新鮮的。平常人們總是用衣裝來裝扮自己,但在畫中,卻能看見一絲不掛的人體,並被稱之為「藝術」。

  當時追問父親,為什麼他們不穿衣服?父親只說,這是藝術的表現。我問什麼是藝術的表現?他沒有回答我,只是拉著我的手,穿梭人群,走過一幅幅畫。

  擁擠的畫展中,似乎沒有餘裕駐足於畫作前太久,但在遍覽群畫的過程中,或多或少,仍感受到了美。只屬於畫的美。

  一次畫展顯然是不夠的,日後我央求父親再帶我去看畫展,父親拒絕了。但我心中仍渴求著美,深信那種美只有在畫展才能見到。除了那場畫展外,我未曾如此感受過美。

  只是顯然美是一種奢侈。無法俯拾即是,但假使──親手創造呢?

  若親手創造,就能獲得更多的美了吧?不自量力的我,提出了學畫的請求。起初當然遭到反對,認為學畫毫無意義,只是浪費金錢。

  ──除非有才華,可以畫出讓人驚豔的畫,否則畫再多,都只是一文不值的廢紙。藝術界不需要更多廢紙了。

  大致上聽到這樣殘酷的話語。我追問,才華是什麼?得到的答案是繪畫天分。如果畫得好,代表可能有天分,若真如此就讓我學畫。

  不假思索答應了。我旋即拿出了紙,拿出色鉛筆一本正經地畫──當然是畫人像,但我意識到,若是平常的塗鴉,肯定不會被父母認同,這次必須畫得更為精緻。不僅如此,還必須揚長避短,比方不擅長畫骨架,就要避開畫全身,專注畫臉即可。

  選擇只畫臉後,我觀察父母面容的輪廓,努力記下來,並描繪出來。父母是最好觀察的,也是最熟悉的人物,也或許可以使他們開心(當然,還沒想過若是畫醜了是否會有反效果)。

  花費一番工夫,終於完成了,出乎意料地,雖然沒有獲得太多稱讚,還被反問「為什麼只畫臉」,老實說出理由後,就答應讓我學畫了──不單純因為畫得不錯,也認為我思考周密,知道追求精緻,揚長避短的道理。

  『我們本來就知道,妳不是衝動的孩子,但多少還是會擔心,妳想學畫是一時衝動,熱情過了就好了。但沒想到妳是認真的,而且還會考慮這些,看樣子妳應該有潛力呢。』

  於是就讓妳學學看吧。補充了這句。

  自此踏上了學畫之路。一路考美術班,大學考進美術系,就像一般科班的美術生那樣。

  在此過程中,最讓我著迷的始終是人體素描。尤其是裸描,許是源自於當年初見畫展中裸畫的一見鍾情──只是能畫裸體素描的機會不多,除了課堂上的機會外,還要另外找人當模特並不容易,但還是盡力而為了。這讓我人體素描的經驗,可能比一般美術生還多。

  縱使如此,我仍未曾找到真的讓自己著迷的肉體。畫過男女老少,即便是年輕的肉體,也始終沒有企及內心對「美」的要求。

  我最渴盼的,是年輕男性的健美肉體。主要是著迷於男性的身形線條,不一定需要很多肌肉,但年輕男性的肉體線條美感,對我而言是無與倫比的。在平常衣裝的包覆下,無法窺見衣物底下的真實面貌。唯有一絲不掛之時,人的本質才能被突顯出來。不再隱藏、不再包裝,只有純粹的血肉,讓人重新見證到,在不被包裝的情況下,「我們」應當是何種模樣。

  人類不過是,缺乏毛髮、雙足行走的靈長類動物罷了。

  這便是我著迷裸體素描的原因。

  在各種人體中,又分外認為年輕男性肉體,最能彰顯原始的力與美。

  於是我一直在尋找,心目中理想的男性肉體。

  希望有朝一日藉由我的畫筆,畫下來。

  曾以為或許終生都無此緣分,直至遇見了他,隔壁邊間的鄰居,即便見面時間短暫,但光看他至少180公分的高瘦身形,雖非健美型,但或許相當精瘦,仍有扎實的肌肉,加上立體的五官,清爽的眼神,優雅的儀態,儼然翩翩美男子。或許找他當模特,並非不可行。

  前提是他願意。

  模特最好也要有相關知識與經驗,這樣做模特時,才有辦法迅速進入狀況。假使他完全是外行人,就必須另外指導,勢必要花費更多時間心力。

  但對我而言都是小事。只要他願意,那即便要付出些代價,只要還在能力範圍內,定會竭盡所能地承擔。

  問題在於,即便他就住在隔壁,平常卻沒有見面機會。住了三個月才初次見面,下一次碰面又會是何時?

  或許可以直接按門鈴,甚至在門口堵人,但不知怎的,沒有這種勇氣。總覺得他的一切是如此美麗,又是如此遙遠。不如說,正因為美麗,才會如此遙遠,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甚至有時會懷疑,當時見到的真的不是幻覺嗎?是否就像是夢中的蝴蝶,那麼虛無縹緲?

  這使我不敢確認,一牆之隔的鄰居,是不是真的就是那個他?


  ──但事實證明,我多心了。半個月後,都被證實只是杞人憂天。


  2.


  『這樣是八十元。』

  海鮮烏龍麵的價錢,午餐。掏出錢包,沒有鈔票,指尖搜索銅板。

  一枚五十元銅板、一枚十元銅板,再一枚十元銅板……還有幾個一元銅板,湊不齊八十元。就差那麼幾點。

  失算了,這就是忘記領錢的後果。

  『那個──』

  『我借妳吧,不用還了。』

  打斷了我的話語,熟悉的輕柔嗓音。回眸一望,真的是他,半個月不見的隔壁鄰居,高挑英俊的美男子。

  唯一的差別是,他的雙耳多出了彼岸花造型的耳墜子。

  他戴上耳環了?不等我思考,他直截將一枚十元銅板放在櫃檯上,跟我的錢一起。

  店員收下了錢,或許是以為我跟他是同行者,借同行者錢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抑或根本沒有想這麼多。

  這一切都是來得如此措手不及。

  『那個……真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不用計較。』他回以莞爾:

  『對了,妳也是內用嗎?』


  一枚十元銅板,再度牽起彼此的因緣。


  3.


