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BL】輕浮的獅子_11

作者:✚悅 洸│2020-06-21 05:36:38│巴幣:12│人氣:79
  遊藝場的衝突被傳得沸沸揚揚,鐘文宇知道謠言會越傳越可怕,但沒想到可怕到把某人給招了回來。

  忙上整天的鐘文宇,一回到中古小屋就看見玄關大門下的亮光,他想得到是誰,但開門就看見洪永瑡剛洗完澡,頭披著毛巾,下半身只圍浴巾地往客廳走來,要不要這麼香豔刺激?

  洪永瑡有注意到開門聲,但知道是誰就沒急著穿衣服,反而大喇喇地走出來,反正兩人早裸身相見無數次了,沒道理要害羞。

  「你到底是出國玩還是遊學?」距離小獅子出國是有沒有超過半個月啊?鐘文宇很納悶。

  正在用毛巾搓乾頭髮的洪永瑡聽他這一問,無辜地說著。「我哪知道,玉嫂就突然提議說要趁著大學最有空閒的時候出去增廣見聞,大哥覺得不錯就把我送出去了。人家出國遊學大部分是要學語言,我的英日文又沒很差,不過國外的生活的確挺新奇的……我大姑在美國有棟小別墅,那邊景色很好,文宇哥要不要跟我去那邊住個幾週?」

  前面碎念這麼多,後面才是重點吧。鐘文宇往旁吐出一口氣。「我累了,你自便吧。」他走過洪永瑡的身旁,打算上樓休息了。

  「是因為葉銘鋒不停去你那邊鬧事的關係嗎?」洪永瑡剛回國就從家裡幾個愛八卦的傭人那聽說這陣子的事,他是站在關心的立場問的。

  「大哥都已經處理好了。」鐘文宇解下領帶,回得敷衍。

  「我聽說你被人揍了。」

  他停下腳步,不是很愉快這條傳言。「有小金在,誰傷得到我?」 鐘文宇說這話時,嘴上不僅得意,臉上更是驕傲,變相誇耀他的好友多可靠。「『色鬼是細金的雞血』這句話,聽過嗎?」

  洪永瑡冷哼,再度驗證一個事實,他很不喜歡從色鬼的口中聽見任何一句關於『細金』的事。

  「聽過了,那文宇哥有聽過一句話嗎?『色鬼是獅子的女人』。」洪永瑡臉色稱不上好看地回聲挑釁。

  鍾文宇以為託玉嫂的福,把小獅子送出國,看能不能學點好的,例如友善包容尊重之類的,看來是自己想多了,現在不知學起哪條路線要來宣示主權了?

  「『狐狸的女人』倒是有聽過,至於你那句,最好別給人傳出去,免得你我都得出事。」鐘文宇皺起眉頭,慎重地警告著。

  給誰知道會出事,彼此都心裡都清楚。

  洪永瑡拉過鐘文宇的手腕,一個反折後將人壓制在牆上,他用單腳頂開對方的雙腿,故意用胯部抵在他的臀上。

  「在不久的將來,我會讓這句話傳遍整區。」洪永瑡側過頭,在他耳邊低語。「你聽,『獅子的女人』,聽起來是不是挺囂張的?」

  鐘文宇不曉得是哪個敏感字句觸怒到這頭獅子,他承認自己剛白目了點,但這不是他們的日常拌嘴嗎?「你想做是吧?那麻煩等我洗完澡好嗎?」

  「不想等了,就這樣做吧。反正你有黑眼蛙幫你,還需要適應嗎?」洪永瑡嘴角勾著不屑,鬆開箝制的手,摸進他的西裝外套內側的口袋,掏出兩個保險套。「喔,今天沒做啊。」

  「黑眼蛙才不像你,滿腦子都只想著做。」鐘文宇這下也火了,轉身搶走他手上的套子。「只有我同意,他才敢碰我,哪像你!每次問都不問,褲子脫了就要上,出來賣的也沒這麼委屈。」

