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我英同人】流年(爆豪勝己X自創角)——(46)

作者:多多綠│2020-06-22 17:16:55│巴幣:12│人氣:179
第四十六章


— — — —



    「總之,就是在那種心情下,眼淚凍結了。」
    
    手指壓著手機,冷名眨了眨眼。
    
    「會不會是你讓我太心寒所以才凍結的?」
    「妳在開玩笑對吧?」
    「一半一半吧。」
    「嗚……!」
    
    雖然這麼做挺好玩的,不過冷名當然也是很想找出解決辦法。收起方才那些玩心,她垂下眼簾,蹙起了眉頭。
    
    「爆豪,我想把凍水找回來,我想變得更完整,用更好的樣子出現在你眼前。」
    
    這是她的肺腑之言,她想敞開她那封閉已久的心,讓爆豪的身影能完全住進去。所以,現況她是絕對不能滿足的。
    
    手機另一頭,傳來的是一陣沉默。冷名本來還有些忐忑的想說點什麼接上話時,爆豪開口了。
    
    「妳的個性作用關鍵是吸引或是聚集吧?妳還記得靠自己把水冷凍的感覺是什麼嗎?」
    「嗯……快記不清了……每次都在好像快成功凍結的時候失敗。」
    
    說到底,冷名就是無法想起,又或是這些年來害怕的不敢想起,所以過去到底是怎麼把水給凍結的,她早就記不清了。對她而言,當她要冰結流水的時候,頓時彷彿失去觸覺一樣,只會有碎裂的聲音重重的在她腦裡迴響而已,其他東西都感受不到了。
    
    「既然記不得的話,就讓自己想起來不就得了?」
    「……什麼?」
    「把手浸到冰塊裡,靠著冰冷的東西圍繞手的溫度,把以前凍結的感覺找回來!」
    
    爆豪這麼一說,冷名忽地雙眼圓睜,腦袋裡靈光一閃,令她雙唇微微一張。
    
    「喂,突然安靜下來是怎樣?妳不會是直接去找冰塊了吧?」
    「爆豪……!」
    「……幹嘛?」
    
    她那罕見的上揚語調,爆豪感覺她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情緒有些激昂。
    
    「我想到一個更好的方法了!」
    
    爆豪不知道她想到了什麼,但她似乎是因為自己的話而有了頭緒,這讓他就是帶著笑意哼了一聲,聽她在另一頭高興著。
    
    
    
    
    「所以說這是怎樣——?」
    
    宿舍裡,爆豪一聲大吼,讓全場的人都看著他。
    
    「前輩說要我幫忙。」
    「誰問你了!半邊混蛋——!」
    「我讓他幫忙的。」
    「妳這傢伙……!」
    
    冷名來拜訪宿舍,大家一如既往的要替她把爆豪給叫出來的時候,只見她搖搖頭,說今天要找的不是他,反而找上了轟,因此爆豪沒有被通知她來的事情。不過,當他走到了一樓的時候,卻看見冷名伸著雙手,掌心朝上,而轟則是就這麼把右手給放了上去。
    
    爆豪就是在這個時候衝了出來打斷他們,一掌切斷了兩人疊在一起的手。
    
    「你幹嘛?」
    「這是我要問妳的吧——?」
    
    冷名挑了挑眉,一臉稀鬆平常的盯著氣急敗壞的爆豪,他的掌心霹靂啪啦的,好像隨時都要把什麼東西炸了一樣。
    
    「我不是說我想到了好方法嗎?就是找轟把我的手凍起來,我就能更直接的感受在我手中凍結是什麼感覺了。」見爆豪癟著嘴發出低鳴的樣子,他很顯然看得出她要做什麼,但仍因此不悅,冷名忍著快要上揚的嘴角又重複了一次,「讓『轟』——把我的手凍起來。」
    
    上吊著眼,爆豪從上次講電話的時候就感覺到她學會玩弄自己,而且還樂此不疲,今天她絕對是故意的,尤其在她露出那副忍笑的模樣後他特別確定。
    
    「要體驗冰凍的感覺根本不需要半邊混蛋!」抓住冷名的手臂,爆豪瞪大了眼露出了彷彿歹徒似的猖狂笑容,「我不是叫妳把手放進冰塊裡就好?如果不滿意我的方法的話,把妳塞進冰箱裡連身體都能冷到有感覺了吧——!」
    
    「我的體質雖然偏冷,但你也不能這樣謀殺我吧。」
    「不然用腳就行了吧!喂,半邊混蛋!用腳隨便弄出個冰柱把她凍住!」
    「但是,這樣會把地板弄濕……」
    「吵死了,又不是你清……咕嗚!」
    
