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血色薔薇與漆黑的十字劍 第二部 第九章

作者:黑漆│2020-06-21 15:21:01│巴幣:16│人氣:164
第九章 過往與現在


  「羅爾琳從以前就不是什麼可愛的妹妹。」梅比奈先是沉默了一小段時間,隨後便如此開口對著我如此說道。

  而那句話語聽上去也非常的直白,中間並沒有做什麼掩飾或是美化的語句,可她的眼神十分的認真......完全看不出來有在開玩笑的意思。

  「她現在確實一點都不可愛,所以說她以前就是現在這副德性?」為此我在稍稍想了一會之後如此開口對梅比奈問道。

  當下心底不禁有一些些的遲疑,因為小孩子應該不可能會像現在羅爾琳的那副樣子才是......?好比希爾也曾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子。

  「在我看來她至始至終都是個絲毫不可愛的小孩,當我看著她出生、看著她的身體成長、我卻絲毫感覺不到所謂內心的成長。」當梅比奈接著說出了這些話語的時候我內心的疑惑更加的被放大。

  因為我絲毫不覺的羅爾琳像是一個小孩子,至少我未曾知道有小孩會如此詭計多端。

  「此話怎說?」可是我仍然對於那份疑惑的解答有所興趣,所以我繼續對著梅比奈追問。

  「妳知道羅爾琳究竟在追求些什麼嗎?」隨即梅比奈轉過頭對著我露出一副淡笑並如此開口問道。

  那時我稍稍想了一會,印象中羅爾琳曾和我說過她在追求些什麼,而我對於那份記憶也還記的相當清楚。

  「能夠滿足她的世界吧?」於是我這麼對著正對著我笑著的她如此回答,因為這就是我所記得的結論。

  「那什麼是能夠滿足她的?」然而梅比奈過不到一秒就對著我如此反問,當下我不禁愣了一會。

  因為我並不曉得什麼是可以"滿足"她的世界,不如說我根本不曉得她究竟會因為什麼而滿足。

  「她從以前就是這般伶牙俐齒的,從父親的手上得到了無數的寵愛、讚許、土地、寶物、所以她才有著與輩分完全不相符的資產......同時間她也從我們這些哥哥姊姊手上得到了很多的好處,就靠著那副可愛的外表與甜美的話語,可是我一直以來的疑問就是她這些行動所追求的"根本"是什麼?」梅比奈所說的這些話語令我更加的對於羅爾琳所說的"滿足"產生了深刻的困惑。

  因為聽上去羅爾琳確實相當的聰明,若非如此不可能身為一個不擅長戰鬥還是最小輩分的真祖擁有如此之多的權力與勢力,可是這麼說的話不就代表現在所能做的不能夠滿足她嗎?

  「有時候我會想,她的笑容是真的嗎?還是假的呢?那就連我都沒有辦法看透呢,如果說是假的話......那她究竟在為了什麼而笑?所以在我眼裡她是個難以理解的小孩子,因為只有小孩子才會連自己追求的根本是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同時間我卻又無法理解不曉得根本的狀態下在為何而行動。」梅比奈說著這番話的時候將頭轉了回去並看了一會天花板,那時她的神情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大概只有本人能夠了解吧。」同時間我也對於梅比奈所說的感到認同,因為過去的我也只會產生想要些什麼,但卻又不知道為何而想要的感觸,可是我卻不禁懷疑......羅爾琳真是如此嗎?還是說她只是在掩飾些什麼而已?