  洪永瑡對他的話感到有趣地笑了。「文宇哥,你忘啦?我們打從一開始就不平等,你是我的玩物,可照目前情況看來是我對你太好,讓你爬到我頭上撒野了。」

  感受到他想反抗,洪永瑡沒再勉強,甚至往後退,鐘文宇訝異他的舉動,他的從容害人起了不好的預感。

  「文宇哥,既然你是我的玩物……那我不想給人碰也很正常吧。」

  媽的,竟然變本加厲要求他守身了。「憑什麼?你最好就沒跟其他人做過!」

  「如果我說沒有的話就有資格要求你了是不是?」洪永瑡露出傷腦筋的微笑。「雖然這跟我的形象不符,但你可以去打聽打聽,我有沒有跟哪個女人往來?我目前的床伴的確就只有文宇哥一人,但說自己乾淨就太矯情,我是尊重你而沒在外頭亂來,也是為了保護你,真要說的話,我才委屈吧。」

  鐘文宇對這番扭曲的告白感到棘手,明明這段關係來得一點都不正當,他卻偏偏硬要彎中取直,好似他們是情侶,不是洪永瑡過分,是他不夠自愛,成了在外劈腿的壞人。

  面對他的歪理,鐘文宇大可以直接用蹂躪心意的方式打擊洪永瑡,被戳中要害肯定會痛得不得了,但他無法這麼做,有很多的原因,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們不能有其他關係,就單純地保持在『要脅』與『被要脅』的立場,對……就必須這麼簡單。

  見人遲遲無作為,洪永瑡就站在原地催促。「文宇哥你剛不是說想休息了?再耗下去可就要折騰到凌晨了。」

  他看文宇哥來氣地脫去西裝外套,將其用力地甩在地板上,不爽地朝自己走來,雙手繞上自己的頸項,得逞的微笑被咬了一口。

  洪永瑡其實不想笑,但不笑的話,就證明了他的心酸是真的。

  我們之間只能脅迫,不這樣的話,你是不會心甘情願地朝我走來的,不是嗎?文宇哥。



  一個騎著改裝機車載回收物的老婦人在大宅的側邊停了下來,鄰居街坊看見她來了,打聲招呼後也將家裡的回收物品放到她的小拖車上。

  大宅的側門突然開了,幫傭將看起來挺新的床單包交給老婦。「這個我家夫人不要了。」

  老婦笑容滿面地收下床單。「麻煩小姐幫我轉告夫人,謝謝夫人的好意,家裡的小朋友有新床單用,肯定開心。」

  「好啦,沒事就趕緊把東西收一收,別被其他撿回收的看見,不然又要說我偏袒妳了。」幫傭說完後就關上側門。

  老婦不敢多待,把回收物打包好,騎上破舊的機車回到自家的回收場。一回到家裡,她將床單包給拆開,折疊的床單裡夾著一疊千鈔跟便條。看完便條後,婦人脫去舊衣,稍微打扮後,騎著另一台機車到市區,她的形象從撿拾回收物的可憐老婦變成一般人家的和藹奶奶。

  她來到特定的手機門市,一名戴著無框眼鏡的男子正坐在店家提供的室外休息長椅上,無聊地喝著從超商買來提神的咖啡。

  「等很久了嗎?」老婦人主動上前搭話。

  男子抬起頭。「還好。」

  「才一陣子沒見,你臉色怎變得這麼差。」

  「還不是妳家的小玉不給力,抓不好小獅子,成天來我這邊亂。」鐘文宇見相關人士來了,不由得要抱怨幾句。

  他眼前的老婦被稱作秀琴嬸,是先前幫玉嫂安置私生子時認識的,她最初是玉嫂娘家的管家兼保母,後來被託付代為照顧私生子,為不給人起疑,隱姓埋名在郊區的小回收場裡,藉由收洪家的回收物作為主要聯繫方式。

