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3-2節 贖罪

作者:眼鏡WA│2020-06-10 20:44:16│贊助:12│人氣:101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3-2節 贖罪

在山中住了幾天,我們重新與艾莉卡會合上路,出發前艾莉卡向我們提醒附近村莊有傳染病橫行,要小心注意。

薇爾一聽到附近有傳染病,馬上跳出來向艾莉卡要求。

「艾莉卡,可以讓我繞路去醫治村民,過幾天再跟妳們會合嗎?」

「不行。」

聽到艾莉卡迅速地拒絕,薇爾滿臉錯愕,她忍住即將爆發的情緒,力圖冷靜地問道。

「我這條命是妳們救出來的,我會尊重妳的決定,但、但是能告訴我為什麼不能去嗎?」

見到薇爾雙手握拳不停顫抖,艾莉卡揮手要她冷靜並開口說明。

「理由太多了。第一,我會提醒附近有傳染病,就是希望避免成員中有人染病,因此我不可能同意讓妳去。第二,妳可是歐洲知名的聖女,眾人的朝聖對象,妳一進入村莊大家馬上就會認出妳,逮捕妳,妳根本無法進行治療。第三,就算妳真得平安進入村莊,妳要用甚麼方式治療?使用藥草是異教的行為,妳也無法光明正大使用神蹟吧?」

面對艾莉卡的質疑,薇爾毫不退縮,一一給予反駁。

「第一,只要有我的神蹟在,我就不會得病,也不會放任大家互相傳染。第二,我只要喬裝成男性醫生,戴上鳥嘴面具,根本不會被人認出來。第三,我可以在檢查病人症狀時,偷偷施予神蹟,減緩他們的病徵,讓他們在日後自然痊癒,如此一來我就不會輕易被人發現我的真實身份。」

看來艾莉卡設想的情況,薇爾早就已思考過解決方案,只是艾莉卡仍不滿意,開口繼續提問。

「治療傳染病可不是醫治一兩個人而已,妳能確定妳的神蹟不會暴走嗎?」

「這、這……只要不持有聖石的話……。」

「但是不持有聖石的話,妳能醫治多少人?」

薇爾被艾莉卡問到說不出話來,她難過地低下頭,為了自己的無力懊悔,在我看不下去想要幫助薇爾之際,菲莉絲從旁探出頭,向艾莉卡說道。

「假、假如我也陪薇爾姊去,並幫忙治療,她的力量就不會暴走了吧?」

聽見菲莉絲的提議,艾莉卡還沒開口,薇爾就搶先說。

「不行!」

「為、為什麼不行,難道薇爾姊討厭我嗎……因為父親的緣故……。」

被薇爾拒絕的菲莉絲,露出難過自責的表情,拖著沉重的腳步準備離開,薇爾見狀瞬間慌了手腳,趕緊蹲下拉住菲莉絲說。

「我怎麼可能討厭妳,只是擔心妳被我連累罷了。」

「連累?難道薇爾姊妳又覺得被抓也無所謂嗎?」

「不,我已經不想再被捕了。若被捕我就無法贖罪,但就算我再怎麼小心,還是會有萬一,所以我不希望妳被捲入其中。」

艾莉卡聽到薇爾知道有被捕的可能,忍不住搖頭抱怨。

「唉,經過那麼多次妳還認為我們會放棄妳嗎?妳只要現身於眾人面前,對我們就是風險,更何況還要醫治他人,所以我才不想要妳去啊……。」

「但是我非贖罪不可,不然我就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

「我沒有要妨礙妳贖罪,只是這裡離弗斯堡太近,難道不能離遠點再說嗎?」

「難道救人還得分時間跟地點嗎?」

不論艾莉卡怎麼說,薇爾就是不退讓,拼命地想說服艾莉卡同意,艾莉卡不悅的神情明顯地擺在臉上,再繼續僵持下去,何時起衝突都不意外。

面對這股一觸即發的氣氛,布里雅從旁亂入,她彎腰將燦爛的笑臉介入兩人的視線之間,企圖化解兩人之間的緊張情緒。

「不要那麼嚴肅嘛!艾莉卡,我覺得讓薇爾去也沒關係,我跟布里雅和艾文會負責打扮到沒人能認出她的。」

「怎麼可能沒關係!」

「艾莉卡,妳就答應薇爾吧,她若懂得退讓,就不會成為女巫了。」

「怎麼連雅莉珊卓也支持她……唉。」

聽到眾人都站在薇爾那邊,艾莉卡忍不住抱頭嘆氣。

我身為讓薇爾堅持贖罪的罪魁禍首,也向前跟艾莉卡請願。

「艾莉卡,就算妳拒絕,薇爾最終還是會去救人,既然如此還不如讓我與菲莉絲陪薇爾過去,有我跟菲莉絲在,薇爾的能力就不會暴走,若被發現的話,以菲莉絲的魔法也能迅速逃離追捕。」