  一枚十元銅板,換得的不單是一同用餐,還有交換聯絡方式。

  我們偶爾會聯繫,也偶爾會相約吃飯,彼此距離逐漸拉近──但也僅是物理上的距離,終於不再只是一牆之隔的鄰居了。

  心靈上的距離,似乎飄忽不定,若即若離。就如他的耳墜子,時隱時現。曾向他確認,他的第一個反應是:

  『妳居然看得到嗎?我還以為,這是只有我能看到的東西。』

  什麼意思?我連忙追問,他僅回一句「沒什麼」,然後笑而不語。

  不知為何我沒追問。是不敢追問嗎?還是隱隱明白,追問了也沒意義呢?

  照理說,這是不可理喻的靈異現象,但我毫不畏懼。

  似乎,本應如此──只是不知其因罷了。

  他的一切都很神祕,對他的認知,始終停留在表面身分:隔壁邊間鄰居、大我一屆的學長,經濟系的大四生,除此以外,他的過去背景、所思所想,始終難以捉摸。企圖試探,卻又被巧妙地迴避。

  更遑論,時隱時現的彼岸花耳飾。我總懷疑他懷有某種神秘力量,曾不禁驚嘆「學長真是不可思議的人」,但他只是雲淡風輕地回答:

  『不可思議的人是妳,只有妳才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或許是因為,學藝術的,總是特別敏銳吧。』

  學藝術的總是特別敏銳──我不確定是否真的適合套用到自己身上,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也是藝術才華的其中一環,我始終不認為自己天賦異稟,主要是靠刻苦練習,以及縝密的思考,去構思構圖細節。不然論基本功、創造力,比我出色的人大有人在。

  在藝術領域,只能謙卑再謙卑。尤其鍾愛人體素描的我,要能說服人當模特,並溝通合作,並非易事。許多人對我的溝通能力感到驚訝,認為我雖然看似內向靦腆,但其實在溝通上很有一套,也很有主見,偶出驚人之語。

  ──不可思議的人是妳,只有妳才能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或許是因為,學藝術的,總是特別敏銳吧。

  或許,之所以會被這麼說,就是因為我有些奇特之處吧,即便我不是很確定是什麼。

  我只知道,在某些時候,自己肯定還不夠果斷。

  若夠果斷,明明認識好一段時日了,為何還不敢開口請求隔鄰的他,做我的模特呢?

  明明只有一牆之隔。


  但我始終無法推倒他的牆。


  4.


  數月過去,眼看他畢業在即,仍不敢向他開口,做模特的請求。

  在牆推倒以前,我不認為自己有素描他的資格。

  我曉得他畢業後,暫時不會搬家,還有素描他的機會,但總希望能捕捉他身為大學生的最後身影。

  在他畢業前,總是希望能用自己的畫筆,留下他的身影。

  ──妳一直看著我呢,最近看著我發愣的時間越來越多了,是不是在想什麼?

  當他如此反問我時,眼神就如貓頭鷹般深邃,洞穿了一切。

  ──妳是希望在我畢業前,畫下我嗎?作為畢業紀念?

  簡直是會讀心術。類似的感覺或許早非第一次,正因如此,他才更顯得捉摸不透。

  那也正是他的魅力所在。神秘就像面紗,能夠朦朧化一個人,讓人產生無限遐想。

  只是,偶爾也會想揭開面紗,看見面紗底下的真實。

  否則,我何以熱愛裸體素描?

  他確認我的想法後,直截了當地問我:

  「那妳想怎麼畫?一般人像素描?還是裸體素描呢?」

  「學長可以接受到什麼程度?」

  「都可以,我完全無所謂。妳想要裸體素描的話,也盡管開口吧。我不會感到任何困擾。」

  「真的嗎?」

  「當然,學妹的請求,我怎麼會拒絕呢?」

  「所以任何學妹的請求學長都會答應嗎?」

  「怎麼可能。」

  他勾起唇角,眨動靈眸。

  「那不介意的話,就裸體素描吧。因為很著迷這方面的藝術,因此這方面畫過不少。尤其學長的身材條件挺好的,只希望我的畫筆能夠展現出來。」

  「妳一定行的,我相信妳。」

  柔聲打氣,他總是如此溫柔,溫柔得讓人融化。

  「謝謝。話說學長有當模特的經驗嗎?」

  「沒有。妳願意給我這個機會,是我的榮幸。」他伸出食指:

  「對了,記得先聽過拉三再來。」

  「拉三?」

  「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三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3 in D minor, Op. 30),沒聽過嗎?」

  「沒有。為什麼要先聽過?」

  「聽過就會明白了。」

  他轉過身,話語如煙,逐漸消逝於空氣中,留下深沉的餘韻。


  我去聽了,但仍不解其意。


  5.


  四十八小時,不過是轉瞬之間。

  地點是他家(因為想見證他的生活環境),相識半年了,這是初次踏進他的空間,即便我尚未推倒他的牆,他卻破格讓我進入了。

  今天的他沒有彼岸花耳飾,這是我第一個留意到的事。

  經過一番準備後,一切就緒了,像是要擺什麼姿勢,一個姿勢多久等,已經協調完畢。

  首先是坐姿。一手托住下顎,側臉沉思,神情肅穆略摻憂鬱。這是我渴望捕捉的身影。

  在此之前──

  「妳聽過拉三了嗎?」

  「聽過了,但我還是不懂用意。」

  「沒關係。我只是希望妳能記住拉三的旋律,以那種音色作畫,或許可以看見更多。」

  「看見更多?」

  「待會或許妳就會知道了。」

  他褪去衣物,駭人的畫面映入我的眼簾──他的胸膛前,是空心的,並微微散散發灰霧。

  這怎麼可能?又是我眼花了嗎?眨動雙眼,眼前的畫面並未改變。

  「妳好像看到什麼不得了的畫面呢,妳果然看見了嗎?胸前的空洞。」

  「意思是,本來就是空心的嗎?」

  「就跟我的耳墜子一樣,我以為只有我能看見。」他緊接問:

  「不過,現在看得到耳墜子嗎?」

  「看不到。」

  「跟我一樣,畢竟在某些情況下,才有辦法看到吧。」他持續說著曖昧不清的話語:

  「不過,胸前的空洞,卻是能一直看到呢。而且這個洞,還越來越大了。」

  「為什麼?」

  「誰知道呢。」他已然一絲不掛,坐下來擺好姿勢:

  「雖然素描的時候,應該要專心作畫,不過,不介意的話,可以聊聊天嗎?還是妳希望純粹素描就好?」

  「學長想聊什麼?」

  「很多。還是妳有想聊的?像是對這個空洞有興趣嗎?」他一手托臉,一手指向他空洞的胸膛。

  「學長想聊嗎?」

  「與其說想,不如說我覺得說了也好。」他挑動眉宇:

  「那可以的話,就邊聊邊畫吧,妳可以少說話沒關係。這也不是正式的素描課,不用這麼拘謹應該也沒關係吧?」

  「沒關係。」

  因為想多了解一點學長,那個同鄰許久,也無法捉摸的,神祕美麗的他。

  「那我們就開始吧。」

  我一面畫輪廓,一面聽他娓娓道來:

  「具體來說,我也記不清何時有這個洞的。或許從很小就有了,很小。只是那時候的洞也很小,小到不容易察覺。事實上,也不曾有其他人發現過。」他略微壓低聲調:

  「但伴隨年齡增長,破洞就越來越大,彷彿連手都可以穿過去了。但也只是彷彿。但依舊沒有人可以看見這個破洞,就連那個人也不例外──那個曾填補過胸口破洞的那個人。」

  填補胸口破洞?我不禁放慢了繪製速度。

  「我還是因為那個人,才會去讀經濟系的,還是同校經濟系,就是為了追隨那個人的腳步。」

  「那個人是?」

  「讓我感受到活著意義的人,大我一屆的高中學姐。」他神色逐漸黯然:

  「不重要了,只要知道她是一個懂得人生哲學的人就行了。但正是因為太明白了,才會活不久吧。」

  「活不久?」

  「一年前,她就離開了。她曾說過『哪天看破紅塵後,就可以安心地去了』,一年前,在畢業典禮結束後,她也讓自己的人生畢業了。」

  不知何故,耳畔響起拉三沉鬱的開頭。

  「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她也沒有留下遺書,什麼都沒說,在畢典見上最後一面後,她就走了。永遠地走了。我還記得,畢典當天,披著畢業袍的她多麼美麗。笑容多麼燦爛……」

  他深沉的語調,融入拉三的旋律當中。

  「那天起,原本逐漸被填補的空洞,再度破開,耳墜子也出現了。」

  耳墜子也出現了──就如咒語般,原本消失的耳墜子,再度現形了。

  「雖然也只是偶爾出現,但我很清楚,它在某些時候會出現。」他伸手撫觸耳飾:

  「至於是什麼時機,我不確定,或許是比較敏感的時候吧。或是拉三在我耳畔響起的時候。」

  拉三的旋律持續流瀉,流進他胸前的空洞,空洞周遭的灰霧,隨之波濤洶湧。

  「在那之後,我不曾感受到自己過得是充實的,就如與她相遇前那樣。我一直為他人而活,每當多為人活一點,就被多剝奪一點;邂逅她以後,我也為她而活,為她做一切選擇,像是選擇自己並不感興趣的經濟系──但至少,我心甘情願,因為沒有她,我勢必會持續喪失自我,最終行屍走肉吧。」他摀住被開洞的胸口:

  「因為她,我才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為人而活也能是一件這麼幸福的事。」

  為人而活是幸福的嗎?我停下筆,陷入尋思。

  「然而,她離開後,我連為人而活的機會都沒有了。我不知為何而活,為自己而活?坦白說,我早就忘了方法──不,是未曾學會過。」

  他的嗓音輕顫,如同我握畫筆的手。

  「所以,我很羨慕,能夠為自己而活的人──不用看人臉色,隨心所欲地活著……雖然為她而活的時光,我快樂許多,但是……她一走,我就頓時喪失了活著的意義。」他撇過臉:

  「這一年來,我根本……」

  「真的一無所有嗎?如果學長只在乎她,那為什麼又要跟我交流呢?」

  不禁打斷,我緊握畫筆,強壓語調,故作鎮定。

  「因為我還不想死吧。不想活,但更不想死。」

  「什麼?」

  「不像她一樣灑脫,說什麼『哪天看破紅塵後,就可以安心地去了』,並付諸實行。或許我沒有足夠的勇氣,在畢業典禮後,讓自己的人生,跟她一起畢業。」

  「學長──」

  「我也很想明白,『哪天看破紅塵後,就可以安心地去了』這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只知道……或許我說的這些話,在妳看來很莫名其妙吧。」他回首與我目光交會:

  「像妳為什麼會踏上美術這條路?是自己選擇的嗎?如果是,那妳可以明白,沒有選擇權的人的感受嗎?」

  我赫然,確實是我拜託父母,他們願意給我機會,我才能理所當然地走到今天,即便路面偶有崎嶇不平,但對藝術的熱情足以燎原,再顛簸難行的道路,都被夷為平地了。

  「雖然選擇追隨她的腳步,是我的選擇,但我是為了逃避更討厭的選擇,在她的引導下,我才選擇逃進她的身邊。之後,這個選擇也或許喪失意義了。」他聲調一沉:

  「我為了遠離傷心地,還搬了家,搬到這裡來。才剛搬來不久,我就在這裡遇到妳了,只是妳沒注意到我的存在。」

  「早就遇過我了?」

  「是啊,只是沒機會搭話。一直到那次幫忙按電梯,才有機會說到話。」

  「在那之前就有在注意我了嗎?」

  「留意一下隔壁鄰居,不過分吧?」他目光閃爍:

  「只是果然搬到這裡,我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我依舊不知為何而活,依舊努力活成她的模樣,就像妳看到的那樣──只可惜只學到表象。」

  喟然長嘆。

  「但是,學長大可持續想著她,又何須注意我?莫非在我身上,看到她的影子?」

  「不,沒有,絕對沒有。妳跟她……很不一樣。真的很不一樣。真要說有什麼相似處,大概就是……都很敏銳吧。」他露出苦笑:

  「聽到妳說看到耳墜子時,我是真的很訝異。妳能看見別人所不能見的,這足以證明,妳跟一般人,不一樣。說不定就算她還在,她也看不到。」

  「所以才會特別留意我,跟我交流嗎?」

  我已無心作畫,白紙只留下身形輪廓。

  「或許我無法否認──可以接受這樣的答案嗎?」

  「我早已心知肚明了。」

  「真不愧是敏銳的人。」

  「多謝誇獎。」

  「我不否認,或許就是因為遇見了妳,我才還能在這裡說話也說不定……但──」他深作呼吸:

  「現在的我,跟當年的她一樣,完成了學業,追完了她走過的路了,已經沒有多少牽掛了……」他將手伸入胸前的空洞:

  「如果無法為她而活,或許我還可以為她──」

  「而死嗎?」我搶走他的話:

  「如果其實她根本不希望你死呢?那還要為她而死嗎?」

  「如果無法為自己而活,那至少要為自己而死一回。」

  「但不是說是為了她而死嗎?」

  眼前赤身裸體的青年不發一語。

  「你說過自己或許沒有像她那樣的勇氣吧?但我想,或許比起勇氣,可能是找不到充分『執行』的理由吧。像是:死了有什麼好處?死了會比活著更好嗎?」我放下畫筆:

  「我們無法得知,死後的世界為何,死了也不見得會到天堂,也不見得會見到想見的人。正因如此,很多人才會怕死,包括我在內。活著確實不見得更好,但死了也不見得更好,這種時候,可能會傾向選擇已知,而非未知。」

  拉三的第一樂章,響徹耳膜。

  「何況,真的對於這個世界沒有留戀了嗎?倘若沒有了,為何還要跟我交流?還自願讓我素描?甚至還跟我說這些?」

  「會讓妳素描,是因為我早就看出來妳有這個想法了。因為妳常常盯著我看──」

  「那可以早點提出來,為什麼非得等到畢業前夕才提?應該是為了等待某個時機吧?」

  「時機?」

  「像是希望在畢業前,留下最後的身影,為自己的大學生涯畫下句點──但不見得是為了留下遺像。」我起身,向他走近:

  「要留下最後身影的方式很多,為什麼選擇讓我素描?拍照更有效率吧?而且最能『真實』呈現現實的樣貌。但為什麼要畫下來?而且是由我畫?因為只有我才能看到那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吧?」

  「……沒錯,若只是拍下來的話,是無法看到胸前的洞跟耳墜子的,就連我本人都看不到。只有親眼目睹,或是照鏡子才能看到。但我覺得那不是真實的我,我希望真實的自己,能夠被記錄下來。」

  「為了什麼?」

  「證明我真的是這樣活著的,而且有人見證了。」

  「有人見證有那麼重要嗎?」

  眼前的學長陷入沉默。

  「如果學姐還在,會希望她見證你的一切嗎?」

  「當然希望。」

  「那她不在了,還會如此希望嗎?」

  他俯首默然。

  「或許,我會在這裡素描,就是最好的證明了──學長很想找出,讓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吧。就如會搬離原處,就是為了擺脫學姐的陰影吧。」

  他仍一言不發,緊握雙拳。

  「渴求改變,卻又無力改變。但其實,真的什麼都沒有改變嗎?若真的什麼都沒有改變,我不認為自己有權利出現在這裡。」

  我尚未推倒你的牆,你卻先讓我進來了──這些話我並未說出口。

  「那妳怎麼知道,說不定我抓住妳,只是垂死掙扎而已?」

  「真正想死的人,還會抓住身邊的浮木嗎?」

  「或許只是無法抑制的求生本能。」

  「所以現在要放手了嗎?」

  他緊咬牙根。

  「如果你希望,我現在帶走我的畫架,離開這裡如何?」我刻意挑高音調。

  「不行,妳還沒有畫完,畫完了再走。」

  「我有權放棄。就當作我放棄了吧?」

  「……妳……」

  「怎麼?無法下決斷嗎?」

  「……妳可怕的地方,果然不只是敏銳,我真沒看錯人。」他搖頭,輕聲嘆息,俯視自己的手心:

  「不過,或許正因如此,才會懷疑活著的意義吧。因為只要活著,就會重犯同樣的錯誤。就如黑格爾的名言:『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不會歸納出一個科學性定律,只要去恪守它,就不會重蹈覆轍。」

  「為什麼忽然這麼說?」

  「明明已經嘗過,將一切託付於人,會落得什麼下場了,結果還不能果斷地了結自己嗎?」他的手心微顫:

  「我相信學姐,相信到擁有了全部,也付出了全部。但之後她不告而別,什麼都沒有留下。我得到的,只有幾乎消失的空洞擴大回來,以及這個耳墜子。」他撫弄彼岸花耳飾:

  「結果我居然……還是不想寂寞地死去嗎?只因我還沒像學姐一樣看破紅塵?」

  「看破紅塵,除了是瀟灑地死,也有可能是瀟灑地活吧?很多事情,也不是只有一種答案吧?」我撇過頭,略微壓低聲調:

  「我雖然也還沒看破紅塵,也不曉得若有朝一日看破了我會如何,但我想,假使可以──我想證明看破紅塵,還有其它的終末。」

  空氣沉寂。

  「若真想擺脫學姐的陰影,那就別再走跟她一樣的路了。」我的目光射入學長蕩漾的眼波:

  「或許學長覺得我沒什麼資格說這些,可能我說這些也會被認為是自以為是,但是──我不覺得這種時候,還應當選擇沉默。」我再度踏前一步:

  「在學長眼中,我不過是個認識半年的學妹;而那個學姐,卻是追隨多年,因她而活,為了她付出一切,而覺得我的話無足輕重的話,那也無所謂。」我緊握雙拳:

  「但至少,我覺得這些話若不說出來,將來一定會後悔。至少我肯定會後悔吧。」

  耳畔似乎又隱約響起,拉三哀戚抑鬱的旋律,第二樂章。

  「……但是,那又如何?我的重點在於,不想再犯同樣的錯誤了。我只是不想再依靠任何人……」

  「那想要寂寞地死去,還是孤獨地活著呢?」

  再一次沉默。只剩下旋律。

  「如果可以,我想相信,還有第三個選項──不那麼孤獨地活著。依靠也不是罪,但更重要的是,把自己失去的那一塊給找回來。」我指向他胸前的破口:

  「但不能單靠他人給予。比方有人給你一塊麵包,你不收,還是會挨餓,不是嗎?重點是肯收下那塊麵包,或者自己掙得麵包──只是一個人,總是有束手無策的時候。」

  他胸前的破口,灰霧持續瀰漫。

  「如果學長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人,那或許只是時機未到而已,就像那個學姐,也是在某個時機出現的,對吧?」

  「但她永遠地離去了。」

  「那是她。不見得每個人都會像她一樣,或許不可能把握住所有的人,但是……如果有人想把握住你,你卻直接拒於門外,那豈不是斷送了被珍視的機會嗎?」

  「會有這樣的人嗎?」

  「一定會有。雖然我只是學長的學妹,但重點是,學長把我當成什麼。如果把我當成朋友,我就是學長的朋友;如果學長珍視我,我也會珍視學長。」

  他胸前的迷霧,逐漸消散。

  「妳認真的?」

  「只要學長願意,在畫完之前,我不會帶走畫具。」

  他眼波蕩漾,強擠苦笑,似乎企圖掩飾。

  「那這次畫完,還有下次嗎?」

  「若學長不嫌棄,隨時歡迎。」

  我回以莞爾。

  他胸前的灰霧,持續散去。


  (喀鏘──)


  彼岸花耳飾,應聲碎裂。

  猶若慢格動作,碎片緩緩飛散,懸浮半空。

  轉瞬之間,畫面不再慢格,碎片化為塵沙,其中閃爍微光。

  光滅以後,不著痕跡。


  「……謝謝妳,真的很謝謝妳。不過,妳是為了畫下更多的我,才會這麼說的嗎?」

  「難道學長不想被記錄下更多身影嗎?」

  「誰知道呢。」

  他起身,側對著我,若有所思,神情逐漸舒緩。

  「妳真的是啊……真是的,該說藝術家都是這樣的嗎?」他搖頭淺笑:

  「也罷,真的也罷。重點是……素描還要繼續嗎?」

  「當然。」

  我們相視而笑。


  他胸口的暗霧,消散無蹤了。


  6.

  在那之後,我們成為常互串門子的關係。不單是因為他常做我的模特,更多時候只是純粹的茶敘。

  就如過去那樣,只是地點不同了。

  但這種時光,也只持續了三個月。

  他搬家了。找到了工作(與經濟系專業無關),由於在隔壁縣市,為了方便而決定遷居。

  一牆之隔,變成一城之隔。

  ──但是無妨,只要想見面還是可以見面,我還是願意繼續做妳的模特。何況,我確實也不能一直活在舒適圈,自己應該有足夠的能量,去面對未來了。

  他曾如是說,我也很認同。如今的他終於願意展翅,也讓我再度意識到,或許遷徙是必然,我們就像候鳥,在這裡只是過客。

  終有一日要飛離名為校園的鳥籠。

  對於候鳥而言,距離從來不是重要的。

  ──等我搬好家,一定會再請妳來,好嗎?不用帶畫具沒關係。

  對於他的邀約,我回以微笑,並暗自忖道──


  ──我一定還是會帶畫具過去,為了記錄你新生活的起點,做為我的珍藏,以及你的禮物。











  當然,或許也是想證明,即便搬離舒適圈,他的胸前空洞仍會縮小,彼岸花耳飾也不會再現形了吧。


----------------------------


  微不足道的後記:

  (1)其實本篇靈感是之前就想到了,當初是想過要不要寫雙女主角模式(比方學妹素描學姐),但後來還是覺得寫男女主角模式是最習慣的,雖然我也可以寫雙男或雙女主角模式,但我最想寫的還是男體,所以還是把學姐改成學長了(雖然根本其實沒有什麼人體描寫,明明是裸體素描但其實幾乎不提肉體部分,應該很多人都覺得被詐欺了吧,喔不對,明明標題都寫是靈魂素描了

  (2)原本標題是〈薛丁格的人體素描〉,但後來為了聚焦主題,於是才把標題改為〈靈魂素描〉,感覺簡化多了

  (3)其實我對美術很外行(因此有特別做功課),雖然看過一些畫展,也對藝術史略知一二,但對於畫技一竅不通,雖然兒時學過點畫,但有學跟沒學沒差多少,完全沒美術天分

  (4)這次原本只想寫個小短篇,或至少是不要太長的短篇,結果實際去寫,居然還是寫到近乎萬字,寫作過程中也常改設定,為了讓故事流暢,而捨棄部分設定或構想。

  (5)本文會出現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拉三),純粹是偶然,因緣際會下去回溫本曲,就決定寫進去了,順便為故事添色。

  (6)彼岸花耳飾的隱喻,或許可從彼岸花的花語略知一二。

  (7)這次的寫法更追求含蓄,不慍不火,也刻意模糊化與魔幻化一些情節,讓故事自然地虛實交錯。我一直都很喜愛虛實交錯的手法,但一直在追求新的寫法。同樣是虛實交錯,可以有很多寫法,而我持續探索著。


  總覺得,我越來越追求描寫含蓄內斂的感情了,雖然這是我的一貫作風,但可能以前會有更多激情(劇烈情緒起伏)的場面,但現在越來越收斂,情緒爆發的場景還是會有,但出現頻率降低了吧(像本作幾乎沒有情感渲染的成分

  最後,不得不承認,果然我還是很鍾愛花、音樂等元素──因為或許能讓故事變得更美吧。雖然於我而言,故事最重要的,並不是美,而是弦外之音吧。

  就來讓我們,再聽一次拉三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304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短篇|藝術|素描