    用手畫了一個圓圈,聚集成人頭大小的水球,冷名將之從上到下套住爆豪,趁著水球的水嘩啦啦的流轉,令他無法看清眼前狀況的時候,冷名再次伸出雙手,示意轟趕快動作。
    
    轟盯了下爆豪在水球之中用兇惡的神情咕嚕嚕的叫著,之後便按照冷名的要求用右手分別按了下她的手。
    
    「慢一點。」感覺手在結凍,冷名的眸子亮了起來,要轟冰的速度緩下來,好讓自己能慢慢琢磨那股感覺。
    
    她確實感覺到了,彷彿過去那樣,水在她的掌中慢慢結為了冰,喀啦喀啦的凍結,跟記憶中的感受差不多。
    
    但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謝謝。」冷名盯著自己結為冰塊的雙掌,而後抬起頭來跟轟道謝。
    
    就在這個時候,爆豪臉上的水散去了。視線一恢復,他看見的是冷名已然結冰的手,還有她對轟道謝、準備讓冰塊消融的樣子,他一個箭步立刻用雙掌壓在那尚未融化的冰塊上,用控制過力道與程度的爆破就這麼讓冰瞬間融掉了。
    
    「怎麼樣?半邊混蛋能結冰,我就能融掉啦!」
    「我也能融掉不是嗎?」
    
    本來想著的是爆豪根本忽略自己的個性是操控水分子來著,但冷名忽地意識到,爆豪還維持著剛才解凍的姿勢,手就這麼貼在自己的掌心上,讓她頓時無法忽略自己胸腔那股劇烈的躁動。
    
    「爆豪……」
    「幹嘛……」
    
    正當爆豪以為她是想反駁他的話、又要跟他鬥嘴時,他看見她抿著唇、淺藍的眸子睜得大大的,不斷閃動著,要說的話就收了回去。
    
    手,是手的問題。爆豪很快的了解了情況。而周遭同學們也盯著他就這樣與她雙手交疊,他立刻把手抽了回去。
    
    「是我贏了!」
    「用左手的話,我也能解凍……」
    「囉嗦!」
    
    狀況就這麼變成了爆豪一如既往的在跟轟爭個輸贏,也就沒人注意到冷名現在露出的是什麼表情了。
    
    爆豪哼了一聲撇過頭,而目光移到了冷名身上。只見她背對著其他人,仍看著自己的手掌,雖沒有露出笑容,臉上的喜色若不是剛才那齣轉移焦點的戲碼,不然肯定會暴露的。
    
    搞什麼,這不是喜歡的不得了嘛。
    
    別過的臉上,透出的盡是彆扭。
    
    
    
    
    房間裡,倚著牆坐在床上,錫克斯垂著修長的睫毛,安靜而認真的隻手撐在一邊膝蓋上托著書看。
    
    邊上好幾個櫃子裡,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書,排得相當有條理並按照分類擺放。幾乎看不到什麼輕鬆的書籍,都是些專門的東西,其中某一類書佔了大部分。
    
    「叩叩!」忽地,門外傳出了敲門聲。
    
    錫克斯沒有理會,就只是將書翻到下一頁繼續專心的看著,直到外頭傳來了聲音。
    
    「錫克斯,飯煮好了呀,快點趁熱出來吃呀!」門外,身著長裙的魅影帶著笑容這麼喊著。
    
    自從前陣子錫克斯替她買了香氛蠟燭,而且還特地挑她最喜歡的玫瑰味,她晚上睡覺的時候,做惡夢的機率真的降低了。為此,她最近的心情都好得不得了。
    
    「……知道了。」輕吐了一口氣,錫克斯將書給闔上了。
    
    不需要放標籤,也不需要做什麼記號,他能夠將整本書的任何內容記起來,並在關上的狀態立即翻到該頁。這本書,早已被他翻的有些爛了,儘管他對於保護書籍這件事下了功夫。
    
    因為他幾乎每天都會翻上好幾回。
    
    魅影一聽他有了回應,便興高采烈的踏著輕快的步伐去叫其他人了。而錫克斯下了床,把書放在床頭旁的圓桌,舒展了下筋骨後便打開了門往外頭走。
    
    桌上,那本書寫著「心理治療」幾個大字。
    
    
    把所有人都叫了一輪,魅影回到了飯廳,看見埃爾加農第一個到,就坐在那兒扒飯,她的心情就這麼回到平常的狀態。
    
    「我說你!就知道吃,也不幫我叫叫其他人!」魅影走到了自己平常的位子上坐了下來,「又是煮飯又是叫人的,你也不想想我有多辛苦,嗚嗚……」
    
    「妳的飯就是好吃,比起叫人,我還比較想趕快來吃飯,嘻嘻。」
    「埃爾加農!」
    「妳的聲音這麼尖,沒準睡著的都被叫醒了,不讓妳去叫,還找其他人幹什麼?」
    「埃爾加農——!」
    
