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5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第二節)

作者:和珖│2020-06-12 22:09:40│贊助:1,484│人氣:466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只有八百餘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八百年,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主角名為"莫依-洛特",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的男孩。他在森林裡與動物們成長,眼裡的世界只有這片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才領悟,原來幸福並非理所當然。同時明白了他母親的職業為"翻譯者"。

  對於世間萬物都好奇的他,長大後也追隨起了母親的腳步,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第二節)

    回到城裡。司卡見到照片更懊悔沒有去,吵著明年一定跟上,就算是偷溜出家門也要!

    時間流逝,北風停了蟬鳴、落了紅葉。冬天來了。

    大家都時間的流淌中成長,朝著各自的目標邁進。這時莫已經可以幫貝亞做簡單的謎文"粗翻"。

    年底莫又換了班級,升到原年紀應該就讀的年級。

    這回不再是被逼迫轉班,而是過去的努力用功,老師評估後給予的建議。

    本來應該是件開心事,卻讓他鬱悶了許久。無非是不能再跟薰同班了。

    不過這難過沒有多久。分班後兩人感情一點也不受影響,依然一起圖書館讀書,一起回家走到路口。

    莫到新班級,也認識了新同學。

    其中比較特別的一位,名叫維特夫迪-雷頓克爾,他正是姍妮的兄長,外貌金髮藍眼相像姍妮。但性格跟活潑的姍妮相反,趨近於羅普的安靜…古怪?

    雷頓克爾兩子維特與姍妮,受他們父親緒墨正確的教育,兩人雖貴為侯爵之子,卻一點也沒有貴族的自命清高。

    然而莫與維特認識也不是因為姍妮,而是貝亞的書,因為作者洛特這個姓氏。

    維特萬萬沒想到,自己嚮往的一位作家竟然也住在諾良島,而她的孩子還是自己同學。

    維特跟薰一樣是個讀書狂。但他並沒有特定喜好什麼書籍,任何有知識、內容的書都喜歡。他跟莫非常合得來,常常聊一些同學完全聽不懂的話。

    新班級的同學,對於莫能在短時間內跟維特混熟,覺得不可思議,紛紛認定莫肯定也是個怪人。

    莫獲得這個稱號,只感到滿滿的熟悉感。

    新年到來莫十三歲了。四月迎來金雪慶典,但今年大家忙了,沒有籌劃上山。

    這年秋末貝亞因為工作的壓力生了一場重病。

    然而這只是貝亞自己的說詞。事實上是她發現過去幾年,自己犯了一件不可挽回的錯誤。懊悔與罪惡壓得她喘不過氣。

    今年克拉八七八年,三月、七月發生了大規模的爆炸事件。每次災害範圍近半座諾良島大,將當地直接夷平,傷亡數萬。

    而爆炸地點不在諾良島,也不在瓦塔斯。分別在傑艾西南方的森林小國-蘇克爾芬,與傑艾北方的蠻族-梅北諾綠洲。

    起初三月蘇克爾芬的爆炸,貝亞原本以為只是因為隕石砸落,或是其他意外,頂多就是遭受到軍事攻擊。但七月又發生了一次,而且是同樣的爆炸、同樣的災情,更同樣都是瓦塔斯的敵國。

    貝亞透過杰米了解到,這些爆炸的確就是軍事攻擊,而且是我們瓦塔斯帝國幹的。

    最近更得知今年一月初時,淹沒傑艾西邊民族的海嘯,也是因為外海莫名爆炸所引起的。估計同樣出自於瓦塔斯之手

    最令貝亞難過的是,自己竟然是三起爆炸裡的其中一個推手,手上沾染著數萬人的血,悲憤又痛苦。

    謎文翻譯基礎三步驟,粗翻、細翻、完翻。

    而這幾年國家要求翻譯的謎文,為了保密往往都是散亂的段落,甚至只要求粗翻,頂多細翻。意思是連翻譯者都無法得知自己翻譯的內容。

    在七月梅北諾綠洲爆炸後,貝亞就懷疑起手上的謎文。

    從這一刻起,她停下了翻譯工作,開始檢視過去謎文的內容,把粗、細翻全完整翻譯,並盡可能得拼湊起來,了解其內容。再從爆炸的消息與杰米提供的資料比對,得到的結論是,完全符合。