  「......對於她我只能說是一知半解吧,某方面來說她大概是我們之中與羅莎莉亞最像的人。」梅比奈這麼說完之後再次將頭轉回來面對著我笑了笑。

  「所以先不說她的,我們來說說被妳殺死的弟弟吧?」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梅比奈才接著這麼對著我問道。

  那時我並沒有開口給予答覆,僅僅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同時間稍稍想起了他的面容與那一場作戰......雖然說是作戰大概也過頭了一點,因為那反而像是一場刺殺。

  「作為一個男性吸血鬼卻不擅長征戰,或許正因為如此......無論他有著在好的容貌與口才都不受到父親的重視......不過我的印象依舊非常深刻,那時他追在父親的深後跑著的景色......呵呵呵呵呵。」梅比奈一說完話便輕聲的笑了一會,像是感覺到相當的愉快一般。

  而我在聽聞他不受到初始真祖重視的時候並沒有感到非常訝異,因為從我知道他只有那一座城市能夠當作據點的時候就大概略知一二,儘管當時我並不曉得握有四座城市的羅爾琳算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但就算他對父親多麼恭敬、做多少事情、父親都不太願意搭理他,雖然我個人認為他有也有些生不逢時吧。」當梅比奈如此說道的時候我不禁感到了困惑。

  為何說賽爾生不逢時?難道在他生下來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雖然刻意去關心一個死人或許沒什麼意義,但我就是對其中的緣故有所好奇,反正現在除了聆聽梅比奈闡述這些事情以外也沒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這和妳就有一些關係在了......或許妳根本不曉得,我們的母親都是不同的人,而妳的母親是父親一生以來最愛的一個女人,也是唯一靠話語就能約束住父親所有行動的女人,而這樣的她就在帶著還是嬰兒的妳外出的時候遭到襲擊過世了,妳也就這樣落到了人類的手中......雖然我不知道妳怎麼活下來的,可是父親當時為了這件事情消沉了非常多年,就因為想念妳的母親與掛念失蹤的妳。」梅比奈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將視線移了開來,當下她臉上的神情像是有萬分的感慨一般。

  但我並沒能理解她為何會露出這般感慨的神情,可既然是初始真祖最愛的女人,那想必是一位非常令人厭惡的吸血鬼吧?

  「就因為這樣所以賽爾就被忽視了?」為此我並不想多問關於我母親的事情,因為聽了大概只會覺得不悅罷了,於是我試圖將話題帶回賽爾的身上。

  「我覺得有這部分的原因,可他不善於戰鬥本身大概也是原因之一吧,畢竟他出生的理由本該是和我一樣的。」梅比奈這麼說著的時候嘆了一口氣,像是在埋怨著什麼一樣。

  「理由一樣?什麼意思?」當我看見她嘆氣時我對於那份理由更加感到好奇。

  「父親和她的母親結婚的理由和我的母親一樣,因為我們的母親都是強大的戰士,父親希望能夠生下與她們一樣強大的戰士與教會對抗,然而賽爾卻一點都不強大,這大概讓父親大為失望......所以才會不想搭理賽爾吧?雖然以我自己的角度也是希望賽爾能夠強大的,因為這麼一來才有值得戰鬥的對象,不過現在妳已經把那個位置補齊了。」梅比奈說完話後再次露出了一副淡笑,像是在表達著對於找到我這件事情非常的歡喜。

  而當下我並非不能理解賽爾的感觸,不能兌現別人對自己的期待、所以不被別人重視、最終導致想要親手證明自己是有能力與價值的,大概就是為此才會做出那麼破釜沉舟的戰爭吧?而目標自然是離繼承者最近的第一真祖「羅莎莉亞」。

  「要是死人可以說話想必他現在肯定在咒罵妳吧,因為在他的計畫裡面根本就沒有妳存在啊!呵呵呵呵呵。」梅比奈接著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低聲的笑了一會,就像是在嘲笑著計劃不夠周到的賽爾。

  「或許吧。」當我聽到計畫中並沒有我存在時我並沒有感到多麼訝異,因為當時準備要殺死他的時候就已經聽說了。

  「至於妳的事情我不是太清楚,然後我呢?當然是壓軸了,所以我先說說那個書呆子的事情吧?」而梅比奈也像是沒有太在意賽爾的死一般的很快帶到了下一個人的事情。

  「妳不會在意我殺死其他兄弟姊妹嗎?」然而比起那名我幾乎沒有印象的第三真祖我更加在意的是梅比奈為何一副不在意我殺死其他兄弟姊妹的態度?明明聽上去她應該是很認真的在觀察......那麼應該是挺喜歡這名弟弟的才是。

