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473)

作者:小褎│2020-06-06 12:13:56│贊助:2│人氣:62
第四百七十三章 白骨

  進出靖王府的衛士人次一下子多了起來,連帶著王府裡頭的每位管事級的衛士們的腦子也都轉得飛快。

  至於馮梓容呢?

  她坐在書房裡頭,一手撐著臉頰、一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撓著書桌,簡直要把桌案給撓出痕跡來。

  她將事情安排下去以後,小事便都有管事們拿主意了,她等著的是重要的大事與管事們的回報,是以這一時半晌兒她還當真沒事幹!

  若說是想逗逗女兒吧!女兒這會兒又在睡,她若是過去看個幾眼、定又會忍不住對女兒「下口」,這般吵著女兒睡覺可不好。

  而若是練功吧!她卻是隨時得停下來聽報告,而她又不是喜歡被打擾的性子,因此這廂也是困擾得很。

  奢侈的困擾。

  她企圖讓自己適度地胡思亂想,避免讓自己陷入無止境擔心靖王的憂慮當中。

  她說過,她信他的。

  所以她不能違背自己說過的話。

  她要言行如一,要他戰事結束、平安歸來以後,見到自己仍以最好的狀態迎接他。

  馮梓容忍下了自己的滿腹心思,貫徹了馮煦交給她的心得。

  她得忍著。

  而這麼一個「忍」字被她貫徹堅持了許久,直到迎來了春汛的消息。

  南方河道的上游冰雪融化近乎殆盡,加上今年的氣溫較熱的緣故、原本山頂的長年積雪更是崩落泰半,下游河道氾濫成災,雖然規模不大、也沒沒過堤防,是以並未對農事造成損傷,但運河卻是用不上了,只能由陸路行走,路程自是慢上許多。

  春汛延誤了南方往北方輸送的糧食,據說代王的人馬尚未與周家的人馬接頭──代王不知為何命令押送糧草的周家人兵分兩路,一則從玉州走、二則往存州繞,就想要看看哪頭的陸路比較快。

  代王這樣的想法其實很有道理,畢竟若從座落於坤元府的南方最大穀倉往京城運送、走玉州的路的確比較近,但玉州的道路較為顛簸崎嶇、向來並不好走,若是押著錙重更不曉得實際上能有多快的速度;

  若從東邊一些的存州繞去、雖然路程遠了些,但那頭地勢平坦、道路寬闊,還能從物產豐饒的麗州直接往北運送,看起來簡單許多。

  只是這些究竟是理想,畢竟要分兩條路運送所花費的人力成本也很高,倒不如直接借調過去的檔案、擇優而從之。

  然則太匡帝也算是默許了代王的「實驗精神」,在這方面究竟沒說什麼。

  只是糧草延誤一事倒是讓馮梓容有些著急。

  邊關的糧草必須優先,而如此磨磨蹭蹭的,至多也不過三個月便會開始出現得加緊運送的狀況,若等到半年後的秋收若不如預期、那更會面臨更嚴峻的狀態。

  收到這則消息的馮梓容正當坐立難安時,同時又收到了谷州那頭傳來的消息。

  從玄州押送來的銀錢清點已然完畢,由急於立功的景王跑頭一批、餘下的由肅王相差約莫五日左右的路程跟上。

  肅王還是留有心思。

  馮梓容曉得,肅王這趟回京若是交代得不好、恐怕也要倒楣,卻是在谷州的衛士緊接著傳來當肅王離開以後,皇帝派遣的都察院官吏早已悄悄地在後頭「打掃」,似乎要在不損及肅王面子的狀況下將他最後一窩財庫給端去。

  馮梓容看著滿桌子疊上來的情報一件又一件,緊接著又是北方戰事僵持的消息不斷,更有銀甲軍某日夜襲某鮮托部族大營得勝的消息傳來,卻讓她半分高興不起來。

  她的男人有再高的成就,之於她而言都不比她的男人待在她身邊重要。

  馮梓容抓起了蓋了朱印的最新戰報,說是前線又往前推進十里,而位於羯首東方的鷉斗侯國似乎藉機侵占起鮮托的土地來,惹得原本磨刀霍霍準備幫助鮮托進攻大燁的杉沙部族倉促回防,也分散了不少相助鮮托的兵力。

