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春滿花開 第一章

作者:貓兒喵│2020-06-24 22:27:57│巴幣:0│人氣:68
        六坪大的房間中擺了為數不少的書架,書架中擺滿了許多書籍和資料夾,房間中央擺著一張矮桌,一旁有一張正式的書桌,書桌邊坐著一個表情嚴肅的高大男人,黑墨色的長髮隨便用橡皮筋綁了起來,金色的眼睛直盯著手中的資料,他叫做龍東璧,隸屬空桑警局刑事鑑識科。

        就在龍東璧認真研究資料的時候手機響了,看了一眼上頭顯示的名稱知道了對方是誰,「爸,怎麼了嗎?」接起手機的龍東璧想繼續專注於手中的資料。

        『兒子啊,你那邊有空的客房吧。』

        「有是有,你該不會想塞人過來吧?」聽到這龍東璧放下了手中的資料。

        『我一個好朋友的女兒要去空桑上大學,空桑大學你也知道的,就算是新進的一年級新生也要抽宿舍……』

        「所以她宿舍沒抽中,她爸又不放心她一個人租屋或遇到不好的合租室友,最後想透過關係塞人過來?」龍東璧只覺得不悅,這又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

        『對!就是這樣!』

        「我不同意,還有哪個做爸爸的會同意讓女兒跟一個沒見過面的男人同居?」龍東璧沉聲拒絕,要是男的還好說,但對方可是未滿二十的花季少女。

        『他知道你,也相信你的人品。』

        「什麼?」

        『還記得你讀警校時的季凌則嗎?』

        「教體術的季凌則老師。」龍東璧馬上想起了多年前初入警校第一年即轉任他校的體術老師。

        『就是季凌則指定你當他女兒的同居監護人。』

        「…我知道了。」龍東璧對這個體術老師印象很深,是個個性嚴謹認真操課的好老師,對課後學生的問題也幾乎有求必應,而且私下練手之後他明確的點出自己的缺點,也教自己要怎麼訓練身體。

        收了線的龍東璧沉思片刻,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不久聽到訊息提示聲又打開了手機,點開看到的是一個女性的半身日常照,面貌很甜美,但沉穩的氣質反倒像是已經進入職場的女性,要是用後輩們的話應該被稱為溫柔大姊姊,以季凌則老師對女兒關愛的程度想必有要女兒學些防身體術,季凌則老師就這麼不放心嗎?

        將手邊資料處理完後,龍東璧來到了客房清潔打理一番,在遇到重大刑案時他家的客房會接待自願來加班的同事,看來之後只能讓他們睡客廳了。



        過了幾天,一向需要同事提醒的龍東璧難得準時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學長,你終於記得要下班了?」一旁有著藍色長髮的同事訝異對方的準時起身,話才剛說完就見龍東璧已經收拾好東西拉上背包的拉鍊,動作還是一如往常的迅速。

        「不,我是要去接人。」龍東璧套上了遮掩制服的薄大衣,單手拎起背包便大步離去。

        「龍學長要去接誰啊?」附近有著黑色俐落短髮的同事望著龍東璧離去的背影,他叫霍允翊,三個月前被分派到刑事鑑定科的新人。

        「親人吧。」藍色長髮同事將手邊的資料整齊收進檔案夾放入檔案架中,他叫雲托,在警校時就知道這個明察秋毫的龍學長,已經與龍學長在刑事鑑定科共事兩年了。

        「話說這次的案件頗為棘手。」霍允翊忍不住想起不久前還在研究的案件資料。

        「是啊,看來明天要去學長家借住了。」雲托只覺得壓力山大,就連龍學長也苦思證物之間的聯繫,但這樣應該還難不倒龍學長吧。



        龍東璧快步到達了空桑車站的大廳,抬頭看時刻表時發現自己正好掐點抵達。

        在等乘客出月台的鮮少空閒龍東璧想起了那張照片,奶茶色成熟嫵媚的長捲髮和像寶石般璀璨的藍紫色眼睛,又一次的疑惑季老師為什麼會這麼不放心他女兒。

        龍東璧看著到站的乘客依序走出月台,起先還覺得有點奇怪,直到他認出季老師的女兒時這才明白季老師的擔憂,只見少女背著背包與筆電的袋子、拖著手拉行李箱來到了龍東璧的面前,「季琬楹?」奶茶色的長捲髮與寶石般的藍紫色眼睛,跟照片一樣甜美的面容多了些許稚嫩,除了身高外都跟龍東璧知道的相差無幾。

        「龍大哥?」少女仰望眼前高大的男人,黑色的長直髮、銳利的金色眼睛,他就是龍叔叔的兒子、爸爸曾經教過的學生?