  「當然不會,戰爭之間還有什麼好記仇恨的?不是殺死對方就是自己被殺死,就這麼簡單而已啊~哈哈哈哈哈。」梅比奈在做出回答之後大聲的笑了一會,像是感覺不到身體的疼痛一般。

  「這樣啊。」聽聞梅比奈的話語時我感到有些難以認同,因為那顯得想那麼多的我像個蠢蛋,雖然我現在也覺得當時的復仇心理沒有太深的意義。

  「不過說的也是呢,那個書呆子我也沒有了解到可以說多少的境界,就來說說我們很快就要與之對抗的小可憐瑪莎雅吧?」過了短暫的幾秒之後梅比奈保持著笑意對著我如此問道。

  而這個話題也稍稍帶起了我的興趣,因為多了解依些自己即將面對的敵人並沒有什麼壞處,為此我點了點頭答應。

  「她某方面來說是最可憐也是最可悲的呢,因為她從她的母親開始就是最不是父親寵愛的人,我就連父親為何會和那樣風流且多情的女人生下瑪莎雅都不知道。」

  「但瑪莎雅從出生開始就不受到父親的寵愛,因為自己的母親的關係......至少據我所知瑪莎雅也相當討厭自己的母親。」

  「而為權力所折服的她也曾經想要討好自己的父親,但是那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為她就是一個除了外表美麗的外什麼都沒有的花瓶而已,在羅爾琳出生之後更是顯得如此、再加上與自己的姊姊羅莎莉亞強烈的對比、導致父親根本沒有任何愛她的理由。」

  「所以她就將目光轉移到其他的人身上,想要從他們身上得到關愛,而會給予她關愛的除了喜愛多管閒事的人以外就只有被她外表所魅惑的男性而已,為此無論如何她都只會愛著這些被她外表所迷惑的男人們。」

  「可是得到了愛的她也漸漸的變了個樣,原本只是想要愛的她便的想要更多的事物,就由那些被她所迷惑的人獻上她所想要的、無論是肉慾、食慾、財慾都是如此,而伴隨著這些的慾望她的內心越來越醜陋,從一個可憐的女人變成了一個可悲的女人。」

  「所以我才會想去警告她不讓她更加墮落,結果那只是讓她厭惡我而已,並沒有什麼意義......不過一想到這次真的要殺死她還真有點感嘆,因為她也曾想從我身上的到親愛。」

  梅比奈接連說了很長一段話,而一直聽著的我不禁對於瑪莎雅感到有點同情,可我仍然知道她是我的敵人更明白世上不需要已經扭曲至此的人,只不過對於梅比奈所說想從她身上得到愛一事,我抱有一絲遲疑。

  「妳說她曾想從妳身上得到親愛?」於是我直接開口對著梅比奈如此問道。

  「或許是因為父親對於我的母親也沒什麼愛的緣故吧?她曾想從身為妹妹的我身上得到那種妹妹對姐姐的親愛,可是當時的我並不了解那些,當下我只覺得這沒什麼意義,於是就無視了那樣的瑪莎雅、所以既沒有陪伴她、更沒有和她一起做些什麼。」梅比奈說完這番話之後捲了捲那頭綠色的長髮,像是在仔細的回憶些什麼一般。

  「是這樣啊......可我依然會選擇殺死她,這就是我的抉擇,無論她有什麼樣的經歷也罷。」在我聽聞這一連串的說詞之後,我對瑪莎雅的立場依然沒有改變,因為這就是我決定的道路。

  「至於羅莎莉亞嗎?能說的似乎也很少,至少在我的印象中她是個完美且無懈可擊的怪物,無論在劍術、魔法、戰略、言行舉止方面都是最頂尖的,也因為這些專長非常受到父親注重,除了她那非常奇怪的思維外我對她一無所知。」隨後梅比奈像是沒有聽見我的回應般的說了下去。

