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不夠坦率的我,無法與人戀愛(6.)

作者:毀后│2020-06-06 00:27:10│巴幣:0│人氣:201
如果說人的一生、除去了開頭跟結尾
那剩下的那些、就都就是『過程』而已
而就是這個『過程』,人必須要耗盡一生的時間滋潤它、使其變得豐滿
“甚麼樣的人生才是豐滿的呢?”
如果向他人提出這樣的疑惑,那他人一定會擺出一副參透人生的樣子
滔滔不絕地告訴你解答吧........但我不想聽、也聽不進去...
因為我無法接受他人告訴我的答案、也無法忍受他人否定我
呵哼~我可真是個麻煩的人啊!

(在學校,體育課時)
時間是上午,從體育館內不斷傳出學生們的叫喊聲跟鞋子和地面的摩擦聲
呼晴和天吾他們的班級,正在為了一個月後的球技大會做準備
一個月後的班級球技大賽,是學校裡除了畢業旅行、文化季...以外,少數可以令學生們為之一振的事物。
對於比賽的準備,班級的所有人幾乎都是卯足全力,為了在班級對抗賽中戰勝其他班級而努力著
不只是場上揮灑著汗水、場邊的加油聲也像是要吼破耳膜一般的強烈
「加油!」
「千萬別被打中啊!」
「就是現在...!幹掉他!」
這一次球技大賽的比賽項目,男生組是『躲避球』、女生組則是『排球』
於是班上的男女學生分開來練習
在男生組這邊,班級裡的男同學們又分為兩組進行比賽,雖說他們只是不斷地進行在比躲避球、但這也是他們所能想出,目前最好且最適當的練習方式
至於女生組這邊,在呼晴他們的班級裡、有多達五位的女子排球社社員,所以其實力自然是不必多說,強的一蹋糊塗;甚至可以這麼說:“不是我們要對抗其他班級,而是其他班級要來挑戰我們”
由於班級女性強大的戰鬥力,男生這邊自然也相當放心,不如說、他們才是令人不放心的部分...
班長─安室樹,雖然是在品行、課業、生活起居上都相當優異的當代少見的好青年,這樣的他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壓倒性的體能不足
由於安室本身就是一個體力欠佳的弱男子、而且又有近視問題
所以不要說是躲開朝他飛來的球了,就連不是往他的方向丟的球、也能神奇的命中他
而且他的臂力也屬於可以輕易輸給班上體育社團女性的男性下乘水平,每當他丟球的時候、對手總是能輕易地接住他的『軟弱無力砲彈』
看到這裡,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是我在刻意貶低他、不過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之所以特別提及他,是因為安室正好就是我們班上男性的平均水平
是的!我們班級的女孩子、雖然都具有強勁的身軀跟堅定的意志,但是我們班上的男生卻正好相反、不但個個都是體育駑材,而且也有不少人近視,最糟糕的、就是那簡直不能再差的團隊合作,外場跟內場之間的傳球效率差的不行、內場閃躲的人總是互相碰撞到,外場丟球的人、則是不斷的漏傳漏接.......說真的,我相信班上不少人已經在心中默默地覺得“啊!我們輸定了”
誒~~總之,也只能盡可能努力了......糟糕!
就在我恍神的時候,一發軟弱無力的投擲命中了我的腹部
「好,打中呼晴了!」現在正在大聲歡呼著的,是成功拿下今天首殺的班長
「太好了!安室幹掉呼晴了!」
「照這個氣勢連天吾一起幹掉吧!」
「噢!!!」
此刻我的心情非常的複雜,一方面我可以下場去休息了、我感到很開心
但在另一方面,我不但成為了今天倒在班長手下的第一位、也很可能是最後一位的犧牲品,而且班上同學似乎對此挺開心的.....一想到這裡,我就想回到球場上跟他們再戰個幾回合
不過畢竟我已經被打中了,也只能下場了
下場前,天吾拍了拍我的肩膀、並對我比了個讚的手勢
「別擔心!接下來就交給我吧、呼晴!」
然後比賽繼續開始
「覺悟吧!天吾,你的好友呼晴已經倒下了、而你馬上也要跟他一同上路了。」
似乎是因為安室的那一球,現在對面相當的激動,而我又再次感到了有些不快
「哼哼哼...太天真了,你們這群螻蟻、不過是把呼晴解決罷了!以為這樣就已經贏了嗎?」
「什麼!」對面同學的臉上浮現不安的表情
「呼晴不過是我們躲避球四天王之中最弱的那一個,接下來就由我月宮天吾來做你們的對手,放馬過來吧!」天吾一邊擺出奇怪的姿勢、一邊嘲諷著對面
「你說什麼!」
「別開玩笑了!」
「我們上、讓那傢伙知道我們的厲害!」
「來吧!看我反殺回去!」
就這樣,兩邊隊伍因為天吾的關係,展開了一分鐘又幾秒的精彩攻防戰,具體有多精彩呢?大概就是把少年漫畫中、運動類漫畫上的超能力成分完全去除後,再減少個九成左右就是了
「呼晴!」突然間、香織出現在我旁邊,真奇怪、這個時候她應該在隔壁的『魔鬼戰鬥營』裡特訓才對
「香織?你們不是在練習嗎?」
「是這樣沒錯,不過我暫時溜出來了。」香織一邊假笑著一邊回答我
「喂喂~~這樣其他人會生氣的吧。」
「沒關係的啦!只是一下子而已,而且我也有話想跟你說。」
談到這裡時,香織忽然有點彆扭的樣子
「有話想跟我說?」
「就是啊...」
「噢!呼晴、香織你們在聊些甚麼啊!也讓我參與吧!」天吾一邊用毛巾擦汗一邊走了過來,從他的樣子跟他已經不在球場上來判斷、他估計被打下場了
「天吾,你被解決了啊!」
「是啊,果然就算是我也沒辦法對付那麼多人啊。」
「話說,現在戰況怎麼樣了?」
「沒怎麼樣,樹那邊算上他還有八個人、而我們這邊剩下三個人,不過大猿還在場上。」
「這樣啊....」理解狀況後、我先是沉默了一陣
「恩.....」天吾也僵在原地、臉上保持著微笑
「原來如此.........」香織則是先擺出了思考的表情、不過能看得出她並沒有多想
就在片刻的沉默後,我們三人得出了同一個結論
『是我們贏了呢!』『是你們贏了呢!』三人同時出聲