    瓦塔斯能造出這樣的毀滅性武器,自己正是眾多翻譯者中的其中一人。

    貝亞過去就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國家,現在則變成了憎恨。

    只是…這又如何…自己早就躺進這灘混水中了。更難過的是自己離不開這灘混水。

    幾年前自己已經把一生賣給了國家,翻譯工作是無法擅自停止的…

    一邊是世界,一邊是愛人……放棄愛人也換不回世界,但放棄世界卻能保住愛人。

    貝亞突然悲傷得笑了出來,眼淚隨之流下。她對於自己這想法感到可笑。

    自己怎麼能這麼做…就算良心過得去,又怎麼對得起莫。如果他知道了,我為了他而做了壞事,那善良的他肯定會很難受。

    貝亞病了三週沒好,工作更在兩個月前就停了。這個月耶乎因為沒收到譯文,而大發雷霆。

    下次他若再沒收到,那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自從莫長大後已經好久沒哭過了。但最近又是每天以淚洗面,難以入睡。醒來時,只有無助與迷茫等待著自己。

    深夜裡,莫正在研究木雕。最近書讀累了都會動手雕個幾下。

    莫見貝亞拖著重病的身體下樓,她坐在餐桌前樣子不是很好。

   「媽…?你有好一點了嗎?怎麼不去床上好好休息?」

   「嗯。」

    貝亞心不在焉的回答,似乎在煩惱著事情。

    莫也被她的鬱悶所感染,心想自己好不容易學會了一點謎文,卻似乎沒有幫上忙。

   「媽,你是不是有事情沒告訴我?是工作上遇到什麼問題嗎?」

    貝亞無視了問題,反問「阿莫,我有件事情問你,你想清楚再回答我……如果你今天有能力,有機會能拯救千千萬萬人的性命,你會試著去做嗎?」

    媽媽少有嚴肅,莫知道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事。但…拯救千千萬萬人?這哪裡還需要考慮。

    貝亞見莫毫不猶豫點頭感到欣慰,又問「那如果這個嘗試會犧牲掉自己,甚至是自己所愛的人呢?」

    莫心想這是個嚴肅的問題,只是問題也太不嚴謹了。

   「那…我兩個都要!我要保護愛的人,也要救其他人。媽…你怎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那是什麼意思?我不懂…」

    兩個都要…兩個都要…貝亞把莫這句話咀嚼了幾回。

    貝亞沒有回答,卻露出這兩個月來首次的笑容。

    莫也沒多想,只是看到媽媽的笑容,自己也跟著開心而已。

    然而她在這笑容後,再也沒有笑過了。

    幾天後,貝亞問了莫「媽媽過幾天要到傑艾大陸去。什麼時候會回來不知道,我只知道很久不會再回來這裡了。你想一起來嗎?」

   「…??我們要搬家嗎!?為什麼這麼突然?」

   「沒有要搬家,只是媽媽要到傑艾去工作。你想跟媽媽一起去嗎?」

    莫陷入天人交戰。他喜歡諾良島,喜歡這裡的人事物,喜歡這裡的一切。不想要離開他們,離開薰…

   「媽…你一定要去嗎?可是我很喜歡這裡,我不想離開。」

   「我是一定要去。但你可以選擇留在這裡。」

   「嗯…那是什麼樣的工作一定要你去?我們不是已經在這裡住了十幾年了嗎?怎麼突然就說…」

   「聽著,我必須去處理很重要的事情。以後有機會我會告訴你,但不是現在。」

   「既然是這麼重要的事情,那…更應該要現在告訴我才對阿!也許我還能幫上忙…」

    莫的追問讓貝亞覺得不耐煩。

   「…這件事我現在跟你說,你也不會懂。而且我沒有強迫你要跟來,你可以選擇留在…」

    莫拉高分貝拒絕「我不要!我不要走…也不要你走…拜託…」

    從莫有記憶以來就是這個家、這塊土地,還有唯一的親人。也好不容易在這裡認識了那麼多人。然而現在突然說走就走。他無法接受,無法選擇自己該失去什麼。

    貝亞備感壓力,左右兩難。她只要見到這孩子就會心軟,更深怕自己的決心會動搖。

   「我就說了,不行!」

    貝亞難得生氣大吼。但她很快就後悔了,因為莫也跟自己一樣倔強得很。

   「那我也不要!!」

    莫被罵得委屈,氣得衝進房間把房門鎖上。

    這一鎖就是一整天,不但沒去上學也不吃東西。除了上廁所喝水以外,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想以賭氣挽回貝亞的決定。