留言共 25 篇留言

風靈草
彼岸花,是一種死亡象徵意義很濃的花,在三途川旁有一整片的彼岸花海。

花語是「死亡的前兆」跟「地獄的召喚」,不過還有別的就是了owo

喜歡這個短篇,感覺很詩意。

06-27 16:51

湛藍琴海
我看過的花語還有相互思念、彼此分離、悲傷回憶等等,總之正因為花語的意思可能很多,所以每個人也可以自行配對來解釋吧。

感謝喜歡,真有詩意的感覺的話就太好了XD06-27 21:08
真闇
每一次看前輩的文章都會陷入一種莫名的氛圍中,雖然思考不出含義,但是非常的吸引我

06-27 18:06

湛藍琴海
沒關係,也許以後就會慢慢懂了(?06-27 21:11
露娜・葉特
糟糕,我有一種被琴海戳中心臟的感覺

06-27 19:01

湛藍琴海
居然嗎?有打到露娜的點就好XD06-27 21:12
老周(LeviChou)
看到彼岸花還不塊陶R,傻孩子,各種作品都用到快爛掉的一朵花(笑)

我不太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會特別描述女主角踏上繪畫一途的緣由,感覺依照本作主旨在「為自己而活」的脈絡下,似乎只要輕輕帶過即可,甚至提到「天份」說,我原先以為會繼續發揮,甚至以為女主的父親很有故事,但是可惜並沒有,不過倒也無妨,我比較吹毛求疵一些。

與其說看到別人所看不見的,比較像是「看見別人所逃避的」,看穿人們的虛假外衣,剛好跟女主喜歡裸體繪畫相互呼應呢。

最後,我衷心期望男主胸口的破洞,就此補上了,不需要誰的幫助。

06-27 19:31

湛藍琴海
對,彼岸花雖然老梗,但至少形象鮮明,而且萬用XD

特別寫女主走上藝術之路的緣由,是希望她的形象可以更加鮮明立體吧,也順便去解釋一下為什麼她熱衷人體素描,但確實並不是故事最大的重點,比較像是一個背景,帶出來後再去著墨故事的核心主旨。

提到天分,主要是強調女主並不是什麼開掛很兇的天才,她是比較深思熟慮型的內斂角色。平常可能不起眼,但必要的時候會表達自己的想法,敢於直言。就如故事後段的表現。

女主就是有藝術家的敏銳眼光,雖然這也是一種藝術天分,但重點不在於她有高超的繪畫技巧,而在於洞察力與思考力,及表達能力。這或許比有扎實的底子技巧還更為重要。

我也希望,人總是要學會獨當一面(但這不代表完全不能依賴別人),除非現實不允許。尤其,若能治癒心傷,很多問題也能迎刃而解吧。06-27 21:32
老周(LeviChou)
「學長可以接受到什麼程度?』

有誤植成雙引號喔。

06-27 19:33

湛藍琴海
我先回這個:這個有先改了,謝指正XD06-27 19:54
菊千代
我還以為你不喜歡靈異的東西欸
沒想到會寫這種故事[e17]

06-27 21:16

湛藍琴海
其實只是有一些超現實的魔幻(?)元素啦,跟靈異故事還是差很多,不然超現實的小說都是靈異小說了XDDDD06-27 21:33
湛藍琴海
我雖然不會很喜歡靈異元素,但超現實元素我滿喜歡的,那跟靈異不太一樣XD06-27 21:34
菊千代
嘛……畢竟也不是UMA或神聖體驗之類的XD

06-27 21:36

湛藍琴海
工蝦毀XDDD06-27 21:44
菊千代
平常用的分類

超現實我大概就分上述兩者
或靈異跟神怪XD

感覺你這個只剩靈異比較接近XDDD

06-27 21:51

湛藍琴海
就某方面來說是比較靈異啦,看怎麼定義吧,我自己是比較會當成魔幻元素XD06-27 21:56
菊千代
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60215&sn=6022

06-27 22:01

湛藍琴海
看到了,感謝提供06-27 22:05
菊千代
魔幻其實有點像是後人追加出來的
我是不太喜歡用這個說法啦

有些人甚至解釋成魔法+幻想類小說的簡稱
或朝著魔幻現實主義的方向解釋

06-27 22:02

湛藍琴海
對,不過我覺得這些就是個人定義問題,雖然可能會有一些共識,但基本上還是見仁見智吧,也不用太拘泥XD06-27 22:07
菊千代
主要是這個說法沒什麼共識
所以不太喜歡使用

不然讀者問到
我還要另外解釋自己是傾向哪種意思

06-27 22:07

湛藍琴海
好,了解06-27 22:08
駱駝商旅
以前大學選修修過素描,有過幾次裸體模特速寫的經驗
只能說看圖片素描跟實體素描的難度完全不同....

06-27 22:32

湛藍琴海
喔喔,所以實體素描的訓練才會這麼重要吧XDDD06-27 22:51
白煌羽
辛苦了

06-27 23:40

湛藍琴海
不會06-27 23:48
傻不嚨咚
本以為是純言情,事實證明我太無知了,琴海大怎麼會寫單純的愛情故事呢!
一切都從看得見彼岸花耳墜那一刻開始有趣起來啊~ 寂寞殺死一隻貓(Care killed the cat)的哲學故事,細看學長和學妹的對答很有趣。差點讓我誤以為是學妹想推倒學長(的心牆)是怎麼回事?故事也很巧妙地發乎於情止乎於禮。不過這也是現階段,如若故事繼續發展下去,我也樂見兩人,一個開洞一個補坑,把感情昇華或延伸下去,畢竟是挺妙的一對啊(((o(*゚▽゚*)o)))

06-28 08:35

湛藍琴海
我愛「琴海大怎麼會寫單純的愛情故事呢!」這句,能看出這點真是太好了,我雖然很喜歡寫愛,但我寫的往往不是只有愛,真的很純的純愛真的很少,尤其近來更是如此吧,就覺得純愛通常滿足不了我,總是希望能寫更多東西,玩出更多花樣(自己講X

或者說,寫純愛或許也不是不行,但還是要看怎麼寫吧,像是能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深刻動人、有所共鳴之類的。

寂寞殺死一隻貓這個典故,我去查了,長知識了XD

學長學妹的對答,我也覺得是本篇一大重點,能感受箇中樂趣的話,目的也算是達到了吧?

