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以季木之名 - 第五章.班級模擬戰

作者:雲水靜│2020-06-25 22:02:07│巴幣:4│人氣:61
--------------


  正午時分,赦單班的所有人員幾乎全都聚集到了習戰竹林內。

  而這一次,赦五班罕見的沒有遲到。而他們的副班長──月譜圓.奎反倒興致高昂的坐在地上等著其他人。

  「你是認真的嗎!?居然想一個人和其他班級的成員對戰?」

  此時,充滿著訝異與不可置信的聲音傳遍整個竹林。

  「嗯,從入學到現在還沒那麼認真過。」

  聽見回應的明荷.苕已經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只不過奎卻像是嫌不夠一樣又追加了新的規則。

  「這樣吧,如果有誰能用手碰到我一下,就算是我們赦五班輸了,妳覺得怎麼樣呢?」

  「……………」

  不可置信的明荷.苕與其身旁的牧狹.瑩、幻狹.透,似乎都覺得這句話有別的意思。

  ──只可惜並沒有。

  就在她們思考這句話的涵義時,一道高傲的語氣便從竹林內傳出。

  「妾身就讓你在自己的遊戲規則中輸的徹徹底底!」

  對方的話一說完,其他赦班成員便像是說好了一樣從竹林的各個角落中出現。

  「月譜圓同學好帥~滴說!」

  「那麼刺激的模擬戰居然只要隨隨便便摸你一下就結束了,特地過來這裡還真的是浪費時間……」

  赦三班的班長相舍.椹與其副班長芎夏.陽語帶諷刺的說著和表情完全相反的話。在他們身旁的霂雪.莞也輕提起收著魔鐵虎徹的鬼紋劍鞘,完全進到了備戰狀態。

  要說他們那是什麼表情……大概是要好好教訓人的表情吧。

  在這些人當中,也只有落恩.聖沒有因為奎的話而有任何反應。

  也許是在知道了巡的來歷時,就已經先把奎的實力和巡劃上了等號的緣故。

  「哦哦~都到了那就馬上開始吧!」

  看見奎那興致高昂的模樣,苕立刻拒絕了他的要求。

  「很抱歉那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

  「還沒確定我們班級的潔和碧會不會來,而且赦五班的班長和矢可兒同學也還沒同意剛才的規定。」

  「「沒有異議。」」

  對於苕後半段所說的話,巡和律只在一瞬間便給予了回應。

  「關於妳們班上的那兩位在晚上之前可能回不來了,她們現在應該在駐馬城的某一處。」

  就在奎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苕的新式手錶也收到訊息。

  『──已經和碧抵達駐馬城。』

  「……………」

  「看來是收到消息了。那麼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奎環顧了一下周圍,確認其他人已經準備好要將武器拿出之後,他便擺出了隨時都能上的手勢。

  而在這些人當中,第一個決定上場的人正在使用一種特殊的喚醒方式。

  「居然真的猜中了……」

  在所有人面前的姬宮.縉將全身的魔能散出,喚出許多大小不一的赤色光球,慢慢從姬宮.縉的身邊飄向空中相互融合。

  當它們在空中的密集度達到最高點的時候,縉也在此時開口。

  「以聖光為名,喚醒斷定罪惡的聖火圈刃,釋出火紅之路,燃盡萬惡之根源──!」

  就在詠唱結束的那一剎那,那顆密集的光球立刻回到縉的左右手之中。

  在那一瞬間,光球化為了兩把朱紅色的圈刃,而在圈刃形成之後,一道赤色的火焰順著圈刃上刻畫的紋路延伸,燃起一道象徵生命印記的紋路。

  那是聖天職的姬宮.縉所擁有的武器──聖器.斷火圈。

  看見對方將聖器喚醒的奎也緩緩從地上起身。

  「不過只是模擬戰,不要那麼認真會比較好哦。」

  「不用你多管閒事!」

  無視了奎的告誡,姬宮.縉舉起她手中的聖器.斷火圈,用她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奎的面前。

  正當縉朝著奎揮下圈刃時,奎也立刻用手中的竹子將其接下。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竹節會被砍成兩半的時候,奎卻完美的擋下姬宮.縉的攻擊。