此時的球場上,彷彿是戰爭剛結束的戰地一般
樹的友軍通通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怎麼可能,他明明...只有一個人,我們應該已經贏了的才對!」
站在場上、最後的一人─安室樹,對著這莫名其妙的現況感到不解
但是他也馬上要...
「啊.....」
「只剩下你了呢。」剛剛連續擊潰了七個人的強者,也是班上唯一一位的王牌,此刻正拿著躲避球、虎視眈眈的盯著安室看,那不是看著人類的表情、而是看著獵物的表情
「..等...等等...」安室慌亂地伸出了手
「看招!」
「啊啊啊啊啊!!!!!」
就這樣,伴隨著安室的慘叫跟倒地,這一次的躲避球練習賽由呼晴他們那一隊獲得了勝利,而畫面再次回到三人的對話上
「話說,星期六的事情怎麼樣?沒問題吧!」
「你在說什麼啊!天吾,不是你要我空出那一天的嗎?」
「嗯,是阿、我只是擔心你們可能突然有別的事情要忙而已。」
天吾也真是的,每次都像這個樣子,明明都決定好了才讓別人選擇
「那香織你呢?」
「诶?我嗎?」
「嗯,那天你應該有空對吧?」
「嗯!我會去的。」
看著香織的樣子,我略為有些不安、畢竟最近她不但有社團的事情、再加上女子排球賽她也要出場,是不是太過操勞了呢?好吧!就由我來給她一個出口吧!
「香織,如果真的沒辦法的話....」
「沒事!真的沒關係的,我完全可以參加!」
「可是....」
「不用擔心啦!呼晴,我也正好想好好休息一下呢!」
「是嗎,那就好!」
我雖然試著替她找一個台階下,但是她似乎沒有要接受的樣子,難道香織她真的很期待跟我們一起去嗎?真搞不懂她呢!