  而我所聽見的情報也與羅爾琳所說的沒有太大差異,不如說幾乎沒有新的情報或說詞,或許這也正代表著羅莎莉亞的出生與其他人的出生時間相去甚遠......因為吸血鬼真祖幾乎是不老不死的族群。

  「......唉,說到羅莎莉亞就覺得有點累,她是真死還是假死?還有她為何可以經過教會的測試成為聖女?這都是滿滿的疑問~真討厭真討厭!關於我的事情還是下次再說好了,現在就先好好休息吧。」隨即梅比奈率性的留下這麼一句話便翻過身子背對著我,同時更沒有再接著說任何一句話,像是不想再說下去了一樣。

  而我也尊重她的想法,於是我跟著躺了下來,準備好好的入睡休息。



  一片黑暗之中似乎有著一陣陣的微風在吹撫,我能感覺到我的頭髮與衣物在飄動。

  在黑暗的遠處有著一束微微的燈火,而在燈火之下似乎有著一塊石碑,但是相隔遙遠讓我相當難以看清石碑的詳細樣貌。

  於是我緩慢的邁出步伐走向那個石碑,然而每踏著一步都讓人覺得有些不安,因為腳下似乎不是什麼牢固的地面,反而像是踩在水上面的感覺一樣。

  為此我小心謹慎的踏著步伐邁向石碑,伴隨著離石碑的距離越來越近我越加感到不安......或許是因為我看清了那個石碑其實是一個墓碑也說不定?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墓碑的樣貌也越來越清晰、墓碑本身看起來非常的簡易、除了基礎的造型與名子以外幾乎沒有其他的裝飾、然而這都不重要。

  「愛西娜 倫道爾夫。」重要的是我在上面看見了我自己的名子,但是我還活著。

  當下所有的不安揮之一炬,取而代之的是莫名而來的笑意,本來根本不會笑的我不知為何笑了出來、不斷大聲的笑著、笑著、笑著、笑著、笑著......

  「......!」下個瞬間突然像是斷了線一般再也聽不見笑聲,眼前的景色也隨即回到了醫護室的天花板上,同時間我下意識的舉起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確認自己是否在笑著,但是摸上去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主人......怎麼了嗎?」隨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的希爾如此開口對著我問道,那時她的臉上還帶著一副有些困惑的神態。

  「沒事......現在什麼時間了?」很快的我就理解剛剛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於是我也不想多在意些什麼,為此我並不想和希爾多提這些事情,所以我選擇將話題到帶別的方向。

  「夜間九點,本來想說等餐點送來在叫醒您的......不過看來是不需要了?」希爾說起話來顯得比剛來到這裡時還要流利,像是自己偷偷的練習過了一樣。

  「妳,變了真多呢。」看著這樣的希爾我不禁道出了這一段話,那是發自我內心深處的想法。

  「......因為不得不改變,可是您不是也"變了"嗎?」隨即希爾用著一副冰冷的神情如此開口對著我反問。

  當下我不禁稍稍愣了一下,想了短暫的幾秒後確實感覺自己有點變了,但那大概就只是多了一個想去追求的夢想吧?除此之外我有什麼變了嗎?

  「或許是有點變了,但是沒有像妳一樣那麼徹底。」為此我這麼做出了回答,因為我並不覺得自己有像希爾一樣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在我看來變得最徹底的還是您,我終究還是一樣依附著別人才有辦法活下去,只是依附的對象不同了而已。」希爾說著的時候視線顯得有些沉痛,那給人的感覺相當的悲傷。

  世上最痛的事情或許不是未曾得到過幸福,而是得到手的幸福在一瞬間瓦解。

  而這也正是希爾所體會到的事情,為此她露出那副沉痛的神情不禁讓我也感到十分的沉痛,而這正是造成這結果的一部份責任。

  「別去想那些了,我比較在乎妳覺得現在的生活還算幸福嗎?」也許這不是個該由我問的問題,可我依然想知道希爾究竟是怎麼看待現在的生活的?是幸福?是不幸?是厭惡?是喜歡?