  看見縉那無比訝異的模樣,奎也很不客氣的對她露出一抹充滿惡意的微笑。

  隨著他灌注力道的同時,周圍也散發出一陣強大的波動。

  在奎施予的力道傳遞到縉的身上時,立刻就讓她感受到絕對的實力差距。

  一直到她的背脊感到刺痛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將斷火圈抽回,立刻向後跳了數公尺遠。

  看見對方避開之後,奎也沒有繼續追擊的打算。

  此刻在她眼前的姬宮.縉,已經緊張的連心跳也壓抑不住。

  看出對方的不安感越發沉重,奎也打算為昨天的事展開報復。

  「真令人失望……妳就只有這點程度嗎?」

  「你這傢伙……別太得意忘形了!」  

  被刺激到的姬宮.縉立刻將手平舉於眼前,霎時間她的魔能全都匯聚到指尖與手掌之處。

  「──六瓣灼焰花!」

  六顆小火球從縉的手上噴飛而出之後,瞬間化為六顆十五公分大的火球,高速飛向奎的頭、身、手、足。

  看見對方的火球朝著自己飛來,奎也不慌不忙的觀察起火球的狀況。

  「缺乏了力道?又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在奎的自言自語的時候,手中的竹節早已經將其化為塵埃。

  要不是對方為了加快火球的速度而將核心做的鬆散,奎早就直接避開了。

  也就在這一刻,姬宮.縉的臉上已經寫出了「怎麼可能」四個大字。

  只是她並沒有打算就此放棄。

  「月譜圓.奎……」

  正當她打算使出更高階的招式時,外圍一道身影忽然竄入,阻擋在縉的身前。

  「哦!接下來換你嗎?」

  「我不想乘人之危,況且這種規則我並不能接受,因此這場模擬戰我並不打算參加。」

  看見落恩.聖阻擋在自己面前,縉的心情立刻變得十分焦慮。

  「姬宮同學,妳先退開這裡。」

  聽見聖的要求,縉並沒有立刻離開。只不過正當她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對方卻用著會讓她感到沮喪的眼神看著她。

