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番外:如果是童話就好了(下)

作者:夜梓的臨殃│2020-06-16 21:23:48│巴幣:83│人氣:498
【前情提要】:

  『不會,就算妳化成泡沫、花、粉塵,我閻墨都會想盡辦法把妳變回原先的妳,如果沒辦法,我願用我一生來陪伴那樣的妳,畢竟莎就是莎,不管妳怎麼樣了,妳還是我摯愛的莎緋兒。』

  雖然表面看似祥和,可現實永遠與說出來的不一樣,莎拉與勞倫特堅決不放,可其他分家成員呢?他們花錢在這個「廢子」上,有什麼好處?家族的組成是因為利益,現在出現了降低利益的副產品,還為家族帶來不必要的紛爭、損傷,要不是她的父母努力爭取她所活下來的機會,才讓她不被放棄的活到現在,也才有現在的莎緋兒夏芙月思,她真是一枚確確實實的「孽子」。


【正文開始▼】


  六月的雷雨,傾雨而落,永無止境的下個不停,這讓恆溫的病房降到極度,此刻的莎緋兒披著黑色外套,手環胸,趴在冰冷塑膠桌上,頭微仰,一斜,單眼看著窗外的墜雨,以及阿柏勒。

  黃花因季節開滿整樹,卻因雨的拍打,墜落一地,如黃金大道,可這樣的美沒入莎緋兒的眼裡,反而為花哭泣。

  她彷彿就是那些花,禁不起一點外力,讓她內心又多許哀愁與寂寞。心臟的刺痛感,使她喘不過氣而緊閉雙眼,露出痛苦,可想念的人沒因自己的呼喊出現,最後她不停仰頭低頭,眼神直射窗外,想用這動作逃避景色帶來的情,希求看到那一遍晴,然而雨無應她的願望,繼續吞噬大地,少許素雲,在它的狂妄下,被烏雲逐漸消滅。

  心情五味雜陳,她猛然抬起了頭,拿起放在後面撐住身體的白色枕頭,用僅有的力氣往潔淨的牆上砸,眼淚如外面的雨同步的從眼眶流落,滴在灰白的被套,深色的色塊,再此刻顯的突出,也為空間帶來新的顏色。

  她受不了了,想離開這無情的病房成為夢想,拔去輔助器她就自由了,她看著插在手臂上的針,將放在矮櫃上桌鏡翻轉,鏡子反射面上的呼吸器,看著自己臉上的蒼白與無神,頭髮長期未梳剪雜亂,讓她有種這人不是自己的幻覺,這想法讓她的雙眼吐露害怕,呼吸也相對急促許多,她默默拉起針後的輸管,想要拔去。

  正當她要做了時侯,一位女子從大門走了進來,她沒有阻止莎緋兒,反而像是故友般的打招呼「好久不見,莎緋兒。」

  莎緋兒對這位不速之客感到絲毫不屑,但沒吐露在言語中,輕緩的開口說「許久不見,妳是來看笑話的,還是來阻止我的,他請的?」

  女子並未她一語而生氣,而是抿一笑,走的她身旁,自動的坐下,不管莎緋兒眼神帶來的死亡,自顧自的聊起來:「他?沒有,是我自己來的,要說的話是我家那隻要求的,他並非知道我來了。」手掌貼著下巴,眼睛如貓尖銳,像似從她身上翻出什麼,莎緋兒哽咽了,她腦子瞬間空白,女子知道狀況,從隨身包拿出一瓶透明罐子,瓶中液體透出粉與紫的光彩,非常夢幻。

  女子將它在莎緋兒面前晃一晃,並用春風吹拂說「妳知道這是什麼吧?小美人魚始終回到天的身邊,妳呢?她可被世原諒,妳呢?我聽了小美人魚數千遍,但更想聽妳的,妳願意講講嗎?作為代價,我把它給妳。」