  「那您又是怎麼看待現在的生活的?」然而希爾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她反而是將相同的問題返還給我。

  然而那時我並沒有因為這一點事情而感到不悅,我反而是不禁去思索自己的現在究竟如何?

  可不管我怎麼想都較為喜歡過去的生活,那種幸福的日子到現在都讓我無比嚮往,而我也是為了讓人們都能得到那樣的生活與日子才在這裡奮戰的。

  這麼說來的話......?現在的過程是幸福的嗎?這樣的一個問題很快的就佔據了心頭。

  「我答不上來,所以您也不用太在意。」轉瞬間希爾接著做出了答覆,而那答覆我也確實的聽見了。

  可是我依然感到相當的在意,在意我自己究竟是怎麼看待現在的。

  「哈哈哈,一臉認真的在想些什麼,不就是個很簡單的問題嗎?」突然間梅比奈的聲音從一旁傳了出來,而她的語氣中充滿了嘲諷的意味。

  「說的簡單,那妳又怎麼認為?」而對於她那嘲諷般的語氣我略為感到有不滿,於是我用著有些嚴肅的語氣對著她如此反問。

  「我覺得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因為我可以自己掌控自己要些什麼、想要什麼就去奪取、厭惡什麼就去排斥、喜歡什麼就儘管去追求,世界就是這麼的簡單!幸福也是一樣的概念。」在梅比奈如此開口做出回應的時候我便感覺自己問錯了人,因為對她來說大概沒有什麼是會發自真心不愉快的事情吧?

  「問妳是我錯了,我該知道妳是個從來不會感到傷心難過只會勇往直前的人。」為此我這麼對梅比奈做出了回應,其中一部分是發自真心的想法、另一部分則是有些敷衍的感覺。

  「妳這話就不對了,我也是曾有痛苦與懷疑的時候喔?這每個人都一樣的吧?」然而梅比奈對於我的回應給出了相左的說詞,可她的語氣聽起來十分的認真,顯然不像是單純為了反對而反對。

  「妳什麼時候有那種感受的?」聽見她認真的那麼說道之後我確實有感覺到被挑起了好奇心,因為像她這樣的人應該不曾為什麼痛苦過吧?

  「父親和母親在我眼裡曾經都是非常耀眼且強大的存在,儘管我知道他們對我比起愛更像是在培育一個更為強大的戰士出來。」

  「但是在父親和母親在與教會的決戰中死去的時候我依然是感到相當悲傷的,同時也懷疑過所謂的強大究竟是何物。」

  「會悲傷或許是因為長時間的相處加上身作女兒的我依然是愛著他們的也說不定吧?然而最大的問題是我懷疑過什麼是強大,曾經也為此想要放棄戰鬥這件事情。」

  「直到我發現所謂的強大是內心的強大,因為內心的強大也能促使人的外在實力也跟著強大,為此我不斷告誡著自己並試圖去改變曾經怯懦的自己,經過這些事情之後才有著現在的我喔!不過怎麼發現的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梅比奈說的過程中一直保持著笑容,像是對於這份過去沒有芥蒂、沒有厭惡、更沒有憎惡一般的坦然接受,那看在我眼裡反而顯得有一些耀眼。

  因為到現在我都還會懷疑自己來到吸血鬼的社會之後做錯了多少事情並為之生厭。

  「所以我說啊,妳何不去試圖接受過去的一切並坦然把握現在呢?現在有很多選擇,那不就是一片開朗嗎?」隨即梅比奈如此開口對著我問道。

  那時我不禁稍稍張大了眼睛看著她的側臉,因為她說的或許一點錯誤都沒有,可我一直都沒有去注意到,然而在同時間我卻又不想承認這樣的想法,無比矛盾的衝突之下我不經稍稍愣了一段時間。