(在放學路上,三人一起回家、路途中經過了一座公園)
那是一座相當不錯的公園,在現代都市之中、少有的充滿綠意的地方
裡頭雖然也是有零散的垃圾散落在地上、也有幾個流浪漢因為無處可去而睡在角落
但這些對於已經高中的三人而言,早已不是值得唏噓的事
光是這樣順路經過,公園中、那和平的芬芳就能治癒疲累了一天的人們的心靈
在中途、有一位街頭藝人站在公園中心的廣場噴水池旁,手上拿著吉他一邊彈奏一邊唱著一首關於鄉愁的歌曲
此時正值傍晚,經過的人裡充斥著各類族群,從隻身一人的上班族到結伴成群的小學生...;雖然目的地跟行為、心情都不相同,但此刻卻在這個廣場相遇了
之後,在廣場外側的馬路旁,有一台可麗餅車正停在那裏、香織瞬間眼睛一亮
「呼晴、天吾你們快看!那邊有賣可麗餅的耶!」
「我先去買一下,你們可以在這邊等嗎?」一看到可麗餅,香織的表情就像是個小孩子一樣
「嗯、好啊。」
「太好了!那我走啦,不要放我鴿子歐~」說完後、她就往前衝出去了,但彷彿是想起甚麼一樣她回頭看著我們兩人
「對了!你們也要吃可麗餅嗎?」
「我就不用了。」想到家裡朧還在等著我,也不好先吃甚麼
「好吧!」香織看起來似乎有點失落,看來是很想有人陪她一起吃可麗餅的樣子
「那天吾你呢?要幫你買嗎?」
「好啊!那就...幫我買一個麻辣口味的吧!」
「了解。」這次香織真的衝出去了,還差點撞上其他路人....不對、她真的撞上了,真希望她能在穩重一點啊、一邊這麼想著我一邊嘆了口氣
「欸~呼晴」
「?」
「既然要等香織的話,那我們順便去看一下那邊的在唱歌的街頭藝人吧!」
「這樣好嗎?要是香織她找不到我們的話怎麼辦。」
「別擔心啦!那傢伙的鼻子靈的很,一下就可以找到我們了。」
「可是...」
「好啦,我們走吧!」之後,我就被拉著去看表演了
說真的我並不是很喜歡這種街頭藝人的歌唱,因為對我來說、原版的歌曲才是真正有魅力的
而大部分的街頭歌手、他們唱的都只是他人的翻版,也就是劣質品
我無法接受除了原唱者以外的聲音、那怕他們唱的再好也一樣
我本來是這樣認為的──
「那個人,她唱得真好。」
「是啊,而且跟原版的男聲比起來、該怎麼說呢.....似乎多了點“東西”在裡面呢!」
「你這有說跟沒說一樣吧?」
雖然我是這樣說天吾,但我跟他的想法恐怕是一樣的呢!
眼前這位歌手不但戴著帽子、臉上還有著奇怪面具,雖然可以從身材看出是女性、但除此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可以辨認的方法;她為甚麼要這樣做呢?是不希望他人看見自己在這裡歌唱嗎?
被那奇異的外貌跟美妙的音色吸引,我往前跨了幾步,似乎是注意到了我、那位歌手看向了我的方向──難道她是我所認識的人嗎?
我過於專注在眼前這一位奇怪的女子身上、以至於沒有注意到在我後方的那一位、紫色頭髮的少女,她拉住了我的袖子、並輕聲地說話
「學長?」
「白芽?」
我完全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景之下遇見她,雖然我知道她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但這樣的地方,跟我所想像的她實在有點不搭
「久等了!抱歉讓你們等很久了......诶?」香織正巧在這個時候跑回來
「噢呀~這不是白芽嗎?好久不見了,最近在學校都沒怎麼遇到呢!」在人群中、天吾將頭轉向了後方這一側
「嗯,好久不見了!月宮學長、還有....呼晴...學長。」
由於附近人稍微有點多、幾人先來到了一旁的長椅上坐著休息
香織先是將可麗餅給了天吾、然後自己也開始吃了起來
不過可以看出香織的視線一直都在盯著白芽看、似乎也造成了白芽的壓力,她的視線一直在自己的手和裙衣上。為了舒緩現況,我試著發起對話
「那個,香織!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跟我們同校的一年級學妹,名字是墨村白芽。」
「然後...白芽,這位是緋河香織、是我還有天吾的好友,也是同個班級的。」
「請多指教。」白芽試著將視線看向香織
「.......請多指教。」香織的敵意還是蠻明顯的、看來她不太喜歡白芽的樣子
我們周遭的空氣再次變得相當冰冷,本來我想找天吾幫忙、但在看了一眼天吾後、他卻專注的吃著自己的可麗餅,無奈的我只好再次試著說些什麼
「話說,白芽你今天是正好路過這裡嗎?我記得你家在另一個方向才對。」
「等等!呼晴你為什麼知道她家?」香織突然激動的從位子上跳了起來
「诶?因為上次我去她家吃過飯的關係。」
「什......什麼!!!」接著她又癱在位子上
「香織,你沒事吧!?」
「嗯、平常我的確不會經過這座公園沒錯。不過今天是因為我要陪紫小姐的關係、所以才來這裡的。」無視一旁的香織,白芽回答了我的疑惑
「紫小姐?是指墨村紫小姐嗎?」
「(白芽點頭代替了對話)」
「不過我好像沒看到她啊?她是在哪裡呢?是去附近買東西了嗎?」我一邊四處抬頭查看、一邊思考著墨村小姐究竟在哪裡
「你在說什麼呢,學長?」
「诶?」
「紫小姐她一直都在那裡不是嗎?」白芽伸出了一根手指、朝向剛才我們待過的地方
「難道說!?」
另一頭,那位歌手的演唱告了一個段落、她抱著吉他對著觀眾們鞠躬後,表演就結束了
然後停下腳步的欣賞表演的觀眾們也都回歸到了各自的日常生活之中,從他們臉上的表情來看、他們肯定度過了一段既充實又十分有意義的時光;雖然看不見表演者的臉,但我總覺得她正在笑著
「我們走吧!」白芽從椅子上跳了下來、並直接朝著表演者走去
「白芽!?」
我盡速將背包拿起來並跑著跟上白芽的步伐,一旁在享受著美食的天吾跟香織則分別在吃完手中的食物後、跟著走了過去