  看起來是大好的開局、卻讓她覺得差了些什麼。

  她索性將這件事情先記了下來,而後讓人往馮府請王淳芊過來一趟。

  馮敘輝如今人在南方、恐怕也為春汛所困,而能與馮敘輝頻繁來往信件的人自然便是他的妻子王淳芊。

  馮梓容的信去的又快又急,約莫半個時辰後,王淳芊便被送到了靖王府的廳堂。

  王淳芊自然曉得馮梓容著急的是什麼,她初來乍到、卻也沒多問多說,只是默默地取出了懷中的信件,道:「這是敘輝今日早上才送回來的信,如若可以,我認為妳還是遣人往泂縣碼頭接應較好。」

  馮梓容稟沒有回話,只是打開了信件快速地掃了一眼,接著問道:「大嫂,大哥如何改走水道的?」

  「春汛的氾濫範圍僅止於玉州南方,敘輝南下時便賃了二十艘船在中途等著,如此來回運送也不至於延宕了時間。」

  「信上說,明日午後便要到泂縣,我會讓人去接應。」馮梓容說罷,便是朝著一旁的魚竹使了眼色、讓她找人去安排,又道:「大嫂,現在糧價如何?」

  「各地糧倉存量充足、商賈亦多有存貨,蓄意哄擡價格的人也被官差給辦了、還算平穩,卻是棉花的產季尚未到、恐怕會有幾個月的時間有些緊巴。」王淳芊停了一會兒,又是試探性地問道:「小妹,如此戰爭下來、將士皮革與棉甲耗損甚鉅,若是得拖過年、更是難辦,這妳可想好了?」

  「大嫂,這些事情我無能插手,眼下只能藉著大哥對於各地物價的消息提早一步打探、並替朝廷排解一二,實則採買一事還得看著兵部與戶部。」她所能做的,其實也僅僅是補足戶部所不能及之處,更何況就算動用了馮敘輝身為大燁皇商與巨賈的身分,乍看之下大有用處、其實相較起朝廷的本事而言仍是遠遠不能及。

  王淳芊道:「二弟說了,這幾日京城開始有前一回糧食被下毒的謠言傳出,說是那些糧食都給倒往山野間埋了、沒人能看得見,這事……」

  「放心吧!這事我已然讓人處理妥當,他們就算想查、肯定也查不到貓溺。」馮梓容聽了一揚嘴角,卻也沒給王淳芊多知道什麼,只道:「雖說商賈低買、高賣才能營利,且得辛苦大哥在這方面多多費心,替那些戶部官吏不及的地方填補一二,將來大哥的聲望若更上一層、我還有好主意給大哥與大嫂。」

  「我們都信妳。」王淳芊停了一會兒,又道:「梓容,妳可別累著了,多數的事都有文武百官擔著,妳若怕沒事多想、便回來馮府住個幾日也好。」

  「若是還沒開戰前也就罷了,現在開戰、我卻回娘家住,喜歡我的人便說我表現泰然自若、對王爺有信心,但更多的人都會說我不懂節制,所以若是往後還有消息我也會讓王府的人過去傳話,或許也不便勞煩大嫂時常過來、畢竟如此對馮家名聲恐怕不好。」

  王淳芊理解地點頭,又道:「妳心裡頭有主意便好,另外祖父也讓我帶話給妳,要妳穩著點、莫要讓王府的動靜太大了。」

  馮梓容艱難地點點頭,道:「我知道了,我會有分寸的。」馮煦會如此說起,想來便是近來靖王府頻繁進出送信的事做得還不夠隱密的緣故。

  王淳芊明亮的眸子看著她一會兒,又道:「如今人人都曉得靖王妃的本事、也明白妳為了朝廷與王爺私底下辦事的事,但這動久了總會讓人能尋出蛛絲馬跡來,若能漸漸緩著些也是好的。」

  馮梓容這回也鄭重地應道:「謝謝大嫂提醒,的確是我心焦了。」

  「王爺不在府中、妳難免不安心,我瞧著我們這些平輩若時常往來也是不便,若妳方便、我便帶著孩子過來也成。」說罷,又是站起身來道:「這回我是帶著一些『輝赫』管事送來的瓜果過來的,也算是個藉口,下回可得好好再想想了。」

  馮梓容也跟著站起身來,道:「大嫂,我送妳。」

  王淳芊也沒拒絕,只道:「若是妳惦記著家裡頭,偶爾也能捎封信回來,娘總叨念著妳。」

  馮梓容應了一聲,隨後便與王淳芊二人相伴走了出去。

  送走了王淳芊後,馮梓容的目光難掩失望。

  她自覺凡事已經足夠隱蔽、足夠合理,卻不想一切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還是這般顯眼?

