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5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第一節)

作者:和珖│2020-06-05 22:03:17│贊助:1,181│人氣:400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只有八百餘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八百年,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主角名為"莫依-洛特",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的男孩。他在森林裡與動物們成長,眼裡的世界只有這片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才領悟,原來幸福並非理所當然。同時明白了他母親的職業為"翻譯者"。

  對於世間萬物都好奇的他,長大後也追隨起了母親的腳步,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第一節)

    今年諾良島因為黑龍攪局,還有忙於副領主選舉,沒了開春的金雪慶典。而金雪依然會下。

    薰雖然前年就搬來諾良島,但也只遇過一次金雪。而且只在城裡見過稀疏的金花。

    今年莫很早就計劃好,準備帶薰上山看美麗的金雪,要她好好期待著。

    金紛樹開花前。貝亞看著報紙摀著額頭,苦惱的樣子。她原以為薩爾能順利當上諾良副領主,沒想到竟然輸給那個只會唬爛的昏庸廢材。

   「媽~你今年要上山去看金雪嗎?」

   「今年喔…小薰不是要跟你去嗎?你們倆個去就好了。我在家裡也能看到金雪。」

   「可是山上看比較漂亮。而且你好幾年沒上山了,也都沒有運動,整天坐著身體要壞掉了。」

    貝亞微笑「好啦,到時候再說。」

    最近莫在學校裡發現一棵金紛樹。因為光禿禿的樹梢結了大大的花苞,從花萼裡露出了金黃的花朵。

    平地通常較高山炎熱,金紛樹花會開得早些。當這棵金紛樹花苞成熟時,也就代表該上山了。

    幾天後,一群學生圍在那棵金紛樹樹下,仰頭張望著。

    原來它已經開了花。樹冠上的花萼被成熟且蓬鬆的金花給撐開。原本光禿禿的樹冠,一夜間覆蓋上金花,成了金樹,比起一旁的綠樹還要耀眼一百萬倍。

    此時金花還依附在花萼上。但只要強風一吹來,這些金色小圓花就被風帶走,成了一球球飄逸在空中的金雪。

    於出發前兩天,莫跟薰就一起向學校請了一週的假。

    好死不死讓姍妮瞧見了。

   「莫!你太可惡了!這麼偏心都只帶薰一個人去。幾個月不見就忘了我們了是不是!」

    對於姍妮的指責,莫突然想到了一個能夠搪塞,又能讓她知難而退的方法。

   「可是…你是雷頓克爾的大小姐,上山對你來說太危險了。有很多噁心的蟲到處爬來爬去,還有眼睛會發光的凶猛野獸,草叢裡也有會一直吐舌頭長長的蛇喔。」

    莫刻意形容得生動可怕,自己聽了都起雞皮疙瘩。

    這些可怕的話無非是用來嚇嚇姍妮的。大小姐姍妮確實被嚇得瑟瑟發抖,害怕得倒退了好幾步。

    只是沒想到連一旁的薰,也被嚇得一愣一愣。

   「啊…真的這麼可怕嗎…?那我看我還是…」

    莫又趕緊替自己緩頰「沒有啦!牠們其實都很可愛,一點也不可怕。」

    莫話才剛說完,就覺得背後冰冷。他轉頭一看是姍妮鄙視的目光。

    出發當天一早,一群孩子集合在莫的家門口,興奮難掩。

    除了莫、薰、貝亞三人,還有姍妮跟她雷頓克爾的管家,托其先生。另外連羅普也來了,一共六人。