  「妾身明白了……」

  無法堅持己見的姬宮.縉最後只能默默的回到原位。

  看著他們僅僅不到幾招的比試,聖立刻就弄清楚了一件事。

  那就是月譜圓.奎這個人,是在場所有人聯手都無法輕易對付的人。

  「我以赦一班班長的身份宣佈,赦一班暫時退出這場模擬戰。」

  「暫時……是嗎?」

  場邊的巡輕聲複誦對方的話,細細的理解這句話有著什麼意思,只不過在她身旁的律就沒有那麼冷靜了。

  她很清楚姬宮.縉雖然被輕易的壓制,但對方絕對不是弱者。

  只以她此刻的實力來評斷的話,早已經能和使用破雲弓的自己相互抗衡。

  如果落恩.聖沒有出面阻止,自己只會更深刻的認知到自己的不足。

  就在所有人還以觀察的角度試著解開奎的實力時,一道鋭耳的聲響立刻從赦三班的位置傳遍整座竹林。

  當所有人看向聲音的來源,才發現一直站在赦三班後方的少女──霂雪.莞將魔鐵虎徹拔出了劍鞘。

  只見她無視掉其他人的訝異,徑直的朝著場上走去。

  在看見對方出場時,奎也在第一時間表現出自己的厭惡。

  「嗚啊……這樣我就沒辦法接觸刀刃……啊!有個方法!」

  自言自語的奎再次舉起手上的竹子,似乎打算只以竹節抗衡可識別等級為五星的靈器。

  而他此刻的舉動也讓莞感到相當不悅,只不過剛才與縉對戰的景象還在她的腦內放映,也因此她現在不敢隨意地進行攻擊。

  只見莞將魔鐵虎徹握於腰間,讓心思進入深層的冥想感受周圍的動靜。

  光是看著對方的姿勢與其散發出的氣息,奎便在內心給予極高的評價。

  清楚知道對方想等自己靠近,所以奎沒有打算要理會她。在將手垂下之後,很不客氣地站在原地打起了哈欠。

  雙方不動的狀態持續了好幾分鐘之後,莞才終於按捺不住。

  只見她將魔能集中於腳尖,以踮進衝刺的方式快速地靠近奎。

  在越來越接近對方的時候,她也已經準備好要將魔鐵虎徹拔出,以急速接近的方式完成快速拔刀的動作。

  只不過就在她將魔鐵虎徹拔出,準備斬向奎的腰間時,奎也立刻舉起竹子,以極小的動作避開原本會被攻擊的部位,順勢切進了莞的左側。

  「嗚──!」

  衝刺過猛的莞知道自己已經無法迴避,只能在一瞬間散發出魔能保護自己要害。

  只不過在魔能護盾形成之前,奎早已迅速的將竹首刺向她的肢體部位,接著以竹段打向她的手、腰與腿部。

  在莞的行動結束時,魔鐵虎徹和莞之間的共鳴立刻達到最高點。

  隨著空揮的魔鐵虎徹所散發出的劍氣,整座竹林瞬間颳起了一道強風。

  一瞬間的動作讓其他觀戰的人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僅僅只有凝神以對的莞清楚自己受到多少次的攻擊。