        龍東璧盯著眼前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嬌小少女片刻,麻煩都接了就不能反悔,「行李給我吧,我們先回去。」龍東璧直接拿過季琬楹的背包和手拉行李箱,轉身就往車站外的停車場走去,只不過他忘了身後少女的腳程速度比自己慢許多。

        才剛走出去沒多久龍東璧就聽到季琬楹要他走慢點的聲音,回頭看到了她不自然的走路姿勢,左腳似乎有受過傷的樣子,「妳的腳怎麼了?」

        季琬楹一愣,神情明顯落寞許多,「…龍叔叔沒跟龍大哥說嗎?」停下腳步的她順手稍微整理頰側的頭髮。

        「…先上車吧。」龍東璧繼續往停車場的方向走,但腳下的步伐明顯放慢了許多,看來這個才是季老師不放心的主要原因。



        龍東璧直接把季琬楹的行李放在後座,季琬楹見了只能坐上副駕駛座。

        坐上駕駛座的龍東璧啟動了車子並開啟空調,「…是車禍嗎?」

        「嗯,六年前出了車禍,受傷最重的左腳踝傷及筋骨,復健後雖然不會痛了,但動作大一些就能明顯感覺到腳的異常,更別說跑了。」季琬楹望向窗外,提及這件事難免會想起當年的種種。

        藉由玻璃的反射龍東璧看到季琬楹的表情有些恍惚,他或許知道季琬楹看起來為什麼會這麼成熟的原因,六年前──也就是她國小國中的時候──被迫有了殘疾,被逼著面對並接受自己身上突然多出來的殘缺,經歷最容易胡思亂想的時代還沒變成問題少女也真辛苦她了。

        「妳不喜歡吃什麼?」龍東璧看了眼車上螢幕顯示的時間,先填飽肚子再說。

        「生魚片和火鍋。」季琬楹照實回答。

        「我知道了。」龍東璧迅速的從他知道的餐館中擇其一前去。



        隔天。

        龍東璧在出門前要季琬楹確認好沒帶到的日用品,並要她在自己下班時到附近的超市選購,他會順路過去接她回家。

        龍東璧剛進辦公室就是一連串的線索考究,經過一個上午進展甚微,就算午餐中場休息龍東璧還是一直在想那些證物要表達的意思。

        「學長,我們今天能借住你家嗎?」雲托趁用餐時提到了這件事,身旁帶著霍允翊。

        龍東璧抬頭看到了兩個後輩,「只能睡客廳。」說了結論。

        「客房呢?」雲托記得龍學長家是有客房的,為什麼這次會是客廳?

        「給別人住了。」龍東璧收回對案件的思緒,開始專心用餐。

        「喔。」雲托只當學長的親人剛好來住幾天,卻沒注意到學長剛剛說的是「別人」。

        下午腦力激盪之後,龍東璧馬上來到了跟季琬楹約好的那間超市。

        雲托和霍允翊隨後騎著機車抵達,留宿用的私人盥洗用品早就準備好了,他們是要買晚上的宵夜和提振精神的東西。

        「我去找人,你們先逛。」龍東璧丟下這句話就快步走進超市,連推車和購物籃都不拿。

        雲托和霍允翊已經對龍學長的迅捷見怪不怪了,各自拿著購物籃逛自己的,當雲托經過調味料區時看到了一個嬌小的女性伸長手想拿貨架最上層的東西,要不是側臉看起來很成熟他會以為她只是個國中生。

        季琬楹伸長手努力地想勾到貨架最上層的東西時,一隻手伸來替她拿了那罐調味料,轉頭一看是個有著藍色眼睛的俊雅男性,「謝謝。」季琬楹禮貌的道謝並接過他手上的調味料。

        「沒有人陪妳嗎?」雲托意外眼前女性的獨行,並不是說這樣嬌小的女性不能獨自逛街,而是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這樣的女性都會選擇結伴同行。

        「他快…龍大哥。」季琬楹才想解釋就看到自對方身後出現的高大身影。

        雲托回頭看到了龍學長,難道她的伴就是龍學長?!