  莎緋兒沒有為這些問題感到憤怒,而是拿起旁邊的水杯,喝了口水,潤潤乾燥的喉嚨,開口說道:「妳不是都知道了嗎?算了,這故事很長,不要嫌棄囉。」莎緋兒講故事不是為了那瓶藥,而是想要與人聊天、講故事,有人陪伴孤獨的她而已。

  

  在我還未出生時,醫生與親戚就告知我父母,不要因為感情、不要因為不忍,把我繼續留在母親的肚子裡,原因是在我還是胚胎,母親就被拉去做羊膜穿刺,以及超音波檢查,就發現我身上DNA排列錯亂,有許多未知的隱性,可能在未來身上出現許多問題和疾病,例如心臟病、眼睛異狀、血液組織、骨骼可能提早老化,或者罕見難以醫治的疾病......

  當母親最後選擇把我留下,就是錯誤的選擇,在我成長這段路程,一一對應當時那些人的話語,隨身體的拉長,手腳逐漸不受控制,常常癱軟、無法站立;外表越來越淡化,髮色從一出生的灰金淡化成全白,連眼睛也是從寶石藍色變成銀白,且視力因老化速度過快,飛快的快要失去它原本的功能;骨骼今日每動一下都是折磨的痛苦到流淚,可以說是完全不能動,肌肉與神經早已失去正常。

  藥物入口的苦澀,那一絲味道充斥舌尖,嘔吐感充滿整個喉嚨與胃,但不能將它排除,只能強忍度過,以及後續多重物理治療,針頭大大小小打在手臂,麻醉從吃到打,輕到重,身體逐漸對於麻醉產生抵抗力,讓她身心麻痺於此,雖然無法看到、感受到手術刀在身上劃開,但看到之後的痕跡,有哪個女生又能接受。

  每想到這些,我就不禁開始懷疑閻墨和爸爸媽媽都在欺騙自己,將自己關在謊言之中,不停的安慰與關心,這些都是虛假的假象吧......哪家父母能夠接受有個高額,以及難看的女兒,每個父母在這世都希望兒女平安與健康吧?

  畢竟戰爭世界物資缺乏了,更何況是要藥材合成的藥物,這早已不是世界經濟的主流,究竟是如何接受這般殘破不堪的自己?為何不直接拋棄自己?當初明知道結果,為何不要直接將她拿掉,她也可以不用接受世界的目光與排擠?還有他的到來與關心只不過憐憫自己吧?他明明可找尋更好的『她』,為何把那個那個『她』給了自己,自己明明早就沒東西再給予他了,對吧?

  小美人魚與王子相遇,他們很歡樂的度過每一天,小美人魚以為王子會像現在一樣,愛她,不會離她而去,但小美人魚錯了,他國公主到來時,她的幻想當場破滅,她的真心抵不過一場戲,他拋棄她、尋找她、與她相隨,到老,我相信他們只不過是沒找到那個『她』,當『她』的出現我就可以成為小美人魚了吧?或者我去尋找那個『她』......

  莎緋兒用外套袖口抹去淚水,外面的雨繼續悉悉窣窣拍打著窗戶,像是嚇斥她的想法,她哽哽對女子說:「我始終還是不明瞭我為何的出生?為什麼要讓我活下來呢?為何主選擇我這無辜的靈魂,讓我生不如死。我真的.....真的...真的很痛、很難受、很...冷,這裡真的很冷...對不起」

  崩潰的心靈在講什麼也沒用,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是最好的選擇,女子將瓶子放在櫃子上,默默的離開房間,她知道莎緋兒的心思與大腦都早已猜到她到來的目的。

  在門關上時,有一語傳入她耳:「時間到了,該醒了...」那聲音如風快與溫和,暖了些冰下的那顆心。

  

  閻墨看著剛疾病發作完,臉上還帶著氧氣罩與身上眾多醫療管線,陷入久久昏迷的莎緋兒,心底掀起一陣難以言喻的痛苦,不停攻擊著他的內心,可他最後雙眼堅定,語氣認真的向其他人表達自己的決定,只是事實就擺在眼前,無話可說,束手無策了,這些抉擇只不過是讓她更加痛苦而已。