  ──攻擊?不是……有哪裡怪怪的……

  為了弄清楚這股怪異感,莞直接將魔鐵虎徹收回鞘中,以刀鞘向著奎進行沒有目的性的胡亂攻擊。

  在每一次的攻擊落下的時候,莞的肢體與關節都會被奎進行刺擊與打擊,而每一次的胡亂揮擊在經過奎的攻擊之後,都會發出更加強勁的力道。

  也就在此時,莞終於弄清楚了怪異感來自何處。

  奎所進行的並不是攻擊而是指導。小幅度修正自己姿勢錯誤的問題,讓自己達到最完美的狀態。

  先不論這在旁人眼中看來只是在調戲莞而已。

  「原來如此……怪不得那麼悠閒了……」

  聽見莞的話,奎也立刻露出了微笑。

  就在莞再一次將魔鐵虎徹拔出的同時,同為赦三班的班長與副班長卻在此刻插進了戰鬥。

  「──!」

  「不好意思,雖然一班是一個人打,不過這可是班級模擬戰。況且……看著你這樣玩弄我們的同伴,我也有點上火了呢……」

  「沒錯滴說!居然用竹子在女孩子身體上戳來戳去的,實在太過份了滴說!」

  完全搞錯奎用意的兩個人跳了出來,為自己班級的成員站出頭。

  不過在他們身旁的莞可沒有那麼感謝他們了。

  「班長,請讓我和他進行一對一的戰鬥……」

  「我知道妳的憤怒,被這樣玩弄一定很想親手解決他,但是我們可以幫助你完成這件事!我們可是同伴啊!」

  椹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話,完全誤解了莞的意思。

  「沒錯滴說!月譜圓同學是女性公敵滴說!」

  聽見對方的話之後,此時的奎才注意到所有人都用著一種看著垃圾的眼神看著自己,只有巡撇過頭在一旁偷笑。

  「要一起上的話我是沒意見,不過這樣就不能使用我原本的方針了……」

  雖說注意到了其他人的眼神,但自己的本意也被莞察覺,因此奎並沒有感到羞愧或是難堪,這反而讓自己的情緒變得更加高昂。

  「方針?」

  「嗯,剛才對你們班級的同伴戳來戳去就是我的方針。」

  「少在那邊開玩笑了──!」

  奎的話似乎點燃了椹的火藥桶,就在那一瞬間,椹舉起事先魔能化的雙銃,朝著奎的腦袋狠狠的轟了一發注滿魔能的子彈。

  「都不會理解別人意思……」

  雖然子彈的速度快得不像話,奎還是在細語時使用了氣,徒手接住了這發充滿魔能的子彈。

  而在子彈過後,陽的五片竹葉也朝著奎飛來,只不過結果依舊和剛才一樣。

  只見那五片竹葉被奎的氣所帶動,在一瞬間便到了奎的手裡。

  「不是在物品上注入魔能就能傷的了人。」

  話一說完,奎便將氣注入五片竹葉之中,將其以頓射的方式射向椹和陽。

  在他們認為可以擋住的時候立刻朝著竹葉進行回擊,然而在椹擊出了數十發子彈時才發現,竹葉的速度完全沒有消停,而陽的竹葉更是輕易的被粉碎。

  雖然速度和陽相差不遠,但殺傷力卻不是陽所能比擬的。

  意識到這一點且立刻退開的兩人,在看見竹葉劃過後方的竹子時立刻變得啞口無言。

  那些竹葉在接觸到竹子的同時,就像是穿透而過一樣,沒有在竹節上留下任何一道切口。

  只見它們依舊屹立著,任由風吹,隨之擺動。

  「真是不敢相信……」

  身在赦五班的律彷彿在將自己的表情傾訴而出。

  「奎就是這樣,總是會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做出奇怪的決定。」

  「什麼意思?」

  聽見巡突如其來的話,律則是表現出完全無法理解的樣子。

  無法否認自己用了跳脫式的說法,巡也只好乖乖做出解釋。

  「用這次的事情來說好了。原本沒有打算掀底的他,現在卻出手了。雖然也只是玩玩的心態而已。」

  「玩……玩玩?」

  巡的輕描淡寫,讓她周圍的人都感到難以置信。

  「只要奎的嘴上還有笑容,就代表他並沒有把這場比試當一回事。」

  「這麼說的話……」

  「就只是在給自己找樂趣而已。」

  當巡將這句話說出口之後,現場立刻陷入一陣寂靜。

  場上的三人武器仍然在手,卻沒有勇氣繼續進擊。

  親自體會到眼前之人的恐怖之後,椹和陽決定放棄這場比試。

  赦三班只剩下莞一個人,緊握著魔鐵虎徹不肯認輸。

  「魔鐵虎徹真的很麻煩呢……沒有相對等的靈器似乎無法抗衡吧?」

  奎的這句話不知道是說給誰聽的,不過在巡的認知中,肯定是奎在和自己的內心進行對話。

  只不過莞似乎把這句話當成是對著自己說的,下意識地輕點了頭。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回應對方,奎靜靜地閉上雙眼。

  「你還記得奎剛才說過的那一句話嗎?」

  「嗯?」

  「他剛才說要改變方針,雖然有可能會讓這場比試變得毫無意義。」

  即使律現在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但是巡知道,再過不久之後她就能清楚的理解。

  只見奎將右手平舉於胸前,一道紫色的光芒立刻匯聚到奎的手中。

  在紫光形成渦流的同時,強大的流動瞬間收束所有,不斷從中散發恐懼。

  當奎將渦流中的手抽出時,一把散發著不祥之氣的單手劍也隨之出現。

  只見那把劍的劍身不斷散發著紫色氣體,宛若是在警告魔鐵虎徹一般。

  就在劍身周圍的氣體消失之後,奎也在此時輕揮了兩下。

  也僅僅是這隨意的兩下,劍氣便化為了鐮鼬從周圍的竹子穿越,延伸的十分遙遠。

  在同一個瞬間,霂雪.莞卻瞪大著雙眼。

  雖然其他人沒注意到,不過將魔鐵虎徹緊握在手的霂雪.莞卻十分清楚。

  此刻她最為得意的靈器,也是公認最為強大的靈器──



  ──正在顫抖!