    貝亞再怎麼溫柔勸說,甚至更凶狠的罵也沒用。只要自己不答應他,不要離開諾良島,他就算餓死也不開門。

    一天又過去了。

    貝亞真怕他餓壞身體,煮了飯菜放在他房門口就上樓去了。

    隔天下來看,飯菜有被吃了點。但也就一點。

    這天傍晚薰也來了。莫三天沒去學校她很擔心。

    貝亞向薰簡單說明事情經過,希望她能讓莫投降。

    薰雖然也不捨貝亞離開諾良島,但她清楚貝亞對莫的疼愛,更成熟得知道貝亞要離開,肯定也是不得已的。

    莫跟薰一開始還能對話。但當莫知道薰是要來勸降的之後,就連她也不理會了。

    莫已經鐵了心要戰到最後一刻,連薰都束手無策。

    貝亞唯一慶幸的是,每天放在房門口的食物他都有吃一些。

    又三天過去,到了貝亞要離開的當天。

   「阿莫…媽媽等一下就要出發了。我留了錢在桌上……」

   「我不要!我不要聽…你走開!」

    莫在房間裡大吼大叫,就是不聽貝亞說話。

    貝亞試了無數次想好好對話,但依舊只能聽著自己孩子的哭喊。讓她不捨又難過。

    難過的是自己無法給他一個平凡的童年,明明努力了那麼多年…如今已不可能實現。自己要是離開了,他一個十三歲的孩子就必須靠自己生活。

    貝亞抬頭看了看時鐘。這幾年來他被迫趕快長大,笑容越來越少。自己總是安慰得想或許長大的孩子都是如此吧。真希望能再看他一眼…

    她又看了一次時鐘。最後貝亞只能在莫的房門前留下遺憾與淚珠,離開了。

    莫躲在棉被裡逃避一切,一直到家裡變得異常安靜,使他不安得走出房門。

   「…媽…你在哪?」

    他不斷呼喊,到樓上、到廚房、到後院…最後在貝亞的書桌上發現了一袋錢。這才驚覺媽媽不是要騙自己出去的,而是真的離開了。

    什麼叫難過,莫此刻領悟了世間最難過的事。

    當唯一的親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而自己不但沒有好好的道別,還說了許多傷人的話。

    更痛的是,這些都不是真正的心裡話。真正的…就只是想要她留下來而已。

    莫痛哭衝出家門,沿路狂奔想追上。

    然而連城的影子都還沒看到,才剛下山就跌了一跤,把腳給扭傷了。痛得他抱著腳哀嚎。

    只不過這疼痛很快又被心痛給蓋過。他馬上爬了起來,拖著一跛一跛的腳繼續往城裡去。

    腳很痛,心更痛。

    莫滿腦子的悲傷將理智給淹沒。當他拖著傷腳到城門前時,天也已經黑了。

    他忽然清醒。船肯定早就出海了…她已經走了。而且連她去了傑艾的哪裡都不知道…早知是如此,自己絕對不會這樣賭氣,至少會把話好好說清楚。即便是去或是留…

    莫這幾天都沒睡好,飯也沒好好吃,加上痛得要死的腳。他力氣耗盡、情緒一平復,疲勞湧上差點就倒在路邊。

    回家吧…

    莫撐起身體,回身再拖著傷腳往家裡去。

    走沒多遠,薰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莫一聽就知道她今天又來找自己了…

   「莫你的腳…都腫起來了。你別在走了,別再走了!!」

   「我才沒事,這只是扭傷而已。」

    對於薰的怒吼,莫連回頭瞧一眼也沒有,自顧自的繼續走。

    莫突然覺得手一沉。他轉頭一看是薰抓住了自己的手。

   「相信我…就算只是扭傷,你如果再傷到它,嚴重了你的腳可能永遠都好不了。」

    身為小醫生的她,加上平常從不騙人的個性,從她口中說出來特別有說服力。

   「那…我該怎麼辦…?」

   「你先坐著別動,讓我想想……好吧,就這樣。」

    薰從書包拿出幾枝筆後,又解下她腦後方的紅緞帶,放下她美麗的深藍色長髮。

    莫一看就知道她想幹嘛。

   「不可以!那是你很重要的東西…怎麼可以…」

   「它對我來說雖然很重要,可是你更……總之只是綁著而已。」

    莫乖乖坐在地上,讓薰用她珍貴的紅緞帶與鉛筆固定自己的腳踝。防止再次傷到韌帶。

    莫盯著薰認真的模樣不能自拔。因為她好美。除了美麗的外表,更有一顆美麗的心…

   「你踩看看吧。」

    莫回了神,走了兩步「嗯…很牢固…」

    回頭見到薰的微笑,自己突然很難過。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啊!?你怎麼哭了…是我綁得太緊很痛嗎?」