(在昏暗的晚霞中,呼晴他們走到了表演者身旁)
表演結束後,那位女性歌唱者、將自己的吉他小心翼翼的收好,動作既輕柔又溫和、就像是對待脆弱的嬰孩一般的對待那把吉他
「很棒的演出呢!紫小姐。」
「是嗎?太好了!能讓你也這麼覺得嗎?」她背對著白芽、繼續看著自己的那把吉他,語氣之中沒有任何不注重白芽的感覺
「嗯~」
收拾好所有物品後,她轉身看白芽、準備踏上回家的路途
「那,我們回家吧!白芽....咿?」
「你好!」
「哈...哈哈...」
「那個....好久不見了,墨村小姐。」
雖然眼前忽然出現了三個意料之外的人,在片刻的驚訝後、她立刻恢復了平常的表情,溫柔的說著
「嗯~~好久不見了呢!呼晴君。這兩位是你的朋友嗎?」
「嗯!他們是月宮天吾...」
「你好!」天吾一如既往的展現自己的活力、熱情的向眼前這位陌生女士表現出自己友善親人的一面
「以及緋河香織...」
「請多指教,我是緋河香織。」
「是我在學校裡的同班同學,也是認識很久的....朋友,對!是我的朋友。」
跟墨村紫小姐突然像這樣對話,感覺還是挺不習慣的呢、要是可以表現更加自然一點就好了,果然我無法成為那樣的人啊...
「兩位請多指教了!」
「話說回來,我聽白芽說、你們這個星期六似乎要一起出門對吧!呼晴。」墨村小姐一邊笑著一邊提出了這個問題
「诶!」
「诶!!!」
「诶!!!!!」
直到墨村小姐忽然提出了這件被我給遺忘的事情的瞬間,我才想起了我一直沒跟他們幾個說過這件事情;雖然我也因為這件自己遺忘的小事而感到驚訝、但周遭的各位似乎更加的驚訝,在我因為腦袋中響起“對了!還有這件事情”的呼喊時,其他幾人也都驚訝地注視著我
「說起來....我還沒有告訴你們呢!」我一邊想著該怎麼處理現在注視著我的好幾雙眼睛,同時感到十分的困頓
「該怎麼說呢?就是....那個...」雖然我試著在腦袋理構築出語言、但每一次快想好的時候,構成的話語就像是泡泡一樣的破掉了
無力的我,就這樣愣在原地整整數十秒、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在注視著我的關係,感覺相當不自在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情況、墨村小姐提出讓我們先去附近的店裡坐坐