  注意到的時候餐點已經送到了醫護室裡面,那時希爾也稍稍碰了一下我的手掌,像是在告訴著我回過神來準備用餐一般。



  過了大概一周之後,梅比奈與我都已經可以下床活動,但是身體多處骨折還沒完全癒合的梅比奈依然不能進行戰鬥這般激烈的行為。

  為此她並沒有答應係在動身去到羅爾琳的宅邸,儘管從信封中知道羅爾琳已經打了幾場敗仗並丟了一座城市的我有些著急......

  但她終究保持著一副老神在在的態度,像是根本不把瑪莎雅的部隊當作一回事看待一般,同時間穿著白色洋裝的她也為此優閒的走到外邊的草原上野餐......絲毫不在乎遠處隔著一座石橋就是繁華的城市,宛如對於城市內的精緻食物不屑一顧。

  「很久沒有像這樣自己準備食物了呢,自己準備的果然會覺得特別美味。」梅比奈嚥下了一口三明治之後便面帶淡笑的如此說著,顯然是相當的喜歡自己準備的這份三明治。

  事實上那份三明治看上去確實相當的美味,儘管吸血鬼只要飲血就能生存下去,但是就算是其他的真祖也會像這樣品嘗人類的食物享受其滋味,就連身為一個戰鬥狂的她似乎也不是例外。

  「就不能早一點出發嗎?」然而我對她吃得非常享受這件事情一點興趣也沒有,當下我的一心想著必須早一點趕去支援。

  「三天後就出發,在時間到達之間就先忍忍吧?不過妳也不用擔心,我們很快就會殲滅掉他們的~」梅比奈說著這番話的時候語調相當的肯定,一點遲疑都沒有。

  「......好吧,但願妳真的能輕鬆的得到壓倒性勝利。」儘管我非常清楚梅比奈手下有非常多善於戰鬥的人,但我依舊對於能否確實的獲勝抱有所遲疑,為此我在做出回應的時候略顯敷衍。

  「話說回來,關於妳自己追求的事物,有什麼達成的頭緒了嗎?」當下她彷彿不怎麼在乎我的回答一般的將話題帶到了別的方向,但那顯然是戳中了我的痛處。

  而其原因就是我根本沒有想到要怎麼實現那份理想,我只知道我現在必須排除敵人......但是在排除敵人之後呢?

  「......」為此我沉默了下來,因為我並不清楚該如何回答這樣的一個問題。

  同時間微風迎面吹撫而來,剛修復好的那身戰鬥用衣物與雪白色的髮絲伴隨著風的吹動微微的飄逸著、一旁的草地也在同時輕輕的搔弄著雙腳與臀部,過程中無論是我還是她都沒有開口說些什麼,就連站在遠處的希爾也是處於一副沉寂的神態。

  「我還記得曾有人對我問這麼一個問題:妳能夠為未曾見過的人抱有所愛並替她感到痛苦或歡喜嗎?」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梅比奈才開口說出了這一番話。

  而聽聞這下話的當下我覺得非常的困惑,因為沒有人能愛著未曾見過的人、更沒有辦法替他痛苦或歡喜、為此我僅覺得這個問題似乎有那麼一點蠢......

  「妳是不是覺得有點蠢?」隨即梅比奈突然用著一副相當認真的語氣對著我如此問道。

  當下我不禁稍稍愣了一下,因為我非常清楚自己的神情並沒有任何變化,可是她卻直接說中了我當下的感受。

  「妳怎麼會知道?」為此我直白的對她如此問道,因為我也不覺得這有什麼特別需要隱瞞的。

  「因為我當初也是那麼想的,在我還是一名少女的時候我就握有這座城市了,當時的經營就像現在一樣,我認為自己除了戰鬥以外也有很多專長......感覺自己是個特別厲害的真祖,於是有個人就問了我這樣的一個問題,像是在質疑著我的經營的手段一樣。」梅比奈說著的時候露出了一副略為凝重的神情,就像是在說著一件至關重要的情一般。

