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歌王子.彩虹×春歌】初心

作者:蒼凜風│2020-06-23 23:00:34│巴幣:8│人氣:453


 日本時間6/24。
 慶祝《歌之王子殿下》10週年啦~!!
 回歸初心,這次主角是ST☆RISH的大家&超可愛的春歌
 all→春歌,but春歌→音樂(走動畫的味兒



【一十木音也】

  被透過玻璃的晨光所照耀的走廊仍有些靜謐,新的一日才剛在鳥囀中清醒,赤髮青年卻彷彿正等待著什麼般早佇立於此。

  也許是等待過於漫長,與髮色相同的瞳眸低垂著,青年邊盯著被光線襯托而明顯的懸浮微粒,一邊思考著自己的決心。

  當一片寂靜之中終於開始有稀疏的聲響傳來,是眾人漸漸開始為嶄新日子活動。而青年總算等到了這一刻,這才鬆了口氣般抬起了頭,捏緊了手中紙張,翹首盼望不久將會出現的倩影。

  就算心臟緊張得怦怦直跳,但他一夜沒闔眼只為了付諸行動的決心給了他勇氣,不能退縮、不能像以往那般呼攏過去。

  喀、喀、喀——鞋跟在光潔地面造成的清脆聲響漸漸接近,青年在適當的時機從轉角處站了出來,正好與路經於此的女孩打了照面。

  「哇啊!?」

  突然有人冒出來,要不嚇到也難。但女孩很快收起了驚嚇的表情,自然地漾起了溫和的微笑與青年道早。

  「一十木くん!怎麼一大早就在這裡呢?」

  「七海!我知道妳接下來要去進行曲子的會談所以不會耽誤妳太多時間的!」青年僵硬地將手裡被稍稍捏皺了的紙張遞出,彎腰鞠躬的身姿宛若剛踏入社會要面對長官的新鮮人般戒慎恐懼。

  「這是?」

  「唯有這個希望妳可以看看,是、是我寫的歌詞……!」

  聞言,女孩訝異地接過了紙張,卻沒有細看內容,而是先將內心的疑惑問出口:「我記得新的曲子還沒有交給你……還是,之前的曲子有什麼問題需要修改嗎?」

  如果是她這邊出了問題,甚至都讓對方找上來了,必須要儘早修正才可以——

  「不是的!是我擅自先寫了歌詞,希望七海妳可以為我譜曲!」

  然而青年一氣呵成的回答卻不如她所想。她愣了一下,並非沒有先依照歌詞意境去譜曲的經驗,但就連歌曲的概念都尚未討論,這樣突如其來的委託還是第一次,著實讓她有些吃驚。

  「我知道了。但是一十木くん怎麼突然……?」

  「這……因為我、我一直很喜歡妳做的曲子,所以、那個,雖然是我單方面的任性,要是七海能夠以歌詞的意境為我作曲,就好了呢……」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一十木くん。」七海春歌釋懷地笑了,珍惜地將紙張妥善收入了包內,「請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譜出能夠匹配一十木くん用心寫的歌詞的曲子!」

  「……嗯!」

  目送著對方遠去的倩影,一十木音也彷彿蓄積的能量已經在剛才爆發完畢般癱坐在地,他摀著自己發熱的臉頰,內心既是緊張卻又充滿了雀躍、期待著能夠收到回覆的那一刻——

  她能夠察覺嗎?在作曲的過程當中,能夠理解我藏在歌詞中的名為「喜歡」的心意……



【聖川真斗】

  在音樂人所居住的宿舍裡,聽見流暢的音樂並不稀奇,稀奇的是聽見不成規則的旋律,彷彿在呈現演奏的人內心的混亂,雜沓不堪。

  對於音樂的喜愛同樣可以轉移到對樂器的愛護,但以紛亂的心緒去演奏就像在虐待樂器一樣使人難受。

  於是樂聲嘎然而止,青年閉上了眼,試圖藉由深呼吸讓自身冷靜下來。

  並不是故意要看見的。

  但那首充滿了作者意念的歌詞,只消看過一遍便無法從腦海中揮去。

  歌詞就放在公用的鋼琴上,署名來自同團夥伴的一十木。因著體貼臨時要去取物的女孩而暫時替她看顧放在原地的物品,才不小心看見的。

  他猜測女孩還不知曉內容,但也或許已經看過,只是無法理解箇中含意。但對於抱有同樣心思的他來說,在字裡行間透露的喜愛之意早滿溢而出。

  大家都是一樣的,這是很早以前就不明說的共識。但沉不住氣的時刻遲早會到來,例如現在。偶像戀愛禁令早限制不了滿腔熱意,那是為了女孩才壓抑至今,不曾想會有這樣需要競爭的一日。