推倒心牆是因為聯想到「推倒柏林圍牆」這個典故,所以才會這樣比喻。最後我也沒寫明是否推倒心牆了,因為是否有推倒,應該是讀者去感受,而不是由角色來說。

發乎情止乎禮,這形容我喜歡XDDDD

這兩個是否有戲,就任君想像了XD06-28 15:03
戒子
首先、非常開心的能再看到琴海大大所發表的文章
當然趁著端午空檔時閱讀,本以為只是個小短篇,閱讀
起來已過近萬字XD,這是值得細細去品文的,其中有一句:
「也始終沒有企及內心對「美」的要求」是不是要打使終沒
有企圖心?其它就沒有什麼錯誤了。
感想嘛~前面有大大提到這篇文章對於女主角對喜愛畫作的緣
由刻畫太過仔細、應給予輕輕帶過這點我是同意的,如果要進
一步描寫建議琴海大或許可以寫成:女主角從小喜愛素描,但
越畫越覺得自己沒天份,於是放棄、家人成為鼓勵的重心,直
至遇到男主角完美身材,勾起女主角想要重新拾筆、盡情素描
裸體的欲望之類的⋯⋯可能會更有帶動故事的起伏性,另文中
題到空洞一事,說真的之前琴海大都是寫較寫實的文章,突然
看到女主角對於空洞並沒有太多驚訝,不免感到有奇怪,若早
在越讀前就知道是走科幻路線、想必一切都說得通了(笑...
此文章仍充滿著琴海大獨特風格,雖言情卻不言慾,而且把情
感ㄧ環拿捏恰好分寸,不塭不火、後續由讀者們保有想象空間。

06-28 16:16

湛藍琴海
是企及沒錯喔,真的有這個詞XD

了解,戒子這些建議確實可以考慮,也是一個很好的方向,雖然是常見的王道套路,但確實有戲劇性。

至於看到空洞不會太驚訝,主要也是因為先看過旁人看不見的耳環了,加上可以想成故事調性讓角色對於超現實的事物比較能夠接受(就像一些有超現實元素的作品,角色比較能夠接受超現實元素一樣),所以別用常理去推XD

這不是科幻路線啦,就是有幻想元素的作品這樣XD

「雖言情卻不言慾」這形容真棒,能保留想像空間我也覺得挺好的XD06-28 21:05
我的筆名叫123
從字裡行間可以看出琴海大對於音樂選曲上的專業。
不過藝術繪畫方面,再和學長的互動中更多的是探討類似人生哲學的問題,或許是短篇比較難鋪陳,我自己覺得這樣對話內容的轉變可能太過快速了

男主角的設計其實蠻像死神裡面的虛呢w(破面),胸前有個空洞,內心也空虛

但女主角卻不是死神,反而成了活菩薩w
自己幸運的選擇了適合的道路,也因為這個選擇(和繪畫堅持)產生的緣分,拯救了一個人

看完之後的感想,大概就是望著一片天空,有著對未來廣闊無限的遐想吧

06-30 16:26

湛藍琴海
終於有人提到音樂了,會選到這曲也是一時的靈感,覺得用得上就用了。

如果是指學長怎麼那麼快想開,其實重點是學長其實有滿多言不由衷之處的,比方不是真的想死,他會邀學妹來他家素描,主動坦承這些,其實可以當成是一種下意識地求救。他渴望的不是死去,而是救贖。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獲得包容與理解,其實就比較容易轉念了。而他的轉念也主要是針對某個部分(是什麼應該暗示得很清楚了),但其實要面對的人生課題還有很多,這個就需要時間了,像是之後為了工作搬家,這也才只是新人生的開端而已。

作品重點的確是探討人生哲學,如生死議題,至於感情則是其次,是哪種感情就端看個人解讀了,留下想像空間可能是最好的。

「望著一片天空,有著對未來廣闊無限的遐想」這形容挺好的,我喜歡XDDD06-30 22:03
露娜・葉特
彼岸花,FGO清姬的靈基3也有這個感覺,既危險又美麗,不過自家清姬還是常駐靈基2的狀態,巧妙靈活的變換,穿梭在此岸與彼岸的間隙,這麼定義露娜的人生是可以的吧?

07-01 13:32

湛藍琴海
我很歡迎露娜繼續分享身為清姬的人生軌跡,這樣或許比較可以定義了XD07-01 13:41
七咲千影
前兩個段落的描寫還不錯,先用一個偶然的事件拉出主要的角色,進而再點綴出主角內心的想法,接著下一段再接著敘述主角開啟繪畫的歷程,帶入的順序性看得還滿舒服的。

關於上面比較有被提到的主角繪畫的歷程,這部分個人是覺得幅度和節奏都不錯,且能感受到對繪畫產生興趣的契機,以及了解主角部分的性格,後面接續回開頭的手法也滿順暢的,同時也講述了欣賞學長的美在哪些部分,因此個人是感覺沒有特別突兀。

結尾的部分也滿有韻味的,略有一種狹窄的視界有所擴張的視覺感,兩人後續的關係也為故事帶來了不錯的後勁。

個人覺得可以再更好的是5的部分,兩名角色間的對話雖然是頗有省思價值的內容,不過感覺沒有拉出深入角色想法與感觸的時間,兩人的想法上感覺可以再有更多翻轉,或是有更多互相咀嚼話語的思緒穿插在其中,不過當然考慮到視角的問題,學長的部分是比較沒辦法直接描述,雖然是也能從主角的觀察上以猜測下手,橫豎都會再拉長篇幅就是了。

個人的感覺上,5的對話有點像從學長內心的傾瀉,一直到變成有點類似辯論的節奏,雖然5的末段把收尾寫得滿有味道的,不過個人是覺得,對話的部分應該可以再延伸出更強列的感觸。

大致如此。

07-03 01:43

湛藍琴海
七咲不覺得突兀就好,當初就是覺得想要多描寫一點對於藝術與美的想法,才會寫下這些。

5的部分礙於篇幅與視角限制,能發揮的確實不多,我也不想寫得太狗血,寫得非常節制。如果要增強故事張力或是情感深刻度,確實可以用一些比較煽情的操作,其中一種是很老套的套路:上演告白戲碼解決一切,雖然告白戲碼不是不能有,但我覺得這篇不適合,所以就採取了這種含蓄的寫法了。