  由於孩子已經平安送出國,秀琴嬸逐漸變成玉嫂及色鬼的中間人。

  瞥見男子衣領下的紅痕,她差點噗哧地笑出聲。「原來臉色差是縱慾過度。」

  她笑得出來,鐘文宇可笑不出來。「老實說,這不好笑。現在知道我跟小獅子有不正常關係的就我們三人,而且我上次不也托妳跟玉嫂告知,那小子對我動情了,這很危險。」

  『危險』兩字用在洪永瑡身上,對認識他的人來說會覺得太誇張,小獅子在洪家人心裡,包含他的親哥眼中,就是個驕縱的孩子,在同學眼中,他個性直爽不拘小節,家中富有而出手闊綽,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在老師眼中,是個頭腦聰明且受教的學生。

  身為被要脅對象的鐘文宇也沒覺得小獅子可怕,打著就陪他玩玩的心思,等他膩了就會自然鬆嘴,跑去咬下一塊肉,但時間過得越久,他最初的迎刃有餘被消磨,逐漸喘不過氣。

  感情會驅使人做出很多不理智的行為。這點不只是他明白,連玉嫂也感同身受,所以沒怨他久未聯繫就為了這個,趕緊安排小獅子出國,先分隔兩地,再想想辦法。

  「這也不能怪小玉,小獅子做事向來攔不住,加上他很得洪家長輩的信任,要不是他對小玉有份尊重,才不可能乖乖出國。」秀琴嬸推開手機門市的玻璃門。「趕快幫我把手機辦一辦,以後你們有事就直接講吧。」

  「對了,那小鬼還好吧。」

  秀琴嬸愣了一下,隨後笑著點頭。「佑佑很好,說正在存錢,有空要回來看我。」

  「那就好。」

  秀琴嬸辦了一支和玉嫂同款的手機,等會要寄到洪家大宅,方便給玉嫂替著使用。

  過了兩天,鐘文宇終於等到玉嫂的來電。他走出老家的紅色大門,背靠在牆上便抽菸邊和對方談話,一開口就發牢騷。

  「妳不覺得太巧了嗎?我這邊才剛出事,他馬上就回來?我都懷疑是不是有人被收買了。」

  『他本來就沒意願要出國,是我擺臉色,他才勉強答應,可能真的太想你了,待不住又回來了。』玉嫂為難地說著。

  「妳不要跟著他一起噁心我。要是被洪獅知道我跟他弟有關係,我就死定了。」

  『永瑡很喜歡找你玩這事,他大哥是知道的。』

  「喔,所以洪獅知道他弟喜歡找我到床上玩?」鐘文宇聽她說得無關緊要,頭都犯疼了。「關係好跟上過床是兩碼事。」

  『那你想怎麼做?我頂多幫你牽制他的行動。』

  鐘文宇朝旁吐出煙霧,壓下心裡的悶氣,盡量讓語氣平緩地說道。「妳應該知道洪獅跟某個財團走很近吧。」

  『知道。他要幫永瑡鋪路,直接跟財團合作可以加速洗白的速度。』

  「財團的董事裡面的張先生不是有個漂亮女兒,年紀跟小獅子差不多。」

  『你該不會是想……。』

  「沒錯,就是妳想的那樣。妳管不動,就叫他未來的老婆管,麻煩妳在洪獅耳邊搧風了。」鐘文宇說完就切斷通訊。

  玉嫂沉默幾秒後才掛上手機,她將手機藏好,裝沒事地走出房間,一下樓後就往她的小庭院走去,想沉澱心情,不料錦鯉魚池邊正站著一名青年,他手持飼料盒,正在餵魚。

  「永瑡,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不會是來抱怨我幹嘛沒事送你出國的吧。」玉嫂藏住心事,換上笑臉後朝他走去。

  「大嫂您想多了。」洪永瑡盯著魚池的神情有著罕見的哀愁,連語調都惆悵。「在國外的這幾天,我才感覺一些事情真無法控制。」

  「例如什麼?」她故意探問。

  「我想一個人,打電話給他,他不接就更想了,所以我就回來了。」

  唉呀,方才的隨意說說還真猜中了。玉嫂藏住訝異,用關愛的眼神注視後輩,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憂慮,像是預防萬一地問了。