  靖王在邊關打仗、靖王府──又或者說她這位靖王妃替他調度安排後方情報乃至緊盯後勤應當是十分合理的才是。

  馮梓容想了想,終究是嘆了口氣,決定這日要回房間去睡上幾個月來的第一回午覺。

  她摟著昏昏欲睡的女兒緩緩睡去。

  她做了個夢。

  靖王領著軍隊凱旋歸來,一如她九歲那時所聽聞的、靖王從南驤邊境平亂後的情景一般,軍容壯盛、威武非常。

  她內心無比激動地抱著涵兒在路邊,用著無比灼熱的視線緊緊追隨著靖王騎於馬上的英姿,看著她的男人意氣軒昂。

  轉眼間,畫面又隨著隊伍來到了宮殿。

  宛若靖王與她要出發往玄州以前的場景,皇帝站在早朝的廣齊殿上頭,給靖王、給銀甲軍數也數不清的賞賜,著著一身後世衣裝的她站在皇帝身後,看著靖王叩謝領賞──而當靖王與一干將士齊齊站起身來後,她赫然發現站在靖王身後的是一名極其陌生又令她感到異樣熟悉的中年男人。

  那位同樣身披甲衣的男人一身鎧甲破舊,直率而不諱的眼神望向她,當她意識到男人的視線而好奇地回眸望去,卻見到那名男人的容貌逐漸枯萎,最後竟成了一具白骨!

  她在此時尚未被驚嚇,只是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企圖撫摸自己臉部的輪廓,卻發現自己似乎也變成了白骨,而後揚成了天地之間的微塵、消逝於那夢境間……

  馮梓容驀地驚醒,卻發現小涵兒的一雙爪子不安分地往自己的臉上抓著。

  如今女兒已然近乎斷奶,咧嘴一笑還能見到幾顆白牙、十分可愛,但這般毫無威脅性地撓著自己的臉又努力地扯動棉被,分明是想找奶的樣子,也是令自己不住失笑。

  她向來是個寵孩子的,當下亦是直接抱開了涵兒、將棉被給向下拉了拉,接著才任著女兒在自己柔軟的胸口扒拉著衣襟,看著她該如何「覓食」。

  小涵兒似乎很有耐心,但她的目的看起來也不像是那乳香襲人之處,只是在最後扒得沒力了、便是在馮梓容的胸口趴了下來,一聲又一聲地說著「娘」。

  馮梓容聽了,一顆心也更加地柔軟,便與自個兒的女兒玩著妳呼我應的遊戲,直到好一會兒後才坐起身來,抱著已經有些沉了的女兒開始施以「吻刑」。

  小涵兒親娘,自是樂得咯咯直笑,而馮梓容逗孩子逗到累了,也才喚了百則與饒葶進來接手,自己則打理好衣著再次往書房去。

  這回她沒寫字、沒安排差事,只是磨了墨後,將夢中的場景一幅又一幅地畫出,直畫到最後的那幕時,她更輕而易舉地描繪出那位最終化為枯骨的男人的樣貌。

  有些眼熟、卻又不曉得他是何許人也。

  正當她望著眼前的畫煩惱之時,卻不想一道影子覆在了畫上。

  馮梓容擡頭一看,站起身來笑了笑道:「師父,饒是我如今已能聽見名淵和兩位師兄的腳步聲了,師父依然這般神出鬼沒。」

  太叔燿牽起嘴角,他的神色雖然向來雲淡風輕,但對於馮梓容這位關門弟子而言卻總會多帶幾分和藹:「丫頭在畫誰?」

  馮梓容將畫轉了個方向,道:「方才午睡時夢到了名淵凱旋,後頭跟著這般模樣的將士,我不曉得他是誰、只覺得眼熟,便是提筆畫下。」

  「他的輪廓像極了馮相國。」

  馮梓容聽了一愣,道:「我……祖父?」

  太叔燿微微頷首,也沒再說些什麼,唯有一雙鷹一般的視線繼續落在那幅墨跡未乾涸的畫上。

  馮梓容心裡頭突然升起了異樣的感覺,又是訥訥地問道:「師父可曾……見過我伯父?他的名字叫馮正惠。」

  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自己能夠夢見死去的、而且還是未曾謀面的人,但方才那夢中的場景是何其真實,直讓她能在醒來好一會兒後、依然能夠憑藉著記憶畫出夢中人的肖像來。