  「是靈器嗎?這類型的武器究竟是?」

  「好咧好咧!這才有意思咧!」

  「這究竟──!咕哼……此、此乃何物也!」

  從頭看到尾的赦七班,此時也難掩心中的話語。

  而赦三班早已棄權的兩人,此刻也露出一副相當擔心的模樣。

  他們確信著,要是彼此遇到這種對手,肯定會立刻放棄戰鬥直接撤退,以不造成任何傷亡為主要目的。

  但是莞的做法卻和他們不一樣,她有著十足的穩定力,即使再怎麼不安再怎麼恐懼再怎麼弱勢,她也絕對不會流露懼怕的神情。

  對她來說,一但讓敵人知曉自己的懦弱,就代表自己已經放棄了這場戰鬥。

  只不過眼下的莞並不像椹和陽所想的那麼有定力,只是她早已騎虎難下,只能緊握著魔鐵虎徹,以命相搏。

  一旁觀看的落恩.聖和姬宮.縉也和莞一樣,知道此刻不能露出訝異的模樣,也因此他們強忍著疑問與躁動,靜靜地站在一旁觀看。

  「好久沒有練刀了,真希望不會退化才好……」

  「……………」

  雖然知道奎是在自言自語,但這對莞來說卻是一件好消息。

  既然對方有一段時間沒有練刀,就代表自己還是有機會可以取勝的。

  只是她這種想法,很快就被奎證實是錯誤的。

  「嗚──!」

  瞪大雙眼的莞反射性的將魔鐵虎徹舉起,在下一瞬間擋下連自己也沒能看清楚的攻擊。

  在她回過神來才發現,奎早已經舉起武器朝著自己發起攻勢。

  兩人的武器也在這一瞬間快速交擊,銳耳的聲響也隨著火花不斷濺散而出。

  就在莞的注意力越發集中時,她才漸漸看清奎的攻擊方式。

  深深瞭解對方還在留手的莞,心中雖然相當的不滿,卻也沒辦法抵禦留手的奎,無法逼他使出真正的實力。

  面對奎的攻勢,莞即是防禦就已經費盡全力,無力尋找破綻與退步點,彷彿是被奎緩緩地引進一條死路。

  奎不只在攻擊的速度上快過對方,就連反應速度也遠勝於莞。

  每當莞找出破綻想要還擊的時候,奎總是有辦法及時將下一刀抽回,從莞的欲擊處施以重擊,迫使莞將魔鐵虎徹收回防守。

  在這短短不到幾分鐘的交戰,莞已經流了滿身的汗。

  即使知道自己無法獲勝,卻還是堅持著不肯退卻。

  在彼此爭鋒不休的時候,莞也意識到自己的極限將至,必須想辦法趕緊結束這場戰鬥。

  而奎也看出莞的底線將至,也因此他在攻擊的時候以脫手方式將始於左手的劍換至右手。

  而此刻的他,表情已經和剛才不大相似。

  他已經清楚地了解莞的意志,也決定給對方一個符合自己的退場方式。

  就連一秒也不到的時間,奎就已經帶著風壓來到了莞的面前。

  「這種意志確實難能可貴,但只有意志是遠遠不夠的。」

  奎用刀背劃過魔鐵虎徹的劍身,一道銳利的聲響也在這一刻劃過整座竹林。

  為了握緊魔鐵虎撤,莞的右手也在此時離開原本的防守位置。

  在發現這是奎刻意做出的舉動時,她早已經來不及阻擋。

  與此同時,奎所擊出的左拳也已經重擊在莞的右腹部。

  只見她的腹部後方透出拳勁殘留的空氣,說明了奎並沒有刻意留手。

  在莞還沒意識到自己被擊中的時候,魔鐵虎徹早已經脫手墜地,而她也在此時陷入了昏迷。

  「莞姊姊!」

  看見倒落在地上的莞,陽立刻衝上前來將她攙扶出場,途中也不忘怒視奎一眼,只不過奎並沒有當一回事。

  「赦七班可以接著上哦?」

  巡作為赦五班班長發出續戰許可,而赦七班似乎沒有任何人願意上場。

  「吾等可沒與那等怪物對手的打算。」

  「那等實力吾輩哪有可能勝的過咧!」

  「赦七班全員放棄比試,沒有上場的意願。」

  荷聽完瑩和透的想法之後,立刻決定全班棄戰。

  「那赦一班呢?所謂暫時應該也已經有了準備吧?」

  「別太得意!妾身這就──」

  面對巡的挑釁,縉似乎再也無法忍耐,只不過一旁的聖卻將其攔下。

  「我們已經清楚的理解赦五班副班長的實力。只是這場比試是為了讓赦五班證明自己的實力,我認為現在應該要由赦五班的班長上場才合適。」

  為了更進一步的瞭解赦五班,聖直接放棄查探奎那深不見底的實力,直接將目標轉換為巡。

  看見巡露出一副毫無所謂的模樣,奎便用著擔心的表情看著她。

  「巡,妳如果真的能控制好就讓妳和對方的副班長打一場。」

  「真、真的嗎?」

  「不過條件就要更改了,改成誰先倒地誰先輸。」

  「我沒問題!我真的沒問題!我完全沒問題!」

  只見奎自顧自地和巡說著,完全沒有理會提出意見的赦一班。

  只不過結果就和聖所希望的一樣,也因此她只詢問了姬宮.縉的意見。 

  「姬宮同學……妳可以嗎?」

  「沒問題。」

  看見對方連想也沒想的答應自己,聖也很難在這個時候告訴她月中田.巡的來歷。