  而就算競爭了,女孩自身的意願又有誰傾聽?

  於是,繼續壓抑,或是傾訴心意,實在兩難。

  停在琴鍵上的手再次動了起來,他已不能保證自己是否還能在見到女孩的同時像往常一般知足,那份心意就如猛獸出閘,攔也攔不住。

  依然只有音樂能夠表達自己的情感。沉重而壓抑,琴鍵就像最理解他內心的夥伴,將一個個深沉的音符傾瀉而出,直到有腳步聲將之打斷——

  「聖川さん……?」

  聖川真斗回過頭來,注視著一臉擔憂的七海春歌,同是徜徉在音樂之中的人,想必最是能理解他所奏出的樂聲藏有情緒。

  「心血來潮罷了,沒事。」

  見似懂非懂地應了聲便漸漸接近他的女孩,就像被亮光照耀,他感覺自己對比下來汙穢不堪,但也因此正視了自身、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心情,到剛才都極為紛亂的思緒慢慢安定了下來。

  他低頭以認真的目光注視,一字一句都像是雋刻的力道沉穩。

  「佔用了鋼琴,抱歉。但妳願意再聽我彈奏一首嗎?」

  不能明說的話,便用音樂來向妳表示吧。



【四之宮那月】

  「哇——這個是前陣子的!」

  「四ノ宮さん!?」

  女孩被突然冒出的聲音嚇了一跳,所幸後方的人眼疾手快接住了差點要噴飛的周邊娃娃。

  「不好意思!嚇到妳了,春ちゃん。」

  「沒、沒關係。」接過了對方遞回的娃娃,正巧是四之宮那月本人的周邊,而面前的矮几上是排排站的其餘六人,像粉絲一面的行為曝露,不禁讓她害羞起來。

  「原來春ちゃん也有在收集,大家都小小的很可愛呢!」

  「對、對吧!?我也覺得這次的真的製作得非常精緻,忍不住就……嘿嘿……」

  面對同樣喜愛可愛物品的四之宮那月,因被發現而羞恥的心情也漸漸平復,與同道中人分享喜悅讓七海春歌忍不住傻笑。

  「嗯!我也懂春ちゃん的心情!因為我也收藏了一套呢。但小小的翔くん又變得更小了,一開始他還會對著娃娃碎碎念喔。」光是回憶起那副光景,四之宮那月便很愉悅似地呵呵笑了起來。