    莫搖頭,用力抿著脣,擦著淚流不止的眼睛。這天他所流下的淚珠,恐怕比現在天上的星星還多。

    一個月過去,貝亞還沒有回來,連信也沒有寄回家。

    莫的眼淚沒有白流,經過這一事他成長了許多。

    前幾天大灰從狼群的口中逃出,卻也失去了一條腿,跟現在的自己有點像。

    莫請薰幫牠包紮,只是下次再去見牠時,大灰已經奄奄一息。

    沒多久後,牠的軀體變得冰冷、開始僵硬。小灰甚至不知道牠已經死了,以為牠是睡著了還守著牠。

    莫不理會小灰的反抗,抓出大灰的遺體,挖了個坑將大灰埋了。否則遺體長蟲會汙染牠的窩,影響到小灰。

    自己即便難過,卻也流不出一滴眼淚。反倒是薰哭得悽慘,第一次見她哭得那麼傷心。

    還好在莫的安慰下,薰好了很多。

    這個月薰不但用繃帶與木棒,重新固定了莫的腳踝,更每天幫他換藥。

    只是莫的腳踝腫了將近兩倍大,非常嚴重,又一個月過去了也還沒好。

    莫慶幸當初有聽薰的話。不然硬是拖著傷腿爬上山,恐怕以後真的就要少條腿了。

    第三個月莫的腳傷有了好轉的跡象。但貝亞依然沒有回來,甚至連她的信也沒收到。

    生活又恢復到最初,只是少了一個親人。

    莫省吃儉用,貝亞留下的錢夠用好幾年。但莫倒希望她留下來的錢越少越好,因為這樣就代表著她會越快回來。

    (第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144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沉莫|和珖|南方金雪

留言共 9 篇留言

和珖
這一節讀完鼻子會酸酸的,但我自己非常喜歡。

06-12 22:14

陽元
好難過喔....小灰死掉了[e36] 原來貝亞這些年都被國家利用,最後連帶上莫都沒辦法。另外薰對莫也好好,有點感動。嗚嗚嗚這章怎麼處處都難過。

06-12 22:33

和珖
是大灰啦!食物鏈底下,動物就只有狩獵與被狩獵。大灰這生有了小灰與小小灰,還有莫、薰這兩個朋友,已經很幸福了。
貝亞的遭越真令人同情。而莫就是倔強,但後悔為時已晚。
薰跟莫真是可愛的一對小戀人。
謝謝陽元的閱讀與留言。06-12 22:45
HAC
已哭[e13]

06-12 23:23

和珖
謝謝HAC的閱讀,還有你的眼淚[e1]06-12 23:3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好難過...同樣的謎文,可以造福社會,可是國家卻拿來殺害更多生命。
無意間成為戰爭兇手之一的貝亞肯定很難受...

06-13 13:16

和珖
科技用來造福社會,卻也幫助人類製造了,互相傷害的武器。歷史經歷過太多了...
或許貝亞永遠不要發覺,對她與莫來說更是幸福。
謝謝愛茵的閱讀與留言。06-13 13:2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媽媽還在的時候卻賭氣不肯與她見面的莫,等貝亞出遠門才知道已經來不及了,要是多陪她說說話或做道別就好了。(´;ω;`)

06-13 13:18

和珖
見莫的反應,便知道他有多懊悔、多難過。這份心傷恐怕要跟著他一陣子了。06-13 13:25
和珖
謝謝愛茵的眼淚[e1]06-13 13:3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幸好還有薰的陪伴,莫在這些事件中成長不少,而且願意安撫薰的他,感覺變得更可靠了。(´ω `)

06-13 13:20

和珖
魯約離開了,貝亞隨後也走了。他們倆皆與至親分離。
我想他們很能體會彼此的不捨,將來肯定會相互扶持,成為了彼此的精神依靠。06-13 13:31
小馬
貝亞為了挽救幾萬人的生命,丟下最愛的兒子莫,莫也從離別的痛苦中成長,和薰互相扶持,真不簡單哦~

06-13 22:42

和珖
老實說已經不能算挽救了.....只能是贖罪。
雖說不知者無過,但貝亞卻無法原諒自己。寧願丟下疼愛的孩子,去尋找救贖。
莫與母親分離雖然悲傷,卻是一個很好的成長契機。也幸好還有薰的陪伴,他才不會太孤單。
謝謝小馬的閱讀與留言。06-13 23:15
靈魂畫家
看了和珖大大推薦的追憶篇被虐了一次,現在看和珖大大的小說又被虐了一次[e3]

06-14 14:07

和珖
靈魂真的是我的好讀者,好感動QQ
"追憶篇"其實還有後續,是"星霜篇"。我個人認為更虐,也更沉重。但我也更喜歡。
我是個喜歡被虐心的人,也喜歡把這樣的感受傳遞出去。
謝謝靈魂的閱讀與留言,還有眼淚。06-14 14:17
戒子
經過淚水的洗滌
莫也該會有所成長吧[e36]

06-14 14:57

和珖
不管是誰,每一次的流淚,都是一次成長。一次比一次還要堅強。
謝謝戒子的閱讀與留言,還有眼淚。06-14 14: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5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thy2007ALL
大家好,有新小說了哦...Devils2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