    莫嘆了口氣。這跟他原本想像的有點不一樣。

    原本司卡也想來,只是被他媽媽給拒絕了,讓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家出去玩。

    莫為他感到同情,卻也無能為力。

    貝亞以往上山都是說走就走,隨心所欲。而這次人多了,她不只準備了露營用品讓每人分擔背著,還破例規劃了路線與行程。

    預計南進入沉默之森,三天抵達沉默之山的最高峰。

    貝亞也慶幸有托其先生幫忙。否則自己一人照顧這群孩子,恐怕分身乏術。

    托其-雷頓克爾,他已五十年邁,早白了黑髮,生於雷頓克爾家僕,從幼至老終身服務於雷頓克爾家族。

    十多年前,瓦塔斯帝國的諾良島移民計劃,雷頓克爾家族被分派到諾良島,擔任其政治領袖之一。托其就在當時一併跨海而來,屬於雷頓克爾重要的一份子。

    他身兼管家與保鑣兩職。平時身穿黑西裝,就連上山也不意外。

    眾人背上行李,由莫領路在前,貝亞壓後掌控隊伍,往沉默之森前進。

    春天氣候舒適,大中午日陽稍強,背上重物爬坡有盛夏的感覺。

    托其並沒有完全幫姍妮背重,讓她獨立克服困難,只在她需要幫助時才適度照顧。

    使貝亞想起莫還小時,自己也是這麼做。暗讚這絕對是最正確的教育方式。

    這一路莫走得愜意。薰跟莫爬過幾次山勉強還行。羅普體力很好可以輕鬆跟上。而最讓貝亞驚訝的,還是白髮蒼蒼的托其,爬山竟然像走平路一樣臉不紅氣不喘。

    貝亞發現自嘆老了只是藉口。其實是自己這些年久坐工作,體力大不如前,應該向托其看齊才是。

    莫走的山路是諾達米人曾經的狩獵小徑。如今雜草叢生,越往深山路越小、草越高。

    沿路除了新芽綠樹,偶爾還能見半金半綠的金紛樹,垂掛含著金絲的花苞。當陣風吹來時,更夾帶著遠方而來的金花,優雅的飄逸在氣流中。

    隊伍中途休息了數次,進度還是比貝亞預期得快些。

    日陽一半浸到山後,一行人在溪流旁石地紮營,趁天黑前搭好帳篷。

    吹來的風開始變冷,而溪水仍舊溫暖。在貝亞燒飯的同時,托其在溪岸邊照顧玩水的一群孩子。

    孩子們又是爬山又是玩水,早就飢腸轆轆,玩完水圍在火堆前烘乾身體、等吃飯。

    貝亞待飯煮好後,命孩子提飯去溪邊,讓溪水冷過更有彈性。她再趁火堆空檔炒菜、烤肉。屆時準備好配菜,飯也冷得剛好。

    當飯鍋提回來,直接把野溪大石當作餐桌,擺滿豐盛菜餚。

    孩子們被菜餚香得吞了吞口水,盛滿飯菜就拼命往嘴裡塞。這時就算只是普通的料理,吃起來比任何高檔餐廳都美味。

    夜晚,動物們才剛起床。山谷間迴盪著各種嚎叫,就連昆蟲也多了起來,不禁讓姍妮從害怕到習慣。

    飽飯後忙完所有雜事,又不到睡覺時間,莫躺在大石頭上仰望星空。

    星空即使從小看到大,卻從來也看不膩,不論何時何地永遠都那麼燦爛美麗。

    白天是溪河閃爍,夜裡輪到星河綻放。

    大家看莫在石頭上躺得舒服,接二連三模仿著,細數星河裡發亮的石子。

    一百…兩百…三百……

    孩子們積了一整天的疲累,加上夜裡涼爽舒適的氣溫,天上的石子越數越睏。眼皮重得黏在一起。

    他們原本還計劃晚上要圍在一起玩遊戲,結果早早就進入帳篷裡休息了。就算睡的地方是凹凸不平的石頭,也是睡得香甜又深沉。

    夜裡少了吵鬧的孩子顯得寧靜。

    帳篷外,貝亞背著營火,好讓火光打在手裡的書本上。她見托其偶爾抬頭看看星星,又低頭看看營火。這讓她想起了從前。

    在莫還小的時後,帶著還不會說話的他上山。那時自己也常這樣孤獨得看著營火,寂寞得看著星河。

    貝亞本來想跟托其搭話。但又回想起,當時自己其實還滿享受在其中的,因此作罷。

    第二天,天還沒亮,莫第一個被鳥鳴吵醒。