    埃爾加農瞇著眼將嘴裡的飯菜嚼一嚼後吞下,並收起了笑意,把碗放了下下來,「而且妳又不是不知道錫克斯生我的氣,還要我叫人。」
    
    「誰讓你隨便動他東西的?」一副他活該的模樣,魅影雙手按在大腿上,低著頭睜著紅色的眸子向上望著他,「對鎂光燈說漂亮話,自己還不是去觸及錫克斯的秘密了?」
    
    「不就是因為知道下場了才要鎂光燈別動的嘛!」連拿著筷子的手都有些尷尬,埃爾加農放下了筷子,拍起了肚皮。
    
    「你就是沒良心,讓那麼溫柔的孩子氣壞了!」魅影氣得大罵。
    
    埃爾加農沒什麼話好說,連平常嘻嘻哈哈的態度都拿不出來。因為那件事他真的做錯了。
    
    他不該去試探冰室冷名那個丫頭的。
    
    一向除了殺人時會露出猖狂笑容、平時沒什麼表情的錫克斯,與清道夫套話以後知道埃爾加農攻擊了冷名的事,氣得竟開始冷笑,還差點把家裡開出好幾個洞。
    
    雖然最後錫克斯沒有真的把家裡的牆壁通通打穿,但從那之後,他就不怎麼理會埃爾加農了。
    
    埃爾加農嘴是壞,可是他挺喜歡家裡的小毛頭們的,無論是年紀差較少的清道夫,又或是年齡差大的鎂光燈跟錫克斯都是。特別是鎂光燈跟錫克斯,他可是親自拯救了這兩個孩子,對他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家人。
    
    但埃爾加農還真不知道該拿錫克斯怎麼辦。本來只是想試試看那個叫女王的傢伙現在還有多大能耐,不過就是趁亂發起了一次的攻擊,甚至根本不是瞄準她本人來著,可錫克斯卻動怒了。
    
    
    「呵……誰准你動她的……誰准的——?」一面冷笑,錫克斯一面張開十指,炙熱的光芒就像是要在轉瞬間把現場破壞殆盡一樣。
    
    
    儘管埃爾加農並不知道錫克斯為什麼對冷名那麼執著,但那一刻他曉得,那就是一向溫和的錫克斯最為致命的地雷,誰都不能觸碰,否則絕對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 — — —


其實
我原本有想過讓冷名用水球套頭這個方法秒殺敵人的
不過這樣實在太像壞人了
所以作罷
頂多當作輔助用
而且設定上
距離冷名越遠
她需要運用到體內的水分就越多
太遠的話也難以做到精細的操作
硬要的話她大概用一招就會因為全身痠痛倒地不起
所以遠距離變出個水球秒殺其實也不可行

要是這個世界的英雄允許殺人的話
冷名大概會強到靠北
每個人都強制不准呼吸就好

自從被導正戀愛觀念以後
冷名的界線一直在以可觀的速度成長
有種「啊,原來我以前想的都是錯的,所以做這些或那些其實都沒關係對不對?」的感覺
所以之前那些摸臉到現在摸手樣樣來
呈現出雖然害羞但高興得不得了的樣子
恢復成小時候的強勢主動女孩然後直接撲下去指日可待

順帶一提
埃爾加農35歲
魅影33歲
清道夫27歲
鎂光燈20歲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結束了
感謝各位的觀看與等待!
報告寫太多差點在標題打我的學號跟姓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250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創角|OC|我的英雄學院|爆豪勝己

留言共 2 篇留言

Azer民國人
水球想成爆爆王就還好了w 給冷名一把劍會不會變成第二個義勇?

06-22 20:02

多多綠
用爆爆王比喻瞬間可愛起來了
欸不是
這種死法太殘忍了會看到對方瘋狂掙扎
所以才說殘忍

不用劍也能玩出義勇的把戲
還比他華麗XDD06-22 20:59
卑鄙灰之柱
哇喔,原來那次冷名差點掉下來就是埃爾加農搞的
「心理治療」?為了夏季而願意做到這種地步?(歪頭

06-22 20:05

多多綠
我......我還不能說XDDD06-22 20: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elodyfu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英同人...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英同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大家
魔法世界,動亂時代。看情義恩怨、睹英才輩出 ~ 歡迎欣賞《九芒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