如果要寫得更多,勢必要拉長篇幅,這篇已經遠超乎預期,寫到近萬字了,所以大概就是只想這樣了吧。

最後,感謝七咲的回饋。07-04 13:14
湛藍琴海
順道一提,有去留意音樂的部分嗎?有去聽聽看嗎?07-04 13:14
七咲千影
音樂的部分,基於長度上的關係還沒有去聽過,個人是比較習慣安靜的環境下閱讀,所以也沒有邊讀邊聽,之後會再找個方便的時間來聽。

07-05 00:30

湛藍琴海
了解,或許聽了後別有一番風味。

另外會覺得如果上演告白戲碼會很老梗嗎?還是像這樣保留空間會比較好?07-05 15:03
七咲千影
個人是覺得這篇的愛情要素比較沒那麼重,因此會比較偏好像這樣保留這方面關係的現況,上演告白戲碼是會比較有一個段落感,而現在的結局是會比較有延續感,感覺大概是這種差別吧。

這方面個人是不會覺得老梗,只是覺得以內容來說,現在這樣的結局比較有一體感。

07-06 00:45

湛藍琴海
了解,那選擇這個路線應該是沒錯了,其他人我不確定,至少七咲是認同的。07-06 09:48
墨染
  讀起來像是在吟詩一樣。
  有些字句使用得重疊,卻不會讓人覺得反感,大概也有點像是歌詞吧。
  我喜歡這篇除了爭論以外的所有部分,至少讀見了獨到的情感,就像暫時委身於女主角,沉浸進去。
  說起來很可惜,我覺得這篇的大部分都很美,但是他與學長爭論的6.,即便是第二遍了,我還是不太能接受。
  理由的話,大概是我不喜歡女主角一直站在道德至高點,單純的跟男主角訓話吧。
  在爭論的部分,敘述相當集中在男主角的一舉一動,透視他的心境轉折。對於女主角自身聽見男主角的「呼喊」,心境上如何轉變,並沒有太多著墨。簡直就好像,男主角的苦惱全部沒有意義,就算見到胸口空洞的人,只有拼命活下去,找到自己填補的方式才是正確解答似的。
  我明白在6.減少對於女主角自身的反應描述,是預設讀者已經進入了情境。用壞心眼一點的敘述方式的話,也可以說是讓讀者不用被女主角的視點綑綁,盡情歌頌政治正確的話語。這樣說吧,我不認為男主角的苦惱與執著會因為與女主角的交談而稀釋。現實情況下,轉變是一連串客服不熟悉的過程,但在「辯論」過後,我卻看到彷彿問題已經解決的釋然。
  整體來說,通篇溫和優雅,不在多餘的地方多留筆墨,是一個完整性非常高的作品。僅僅是我自己不喜歡它的中心思想而已。
  撰文辛苦了。

07-07 11:06

湛藍琴海
在開始之前,先感謝墨染的用心回應。

其實我沒有特別去想讓字句重疊(?)很自然而然就寫成這樣了吧。沒有特別想寫成詩歌的意思XD

然後是5不是6啦,然後其實我也知道這段可能反應最兩極,基本上我盡可能不想寫陳腔濫調的台詞了,什麼「要珍惜生命」、「還有人愛你」、「你死了我會很難過」、「沒那麼嚴重」、「不要負面思考」、「未來還有希望」這種聽到耳朵長繭甚至只有反效果的話了。所以這也是最棘手之處,這些台詞很難寫,如何不要寫得陳腔濫調,但又有開導男主的效果,結果寫下來,可能還是會有人覺得太說教,甚至像你覺得是訓話。個人是覺得或許女主的態度有稍微強硬一點,但比起強硬,更像是堅定表達立場,就看如何解讀了。

至於男主的心境轉變,事實上確實光是這一段談話,可能無法改變全部,但至少可能心念一轉,有個契機了。可能先拔除了心頭刺,但這不代表沒有傷痕,也不代表不會作痛了。而這是要花時間慢慢去復原的,而我就沒有再著墨這部分,而是直接接到後日的結局了。

所以,要說問題解決了嗎?釋然了嗎?我覺得才剛開始而已。

沒關係,也感謝你用心的回饋:)07-07 23:33
七咲千影
聽完文末附上的拉三後,感覺和學長的過去比較有同調的感觸,雖然學長和女主角之間的對話也有一定程度的劇烈,但是感覺上和音樂帶來的深長感觸比較沒辦法搭上,這方面個人是覺得過去那種,醞釀過後大幅地傾瀉出情感的類型,似乎會比較能和曲子搭得上。

07-10 00:29

湛藍琴海
了解,過去那種是指《琴緣三重奏》那種嗎?主要也是作品類型不同,這篇音樂只有錦上添花的作用,自然份量是無法相較的。07-10 09:37
七咲千影
確實之前的長篇內容感覺和音樂比較合拍,而這篇的音樂感覺比較像,單純去強化學長過去的感觸而已,不過當然重要的仍是故事中的筆觸就是了。

07-11 01:19

湛藍琴海
了解,這篇畢竟不是以音樂為主的小說,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吧07-11 19:08
悠閒紅茶(煮熱中)
讀起來很舒服,我也很喜歡探討諸如生死、意義之類的話題,內斂的感情也很棒呢

07-11 02:15

湛藍琴海
感謝支持,正因為我很喜歡這些才會寫下來吧XD07-11 19:09
珀伽索斯(Ama)
一開始給我的感覺,男子像個幽靈一樣從不存在的頻繁出現在女子面前,
最成成為女子畫作下的模特兒,而這時光雖然不常久,但算是曾有過,
女子畫師讓我想起最近的阿爾蒂,這部我一直非常感興趣,就算動畫結束的現在,
我依然還是會找這位人物的歷史背景與去處,也想找個時間好好整裡關於她的事情給大家知道[e34]

07-15 19:30

湛藍琴海
我也有想到阿爾蒂,不過差很多就是了,而且阿爾蒂沒畫裸體素描XDDD07-15 21: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3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隨筆】雜感小語(2)... 後一篇:【隨筆】雜感小語(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abbit116所有活人
ハイエナ- MY FIRST STORY (中日歌詞) 如果聽過...就代表你的心死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