薇爾見到大家都為她說話,眼神透露出更進一步的決心。

「艾莉卡,我知道我很任性,但是利用我的神蹟醫治世人是我活在世上唯一的意義,不過我也不想連累我珍視的人跟一直幫助我的妳們……。」

薇爾說到一半,突然抽出綁在大腿上的護身小刀,掄起散落身後的秀麗長髮,刷一聲,一絲絲的金色髮絲隨風飄揚落地。

「我想這樣就沒人能認出我了,妳能讓我去嗎?」

面對薇爾的驚人舉動,眾人皆瞪大雙眼不可置信,艾莉卡放棄繼續爭論,她全身放鬆癱坐在椅子上,無力地說道。

「妳都表現出決心,我怎麼可能拒絕,就照少年的安排行動吧!布里雅妳們也要負責幫她好好喬裝,最後我要妳保證一件事,一定要平安回來,懂嗎?」

經過一番努力,艾莉卡終於同意讓薇爾履行她的誓言,我們花了一個上午喬裝打扮成中世紀的鳥嘴醫生後,火速前往傳染病肆虐的農村。

我們一接近村子便發現該處死氣沉沉,有名村人守在村莊入口,那人見我們靠近急忙上前阻止我們。

「對不起,請問你們是……醫生嗎?」

「沒錯,我聽說村子裡有傳染病便急忙趕過來,請問病人們在哪裡?」

「終、終於有醫生肯過來了,病人都集中在集會所裡,我馬上帶你們過去。」

聽到村人的回覆,薇爾感到有些疑惑,刻意壓沉聲音詢問。

「病人不是應該收容在教堂或是教堂旁的教會醫院嗎?」

「原、原來你們沒聽說嗎?難怪敢來我們的村子。」

村人表情有異,欲言又止,我持續追問,他才不情願地開口。

「前陣子,弗斯堡的惡魔披著紅色斗篷來到村中,他隨手扔出一顆火球,教堂瞬間陷入熊熊火海,教堂裡的神職人員來不及逃生全數死亡,傳染病隨即發生,這一連串的事件根本是惡魔的詛咒啊!醫生,你不會聽到事實就想離開了吧!」

弗、弗斯堡的惡魔?

聽到村人提及弗斯堡的惡魔,薇爾轉頭看向我,菲莉絲更在我的大腿上捏了一把,該不會妳們認真覺得是我幹的吧?

我才不會隨意縱火,不要什麼壞事都賴在我的身上!

不過話說回來,假如該名村人所言正確,代表有名會使用火焰魔法的人在村中四處破壞,也就是說這個時代並不只匡異會跟The Witches的人會使用魔法?

沒想到意外地在這座小村莊得到有關魔法的線索。

我不理會薇爾與菲莉絲刺痛的視線,前往安撫村人,請他帶我們前往集會所。

在前往集會所的路上,有座被燒至焦黑幾近全倒的建築,內部散落著碳化的碎木,還有一支斷裂的十字架倒插在火災現場,想必這就是那座被惡魔襲擊的教堂,一旁還擺著來不及處理的屍體,傳來陣陣惡臭,難怪會發生傳染病。

見到眼前的慘況,我不禁握緊拳頭。

魔法應要拿來增添人類福祉,創造社會進步,怎麼可以拿來破壞民眾生活,傷害他人性命。

我愈想愈生氣,恨不得想馬上將肇事者找出來狠狠地揍他一頓。

不過眼前不容許我有任何奇異的舉動,我跟著村人繼續往前來到集會所前,村人一帶我們到達目的地,就匆匆地逃離現場,我們只好自行進入集會所。

我們一踏入集會所就看到許多人一臉痛苦地躺在地上,不斷傳出哀號聲,讓人不禁感到一陣惡寒。

薇爾見到病人眾多馬上展開行動,她假裝為病人做檢查、放血,實際上偷偷使用神蹟進行治療,我也有樣學樣,並由充當助手的菲莉絲偷偷為病人施加治癒魔法。

我們用此策略治療在集會所內的數十位病患,就在快檢查到最後一位病患時,突然有人朝我們走了過來。

「醫、醫生,您是主派來拯救我們的吧!我原本痛苦的要死,但是經您醫治後我竟然馬上就能走動,這根本就是神蹟!」

「沒錯,跟弗斯堡的假聖女不同,經過您的治療,我瞬間覺得神清氣爽,感謝主沒有放棄我們。」

針對主與我們的讚嘆聲在集會所裡此起彼落的響起,未染病的村人們聽見聲音後也朝集會所聚集,一同感嘆我們創造的奇蹟。

眼見人潮越來越多,若再不離開可能會有被發現的風險,我們隨意地向村人們打完招呼,就迅速離開村莊,一出村莊門口,更利用菲莉絲的魔法加速離去。

很快地我們就遠離農村,隱身於山林之中,一停下來,菲莉絲就忍不住氣憤之情,開口抱怨。

「哼,明明治療的人都一樣,也都能痊癒,我們戴上面具就能得到讚歎,沒有面具時就被稱作假聖女,這算什麼嘛!」

面對菲莉絲的抱怨,薇爾只能苦笑地勸說。

「菲莉絲,我們與普通人不同,擁有奇特的力量,雖然以前大家把我們當成聖女般尊敬,但這也是畏懼我們力量的表現,當他們認識到我們的力量會造成危險時,會懼怕並排斥我們也是正常的。」