  「咦?這……倒是沒錯呢。」

  只見一排Q版的娃娃中,唯獨來栖翔的又小了一號,該說是製作人員的用心還是惡意呢……這麼可愛的彩蛋,粉絲應該會很開心吧?但本人不甘願的怨念也更可想而知。

  「那,春ちゃん最中意誰的娃娃呢?」

  「誒?」

  話鋒一轉,宛若在詢問心意的問句使七海春歌腦袋一瞬間當了機。她愣愣地看著一排朝著她微笑或眨眼的娃娃,每一個都非常有個人特色,突然要她從中擇一,她也根本選不出來。

  「剛剛看見妳拿著的是我的娃娃呢,只是時機剛好嗎……」

  「是、是的?在想要照著團名給大家排隊呢?」

  四之宮那月理解似地點了點頭,過了那麼多年,聽聞風吹草動還以為大家的情感要開始發酵,但從女孩的反應可見時機尚早,就算是他也不會做出更有失公平的舉動了。

  「原來如此。不好意思呢,一時期待了下。」

  「喔、喔……?」

  「但要是能獲得春ちゃん的疼愛,相信娃娃們也都會很開心的喔!」四之宮那月收起了撐在沙發上的手,「接下來還有通告,那我就先離開了。」

  「好的,路上小心……」

  就算只是娃娃,果然也希望我在妳心中有稍微那麼一點特別呢……



【愛島賽西爾】

  當愛島賽西爾因為近期的騷動而來到女孩窗前想找她說說話,映入眼簾的卻是那晶瑩剔透的淚水。

  直覺對方似乎出了什麼事,驚慌與擔憂讓他忘了分寸,邊喊著她的名字並直接打開窗戶闖入的舉動嚇了她一大跳,連淚水都忘了擦去,猶帶濕潤的面頰微微泛著紅暈,眨著一雙無辜的眼望著不速之客。

  「春歌!妳為什麼在哭!?發生什麼事了嗎?」他焦急得顧不得其他,捉住女孩的雙肩便是急切的關心,可女孩卻伸手將自己給推開,一副羞恥得想找洞鑽的模樣。

  「那個,其實我……」七海春歌抬手胡亂抹了一把自己的臉,被人撞見自己情緒失控的一面,就算是從以前便聽她傾訴心事的クップル(黑貓),也讓她一時支支吾吾不知該從何解釋起自己的激動。

  從被推開的失落中回過神,愛島賽西爾才察覺周遭似乎流淌著熟悉的音樂……他依著聲源看向房間一隅的電視螢幕,正播放著一年前ST☆RISH演唱會的影片。

  「セシルくん……就是那麼一回事……」

  就如一年前她在後台的守望,見證所有人閃閃發亮的那段時間讓她喜極而泣,猶記當時還被結束表演回到後台的眾人關愛了一番。而如今她光是看著影片回味當時,依然覺得能夠遇見他們的自己簡直幸福得無法言喻。

  「所以,是看著演唱會而哭的啊……」

  「是的。造成誤會了,真的不好意思!」

  眼見對方除了仍在吸鼻子以外沒有其他異狀,愛島賽西爾鬆了口氣。正是因為重視,所以光是一點風吹草動都足以驚動所有人,而身為似乎能夠被允許臨時拜訪這種行為的自己,便是身擔適時關心的重任了。

  「那個、演唱會我們還會開很多很多場,所以春歌不必這麼難過也沒關係?」

  「不是的,並不是セシルくん所想的那樣。我只是很開心緣分將ST☆RISH的七人牽繫在一起,像這樣美好的相遇,要是缺少了其中一人,就不會是今天帶給人溫暖與笑容的ST☆RISH了。」

  已非頭一次聽她這麼說,但他對此一直心存疑惑,於是不解地歪著頭,反問:「在那之中,也包括春歌嗎?」

  「咦?」七海春歌吃驚地瞪大雙眼,總是以ST☆RISH的作曲家自居,卻不曾想自己也可算作成員之一。

  「其中肯定也有春歌吧?有妳,ST☆RISH才存在。」

  「沒有的事,是多虧了セシルくん……」

  他搖了搖頭制止了她的妄自菲薄,堅定表示:「我想大家都是這麼想的喔?ST☆RISH並非只有七個人,而是八位成員。」

  「セシルくん……」

  見七海春歌又一副感動到快哭出來的表情,愛島賽西爾笑了笑,牽起了她的手,再順手取出了演唱會的光碟片就朝著門外邁步。

  「好,那我們帶著DVD到大廳,召集大家來一起觀賞吧!」

  所以春歌,用妳的笑容取代淚水,因為妳也同樣是帶給我們幸福的存在。



【來栖翔】

  「我喜歡妳!……不對,這樣會嚇到她吧……」

  「聽我說,我想告訴妳一件很重要的事!」

  「唔……還是要用文字?粉絲信的話很自然,而且我也可以算是她曲子的粉絲吧……」

  「呃啊——!怎麼想都不對!可惡!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翔くん……?」

  「唔哇啊!?!?」

  對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思緒的人來說,旁人的打擾顯得異常突然。來栖翔被嚇得大聲驚呼,猛地回頭發現來者正是自己方才告白的對象後更是無法冷靜。

  「什麼啊是妳啊?不、不對,妳!站在這裡多久了!?」

  「只有一下子而已……!那個,因為聽到好像是翔くん在大吼大叫的聲音,就過來看看了,我不是有意要偷聽的,對不起!」

  儘管是自己過份專心才忽略了身在公共區域的處境,但這麼多人會經過的地方,卻偏偏是被主角本人發現。他的運氣到底是有多麼差?