  「......」

  閻墨沒有再多說些什麼,他只是拿起濕毛巾,輕輕擦拭莎緋兒臉上的汗水,完全無視掉那群人的存在,其他人眼看閻墨是心意已決,不再聽勸,只好默默的轉身離開病房,留下閻墨和莎緋兒獨處。

  閻墨悄悄將毛巾從莎緋兒頰邊移開,沉默地起身,離開病床邊,走到梳洗室,打開水龍頭,流出的水淌過指尖,清澈的水流漩渦狀地沒入排水孔。

  水很冷,沿著手臂滲入皮肉下,他面無表情地狠狠按下水龍頭,絞緊毛巾,多餘的冷意滴下,似乎這樣就能驅散些寒意。他又將毛巾攤平,掛上洗手台的邊緣後,轉身走回那人的身側,垂下眼眸看著她難受的神情,情不自禁伸手輕輕撫平她眉間的皺褶,隨後手指滑到她慘白的臉龐邊,停止。

  眉宇在一瞬間蹙起,無助的不自信佔據心神,閻墨無力的坐下,雙手互相緊握,頭緩緩垂下,埋在手腕之間,忽然一個冰涼的手掌握住閻墨的手腕,閻墨抬起頭,發現莎緋兒側著頭望向他,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閻墨趕緊收起手,試圖將適才自己的脆弱掩飾為無形,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怎麼醒來了?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莎緋兒搖搖頭,微微張開口想要講些什麼,但又說不出口的閉上嘴,眼神低垂的沉默一陣,才真正的開口「好累.....」

  「累了就好好休息。」

  「已經休息很久了......」莎緋兒虛弱的小聲說著說著,嘴角微微顫抖,透過光線的照射,她的眼裡依稀泛著淚光,感覺的出來她已經為此壓抑一陣子了。

  「沒關係,不怪妳,妳繼續休息沒關係。」閻墨彎下身緊緊抱住莎緋兒,語氣充滿溫柔的安撫、心痛與痛恨,他知道莎緋兒健康到谷底的背後,一切緣由的真相,任何都是他們的手段與企圖,可恨和無心交織的他們所害!可結果是這樣,又何能改變呢?

  其實閻墨的內心也非常掙扎,他了解莎緋兒的痛苦,他一直都知曉他的伴侶內心的痛楚,很擔心她會親手結束自己,不,應該說是「害怕」。

  此時莎緋兒的淚水緩緩流落,她抓著閻墨的手臂,頭縮在閻墨胸膛中小聲啜泣,沒有人知道她究竟多麼痛苦、多麼無助、多麼不願意,只能以哭泣來作發洩,可是她卻自私的想,從未回頭看過他的內心。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他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心,只是用一層層面具包裹著,沒發覺,自己的伯樂,離的近,也離的遠。』

  

  「妳真的想好了嗎?確定不後悔。」女子平淡的問著病床上的少女,少女的面容比上次女子看到還要哀愁,但卻多了點氣色,這讓女子不假思索她這幾日的抉擇。

  少女並沒有透露她這幾天的思考,以及之前對於問題的面對心,只是從旁邊櫃子中,拿出上次的瓶子,完好無缺,內還有液體的存在,高度並未減少,可見女孩沒有喝,並僵硬的微笑遞給女子,輕和的說:「想好了,這個還妳?」

  女子冷淡的接過,早已看透面具下的少女,直白問:「妳真的沒有想說的嗎?我看妳早就有問題想問了,妳的小動作太低等了。」女孩一聽,笑了出來,她沒想到她會那麼直與硬,那她也沒什麼好掩飾的,疑惑提出問題:「妳覺得最後小美人魚是什麼死的?」