    從春天微開的天色看來,大概是早晨五點左右。

    昨晚明明還很暖和,現在帳篷外吹進來的風竟冷如冬風。

    莫一離開被子就不禁冷得顫抖。眼看除了自己外的五人都把被子裹得緊緊。

    薰還在身旁睡得香甜,寒冷讓她把身體捲了起來。她平時樣子就像個孩子,睡著模樣更是討人疼愛。

    莫雖然已經坐起身子,但還是冷得把被子裹在身上。溫暖的被子又讓他眼皮變得沉重。

    莫半夢半醒的狀態,見姍妮也醒了。她見到自己突然張嘴無語。

   「……??」莫感到疑惑。

    當莫睜開眼睛看著她時,她更是嚇得大叫。

    托其一瞬間從被子裡跳起,他身穿睡衣站穩馬步,手握腰間暗藏的短刀,環顧四周卻又不見危險。

   「姍妮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大家接二連三被吵醒。

    羅普眼睛半開,見姍妮對著自己滿臉驚恐。

   「……??」羅普同樣疑惑。

   「啊!!怎麼連羅普你也…難道小薰也是…?」

    姍妮大叫一聲,驚醒睡眼惺忪的羅普。

    莫瞧見羅普翠綠的眼睛才恍然,原來是昨晚睡前把隱眼拿下來,早上醒來卻忘了戴回去。

    兩人最後只好向大家表明,並請大家幫忙保守這秘密了。

    一早的小插曲讓大家不得不起了大早。簡單的早飯後,收拾裝備後又隨即啟程。

    今天的路相較於昨天又來得更小、更難走。草已經高得不見土壤,必須撥草而行。連莫也開始對接下來的路感到陌生,還得用上貝亞準備的地圖與指針。

    沿路金紛樹金花越來越茂密。時不時就有夾帶金雪的氣流從頭頂過。讓眾人既興奮又期待,幻想山上金雪的美景是否更甚。

    只是走了兩天,看見的還是同樣的藍天、綠山、白溪。這時不但雙腿疲憊,雙眼也跟著疲乏。大家又想著什麼時候才會到呢。

    原預計日落前能到山頂,卻因為昨天的疲憊還沒消退,在太陽下山時只到了半山腰。

    尤其是姍妮後來開始跟不上隊伍。還好大家不斷的加油打氣,讓她漸漸從對野外的排斥到接受,到現在的拼命,得到了很大進步。

    托其為姍妮的成長感到欣慰,更感激大家的鼓勵。
    
    天色翻紅時,貝亞指揮紮營。孩子們有了昨天的經驗,今天搭帳篷迅速了不少。

    山上的溪雖然小了些、急了點,但喝起來更清甜。
  
    兩天的疲勞與飽飯後澱粉在肚子裡消化,孩子們的眼皮又重了,今天同樣早早就進帳篷裡睡著了。又留下兩老在營火旁。

    托其跟昨晚一樣,坐在石頭上注目著營火燃燒。他這時也脫下憋屈的西裝,露出西裝裡乾淨的白襯衫。

    貝亞隨口問「看他們睡得這麼熟,我自己都睏了。托其先生還不累嗎?」

   「還不會,難得能到這樣的地方來,我還想多感受一下。貝亞小姐你先睡吧,這裡我顧著你放心好了。」

    托其因為生長環境的教養,不論發生什麼事情,總是沒有什麼情感表現。當然現在也不例外。

    貝亞從他的影子中看到了孤獨。

   「待會吧。現在時間還早,我平時也沒那麼早睡。」

    一會後,貝亞收起書本說「你介意跟我聊聊天嗎?」

   「啊?怎麼會介意呢?只不過…我從小就生活在雷頓克爾宅邸,對外所知不多。跟我聊天…怕會讓你覺得無趣。」

   「嘻嘻,又不是相親,隨便聊聊就好。我才希望你不要太拘謹。」

   「哈哈哈,我這只是身為管家必須保持莊嚴的習慣,沒什麼特別意思,你用不著在意。」

   「管家阿……從你跟姍妮身上感覺得出來,你樂於其中。想必你很喜歡這份工作吧。但…做了大半輩子不會疲乏嗎?還是你有走不了的原因?」

   「這麼明顯嗎?我的確很喜歡這份工作。疲乏當然會,至於原因…確實也有。主子曾經給我退休的機會。他能給我許多錢,還能幫我迎娶妻子,只是我都拒絕了。因為我喜歡現在的生活,雷頓克爾就是我的家。」