  「永瑡,我問句不好聽的。看樣子那人不怎麼喜歡你,你就沒想過放手嗎?」

  傍晚的涼風吹著庭院裡樹葉沙沙作響,洪永瑡望向玉嫂,臉上綻放出不合宜的燦笑。

  「沒想過的事,我不知道。」

  他的笑容看在玉嫂眼裡,是多麼直率的表示,背後卻是深不見底的傷感,拿那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軟硬都要吃不吃,他想獻殷勤也不是,下狠手也不是,彼此就像在鬥氣,看誰先認輸,要嘛你膩了,要嘛我被纏怕了,就兩種選擇,兩情相悅是不可能有的。

  「玉嫂,要打動一個人的心,為什麼會這麼難?心有所屬就不能喜歡另一個人嗎?」洪永瑡不想在自己的傷口上灑鹽,可有個人能聽自己的心事,嘴就無法停止傾訴。「我不在意他跟多少人有段情,但為何唯獨不給我好臉色?我就真的這麼惹他討厭?」

  聽起來就像是色鬼踐踏小獅子的尊嚴,玩弄了他的感情,可是她其實清楚,色鬼不是害怕被打動,是怕毀了小獅子的未來,那不是為誰好的推託之詞,永瑡本不該留戀於無心的人。

  「因為……人的心只有一顆。」玉嫂感到抱歉地露出苦笑。

  以為自己無意間傷到玉嫂的洪永瑡不再多說。「我今天來是因為大哥有飯局,問我要不要一塊去,大嫂有要去嗎?」

  「這我倒沒聽說,可能邀約來得突然,不過既然我沒事,去吃頓好料也不錯。」玉嫂轉過身,打算回臥室。「偶爾也該跟他一塊出門,壓壓不好的風聲。」

  「說得也是。」

  這場飯局過後,玉嫂似乎開始對洪獅跟以往不太一樣,會要他陪,一塊逛街買東西,樂得洪獅以為他終於贏得美人芳心,或是她明瞭彼此的利害關係,女人終究是要依靠男人享福的,會怕新歡搶位置的話就好。

  洪家大宅的主臥室裡,洪獅躺在美人的大腿上,愜意地享受兩人靜謐的時光。

  「小玉,我好久沒聽妳彈琴了。」洪獅的眼角瞄到房間角落的鋼琴,懷念地小聲地說著。

  「呵呵,很久沒彈了,可能會走音。」

  「沒事,我一個大老粗聽不出什麼鬼,就只是想看妳彈琴的樣子。」

  玉嫂垂眼瞅著囚了她二十幾年的男人,好似從沒好好地看過他,當年的怒目有了刻痕,變得親近許多。「永義,你不嫌棄,我就隨便彈了。」

  「好、好、好。」他立刻爬起身,方便玉嫂起身走到擺琴的位置,瞧她拉開座椅,調整椅子高度後掀開琴蓋,手指壓在白鍵上,發出悅耳的單音後,接著開始彈起他熟悉的樂曲。

  房子裡的人訝異從主臥室傳出的悠揚琴聲,幫傭面面相覷,他們都以為那架鋼琴是裝飾,沒想到有人會彈。

  彈到段落時,玉嫂停了下來,想起什麼似地轉頭說道。「聽說張董事的女兒也滿會彈琴的,下回邀她來家裡做客?」

  洪永義點頭應許了她的提議,懷起各自的心思。



✚ 待續 

  上一回        ▶下一回

是否該改名成:純情獅子花心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235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BL|耽美|輕浮的獅子

留言共 2 篇留言

維尼熊
純情獅子花心鬼大中笑點XDD

09-21 22:38

✚悅 洸
我覺得我取得超好的0U001-06 01:32
維尼熊
顧著笑忘了挑毛病XD

"洪永瑡望向玉嫂,臉上綻放不出合宜的燦笑"
這句看起來覺得怪
再加上後半段的"他的笑容看在玉嫂眼裡,是多麼直率的表示"
或許是我誤會但是不是應該寫作
"臉上綻放(出)(不)合宜的燦笑"呢?

09-21 22: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igyueg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輕浮的獅子_10... 後一篇:【BL】輕浮的獅子_1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xx369963大家
長篇愛情成長小說《青藍冰水》更新至第28章囉!歡迎來看看~ヽ(✿゚▽゚)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