  「聽到是……是聽到了多少?」

  自覺自己的音量不小,大概內容也被聽個差不多了,但他還是不抱希望姑且問問,說不定傻里傻氣的她根本不會察覺。

  「『喜歡』?」

  女孩歪著頭思考,而青年則是絕望地撫著額,果然重點被聽見了?但是……

  「翔くん……是在練習劇本嗎?」

  誤會了!?來栖翔頓時既慶幸又有些失望,錯失可以順水推舟的時機,又不知道下次得等到何時。但是眼下的情況他也還沒辦法將真心話說出口,除了另一方面的順水推舟他還能怎麼辦……

  「……對、對啦!就是在練習,驚動到妳了,抱歉啦……」

  「沒有沒有!」發現對方變得無精打采的神情,七海春歌靈光一閃便自告奮勇,「倒是翔くん,是遇上瓶頸了嗎?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地方嗎?」

  「妳說幫忙……」

  「是的,翔くん請說?」

  如果捉住這個即將溜走的機會的尾巴,是不是可以促使自己更往前一步呢?已經沒有太多時間了,沒有過多猶豫,他立即把自己的想法提出。

  「不,與其說幫忙,不如想請妳直接揣摩與我對戲的角色……當然!妳若不願意的話就沒關係!」

  「怎麼會!如果我可以的話,請交給我吧!」

  「那就麻煩妳了!我要開始囉?」

  『我喜歡妳!』希望這句話有一天可以將『妳』作為對象說出口。



【神宮寺蓮】

  心煩意亂並不影響自己一如以往的身手,只是飛鏢分明能準確射入靶心,他卻沒把握能將自己的愛之箭傳達到對方心裡。

  之前與HE★VENS的雙人合作計畫中,就曾與桐生院梵較勁過了。而對方顯而易見的失敗更加深自己的怯懦……說怯懦還真不為過,沒想到在感情上一向如魚得水的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

  實在是太害怕了,不管是動搖這份羈絆,還是她的困擾與回答,都讓他決定只待在安全範圍內靜靜守備。

  明明大家都相當努力在維繫這份羈絆,但偶爾沉不住氣的時候,總是希望能夠做點什麼來彰顯自己的特別,就如這陣子的不平靜。

  是不是也該有所表示?神宮寺蓮把玩著手中的飛鏢,將之再次投擲——

  而打破飛鏢命中靶心的規律的便是一陣敲門聲。

  「Lady?正巧我才想著妳,妳便出現了。」

  應門一見正是使他心煩的罪魁禍首,神宮寺蓮忍不住在心底苦笑起來。但她也確實是無辜的,是他們擅自在騷動,不該影響到在堅信的道路上筆直前進的她,所以平常心便是唯一解。

  「神宮寺さん……打擾了,我拿新作的曲子過來了。」

  「辛苦妳了,總是做出這麼完美的曲子呢。」

  「這是多虧了大家,只要想著你們,旋律就會自然而然浮現在腦海。」

  即使想以平常心面對,但心儀的女性就在面前,不知不覺就想多表現一些。反正幾分真實又幾分虛假,唯有自己知道。例如與他往常個性相符的、無傷大雅的玩笑話——

  「那,我的獨唱曲就是只想著我而完成的囉?」

  「咦、是這樣沒錯……」七海春歌不懂話中有話,而她也確實在作曲時只思考關於作曲對象的事情沒錯。

  「呵呵,謝謝妳,有妳的曲子,就彷彿充滿了力量。」

  「謝、謝謝您!」

  「等填好詞了再請妳當第一位聽眾。晚安。」

  滿腔火熱的情感,最終只能藉由歌曲來抒發,希望屆時妳能理解就好了呢。



【一之瀨時矢】

  從起跑點就贏了所有人嗎?