「哼,既然如此排斥我們,那乾脆就不要治療她們。」

菲莉絲生氣地雙手抱胸直跺腳,看見她賭氣的模樣,薇爾不禁苦笑,耐著心地對她解釋。

「菲莉絲,我救助醫治他人,不只是為了贖罪,也不是為了神,更不是為了他人的評價與回報,而是我想要這麼做;我想讓人遠離病痛,能看到人們不再因病魔所苦,我就心滿意足了。」

聽到薇爾的解釋,菲莉絲歪著頭露出難以接受的表情。

「雖然薇爾姊這麼說,但妳聽到村人提到假聖女時,滿臉痛苦,根本不是不在意的表情。」

「因為我也是人吶!別人給我好評時會高興,不諒解自己時會難過,但無論如何我都會堅持這條贖罪之路,菲莉絲,今天有位很討厭的人倒在妳的面前,妳會因此不去救他嗎?」

「……不、不會,可是這樣的話,到底誰要來醫治薇爾姊受傷的心。」

菲莉絲的問題,我的心中早有答案,馬上接著回答。

「就由菲莉絲跟我,還有The Witches的大家,在薇爾回來時給她滿滿的笑容,一同歡笑,這樣不就能稍稍治癒薇爾的心了嗎?」

我自以為給出了個好解答,得意洋洋地看向薇爾,沒想到薇爾竟然搖搖頭,嚴峻地拒絕我的提案。

「不可以,假如我快樂地活著,怎麼算是贖罪,怎麼對得起因我而死,家庭受到重大變故的人們。」

我可以理解薇爾的想法,但無法接受她將自己逼入痛苦的深淵,她若繼續壓抑自己的情感,默默承受內心的痛苦,她的心遲早會撐不下去。

我不想看到薇爾在未來的某天崩潰,我絞盡腦汁想說服薇爾走出思想的窠臼。

「薇爾,若妳快樂地活著,或許對不起妳傷害過的人們,但若妳因心情鬱悶倒下,無法救助更多人,那不是更對不起他們嗎?」

「這、這根本是歪理。」

「這不是歪理,妳想想一名心裡受傷的人,要怎麼治好他人的傷痛呢?」

「薇爾姊我想到了,以後遇到類似的狀況妳都想成是僕人的錯,這樣心情就會輕鬆一點吧!」

菲莉絲靈光一閃,興奮地向薇爾提議,我嘗試反駁,沒想到菲莉絲竟然對我說。

「僕人你本來就是招來厄運的惡魔,所以只要發生什麼壞事一定是你的錯,無庸置疑。」

聽見菲莉絲的說明,薇爾十分認同地點頭說道。

「菲莉絲說的很有道理,以後我就把所有的錯都推給樂耀吧!」

「咦!連薇爾都這麼說。我真得是招人厄運的惡魔嗎?」

見到我的著急神情,薇爾原本冰冷又嚴肅的表情逐漸地瓦解,露出從沒見過的開朗笑容。

「我是開玩笑的,樂耀的表情那麼多變化,真得挺有趣的。」

開玩笑?薇爾竟然有心情開玩笑?

面對我的驚嘆,薇爾雙頰泛紅,略帶不滿地說。

「幹嘛那麼驚訝,不就是你要我放鬆一點的嗎?你說的沒錯,若自己的心靈不健康,我要如何去醫治他人?我要用什麼立場去要求菲莉絲開心地過生活呢?」

「沒錯,薇爾姊之前還敢跟我說要堅強的活下去呢!」

薇爾聽到菲莉絲的話後,五官明顯地抽動了幾下。她蹲下身,伸出雙手捏住菲莉絲的柔軟臉頰。

「喔~這張嘴還真敢說吶,要不要再說一次看看啊!」

「偶、偶剛剛什麼都沒說。不,偶是說薇爾姊說的都、都是對的。」

「喔~!我怎麼不記得我教過一位愛隨便說話的妹妹啊。」

「嗚,薇、薇爾姊對不起啦!」

看到這對姊妹的互動我不禁莞爾,希望這樣的時光能永久持續下去。


- -
後記:
看完若覺得喜歡,希望大家能點個讚、喜歡或是追蹤訂閱,讓我更有動力更新下去,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122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全新獨立遊戲《宥蘿的奇幻冒險》已上架囉~快來跟蘿莉巫女一起冒險吧 :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7778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