  「所以妳想表達什麼?」但是聽在我耳裡我依舊沒有明白她想表達什麼,所以我再次對著她問道。

  「那是我見過世界上最溫柔的人,只是一開始我都沒有注意到罷了,等我注意到的時候她已經不再世上了,而她確實是個能夠愛著未曾見過的人並替他人感到悲傷與歡喜的人。」

  「對她來說所謂的愛與溫柔是無私的,平等的愛著一切,將自己所擁有的平等的分享給所有人,無論對方是人類還是吸血鬼。」

  「至時我才發現那個問題並不愚蠢,只是多數人都是自私的,沒有辦法明白所謂愛與溫柔的真諦罷了,就連我也只是能夠說出來卻根本辦不到。」

  「妳說過你想創造一個能夠溫柔的包容人們的世界,那妳是否能夠平等的愛著每個人?」

  「至少在我看來是沒有,妳毫不在乎的就殺死了無數的人,那麼這樣一來妳真的覺得做得到嗎?」梅比奈再說著這一連串的話語時神情顯得相當的認真,就連說話的語氣都與平時顯得截然不同。

  而當下對於她的話語我不禁愣住了,因為那對我來說是一記無比強烈的衝擊,可我卻絲毫沒有能力反駁這份衝擊。

  最大的緣故就是她所說的恐怕一點錯都沒有,可這麼一來的話我究竟在追尋些什麼?追尋我永遠都不可能得到的事物?

  「妳現在和我沒有什麼差別,但這也沒有什麼,生命本來就是不斷的經歷與改變,說不定哪天妳就能夠明白那所謂的溫柔了吧?更說不定妳只是遺失了而已。」梅比奈說完之後轉而露出了一副平穩的淡笑並拿起了其中一份三明治,隨即繼續品嘗了起來。

  「......我......或許是吧。」儘管我想試圖去反駁自己與梅比奈相同的這個看法,可是轉念間又不禁沒法開口反駁,因為我終究是個毫不猶豫就會殺死他人的吸血鬼,就算目的與理由不同,我終究沒辦法對所有人溫柔。

  好比莉莉安娜,我因為憤恨與對夢想的見解狠狠的殺死了她,但過程中我卻絲毫沒有想過放下或原諒,除此之外我更沒有試著想要去了解她。

  就因為當下我完全沒有去想過她為何會有這樣的行為?為何會選擇用這種方式面對我?所以我大概......一點都不"溫柔"。

  這大概才是最真實的一面吧......我並不像是照養我的那名牧師一樣,顯然我是辜負了他的期許與關照。

  「不過妳也沒什麼好在意的,每個人都只需要做自己就行了,沒有必要刻意追尋著特定的詞句不放,妳就是妳、所謂的溫柔也不見得必須要是那個樣子、所以不必深入的想太多,至少我也沒有追尋著那樣的感性不放,這些話就當作身為姐姐的我給妳的一點點見解吧。」梅比奈嚥下一口三明治之後才如此接著說道,同時間她還張開另一隻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我那已經痊癒的肩膀。

  然而當下我對於她的話語並沒有太多的實感,更沒有辦法認同她是我的姐姐。

  一方面我僅感覺到一股失落感,對於自己、對於過去、對於所作所為感到相當的失落,或許是自己騙了自己也說不定,但是我是否是打從一開始就像是個吸血鬼了呢?

  一面想著這些一面吹著迎面而來的微風,給人的感覺異常的冰冷,明明這裡並不是什麼非常寒冷的地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238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powers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日亂畫 3(文手兼繪渣... 後一篇:[達人專欄] 馬薩布蘭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OP09654nightfly316
尼需要關注~俺幫你啦~大家快去看~(向天祈禱:拜託星期一好天氣~讓松山機場的飛機順利起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