    托其說著說著就笑了,洋溢著幸福的喜悅。

    他又道「主子的父親拉拔了我,而我也親眼見我的主子長大。現在我還想再看著姍妮跟維特長大成人,我想再多陪他們一下。」

    貝亞見他和藹的微笑,心裡也跟著踏實。

   「緒墨能有你這麼一個管家,真的是他的福報。不過他也算是位良君,造福了不少人。」

   「那我還得替我們家主子說聲謝謝。那貝亞小姐呢?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嗎…那要從那孩子出生以前說起,只是說完大概天也亮了。而且恐怕不是什麼喜劇,至少目前……不…也許現在就是我這生最快樂的時候了。」

    托其笑道「貝亞小姐怎麼能像我一樣呢。你人生還有許久,未來一定還有更幸福的日子在等著你。」

    比現在更好的日子…自己可不敢奢求。只怕期待得越高,跌下時會越痛。

   「人生還有許久…這句話還真熟悉,不久前我才對某人說過。但能像現在這樣我就很滿足了,我也還想再多看一下那孩子長大。」

    貝亞也跟托其一樣,只是嘴裡說著就笑了。

    隔天,姍妮不再被綠眼給嚇著。事實上昨天他們倆就都把隱眼收了起來,表現出原來的自己。大家後來也習慣了他們倆的眼睛。

    第三天上山路程,加上先前累積的疲勞,應該是最辛苦的一段。但大家臉上沒有痛苦,只有喜悅與興奮。

    想著目標就在眼前,便形成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動著大家的腳步。卻也讓兩個小女生跟得辛苦些。