(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裡,眾人坐在一起、繼續剛剛的話題)
傍晚時分、咖啡店裡充滿了人
店內大多數都是來自我們學校的學生,由於地理關係、要不要來這家店對我們學校的人來說,都只是回家時可以『順便』考慮下的事情;而且由於店內的裝飾相當具有文學氣質、所以許多喜歡自拍的學生也會結伴一起來這家店裡消費
由於店內學生比例較多,墨村小姐似乎感到有些不適從
『要參與年輕人的話題,我似乎有些不適合呢!』──這麼說完後,她就一個人先離開了;雖然我有試著請她留下來、但她微笑著拒絕了
「好!那事不宜遲、我們繼續剛剛的話題吧!呼晴。」在大家點完單後、天吾要求我繼續這個剛才的話題
說實話、我並不確定我們現在討論這件事情的理由,說到底、雖然我忘記通知他們兩人.....但是我也不過是多邀請了白芽一人而已,我不覺得這事情有值得探討的部分
「好。」但我還是決定將對話繼續下去、為了尊重我的朋友
「簡單來說、白芽明天也會來對吧?」天吾“隨口”一問
「嗯!」
天吾稍微看了一眼香織,隨後又將視線轉回到我身上;由於座位的關係、我不好直接轉頭看香織的表情
「是嗎?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吧!」天吾將手伸向了放在地上的背包,用隨和的語氣說著
「恩...?」
好快?話題結束的實在是太快了,如果把這一段對話寫成小說的話、那一定連一頁的填不滿吧?
我本來以為他們會跟我爭論“某件事情”或是告訴我“什麼問題”.....
但卻什麼都沒有發生,我甚至連究竟發生了什麼都不清楚,就看著天吾跟香織緩緩地轉變態度、跟一旁的白芽聊了起來
三人之間的對話,雖然一開始有些生疏感,但隨著對話句數的增加、以及時間的推移....他們已經像是認識好幾個月的朋友一樣能有說有笑的對話了。
直到咖啡杯裡只剩下些微的咖啡漬,對話都持續在進行著,彷彿永遠不會結束的對話節目、也像是無限的有聲書一般,我享受著這個時光、認為一切都會變得更加的美好
這天,平常的道路跟街景都變了、因為本來只有我們三人的世界,加上了『墨村白芽』這個女孩
僅僅是一個人而已.....只是增加了一個人,整個世界卻都像是重生了一樣產生變化──“此時的我並沒有察覺到、現在自己體驗到的一切,究竟是什麼”
最後我們分別時,大家都是一個人回去的
感覺莫名地有些哀傷、但又令人感到喜悅,因為我知道在短短的數小時之後、我又會見到他們幾人.....
回程的路上,我拿出了背包裡的耳機並戴上、將音頻切換到了最喜歡的樂團後
感受那股電流的躁動、衝擊著灼熱的靈魂與疲憊的身體
腳步像是躍動的音符一般、世界感覺輕飄飄的
心情變成快樂的形狀、哪怕是黑夜也如同白天一般
“真希望明天早點到來啊!”
我心中如此想著、並繼續在夜晚的城市街道中前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69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搞笑|隨筆|嘗試|校園|情感向|戀愛|路人|海底撈

留言共 0 篇留言

此作品限屋主留言!

前一篇:不夠坦率的我,無法與人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看到的人
看到的人會變得幸福哦~ヾ(*´∀ ˋ*)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