  「巡,真的可以控制好嗎?」

  「我不能確定但是我會盡力。所以讓我和她打上一場!」

  「真是的……」

  在奎和巡互換位置的同時,縉也回到場上準備就緒。

  「那麼我就上了!」

  縉在一瞬間便將剛才收起來的聖火圈再次喚出,直接斬向巡的腰間。

  只見聖火圈明顯觸碰到了巡的身軀,然而對方的身體卻在一瞬間化為殘影。

  每當縉揮舞聖火圈擊中目標時,巡便像是在和她遊戲一樣,每每都會在一瞬間消失。

  由縉主動地發起的所有攻擊全都被巡流利的避開,就連一旁觀戰的人也沒能看清巡的動作。

  在她所踏出的步伐當中,沒有任何一步會造成她的負擔,也沒有任何一步顯得多餘。

  正是因為如此,巡才能輕鬆地躲開所有攻擊。

  然而她的對手此刻正因為攻擊不到對方而惱羞成怒。

  「妳就只會躲嗎!」

  在她分神說話的那一瞬間,巡立刻抓住這幾秒的破綻在一瞬間扎穩馬步,快速的將土覺注滿右手。

  「櫻山.三十三手。」

  以臂帶力,異常沉重的拳頭狠狠地朝向縉的心臟揮去。

  只見縉將立刻將聖火圈收回,以雙手支撐隔擋住巡的右拳。而這沉重的拳擊在碰到縉的聖火圈時立刻發出了扎實的聲響。

  「咕嗯……嗚──!」

  剛開始接下這一拳的縉還能短暫的堅持一下,但是在巡持續施力的情況下,縉還是被擊退了數公尺遠。

  『居──居然!』

  這一擊,讓縉清楚地感受到對方的實力絕對不是自己所能想像的。

  看見對方慌亂的調整一下節奏之後,巡也將氣息收回,等待對方的下一波攻勢。

  只見縉再次將火覺匯聚而起,空氣也在此刻滿佈著一片熱氣。

  「百瓣華焰波!」

  在巡面前,無數顆和手心差不多大的火球漸漸冒出。隨著縉一個揮手動作,這些火球全都向著巡快速飛去。

  看見火球襲來的巡,不慌不忙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符紙。

  「櫻山.星辰落。」

  巡對著指縫間的符紙注入魔能,朝向空中劃出一個『令』字之後便將符紙拋向前方的火球。

  剎那間天色暗去,天空落下的無數繁星也在此刻狠狠擊碎縉的火球。

  在看見這一幕的縉,腦海裡已經出現棄戰的想法。

  也就在此時……

  「赦一班宣布全員投降!」

  聽到棄戰宣告時,縉十分訝異的撇過頭去看著她的班長。而她此刻的狀態,是縉從沒見過的模樣。

  只見落恩.聖的表情動搖的相當明顯,完全失去剛才的冷靜模樣。

  正當搞不清楚狀況的縉回過頭時,才發現自己差點丟了性命。

  也就在那一瞬間,她立刻以聖火圈的聖氣展開聖盾。

  看著眼前逐漸暗去的天空,周圍的氣氛也逐漸變的冰冷。

  雖然月中田.巡的外表沒有什麼變化,卻散發著一股相當危險的氣息,使得所有人的危機意識瞬間飆高。

  即使戰鬥已經結束,即使沒有參與戰鬥,所有人依然將自己的武器喚醒進行自我防衛。

  而在這麼危險的情況當中,只有一個人接近了她。

  「巡,已經結束了。」

  在對方拍了拍巡的肩膀之後,天空忽然出現一道模糊的白色圖樣,帶走所有的異象。

  看著天空恢復成原本的模樣,危險的氣息也此時全數散去時,眾人才安心的將武器收回。

  「抱歉……」

  意識到自己失控的巡,老實的向奎道了歉。只是奎並沒有在意,畢竟她的失控是早已預料的結果。

  眼看奎帶著巡和律離開了現場,留在原地的其他人也才逐漸感到安心。

  只不過在赦五班離去之後,他們就沒有理由繼續留在習戰竹林。

  而這場比試的結果,毫無疑問是赦五班的勝利。


                  ---------
                         下一章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28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熱血|戰鬥|奇幻|校園|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09335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以季木之名 - 第四章.... 後一篇:以季木之名 - 第六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
作品更新,對奇幻作品有興趣的巴友可以進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