  太叔燿微微地搖了搖頭,道:「曾遠遠地看過一回、卻是未曾看得真切。」

  「這畢竟只是夢,若是沒頭沒腦地將畫送回馮家問人、也太唐突了,還徒惹人傷心,想來也是得暫且擱著了。」馮梓容略帶失望地斂起眼來,又是一會兒,才重新望向太叔燿道:「師父怎麼過來了?」

  太叔燿也沒多說些什麼,只道:「隨我進宮一趟。」

  馮梓容也沒絲毫猶疑,便是與太叔燿知會了一聲、趕緊回房間換了套適合進宮的裝扮,這才與太叔燿一道上了馬車往宮裡頭去。

  她知道自個兒師父的面子特別大,大到無論是帝后與齊王對他都萬分恭敬有禮,更別說靖王幾乎能說是他一手拉拔的、自也是萬分孝敬。

  她曾想問太叔燿的真實身分究竟是什麼、最後卻因為太叔燿的幾句話給打退堂鼓。

  她只要曉得太叔燿真心對整座靖王府好、那也就夠了。

  一路上,太叔燿依舊是沉默寡言,但馮梓容卻敏銳地感覺到與往常的不同。她偷看了太叔燿一眼後,便是斂起眼來自顧自地想著,最後竟是索性大大方方地盯著太叔燿看。

  太叔燿脾性在馮梓容面前向來是溫和的,一路上被偷看著也就罷了,這廂被直勾勾地盯著、也是終於牽起嘴角開口問道:「丫頭可有話想說?」

  馮梓容笑吟吟地說道:「想說的話、想問的話可多了,但我也曉得不必急於一時,所以現在還當真無話可說。」

  太叔燿對於馮梓容的誠實向來很是寬容,又問:「那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我瞧著師父……」馮梓容停了一會兒,正想挑揀著話說時,竟意外發現了一件事:「名淵靜下來的時候,那模樣與師父有些相似。」

  太叔燿聽了牽起嘴角:「他從前並不是能夠如此靜下心的人。」太叔燿所提起的「從前」,自然也是馮梓容還不認識他的時候。

  馮梓容想了想,接著吃吃地笑道:「名淵面冷心熱,在我還不認識他的時候,恐怕他還是個衝動的小夥子。」

  太叔燿聽了也不住笑了:「妳這話若要讓他聽見了可好?」

  「師父,他不會與我計較這些、更何況我與他向來都不瞞著彼此的。」說罷,馮梓容又是朝著太叔燿眨了眨眼,道:「說來,我似乎也沒瞞過人什麼。」除卻自己帶著記憶再次投胎的這件事以外,她鮮少瞞著人什麼。

  太叔燿意味深長地望著她好一會兒,直要把她的臉給望熱了,這才聽得外頭的車夫說了一聲:「王妃、老師父,宮門要到了。」

  馮梓容非常明白,在這宮裡頭、太叔燿是有絕對的特權的。

  皇城門口的侍衛在車夫主動揭開簾子、看見太叔燿的臉後,便是直接將車輛給放入宮中,他們輕輕鬆鬆地進了皇城、朝皇宮裡頭長驅直入,一路上再無阻礙。

  至於皇宮裡頭是不能乘車、至多是只能乘輦的,但太叔燿習慣走路,也因此馮梓容自也是在太叔燿身後走著。

  在外人的眼中,太叔燿是沒沒無聞的平民、斷不能違背矩制走在馮梓容這位親王妃跟前;但在馮梓容的眼中,太叔燿不只是自己的師父、是靖王的師父與恩人,更是帝后與齊王敬重的對象──都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她可是心甘情願地隨侍在側。

  只是這樣的情景落在有心人眼裡,也就悄悄地將這般「異常」的情景給散佈出去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73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33107689大家
裡面有色鉛筆手繪的作品,歡迎來小屋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