  女子沒有任何停頓,直接回答女孩問題:「跟虞姬一樣,從一而終,可是我覺得反倒多了一些愚笨,人家對愛執著,可小美人魚卻相信一見鍾情,她相信那個就是愛,是絕對的答案,但在旁人眼中,那男人不像項羽給予真愛,反而說過家家更添了幾色,同樣是魚,同樣的結果,可我覺得虞姬還是比較受人欣慰。」

  女子停頓了幾秒讓女孩緩和後,又繼續說到:「如果這是妳的決定,我不阻止,但最後的收尾,請妳自己來收。」

  說完後,女子像上次一樣,頭也不回的離開病房,只是這次她再也沒說話了。

  莎緋兒目送女子的離去後,把頭埋進被子裡,原想把自己悶死,卻徒勞無功,只好讓身體平躺在硬床上,放鬆心情,閉上眼睛,聽著心跳的伴奏,等待著遲遲未到的睡意,等著閻羅王簽下生死簿,讓黑白無常帶走她悲慘的冤魂,或者主判決她的孤獨,贈與她下半生的生存權。

  當閻墨踏入病房後,是迎來人生最大衝擊......





End。


有話想說

讀者你好,我是梓,很高興讀者能看到這裡,相信讀者一定是個堅強的人,畢竟最後的故事採用隱喻方式寫,並沒有給予讀者絕對的答案與方向,主要是想要理解讀者們對於小說的故事發展是怎樣的看法,其實梓心中有個定案,但我不希望讀者因為這個定案而改變劇情的心情與評語,所以梓希望讀者在下面留言,讓梓更能理解讀者們的觀看心情,謝謝。

也很感謝讀者的等待,這幾個禮拜因為梓的心情關係,卡的很兇,殃那邊的文稿其實都打好了,但就差梓動手了,但真的沒有方向,寫寫、改改、刪刪的,所以速度被我拉的很慢,真的很抱歉!!

最後想問讀者:你覺得莎緋兒有沒有喝下那瓶藥水?(提示:藥水是毒藥,是精神毒的一種。)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夜梓臨殃共同創作而成

預告.下次更新未定
【預計時間:未定】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部】: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二部】:(尚未有)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臨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本周日再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閻墨&莎緋兒
【上圖為 作者繪】
——————
小說作者(文):喵夜梓&臨殃
封面):九日曦 繪師
FB連結圖(繪):貓琪 繪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187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8 篇留言

一瓶樹
寫得好棒!;;;;(打扣)
應該是喝了吧......

06-16 22:12

一瓶樹
梓描寫的莎真的能感覺到她的痛苦和無助
帶入小美人魚的故事也很有感覺,我很喜歡//
你們繼續加油!我還想看到更多他們的故事//

06-16 22:16

巧巧٩(•ᴗ•)۶
期待好久更新了Σ>―(〃°ω°〃)♡→明天回飯店的時候再來看(´▽`ʃ♡ƪ)梓和殃大大等我(*´艸`*)相當期待✧*。٩(ˊᗜˋ*)و✧*

06-16 22:33

喵君
[e12]

06-16 22:40

紫星璃 Twilight
滿滿的洋蔥啊~~哭爆!
我想莎绯兒應該不會喝下那瓶藥......

06-16 23:43

翹之語&媛媛冬晴
好棒

06-17 20:4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濃濃的洋蔥,可是卻有一絲來自閻墨溫暖的清香。
雖然人生痛苦,不過沙緋兒會為了還在乎她的人而不喝藥吧。
上、下篇搭配BGM的話,會有濃烈的感受。[e16]

06-17 21:45

巧巧٩(•ᴗ•)۶
再等待我一天。゚(゚´Д`゚)゚。好想看(´°̥̥̥̥̥̥̥̥ω°̥̥̥̥̥̥̥̥`)

06-18 00: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世界的夢魘【手機版目錄】... 後一篇:我好多災多難...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cegrey大家
創作更新,也歡迎來我小屋逛逛,聊聊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