        「琬楹。」龍東璧馬上到了季琬楹身邊,同時有些意外雲托會比自己先找到季琬楹。

        「學、學長,她是……」看到龍學長特別關照這個女性的雲托只覺得五雷轟頂。

        「警校一個老師的女兒,要在我家住幾年。」龍東璧簡略解釋他們的關係。

        「伏法吧!」

        季琬楹只見眼前的男人從包裡拿出一個長型物品丟在他們腳邊,定眼一看是裝有牙膏牙刷的透明塑膠盒,「這是……」他這是在鬧哪一齣?

        「他壓力大就會丟令籤或類似的東西。」龍東璧簡略解釋這個學弟奇怪的紓壓方式,隨後注意到季琬楹的購物籃裡放了許多食材和調味料,「妳喜歡做菜?」

        「對啊,我看你的廚房很空。」季琬楹翻了翻購物籃內的東西,不知不覺間也挑了好多…等等!龍大哥會不會不高興她這樣狂買調味料?「龍大哥,這些我會自己付錢。」

        「妳今晚是不是打算自己下廚?」龍東璧看食材有些是不能久放的,想必這兩天要處理掉否則會不新鮮。

        「是,一直都不喜歡過油過鹹的外食。」季琬楹坦率承認。

        「這一單先算我的,若晚餐我不喜歡之後各自處理。」零零總總加起來後金額是有點可觀,但這還在龍東璧的預算內。

        「謝謝龍大哥,我會讓你滿意的。」季琬楹沒想到龍大哥會這麼爽快地接下,她也必須拿出真本事招待龍大哥。

        才剛從壓力中解脫的雲托回神就看到那個女子雙眼發亮說出那樣的話,雲托強忍想再丟東西的衝動,撿回了自己的盥洗用具。

        「龍學長、雲學長,還有這是……」已經逛完一圈的霍允翊來到調味料區就看到兩個學長,還有看起來很成熟的少女。

        「警校一個老師的女兒,要在我家住幾年。」龍東璧一字不差的重複不久之前的答覆。

        「你們好,我叫季琬楹。」季琬楹也報了自己的名字。

        「妳好,他是雲托學長,我叫霍允翊,都是龍學長的學弟兼下屬。」霍允翊替還有點恍神的雲托說明了他們跟龍學長的關係。

        「對了,他們要留宿研究案子,所以晚餐會多兩個人。」見兩個學弟都到了的龍東璧想起了他們要留宿的事。

        「那要多買些了。」季琬楹看了眼購物籃中的食材,原本想用這些撐到後天的說,而且預想的晚餐食譜也要更動。



爸爸們的閒話家常:


        龍家的客廳,兩個中年男子坐在桌邊喝茶聊天。

        「君華,能說說你兒子是怎樣的人嗎?」棕色短髮男子低頭看著手中的茶杯,他叫季凌則,普通高中的體育老師。

        「萬年老處男。」黑色略長頭髮的男子直接說了這樣的話,他叫龍君華,醫院的復健師。

        「…我說的不是這個。」季凌則不想聽友人對兒子過於直白的評價。

        「一個嚴以律己的男人。」龍君華這才說出對方想聽的話,「怎麼問這個?你認識我兒子?」龍君華沒有對季凌則隱瞞自己有兒子的事,但認識多年從未聽他提到,怎麼在這個時候問起這件事?

        「我曾在警校教過他,他住的地方有客房嗎?」季凌則一句話解釋清楚自己怎麼認識友人兒子,隨後追問他想知道的情報。

        「有啊!怎麼了?想讓你女兒跟我兒子同居?」龍君華開玩笑的說,說到友人的女兒這時也高中畢業要上大學了…等等!該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小楹考上了空桑大學,但沒抽到宿舍,她的情形你也知道。」現在季凌則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將要上大學的女兒,在學校宿舍好歹環境相對單純還有舍監,但住外面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唯一比較能安心的就是幫她找自己信得過的同居人。

        「我兒子可是萬年老處男,你真的能放心?」不是龍君華不挺自家兒子,他剛正不阿的形象自己看了也是很驕傲,就他所知兒子也是個正常的男人,為了身體健康也會看動作片自我安慰。

        「我相信你兒子,況且除了你兒子我沒有認識的人在空桑。」季凌則已經打定主意要友人的兒子幫自己照顧要上大學的女兒了。

        「…好吧,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龍君華也不好繼續推拖,看來勢必要用人情去施壓兒子接受了。



會不定時收錄「爸爸們的閒話家常」,定位是番外段子所以字數不算在正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275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食物語|東璧龍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agabee715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春滿花開 人物介紹(1/... 後一篇:食物語日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seph891012chocomint
新年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