    姍妮自然有托其先生照顧,那莫當然很樂意護著薰。這讓姍妮在後頭看得很不是滋味。

   「莫!你怎麼可以這麼偏心!你就都沒來扶過我!」

   「蛤?你都有托其先生了,哪裡還需要我扶啊?」

   「這…這是兩回事,才不一樣哩!」

    莫沒有聽懂,反而是薰很不好意思。

   「那個…莫…我自己走就好了,快到了不是嗎。謝謝你。」

    這份年少情懷,讓壓後的貝亞看得有趣。

    蜿蜒的山脈小徑,一圈圈往上越走越高,景色也漸漸寬闊了起來。

    山的對面不再是綠山,而是藍天與白雲。不知不覺雲朵又已經到眾人腳下。

    當風掠過大地激起連綿金花,讓蔓延的金花飄渺在氣流中,遠遠看就像一條金龍悠游在山谷間。

    六人穿過狹窄山道爬上山頂,迎接他們的是廣闊的翠綠草地,與無邊無際的青天白雲。登上山峰的這一刻,心胸自然得放鬆開來。

    孩子們亢奮得在草地奔跑、翻滾,使勁全力對著遠方山谷吶喊。相較貝亞與托其,兩老則是鬆了口氣。心嘆總算到了。

    海拔與烈陽中和,天氣舒適。
    
    從山崖望去,每座青山都點綴著金花。它們正是十多年前,貝亞、杰米、安潔三人在海上看見的那些寶藏。

    而今年因為黑龍冬天特別的冷,使得金花開得茂盛,加上陽光普照更是耀眼。如今只缺一陣風,讓成熟的花苞同時乘風飛揚,拼上絕景的最後一塊拼圖。

   「媽,那座湖是不是……」

    莫指著遠方綠山谷中的一圈藍,一座倒映天空蔚藍的圓湖。

   「沒想到你還記得。嗯,它就是你小時候去過很多次的沉默之湖。」

   「其實是因為它特別的圓,我從沒看過有其他湖能夠像它一樣。」

   「因為它算是一座人工湖。」

   「人工湖?」

    意思是人去挖的嗎?莫並不懂。當他想要問個仔細時,一陣強風吹過。

   「來了!來了!」姍妮高喊。

    大家趕緊跑到山崖邊,望向最廣闊的山景。

    這陣風吹得強又久,在山谷中呼嘯。使得草倒樹搖,女孩們的長髮隨風而逸,更激起山谷中一條條金龍優雅游出。

    金龍被氣流帶得栩栩如生,更在日陽照耀下閃閃發亮。

    而躍起的金龍於陣風減弱後,在高空中擴散開來,化成金色圓花飄浮在青藍的天空中,與一道道陽光糾結而下,變成一場溫暖的金雪。

    眾人癡癡望著這生也見不上幾次的美景。

    就算往事多麼令人悲傷難過,這一刻心一寬就都解開了。旅途那麼點辛勞,換上這治癒人心的景色,值了。六人想法一致。

   「機會難得,我來幫各位拍張照吧。大家看這裡一下。」

    托其拿出一台怪異的小機器,鏡頭對著大家不斷向後。除了姍妮、貝亞,其餘人還是第一次見到相機這高檔貨。

   「托其叔你也要入鏡啊!!」

    姍妮的抗議讓托其一笑,附近找了棵樹,架好相機擺好角度,跑回姍妮後頭。

    "喀嚓"一聲,相機照下了六人幸福的笑容。
  
    這張六人合照,以漫天金雪山崖作為背景,珍藏在每個人的書桌上與內心中。

    (第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067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沉莫|和珖|南方金雪

留言共 7 篇留言

和珖
最後一篇,暴風雨前的寧靜。
下一章開始,伏筆一個個挖出,坑一個個填上,是作者我最喜歡的部分[e1]

06-05 22:17

良心兔子胖
金龍和金雪有關係嗎?
感覺人人都吃得起加了金箔的食物 )誤
還是只是亮黃色 而不是金屬的金色

06-05 22:28

和珖
金雪是一種很蓬鬆的金花,像蒲公英那樣。
當它隨著氣流漂泊,遠看就像是一條金色的龍。
顏色嘛,既然文章描述成金色,應該就不是黃色吧。
謝謝良心兔子胖的閱讀與留言。06-05 22:35
小馬
好棒,我跟著去旅行,並欣賞金龍飛翔於空中的美景,還有年輕的孩子克服長途跋涉的辛苦,更令人讚嘆!真是美好的回憶呢!

06-05 22:39

和珖
希望這篇文章,有帶給小馬跟著去旅行的感覺。
野外是讓孩子成長最好的地方。也肯定是回憶最深的旅途。
謝謝小馬的閱讀與留言。06-05 22:42
陽元
營火前貝亞跟托其聊天,怎麼覺得有點哀傷。好像孩子長大就會離開自己一樣。另外金雪也好有畫面,如果真的有那肯定很漂亮。

06-05 22:52

和珖
我聽來也覺得有點哀傷。孩子長大後,也不一定是孩子離開啦。也許……
我也好想親眼見見滿山的金雪,那肯定能治癒人心。
謝謝陽元的閱讀與留言。06-05 22:5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在氣流的盛情邀約下,金雪執起對方的手與之共舞,化為一條條美麗的金龍翱翔於天際,最後化為慢慢飄落的雪,這樣的畫面非常美啊。(> <)

06-06 09:20

和珖
愛茵描述的好棒、好生動(> <)
謝謝愛茵的閱讀與留言。06-06 09:5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感覺沉默之湖應該是伏筆,以後莫會去那裡探索吧。( ˊ ˋ)旦

06-06 09:22

和珖
(好感動,終於有人發現[e3]
我也覺得這是個伏筆。從第一章埋到現在,還在埋……這坑好深阿。06-06 09:51
虚ろな光
我哪天要從地一章開始補 等我心得^^

06-06 12:06

和珖
我很期待喔!![e12]
先謝謝虚ろな光的閱讀了。06-06 15: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5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ancn1c大家
來看看我的每周主題繪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