  若是懷抱如此自傲的想法,很容易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被追趕上來吧。每個人都是真心的,作為夥伴與對手,必須與他們公平較勁才是。

  雖然是這麼說服自己的,然而在瞥見掛在七海春歌包上的吊飾時,一之瀬時矢依舊忍不住會揣測自己在她心中的天秤是否屬於傾斜向下的一端。

  因為那個吊飾,正是多年前還身為HAYATO的自己的週邊商品。

  「七海さん,那個是……」下一秒,他就苛責起忍不住出聲搭問的自己。

  是他,也不是他。不知道跟自己吃醋是什麼感覺,但鐵定是現在纏繞於心的複雜感吧。

  「咦?」被叫住的女孩順著對方難以言喻的目光看向自身的包包,上頭掛著的正是昨夜自己剛拿出來使用的飾物,「這……是HAYATO様呢,多虧了HAYATO様才有現在的我,無論如何都不想忘了初衷,所以才使用的,只是紀念性質……要是造成困擾的話我會馬上取下——」

  「等等!妳誤會了,我沒有說不行,妳喜歡就好了。」他就是一時被嫉妒給支配了才脫口而出,並沒有想要干涉對方的意思。

  他懂HAYATO之於她的意義,即使這麼多年過去了,HAYATO卻依然在她心中佔了不小的份量,也許連帶『一之瀨時矢』也變得重要,但這種嫉妒的心情又是怎麼回事呢?

  加上最近隱約的騷亂,就連自己都像個毛頭小子般不平靜了起來。到底對方會怎麼回應所有人,只要一想到也許會有其中一位獲得青睞,而那個人卻不是自己,心底就極不痛快。

  明知若利用HAYATO加諸自身的優勢去行動,也許能領先眾人,但他感覺自己辦不到。很明顯的,作為HAYATO能夠辦到的事,一之瀨時矢不一定能做到。他是確信自己的份量不一般,平時的小心翼翼,無非為了保持自己在她內心的形象,但也同樣是對於自己的不自信。

  正因他總注視著她,所以他懂她的心早已是音樂的俘虜,無關他是HAYATO或是一之瀨時矢,他們之間的羈絆就是由音樂緊緊牽繫著,其中的平衡若有一方加之破壞便無法平復,所有人都正以自己的感情下注,是否能維繫全看最關鍵的她。

  只要她繼續一心一意愛著音樂,那便無妨。

  所以,唱歌吧!只要她繼續是ST☆RISH的俘虜,那便能一直攫住她的目光。

  「接下來有時間嗎?我想練習歌唱,方便的話要留下來聽?」

  伝えたいよ君だけに この世には唄がある事
  二人だけのメロディーは 永遠を約束する奇跡に
  初めて気づけたんだこの気持ち…
-〈BELIEVE☆MY VOICE」〉-一ノ瀬トキヤ





 後記

雖然寫得好像大家滿腦子談戀愛,但當偶像的時候還是很盡責的!!!(是要說服誰

嗨大家好,我終於不再是蘭春了,十週年很貪心,七個人我全都要☆
其實前輩們原本也在計畫中,但八月底還有手遊週年來著,我不能那麼快就燃燒殆盡——!(偷懶還有藉口

說起這個十週年賀文,因為決心要寫彩虹組,為了能更掌握大家的內心以及與春歌的互動模式,除了BGM一直使用角色專輯,還去重看了第一季(然後現在還在繼續重溫第二季XD)

看第一季的時候真的是被萌得不要不要的,對照第四季逐漸影薄的春歌,第一季簡直充滿了青澀的戀愛感!哇嗚真的超棒^///////^
然後第二季也是差不多,太可愛了我都快要受不了,果然動畫走向裡戀愛感最明顯的還是彩虹組,害我心超癢,意猶未盡只能跑去P網找糧來啃還啃不夠,就知道跑去複習會變這樣,快餓翻QQ



兩年前摔坑至今有幸搭上十週年的風,身為一份子跟著網上一堆迷妹一同慶祝真的覺得好幸福,謝謝歌王子們,請繼續邁向下一個十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265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歌之王子殿下|七海春歌|彩虹組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purplewind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歌王子.Egoisti... 後一篇:【歌王子.QN×春歌】守...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